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前夕

繞過這座山頭,前方視野開闊,幾百米外是一個平坦的山坳,小鎮就坐落在那裡,清一色的帶花園獨棟別墅,平整筆直的水泥路在鎮中縱橫交錯。

小鎮從山坳開始,一直蔓延向深山, 說小鎮不夠恰當,能容納兩萬人的鎮子,規模不會小。

其奢華程度,超出了夏佐的預料。

路上他搜索過八貴省少數民族聚居地的照片,灰撲撲的黃土屋頂蓋着黑褐的瓦片,卷着褲管的老農牽着耕牛,行走在鵝軟石鋪設的小徑上, 唯一現代化氣息的東西是立在村頭的電線杆。

於是夏佐對異國的少數民族聚集地形成了固有印象——近乎與世隔絕的貧苦村落。

此時見到這一幕, 便有些發愣。

非但不貧窮落後,反而富的讓人咋舌。

夏佐很快反應過來, 青禾分部是八貴省最強勢力, 八貴省各大分部的經費都要從青禾分部領取。五行盟總部每年餵給他們的錢, 就抵過一個大型企業一年的毛利潤。

這樣一個勢力,怎麼可能過着貧苦的生活?他們在山裡造宮殿也不奇怪。

夏佐望着遠方山坳, 淺藍的瞳仁恢復平靜:“青禾分部, 到了”

話音剛落,右前方的密林裡忽然竄出一隻三米高的長毛巨猿, 拖着一截斷木,單手撐地衝刺幾步,奮力甩出。

斷木旋轉着砸來。

前排的獵魔人冷哼一聲, 緊接着,一股小型龍捲風自車前升起, 把斷木捲上天空,墜入不遠處的密林。

“嗤~”

司機用力踩下剎車, 輪胎在公路上擦出黑色痕跡。

前方, 一個青年人拎着步槍走出林子,他穿藍色繡華美彩圖的對襟布衣,皮膚黝黑,眼神充滿攻擊性,有着青禾族獨有的彪悍。

他先安撫了暴躁的巨猿,然後用口音嚴重的普通話喊道:

“是不是天罰的人?”

天罰隊伍出發前,五行盟總部有向青禾分部發過郵件告知。

海妖奧斯蒙探出腦袋,冷冷道:“你們就是用斷木頭砸車的方式歡迎客人的?果然是一羣低劣不開化的愚蠢種族。”

最後半句話是用外語說的。

那青年果然沒聽懂,重複了一句:“是不是天罰的人?”

獵魔人擺擺手,示意奧斯蒙冷靜別壞事,從隨身的手提包裡取出一份文件,駕馭氣流送過去,微笑道:

“這是五行盟總部的說明書。”

那份文件飄飄蕩蕩的乘着風,掠向藍衣青年。

藍衣青年伸手接過,隨意一掃文字信息,重點審視五行盟總部的公章,確認沒問題後,他把文件紙摺疊好,收入口袋, 掐住嘴脣吹了一個口哨。

不多時,密林裡傳來簌簌聲, 灌木劇烈晃動。

緊接着, 一頭肩高1.6米的斑斕巨虎躍出,砰地落在公路上。

藍衣青年翻上虎背,命令巨猿返回叢林,然後扭頭衝着車子喊道:

“跟我來吧!”

斑斕巨虎不緊不慢的朝着小鎮行去。

商務車緩慢跟隨,胡佛凝視着斑斕巨虎,道:“青禾部的那位老祖宗是土怪吧,但這人似乎是木妖?”

夏佐看一眼電腦屏幕,點頭道:“土怪和木妖就是青禾部的主流職業,其中土怪地位高於木妖,但奇怪的是,那位比肩半神的人物是土怪,他的子嗣裡卻頻出木妖。”

奧斯矇眼睛一亮,似是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莫非他的子嗣其實是別人的種?”

“這邊的風氣倒還沒開放到這個程度,”夏佐搖頭,道:“還記得我剛纔說的嗎,青禾族流傳着很多古代修行者傳承下來的醫術和蠱術,醫術應該源自木妖,再加上常年生活在深山裡,精通植物習性,所以與木妖更契合。

“久居在深山中的氏族,土怪和木妖頻出是正常的,不一定隨祖宗血緣。”

木妖和土怪是五大職業中相性最符的,他們在聖者階段時,很多特性、手段都出奇的一致。

比如異化植物,操縱動物。

說話間,車子抵達小鎮。

人煙一下子多起來,青禾族的人或站在窗邊俯瞰外面來的客人,或站在院門口大量,幾個頑劣的孩童衝到路邊圍觀,大膽的朝車子吐口水。

奧斯蒙皺皺眉頭,有些想弄死這羣小崽子。

作爲哈利家族的嫡系,備受家族長輩重視,從小就衆星捧月的他,對任何無禮和冒犯都是零容忍的,哪怕對方是個孩童。

但他不是那種脾氣上頭就無法自控的紈絝,知道這時候正事重要,便升上車窗閉上眼睛,來個眼不見爲淨。

很快,騎乘巨虎的青年把他們帶到一棟大別墅前。

這棟別墅有着寬闊的花園,佔地面積兩千平方米,別墅修的富麗堂皇,一棟尖頂主樓附兩棟側樓,三座建築之間通過空中廊橋相連。

虎背上的青年大吼道:“族長,族長阿貴叔,天罰的客人來了。”

夾雜濃厚口音的蹩腳普通話以及接地氣的稱呼,多少破壞了別墅高大上的美感。

幾分鐘後,一個戴銀冠的年輕姑娘,騎着一隻大老鼠來到鐵門外,好奇的打量着車子,嗓音柔美:

“鐵牛哥,看過證明了嗎。”

她的模樣極爲秀美,皮膚白皙,眼眸明亮清澈,不施粉黛的臉蛋透着一股遠離浮華的純真和質樸。

“看了看了,”青年沒好氣道:“雲夢妹子,我是粗心,可我不傻,你瞧,說明書。”

年輕姑娘掃了一眼文件,當即打開鐵門,讓車子駛入院內。

“傅長老,我有麻煩了。”張元清低聲說。

天罰能定位到冥王,他一點都不意外。

元始天尊能通過觀星術獲得啓示,那麼太一門的日遊神當然也可以,還能算的更準。再加上那件規則類道具預言之境的輔助,天罰找冥王比他更容易。

張元清原本的想法是打一個時間差,趁着天罰不知道他也在追捕冥王,把這位國外的邪惡職業偷偷辦了。

誰知事不遂人願,天罰恰好在冥王即將沉睡的關鍵時間抵達。

也不知道是真這麼巧,還是預言之境起到了作用。

“最好不要和天罰起衝突,因爲青禾分部不會幫你,伱會面臨多重圍攻,非常危險。”傅青陽淡淡道:

“這件事我幫不了你,自己審時度勢吧。”

抓捕冥王是元始自己接的私活,成與不成,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錢公子日理萬機,並不想在這些小事上浪費時間和精力。

告誡一句後,他掛斷電話。

看來只能通過我自己努力了張元清嘆了口氣,他本來想請錢公子前來相助,見是這樣的態度,只好作罷。

“需要幫忙嗎。”追毒者察言觀色,知他遇到了麻煩。

“當然需要,待命就行。”張元清忽然想起追毒者異父異母的親兄弟。

那位六級幻術師是個不錯的助力,再加上追毒者這位5級劍客,雖說無法成爲主力,但好歹是5級劍客。

先向雲夢打探一下天罰的行蹤張元清說:

“我先帶隊員出門辦事,這兩天全員待命,等我消息。”

在追毒者的頷首中離開辦公室。

十萬大山,青禾族長的大別墅。

會客廳裡,獵魔人細細審視首位的族長吳阿貴,年約六十,頭髮花白,穿着青禾族風格的藍色布衣,臉龐黝黑皺紋橫生。

身材魁梧,六十歲的年紀,三十歲的身板,表情木訥頷首,像一個平平無奇的老農。

獵魔人腦海裡自動浮現吳阿貴的資料,青禾族老祖宗的長孫,8級土怪,性格憨厚老實,過於沒脾氣,族人敬而不畏,不服管束,多有囂張跋扈之舉。 說白了,就是一個沒人怕的老好人,因此他身邊的人都格外跋扈囂張。

相比起族長,青禾族的人更怕調查部的部長,也就是老祖宗的第六子,權力甚至高於族長。

那位部長,此時也在會客廳,坐在獵魔人對面。

他名字叫吳有華,八級春神(木妖)。年紀與吳阿貴相仿,花白的鬍鬚紮成短短的麻花辮,目光銳利嚴厲,不怒自威。

一看就是極爲強勢霸道的老人,與侄兒吳阿貴是兩個極端。

“是這樣,”獵魔人微笑道:“天罰的一位通緝犯近來潛入了八貴省,我們猜測他可能會潛伏在十萬大山中。”

族長吳阿貴沒說話,調查部長吳有華沉聲開口:

“天罰是想讓我們幫忙在山裡搜查?”

獵魔人頷首:“是的。”

不等吳有華開口,他扭頭看一眼三名下屬。

奧斯蒙三人默契的把腳邊的手提式保險箱擺在桌上,啪嗒彈開鎖釦,一疊疊草綠色的紙鈔整齊碼在箱內。

獵魔人誠懇道:“這裡有三百萬聯邦幣的定金,事情結束後,我們會再支付五百萬聯邦幣的尾款。青禾分部要做的是幫忙找人,以及封鎖十萬大山,禁止任何人出入。”

總共八百萬的聯邦幣,按照現在的匯率,就是五千多萬軟妹幣。

吳有華滿意點頭:“可以,如果需要主宰出手,那得加錢。”

獵魔人自信一笑:“不需要!”

就在這時,會客廳外頭,突然響起刺耳的手機鈴聲。

吳有華皺起眉頭,訓斥道:“雲夢!”

“對不起對不起,六叔公我不是故意偷聽的,我現在就走。”

門口的雲夢捂着手機就跑,她一路奔出別墅,來到一處僻靜的花圃旁,接通來電,低聲道:

“元始天尊?你居然主動聯繫我了,你剛纔差點害我被六叔責罰。”

“抱歉,我不知道你有事。”那邊傳來元始天尊動人的男性嗓音。

雲夢抿了抿嘴,“也,也不是什麼大事啦,你,你找我有什麼事?”

“沒什麼事,前陣子公務纏身,最近閒下來了,就想起還有一位美麗可愛的戰友,所以打聲招呼,最近如何?”張元清笑道。

從小就在深山裡長大的雲夢,哪裡經歷過這種糖衣炮彈,心裡有些竊喜,“最近很好啊,白天養豬放牛,培育草藥,晚上在家裡看電視劇。對了,我快五級了,嘿嘿。”

“厲害厲害,不愧是與我一起勇闖崖山之海的天才少女。”張元清逐步加強攻勢:“我在官方見過不少女性精英,但能與你媲美者寥寥無幾。”

雲夢咯咯笑道:“哪裡,論天賦和實力,陰姬比我強太多了,你跟她關係應該不錯吧。”

“陰姬?呵呵,我都快忘記她這號人了,結算完分成後就沒和她聯繫了,倒是你,讓我時不時的想起。”

師從渣男情聖的張元清,最清楚這些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喜歡聽什麼了。

雲夢嘴角笑容不自覺的擴大,喜滋滋道:“你說話真好聽,但我是不會被你騙的。”

“我騙你幹嘛。”張元清忽地嘆息一聲:“我最近都煩死了,說不定就要身敗名裂了。”

雲夢笑容陡然消失,關切道:“怎麼了?”

“還不是天罰的人,昨天的交流會知道吧,咱們官方慘敗,那個海妖打敗火公子還不滿足,想挑戰我,你知道我初入六級的,肯定不是他對手,一旦輸了,豈不就是身敗名裂嘛。”張元清說。

雲夢一聽,先是同仇敵愾的哼一聲,然後寬慰道:“你放心,他們沒時間找你麻煩。”

“哦?爲什麼。”張元清故作驚訝。

雲夢壓低聲音,鬼祟的說:“悄悄告訴你,天罰的隊伍在我家呢,剛來我們青禾分部。”

張元清就順勢問道:“咦,天罰來你們家幹嘛?”

“我剛纔就是在偷聽這事兒,說是想請我們幫忙搜尋十萬大山,幫他們抓通緝犯,還給了我們三百萬聯邦幣的定金呢。”

“青禾分部答應了?”

“我六太公答應了,他很重視錢的,錢是保證青禾族繁榮昌盛的根基,他常常和我們這麼說。”

“.三百萬聯邦幣請你們族中高手出手?”

“沒呢,只是搜人,六太公說動手的話得加錢。”

“哦這樣啊,天罰狗大戶真有錢。”張元清語氣隨意的評價一句,接着又東拉西扯的閒聊了半小時,這纔在雲夢戀戀不捨的“拜拜”裡掛斷電話。

“不妙了啊!”

員工宿舍裡,張元清抓了抓頭髮,有些焦躁。

桌邊的三個女人,用一種“這渣男哄女人好有一套,可爲什麼沒哄過我”的複雜表情看着他。

“收起你們的內心戲,事情有些麻煩了。”張元清強勢的把她們拉入會議狀態,“天罰認爲冥王可能把沉睡之地選在十萬大山,這是一個思路啊,青禾分部的領地,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最安全的。”

安妮蹙眉道:“這就麻煩了,獵魔人就已經超出我們能承受的極限,再有青禾分部助陣,抓捕冥王的成功率幾乎爲零。”

“所以一定要想出一個辦法,”張元清臉色嚴肅,“想出一個讓青禾分部不插手此事的辦法,很難向元帥求助,因爲這是在干涉青禾分部的自由,他們會抗議,且會透露給獵魔人,那麼獵魔人就知道存在同樣抓捕冥王的競爭對手。”

女王提議道:“求助傅長老呢。”

“他不會摻和的。”張元清搖頭。

倒是可以求助魔眼天王,只要是我開口,他肯定答應,不過西北距離此地十萬八千里,遠古戰神不會遁術,來不及趕來。

嗯,還可以找宮主張元清剛這麼想,就聽謝靈熙說道:

“找宮主姐姐啊。”

“宮主姐姐是誰?”安妮問。

“元始哥哥的後宮之一。”謝靈熙說。

張元清給了她一個暴慄,“一位樂師主宰。”

他摸着下巴說:“以宮主的實力,拖住獵魔人沒問題的。但如果出現同級別的對手,天罰一定會向青禾分部求助,青禾族的主宰數量恐怕不少。”

這麼大一股勢力,三四個主宰總是有的。

“我想到一個辦法!”小綠茶露出狡獪笑容:“哥哥,那個雲夢是你的曖昧對象吧,那她肯定願意幫你咯。”

張元清本來想解釋,聽到這話,心裡一動:“你的意思是”

“讓她幫忙騙走天罰的人唄,就說發現冥王的蹤跡了,然後帶着天罰的人在森林裡繞圈子,我們趁機鎖定冥王,將他逮捕制服。”謝靈熙說:

“天罰就算知道雲夢騙人,也不敢在青禾族的地盤上對她怎樣,唯一的代價是,她事後可能會迫於無奈把你供出來。”

張元清大受啓發:“好主意,就用這個辦法,但用不着雲夢。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第二天夜晚,十萬大山景區外圍酒店。

張元清盤坐在酒店天台,身前堆着半米高的小土包,土包頂放置一塊黑鐵鑄造的星盤。

冥王沉睡的期限到了。

青禾分部離南明市兩百多公里,開車得三小時。

如果冥王真的選擇在此沉睡,等他趕來十萬大山,說不定天罰已經成功抓捕冥王打道回府了。

所以他特地提前過來,在景區裡觀星。

而如果冥王選擇沉睡地方不是十萬大山,反正他得睡三天,大不了重新鎖定,而身在十萬大山內的天罰成員,不可能比他更快。

張元清睜開星眸,瞳孔裡映照出璀璨的星斗,灑滿黑天鵝絨般的夜空。

第581章 交流會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1013章 宿命第404章 投資人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426章 三大道具種類第442章 鎖定鎧甲人身份第782章 世界博物館第634章 包圍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277章 亮底牌第290章 古代修道者的歷史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1006章 尋求一個希望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765章 過山車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543章 摸索規律第780章 苦修第919章 夢境結界第1025章 後記 (六)第256章 濃霧(祝菜總生日快樂)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32章 大事件第766章 悲傷的眼淚第940章 質問第719章 驚悚遊輪副本的真相第581章 交流會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578章 搶錢第187章 憎惡第782章 世界博物館第535章 難以接受的破局之法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322章 金輝市第226章 王小二第892章 不良帥第640章 太陰迴歸第680章 刁難第624章 池底的屍骸第914章 血族第651章 見面和見面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第420章 鮫人湖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678章 會面第610章 欲擒故縱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169章 驚險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172章 魔君音頻和魔眼的注視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739章 考試第189章 十六強對戰第601章 死局?第615章 血汗錢第274章 離間計延遲一下更新開單章傾訴一下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390章 交際晚宴第764章 反擊第569章 南明市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304章 溯源第648章 驚悚信息第879章 當死則死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242章 殺戮副本機制第659章 獵殺第474章 又是一個遺孀第27章 人生百態第102章 聯繫邪惡職業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263章 見招拆招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67章 救贖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253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結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79章 收穫第516章 立功第571章 救援第156章 母親來電第373章 賭狗不得好死第524章 久違的羣聊第763章 各展手段第325章 純陽教第95章 滅口第948章 聖物和壁畫第95章 滅口第695章 戰利品第684章 強勢第736章 鏡子第77章 殺招
第581章 交流會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1013章 宿命第404章 投資人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426章 三大道具種類第442章 鎖定鎧甲人身份第782章 世界博物館第634章 包圍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277章 亮底牌第290章 古代修道者的歷史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1006章 尋求一個希望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765章 過山車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543章 摸索規律第780章 苦修第919章 夢境結界第1025章 後記 (六)第256章 濃霧(祝菜總生日快樂)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32章 大事件第766章 悲傷的眼淚第940章 質問第719章 驚悚遊輪副本的真相第581章 交流會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578章 搶錢第187章 憎惡第782章 世界博物館第535章 難以接受的破局之法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322章 金輝市第226章 王小二第892章 不良帥第640章 太陰迴歸第680章 刁難第624章 池底的屍骸第914章 血族第651章 見面和見面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第420章 鮫人湖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678章 會面第610章 欲擒故縱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169章 驚險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172章 魔君音頻和魔眼的注視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739章 考試第189章 十六強對戰第601章 死局?第615章 血汗錢第274章 離間計延遲一下更新開單章傾訴一下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390章 交際晚宴第764章 反擊第569章 南明市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304章 溯源第648章 驚悚信息第879章 當死則死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242章 殺戮副本機制第659章 獵殺第474章 又是一個遺孀第27章 人生百態第102章 聯繫邪惡職業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263章 見招拆招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67章 救贖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253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結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79章 收穫第516章 立功第571章 救援第156章 母親來電第373章 賭狗不得好死第524章 久違的羣聊第763章 各展手段第325章 純陽教第95章 滅口第948章 聖物和壁畫第95章 滅口第695章 戰利品第684章 強勢第736章 鏡子第77章 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