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靈拓

“山河永存”四個字重重的敲在張元清心頭,他面色駭然的回頭看向紅纓長老,脫口道:

“你”

“你確定?”傅青陽比他更快一步,似乎是專門爲了堵元始天尊的口。

相比起表情驟變的心腹下屬,錢公子依舊平靜鎮定,如同小說裡男人退避的冰山美人。

張元清一下子閉嘴了,腦海裡念頭翻涌,宛如驚濤駭浪。

“永存山河是誰?”傅青萱皺了皺眉。

她當然不可能聽說過迴歸靈境二十多年的人物,山河永存在太一門任職的時候,傅青萱還是個扎着羊角辮,揹着小紅書包的幼稚園大班生。

“是山河永存。”傅青陽糾正道。

高峰長老也看向了紅纓,他是近十年成爲靈境行者的。

紅纓長老目光依舊盯着遠處那張老臉,臉上凝固着震驚、茫然、難以置信.隔了好幾秒,才深吸一口氣,說道:

“他是太一門的長老,資歷很老,民國末年的靈境行者,但二十多年前,就已經迴歸靈境。”

暗夜玫瑰的大護法,竟然是前太一門長老?陰姬等人臉色古怪。

對他們來說,這則信息實在有些難以消化。

“迴歸靈境.”傅青陽冷冷道:“迴歸靈境的太一門長老,成了暗夜玫瑰的大護法?到底是迴歸靈境,還是背叛了太一門。”

聞言,在場衆人齊齊看向紅纓長老。

風韻猶存的婦人苦笑一聲:“這正是我所震驚的。”

傅青陽點點頭,沒再多說。

身爲斥候,他能判斷紅纓長老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何況身邊還有一位半神級斥候。

沒有人能在元帥面前說謊。

“其他兩人認識嗎,也是官方的?”傅青萱看向弟弟。

她似乎不太清楚官方長老的模樣,這是當然了,元帥每天忙着看漫畫,恰巧克力豆,哪有閒工夫去了解官方長老這羣烏合之衆。

傅青陽沒有迴應,走到中年人和中年婦女屍體邊,檢查片刻,確認沒有易容道具後,搖頭道:

“他們不是官方的主宰,但確認容貌後,查身份不難。”

正說着,鬼城的閣樓、店鋪、街道,開始透明化,宛如正在消退的海市蜃樓。

“鬼城要夜遊離開了。”傅青萱說,“準備迴歸現實。”

這件道具要離開了,背後的主人在召喚它。

“表姐,沒有辦法阻止嗎。”張元清忙道。

表姐?冰山美人錢公子,露出了驚愕之色。

其他人也一愣。

而更讓他們難以置信的是,元帥居然沒有糾正元始天尊的稱呼,微微搖頭:

“斥候沒這種能力。”

傅青陽冷着臉審視心腹下屬,思索着他到底納頭便拜了多少次。

傅青萱可不是個好脾氣的女人。

鬼城的“虛化”在加速,現實世界的輪廓開始出現,彷彿兩幅重疊的畫。

又過了幾秒,喧譁的人聲和機動車行駛路面的微噪音傳入耳中,鬼城徹底消失,他們出現在了馬路正中央。

暗夜玫瑰三位護法的屍體也隨着鬼城一同離去。

一輛白色小車正朝着人羣駛來,車主冷不丁的看見前方出現一羣人,猝不及防,本能的狂打方向盤。

但在眨眼間,這羣人又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

車主又急忙矯正方向盤,轎車往左偏移了幾米,迅速回歸正軌,平安無事的駛遠。

路邊,在紅纓長老星幻術的加持下,衆人目送白色轎車遠去,傅青萱道:

“散了吧,我要回京城了。傅青陽,這件事你來查,查完了告訴我一聲。”

傅青陽拽住了姐姐的胳膊:“把斗篷還給我。”

傅青萱假裝沒聽見,望向張元清:“回頭十老再審伱,聯繫我就是了,你是白虎兵衆的人,不需要那個粗鄙的火師出手。”

“好的表姐。”張元清應了一聲。

傅青萱瞅他一眼,“你似乎知道的不少。”

她沒有多說,從馬褲的兜裡摸出手機,打開導航,忽然想起什麼,淡淡道:

“元始天尊,把你拍的照片發給我。”

包括傅青陽在內,所有人都臉色一變,紛紛朝元始天尊投去暗藏威脅的目光。

張元清目不斜視的打開軟件,添加白毛頭像好友,發送大炕同眠的照片。

傅青萱滿意點頭,旋即打開導航,在電子女聲輕柔的聲音中,衝入藍天。

“準備出發,全程一千兩百六十八公里,大約需要.您已超速,請減速慢行,您已超.”

戈壁,兵主教總部。

存放着母神子宮的平房裡,恐懼天王忽然起身,看向肉艙,嘆息道:

“復活了看來沒有殺死傅青陽。”

銀月天王扭頭看去,只見一隻手掌的輪廓撐起肉艙表面的肉膜,緊接着,一道人影撕裂“胎衣”,從肉艙裡爬了出來。

他頭髮花白,遍佈褶皺,但身軀肌肉飽滿,陽光健碩。

這位老人爬出來後,肉艙迅速“癒合”,肉膜修復。

但很快,第二隻手掌撐開了肉膜,這次是一位中年人。

中年人之後,是一位容貌平庸的中年婦女。

恐懼天王“啪”的打一個響指,三套正裝出現在肉艙蓋上,笑道:

“衣服已經準備好了,三位,光着身子說話很不優雅。”

大護法抓起衣物,慢條斯理的穿着,聲音嘶啞:

“我的身份曝光了,行動失敗。”

銀月天王怒道:“行動之前,你說你們首領推演過很多次,此次必然成功。” 恐懼天王摸了摸耳垂的銀釘,“雖然涉及到半神層次的算計,失敗是常有之事,但咱們有必要討論一下,失敗的環節在哪裡。”

“魔眼救出來了嗎。”三護法問道。

“他很快就會迴歸兵主教。”恐懼天王點頭。

暗夜玫瑰的三位護法齊齊皺眉,大護法聲音嘶啞地說道:

“你拖延元帥足夠久了,你的環節沒問題,魔眼也揪出來了看來失敗的環節是傅青萱如何定位到鬼城的。

“鬼城有首領施展隱秘庇護,她不可能找到。”

“不知道的話”恐懼天王聳聳肩:“看來是那位門主出手了,一切未知的疑惑,甩鍋給他就行了。”

那位舉世無雙的棋手,那位主修星辰的人物,他的佈局、落子,永遠是潤物細無聲。

你甚至都感覺不出他什麼時候出手的,他到底有沒有出手。

他就像站在更高維度的神明,俯瞰着世間萬物的發展和演變,偶爾撥動一下棋子,你也感覺不出任何異常。

能讓暗夜玫瑰首領失算的佈局,那就不用想了,一定是那位在暗中使壞。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暗夜玫瑰以後和官方要下明棋了。”大護法嘆息道。

線上會議室。

總部大長老帝鴻親自出席了會議,參與者有太一門的紅纓長老、趙長老,鬆海分部的傅青陽、狗長老,以及杭城分部的高峰長老。

本次會議的主題是昨晚發生在鬆海,以營救魔眼爲核心的一系列事件。

“當晚11:05分,鬆海分部黃沙百戰長老送到平川市分部的求救電話,11:14分,元帥前往平川市三號監獄,11:17分,我收到了自稱故人的神秘電話.”

狗長老語氣低沉的彙報着昨晚的經過,將所有細節彙總,還原真相。

“你的故友是什麼情況。”帝鴻大長老沉聲問道。

“他是逍遙組織,烈陽雙子之一,靈境ID張天師,動物園的前任主人,我當年向總部報備過的。”狗長老坦然道。

“他不是死了嗎。”帝鴻大長老道。

“所以我才被引走了。”狗長老嘆息一聲。

帝鴻大長老沒再多問,轉而道:

“趙長老,紅纓長老,山河永存是怎麼回事,太一門的資料裡寫着,此人在1999年進入副本,從此失蹤,太一門判斷此人迴歸了靈境。可他爲什麼突然出現,還成了暗夜玫瑰的大護法?”

趙長老頭像上的麥克風標誌亮起,“山河永存確實迴歸了靈境,正如資料庫中所記載,他在1999年冬,進入副本,再無消息。這類情況,我們通常默認爲迴歸靈境。”

這是他進入副本時,向赤日刑官報備過,這是他進的副本。

對話框裡,上傳了一份文件。

長老們正要點開,便聽傅青陽冷冷打斷:

“趙長老,太一門的準備功夫做得不錯。”

這句話讓會議室內的長老們心裡一動,傅青陽似乎知道些什麼。

趙長老沉聲道:

“傅長老什麼意思。”

傅青陽頭像的麥克風跳動着,“一個星期前,太一門的資料庫,關於山河永存的信息是查無此人。可今日下午,紅纓長老彙報了此事後,山河永存的資料就恢復了,趙長老不應該解釋一下?”

此言一出,帝鴻大長老語氣嚴肅:“傅青陽,此事當真!”

傅青陽淡淡的“嗯”一聲:

“同年迴歸靈境,並被抹去資料的,還有一個人。”

“誰?”

會議室裡,同時響起好幾聲追問。

傅青陽沉聲道:“太一門主的十七子,逍遙組織暗影雙子之一,靈拓!”

會議室內,一片死寂。

“暗夜玫瑰的首領,是不是我十七哥靈拓?”

京城,槐樹下,靈鈞死死的盯着搖椅上的孫長老,咬牙切齒道:

“今天女元帥在金山市斬了暗夜玫瑰的大護法,原來他就是太一門的山河永存,那麼暗夜玫瑰首領,是不是就是靈拓。”

他從傅青陽和元始天尊那裡得知了此事。

元始天尊和傅青陽的猜測是,靈拓就是暗夜玫瑰的首領,靈拓和山河永存同年迴歸靈境,同樣被抹去資料,再考慮到暗夜玫瑰首領的位格。

那位十七哥的嫌疑最大。

“難怪暗夜玫瑰的成員,遍佈官方和靈境世家,這本就是從我們內部分裂出去的組織。爲什麼?十七哥爲什麼要這麼做?

“孫長老,你藏不住了,告訴我吧。”

維多利亞慵懶的倚在樹幹上,指尖夾着一根女士煙,看着自己的男人衝老孫發脾氣。

乍聞“噩耗”,靈均在房間裡枯坐許久,這把維多利亞嚇了一跳,把他按在胸口柔聲說,寶寶你怎麼了,寶寶有事跟我說。

但寶寶沒說,而是直接領着她來到了孫長老的住所。

孫長老閉着眼睛,隨着搖椅晃動。

很久後,他睜開眼,目光望着蔚藍的天空,緩緩道:

“你想的沒錯,暗夜玫瑰首領就是靈拓,山河永存是他的跟隨者。我和山河永存是至交好友,理念也很相同。

“太一門卸掉我的權力是有理由的,他們擔心我成爲暗夜玫瑰的隱秘成員。”

靈鈞雙拳一下握緊,麪皮狠狠抽搐。

暗夜玫瑰做的那些事,不比邪惡組織好哪裡,而在他的印象中,十七哥是個溫和的,充滿正義感的哥哥。

是他童年憧憬的對象。

“他爲什麼變成這樣?”維多利亞皺眉道:“靈拓雖然不像個穩重靠譜的男人,但一個立志要拯救世界的人,怎麼會是壞人呢。”

第434章 咕嚕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334章 桃花煞第488章 策略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40章 巫蠱師第322章 金輝市第996章 抱歉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880章 陰物第766章 悲傷的眼淚第334章 桃花煞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326章 古代秘法第970章 太陽意志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881章 偷家第898章 插旗第813章 試驗品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519章 靈拓第701章 行動第463章 久違的魔君音頻第114章 李顯宗第27章 人生百態第92章 黑市第187章 憎惡第753章 偶遇第562章 酒宴和抵達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636章 晴天霹靂第193章 見魔眼第338章 爭執第489章 觀星術第466章 傅雪的動搖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754章第332章 桃花符第323章 殺無赦第970章 太陽意志第722章 魔祖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456章 清兵入關(一)第478章 神劍山莊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379章 勝負已分,生死見曉第582章 天罰來人第345章 魔君的遺物第1011章 搏命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36章 面談第827章 獸皮鼓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187章 憎惡第597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286章 入關攻略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803章 爭分奪秒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515章 鬼城第741章 落地成盒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734章 夜會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524章 久違的羣聊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1006章 尋求一個希望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878章 請君入甕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397章 收穫不小第858章 國都第379章 勝負已分,生死見曉第289章 降臨現實黃金盟感謝單章——感謝宅菜大佬的打賞。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746章 困局第1017章 世界線收束第378章 生死狀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178章 吃瓜第467章 桃花煞第352章 海底第888章 越來越多的bug第415章 圖窮匕見第780章 苦修第999章 備戰第963章 擂臺賽
第434章 咕嚕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334章 桃花煞第488章 策略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40章 巫蠱師第322章 金輝市第996章 抱歉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880章 陰物第766章 悲傷的眼淚第334章 桃花煞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326章 古代秘法第970章 太陽意志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881章 偷家第898章 插旗第813章 試驗品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519章 靈拓第701章 行動第463章 久違的魔君音頻第114章 李顯宗第27章 人生百態第92章 黑市第187章 憎惡第753章 偶遇第562章 酒宴和抵達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636章 晴天霹靂第193章 見魔眼第338章 爭執第489章 觀星術第466章 傅雪的動搖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754章第332章 桃花符第323章 殺無赦第970章 太陽意志第722章 魔祖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456章 清兵入關(一)第478章 神劍山莊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379章 勝負已分,生死見曉第582章 天罰來人第345章 魔君的遺物第1011章 搏命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36章 面談第827章 獸皮鼓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187章 憎惡第597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286章 入關攻略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403章 世界末日的猜想第803章 爭分奪秒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515章 鬼城第741章 落地成盒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734章 夜會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524章 久違的羣聊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1006章 尋求一個希望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878章 請君入甕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397章 收穫不小第858章 國都第379章 勝負已分,生死見曉第289章 降臨現實黃金盟感謝單章——感謝宅菜大佬的打賞。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746章 困局第1017章 世界線收束第378章 生死狀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178章 吃瓜第467章 桃花煞第352章 海底第888章 越來越多的bug第415章 圖窮匕見第780章 苦修第999章 備戰第963章 擂臺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