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熱鬧的論壇

有那麼一瞬間,錢公子的眼神呆滯了一下,又剎那恢復,雲淡風輕的評價道:

“幹得不錯,你身上那麼多道具和陰物,如果再打不贏,那就是垃圾了。”

老大, 你是在強行挽尊嗎張元清心裡想這句話時,頭是低着的。

“但我好像闖大禍了,天罰不會放過我,我現在心裡很慌。”張元清說。

你會慌?傅青陽冷冷的瞅他一眼,順勢道:“那確實得合計合計,把過程詳細說說。”

張元清把整個戰鬥過程詳細的描述給傅青陽,從一開始扯元帥虎皮當大旗忽悠青禾分部, 到最後利用傳送道具脫離戰場。

原原本本,一五一十。

傅青陽默默聽完, 冷不丁的問了一句:“伱現在首先要關心的, 難道不是止殺宮主嗎。”

老大滿臉寫着“渣男”二字.張元清道:“她如果脫離了戰鬥, 會聯繫我的。”

哪有戰鬥的時候打電話催的?

張元清求助止殺宮主的時候, 就已經和她分享過獵魔人的資料、風法師的職業特性, 止殺宮主給出了問題不大的答覆。

不一定能贏,但絕對不會輸。

所以張元清並不擔心宮主的安危, 再說,樂師和愛慾一樣,都很擅長保命。

他剛說完,兜裡的手機就響了。

一看來電人:瘋批宮主。

張元清愕然的接通電話, 試探道:“宮主,打完架了?”

揚聲器裡傳來止殺宮主疲憊的聲音:“我脫離戰鬥了。”

傅青陽皺了皺眉, 盯着手機, 微擡下巴。

張元清秒懂了老大的意思, 問道:“這麼快?”

在牀上, 愛慾職業是黏人的小妖精。在戰場上,風法師纔是讓各大職業頭疼的黏人精,沒點特殊手段,根本不可能擺脫風法師的追捕。

理論上來說,宮主是不可能這麼快脫離戰鬥的。

止殺宮主笑吟吟道:“別以爲就你有傳送道具.好啦,我受了點傷,打盹修養一下,你記得分紅哦。”

她似乎不想多說此事,報平安後便掛斷電話。

傅青陽淡淡道:“傳送雖然只是聖者階段的技能,但擁有傳送功能的道具卻非常稀少,她一個樂師,哪來的渠道購買?”

張元清聳聳肩:“我不知道。”

應該是通過陳淑的渠道買的,陳淑這老媽子和比爾先生是合作伙伴,她肯定能接觸到商人公會。

傅青陽掠過這個話題,沉吟幾秒,道:

“先寫一份報告給我,我替你發給總部,解釋事情的前因後果。冥王怎麼處理,先看看各方的籌碼,讓總部、美神協會和天罰開價, 不要急着做決定。

“你收穫的那些戰利品, 嚴格意義上說, 它們不是戰利品, 因爲天罰不是敵人,五行盟不會認可戰利品的說法。”

戰利品是從敵人身上掠奪的,如果那是戰利品,那麼天罰和五行盟就是敵人。

“但不能就這樣歸還吧。”張元清皺起眉頭。

傅青陽呵一聲:“少要點。”

張元清這才露出笑容:“好噠老大嗯,那我現在寫任務報告?”

寫任務報告的意義有兩點,一是向總部表明態度,冥王的事五行盟可以參與。二是把傳送玉符合理化。

他只需要在任務報告中寫明,傳送道具是商人公會的會長賣給他的,那麼傳送道具就有了出處。

這個必須要解釋,否則老狐狸們會展開聯想。

一份任務報告可以解決很多麻煩。

“不急,先見見冥王。”傅青陽說,“我很好奇他身上的秘密。”

“不是說不蹚渾水?”

“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冥王的歸屬註定要擺在明面上談,那麼他身上的秘密,或多或少會被人知曉,多我們不多。”傅青陽說。

老大果然有些靈活的底線……張元清正有此意,立刻取出小紅帽,輕輕一抖,一位高鼻藍眸,短髮淺褐的男人滾落在地毯上。

他穿着春季登山服,臉部線條硬朗,嘴邊一圈淺淺的絡腮鬍。

此刻的冥王眼神裡已經沒有絕望和迷茫,平靜淡然,彷彿漂泊許久的旅人尋到了歸宿。

“這氣質不像個邪惡職業。”傅青陽冷冷的點評一句,用標準的外語強調問道:

“初次見面,我叫傅青陽,你應該聽說過傅家。”

冥王審視着他,“是的,斥候世家,在西方很有名。”

傅青陽審視着他,道:

“冥王,你被捕了,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你是想躺在地上回答,還是到我的會客沙發上聊?”

“有什麼區別嗎。”

“在沙發上聊的話,你可以享用美酒,威士忌、香檳、紅酒甚至二鍋頭。”傅青陽淡淡道。

“原來是個紳士!”冥王露出笑容,“我選擇去那邊。”

你們語速能慢點嗎,我聽力不是很好.張元清插不上嘴,只能在旁邊吐槽。

傅青陽屈指彈出一道劍氣,斬斷了冥王身上的紅線和嫩須。

冥王倒是灑脫的很,拍拍屁股起身,往昂貴的單人沙發一座,道:

“我要一杯水割,最好再來點吃的。”

傅青陽滿足了他的需求,很快,兔女郎奉上美味的甜品和小吃,爲兩人倒上酒,爲張元清取來冰鎮可樂。

張元清默默打開翻譯軟件。

冥王一口喝完杯中烈酒,抓起甜品和小吃大快朵頤,“有什麼想問的?”

“老大,這傢伙好像在耍什麼心眼。”張元清低聲告誡。

冥王表現的太灑脫了,這和他被抓住時表現出的狀態不符。

傅青陽坐姿端正,面不改色,道:“他只是累了。”

錢公子凝視着冥王,問道:“天罰爲什麼要抓你。”

冥王嚥下食物,又給自己倒了酒,回答道:

“要一份名單。”

“什麼名單?”錢公子眯起眼。

冥王目光深邃的看着茶几,出神幾秒,道:“一份記錄着一個叫‘自由盟約’的組織成員信息的名單,準確的說,是部分成員身份信息的名單。”

“自由盟約?這是什麼組織?”張元清立刻看向錢公子,發現老大也在皺眉思索。

шшш ✿ttkan ✿c ○

好吧,錢公子也沒聽說過……

“你們不可能聽說過這個組織的,因爲它在教廷覆滅之後就解散了,或者說,隱藏起來了。”冥王聲音低沉:

“教廷的覆滅,表面上是守序、邪惡陣營的靈境行者不滿教廷暴政,於是聯合起來將它推翻,但其實是一個神秘組織在幕後推動了這一切,那個組織叫做‘自由盟約’。

“它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神秘的靈境行者組織,歷史足以和教廷相等。我的首領永恆之夢說過,自由盟約是爲了推翻教廷而成立的。”

冥王又喝了一口酒,語氣低沉莊重,如同虔誠的信徒吟誦經典:

“第一批神徒們,在鮮血組成的湖泊邊立誓,要推翻僞神的信仰,要滅絕異端的傳承,要讓那教廷在真神怒火中灰飛煙滅。

“他們劃破手腕,用鮮血證明自己的信念,他們的意志和鮮血組成的湖泊一樣深邃。”

“聽起來像是邪教。”張元清問:“神徒是什麼意思?”

冥王搖頭,“我會把我知道的告訴你們,我沒說的,就是不知道的。”

頓了頓,他繼續道:

“我的首領永恆之夢就是第一批神徒,他親眼見證了那場誓言,也在血湖邊立下了推翻教廷的誓言。我不止一次問過他立下誓言的地點,他說:在神國。”

“神國應該是某個副本,或類似副本的介子空間。如果只是這樣,天罰沒必要對你窮追不捨。”錢公子淡淡道。

在他看來,這種事太稀疏平常,人類爭權奪利的手段、方式,大同小異,從古至今不知道發生過多少類似的事。

“我剛纔說了,自由盟約從未消失,只是隱藏起來。如果當世的靈境行者組織是陽光下的統治者,那麼自由盟約是隱藏在歷史陰影裡的王。”冥王語氣嚴肅,“他們在暗處操縱着世界,主導着世界的走向,除了一手主導教廷覆滅,二十幾年前光明羅盤爭奪戰也是他們策劃的。再比如天罰首席檢察官遭遇襲擊殺事件;07年馬奇山峰會地震事件。”

傅青陽表情驟然嚴肅起來。

張元清聽的有些懵,看完翻譯軟件的內容後才意識事情的嚴重性。

張元清抿了一口可樂,“天罰首席檢察官遇襲和地震事件是?”

傅青陽解釋道:

“天罰首席檢查官遇襲是十年前了,那位半神毫無徵兆的遭遇了一次襲擊,我聽族中長輩說,如果不是恰好商人公會的副會長當時就在附近,天罰可能會損失一位半神。首席檢察官是當世最強半神之一。”

張元清立刻有些頭皮發麻。

傅青陽繼續道:

“07年馬奇山峰會地震事件,出席的都是第一大區的名流,有靈境世家、守序組織、民間組織,以及各國專門負責管理靈境行者的普通官員。

“他們似乎是爲了某個項目才聚集在一起開會,會議期間,馬奇山突發地震,山崩地裂,參與會議的所有人都死在了地震中,無一生還。”

這就有點恐怖了啊.張元清“嘶”一聲:“會議的目的是什麼?”

傅青陽搖頭:“會議內容是嚴格保密的,我也沒有關注,回頭打聽一下。”

他盯着冥王,“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冥王聳聳肩,“永恆之夢是我的父親,他生過很多孩子,我是其中最出色的。他把我當接班人培養。”

傅青陽審視對方几秒,確認了真實性,他拿起玻璃酒杯輕輕搖晃,聽着冰塊在玻璃杯中的清脆碰撞聲,緩緩道:

“一個神秘古老的組織,一手策劃了教廷的覆滅,擁有刺殺半神的實力,隱藏在暗中影響着世界的走向。很可怕,但我覺得沒那麼簡單。”

“怎麼說?”張元清問。

傅青陽緩緩道:“教廷當年的行事風格確實霸道,但它畢竟是守序組織,如果它沒有覆滅,傳承至今,會怎麼樣?”

張元清想了想,道:“這天下,是教廷的,也是守序的。”

“對!”傅青陽點點頭,“那麼誰會想毀滅守序呢,是邪惡陣營,假設這個猜測成立,自由盟約就是一把懸在所有守序陣營頭頂的刀,不過我覺得事情可能更復雜一點,因爲自由盟約裡既有守序也有邪惡,有點像中立派。” 張元清嗯嗯兩聲,不管是守序還是邪惡,都是光明正大的。

這個自由盟約的風格更像是暗夜玫瑰,當然,暗夜玫瑰的歷史和神秘程度,完全無法和自由盟約相比。

“你父親,永恆之夢手裡掌握着部分名單,他死後,是不是把名單交給了你。”傅青陽問道。

“那份名單已經被我撕毀,它在這裡。”冥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笑容意味深長,“你們想要嗎,我可以寫出來。”

“不!”張元清和傅青陽慫的異口同聲。

這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但誘惑本身太致命,關於那份名單,便是天下英雄皆垃圾的錢公子也不想觸碰。

冥王聳聳肩,“最好的報復方式,是不顧一切念出來,看在威士忌和甜品的份上,我就不害你們了。”

“你心善的不像個邪惡職業。”張元清詫異道。

“我不是好人,我壞事做盡,我只是太累了,累到對一切都是失去了興趣。”冥王疲憊的靠在沙發上,“這些年我跑遍了半個地球,我連睡覺都不得安穩,我最想報復的人是永恆之夢,他不該把那份名單告訴我,這個狗孃養的雜碎。”

傅青陽給冥王戴上了手銬(道具),讓張元清帶往地下監禁室。

待馬仔押着人犯離開,傅青陽返回臥室,換上武道服,提着木劍前往練功房。

“少爺?”

值夜班的兔女郎見他這副裝扮,不由一愣:“您今天的修行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錢公子是個很規律的人,如同精密的機械錶,修行方面也有嚴格規劃,今兒是受了什麼刺激嗎。

傅青陽淡淡道:“準備宵夜,以後我的修行時間加倍。”

八桂省飛往京城的灣流,奢華精緻的機艙裡,獵魔人目光冷漠的掃過三名下屬。

及時獲得治療的他們,已經脫離生命危險,除了身體有些虛弱,並無大礙。

但精神受到的創傷是生命源液無法修復的。

今晚的這場戰鬥,受打擊最大的是奧斯蒙,此刻他雙目無神的癱在豪華座椅上,臉色蒼白,瞳孔渙散,如同一具沒有生氣的木偶。

奧斯蒙能走到現在這個境界,絕非心智脆弱的人,但獵魔人知道,這次的挫折過於巨大了。

身爲哈利家族的貴公子,在家族衆心捧月,在天罰萬衆矚目,結果在異國他鄉,被一個成爲靈境行者剛滿半年,據說還在讀大學的小子,狠狠的踩在腳下。

人家還是一挑三。

獵魔人再看向胡佛,年輕的風法師懶散的躺着,似乎是在睡覺,但獵魔人注意到他的拳頭一直緊握着,從登機到現在未曾鬆開。

出身大家族的胡佛,同時還是一級黃金執行官道爾·哲羅姆的學生。

擱在五行盟,那就是十老的嫡傳弟子。

在天罰內部,是胡佛的地位甚至要高於奧斯蒙。

這位天賦異稟的風法師看似散漫,實則無比驕傲,懶散是他的對外界事物展現出的不屑,沒人能讓他認真對待。

他今晚受到的打擊並不比奧斯蒙輕。

而心性最堅韌的夏佐,沉默的坐在角落的位置,臉色沮喪,登機後就再沒說過話。

獵魔人看一眼腕錶,“距離京城還有四個小時,我只給你們四個小時,下飛機之後,我希望有三個狀態良好的下屬配合我的工作。”

說完,他收回目光,打開手機屏幕,登錄了五行盟論壇。

五行盟論壇的管理員們,撤掉了所有置頂的帖子,挑選出三條帖子標紅置頂。

這三條帖子,一條是南明分部一個叫“王小二”同事的文字帖,一條是青禾分部“雲夢”同事的視頻帖,一條是青禾分部“九叔”的視頻帖。

三個帖子講的是一件事:元始天尊在八桂省十萬大山中團滅天罰三位巔峰聖者。

王小二的帖子是文字描述,把“三清道祖”在南明市乾的事兒,一直到十萬大山中碾壓三大聖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

雲夢的帖子是一段時長五分鐘的視頻,記錄着元始天尊團滅三位聖者的全過程。

九叔的帖子記錄的則是高空中的主宰之戰。

午夜十二點半的時候,平靜的論壇裡突然出現大量來自青禾分部員工的帖子,標題內容堪稱觸目驚心:

#元始天尊單挑天罰聖者#

#元始天尊真特孃的強大#

#元始天尊是不是主宰之下最強者#

#無法接受一個剛晉升六級的元始天尊會這麼強大#

零零散散,足有二三十條相似話題的帖子,論壇的管理員們第一時間注意到了,他們在瞭解完事情的經過後,傻眼了。

所有的帖子都在講訴一個讓人無法接受,卻又熱血沸騰的事件。

——元始天尊憑藉一己之力,碾壓天罰三位巔峰聖者。

天方夜譚!

這是連營銷號自媒體都編不出來的話題,可當看完視頻內容後,論壇管理員在極度震驚和激動中接受了現實。

他們立刻向上級部門宣傳部發信息彙報了此事,在得到領導批准後,撤掉所有置頂帖子,挑選出三條還原事件經過的帖子進行置頂,方便明早官方行者們瞭解事情的經過。

原以爲明天會是個輿論爆炸的一天,但他們失算了,帖子置頂後的半小時裡,閱讀量達到駭人的一萬,並且每一秒都在增加。

一小時後,閱讀量超出了官方靈境行者的總數量。

很顯然,除了官方行者,各大靈境世家、太一門夜遊神等擁有登錄權限的靈境行者,都在看帖子。

不用想也知道,水論壇的夜貓子們驟聞大瓜,通知了同事、朋友,然後同事再通知同事,一傳十十傳百,睡夢中的官方行者紛紛爬起來吃瓜了。

別說是基層行者,這種大事,恐怕連十老都驚動了。

元始天尊一人單挑天罰三位聖者,且形成碾壓之勢,對於前幾天還憋着一口怒氣的五行盟成員來說,不亞於球迷看到國足在世界盃奪冠。

而對主宰們來說,這場衝突的起因更是他們需要連夜開會來討論的大事。

官方行者的討論主要集中在“王小二”和“雲夢”的帖子裡,至於兩位主宰的戰鬥,一方面由於距離太遠,畫面不清晰,另一方面則是被元始天尊戰績碾壓,關注的人不多。

【黃太極:五行之亂副本結束時,元始天尊的戰力確實是初入六級的程度,才過了半個月,他已經聖者階段無敵。】

【牛欄山小仙女:天,我完全不敢相信,我對天尊老爺情深意重,可我從未想過他能做到這種事,我是不是陷入幻覺了?】

【牡丹仙子:世上應該沒有這種規模的幻術,天罰的奧斯蒙打敗了火公子,胡佛打贏了陰姬,可三人聯手都碰不到元始天尊一根汗毛,要不是論壇置頂,我也會懷疑視頻的真實性。】

【深藍恐懼:那也就是說,就算當初的官方四公子聯手,也會被天尊老爺碾壓,這是什麼級別的戰力?主宰之下應該沒有對手了。】

【草頭神:啊哈哈,奧斯蒙呢?京城的兄弟們,有沒有組隊去楓林晚酒店嘲諷海妖的,太解氣了,以後對元始天尊路轉粉。】

【落日黃花:官方四公子已經是過去式,元始天尊纔是我們聖者階段的巔峰戰力,那個奧斯蒙算什麼,三個他也不夠元始天尊打的,我以爲只認元始天尊。】

【火種:老子這幾天快鬱悶死了,幹得漂亮啊!五行盟丟掉的面子,元始天尊替我們拿回來了。那奧斯蒙以後恐怕永遠都不會來我們國家了,這三人回了天罰也是國際笑話,三打一被碾壓,一輩子都抹不去的污點,太爽了,今晚必須喝一杯。】

【奶白的雪子:我已經準備明天翻牆去天罰的論壇看戲了,真爽啊,想想都爽,我開瓶酒,再看一遍視頻。】

【牛小妹:天尊老爺在黑市的懸賞名單裡又要提升了吧,這次應該會直接躋進天榜第一。】

評論區前排點贊最高的都是這類情緒偏激動的評論。

幾天前,天罰的三位成員在交流會上打敗火公子、陰姬,花公子避而不戰,戰績最好的黃公子還是仗着皮糙肉厚打平手。

五行盟年輕一輩裡,愣是找不出能和天罰三聖者抗衡的存在,以至於奧斯蒙態度狂妄的冷嘲熱諷。

但凡有集體榮譽感的官方行者,誰心裡不憋屈?

現在,元始天尊以更輝煌更強勢的戰績碾壓天罰聖者們,讓所有憋着悶氣感到屈辱的官方行者揚眉吐氣。

再往下,就有人開始討論戰鬥本身了。

“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戰鬥方式,星官還能這麼打嗎?元始天尊從頭到尾都沒出手,這也太有範了。”

“以陰屍和靈僕爲卒,本體利用觀星術運籌帷幄,太一門裡是有高手會用這種戰術,但都是主修星辰之力的資深者,等閒做不到的,元始天尊才晉升聖者多久,太妖孽了。”

“你們看,那個陰屍身上穿的就是祭天套裝吧?那個夏佐居然連十招都接不住,我看過他和黃太極的戰鬥,明明近戰能力很強的。”

“那件可以切換形態的道具好像也是極品,元始天尊的道具是真的多,道具天尊名不虛傳,這場戰鬥也太精彩了吧。”

“臥槽,這不是我們江淮分部的陰陽轉盤嗎,不是說遺失在副本里了嗎,元始天尊果然私吞我們的寶貝,總部應該爲我們做主。”

“做尼瑪的主,陰陽轉盤就該給元始天尊,別說一件陰陽轉盤,就算搶你們規則類道具,老子也舉雙手贊同。”

“就是就是。”

評論越來越多,官方行者們齊聚論壇,歡呼雀躍。

元始天尊的聲望達到了巔峰。

太一門聚集地,高檔小區。

深夜,陰姬坐在牀邊的書桌後,認真研讀着純陽洗身錄,她的天賦很好,雖然不及魔君那種奇才,但至少能與酆都鬼王並肩。

但陰姬性子太溫柔,不喜戰鬥,因此在成就上弱於酆都鬼王。

幾天前在胡佛手上吃了大虧,雖不是爭強好勝的個性,但難免激起知恥後勇的衝勁。

這時,擱在桌面的手機響了一下,她目光從純陽洗身錄上挪開,看一眼手機屏幕。

是老師紅纓長老在執事羣@她。

陰姬點開執事羣,看到幾分鐘前,大長老赤日刑官發了一條信息:

【赤日刑官:所有星官注意,這是元始天尊在青禾分部的戰鬥視頻,對你們來說,是教科書級的戰鬥,都看一看。】

這條信息下方是一份視頻。

陰姬掃了一眼執事們回覆的信息:

“主宰之下戰力天花板了。”

“奧斯蒙三人的所有應對,元始天尊好像都算到了,他的觀星術達到這個境界了?”

“妙啊,靈僕和陰屍巧妙配合,道具分配也很合理,有很多細節可以反覆推敲,這讓主修星辰之力的我感到羞愧。”

“嘖嘖,首先斬胡佛的手腳,感覺元始天尊和他有仇?是不是在替陰姬報仇啊。”

教科書級的戰鬥?陰姬驚愕的睜大美眸,她意識到元始天尊和天罰的聖者起衝突了。

而這場衝突的驚動了大長老,被他譽爲教科書級別的戰鬥。

他斬了胡佛的手腳,爲我報仇?他不會出什麼意外了吧.陰姬連忙點開視頻觀看。

第113章 選擇道具第25章 手無縛雞之力第185章 精彩的對決(6700)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第202章 舉報規則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651章 見面和見面第147章 虎符第565章 似是故人來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981章 來!第143章 甲子修道錄第1022章 後記(三)第299章 一臉衰相第32章 大事件第626章 螃蟹宴第404章 投資人第525章 無痕賓館的團隊第781章 靈境故障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789章 一挑五第583章 前夕第871章 祭天第325章 純陽教第285章 申公豹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263章 見招拆招第437章 靈魂拷問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697章 催眠第741章 落地成盒第466章 傅雪的動搖第531章 墨宗機關城第844章 婉美人第322章 金輝市第738章 千鈞一髮第996章 抱歉第381章 你看清楚我是誰第814章 殤第805章 日遊神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570章 援救第433章 死劫第1026章 後記(八)(完)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785章 合作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739章 考試第609章 審問小胖子第17章 詭異之源第268章 遺失之城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206章 全套戰甲出世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417章 商場偶遇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730章 獎勵第581章 交流會第19章 通話第345章 魔君的遺物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1004章 兩段往事第697章 催眠第646章 意料之中的變故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258章 埋伏第329章 購買滑鏟鞋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353章 陰陽轉輪第9章 靈境第41章 禍水東引第545章 破甲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29章 初戰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625章 暗流洶涌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670章 霍正魁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786章 狩獵女神第710章 畸變者第730章 獎勵第87章 自首第76章 殺敵第839章 整裝待發第636章 晴天霹靂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215章 冠軍(5500)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523章 大棋手第552章 一百多年前的教會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456章 清兵入關(一)第739章 考試第865章 長街追逐第47章 金水遊樂園
第113章 選擇道具第25章 手無縛雞之力第185章 精彩的對決(6700)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第202章 舉報規則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651章 見面和見面第147章 虎符第565章 似是故人來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981章 來!第143章 甲子修道錄第1022章 後記(三)第299章 一臉衰相第32章 大事件第626章 螃蟹宴第404章 投資人第525章 無痕賓館的團隊第781章 靈境故障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789章 一挑五第583章 前夕第871章 祭天第325章 純陽教第285章 申公豹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263章 見招拆招第437章 靈魂拷問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697章 催眠第741章 落地成盒第466章 傅雪的動搖第531章 墨宗機關城第844章 婉美人第322章 金輝市第738章 千鈞一髮第996章 抱歉第381章 你看清楚我是誰第814章 殤第805章 日遊神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570章 援救第433章 死劫第1026章 後記(八)(完)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785章 合作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739章 考試第609章 審問小胖子第17章 詭異之源第268章 遺失之城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206章 全套戰甲出世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417章 商場偶遇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730章 獎勵第581章 交流會第19章 通話第345章 魔君的遺物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1004章 兩段往事第697章 催眠第646章 意料之中的變故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258章 埋伏第329章 購買滑鏟鞋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353章 陰陽轉輪第9章 靈境第41章 禍水東引第545章 破甲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29章 初戰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625章 暗流洶涌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670章 霍正魁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786章 狩獵女神第710章 畸變者第730章 獎勵第87章 自首第76章 殺敵第839章 整裝待發第636章 晴天霹靂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215章 冠軍(5500)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523章 大棋手第552章 一百多年前的教會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456章 清兵入關(一)第739章 考試第865章 長街追逐第47章 金水遊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