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夜話

“該死!”

張元清暗罵一聲,當機立斷,撬開紅衣主教的嘴,狠狠扎進口腔,注入一管生命源液。

他再取出一管稀釋的生命源液,丟給銀瑤郡主,疾聲道:

“你來救他,你跟他溝通,如果溝通無效,就把我從棺材裡釋放出來,大不了再殺一次!”

言罷,他施展星遁術消失在艙底。

張元清必須走了,以他殺伐果斷的性格,以及遭受污染後侵略性高漲的狀態,見到紅衣主教沒死,銀瑤又成了畸變者,多半會直接出手。

銀瑤郡主不慌不忙的拾起生命源液,學着元始天尊撬開紅衣主教的嘴,注入稀釋的生命源液。

然後她撤走山神權杖,開始等待藥劑生效。

“咔咔咔”紅衣主教身體傳來清脆的,炭塊開裂的聲響。

不多時,這位垂死的主教睜開了眼,瞳孔有些渙散,他坐起身,茫然四顧,待看清戰鬥中的騎士,以及身邊紅瞳妖異的女性後,立刻回憶起“死亡”前的細節。

瞳孔劇烈收縮,毫不猶豫的凝聚出一把電弧繚繞的雷矛。

“我要是你,我會想,爲什麼自己能復活。”銀瑤郡主舉起小喇叭,面無表情的盯着紅衣主教。

紅衣主教愣了一下,理智漸漸迴歸,他沒有散去手裡的雷矛,但也沒有立刻展開攻擊,“伱們救了我?”

“他的精神被污染了,認知受到扭曲,差點被你炸死後,他找回了自我。”銀瑤郡主平鋪直敘的解釋着:

“他不甘心成爲傀儡,想尋求解決之道,所以讓我救了你,事情就是這樣,我想以你的智慧,能分辨出真假。”

紅衣主教看了一眼被壓制的兩名騎士,沉吟幾秒,道:“你們確實沒有必要救我。”

他收起了雷矛。

“有什麼辦法能救他?”銀瑤郡主忙問道。

“唯一的救贖,就是去天堂向上帝祈求寬恕,上帝會接納一切迷途知返的羔羊。”紅衣主教焦黑的臉龐露出虔誠之色,在胸口畫十字。

銀瑤郡主差點想送他去見上帝。

想了想,她說道:“有什麼辦法能減輕污染?”

紅衣主教看向了地面被破壞的圓陣:“淨化儀式能清除魔種的氣息,史蒂芬中尉上一次畸變後,就是在儀式中短暫的找回了自我。”

銀瑤郡主忙說:“勞煩再佈置一次儀式。”

“你們想接受儀式的淨化?”紅衣主教臉色凝重,沉默不語。

“有什麼問題?”銀瑤郡主反問。

只是覺得他們死的很冤紅衣主教看了一眼戰死的伊莎貝拉和詹姆斯船長,默默在胸口畫十字。

“能不能讓他們停下來?”紅衣主教看向苦苦支撐的兩名騎士。

“它們不受我控制。”銀瑤郡主搖頭。

聞言,紅衣主教掌心一閃,亮藍色的電弧凝成一把長鞭,他跨前兩步,甩動手臂。

“滋滋滋滋滋~”

主教打出一套閃電五連鞭,接二連三的抽在貪婪神將和百人斬身上,雷屬性的靈力霸道無比,摧毀了陰屍體內的靈籙陣法。

就像打壞了電器內部的線路,貪婪神將和百人斬齊齊僵住。

兩名騎士如釋重負,雙膝一軟,拄劍軟倒在地,劇烈喘息。

他們沒有趁機反殺兩具陰屍,因爲看到那兩個敵人救活了主教。

兩名重傷的騎士和紅衣主教把伊莎貝拉、詹姆斯的屍體擺在一起,默默祈禱,結束後,一個騎士用沾水的拖把擦洗掉殘缺的六芒星圓陣。

另一名騎士則取來相應的材料,協助紅衣主教刻畫陣法。

銀瑤郡主在旁觀看,舉着小喇叭,道:

“這不是淨化靈籙,我剛纔想了想,第一大區沒有具備淨化能力的職業。”

紅衣主教一邊灑下赤色粉末,一邊迴應道:

“我聽不懂你的話,這是魔法符文,也是上古傳說中的盧恩符文。”

不管是“淨化靈籙”還是“第一大區”,他都聽不懂。

“什麼是盧恩符文?”銀瑤郡主不懂就問。

紅衣主教耐心解釋:

“盧恩符文是北歐神話中至高無上的力量,據說是神王奧丁從世界樹中領悟的智慧,是世間一切魔法的源頭,女巫使用的魔法,就是盧恩符文演化而來,是盧恩的分支之一。

“盧恩符文共有二十四種,每一種都有不同的力量,我現在刻畫的是盧恩符文中,象徵着聖潔和光明的符文,具有淨化邪惡力量的效果。”

銀瑤郡主聽的一知半解,默默記下,打算回頭問問元始天尊。

她沒再說話,直到紅衣主教完成六芒星圓陣的繪畫,才鬆了口氣,旋即化作星光消散。

船長室,星光升起,銀瑤郡主走到棺材前,敲打棺蓋,試探道:

“元始天尊?”

沒人迴應。

銀瑤郡主推開棺材蓋,連忙退後幾步,同時讓貓王音箱發出壓制精神的鼓聲,嚴陣以待。

張元清從棺材蓋上坐起身,神色冷漠,但在鼓聲的震懾下,自我意識快速復甦,露出了痛苦之色。

“談妥了!”銀瑤郡主連忙道。

“幹得不錯。”張元清沒有廢話,起身離開棺材。

棺材能減弱魔種的低語,降低污染,但無法徹底隔絕,躺進棺材是權宜之計,接受淨化纔是正道。

趁着現在意識清醒,他施展星遁術,從船長室來到艙底。

張元清目光快速掃過,看見了倒地不起的兩具陰屍,沒有在意,目光落在圓陣,旋即又看向紅衣主教。

紅衣主教指着圓陣:“你應該站在裡面。”

張元清坦然的跨入圓陣。

紅衣主教雙手交握與胸,嘴脣抵住拳頭,開始默唸咒語,十幾息後,暗紅色的圓陣亮起純白潔淨的光芒。

張元清感覺身體裡傳來了憤怒的嘶吼,一道道黑煙蒸騰,離他而去。

伴隨着黑煙離去,他的理智徹底恢復,念頭通達,再沒有認知錯亂和幻覺。

但張元清很清楚,這只是暫時的,魔種會持續污染(增幅)他這個靈境行者,因爲這是副本給予他的“饋贈”。

明天、後天的污染會比今天強烈數倍,那時候,淨化陣法是否還有用,是一個未知數。

所以,張元清現在要做的是修行純陽洗身錄,讓日之神力恢復巔峰,提高自身的抗性,直到副本結束。

只要不徹底墮落,僅是輕度污染的話,離開了副本,他可以自己利用日之神力消除。

念頭閃爍間,他察覺到紅衣主教充滿敵意和警惕的目光。

“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紅衣主教問道。

“史蒂芬·辛普森。”張元清道。

紅衣主教一陣欣喜,“比上一次的淨化效果更好。” 看着喜形於色的紅衣主教,張元清心想,要說扭曲認知,靈境纔是最可怕的,在副本里,不管靈境行者表現出多大的異常,npc都自動接受,不會有任何疑慮。

而這些npc是鮮活的生命,血肉之軀,碳基生物,有獨立的靈魂,與現實世界裡的人類並無區別。

張元清懷疑,如果靈境不重置副本的話,裡面的npc甚至可以懷孕生娃。

“主教閣下,請您監督我的狀態,魔種每天都會污染一個目標,如果我死了,那麼被污染的,就是您和您的同伴。”張元清說:“主教,您也不想同伴被污染吧,所以請爲我護法,時刻準備淨化。”

話雖然這麼說,不過張元清沒有急着修行純陽洗身錄。

夜晚是太陰之力鼎盛時刻,不適合修行純陽洗身錄。

張元清運轉功法,讓日之神力緩慢運行在周身經脈,以此護身,抵禦魔種的污染。

同時,他暗中引導紅衣主教的情緒,閒聊般的問道:

“主教閣下,您知道那顆魔種的來歷嗎。”

他將目光投向麪粉包壘成的矮牆,魔種在牆後。

主教搖了搖頭。

“會不會是主宰級的物品?也許是某件道具。”張元清一邊操縱主教的情緒,引導他坦誠,一邊試探。

他認爲,難得遇到1900年的副本,接觸教廷的靈境行者,不能放過刺探情報的機會。

這位紅衣主教重傷未愈,還處在虛弱狀態,正好可以“蠱惑”。

主教沉默幾秒,語氣格外沉重,“我不知道它是什麼,也不知道它的來歷,根據光明羅盤的預言,沉入海南的天外來物,擁有着毀滅世界的可怕力量,教皇冕下對此非常重視,所以委派我來處理。”

“光明羅盤?你剛纔說了光明羅盤?”張元清失聲道。

紅衣主教被他的反應弄的一愣,不明白他爲何如此驚訝:“光明羅盤是教廷的聖物,和沐身池、聖盤並列三大聖物。”

光明羅盤居然是教廷的聖物?會長說過,光明羅盤是自由盟約拋出來推動陣營對抗進程的,覆滅教廷的就是自由盟約。

所以,自由盟約手裡的光明羅盤是這麼來的?

可我記得會長也說過,光明羅盤是從一位靈境行者無意間從副本里帶出來的嗎?嗯,那時候,會長和我的交情還很一般,說的未必是真話。

張元清不再糾結光明羅盤的來歷,糾結起紅衣主教口中的預言:

“既然光明羅盤預言了魔種能毀滅世界,爲什麼教廷只派主教閣下出海?”

教皇就算不親自過來,也應該派一個主宰吧。

另外,驚悚郵輪這個副本,果然有隱藏劇情,魔種果然沒那麼簡單,要知道,光明羅盤可是位格極高的規則類道具。

紅衣主教聽出了史蒂芬中尉言語裡的輕視,皺了皺眉:

“我的等級、位格,僅在教皇和聖騎士之下,哪怕在整個靈境,我也是能排前五,派我處理天外隕石,有什麼問題?”

差點忘了,1900年,第一大區開服才16年,那時候也沒有完善的副本攻略,靈境行者升級緩慢,死亡率高,巔峰聖者就能成爲教廷的三把手,也正常。

不過,我記得教廷是覆滅在一戰期間,也就是說,再過14—18年,教廷會出現三位半神,發展的很快.

教廷發展迅猛可以理解,畢竟是有傳承的大組織,但爲什麼邪惡陣營,尤其是自由盟約發展也那麼快?

三位半神的大組織啊,而且還是靈境剛開服三十年,怎麼做到的?

張元清一瞬間想到了很多。

“教皇是幾級的靈境行者?聖騎士呢。”張元清問道。

“教皇是當世第一,9級,聖騎士是八級。”紅衣主教的語氣充滿了崇敬。

“光明羅盤是教皇在靈境裡得到的?”張元清問。

紅衣主教搖頭:“光明羅盤的預言能力,不屬於已知的職業,它是上古流傳下來的寶物,一直保存在教廷的藏寶庫裡。”

“教廷的藏寶庫在哪裡。”張元清精神一振。

紅衣主教用古怪的目光看他:“泄露寶藏位置,死後是進不了天堂的,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史蒂芬中尉的精神還是不太正常,如此機密,居然問的這般理直氣壯。

“您死後不會進天堂,只會進靈境,比如現在。”張元清吐槽道。

但認知被扭曲的紅衣主教,自動忽略了他話中透露的驚天之秘。

紅衣主教認爲史蒂芬中尉仍存在精神失常的隱患,便沒再搭理他,張元清也沒再說話,默默加強情緒引導。

過了幾分鐘,紅衣主教嘆口氣:

“告訴你們也行,沒有人知道教廷藏寶庫的位置,因爲它只記載於地圖上,地圖顯示它在哪裡,它就在哪裡。”

“什麼意思?”張元清和銀瑤郡主都沒聽清楚。

“聽教皇說,藏寶庫的位置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變化一次,只有循着地圖的指引,才能找到藏寶庫。”紅衣主教解釋道。

“地圖在哪裡?”張元清順勢問道,默默加強情緒引導。

“由歷代聖騎士保管。”紅衣主教說。

歷代聖騎士保管?騎士團都已經灰飛煙滅了.張元清心裡一陣失望,但很快,他想到了那個欠揍的單傳騎士。

藏寶圖由歷代聖騎士保管.我好像知道那位僥倖存活的騎士,爲什麼要把騎士傳承延續下去了!!

藏寶圖在單傳騎士手裡,或者,他知道藏寶圖在哪裡。

“等出了副本,得找機會再和單傳騎士接觸一下。”張元清暗想。

另外,他還好奇一件事,按照靈境副本介紹,1900年的海燕號在執行任務期間離奇失蹤,再無消息。

海燕號失蹤事件,如果真實的發生在歷史中,那麼魔種哪裡去了?

後續又如何?

他非常好奇魔種的下落,因爲在光明羅盤的預言裡,魔種擁有毀滅世界的力量。

“離開副本後,藉助天罰的渠道查一查。”張元清心說。

接下來的時間裡,默默運行純陽洗身錄的張元清,再沒受到魔種的污染,沒聽到可怕的低語。

等到天亮後,他立刻修行純陽洗身錄,配合六芒星圓陣的淨化效果,有驚無險的度過一天。

期間,他不停的找紅衣主教聊天,打探教廷的情報,但隨着紅衣主教的狀態越來越好,情緒引導難度越來越大。

第三天的時候,紅衣主教已經拒絕和他聊天。

第四天的時候,紅衣主教乾脆不再和他對話,與兩位騎士守在陣旁,防止史蒂芬中尉失控。

第五天,張元清的純陽洗身錄恢復巔峰,魔種的低語變成了心煩意亂的聒噪,再不能扭曲他的認知。

到了深夜,距離離開靈境不足一個小時,張元清回到船長室取回棺材,然後返回艙底,繞到“矮牆”背後,首次看見了魔種的真面目。

與史蒂芬日記裡寫的一樣,這是一顆五米高的巨蛋,黑褐色,表面佈滿氣孔和凸起的血管,緩慢的搏動。

它靜靜的立於巨大的六芒星圓陣之下,持續承受着符文力量的淨化。

不知道這東西能不能帶走,魔種是真品,還是靈境複製的仿品?如果是真品,我帶回現實世界,是不是正好應了光明羅盤的預言,給現實帶來巨大災難?

張元清想了半天,決定不作死,過了任務再說,且看看這個S級副本會給什麼獎勵。

反正主線任務是存活五天,不是解開魔種封印,也不是擊斃郵輪裡的守序職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十二點剛過,張元清就聽見耳畔傳來靈境提示音:

【叮!恭喜您完成單人靈境任務——驚悚郵輪,難度等級S,正在結算獎勵.】

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607章 逃脫第450章 萬界商行兌換票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897章 瑤光殿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第291章 死劫第299章 一臉衰相第214章 鬼化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473章 開棺第807章 殺敵第2章 失蹤第545章 破甲第730章 獎勵第667章 出手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892章 不良帥第739章 考試第512章 牽紅線第218章 結算獎勵——后土靴第840章 營房第876章 決戰在即第835章 重聽魔君音頻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223章 不要臉第722章 魔祖第550章 失蹤的夏侯傲天(感謝宅菜的黃金盟第412章 秦風學院和高天原的聯繫第147章 虎符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1003章 靈鈞母親的特殊身份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274章 離間計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147章 虎符第928章 美神遺物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346章 魔君的愛恨情仇第644章 掀桌子第464章 信息量巨大的音頻第357章 BOSS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623章 救命第175章 請君入甕第960章 煉丹第416章 圓滿結束第684章 強勢第443章 殺人兇手孫淼淼第140章 終結(6400)第418章 一石二鳥第276章 截殺第244章 自由職業峰會第45章 兵哥的線索第699章 我殺我自己第260章 伏魔杵第609章 審問小胖子第894章 復活方案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4章 詭異降臨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402章 情報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195章 父親是靈境行者第428章 境外職業彙總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837章 跳樑小醜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476章 棋子第105章 交易第616章 斬形第164章 引導輿論(5400)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557章 成神第一劍第157章 靈魂創傷第447章 角色卡的秘密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24章 兇手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225章 失語村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124章 格鬥課第832章 問答第138章 擊殺boss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635章 通告第71章 夏侯父子
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607章 逃脫第450章 萬界商行兌換票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897章 瑤光殿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第291章 死劫第299章 一臉衰相第214章 鬼化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473章 開棺第807章 殺敵第2章 失蹤第545章 破甲第730章 獎勵第667章 出手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892章 不良帥第739章 考試第512章 牽紅線第218章 結算獎勵——后土靴第840章 營房第876章 決戰在即第835章 重聽魔君音頻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223章 不要臉第722章 魔祖第550章 失蹤的夏侯傲天(感謝宅菜的黃金盟第412章 秦風學院和高天原的聯繫第147章 虎符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1003章 靈鈞母親的特殊身份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274章 離間計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147章 虎符第928章 美神遺物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346章 魔君的愛恨情仇第644章 掀桌子第464章 信息量巨大的音頻第357章 BOSS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623章 救命第175章 請君入甕第960章 煉丹第416章 圓滿結束第684章 強勢第443章 殺人兇手孫淼淼第140章 終結(6400)第418章 一石二鳥第276章 截殺第244章 自由職業峰會第45章 兵哥的線索第699章 我殺我自己第260章 伏魔杵第609章 審問小胖子第894章 復活方案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4章 詭異降臨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402章 情報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195章 父親是靈境行者第428章 境外職業彙總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837章 跳樑小醜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476章 棋子第105章 交易第616章 斬形第164章 引導輿論(5400)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557章 成神第一劍第157章 靈魂創傷第447章 角色卡的秘密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24章 兇手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225章 失語村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124章 格鬥課第832章 問答第138章 擊殺boss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635章 通告第71章 夏侯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