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小圓,我想.....

色慾神將從元始天尊眼裡,看到了惶恐,看到了絕望,這讓他嘴角笑容擴大,表情愉悅。

他沒有再廢話,腳上的水泥路“咔嚓”龜裂,身體已接近音速撲出,眨眼間抵達元始天尊面前,右腿肌肉發力,踢足球般踢向敵人的腦袋。

以元始天尊瀕臨死亡的狀態,近身之下,色慾神將有把握秒殺這位五行盟的頂尖天才。

“啪!”

空氣彷彿被踢爆,響起爆竹般的炸裂聲。

張元清的身影如倒影般破碎,不復存在。

星幻術!

色慾神將轉頭四顧,元始天尊彷彿消失在了世間。

他冷哼一聲,張嘴吐出一股濃濃的灰敗霧氣,大霧迅速擴散、蔓延,遮蔽了水庫,遮蔽了農家樂,如浮雲般凝固在空氣中。

臨近水庫的位置,濃霧出現明顯的擾動。

色慾神將身形當即消失,下一秒,他的身體在濃霧中顯化,一記鞭腿抽向濃霧某處。

“啵!”

鞭腿抽出了水聲,只見一大股清流濺射,同時,元始天尊的身形暴露,被迫退出夜遊狀態。

他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爲底,繡銀色波浪和火焰紋路的華美法袍。

水鬼的被動,讓他躲過了致命的一擊。

“雕蟲小技!”

見攻擊未能奏效,色慾神將收腿之際,從物品欄抓出一把晶瑩剔透的黃沙,灑向那股清水。

黃沙觸及到清水,迅速將其吸收。

這是對付水鬼被動的妙招,阻礙“水”的迴歸,另其無法重新凝聚肉身,水鬼們就會迅速死去。

身爲縱橫北方多年的神將,這些小伎倆不知道見識過多少次。

眼見身體即將凝聚,而半邊身體被黃沙緊緊吸附,無法迴歸,張元清再次施展星遁術,遁向水庫,同時藉助陰陽法袍,施展御水技能。

“嘩啦!”

平靜的水庫炸起一道道浪花,噴涌白沫,水點子密集如雨。

藉助這些水花,張元清重新凝聚身體,“噗通”一聲落入水庫。

水底黑暗寂靜,如同一層結界,外界的所有動靜都被隔絕,耳邊只有暗流洶涌的微噪音。

張元清在水底大口大口的“呼吸”,腎上腺素飆升,壓下所有情緒,強迫自己冷靜,思索應對之法。

水底是水鬼的主場,儘管陰陽法袍能提供的能力,僅限於超凡境,但自由呼吸,控水,水中自由活動等能力,足夠他和不善水性的色慾神將糾纏一番。

但這只是權宜之計,想靠這招擺脫危機顯然不可能,不然色慾神將也太好對付了。

“下一枚傳送玉符還得等半個月,手機進水沒用了,缺乏和外界聯繫的手段”

“色慾神將是6級巔峰聖者,那個女人底細不明,應該是巫蠱師,能和色慾聯手,最差也是5級吧,他們中任何一個,單打獨鬥都夠嗆,何況我傷勢很重,身體極度虛弱”

念頭急轉間,他想到了辦法。

那就是潛伏在水底,以陰陽法袍的御水能力爲基礎,穿戴后土靴,煉化這片水庫,成爲此地主宰。

而且,后土靴還能提升耐力,正好爲這具受傷嚴重的軀殼提供持久作戰能力。

色慾神將若想殺他,就必須下水,此消彼長,不說能戰勝色慾,但總歸有自保能力了,至於後續如何,張元清沒想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他當即召喚出后土靴,完成穿戴。

后土靴的特性旋即激活——無法騰躍!

身體迅速下沉至水底。

“手段還挺多!”

色慾神將嗤笑一聲,張口一吸,將籠罩在山間的霧氣收回腹中。

中年婦女不疾不徐的漫步到水庫邊,抓出一枚血色竹笛,微笑道:

“在我的地盤,還能讓他逃了?”

如泣如咽的笛聲在山間迴盪,在水庫上回蕩。

張元清剛剛沉入水底,腳踏着軟爛的淤泥,正要使用道具技能,緩慢煉化這片水庫。

突然,他耳廓微動,陰陽法袍賦予的靈性,讓他捕捉到了遙遠的水底,傳來一陣洶涌的暗流,似乎有什麼龐大的東西在接近。

速度極快!

下一秒,他看見遠處漆黑的水底,亮起兩道金紅色的燈籠。

夜遊神賦予的夜視能力,讓他看清了燈籠後的陰影,那是一個形式蠑螈的怪物,扁頭闊嘴,金紅色的眼球,黑色的豎瞳。

體長接近十米,通體覆蓋黑色鱗片,扁平的額頭長着一隻獨角,腹下四肢粗壯划動,帶起大股大股的氣泡。

什麼東西?!

張元清先是一愣,旋即反應過來——蠱獸!

超凡境的巫蠱師,可以將自身化作蠱獸,而到了聖者境,巫蠱師們能培養出異種(蠱獸),驅使它們戰鬥。

那個中年女人,在水庫裡養了一隻蠱獸。

以我目前的身體狀況,不能和這種怪物搏鬥沒有任何猶豫,張元清脫掉了后土靴,放棄煉化水庫的打算,雙腿在鋪滿軟爛淤泥的水底一蹬,在水流的推動下,朝水面升去。

這個過程中,他施展出星幻術,製造出十幾道朝不同方向遊動的身影。

大蠑螈果然愣在原地,左顧右盼,不知道該追哪個。

“嘩啦!”

水浪噴涌,張元清剛衝出水面,就聽見“嗡嗡”的振翅聲,黑濛濛的蟲羣如烏雲般壓下來。

蠱蟲!

呼.他猛一揮手,揮出一片火光,照亮漆黑的水面,將涌來的蟲羣吞沒。

蟲羣化作星星點點的火苗墜落,焦臭撲鼻。

這個時候,岸邊的色慾神將抓出一枚黑色水珠,含入口中,緊接着,他踏着水面如履平地,衝向元始天尊。

一團團漣漪呈直線逼近張元清。

他果然也有水鬼道具,這種級別的人物,底蘊深厚張元清聽見呼嘯而來的風聲,驅動體內的星辰之力,化作星星點點的微光,在十幾米外凝聚。

身形剛浮現,他又捏出一枚火球,甩向水庫對面的山脈。

以星官的職業特性,配合水鬼、火師的技能,他爲自己化解了一次又一次危險。

丟出火球后,他正準備施展火行,岸邊的中年婦女忽然朝他拜倒,口中唸唸有詞。

下一秒,張元清身體騰起黑霧,散發污穢氣息,澆滅了剛剛竄起於體表的火焰。

火行失敗!

糟糕!他心裡一沉,一邊召喚出紅舞鞋,一邊抓出伏魔杵,狠狠刺向大腿。

一輪煊赫明淨的金光爆發,如同水面升起了燦燦的小太陽。

與此同時,鬼新娘白蘭浮現於踏水奔來的色域神將身後。

“啊”

鬼新娘剛附身於色慾神將的後背,便慘叫着彈開,身軀冒起虛幻的黑煙,氣息無限衰弱,接近魂飛魄散。

以巔峰聖者的靈體強度,又是蠱惑之妖,不需要施展技能,就能讓弱4級的靈體遭受重創。

鬼新娘化作青煙,返回夫君體內。

沒有受到絲毫阻礙的色慾神將,奔至張元清身前,一拳轟出。

霎時間,風雷激盪,空氣發出刺耳的音爆。

這具枯瘦的身影蘊含着可怕的蠻力。

紅舞鞋反應慢了一拍,沒能做出反應,終究是閃避不了這個級別的敵人進攻。

倉促間,他只來得及昂頭長嘯。

黑暗的夜空降下一道月光,聚光燈般打在張元清身上,另其肌肉膨脹,氣息暴漲。

嘯月!

“砰”的一聲,張元清胸口凹陷,胸骨、臟器被這一拳盡數摧毀,貼着水面飛出去,像一塊打漂的圓石。

一拳得手,色慾神將踏水而行,眨眼間追上打水漂的元始天尊,但在下一秒,張元清的身體潰散成夢幻的星光。

這一次,中年婦女的削福沒能起到作用。

夢幻星光在水庫另一頭的岸邊聚攏,凝成張元清的模樣,處於嘯月狀態的他,短暫的壓下了身體傷勢,強撐着一股氣,從物品欄裡抓出一根藤條編織而成,頂部鑲嵌碧綠寶石的法杖。

法杖入手,張元清毫不猶豫的激發“治療”能力。

碧綠寶石亮起柔和的光暈,如春風般洗滌張元清的軀體,撫平他的疼痛,癒合體表龜裂的傷勢。

“嗚嗚嗚~”

岸邊的中年婦女吹奏笛子,山脈間枝葉“簌簌”搖曳,衝起大片大片的烏雲,與此同時,地底爬出色彩斑斕的毒蟲、毒蛇,密密麻麻的遊走。

此時,色慾神將衝過水庫,抵達岸邊,兇狠的撲來。

初步穩定傷勢的張元清再次施展星遁術,拉開距離,並把山神法杖往地面一拄。

一輪強盛的綠光擴散,捲過樹林,捲過天空的蟲羣,捲過地面的毒蟲、毒蛇。

下一刻,樹林張牙舞爪的活了過來,毒蟲和毒蛇也都得到一定程度的異化,色彩愈發斑斕,體型壯大了幾圈。

“嗡嗡.”

烏雲般的飛蟲叛變了,鋪天蓋地的撲向色慾神將,毒蛇彈起,毒蟲躍起,不顧一切的撲咬敵人。

一條條藤蔓,一根根樹枝劈頭蓋臉的抽打。

色慾神將巍然不動,任由攻擊加身,不管是鋒利的毒牙、猙獰的口器,還是兇狠的抽打,都無法打破銅皮鐵骨的身軀。

張元清法杖一頓,操縱樹根破土而出,卷向色慾,拖延時間。

突然,色慾神將雙眼浮現猩紅,凝成扭曲邪異的符文。

只見漫山遍野的毒蟲毒蛇,忽然僵住,旋即,它們再次叛變,調轉方向,撲向張元清。

植物也叛變了,藤條樹枝劈出淒厲的破空聲。

它們都被蠱惑了。

張元清臉色一變,瞳孔中浮現色慾神將的面孔,浮現天空中振翅而來的“蝴蝶”,那是獸化的中年婦女。

她見削福不起作用後,果斷化身蠱獸,打算配合色慾神將,近戰搏殺敵人。

在雙方形成合圍之前,張元清抖開了陰陽法袍,激發陰陽法陣。

星遁術和火行雖然是堪稱完美的逃命技能,但距離太短,且無法一直不間斷的使用,不然很快就會靈力枯竭,根本無法從擅長飛行的巫蠱師追擊中逃脫。

爲今之計,只有施展陰陽法陣,再苟延殘喘一段時間。

另外,時值盛夏,天乾物燥,火陣會點燃樹林,引發山火,只要把這片山脈點着,到處都是火行的媒介,接下來的逃跑手段就有了。

虛幻之水和熊熊烈焰降臨,一座籠罩方圓三十米的大陣成型。

張元清本體消失,火焰和水流凝成的分身升起。

火焰分身怒喝道:

“狗樣孃的色慾,竟把老子逼到這種程度,我日你全家。”

話音方落,色慾神將面容冷酷的取出一個黃色慘叫雞,用力一捏。

“唧~”

慘叫雞發出淒厲的叫聲。

盤旋在天空中的蠱獸“蝴蝶”,像是被人敲了一棍,東搖西晃的朝密林墜落。

水火分身頓時潰散。

半空中的陰陽法袍飄落,自行穿戴在張元清身上。

他捂着頭,踉蹌後退,鼻腔、眼眶、嘴角、耳朵裡沁出鮮血,識海一片混亂,靈體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頭疼的像是要炸開,意志無法凝聚,連思維都快渙散了。 那隻玩偶雞的叫聲,本質是極其可怕的,針對靈體的攻擊。

這是一件品質極高的幻術師道具!

張元清心裡涌現出絕望,他依靠地利、道具、技能,一次次化解敵人的進攻,如同走在危險的鋼絲上。

但雙方差距實在太大,自身引以爲傲的道具儲備,在這位神將級強者面前,沒有任何優勢。

更棘手的是,雖然在自己極限拉扯下,那個同爲聖者的巫蠱師沒能及時發力,但現在他已經到極限了。

根本不可能在兩大高手的夾擊中活下來。

就在這時,在他絕望之時,澄澈的夜空中,不知何時出現又出現了一位蠱獸,她體態婀娜修長,黑黃相間的花紋遍及全身,雙眼漆黑如寶石,臉蛋精緻妖異,額頭有兩根彎彎的觸鬚。

她雖然有類人的身軀和四肢,卻也有飽滿性感的蜂腹,尾部嵌着一根漆黑的毒刺。

蜂女背後的薄翼高頻率震動,製造出直升機螺旋槳的音效。

她性感飽滿的蜂腹微微一鼓,尾部曲起。

“咻!”

刺耳的嘯聲裡,漆黑的毒刺激射而出,以快到聖者難以反應的速度,命中色慾神將的後背。

“啊”

色慾神將一個踉蹌,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疼的面色扭曲。

蜂女偷襲得手,猛的一個俯衝,抓住張元清的肩膀,帶着他朝農家樂方向急速飛去。

身後是色慾神將痛苦的咆哮。

中年婦女化身的蝴蝶翩翩飛舞,追擊蜂女,但後者明顯是敏捷型蠱獸,速度更快。

“小,小圓?”張元清昂起頭,望着那張熟悉的,精緻妖異的臉,驚喜道: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小圓低頭看他一眼,臉色冷豔,“北月出了殺戮副本,我怕他會被通緝,所以在他手機裡下載了定位軟件,他自己不知道這事。”

大半夜不回家,她就知道有問題,所以打開定位軟件查看了寇北月的位置,結果發現他在石井村農家樂。

小圓當時就知道出事了,先是不動聲色的打電話詢問寇北月何時回賓館,實則是在試探他是不是還活着。

掛斷電話後,就立刻動身趕來,恰好撞見元始天尊被圍殺。

原來是過來找兒子的.張元清扭頭看去,身後是急追而來的蝴蝶,還有踏浪而行的色慾神將。

後者的怒吼聲震耳欲聾:

“小圓,你敢壞我好事,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伱”

此時,小圓已經飛過水庫,降落在農家樂外的空地。

“小圓.”

寇北月又驚又喜的迎上來,旋即看到她拎着元始天尊,頓時滿臉憤怒道:

“你不能救他,他會把你騙走的,他還會殺我全家。”

小圓丟下元始天尊,精緻妖異的臉龐佈滿怒容,上前就是一巴掌掄過去。

“啪!”

不敢反抗的寇北月原地陀螺般轉了幾圈,砰一聲倒地,昏迷不醒!

打暈寇北月後,她攤開掌心,烏光閃爍,手心裡多了一枚漆黑玉符。

小圓手掌一握,“砰”,入夢玉符碎裂,一股灰白色的氣波擴散,所過之處,天地褪色色彩,只剩純粹的黑白。

張元清發現自己身體不能動了,遠處的色慾神將踏着浪花,氣急敗壞的追來,振翅的蝴蝶則剛好飛過水庫,旋即就被灰白色的波動定格在空中。

下一秒,畫面陡然一變,繪畫着諸佛的藻井取代了夜空,水泥地變成堅硬的青石板。

時隔多日,他再次來到這座古香古色的殿內,前方是數米高的金佛,狹長的眼睛半眯,似慈悲似兇戾的俯瞰下方。

佛像前的蒲團上,盤坐着穿青色僧衣的背影。

得救了.張元清如釋重負,緊繃的弦鬆開,雙膝一軟,險些摔倒。

他強撐着疲憊不堪的身體,躬身道:

“多謝大師出手相救。”

無痕大師極力忍耐某種痛苦的聲音迴盪於殿內:

“你已經被色慾盯上,小心些。”

大師能不能出手幫我宰了色慾啊張元清心裡嘀咕,但知道這位主宰不可能出手,嘆道:

“晚輩明白。”

小圓立刻道:

“大師,北月被蠱惑了,您可有辦法化解?”

“日之神力可解,退下吧!”無痕大師緩緩道。

這是要讓我幫忙?張元清給了小圓一個眼神,率先離開。

小圓攙扶着寇北月,跟在身後。

兩人走出佛殿的剎那,景物扭曲,變成了熟悉的賓館走廊,身後是“404”號房間。

“先去二樓。”

小圓冷冷的說了一句。

兩人乘坐電梯抵達二樓,在小圓的帶領下,進入203號房間。

她把寇北月丟在牀上,漆黑如寶石的雙眼凝視張元清:

“你休息一會兒,我換身衣服。”

她還保持着蠱化的姿態,大部分巫蠱師化蠱後,通常是不會爆衫的,小部分身軀異化特別誇張的除外。

小圓就屬於後者。

當然,她有特殊的戰甲能覆蓋身體,不是每次化蠱都會這麼尷尬,但剛纔看到元始天尊命懸一線,情急之下,來不及穿戴戰甲。

待小圓關門離開,張元清跌坐在地,呼哧呼哧的喘息,心肺如同破舊的風箱。

這個時候,嘯月的後遺症開始反噬,四肢痠軟,身體虛弱,破損的臟器隱隱作痛,這還是山神法杖修復了大部分的傷勢。

而最致命的是靈體層面的傷,這隻能靠自愈。

另外,使用山神法杖的代價也出現了——胯部的帳篷。

張元清此時的繁殖慾望特別強烈。

小圓換上白襯衫小西裝制服,推開“203”號房間的門,正好看見元始天尊握着黃銅杵,一下下的扎着寇北月的大腿。

扎的鮮血淋漓,全是血窟窿。

寇北月神奇的依舊昏迷,任由元始天尊虐待。

“你幹什麼?!”

小圓柳眉倒豎。

“他剛纔捅了我一刀,我要趁着淨化,報復回來。”張元清誠實的說。

說完,他連忙改口,解釋道:“不對,我在替他淨化色慾神將的蠱惑。”

小圓蹙着眉走到牀邊,查看寇北月的心跳和呼吸,道:

“怎麼還不醒?”

“哦,我剛纔又把他打暈了。”

兩人沉默對視。

艹,后土靴的作用也起效了張元清有點尷尬。

小圓深吸一口氣,推開張元清,彎腰替寇北月蓋上被子,道:

“行了,今天這事兒是他的錯,我會教訓的,你還有沒有事?沒事走吧.”

她冷冷的下了逐客令,但又忍不住道:

“你往後小心些,色慾神將很可能會再次謀劃針對你的獵殺行動,我今天暴露了,往後再難去兵主教開辦的黑市打探消息,幫不上忙了”

彎着腰的她圓而媚的眼睛突然圓瞪,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嬌軀僵在那裡。

張元清在後面捧住了她的臀,滾燙火熱的“伏魔杵”頂住臀縫,口乾舌燥的老實人,很老實的說出了自己的念頭:

“小圓阿姨,我想睡你”

這時,寇北月幽幽醒來,罵咧咧道:

“我的大腿好痛.”

話沒說完,彎腰狀態的小圓一個收刀劈過去,寇北月雙腿一蹬,又暈了過去。

張元清鼻青臉腫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牀邊臉色冷漠的小圓,“那,那個,我說都是道具的錯,你信嗎?”

小圓默默起身,面無表情的看着他:

“你先休息吧,等道具代價過去,我再來找你。”

臉頰尚存幾分紅暈。

不等張元清答應,她提起牀上的寇北月,轉去離開房間。

張元清身心俱疲的躺在牀上,蓋着染血的被褥,沉沉睡去。

等他醒來時,天色已亮。

牀頭櫃放着一碗熱騰騰的白粥,幾碟小菜,牀對面的書桌邊,還有一套乾淨整潔的衣服,看款式和大小,應該是寇北月的。

這下子更不知道該怎麼和小圓相處了,我得求助人生導師.張元清默默嘆息,把早餐吃完,進浴室洗了個澡,換上寇北月的衣褲。

寇北月剛剛成年,身體尚未發育成熟,比他矮了一個頭,褲子還好,短袖不是很合身。

張元清走到牀頭櫃邊,撥通了前臺電話,道:

“我醒了!”

前臺傳來小圓的“嗯”,接着掛斷。

幾分鐘後,穿着酒店前臺制服的小圓敲開房門,她坐在書桌邊的椅子上,道:

“官方有沒有什麼計劃?”

她臉色如常,彷彿已經忘了昨晚尷尬的一幕。

張元清搖頭:

“長老們的計劃,我不可能知道,但有了昨晚的事兒,色慾神將很可能會徹底潛伏,甚至暫時離開鬆海。

“一個巔峰聖者鐵了心的要藏,我不覺得長老們能揪出來,不然就不會有這麼多通緝犯。”

色慾要是離開鬆海,哪怕他再不甘心,也沒辦法報復。

不甘心,確實不甘心。

小圓點點頭,“往後你自己小心吧。”

房間內氣氛一時有些沉默。

小圓低聲道:“鬆海就這麼忙嗎?”

“是挺忙的.”張元清本能的回了一句,然後就後悔了。

他正想說些什麼補救,小圓淡淡的撇開話題:

“石井村農家樂是我以前的上級經營的黑市,我原本想去那裡打探消息,現在多半已經人去樓空,我和那羣傢伙終究不是一路人,掌控的渠道就那麼多,往後多半還會被邪惡組織通緝,你想通過邪惡職業這個羣體獲取消息,很難了。

“想要抓陰溝裡的老鼠,用官方的渠道是很難的,色慾神將的慾望無窮無盡,哪怕潛伏,也依舊會網羅美女,如果官方有控制着兵主教的蠱惑之妖,可以從這方面入手,這是我的建議。”

“官方是在搜捕潛藏在鬆海的兵主教成員,但我覺得,就他們的身份、地位,不可能知道色慾神將的藏身之處”

張元清突然頓住,一道靈光劈入腦海。

源自兵主教高層的渠道,他有啊。

動物園關着的魔眼不就是嗎。

誠然,魔眼被囚禁在動物園,不可能知道色慾神將的信息,但他肯定知道一些兵主教的秘密聯絡方式。

不,不行!

色慾在鬆海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兵主教的蠱惑之妖必然蟄伏,以邪惡組織的警惕性,魔眼過去掌控的聯絡方式,很可能已經改變。

除非有一個兵主教高層肯幫忙,但這是不可能的。

等等!

張元清眼睛一亮,想到了一個人物——暴怒神將!

貓王音箱的音頻裡,曾經記錄過魔君嘲笑暴怒神將的一段話——暴怒的妻子是色慾的x奴。

有沒有可能利用這一層矛盾?

暴怒神將知不知道他妻子和色慾的關係?呃,應該不知道,否則,以暴怒的脾氣,色慾神將不會活的這麼瀟灑。

但暴怒是八大神將之一,活躍於西北,找出暴怒的難度比找出色慾還難.對了,我可以找魔眼打探一下,或許他知道暴怒的聯絡方式

一個粗略的計劃在張元清腦海形成,他興奮的起身,迫不及待道:

“小圓阿姨,我想到辦法了,先回一趟鬆海。”

第639章 呸!第849章 不退第200章 對簿公堂第572章 執事的傳說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18章 通關s級試煉任務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564章 失蹤第618章 分配戰利品第576章 大捷第129章 貓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134章 古鎮隱藏劇情(7500)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650章 幫派成員團聚第80章 身份曝光?第263章 見招拆招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第43章 變故和舊疾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859章 剛出狼窩,便入虎口第517章 偏執狂第971章 非人第930章 失蹤的阿兵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799章 污染海洋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118章 誘人的樣子第655章 查無此人第730章 獎勵第770章 拜師第313章 定位色慾神將第31章 掩蓋第333章 萬人迷第53章 破局之法第620章 瘋狂的調查第506章 員工手冊第19章 通話第691章 教廷藏寶庫第553章 生意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215章 冠軍(5500)第169章 驚險第607章 逃脫第53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219章 技近乎道(6000)第764章 反擊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694章 行動第204章 道德淪喪的戰鬥第356章 傅青陽:這個垃圾!!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638章 詛咒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33章 墮落聖盃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486章 殺人第37章 魔君傳人第68章 請半天假第542章 最後一關第92章 黑市第482章 幻術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263章 見招拆招第569章 南明市第40章 巫蠱師第85章 潛入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843章 妃嬪們第118章 誘人的樣子第135章 大決戰(5000)第193章 見魔眼第695章 戰利品第847章 兩處難關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57章 聘禮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790章 重逢第1009章 兩處第76章 殺敵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921章 公告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867章 分頭行動第531章 墨宗機關城第755章 大生意第983章 象徵性第794章 開門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866章 完成支線任務第926章 精靈部落
第639章 呸!第849章 不退第200章 對簿公堂第572章 執事的傳說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18章 通關s級試煉任務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564章 失蹤第618章 分配戰利品第576章 大捷第129章 貓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134章 古鎮隱藏劇情(7500)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650章 幫派成員團聚第80章 身份曝光?第263章 見招拆招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第43章 變故和舊疾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859章 剛出狼窩,便入虎口第517章 偏執狂第971章 非人第930章 失蹤的阿兵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799章 污染海洋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118章 誘人的樣子第655章 查無此人第730章 獎勵第770章 拜師第313章 定位色慾神將第31章 掩蓋第333章 萬人迷第53章 破局之法第620章 瘋狂的調查第506章 員工手冊第19章 通話第691章 教廷藏寶庫第553章 生意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215章 冠軍(5500)第169章 驚險第607章 逃脫第53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219章 技近乎道(6000)第764章 反擊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694章 行動第204章 道德淪喪的戰鬥第356章 傅青陽:這個垃圾!!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638章 詛咒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33章 墮落聖盃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486章 殺人第37章 魔君傳人第68章 請半天假第542章 最後一關第92章 黑市第482章 幻術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263章 見招拆招第569章 南明市第40章 巫蠱師第85章 潛入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843章 妃嬪們第118章 誘人的樣子第135章 大決戰(5000)第193章 見魔眼第695章 戰利品第847章 兩處難關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57章 聘禮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790章 重逢第1009章 兩處第76章 殺敵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921章 公告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867章 分頭行動第531章 墨宗機關城第755章 大生意第983章 象徵性第794章 開門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866章 完成支線任務第926章 精靈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