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

“嘎吱,嘎吱”

棺材內部傳來了指甲抓撓棺蓋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尤爲清晰,也格外瘮人。

陳血刀和張元清霍然起身,目光死死盯着棺材。

前者緩緩拿起靠在桌邊的長刀,身軀騰起粘稠厚重的黃光,整個人透出泰山般的雄渾厚重感,宛如難以逾越的高峰。

好強,不可戰勝的強.張元清終於確定陳血刀的等級,毫無爭議的六級。

六級的山神,而且是展開領域的山神,是目前的他無法抗衡的,使盡手段都無法抗衡。

當然,如果不進入對方的領域,以他道具天尊的底蘊,打不過還能跑,不至於有生命危險。

親身體會到陳血刀的強大,張元清心裡反而安定許多。

“嘎吱,嘎吱”

抓撓棺蓋的聲音更大了,整具棺材都在輕微震動,裡面的東西隱隱有破棺而出的跡象。

張元清默默取出鎮屍符和封靈符,至於道具,他沒有第一時間取出來,雖然陳薇等人全盤接受了兩具陰屍的存在,但物品欄和層出不窮的道具畢竟有些離奇。

很難保證陳血刀會不會自然而然的接受,所以他打算先靜觀其變。

真到了危險境地,再取出來不遲。

“嘎吱,嘎吱”

抓撓聲還在繼續,棺材的晃動更加劇烈。

陳血刀看向義子林辭,沉聲道:

“在棺材兩側,分別貼一張鎮屍符和封靈符。”

張元清點點頭,謹慎起見,召喚來立在房間角落的血薔薇,把符籙交於她,再操縱陰屍完成貼符。

兩張符籙貼上棺材的瞬間,原本震動的黑色棺槨,竟然停了下來。

咦,安分了?張元清鬆了口氣,又有些意外。

他還以爲會大戰一場。

“義父,它好像停下來了。”張元清維持着人設,看向陳血刀。

後者不苟言笑的威嚴臉龐,浮現一抹困惑,旋即點點頭:

“這是好事。”

說罷,把刀靠回桌邊,重新坐下來。

確實是好事.張元清也回到座椅上,但目光依舊盯着棺材,保險起見,他施展了噬靈,檢查了棺中兇物的狀態。

和白天看到的一樣,邪異可怕,但沒什麼變化。

奇怪,白天它就沒事,爲什麼晚上突然活躍起來了張元清皺眉分析。

他看向陳血刀,猶豫一下,道:

“義父,張虎和趙馬,昨晚是不是聽見了動靜,所以才劈開銅鎖,進屋查看?”

陳血刀點點頭,又搖搖頭:

“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鏢師,遇到這種情況,理當先向我彙報。”

他嘆息一聲:“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們遇害了,確實是死於這口棺材。”

等了整整一天也不見他們回來,再聯繫剛纔棺材裡的動靜,不難推測張虎趙馬的結局。

張元清順勢提出第二個疑惑,“可棺材明明無法打開,裡面的兇物是如何殺人的,而且還是屍骨無存”

說到這裡,他腦海靈光一閃:“義父,我們開棺吧。”

白天棺蓋打不開,或許,晚上可以打開?

陳血刀沉着臉,搖頭:

“不可,我們的任務是把棺材押運到神劍山莊,而不是處理它。何況此地是客棧,若無法控制兇物,城中不知多少百姓要遭殃。”

雖然城裡的百姓都是npc,死了也會刷新,不過犧牲百姓確實不是最優先,義父說得沒錯,如果讓兇物走脫,我的支線任務就失敗了張元清認同的點點頭。

“就今晚的情況來看,只要我和陳血刀守在這裡,棺材裡的兇物就不會破棺,押運到神劍山莊應該不是難事。”張元清心裡嘀咕:

“處理完支線任務,到神劍山莊應該就能知道本次的隊友、敵人是誰了。

“5級的靈境行者數量不少,但6級就有限,不知道會匹配到哪些敵人。”

張元清感覺肩膀被人推了一下,霍然睜眼,只見天色青冥,東邊隱露魚白,馬上就要天亮了。

我睡着了?他愕然的回頭看去,推醒自己的正是陳血刀。

“去喊醒兄弟們,等送信的人回來,立刻出發。”陳血刀看一眼天色,眉宇間凝着沉重。

“是,義父。”

張元清渾然無事的應着,心裡卻暗暗奇怪。

他是夜遊神啊,太陰的眷者,黑夜的精靈,居然不知不覺間在夜晚睡着了?

這就好比水鬼在河裡淹死,火師玩火自焚,何其的荒誕。

張元清一邊起身,一邊不着痕跡的掃過房間,巨大的黑色棺槨靜靜橫陳,血薔薇和銀瑤郡主安靜佇立在角落。

自身也沒有異常。

雖然夜晚瞌睡有些奇怪,但他確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這一晚風平浪靜。

於是張元清帶着疑惑,離開後院,來到客棧大堂。

此時天光未亮,堂內一片昏暗,客棧的門已經打開了,店小二拎着掃帚,打着哈欠清掃門前垃圾。

廚房方向閃爍着火光,瀰漫着綿密的氣霧,帶來蒸包和白粥獨有的香味。

張元清踩着木質樓梯,來到二樓,就近原則的敲響四哥趙有財的房門。

他敲了半天,趙有財才匆忙忙的打開門,同時嚷嚷道:

“別敲了別敲了,穿衣服呢”

“怎麼這麼慢?”張元清探頭看了一眼房間。

“我把昨天帶回來的兩壺酒喝完了,”趙有財隨口解釋一句,問道:

“昨夜可還安穩?”

張元清便將昨晚發生的事告知四哥。

“奇哉怪也”趙有財若有所思。

張元清心裡一動,便問:“四哥有什麼看法?”

趙有財想了想,憋出一句:

“定是那兇物知道義父守在外面,怯了。”

我就不該對火師抱有期待.張元清不再廢話:“四哥,幫忙把人都喊起來,準備出發了,我去叫三姐起牀。”

撇下趙有財,沿着走廊徑直前行,停在陳薇的門口,屈指輕釦。

“來啦!”

屋內傳來陳薇的聲音,但過了好久,她纔打開門。

探出腦袋顧盼一番,見廊道無人,便將情郎拽進房間。

“七弟.”

溼熱的香脣便印了上來。

陳薇顯然有豐富的雲雨經驗,小手上下撩撥,丁香小舌靈活勾人,只幾個來回就把張元清逗的口乾舌燥。

“別鬧,馬上要出發了。”

張元清沒有刻意拒絕,而是維持人設,應付了幾個來回,才強行斬斷慾念,推開陳薇。

經受過山神權杖考驗的他,在這方面有着極強的忍耐力。

陳薇臉蛋泛着紅暈,心滿意足,嘿嘿道:

“等到了下一座城,我們再好好親熱。”

火師真好啊,火師沒煩惱.揹着任務的張元清羨慕的直嘆息。

這時,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停在門口。

張元清和陳薇果斷分開,下一秒,客棧的門被暴力推開。

如此火急火燎的,必然是火師。

趙有財立在門口,神色極其難看,叫道:

“不好了,楊朔和王平樂不見了。”

張元清和陳薇異口同聲:“什麼?!”

楊朔和王平樂在昨晚離奇失蹤了。

陳血刀關上了客棧的門,把所有鏢師都召集到後院。

每個人神色都無比凝重,壓抑的氣氛籠罩在衆人心頭。

鏢師裡的斥候彙報道:

“檢查過門窗了,沒有被破壞的痕跡,房間裡沒有打鬥的痕跡,根據四爺的口述,兩人的房間都沒鎖,楊朔和王平樂應該是主動離開了房間。

“已經問詢過鏢局的兄弟們,以及客棧的掌櫃和小二,昨晚沒有人聽到動靜。”

彙報完畢,那名瘦削精壯的斥候鏢師退回隊伍。

陳血刀站在東廂房臺階上,沉思不語。

除了陳薇和趙有財左顧右盼,其餘人都露出思索之色。

張元清眉頭緊鎖,心情沉重又茫然。

他心說這任務我看不懂啊,張虎和趙馬的失蹤,已經確定和棺材有關,但楊朔和王平樂又是怎麼回事?

後兩者的失蹤和棺材無關?可也太巧合了,一樣是兩個人,一樣是離奇失蹤。

可如果是棺材所爲,爲什麼失蹤的是楊朔和王平樂,而我和陳血刀卻一點事都沒有。

另外,若真是棺材殺了兩人,那今晚的看守沒有任何意義,今後還是一天死兩人,或許明晚就輪到我,難怪副本介紹裡說,怪事頻發。

真特麼的怪!

張元清很久沒遇到這麼難纏的副本了,複雜的人物關係,古怪的黑棺,未知的危險一團亂麻。

以我對靈境的瞭解,越是顯得混亂、未知的副本,越需要注意細節,完全讓靈境行者兩眼一抹黑的情況是不存在的。

大部分信息,其實早就給出來了,但往往缺乏關鍵信息,很難串聯起來,我目前遇到的就是這樣情況張元清快速思考。

這時,陳血刀開口道:

“時間緊迫,我們不能繼續在這裡耽擱,都去做事,吃過早飯後立刻出發。”

他直接略過了楊朔和王平樂的失蹤,似乎打算放棄兩人。 “爹”

性子急躁的陳薇叫道,“不能走,我們要查清楚,楊朔和王平樂是咱們鏢局的兄弟,您怎麼能不管他們。”

陳血刀嚴厲的看她一眼,便將暴躁的火師女兒給壓了回去。

陳薇不服氣,鼓着腮把頭扭向一旁。

陳血刀說道:

“沛然和辭兒留下,其他人做事。”

待衆人散去,他又看向卓沛然,“你進來。”

父子倆進了屋子,關上門。

院外的張元清豎起耳朵聆聽,明明聽力出衆的他,卻捕捉不到任何聲音。

是山神的領域能力隔絕了聲音?張元清心裡瞭然,放棄偷聽,耐心等待。

過了不久,東廂房門打開,卓沛然一臉陰沉的邁過門檻,大步離去。

“辭兒,進來!”

陳血刀的聲音從屋子裡傳來。

張元清邁過門檻,關上門,看見陳血刀負手而立,站在黑棺邊緣。

“義父?”他試探道。

陳血刀盯着黑棺,語氣低沉緩慢:

“我昨晚睡着了。”

你也睡着了?!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張元清眸光突然收縮,心裡掀起驚濤駭浪。

“看來你已經意識到問題出在哪裡了。”陳血刀手掌輕輕撫在棺蓋,“今早起來,我見伱倚在門邊沉睡,便意識到不對勁,但那時抱有僥倖,畢竟什麼都沒發生,直到楊朔和王平樂失蹤。”

說到這裡,他擡眸看來,道:

“你覺得,我們爲什麼會沉睡?”

掌夢使!張元清心裡狂呼。

“我們被掌夢使盯上了。”陳血刀輕嘆一聲: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因此沒有聽到楊朔和王平樂出門的動靜,放眼江湖,掌夢使屈指可數,且都聚集在西北,爲父想不明白,黃旗鏢局怎麼會被掌夢使盯上。”

艹,是靈境行者!

張元清終於確定了一件事,五行之亂這個副本,確實是陣營對抗副本。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是阻止鏢局將黑棺運送到神劍山莊,或者團滅鏢局隊伍。

他也終於明白,爲什麼靈境給了他“林辭”的馬甲,而不是以元始天尊的身份進入隊伍,因爲馬甲是對他的保護。

“守序職業有馬甲保護,有鏢隊做幫手,所以獲得的信息很少。而邪惡職業要一人單挑整個隊伍,那麼他(她)獲得的信息,一定要比我多。”

“那位掌夢使能讓我和陳血刀入睡,等級絕對是6級,虛無教派的六級強者,數量就那麼多,不知道是誰”

張元清悲哀的發現,他匹配的敵人,果然是六級的。

六級行者有多恐怖?

殺四級如屠狗。

而且對方隱於暗中,防不勝防,一不小心,偉大的元始天尊可能就折在副本里了。

“唉,我就知道支線任務不會那麼簡單。”

“就是不知道那位掌夢使是在隊伍裡,還是在周圍潛伏,嗯,就我個人的情況來看,雖然頂替了馬甲,但職業是不變的,而鏢局的隊伍裡,似乎沒有幻術師?林辭的記憶裡沒有這個情報.”

他浮想連篇之際,陳血刀說道:

“你再看看這口棺材!”

張元清立刻施展噬靈,審視着棺材。

這一看,他臉色大變,黑棺裡的陰氣,濃郁到讓他眼球刺痛,一陣心悸。

張元清猛的閉上眼睛,望向陳血刀,半真半假的駭然道:

“義父,它,它更強了。”

說話間,他立刻品出掌夢使的目的——向棺材裡的兇物獻祭鮮活生命,助它復甦。

按這個結論推測,邪惡職業的任務,是復甦棺材裡的兇物,團滅鏢局。

更強了.陳血刀臉色一沉。

他思索了一下,道:

“宛城距離神劍山莊,還有六日路程,我們時間不多了,快馬加鞭,必須最快速度將鏢送到。”

這是打算和暗處的掌夢使時間競賽?這個方法不太高明啊,掌夢使的手段有些難防,再讓棺材吃幾個人,裡面的兇物直接破棺而出了。嘶,有些棘手了,以幻術師的神出鬼沒,確實很難找出來,

嗯,再城裡找不出幻術師,但到了山郊野外,只要掌夢使敢跟蹤,就一定能發現,陳血刀打的應該是這個主意.張元清嘆了口氣:

“是,義父!”

他領着血薔薇和銀瑤郡主離開,用夜遊神專屬的交流方式說道:

“郡主,你先帶着血薔薇出城,遠距離尾隨隊伍,順便看看有沒有人尾隨鏢隊。”

如果掌夢使者不在隊伍裡,就一定會尾隨,郡主就能揪出他。

如果掌夢使潛伏在隊伍裡,他表現得太積極,太有目的性的排查,會被潛伏的掌夢使察覺出林辭是靈境行者,那就危險了。

當然,張元清根據自己實際情況出發,認爲掌夢使在隊伍裡的可能性不大,但不能不防。

銀瑤郡主是他的王牌,通常來說,一旦主人陷入沉睡,陰屍就成了擺設。

但郡主不同,郡主是擁有獨立意識的陰屍,主人是睡是醒,都不影響郡主行動。

潛伏在暗中的掌夢使不知道郡主的特殊,張元清決定利用信息差,把郡主當做反敗爲勝的底牌。

簡單用過早餐後,四名鏢師扛着沉重的黑棺,安置在平板車上,用塗滿桐油的麻布蓋上,牽着馬匹離開客棧。

“咦,七弟呢。”陳薇心繫情郎,見林辭不在隊伍裡,忙問道。

“他有東西落在客房裡了。”趙有財說。

不多時,張元清大步走出客棧,從鏢師那裡接過馬繮,一行人風風火火的離開了宛城。

“讓開,讓開!”

兩名鏢師騎乘快馬,在前方驅趕百姓,爲車隊清理路況。

陳薇騎乘快馬,與父親並肩,問道:

“爹,不等去秀城的兄弟了?”

陳血刀沉聲道:

“柴桂知道路線,會跟上來的。”

“幹嘛這麼急嘛~”陳薇嘀咕一聲。

張元清首次騎馬,卻沒有任何生疏感,以聖者的身體素質,只需要看一眼陳血刀等人姿勢,就能輕易學會。

十五匹馬,加上一輛運載棺材的馬車,迅速穿過城門,沿着官道飛馳。

馬蹄聲和車輪聲成爲唯一的主旋律。

張元清扭頭看了一眼不算高大的城牆,心裡嘀咕:“宛城,這是什麼地方,我地理學的不太好”

官道迢迢,陽光燦爛,路邊是綠油油的野草,遠處是起伏的山脈。

古代的野外,處處透着一股草木野蠻生長的荒涼,這點和張元清生活的現代完全不同。

再就是官道,比想象中的寬敞、夯實,得益於宋代的經濟繁榮,官道修的比其他朝代要好。

“感覺這樣的副本多來幾次,我都能成爲一個優秀的歷史學家了。”張元清收回目光,望向插在平板馬車上的鏢局旗幟。

黃旗鏢局的旗幟是土黃色,在風中獵獵招展。

他腦海裡莫名的閃過一個梗:

流動黃旗!

一路快馬加鞭,晌午時分,鏢隊在官道旁的陰涼處停下來。

陳血刀高居馬背,四下眺望,道:

“休息一刻鐘。”

衆人紛紛翻下馬背,第一時間取下水囊,咕嚕嚕的猛灌。

時值初秋,太陽正烈,鏢師們頂着烈日趕了兩個時辰的路,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衫,喉中乾渴難耐。

張元清一口氣喝完水囊,這才取下行囊,與衆人一同享用宛城帶出來的肉包、燒雞等美食,以及水果。

大部分時候,他們能吃的只有乾糧和清水,只有途徑城市、集鎮,纔能有幾頓好吃食。

張元清和陳薇並肩而坐,吃着新鮮的水果、肉食,以及鬆軟的饃饃。

趙有財帶領着鏢師們給馬屁喂草飼,並嚷嚷道:

“義父,附近可有水源?該給馬匹刷鼻了。”

陳血刀正要回話,忽聽官道上傳來急促的馬蹄聲。

鏢局衆人循聲看去,只見一騎疾馳而來,騎手穿的是土黃色的鏢局勁裝。

“柴桂回來了。”

身爲火師趙有財面露喜色。

“爹,柴桂回來了。”陳薇也跟着喊了一聲。

返回的騎手正是去秀城送信的柴桂。

陳血刀微微頷首,掛好水囊,主動迎了上去。

“籲~”

柴桂勒主馬繮,胯下駿馬高高揚起前蹄,硬生生停下來。

他顧不上抹汗,翻下馬背,匆匆跑來。

“玄玉真人如何回覆?”陳血刀問道。

張元清、陳薇、趙有財和卓沛然,四位骨幹迎了過來,站在義父身邊。

柴桂臉色一下子古怪起來,欲言又止。

陳血刀見狀,皺眉道:“但說無妨。”

柴桂吞了口唾沫,壓低聲音道:

“玄玉真人說,神劍山莊,早在三年前就被滅門了,山莊上下三百多口死絕了。”

第624章 池底的屍骸第478章 神劍山莊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18章 通關s級試煉任務第982章 人生一場夢第378章 生死狀第186章 元始天尊的戰術解析第881章 偷家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770章 拜師第838章 驚喜第492章 煉製陰屍和主角的求援第873章 對弈第617章 擊殺第596章 新的規則類道具第678章 會面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676章 暗殺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577章 分錢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390章 交際晚宴第188章 土地公第553章 生意第655章 查無此人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482章 幻術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372章 萬寶屋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515章 鬼城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496章 敗露第958章 倔強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600章 釣魚第516章 立功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208章 第二名選手淘汰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198章 比賽開始——投票第607章 逃脫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841章 滴,您的昏君體驗卡已到賬第662章 連環殺人案第874章 生存第578章 搶錢第346章 魔君的愛恨情仇第535章 難以接受的破局之法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724章 真正的目標第846章 一波三折第825章 太陰之主的破綻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416章 圓滿結束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25章 手無縛雞之力第660章 乾脆利落第741章 落地成盒第703章 沉睡之棺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643章 劍氣滿乾坤第337章 意料之外的敵人第503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二)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654章 註冊獵人第994章 落後一子第817章 回家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450章 萬界商行兌換票第471章 深夜裡的異常第293章 傅青陽迴歸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29章 初戰第295章 烏龍第816章 戰寵和幫主第537章 非樂第25章 手無縛雞之力第232章 大恐怖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340章 真相
第624章 池底的屍骸第478章 神劍山莊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18章 通關s級試煉任務第982章 人生一場夢第378章 生死狀第186章 元始天尊的戰術解析第881章 偷家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770章 拜師第838章 驚喜第492章 煉製陰屍和主角的求援第873章 對弈第617章 擊殺第596章 新的規則類道具第678章 會面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676章 暗殺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577章 分錢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390章 交際晚宴第188章 土地公第553章 生意第655章 查無此人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482章 幻術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372章 萬寶屋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515章 鬼城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496章 敗露第958章 倔強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600章 釣魚第516章 立功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208章 第二名選手淘汰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198章 比賽開始——投票第607章 逃脫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841章 滴,您的昏君體驗卡已到賬第662章 連環殺人案第874章 生存第578章 搶錢第346章 魔君的愛恨情仇第535章 難以接受的破局之法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724章 真正的目標第846章 一波三折第825章 太陰之主的破綻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416章 圓滿結束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25章 手無縛雞之力第660章 乾脆利落第741章 落地成盒第703章 沉睡之棺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643章 劍氣滿乾坤第337章 意料之外的敵人第503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二)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654章 註冊獵人第994章 落後一子第817章 回家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450章 萬界商行兌換票第471章 深夜裡的異常第293章 傅青陽迴歸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29章 初戰第295章 烏龍第816章 戰寵和幫主第537章 非樂第25章 手無縛雞之力第232章 大恐怖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340章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