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圖窮匕見

衆人的注意力,頓時從三件主宰道具挪開,紛紛看向小野寺。

古郡禍津忙問道:“你抽什麼氣,上面寫了什麼?”

作爲一名優秀的火師,他的九年義務教育是在逃課、睡覺中混過去的,甚至都快忘記讀書的時候還有漢字課,一看到竹簡上密密麻麻的漢字古文,他就一陣陣眩暈。

神戶一郎等人的文化水平,肯定要比古郡禍津強,甚至不乏名校畢業,但同樣看不懂竹簡上的內容。

小野寺眼神複雜的看向屍骸:“他是徐福,也是天照大神”

千鶴組衆人齊齊沉默,有種“猜到是這樣,但又不想面對”的無奈。

神戶一郎沉聲催促:“上面寫了什麼?”

“這是徐福自傳,據竹簡所記,他奉始皇帝之命,出海尋不死藥,上面說:東海有至寶,媧皇補天所留,十日盤於上,得之可長生不死,與天同壽。”小野寺說道:

“徐福率領童男童女,以及始皇帝給予的玉盤,乘船出海,憑藉方士的能力,歷時數年,終於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了島國,又歷數年,尋得此處。

“爲打開秘境,他走遍島國各地,採集寶玉,鑄石雕,制玉盤,終於打開秘境。”

果然聽到這裡,張元清之前的想法得到驗證。

秦代的時候,修行者們擁有開闢秘境的能力,不然,徐福也不可能強行打開高天原。

另外,高天原是自古便有的秘境,不是徐福開闢。

小野寺繼續說道:“到了這裡他才發現,十日已經隕滅,徒留青銅神樹,苦苦蔘悟數載,不得其法。樹下有一靈潭,凡人沐浴,可脫胎換骨,延年益壽。

“修士沐浴,可煉成無垢寶體,飲之,百毒不侵,百病不擾。徐福認爲,這就是不死泉。

“但不老泉一旦離開水潭,就會化作凡水,徐福無法帶回中原。於是隨行的超能力者建議徐福,盤踞此地,建立國度,永享長生,豈不比回中原稱臣更好?

“徐福便將此地命爲‘高天原’,自稱天照大御神。他在潭底尋到三塊礦石,一銅,一鐵,一玉,鑄爲法器,預示至高無上的權力。

“他教化島國的凡人,教他們禮儀、耕種、養蠶、織布.成爲島國至高的主神。然好景不長,潭水日漸枯竭,這片生機盎然的秘境漸漸枯萎,徐福遣散了秘境裡的人,讓他們在外界生活,自己一個人留在了這裡,將這段經歷記載於竹簡上。”

古郡禍津聽完,擡頭看一眼高聳入雲的青銅樹:“所以,始皇帝渴望的不死泉,已經枯萎了?而這根青銅樹,是沒用的廢樹?”

他神色難掩失望。

“不能這麼說,徐福並沒有參悟青銅樹的秘密。”龍崎一說,接着,他看向小野寺,道:

“你有什麼看法?”

小野寺沉思許久,道:

“兩個可能,一,徐福沒有參悟青銅神樹的秘密,它纔是始皇帝渴望的東西,你們看這座潭,很顯然,不死泉是從樹根裡流出來的。

“二,青銅樹沒有價值,真正的至寶另有其物,但已經不在此地。竹簡上說,東海有至寶,十日盤其上,可徐福尋找此地時,十日已經不在。

“他佔據不死泉多年後,不死泉逐漸枯萎,也說明了秘境的靈力正在逐步消散,若至寶還在此,不可能這般。”

神戶一郎沉吟片刻,道:

“哪種可能性更高?”

不等衆人回答,他看向銀瑤郡主,問道:“元始君,伱覺得呢?”

我記得傳說裡徐福出海兩次,第二次才音信全無,但竹簡裡沒有提及,不,按照竹簡裡所寫的內容,徐福根本沒有回中原,是傳說有誤?

不對,玉盤是徐福爲了打開高天原,辛苦煉製的法器,並非從中原帶來,如果徐福沒有回過中原,秦風學院裡的玉盤怎麼解釋?

所以徐福隱去了這段經歷,沒有在竹簡中提及,這件事沒那麼簡單.張元清念頭急轉,說道:

“諸君,我想先查看一下青銅神樹。”

說罷,一個星遁術躍至青銅樹前,盯着寬闊如城牆的樹幹,凝視着繁複的圖案。

完全看不懂.他心裡嘀咕一聲,再次一個星遁術消失,他利用疾風者手套的飛行和星遁術,繞着青銅神樹打量。

千鶴組的幹部們不具備這樣的優勢,眼巴巴的看着,等待着。

足足十幾分鍾,才把整棵樹繞了一圈。

一無所獲。

“你看完沒有?感覺是在浪費時間。”古郡禍津眼睛一轉,道:“我們要走了,你確定要留下來嗎。”

張元清駕馭着氣流,居高臨下的俯視他,淡淡道:

“你可以走人試試,試試我敢不敢殺你。”

他再看向神戶一郎,道:“我下潭底看看。”

“我也去。”小野寺忙說,取出噴氣式揹包,縱身躍下宛如深淵的潭底。

張元清率先抵達潭底,腳下是嶙峋的亂石和土塊,沒有淤泥,這裡已經乾涸幾千年,與深淵無異。

四面石壁凹凸不平,靠近青銅神樹的那面石壁上,一根根粗壯的青銅根莖破石而出,憑空懸掛。

“難以置信,這棵青銅樹好像是生命體,而非青銅雕塑”揹着噴氣式揹包降落的小野寺也看到了垂掛下來的根莖。

“你能說外語嗎。”張元清用外語說。

“哦,那倒不必,我會說中文。”小野寺笑了笑:“作爲學士,掌握多種語言是必備技能。”

他從物品欄召喚出一把利刃,大步上前,拽住一根纖細的根莖,用力切割。

“咯吱咯吱.”

刀刃切割青銅根莖,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

張元清一言不發的看着,默默召喚出鬼新娘,吩咐她上去盯着千鶴組幹部們,謹防他們溜走,把自己困死在秘境裡。

雖然他有傳送玉符這種神器,但傳送玉符受限於自身品質,過於強大的封印、結界是進不去的。

而高天原這個秘境,顯然要超過聖者副本。

陰氣滾滾中,身穿豔紅嫁衣的倩影嫋嫋上浮。

——小逗比和鬼新娘他都帶來了。

“嘶~”小野寺嘗試無果,又倒抽一口涼氣,大聲道:“難以置信,難以置信啊,它確實是青銅,是金屬,但同時也是生命,世間竟然有如此神奇的造物,到底是什麼力量,讓金屬擁有了生命。”

說完,他想起元始天尊聽不懂島國語,便用中文重複了一遍。

讓金屬擁有生命?嘶,確實不可思議,到底是什麼力量才能做到如此神奇的事,換個角度思考,其他沒有生命的東西,是不是也能活過來?

張元清不是宅男,所以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道具,而不是硅膠或充氣的某種東西。

甚至,他想到了陰屍,能不能讓陰屍再次獲得生命?

“你有什麼發現?有什麼想法?”他打算聽聽專業人士的意見。

“生命的權柄,屬於樂師職業,這口不死潭,多半是從青銅神樹體內流淌出來的。”小野寺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分析道:

“所以青銅神樹與樂師職業有關,不過樂師可造不出如此雄奇的景觀,學士倒是有這個能力。”

所以是糅合了學士和樂師兩大職業的能力,創造出的青銅神樹?張元清恍然,問道:

“那這棵樹,到底還有沒有價值?是死是活?”

小野寺搖頭:

“說不好,可能死了,可能在休眠,但寶貝一定不在了,不然何至於此?這棵神樹象徵意義,觀賞意義,大於實際價值。

“如果我是煉器師,就能讀取它的信息了,哪怕它沒有物品屬性,可惜。”

聞言,張元清有些失望,沒再說話,輕輕吐出一口太陰之力,落地滾爲胎毛稀疏的圓潤嬰兒。

讓小逗比試試,看看它對青銅神樹的反應,順便進樹幹裡看看,這麼粗壯的樹,難道里面都是實心?

他當即向小逗比下達尋寶命令,可惜揹包容量有限,帶不來探寶披風,不然也給乖兒子披上。

小逗比昂起腦袋,左右環顧,旋即看到垂掛下來的茂密根莖,烏溜溜的眼睛驟放光彩,立刻劃動四肢爬了過去。

他沿着陡峭的牆壁攀爬,抓住根莖,再沿着根莖,一頭扎入石壁中。

下一秒,小逗比像只小皮球般彈了出去,在潭底滾了幾圈。

他小臉懵懵的坐起身,呆滯幾秒,哇哇大哭起來。

無法進入樹幹裡.張元清陷入沉默。

鬆海,酒店房間。

張元清睜開眼,撥通了傅青陽的電話。

大概是知道他在做正事,傅青陽很快接通:“高天原裡有什麼收穫?”

“天叢雲、勾玉、八咫鏡的真品都在高天原,皆爲主宰級道具”張元清把高天原內的情況,儘量簡略的說了一遍,繼而提出自己的疑惑:

“那塊玉盤是徐福在島國煉製的法器,如果他沒回過中原,秦風學院不可能有它的手繪圖,老大,這事你怎麼看。”

傅青陽是斥候,心思更加敏銳,腹黑、見識等方面,也要遠勝於他。

所以,遇事不決問錢公子準沒錯。

“很簡單,徐福略去了回中原的經歷,這對他來說並不光彩,或另有隱情。時間有限,我長話短說.”傅青陽字正腔圓,聲音磁性:

“首先,徐福回中原是抱着一定的目的性的,絕不是要把高天原的詳情彙報給始皇帝,不然,始皇帝早已親臨。

“其次,徐福野心勃勃,從他後來的表現看,他是想獨吞高天原的。

“最後,他已經進入高天原,那麼,是什麼原因迫使他又一次返回中原?”

張元清靈光迸現,心裡一動,脫口而出:

“尋求參悟青銅神樹的辦法?”

傅青陽道:

“沒錯,始皇帝之所以派徐福出海尋不死藥,或許,正是因爲他掌控了某種物品或信息,知道高天原裡有什麼。

“如果你是始皇帝,你會把那件東西交給徐福嗎?” 張元清毫不猶豫的說:

“我會派人尋找,等找到高天原,再親自前往。我明白了,老大你的意思是,徐福找到了高天原,但隱瞞了下來,沒有向始皇帝稟明,他帶着玉盤迴到中原忽悠始皇帝,其實是想騙取,或盜取始皇帝掌控的東西。

“但他失敗了,無奈之下,找了理由二次出海,從此再不回中原,在島國自立爲王。本想靠着不死泉長生,結果天地大變,靈力衰竭,不死泉枯萎,只能坐化在高天原。”

這樣想的話,邏輯就通了。

傅青陽道:“大致就是這樣吧,如果我們推測的沒錯,那麼秦風學院裡,鮫人湖底那兩扇石門裡,或許隱藏着破解青銅神樹的方法,想辦法把玉盤帶回來。”

“交給我吧!”張元清心頭頓時火熱。

比起青銅神樹,主宰級的道具,根本不算什麼。

高天原,潭底。

如果直接向千鶴組索要玉盤,他們多半不會答應,提出用金錢補償,畢竟高天原對他們有非同尋常的意義。

高天原裡只有三件神器,收穫比預期的小,沒有那件寶物,之前簽訂的契約就不作數了,我直接索要三神器之一,他們絕不會答應

我先提一個讓他們無法答應的要求,索要三神器,再退而求其次,勉爲其難的索要鑰匙

講價的藝術就是漫天要價,再坐地還錢。

如果他們還不答應,那就只有武力解決了,他們有三件主宰級道具,武力可以用,但要用的巧妙

他腦海裡念頭快速轉動,很快有了主意。

“看來這棵神樹確實沒有價值了。”張元清嘆了口氣,望向小野寺洋介:

“我們上去吧。”

說罷,手掌往身下一按,狂風嗚的吹起,卷着他扶搖而上,返回地面。

揹着噴起揹包的小野寺稍慢片刻,回到潭邊。

“有什麼發現?”神戶一郎問道。

張元清搖搖頭:“青銅神樹沒有價值。”

這個時候,他無比慶幸銀瑤郡主是陰屍,因爲陰屍沒有表情,且戴着墨鏡,不用擔心被龍崎一看出異常。

“是這樣嗎。”神戶一郎看向更值得信任的小野寺。

小野寺點頭,把對青銅神樹的猜想告訴了同伴,嘆道:

“元始君說的沒錯,青銅樹價值不大,看來我們的收穫僅限於三件神器了。”

聞言,千鶴組的幹部們難掩失望。

他們是抱着發大財的期待來的,結果撲了個空,難免失落,好在三件主宰級道具多少彌補了這份失落。

千鶴組傳承至今,只有三件主宰級道具,還因戰亂緣故,被天罰繳獲了兩件。

如今的千鶴組,一國官方,只有一件主宰級道具,且是主宰中品質較差的。

三件神器則不同,都是精良品質。

擁有了這三件道具,千鶴組的整體實力,一下子翻了好幾倍。

這時,張元清說:

“那麼,接下來就談談戰利品分配問題,諸君,三件道具,我取其一,沒意見吧。”

千鶴組幹部們神色一沉。

“不行!”古郡禍津性子直來直去,毫不猶豫的拒絕:“這三件神器必須是我千鶴組的,不能給你,想都別想。”

張元清默默拉開雙肩包的拉鍊,冷冷道:

“千鶴組是要出爾反爾?看來我高估了你們的品德。你們島國人,果然是一羣知小禮而無大義,畏威而不懷德的鼠輩。”

淺野涼盡職盡責的翻譯完,然後大急,帶着哭腔道:

“大家冷靜,有話好好說,千萬不要內訌。我覺得給元始君一件神器是……”

話沒說完,就被古郡禍津大吼着打斷:

“八嘎,這裡沒有你說話的資格,看清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不要以爲組長答應提拔你,你就有資格指手畫腳,滾一邊去,不然把你逐出千鶴組。”

神戶一郎等人也冷冷的看着她。

淺野涼大概從未被如此粗暴對待,眼眶一紅,竟嚇的不敢說話,淚水將落未落。

張元清果斷的從揹包裡抓出三十釐米長的雷暴炮,黑洞洞的粗大槍口瞄準古郡禍津,冷冷道:

“你可以去死了!”

古郡禍津福至心靈,本能的看向手裡的八咫鏡,只見鏡中閃過一副畫面——他被一枚球狀閃電射中,身軀四分五裂,炸成肉塊,衝擊波震傷了身旁的神戶一郎等人。

八咫鏡還能預知到危險?古郡禍津閃過這個念頭。

這時,張元清扣動了扳機!

槍口迅速凝聚紫色閃電,一道道電弧噼啪跳躍,一枚球狀閃電激射而出。

古郡禍津心頭一跳,大吼道:“快閃開!”

抓起一團火球丟向遠處,身體旋即被升起的火焰包裹,施展火行避開。

居高臨下的張元清一道風刃甩過去。

另一邊,其他人本能的四散而逃。

“轟!”

整片大地劇烈震顫,石塊和泥土爆射,揚起漫天塵埃。

山神渡邊吉太,正要後退,忽覺勾玉亮起翠綠光暈,下一秒,那些爆射而來石子自行改變軌跡,激射在他身側。

衝擊波也被一股無形之力分開,就像刻意避開了渡邊。

“自動化解攻擊?”渡邊吉太又驚又喜。

古郡禍津就沒這麼幸運了,被風刃斬中胸口,鮮血瞬間染紅衣服,傷口可見白骨。

“八嘎!”他捂着胸口,憤怒的低吼。

張元清又一次擡起槍口,對準了他。

這位火魔頭皮一麻,不敢再說,渾身緊繃戒備。

退到遠處的千鶴組幹部門又聚了回來,兩眼放光,元始天尊這一槍,竟又觸發了兩件道具不爲人知的功能。

不愧是上古超能力者煉製的道具,不愧是高天原裡的材料,這三件道具堪稱極品。

反而沒有人在意古郡禍津的傷勢。

“元始君,我們不想跟你動手,但你若執意相逼,就別怪在下不講情面了。”神戶一郎沉聲道。

他握緊天叢雲,蓄勢待發。

淺野涼淚眼朦朧的看着元始君,感動的心快化了,一時間忘了翻譯,元始君見古郡副組長對自己橫眉冷對,竟直接開槍宣戰。

雖然衝突源於分配不均,但裡面亦有替她鳴不平的成分。

小野寺洋介默默充當起翻譯。

“看來神戶組長也不想遵守承諾,那就別怪本天尊不講武德了。”張元清雙手一按,騰空而起,立於高空,俯瞰衆人,冷冷道:

“看看你們身後。”

此時,塵埃緩緩散去,剛纔爆炸的地方,出現一個直徑超過十米的巨坑。

張元清淡淡道:

“神戶組長,你覺得,是你的天叢雲威力大,還是我的手炮威力大?要不我站天上,你站地上,咱們比劃比劃?”

只要他不說,沒人知道雷暴炮有發射限制。

千鶴組幹部們臉色微變。

“哼,我們人多,個個都是聖者,又用三大神器相助,豈會怕你!”古郡禍津喝道:“今日,你若想強取三件神器,陰屍就永遠留在這裡吧。”

張元清哈哈大笑:

“諸君以爲,是你們快,還是我快?”

神戶一郎神色一變:“元始天尊,你什麼意思。”

“我若現在離開高天原,取走鑰匙,你們跑得過我?”張元清眼見底下衆人表情一凜,繼續道:

“我若想此事泄露給天罰,你們覺得,這三件極品道具,天罰會不會收走?我若將此事泄露給恐懼天王,你們覺得,恐懼會不會襲擊千鶴組?”

他越說,千鶴組幹部們臉色越難看。

神戶一郎咬牙切齒,卻悲憤的發現對方說到了自己的軟肋上。

他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

“三件神器,必須是我千鶴組的,元始天尊,你要泄露便泄露,千鶴組努力堅持的話,天罰自會留下一件道具,恐懼天王來了,自有天罰高層阻攔。而你,什麼都得不到。

“至於速度,我們確實沒你快,但古郡禍津亦能火行,不弱於你。”

張元清適時露出惱怒之色,故意皺着眉頭,陷入沉思,許久後,緩緩道:

“也罷,神戶組長,與其兩敗俱傷,不如咱們各讓一步。”

神戶一郎心理微鬆:

“如何退讓。”

張元清道:“十億島國幣,高天原鑰匙,以及三次借用道具的機會,與我簽訂契約,此事就算結束了。若不然,那就一拍兩散。”

圖窮匕見。

第662章 連環殺人案第908章 結算獎勵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375章 校園怪談第64章 謝家千金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236章 失語村攻略第1014章 回家第385章 小公狗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407章 來我房間一下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258章 埋伏第645章 三人密謀第117章 恐怖襲擊第748章 503號房間第1017章 世界線收束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607章 逃脫第785章 合作第733章 爲大局犧牲美色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888章 越來越多的bug第340章 真相第176章 捷報第359章 擊殺boss第626章 螃蟹宴第268章 遺失之城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161章 襲擊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921章 公告第442章 鎖定鎧甲人身份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704章 副本開啓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626章 螃蟹宴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655章 查無此人第436章 祭天套裝的變化第1章 禮物第84章 綁架第576章 大捷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567章 禮物第860章 王北望第158章 殺人誅心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81章 上架感言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395章 純陽掌教出手第624章 池底的屍骸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968章 人頭落地第202章 舉報規則第325章 純陽教第998章 撤資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卷尾總結請假一天第502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一)第228章 始料未及的變化第67章 救贖第300章 不講武德第921章 公告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944章 速殺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78章 終結第744章 扶乩第494章 神秘強者第226章 王小二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828章 結束第590章 熱鬧的論壇第301章 安妮拜訪第981章 來!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985章 第三方?第995章 迴歸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1018章 迴歸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325章 純陽教
第662章 連環殺人案第908章 結算獎勵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375章 校園怪談第64章 謝家千金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236章 失語村攻略第1014章 回家第385章 小公狗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407章 來我房間一下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258章 埋伏第645章 三人密謀第117章 恐怖襲擊第748章 503號房間第1017章 世界線收束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607章 逃脫第785章 合作第733章 爲大局犧牲美色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888章 越來越多的bug第340章 真相第176章 捷報第359章 擊殺boss第626章 螃蟹宴第268章 遺失之城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161章 襲擊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921章 公告第442章 鎖定鎧甲人身份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704章 副本開啓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626章 螃蟹宴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655章 查無此人第436章 祭天套裝的變化第1章 禮物第84章 綁架第576章 大捷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567章 禮物第860章 王北望第158章 殺人誅心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81章 上架感言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395章 純陽掌教出手第624章 池底的屍骸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968章 人頭落地第202章 舉報規則第325章 純陽教第998章 撤資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卷尾總結請假一天第502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一)第228章 始料未及的變化第67章 救贖第300章 不講武德第921章 公告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944章 速殺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78章 終結第744章 扶乩第494章 神秘強者第226章 王小二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828章 結束第590章 熱鬧的論壇第301章 安妮拜訪第981章 來!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985章 第三方?第995章 迴歸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1018章 迴歸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325章 純陽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