第437章 靈魂拷問

這句話簡直是晴天霹靂,砸的衆人措手不及,一時間竟愣在當場。

隔了好幾秒,譁然聲才響起,學員們臉色大變,駱樂聖老師更是飛奔而出,截住牛欄山小仙女,厲聲道:

“你說什麼?你說什麼!

“什麼叫夏朝雪死了,你把話給老子說清楚,伱要是敢胡說八道,老子打折你的腿。”

這位自稱溫柔的老師,展現出了極端的暴躁和衝動。

“老師,夏朝雪死了,就在女生宿舍的房間裡,我沒有動房間裡的一切。”牛欄山小仙女冷靜說完,望向學員們:

“元始天尊,你帶任君梓和過河卒去現場勘察。駱樂聖老師,你去通知學院的老師,立刻在女生宿舍樓下集合。”

她有條不紊的安排起來,如同本能。

雖然是學員,但在場的聖者都是工作在前線,且經驗豐富的官方人員,甚至,比起退居二線多年的老師,他們的臨場應變、處理事務的能力,還要更強。

不用牛欄山小仙女催促,衆學員紛紛行動起來,快速趕往女生宿舍。

夏朝雪死了?這不科學,在學院裡殺同事,完全是同歸於盡的做法,什麼仇什麼怨……張元清立刻行動起來,領着學員前往女生宿舍。

他心裡充滿了困惑和驚愕。

若非瞭解牛欄山小仙女的性格,他也會和駱樂聖一樣,懷疑小仙女在胡說八道。

想到這裡,回眸掃了一眼學員們,只見衆人眉頭緊鎖,神色凝重中透着茫然。

顯然,經驗豐富的聖者們也覺得此事匪夷所思,得是什麼樣的動機,才能讓兇手在學院裡走極端?

目光在學員們臉上逐一掃過,張元清看見天下歸火隱晦的給自己打了一個眼色。

不需要洞察術,他也能領會天下歸火的暗示。

——出了命案,學院一定會嚴查學員昨晚的行蹤。

院長是斥候,學院裡又有測謊道具,地宮之行必露破綻。

我可以利用鬼鏡撫平情緒波動,規避斥候的洞察術,如果測謊道具也是斥候職業,鬼鏡一樣能解決,若是精神控制類,同樣可以轉嫁到小逗比身上,我自己是很穩的,但天下歸火和夏侯傲天不穩啊而孫淼淼和趙城隍,只對後一種情況穩。

斥候的洞察術他們是無法規避的。

艹,好不容易拿到始皇帝的遺物,昨晚沒出意外,結果今兒整這麼一出?

張元清心裡無比焦慮。

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這種突發情況,考驗的是應變能力,首先要把鬼鏡送到郡主那裡,但如果我這時候提出要回宿舍,違背常理,不合邏輯,會被懷疑.張元清忽然停下來,道:

“牛欄山,你過來一下。”

聞言,小跑中的牛欄山小仙女一個駐足,學員們也齊齊扭頭望來。

張元清不疾不徐的囑咐學員:“你們先走,我和牛欄山小仙女說幾句。”

在命案的背景下,與第一個接觸案發現場的人私聊幾句,是很正常的行爲。

衆學員只是看了他幾眼,便繼續趕往女生宿舍。

“不要叫我牛欄山啦,叫我小仙女。”她撅着嘴。

小仙女和紳士一樣,都不是褒義詞好嗎……張元清沒時間廢話,快速說道:

“交給你一個任務,去問問學院裡的動植物,尤其是女生宿舍,看能不能找到線索。”

木妖懂獸語、植物語,能從動植物那裡得到啓示。

雖然花花草草不可能回覆你:我一進來就看到常威在打來福。

但總歸能得到一些模糊的線索,有總比沒有強。

“好!”

牛欄山小仙女領命而去。

張元清視野裡映出她的背影,映出前方學員們的背影,確認無人關注自己,他不着痕跡的取出鬼鏡,丟到草叢裡。

面不改色的跟上大部隊。

身後,一個圓潤可愛的小嬰兒,胎毛稀疏的腦袋頂着黃銅鏡,飛快的划動四肢,如同靈活的貓兒,藉助草木的掩護,向着男生宿舍方向爬去。

很快,一行人來到女生宿舍,作爲劍客的任君梓和過河卒,謹慎的推開門,率先進屋。

張元清停在門口,對着衆人說道:

“靈境世家的人留在外面,立過C級及以上功勳的人跟我進來,其他人原地待命。”

這時候,他一改懶散摸魚的作風,拿出了“元始天尊”的氣派,一個絕世天才,一個功勳滿身的大佬的氣派。

之所以只讓C級功勳的人進來,是因爲功勳和能力直接掛鉤,處理命案,精英參與就行,其他人沒必要摻和進來。

至於靈境世家的子弟,這羣二代裡,罕有能和在一線工作的執事比肩的——單指處理案件。

聞言,衆聖者默默後退了幾步,天下歸火、趙城隍、孫淼淼、牛欄山小仙女、袁廷、牡丹仙子六人,跟着元始天尊進屋。

穿過玄關,來到臥室,過河卒和任君梓,一個在審視屍體,一個在觀察房間。

張元清進入臥室,望向牀鋪,潔白的牀單被鮮血染成黑紅,穿着絲綢睡裙的年輕女人躺在牀上,雙目圓瞪的盯着天花板。

正是夏朝雪。

她漂亮的臉龐毫無血色,美眸睜的滾圓,領口略顯凌亂,裙襬堪堪蓋住大腿根部,黑色蕾絲內褲掛在腳踝。

表情冷峻嚴肅的過河卒說道:

“致命傷有兩處,一處是頭蓋骨被人擊碎,摧毀了腦組織,另一處是胸口被利器貫穿,直接剖開了心臟。

“夏朝雪幾乎沒有反抗。”

他旋即看向掛着腳踝的蕾絲內褲,道:

“你們幾位女學員,誰來看看,她有沒有被性侵,嗯,性侵這個說法不準確,應該說,有沒有性交過的痕跡。”

牡丹仙子看了看孫淼淼,又看一下牛欄山小仙女,道:

“我來吧,我在屍檢方面有經驗,處理過類似的案子。”

說完,走到牀邊,掀開了夏朝雪的睡裙。

在場的男士自覺的轉過身去。

幾十秒後,牡丹仙子說道:“死前有過性交痕跡。”

“我有個疑問。”張元清突然說。

男生宿舍,404號房間。

優雅端坐在書桌邊的銀瑤郡主,側頭,看見圓潤可愛的嬰靈,穿過木門,小海豹似的爬來,腦袋上頂着雕刻飛鳳的黃銅鏡。

銀瑤郡主見狀,便知元始天尊的意思,溝通識海里的烙印:

“我同意了。”

她旋即僵坐不動,幾秒後,她俯身拾起嬰靈頭頂的黃銅鏡,另一隻手在額頭一抹。

慘白的光芒亮起,顏料般淹沒整張臉。

黑紅兩色的顏料,勾勒出上挑的眼部,下撇的嘴角,描繪出一張狡詐陰險的白色臉譜。

白臉:陰險狡詐,擅長使用陰謀詭計。

入主陰屍後,,張元清慵懶的坐靠在椅背,傳遞出喃喃自語的精神波動:

“他們四人裡,任何一個出了岔子,地宮行動就會敗露,這時候殺他們四個滅口顯然來不及,得想個辦法,得想個辦法.

“嘶,哪個雜碎偏挑這時候殺人,壞我好事,老子要把他剝皮抽筋.”

“有什麼問題?”過河卒投來質詢的目光。

“爲什麼是性交,而不是侵犯?”張元清問。

任君梓替過河卒回答了這個問題:

“因爲房間裡沒有打鬥的痕跡,夏朝雪的屍體狀態來看,也證明了沒有經歷打鬥,她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死前完全沒想到行兇者會殺自己,再加上有性交痕跡,所以判斷是熟人作案。

“極大可能就是夏朝雪的情郎,需要查一查她的人際關係。不過有一點很可疑,夏朝雪是水鬼,水鬼的被動能免疫物理攻擊,可以保她一命。

“夏朝雪就算再沒想到自己會被襲擊,遭受攻擊後,也該反應過來了吧。”

“我指的就是這個,”張元清一邊拖延時間,一邊利用白臉的增益,快速思考對策,“如果夏朝雪正被人以精神控制類技能影響呢,沒有打鬥痕跡,不一定就是熟人作案,也可能是我說的這種情況。”

任君梓頷首:

“很符合邏輯的推測,但我覺得可以有更簡單更輕鬆的方式,這就需要你們星官的幫忙了。”

趙城隍臉色冷峻的頷首,道:“我來吧。”

焦慮的不只有張元清,但從頭到尾,地宮小隊伍就沒有交換過眼神,沒有表露出任何異常,展現出不俗的心理素質。

趙城隍轉動視線,凝視着夏朝雪的屍體,漆黑粘稠的能量迅速沾滿眼眶,覆蓋瞳孔和眼白。

就這麼看了幾秒,他眉頭忽然緊鎖,眼裡的漆黑退去,語氣變得格外凝重:

“靈體被抹除了。”

被抹除了聞言,孫淼淼、張元清和袁廷,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而其他人眼神也跟着複雜起來,目光在太一門三人臉上來回掃動。

抹除死者的靈體,這是夜遊神纔有的能力,秦風學院裡的星官就那麼多,四名學員一名老師。

任君梓在四位星官身上一陣掃視,淡淡道:

“直覺告訴我,這件案子可能會很麻煩。” 正說着,房間門被推開,頭髮花白的老院長,拎着“星空觀測者”和“宋蔓”老師趕來。

見到牀上的屍體,老院長表情瞬間一沉,繼而看向屋內的學員們,“說說你們的發現。”

天下歸火便將兩名劍客的分析,以及趙城隍的問靈結果,不漏細節的彙報給院長。

“在秦風任教這麼多年,頭一次遇到命案,而且死的還是執事”院長捏了捏眉心,吐出一口沉重的氣息,“星空,你去看看。”

星空觀測者走到牀邊,施展噬靈技能,很快,他搖頭道:

“靈體確實被抹掉了。”

院長緩緩點頭,親自在屋子轉了一圈,做第二次驗證,然後問道:

“死亡時間?”

過河卒迴應道:

“大概是後半夜,或接近凌晨。”

目前爲止,沒有任何技術能精準鎖定死者的死亡時間,即便是驗屍經驗豐富的斥候,也只能鎖定在一個大致的範圍內。

老院長“嗯”一聲,目光銳利的掃過屋內學員,“都到樓下集合吧,出了這檔子事,課也別上了,能在培訓結束前找出兇手最好,找不出來,就只能交給總部處理了。”

他語氣不再溫和,透着一股銳利的鋒芒,彷彿學員們不再是學員,而是潛在的敵人。

學員在學院被殺,他這個院長難辭其咎,肯定是要背責任的。

找出兇手,還能將功抵過。

後半夜,接近凌晨白臉元始天尊隱約間抓住了靈感。

後半夜他們早已經散夥,各自入睡,如果能把測謊內容框在“後半夜”、“凌晨”等詞彙,那麼測謊道具也辨別不出謊言。

因爲本來就不是謊言。

各種念頭在心裡閃過的同時,張元清突然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就是夏朝雪的睡裙。

爲什麼上牀不脫裙子?爲什麼夏朝雪還穿着裙子?

夏朝雪身材很好,胸大,腰細,臀側曲線豐滿,想來屁股也很大。如果是我,我不會讓她穿衣服。

屋內衆人隨着院長離開,走在最後的星空觀測者關上房門,與走廊等候的學員們一起來到宿舍樓底。

秦風學院發生了命案,這是建校以來的頭一遭。

學院的老師都被傳喚到了女生宿舍樓下,與學員們分成兩個陣營,大家聽着老院長聲音低沉的講訴着勘查結果。

現在的情況是,宋蔓和牛欄山小仙女沒有從動植物那裡獲得啓示。

案發那段時間,沒有外人進過女生宿舍。

案件一下子變得棘手起來。

老院長沉痛道:

“我是秦風學院的第二任院長,六年前就在這裡了,上一任院長任職八年,我任職了六年,整整十四年,學院從未發生過命案。

“夏朝雪學員的死,讓我感到震驚、惋惜,以及憤怒。”

停頓一下,他緩緩道:

“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我們只能接受現實,接下來,停止一切課程,直到查清此案,抓出兇手。

“在此期間,學員之間,老師之間,學員和老師,都要相互監督,相互警惕。勘查結果你們已經知道了,誰知道夏朝雪平時與那位男學員走得近?”

沒有人回答。

男學員在面面相覷,女學員在審視男學員、男老師。

這時,袁廷說道:

“院長,二十二名學員裡,我、孫淼淼、趙城隍來自太一門,三陽開太太和任君梓來自同一分部,元始天尊和天下歸火來自同一分部。

“至於其他人,都來自不同的分部。也就是說,嗯,理論上說,夏朝雪在這裡不應該有情人的。啊,我不是說她私生活有問題,我只是就事論事。”

袁廷纔是社牛吧,他都已經摸清所有人底細了?張元清又佩服又頭疼,夏朝雪在學院裡不該有情人的話,她昨晚和誰上牀?

案子複雜程度一下子暴漲了。

“那就是強姦咯。”趙飛問看向了紅雞哥,道:“能做出這種事的,學院裡也不多了吧。”

“你特麼看誰呢。”紅雞哥勃然大怒,“老子在外面妻妾成羣,崇拜我的女人能從花都排到京城,我需要強姦?”

老院長審視一眼紅雞哥,“案件有點複雜,確實不像他做的。”

“???”

紅雞哥一時間不知該生氣還是慶幸。

“這案子很難嗎?我覺得很簡單。”一道帶着冷笑的聲音響起。

衆人側頭看去,說話的是打扮宛如偶像練習生的朱明煦,他迎着衆學員、老師的目光,雙手插兜,道:

“剛纔院長說了,沒有打鬥痕跡,熟人作案,死後靈體被抹除了,能做到這兩點的人不多。對吧,元始天尊。”

此話一出,人羣譁然。

孫淼淼、牡丹仙子、牛欄山小仙女等女性學員,紛紛怒視朱明煦。

“死娘炮,你胡說八道什麼?”

“元始天尊需要用強?你信不信,只要他願意,你媽都會把自己扒光了躺着讓他幹。”

“現在不流行僞娘了,就你這幅樣子也配質疑元始天尊,煞筆。”

女人罵街起來,粗俗程度絲毫不亞於男人。

官方的聖者裡,尤其是女性羣體,大多都是元始天尊的粉絲。

退一步說,即便不粉元始天尊,那也是同組織的人,豈容靈境世家的人污衊。

朱明煦被污言穢語噴了一臉,而且還是被女人辱罵,頓時有些惱羞成怒,冷笑道:

“能抹除靈體的只有夜遊神,能來無影去無蹤的只有夜遊神,能附身控制的,還是隻有夜遊神,你們這羣臭娘們,告訴我,不是元始天尊,是誰?

“當然,也有可能是趙城隍、袁廷和星空觀測者老師,反正就這幾人,查他們就是。”

女學員們仍在怒罵,卻無人能說出反駁之詞。

張元清高聲道:“清者自清,院長,我願意接受測謊。”

喧囂的喝罵聲停了下來。

院長微微頷首:“這是必然會有的考驗。”

說着,他從物品欄抓出一隻六寸長的褐色小角,“握着這件道具,回答我的問題,你若說謊,它便會發光。”

不是斥候職業的……張元清坦然的接過褐色小角,不等院長開口,他主動說道:

“我昨晚沒去女生宿舍,夏朝雪不是我殺的,我更沒有侵犯她。”

在白色臉譜的加持下,他的思維運轉速度明顯加快,變得更奸詐,更機敏,臨場應變能力更強。

衆人齊刷刷的盯向褐色小角。

它沒有任何反應。

不少女學員暗暗鬆了口氣。

朱明煦愣了愣,滿臉失望,旋即陷入沉思。

地宮行動小隊的四人,心裡立刻明瞭,元始天尊這是在示範給他們看。

按照他這套流程走,可行!

老院長無聲的審視着他,點點頭,突然問道:“昨晚,你一直都在宿舍?”

你問這個做什麼?!

張元清目光平靜的望着院長。

如果不是有鬼鏡的賢者時間,他現在一定是目光陡然銳利,或瞳孔收縮。

這個簡單的問題,在張元清聽來,卻爆出了海量的信息。

他已經自證清白了。

按照正常邏輯,人都不是他殺的,何必再多此一問?是不是一整晚待在宿舍,和死者有什麼關係?

若是沒自證清白,這樣的盤問可理解。

但院長明明通過洞察術、測謊道具,知道了他不是兇手,卻依舊問出這個問題。

只有一個人會在意學員們有沒有夜裡離開宿舍。

那就是鎧甲人。

可鎧甲人是怎麼知道石門被打開過?

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440章 案件新進展卷中感言,及黃金盟感謝——宅菜大佬牛逼!第789章 一挑五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69章 無痕大師的資料第560章 淺野涼的求助第820章 自信第804章 烈陽普照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138章 擊殺boss第802章 執念第550章 失蹤的夏侯傲天(感謝宅菜的黃金盟第229章 逃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326章 古代秘法第185章 精彩的對決(6700)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929章 光明神?第173章 危機來臨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731章 支付代價第944章 速殺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378章 生死狀第322章 金輝市第794章 開門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554章 侵吞第647章 復活第607章 逃脫第167章 燒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742章 女巫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158章 殺人誅心第631章 獵殺行動第400章 烈陽和暗影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239章 重返靈境第261章 智商擔當第2章 失蹤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808章 見面第353章 陰陽轉輪第788章 博物館二樓第439章 鎖定鎧甲人的身份第39章 他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616章 斬形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147章 虎符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819章 驚訝和驚悚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50章 隊長的權力(第二更)第845章 刺殺第572章 執事的傳說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264章 下半場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耳根新書推薦第838章 驚喜第992章 淨化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127章 隊長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199章 第一環節第574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56章 婚帖第660章 乾脆利落第499章 忤逆第623章 救命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382章 兵哥的情報第930章 失蹤的阿兵第69章 無痕大師的資料第286章 入關攻略第789章 一挑五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197章 嘗試爆種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767章 蓋世神女第548章 黑子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489章 觀星術第59章 偵探推理館(完)第476章 棋子第250章 前奏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11章 BUG級靈境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
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440章 案件新進展卷中感言,及黃金盟感謝——宅菜大佬牛逼!第789章 一挑五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69章 無痕大師的資料第560章 淺野涼的求助第820章 自信第804章 烈陽普照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138章 擊殺boss第802章 執念第550章 失蹤的夏侯傲天(感謝宅菜的黃金盟第229章 逃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326章 古代秘法第185章 精彩的對決(6700)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929章 光明神?第173章 危機來臨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731章 支付代價第944章 速殺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378章 生死狀第322章 金輝市第794章 開門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554章 侵吞第647章 復活第607章 逃脫第167章 燒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742章 女巫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158章 殺人誅心第631章 獵殺行動第400章 烈陽和暗影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239章 重返靈境第261章 智商擔當第2章 失蹤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808章 見面第353章 陰陽轉輪第788章 博物館二樓第439章 鎖定鎧甲人的身份第39章 他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616章 斬形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147章 虎符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819章 驚訝和驚悚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50章 隊長的權力(第二更)第845章 刺殺第572章 執事的傳說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264章 下半場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耳根新書推薦第838章 驚喜第992章 淨化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127章 隊長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199章 第一環節第574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56章 婚帖第660章 乾脆利落第499章 忤逆第623章 救命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382章 兵哥的情報第930章 失蹤的阿兵第69章 無痕大師的資料第286章 入關攻略第789章 一挑五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197章 嘗試爆種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767章 蓋世神女第548章 黑子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489章 觀星術第59章 偵探推理館(完)第476章 棋子第250章 前奏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11章 BUG級靈境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