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最後的東西

張元清和小圓頓時偃旗息鼓,小圓坐回高背椅,併攏兩條長腿,側着臉對他,張元清也用側臉對她。

就像剛吵完架賭氣的夫妻。

在“同伴”和“正義”之間,他們都沒能互相理解。

寇北月就很理解,他知道小圓對同伴的感情,小圓是無痕大師最得力的助手,負責招攬、審覈、紀錄等工作。

除了小部分元老,團隊裡大部分人都是小圓發展來的,由她考察、接觸,最後引薦給無痕大師。

她是無痕賓館的前臺,也是整個團隊的前臺。

過去的幾年裡,小圓看着一位位同伴離開,她什麼都沒說,冷眼旁觀着,但每走一個人,寇北月就會看見她孤單的坐在賓館的頂樓,一坐就是整晚。

他們這類羣體,太孤獨了,需要志同道合的夥伴才能攙扶着走下去。

寇北月也能理解元始天尊,他永遠記得從治安隊長家裡出來那晚,元始天尊突然說想抽菸,結果剛吸一口就直咳嗽。

原來他不會抽菸。

抽完煙,他就去幹銅雀樓了,哪怕那裡是龍潭虎穴。

而這件事,其實跟他沒任何關係。

“小圓,你不是想知道我的過去嘛,正好趕上了,我跟你說說.”

牀上的張叔木然的望着天花板,這位不善言辭的老人,措辭了很久,想了很久,嘶啞着嗓音說:

“你們聽說過禹省清河縣滅門案嗎?”

沒聽說過從不關心新聞的張元清心說。

小圓蹙眉思索幾秒,道:

“一家七口只剩一個八歲小孩的那件案子?”

老人看着天花板,聲線滄桑:“是我幹得。”

小圓沒有驚訝,因爲他們這類人,幾乎都揹着命案,她只想知道原因,道:“爲什麼?”

“我們這種邪惡職業,雙手沾滿了鮮血,就像冤魂一樣活在這世上,向世人索命。這句話是‘愧爲人父’說的,說得真好,我就說不出來。”張叔笑了笑,開始回憶他的前半生。

“我就是一個沒讀過書的農民,除了種地,每別的本事了。我跟我婆娘生了四個娃,一個出生沒多久就夭折了,一個病死,一個被人販子拐走,最後就剩一個獨苗。

“那年頭,大家都活得很艱難,必須沒日沒夜的下地幹活才能吃飽飯,顧不上孩子,每家每戶都有活不成的娃娃,能有一個獨苗就很好了。

“我把兒子養到二十二歲的時候,替他娶了媳婦,第二年就生了大胖小子,小孫子可愛極了,很像他父親小的時候.”

張元清和小圓聽着他絮絮叨叨,誰都沒有開口打斷,因爲說起這些往事時,老人眼裡是有光的,沖淡了他愁苦的面相。

“孫子長到六歲那年,夫妻倆出車禍死了,被人撞死的,我聽說撞死他們的人好像喝了酒,當場就棄車逃跑了,跑的時候踉踉蹌蹌,不知道真假.

“那人的家裡在當地很有些勢力,有錢有關係,打官司的時候,他家人給他弄了一份精神病證明,然後他就沒事了。

“律師告訴我,精神病殺人是不犯法的,我一個農民,不懂法律,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理。”老人笑了一聲,笑的悲苦且無奈:“呵,沒得講理。”

“我不服,我說打不贏官司,我就進京告御狀。他們就帶人來打我,七八個人把我按在田埂上,把我的臉按在泥水裡,很痛,痛了我大半輩子。後來,每天都有人在我家附近徘徊,他們搶走了我的身份證,不准我坐車。他們還威脅我,說如果不想家裡的崽也出意外,就別搞事。所有人都跟我說算了,崽還那麼小,總得有人養吧。我想了想,那就算了吧。”

“第二年,我老伴就走了,她就是個眼窩子淺的婆娘,想來想去想不通,就跳河了。”

他的聲音很平靜,彷彿那些陳年往事已經無法動搖內心,只是燈光下,那張黑得發亮的臉龐,似乎愈發愁苦。

“但我不能走啊,我還有孫子要養,我還要供他讀書,他已經沒了父母,總不能再沒了爺爺。種田供不起他上學,我就農閒的時候出去做短工,一塊錢一塊錢的攢,到他上高中那年,我攢了好幾萬,想着他大學也有着落了,於是我就去做了一件當年沒做成的事兒。”

“那年春節,我買了一把快刀,藏在腰裡,坐公交車進了城,把那一家兩代人全殺了。小娃娃我下不去手,想了想,就算了。”

“事後我逃離清河縣,在外面東躲XZ了幾年,偷過東西,當過乞丐,心裡唯一放不下的是我的孫子,我想等他大學畢業結婚了,再看他一眼,然後就去自首。”

“沒想到後來成了靈境行者,認識了無痕大師,他知道我的故事後,邀請我一起修行,忘記過去,重新開始,重新做人。”

“可我始終惦記着孫子,我想看看他過得好不好,我悄悄回到老家清河縣,才知道當年滅門案後,他怕那家人的親戚報復,搬離了清河縣,不知去向。”

說到這裡,張叔望向元始天尊,聲音滄桑而嘶啞,但很溫和:

“元始天尊,伱是個好人,當年如果能遇見你這樣好官,我也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北月是幸運的,我很羨慕他。”

張元清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聽着,他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這番誇讚,乾脆就沒有表情了。

張叔繼續說:

“大概在半個月前,我在靜海市見到他了,他也成爲了靈境行者,還入職了五行盟,有了編制,真好。

“我詳細打聽後,發現他的處境不是很好,一直升不了官,這孩子太實誠了,不夠滑頭。”

張元清聽到這裡,心裡咯噔一下,猛的擡起頭,盯着老人:

“你的孫子是魏元洲?!”

老人緩緩點頭:“他本名叫魏遠舟,我也不姓張,我姓魏。”

張元清有些猝不及防,懵了半天,道:

“那,你爲什麼要暗殺白虎萬歲,魏元洲他知道這些事?”

“這次超凡境的殺戮副本,守序陣營晉升聖者的人特別多,而執事位置有限,遠舟熬了那麼多年,我不能讓任何人影響他的前途,這是我能爲他做的,最後一件事,我想補償他。他不知道我做的這些,他要是知道,一定會阻止我的。”張叔歪了歪腦袋,看向小圓:

“對不起,我辜負了無痕大師,辜負了你們。我的事說完了。”

張元清在窗邊呆立許久,忽然用力搓了搓臉。

有那麼一刻,他在心裡說,要不算了,反正白虎萬歲沒死,可以選擇以隱晦的方式補償他。

但話到嘴邊,說出來的是:“感謝告知,按照規矩,我要逮捕你,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老人蒼老的聲音說道:

“請給我一天的時間,我還有些心願未了,明天晚上,我會回無痕賓館,跟你走。”

張元清點點頭:“好!我在無痕賓館等你,希望你遵守承諾。”

他轉而看向小圓:“我會替他求情,爭取終身監禁!”

小圓表情看不出悲喜,輕輕點頭。

張元清又看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徑直走出房間。

廊道里,寇北月靠着牆,低着頭,默默的站在那裡。

他的臉上滿是沮喪。 張元清本想讓他去取張房卡,他要在隔壁住下,見此情形,便沒有開口,身軀化作一道星光,直接遁入房間。

房間一片漆黑,但對夜遊神來說,黑暗纔是主場。

進入洗手間,洗臉刷牙,然後返回房間,躺在牀上,他給關雅發了一條報平安的短信後,就直愣愣的看着漆黑的天花板發呆。

腦海裡反覆迴盪着張叔的故事,彷彿看見了一個再也直不起腰的老農,在田野間日復一日的耕種,年復一年的勞作,用一雙粗糙龜裂的手,倔強的養大了孫子。

直到那年滅門案,他重新挺起了腰桿,卻已經成爲通緝犯。

耳畔彷彿又迴盪起了什長說過的話:邪惡職業,是人類自身的業火。

他憎惡邪惡職業,但又同情他們,同情不願意與這個世界和解的“愧爲人父”,同情含冤受辱的寇北月,也同情爲了孫子忍辱負重的張叔。

他現在知道是什麼把一個老農逼成邪惡職業了。

但正如張叔所說,這一切都沒得講理!

天矇矇亮,靜海市人民醫院。

僻靜的角落裡,穿着破爛大衣,皮膚黝黑髮亮,佈滿皺紋的張叔,柔聲道:

“你放心,爺爺已經把一切都扛下來了,這件事你就當不知道,不會影響你前途的。”

在他對面,是穿着正裝,俊朗沉穩,氣質溫潤的青年。

正是魏元洲。

魏元洲一邊環顧四周,一邊問道:

“我也沒想到來的會是元始天尊,你怎麼跟他說的?”

張叔把事情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

魏元洲聽完,緩緩點頭,沉默一下,問道:

“如果他保不住你呢?”

張叔搖了搖頭:“那就是爺爺的命,爺爺苟活這麼多年,早就活夠了,就這樣吧。”

他飽經風霜的臉龐露出一抹柔色:“小舟,爺爺能看到你現在這樣,就已經很滿足了。這些年是爺爺對不住你,讓你受苦”

魏元洲擺擺手,打斷他,“我知道了,這裡人多眼雜,你先回去吧。”

張叔看了他幾眼,似乎要把孫子的臉印在腦海裡,這才戀戀不捨轉身,沒走幾步,身後忽然傳來魏元洲的聲音:

“爺爺,你是故意不殺他的吧。”

張叔停住腳步,沉默不語。

魏元洲沉聲道:

“你不殺他,我怎麼當執事?我跟你說過的吧,因爲你的緣故,我的家庭背景評級一直是乙下。除非立大功,不然我競爭不過他的。

“你已經害了我一次,爲什麼就不肯幫我呢?”

張叔蒼老的臉龐透着滄桑,道:

“爺爺不想殺人.”

話音剛落,他忽然劇烈咳嗽起來。

“咳!咳!咳”

喉嚨裡像是卡了濃痰,他咳的聲嘶力竭,咳的臉色通紅,咳的額頭髮燙,呼出的盡是灼熱的氣息。

他生病了,病的很重。

“噗!”

一柄利刃從背後捅穿了他的心臟,刀尖自前胸刺出。

耳邊,是魏元洲咬牙切齒的聲音:

“爺爺,你去了鬆海分部,我就一定會暴露,你瞞不過他們的。與其這樣,不如把功勞給我啊。有了你這筆功勞,我就能晉升執事了,您也希望我成爲執事的,對吧。”

巨大的疼痛襲來,分不清是來自心裡,還是來自心裡。

張叔渾濁的眼裡閃過痛苦,閃過酸楚,閃過失望,唯獨沒有驚訝,最後統統轉化爲釋然。

他嘴脣輕輕顫抖着,說出最後的遺言:

“也好.”

這是爺爺最後能給你的了。

“鈴鈴鈴”

聽見熟悉的電話鈴聲,張元清猛的睜開眼,垂死病中驚坐起,心臟驟停。

摸出枕下的手機,看一眼來電顯示,是關雅打來的。

不是說了今晚就回去嗎,大清早打什麼電話.張元清心裡抱怨兩句,接通電話,懶洋洋道:

“關雅姐,想我也不用大清早攪我春夢吧,夢裡的你可乖了,一個勁兒的朝我搖屁股。”

關雅沒好氣道:

“你是打算繼續在夢裡看我搖屁股,還是跟着我們回鬆海?”

張元清一愣:“回鬆海?我不是讓你們在醫院等着嗎,這個案子我會處理的,你不用管,等消息就好了。”

關雅道:“不用你處理了,因爲已經處理完了,昨晚的襲擊者已經被擊斃了。”

“什麼?!”

張元清一個激靈,睏意全消。

第38章 調查第435章 藏寶庫第820章 自信第881章 偷家第950章 大祭司第723章 殺手鐗第512章 牽紅線第695章 戰利品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458章 初秋的寒意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764章 反擊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206章 全套戰甲出世第837章 跳樑小醜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857章 象徵身份的東西第790章 重逢第77章 殺招第635章 通告第724章 真正的目標第215章 冠軍(5500)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723章 殺手鐗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901章 祭祀之舞第730章 獎勵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178章 吃瓜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216章 懸賞榜更新第378章 生死狀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537章 非樂第776章 半神齊至卷尾總結+請假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230章 紙人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825章 太陰之主的破綻第569章 南明市第771章 雷池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748章 503號房間第90章 面談第505章 進入動物園第761章 驚變第438章 狡猾的敵人第940章 質問第130章 團滅危機第866章 完成支線任務第243章 新的陰屍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53章 破局之法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788章 博物館二樓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204章 道德淪喪的戰鬥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816章 戰寵和幫主第3章 角色卡第713章 污染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475章 人均高玩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143章 甲子修道錄第68章 請半天假第82章 魔君的留言(求首訂)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1章 禮物第272章 合力打boss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844章 婉美人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914章 血族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344章 處罰結果第534章 節用 明鬼第256章 濃霧(祝菜總生日快樂)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第244章 自由職業峰會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950章 大祭司第232章 大恐怖第789章 一挑五第265章 援兵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522章 故人和舊事第311章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第21章 不同第823章 佈局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834章 探究種子的培育之法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801章 修羅進京
第38章 調查第435章 藏寶庫第820章 自信第881章 偷家第950章 大祭司第723章 殺手鐗第512章 牽紅線第695章 戰利品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458章 初秋的寒意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764章 反擊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206章 全套戰甲出世第837章 跳樑小醜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857章 象徵身份的東西第790章 重逢第77章 殺招第635章 通告第724章 真正的目標第215章 冠軍(5500)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723章 殺手鐗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901章 祭祀之舞第730章 獎勵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178章 吃瓜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216章 懸賞榜更新第378章 生死狀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537章 非樂第776章 半神齊至卷尾總結+請假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230章 紙人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825章 太陰之主的破綻第569章 南明市第771章 雷池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748章 503號房間第90章 面談第505章 進入動物園第761章 驚變第438章 狡猾的敵人第940章 質問第130章 團滅危機第866章 完成支線任務第243章 新的陰屍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53章 破局之法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788章 博物館二樓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204章 道德淪喪的戰鬥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816章 戰寵和幫主第3章 角色卡第713章 污染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475章 人均高玩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143章 甲子修道錄第68章 請半天假第82章 魔君的留言(求首訂)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1章 禮物第272章 合力打boss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844章 婉美人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914章 血族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344章 處罰結果第534章 節用 明鬼第256章 濃霧(祝菜總生日快樂)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第244章 自由職業峰會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950章 大祭司第232章 大恐怖第789章 一挑五第265章 援兵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522章 故人和舊事第311章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第21章 不同第823章 佈局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834章 探究種子的培育之法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801章 修羅進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