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故人和舊事

狂風大作,捲起漫天落葉和灰塵,植物起伏如浪,整個動物園彷彿活了過來。

在這聳人的景象裡,張元清又一次感應到了“注視”,來自冥冥中的可怕注視。

而和上次不同,這次器靈投來的注視蘊含着滔天的怒火,宛如被凡人觸碰到逆鱗的神明,狂風大作的異象就是這位神明憤怒的證明。

一股難以言喻的寒意、驚悸涌上心頭,張元清油然而生赤手空拳直面猛獸的緊張感。

手背汗毛根根倒豎,腎上腺素瘋狂分泌,腿部、背部肌肉無聲抽緊.身體在做出激烈的應激反應,自動調整到最佳戰鬥狀態。

不妙,反應有點大啊.張元清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氣溫開始下降,黑暗中彷彿有無數雙眼睛在窺視,夜色染上一層危險的氣息。

喊出張子真的那一刻,他便觸犯了規則。

張元清腦海裡念頭急轉,雖然陰屍存在的意義就是充當炮灰,可他來動物園是套取信息的,不是千里送陰屍的,必須立刻補救。

很快他想到了辦法,低聲道:

“我是張子真的兒子,我是張子真的兒子”

伴隨着夢囈般的低語,呼嘯的狂風停止了,黑暗中窺視的眼睛快速消失

夜色沉沉,四周寂靜,剛纔的一切彷彿沒有發生。

果然有用張元清心裡微鬆,器靈是有自我意識的,是能溝通的理智存在。

那麼,只要道出自己的身份,它就一定會聽見。

至於爲什麼不謊稱他是張子真,一方面是通過方纔的實驗,器靈似乎是通過血脈來判斷身份的,陰屍不是本體,難以僞裝。

另一方面是,老爹和器靈的關係明顯不一般,在器靈面前僞裝成張子真很容易被識破,到時候會激怒器靈,與來此的目的背道而馳。

“你是他的子嗣?”

一道清冽中帶着稚氣的聲音傳來,像個高冷的少女。

張元清循聲張望,終於在身後的灌木叢中,找到了一隻紅眼睛的小兔子,它透過灌木縫隙,謹慎而好奇,冰冷而不悅的審視着自己。

器靈附身在兔子身上了?有點萌,聽聲音,器靈的意識形態是個少女.張元清試探道:“您,就是動這片園區的器靈?”

“你是他的子嗣?”

小兔子倔強的又問了一遍。

“是的,張子真是我父親。”張元清給出明確答覆。

小兔子幽幽的看着他,似乎在衡量真實度。

張元清想了想,說道:

“上次我來過這裡,你把我誤認成了他。”

此事只有他和器靈他知道。

“是伱,我想起來了.”小兔子的三瓣嘴蠕動着,態度出現明顯的緩和,“你是那個夜遊神,他的子嗣確實應該是夜遊神,張子真呢,他在哪裡?”

語氣也好轉了。

我要說人都回歸靈境十幾年了,它會不會當場暴走張元清決定穩一手,搖頭道:

“我不知道,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就離開了,說是去做一件大事,再也沒有回來。”

這是他根據猴園裡,張子真和狗長老對話改編而來的藉口,符合器靈的認知。

“你也不知道他在哪?”小兔子嘴脣細細蠕動,聲音清冽中透着失望,語氣轉冷:

“你來這裡做什麼,想以張子真的名義取得我的信任,然後從小狗手裡奪走我嗎,你雖然是他的子嗣,但對我來說,這並不是加分項,相反,你的那個母親讓我非常不悅。”

“你認識我母親?”張元清心裡一動。

“不認識,但我知道人類只會和最親近的同類生孩子,所以我不開心。”小兔子振振有詞的說。

所以你是吃醋了?話說你一個器靈爲什麼會對主人有那麼強的佔有慾.張元清心裡吐槽,同時環顧四周,生怕看到黑暗中走出來一頭捲毛泰迪。

“不會有人過來的。”小兔子隔着灌木窺視他,聲音有着少女的清脆和清冽,“說出你的目的。”

張元清早已打好腹稿,聞言,沒有猶豫地說道:

“成爲靈境行者後,我加入了官方,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知道了張子真烈陽雙子的身份,於是我一直在暗中調查,想找到失蹤多年的父親。

“在調查過程中,我發現了你,發現了狗長老和他的關係,而就在今日,我發現暗影雙子之一的靈拓,變成了一個邪惡組織的首領。

“我想向你打探一件事,1999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什麼導致了靈拓的死亡,逍遙組織得到光明羅盤核心碎片後,究竟做了什麼。”

小兔子蹲在灌木中,紅色的眼睛注視着他,沒有迴應。

但張元清一點都不慌,他剛纔的話術裡,把“尋找父親”提前鋪墊出來了,而這正是器靈最渴望的。

再說,作爲兒子,尋找失蹤的父親天經地義,器靈想找到張子真,就必須依賴他。

世上還有比兒子更想知道“爸爸去哪兒”的嗎。

果然,小兔子嗓音冷冽如少女般的聲音說道:

“得到光明羅盤核心碎片後,他們四個在園區住過一段時間,整日研究核心碎片,園區是逍遙組織的秘密基地,他們平時會在這裡聚會,商量計劃。我對光明羅盤的事不關心,沒有參與,只知道有一天,他們突然很興奮,說了一些很奇怪的話.”

“奇怪的話?”張元清連忙追問:“他們說了什麼。”

“好像是鑰匙、容器、太陽旁支什麼的,總之就是領悟了光明羅盤碎片的使用方法,而後子真與我說,要離開一段時間,期間動物園沒有了管理員,但我是個成熟的器靈了,他希望我能學會自己鎮壓邪物。”

我爸是懂cpu的.張元清吐了個槽,道:

“他們去哪了?”

“進入了靈境,四個人一起去的,說要解開靈境最終極的秘密。”

進入了靈境?張元清皺起眉頭:“一起進入了靈境依靠傳送道具嗎。”

對大部分靈境行者來說,進入靈境副本是被動行爲,一個月一次,由靈境主導。 只有傳送道具能打破這個限制。

“是通過光明羅盤的核心碎片進入靈境。”小兔子本能的抽動粉嫩鼻子,一邊胡亂嗅着,一遍發出冷冽的聲音:

“我忘記他們離開了多久,但永遠記得他們回來的那一天,因爲一切的不幸,就是從那天開始的。

“他們回來時很狼狽,受了不輕的傷,返回園區後,四人不知發生了什麼爭執,大吵一架,但我不知道具體內容,當時聲音被道具隔絕了,那次吵架,子真和他們不歡而散,再然後,他身體就出了問題。”

“什麼問題?”

“他被詛咒了,很可怕的詛咒,是迄今爲止,我見過最可怕的詛咒。他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詛咒的力量在侵蝕他的生命,但子真自己完全不在意,他變得沉默寡言,經常一個人發呆。有一天,突然跟我說要出去辦件事,那次走的不久,很快就回來了,但也帶回來一個不好的消息——靈拓死了。靈拓死後,他帶着我搬家,來到鬆海,從此很少外出,每天陪我封印動物園裡的邪物,偶爾回家一趟。”

“他像是在躲避着什麼,其他兩人也再沒有來園區找他.再然後,突然有一天,他跟我說,楚尚也死了。”

“楚尚的死似乎對他打擊很大,他不再待在園區,頻繁外出,直到有天跟我說,他要離開一段時間,讓我跟着那隻小狗。”

“從此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張元清從中提取到兩個關鍵信息:

一,靈拓不是死在解開靈境秘密的“行動”中,而是在離開靈境之後。

二,光明羅盤核心碎片可以讓靈境行者穿梭副本,它可能是鑰匙一類的東西。

他有些失望,這些信息固然重要,卻沒有達到他的預期。

冷冽稚氣的嗓音,不知不覺多了滄桑和飄忽:

“其實這些年來,我時常想,他可能已經迴歸靈境,但小狗跟我說,他只是離開了,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死了。你叫什麼名字?”

張元清聽的入神,一下沒反應過來,略作猶豫,回答道:

“張元清!”

“張元清”小兔子凝視着他:“你會找到他的,對嗎。”

“我會的。”張元清點點頭。

仔細消化掉信息後,他忽然想起猴園裡記錄的對話內容,當即問道:

“我打探到園區裡關押的東西,涉及到靈境的秘密,您能告訴我嗎。”

“那是一次錯誤的探索。”小兔子乖巧蹲坐,道:

“他們進入了一處遺蹟,那裡封印着來自遠古的邪靈,我聽子真說,它們是不肯消亡的獸魂,充斥着怨念和惡意,只有動物的身軀能承載它們,於是他用遺蹟裡帶出的材料,又近乎傾家蕩產自掏腰包,託人打造了這件道具,並把我融入其中,煉成了器靈。”

“等等,什麼叫‘把我融入其中’,你不是從園區內誕生的器靈?”

“我本身就是一件規則類道具,擅長封印。”

張元清恍然大悟,心說難怪你如此依賴張子真,卻不親近逍遙三子,原來從一開始就是死鬼老爸的道具。

“不肯消亡的獸魂是什麼意思?”

“是遠古時期一場戰爭中亡魂,那場戰爭你應該知道。”

我爲什麼會知道?張元清心說。

“亡魂中有一道不屈不滅的意志,它徘徊在園區深處,總是不甘的吼叫:%¥#。子真說,這句話的是”小兔子凝視着他,“軒轅!”

張元清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好幾秒後,失聲道:

“黃帝軒轅?!”

小兔子沒有迴應。

艹,原來皮革城方言似的語言,是上古時期的土話?那個遠古戰神口中高喊的是軒轅,傳說中的黃帝?

這麼看來,動物園裡那道遠古戰神的執念,身份是張元清腦海裡浮現一位大名鼎鼎的神話兼歷史人物。

繼媧皇之後,又有兩位傳說人物被證實爲靈境行者了——黃帝和蚩尤。

回頭想想,遠古戰神的技能描述,與傳說中的蚩尤有點像,尤其是霧主傳說中,蚩尤被黃帝分屍梟首,和我見到的那道不屈意志化身相符.原來蚩尤是遠古戰神,不,不對,那只是死後怨念化成,本體不知道有多恐怖.

所以這場戰爭,就是涿鹿之戰?我記得歷史學家至今都沒有找到涿鹿之戰發生的位置,不會是被納入須彌芥子裡了吧或者,它本身就是發生在須彌芥子裡的?

乍聞隱秘,張元清念頭像是爆炸了一般。

這時,小兔子清冽稚氣的說道:

“回去吧,今晚的見面我不會向任何人透露,包括小狗。如果你找到張子真,讓他滾回來見我。”

說完,兔子轉身就要跳走。

“等等!”張元清做出“紫薇等一下”經典挽留手勢。

小兔子停下來,回首凝視:“還有什麼事?”

“我想知道暗影雙子另一人是誰?”張元清道。

已知的三子是張天師、楚尚和靈拓,最後一位的身份非常神秘,據說,外人從未見過此人的真面目。

外人不知道,但動物園的器靈一定知道。

張天師和楚尚已經迴歸靈境,靈拓成爲墮落者,最後那位成員的下場又是怎麼樣的?

是和前兩者一樣迴歸靈境,還是和靈拓一樣成爲了墮落者。

“我答應過他不泄露他的身份,但既然你是子真的子嗣,告訴你也無妨。”小兔子說道:

“他的名字叫往事無痕!”

晴天霹靂!

張元清愣在當場。

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980章 失蹤人口彙報一下身體狀況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342章 性格底色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320章 擊退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559章 天罰的貴客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492章 煉製陰屍和主角的求援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338章 爭執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56章 婚帖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1026章 後記(七)第944章 速殺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29章 初戰第31章 掩蓋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264章 下半場第455章 絕望第727章 催眠錢寧盧第870章 籌備第221章 倒黴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563章 晚宴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1004章 兩段往事第563章 晚宴第995章 迴歸第434章 咕嚕第51章 地下停車場第994章 落後一子第852章 不同陣營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30章 斬殺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183章 誰是元始天尊?第333章 萬人迷第857章 象徵身份的東西第666章 尋找了一個世紀的男人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548章 黑子第335章 無題第59章 偵探推理館(完)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19章 通話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588章 觀星之戰第713章 污染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842章 昏君第747章 第二次推兇第802章 執念第69章 無痕大師的資料第15章 紅舞鞋第206章 全套戰甲出世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958章 倔強第1016章 穿梭時光第578章 搶錢第464章 信息量巨大的音頻第681章 投名狀第167章 燒第548章 黑子第174章 苦肉計第501章 比強權更強第272章 合力打boss第462章 龜甲占卜:大凶之兆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84章 綁架第723章 殺手鐗第583章 前夕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667章 出手第303章 抓捕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564章 失蹤第588章 觀星之戰第723章 殺手鐗第909章 卡bug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
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980章 失蹤人口彙報一下身體狀況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342章 性格底色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320章 擊退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559章 天罰的貴客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492章 煉製陰屍和主角的求援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338章 爭執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56章 婚帖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1026章 後記(七)第944章 速殺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29章 初戰第31章 掩蓋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264章 下半場第455章 絕望第727章 催眠錢寧盧第870章 籌備第221章 倒黴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563章 晚宴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1004章 兩段往事第563章 晚宴第995章 迴歸第434章 咕嚕第51章 地下停車場第994章 落後一子第852章 不同陣營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30章 斬殺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183章 誰是元始天尊?第333章 萬人迷第857章 象徵身份的東西第666章 尋找了一個世紀的男人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548章 黑子第335章 無題第59章 偵探推理館(完)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19章 通話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588章 觀星之戰第713章 污染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842章 昏君第747章 第二次推兇第802章 執念第69章 無痕大師的資料第15章 紅舞鞋第206章 全套戰甲出世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958章 倔強第1016章 穿梭時光第578章 搶錢第464章 信息量巨大的音頻第681章 投名狀第167章 燒第548章 黑子第174章 苦肉計第501章 比強權更強第272章 合力打boss第462章 龜甲占卜:大凶之兆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84章 綁架第723章 殺手鐗第583章 前夕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667章 出手第303章 抓捕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564章 失蹤第588章 觀星之戰第723章 殺手鐗第909章 卡bug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