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自斷一臂

艹.張元清頭皮發麻,不可避免的涌起沮喪和惱怒的情緒。

眼見便要成功,豈知功虧一簣。

六級的觀星術涉及到主宰就不太靈了,而且此事牽扯的勢力較多,青禾分部、天罰、包括冥王本身,都可能會干擾到觀星術。

所以眼前這一幕不在他的計劃中。

WWW✿ ttk an✿ ¢ 〇

奧斯蒙身邊的老頭無疑是一位主宰,在他眼皮子底下帶走冥王是不可能了,帶着宮主撤退?

把帽子丟給宮主,讓她把冥王收入小紅帽空間,然後和她一起傳送離開?可我只有一塊傳送玉符了。宮主也進帽子倒是可以,但那位主宰顯然不會給我行動的機會.

交出冥王,納頭便拜,利用官方執事的身份從容而退?倒是有很大機率離開,可又不甘心……

電光火石間,張元清想到很多種應對之策。

止殺宮主佇立原地,一動不動,裙底竄出的紅線齊齊對準身後,如同昂首屈身,伺機而動的眼鏡蛇。

張元清察覺出了她的緊張,她甚至都不敢動。

這位青禾族的主宰,等級比他想象中的高,至少是八級,因爲等閒的七級主宰,不會讓宮主如此忌憚。

奧斯蒙目光先是落在捆綁成糉子的冥王身上,眼睛一亮,繼而看向紅裙女子和相貌平庸的年輕男人。

“你們也想要冥王?”他目光在三人間轉動,語氣冰冷:“呵,背後主使者是誰。”

張元清不予理會。

吳阿貴用一種“好好商量”的語氣說:“把人留下,我會讓你們離開的。”

這位主宰好像沒有動手的意思,我想起他是誰了,青禾族的族長吳阿貴,出名的老好人,要不抓冥王就算了張元清目光閃爍,如果是他的話,全身而退不難。

“跟他們廢什麼話!”

奧斯懞直接動手,雙臂於胸前虛抱,海水“汩汩”滾動,凝聚成一匹肩高一米七的蔚藍駿馬,虛抱的雙臂奮力打開,這匹鬃毛、馬尾栩栩如生的駿馬,昂首踢蹄,衝撞向止殺宮主。

觸手般的紅線彈射而出,刺入駿馬身體,再輕輕一撕。

蔚藍色的駿馬潰散成白沫,嘩啦傾瀉一地。

宮主冷哼一聲,紅線餘勢未衰,纏向奧斯蒙。

面容憨厚的吳阿貴連忙擡起手掌,往下一按,剎那間,磅礴的重力降臨,張牙舞爪的紅線瞬間被“拍”在地上,連蠕動都做不到。

止殺宮主嬌軀微微顫抖,肩膀如同扛着大山。

張元清和冥王就沒那麼堅強了,一個直接實現納頭便拜,一個直接躺平(物理)。

吳阿貴看向奧斯蒙,勸道:“人被搶了,要回來就是,有話好好說。”

他再望向止殺宮主的背影,語重心長的說:“你們帶不走他的,離開這裡,如果同意,點一點頭。”

奧斯蒙見狀,知道無法違逆一位八級主宰,哪怕他是老好人,當即冷哼道:

“今天就先放過伱們,我不管你們是誰,事後我會查的,一旦讓我查出你倆的身份,就等着迴歸靈境吧,卑賤的劣等人。”

“找死!”止殺宮主寒聲道。

劣等人?在五行盟的地盤還敢這麼囂張,這傢伙平時狂妄慣了,真以爲人人都忌憚天罰張元清腦袋杵在鋪滿松針的地上,發出嘶啞的笑聲:

“年輕人,戾氣別這麼重,上一個戾氣重的元始天尊,已經改頭換面不敢用真面目見人了。”

奧斯蒙也是個殺伐果斷的,聞言,直接從物品欄抓出一把大口徑手槍,對準那個大放厥詞之輩的腦袋。

張元清保持着納頭便拜姿勢,高聲道:“我是五行盟的高級執事。”

“砰!”

槍聲同步響起。

吳阿貴如同辛苦耕耘的老農看見野豬在拱自家的菜,疾奔幾步,探手一抓,把子彈握在手心。

“你”他盯着跪趴姿勢的年輕人,想了想,質問道:“你有什麼憑證?”

說話間,輕輕揮手,散去年輕人身上的重力。

張元清彈身而起,活動了一下痠疼的筋骨,拍掉身上的泥土,這才取出鬆海分部的憑證,高高揚起:“這就是憑證。”

身後的松樹忽地生出藤蔓,纏住文件紙,把它甩向淳樸憨厚的老農。

吳阿貴接過紙,看一眼鬆海分部的公章,“章是認得,但上面寫的什麼,不認字。”

?張元清剛醞釀起來的氣勢突然卡殼,深吸一口氣穩住心態,道:“鬆海分部派我來執行秘密任務,任務目標就是這個冥王。現在已經抓捕歸案,希望青禾分部能協助我。”

“怎麼協助!”吳阿貴態度翻天覆地的變化。

“讓我們離開。”張元清瞥一眼奧斯蒙。

“不行!”奧斯蒙臉色一變,藍眸凝視,“吳阿貴族長,青禾分部是收了錢的,答應幫我們封鎖場地。”

沒有人能戲耍天罰,戲耍天罰的人都會付出慘痛代價。

他在心裡補充一句。

“錢會退的。”吳阿貴把文件紙摺疊好,對張元清說:“我可以支持你們的任務,但你倆要跟我回去,我要找人上電腦查一下,嗯,上面的字也要讓雲夢看看。”

“不用看了!”

威嚴洪亮的聲音從密林深處傳來。

張元清循聲看去,吳阿貴身後的松樹上,開出一朵白色的,足有兩米高的花苞。

花苞緩緩盛放,花蕊中立着一位老人,同樣穿着青禾族的民族服裝,同樣滿頭花白,但比起憨厚淳樸的吳阿貴,這位老人眉濃眼大,不怒自威,花白的鬍鬚紮成羊角辮。

吳有華,青禾分部調查部部長,管着族規,是青禾分部最有權勢的人之一,大部分時候,可以把“之一”去掉。

霸道、易怒、好戰、死要錢張元清腦海裡掠過此人的資料,心裡一沉。

與此同時,黑暗處傳來樹梢搖晃的巨響,像是有一羣猴子在樹上攀爬跳躍,不斷靠近。

俄頃,一道道身影出現在視野中,那是一羣比猿猴還矯健的木妖,他們在樹梢間騰躍,每一次蕩起,都如騰飛般掠出十幾米。

他們也會在地面狂奔,地勢起伏的密林如履平地。

木妖被動——攀爬者。

任何複雜的地形都難不倒木妖們,在古代,木妖是專門攻克險關孤城的先鋒軍。

青禾分部的木妖率先趕來,成羣結隊的簇擁在吳有華身後,這些木妖都是聽令於調查部長的部隊,而屬於族長吳阿貴的土怪們,受限於速度,還在趕來的路上。

“呼呼~”

狂風大作,強勁的氣流壓彎松林,樹幹繃的筆直。

兩道人影乘着風掠來,赫然是獵魔人和胡佛,後者手裡還拎着嚴肅古板的騎士青年夏佐。

天罰的人也趕到了。

這下子,天罰和青禾分部的族人,把張元清和止殺宮主包圍了。

獵魔人高空俯瞰,向來溫和的眼神,此時冷漠無情。

同爲風法師的胡佛懶散中帶着冷漠,夏佐一如既往的嚴肅,奧斯蒙則嘴角勾起冷笑,露出貓戲老鼠的表情。 天上地下都是同伴,這兩人插翅難飛。

青禾族人的目光帶着審視和好奇,竊竊私語着事情的脈絡。

身在其中的雲夢聽了片刻,驚愕的發現自己居然成了事件的主角之一。

——有人冒充她向族人提供假消息,把天罰和青禾族的戰士們調離聚集地,試圖截走叫做冥王的通緝犯,並且差點成功了。

雲夢細細的打量着兩人,年輕男人容貌普通,是她不會看第二眼的類型,可他身上總有股讓人似曾相識的氣質。

紅裙女子應該是個出色的美人,雖然戴着面具,穿着華美的長裙,但那股子婉約娉婷的儀態,讓同爲女子的她都忍不住目光流連,心生嚮往。

可我不認識他們,爲什麼要假扮我?雲夢蹙起眉尖,覺得不太對勁。

因爲從族人的講訴中,那個冒牌貨甚至接觸了爺爺,卻沒有被發現。

“執行官大人,就是這兩人想截走冥王。”奧斯蒙高聲道。

迴應他的是獵魔人的風刃,暴雨般攢射,籠罩下方的止殺宮主和張元清,前者還在重力的壓迫下,無法做出迴避動作。

吳阿貴皺了皺眉,張元清和止殺宮主腳下的泥土隆起,形成一道球型屏障。

“嘭嘭!”

風刃斬在屏障上,濺起灰濛濛的塵土。

獵魔人目光一銳,“吳族長,你這是什麼意思。”

“他們是五行盟的高級執事,你不能殺他們。”吳阿貴搖搖頭,又望向吳有華,有些不太流暢的解釋了詳情,一邊取出文件,一邊說道:

“六叔,我們是五行盟的一份子,按照規矩,應該先把冥王關押,等鬆海分部確認後,再把冥王押去鬆海。”

“鬆海分部的行動與我們無關。”調查部長吳有華冷哼一聲,奪過侄兒手裡的文件紙撕碎,淡淡道:“現在他不是五行盟執事了,把這兩個傢伙打發掉,再胡攪蠻纏,廢了也行。”

說話間,他眼神嚴厲的瞪一眼侄兒,八百萬聯邦幣等於白送,唾手可得的錢財卻要拒之門外?

真是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這個只知道種田的侄兒、族長,根本不知道操持一個兩萬人的部族有多難。

人羣裡,雲夢看着隨風飄散的碎紙,秀眉微蹙。

她有些不滿六太公這樣對爺爺,但不管是輩分還是實力,她都沒有說話的資格。

與她有相似看法的青禾族人並不少,青禾族人對族長是敬而不畏,不怕,但很尊敬。

吳阿貴沉默幾秒,語氣認真:

“六叔,不要自己騙自己,撕了文件他也是官方的高級執事,這個冥王可能是個重要人犯,交給天罰不行的,至少要先問問鬆海分部。”

他想了想,補充道:“你想,如果總部明年扣我們經費呢。”

吳有華不在乎鬆海分部的態度,但扣經費擊中命門了。

獵魔人微微皺眉,立於空中,朗聲道:“吳族長非要如此的話,我不會勉強,但請青禾分部退還三百萬定金。”

底下的青禾族人表情微變。

胡佛笑吟吟道:“如果青禾分部願意幫天罰這個忙,我們再加兩百萬聯邦幣,總共一千萬。”

底下議論聲炸鍋了,下意識的計算匯率,一千萬聯邦幣可以換七千萬本國貨幣。

吳有華大悅,撫了撫羊角須,笑道:

“天罰就是闊綽,合作愉快!”

他轉而看向侄兒,沉聲道:

“阿貴,總部最多是問責,不會剋扣經費,經費是我們投靠五行盟的條件,總部敢扣經費,我們就敢鬧。你非要斷族人們的財路,就問問他們答不答應。”

“不答應!”立刻有人高喊。

接着,“不答應”的呼聲此起彼伏,青禾族人滿臉振奮,羣情激昂。

奧斯蒙嘖嘖連聲,這就是金錢的力量。

他悄悄斜一眼吳阿貴。

張元清和止殺宮主對視一眼,後者微微搖頭。

眼下這個局面,要帶走冥王是不可能了,能全身而退就是萬幸。

張元清快速思考起來:

“青禾分部不怕總部,死認錢,完全被天罰收買了,完成任務的可能性幾乎爲零。”

“如果不想放棄,首先就要讓青禾分部知難而退,這樣我和宮主組隊,加上潛伏在暗中的‘人間流浪客’,是可以和天罰隊伍一較高下的,就看值不值。”

他冷冷掃過倨傲囂張的奧斯蒙,掃過重傷陰姬的胡佛。

值嗎?

值不值不知道,但我想揍他們.張元清神色冷漠。

他對天罰的這幾人本就沒好感,交流會後,印象更是差到極點。

這種跑家裡來打臉的人,若非忌憚着魔君傳人的身份曝光,以他的性格,交流會上就教他們做人了。

沒想到交流會上沒機會,在十萬大山裡倒是對上了。

“想要讓青禾分部知難而退,以一個無名執事的身份肯定不夠格,我必須得上大號!以元始天尊的威望,加上元帥的威懾以及和雲夢的交情,是有可能讓青禾分部主動退出的,就看怎麼操作”

張元清大腦高速轉動。

這時,又有一批青禾族人趕到,其中竟有個熟人——罌粟副部長。

皮膚黝黑,氣質嚴厲的罌粟副部長見到張元清,先是一愣,繼而咬牙切齒的擠開人羣,衝到最前頭,厲聲道:

“大哥,六叔,就是他把我打傷的,他就是那個侵吞我們財產的人。

“他根本不是什麼三清道祖,他就是一個不敢暴露真實ID的小人。”

此言一出,四周的青禾族人的眼神就變得不一樣了,罌粟副部長前幾天的遭遇他們聽說了。

據說這個叫“三清道祖”的高級執事,侵吞了近一個億的贓款,那些本該是歸於青禾分部賬戶裡的錢。

非但侵吞青禾族的錢,還把罌粟副部長打成重傷。

吳有華的眼神瞬間轉冷,袖中衝涌出嫩綠的藤須,裹住本就五花大綁的冥王,奮力一拽。

絲絛斷裂的“啪嗒”聲不絕於耳,角力失敗的止殺宮主輕哼一聲。

被嫩綠藤須纏繞的冥王,左看看青禾族,右看看天罰,又扭頭看一眼止殺宮主和張元清,眼裡除了絕望,還透着一絲生無可戀的茫然。

吳有華把冥王踩在腳下,望着張元清,冷冷道:

“我不管你是誰,傷我族人,就是與我們爲敵,念在你是五行盟執事的份上,自斷一臂,然後滾!”

這話等於是當衆羞辱一位高級執事。

所有人都看向了張元清,有人戲謔嘲弄,有人痛恨快意,有人笑嘻嘻的看熱鬧。

止殺宮主眼裡的殺機愈發熾烈。

“逼我自斷一臂?”張元清擡起手,按在了額頭,徹底下定決心,大不了懸賞不做了。

“總部十老都沒對我說過這種話,吳部長好大的威風啊,你要不要看看我是誰!”

說完,輕輕一抹,那張平平無奇的臉龐水波般扭曲,化作一張年輕俊朗的面孔。

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306章 夜會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59章 偵探推理館(完)第93章 調整計劃第244章 自由職業峰會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57章 聘禮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764章 反擊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644章 掀桌子第748章 503號房間第993章 隱秘第353章 陰陽轉輪第287章 春潮帶雨晚來急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819章 驚訝和驚悚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22章 夜遊神會議第576章 大捷第968章 人頭落地第652章 新約郡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578章 搶錢第188章 土地公第175章 請君入甕第958章 倔強第464章 信息量巨大的音頻第600章 釣魚第684章 強勢推書:《星河之上》第127章 隊長第97章 鬼來信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777章 媽了個巴子第349章 S級副本——啓航第644章 掀桌子第214章 鬼化第844章 婉美人第335章 無題第26章 潛逃第531章 墨宗機關城第395章 純陽掌教出手第937章 破廟第543章 摸索規律第754章第156章 母親來電第577章 分錢第750章 問話第757章 熟人局第999章 備戰第550章 失蹤的夏侯傲天(感謝宅菜的黃金盟第243章 新的陰屍第293章 傅青陽迴歸第807章 殺敵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1013章 宿命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481章 斬首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451章 重返高天原第322章 金輝市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956章 尋人第718章 自由盟約的神靈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890章 見人第473章 開棺第73章 謀劃第214章 鬼化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第365章 紅帽小姑娘第762章 十面埋伏第601章 死局?第651章 見面和見面第557章 成神第一劍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633章 千鈞一髮第851章 國師第121章 後續第661章 無題第898章 插旗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295章 烏龍第515章 鬼城第601章 死局?第658章 第一個任務第368章 黑暗故事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843章 妃嬪們第974章 靈境誕生的原因第24章 兇手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426章 三大道具種類第218章 結算獎勵——后土靴第1015章 怨靈
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306章 夜會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59章 偵探推理館(完)第93章 調整計劃第244章 自由職業峰會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57章 聘禮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764章 反擊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644章 掀桌子第748章 503號房間第993章 隱秘第353章 陰陽轉輪第287章 春潮帶雨晚來急第688章 激化矛盾第819章 驚訝和驚悚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22章 夜遊神會議第576章 大捷第968章 人頭落地第652章 新約郡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578章 搶錢第188章 土地公第175章 請君入甕第958章 倔強第464章 信息量巨大的音頻第600章 釣魚第684章 強勢推書:《星河之上》第127章 隊長第97章 鬼來信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777章 媽了個巴子第349章 S級副本——啓航第644章 掀桌子第214章 鬼化第844章 婉美人第335章 無題第26章 潛逃第531章 墨宗機關城第395章 純陽掌教出手第937章 破廟第543章 摸索規律第754章第156章 母親來電第577章 分錢第750章 問話第757章 熟人局第999章 備戰第550章 失蹤的夏侯傲天(感謝宅菜的黃金盟第243章 新的陰屍第293章 傅青陽迴歸第807章 殺敵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1013章 宿命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481章 斬首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451章 重返高天原第322章 金輝市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956章 尋人第718章 自由盟約的神靈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890章 見人第473章 開棺第73章 謀劃第214章 鬼化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第365章 紅帽小姑娘第762章 十面埋伏第601章 死局?第651章 見面和見面第557章 成神第一劍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633章 千鈞一髮第851章 國師第121章 後續第661章 無題第898章 插旗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295章 烏龍第515章 鬼城第601章 死局?第658章 第一個任務第368章 黑暗故事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843章 妃嬪們第974章 靈境誕生的原因第24章 兇手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426章 三大道具種類第218章 結算獎勵——后土靴第1015章 怨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