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勝負已分,生死見曉

趙飛塵小聲道:

“那爐子裡煉的,可是極品道具,便是您,成功率也不足三成吧。這東西我要定了,他就算是官方的執事,我也當不知道。”

“你想好就行!”連三月笑了笑,慵懶的起身,立在人羣裡,朗聲道:

“我會以見證者,擔保者的名義,擬一份契約,違背契約者,我會親手處理。”

等雙方點頭,她從物品欄裡抓出一卷古老發黃的羊皮卷,刷的抖開,道:

“契約1:不得使用6級以上,包括6級的技能和道具。”

“契約2:不能認輸,擂臺規矩,必分生死。”

“契約3:不得向場外無關人員求援。”

她每說一句,羊皮紙上便浮現一條規則,字跡扭曲如蝌蚪,分不清是哪國的文字。

簡單說完三條契約內容後,她望向張元清和中年劍客,“過來畫押,按個手印便成。”

中年劍客大步向前,拇指在契約下方按了按,回眸,冷冷的看着張元清。

張元清返回,走到連三月面前,低聲道:“你既是他姑姑,就應該告訴他,我到底是誰!”

他沒按手印,試圖做最後的努力。

他自己是不好自曝身份的,這裡魚龍混雜,有邪惡職業。

如果把他出現在這裡的消息傳給邪惡組織裡的聖者,乃至主宰,會平添很多麻煩和危機。

花都不是鬆海,非自家地盤,謹慎爲主。

“我爲什麼要告訴他!”連三月吐着白煙。

這女人.張元清審視她幾眼,忽然對李淳風的描述有了更清晰的印象。

連三月呵一聲:“我在外頭的話都白說了,信不信你就算告訴他身份,趙飛塵一樣搶伱。”

跋扈囂張,被慣壞了的熊孩子,加上巧妙利用了規則,自覺在理?張元清沒再說話,在羊皮紙上按了手印。

破舊古樸的羊皮紙上,蝌蚪般的文字逐一亮起,兩個拇指印浮現,發出嗤嗤白煙,冥冥中,某種力量見證了契約,違背者,將受到嚴厲的處罰。

連三月收起羊皮紙,看向不遠處的侄兒,道:

“把火石給我。”

趙飛塵伸出手,在攤位一抹,十枚暗紅色的石頭,整整齊齊排成一字。

連三月再一抹,火石便被她收起來。

“去擂臺吧。”她環顧周遭的看客,笑吟吟道:

“想觀戰的,記得買門票,二十萬一張。”

說完,她夾着雪茄,身姿搖曳的離開大棚,朝黑市後的場地走去。

負責維持秩序的三位壯漢,則高聲道:

“請到這裡買票。”

霎時間遭受哄搶,逛黑市的客人們率先奔向三名壯漢,攤主們則把攤位上值錢的東西一收,蜂擁着買票。

聖者境的生死戰,那是稀罕事兒。

別說二十萬一張票,票價再翻一倍他們也願意看。

平時擂臺上生死鬥的,都是超凡行者,聖者幾乎不可能上場。

二十萬一張,這裡少說也有一百多人,那就是接近兩千萬?身爲參賽選手,難道不應該給分成嗎張元清聽在耳裡,默默感慨開黑市可真賺啊。

難怪這個連三月有成本製造這麼多道具。

連三月腰肢扭動幅度特別誇張,走路卻很慢,等張元清跟着她來到擂臺時,已經有十幾名靈境行者購買完門票,興匆匆的奔來。

擂臺下方,經驗豐富的看客們,與擂臺保持着超過十米的距離,遠遠圍觀。

隨着人越聚越多,嘈雜聲七嘴八舌,鬧哄哄一片。

“老闆娘,要不要坐莊?讓大夥兒玩一局唄。”

“這有什麼好賭的,趙飛塵贏定了。他這保鏢是5級劍客,要論近戰,劍客可是能排前三的,另外,趙家不缺道具,再把劍客的弱點給補上,嘖嘖,穩如泰山。”

“你扯什麼犢子呢,剛纔沒聽見嗎,那年輕人也是不缺道具的主,不然能往那破爐子裡投那麼多道具?”

“那小子的氣息明顯弱於劍客,再說,如果這是硬茬,你覺得老闆娘不提醒她侄兒?”

“你要是提這事兒,那我可就要跟你說道說道,我聽說,連三月跟趙家主關係極差,不要問原因,問了也不知道,但信我,我是本地人。”

嘈雜聲浪裡,趙飛塵摟着兩名女伴,嘴角噙着冷笑。

他這個姑姑,確實與趙家關係不睦,與爺爺更是勢如水火。

用父親的話說,姑姑天生反骨,乖戾桀驁,自幼便不接受家族的命令和安排,肆意隨性,不受任何約束。

而爺爺恰是掌控欲極強的大家長,怎麼容忍這種女兒。

故而鬧的極僵。

趙飛塵與這位姑姑並不親,畢竟她年輕時就離開趙家,一年見不到一面,哪來的感情?

但萬寶屋是個好地方,他常來此地打探情報、撿漏,交換道具。

思緒飛揚間,他看見那年輕人躍上了寬闊的擂臺,當即扭頭,對身邊的中年劍客說道:

“那小子身上怕是帶了好幾件聖者品質的道具,上臺之前我再問一句,你還缺什麼道具?只要我這裡有的,儘管拿。”

中年男人撫摸着懷裡的長劍,微微搖頭:

“身上幾件道具夠用,你也給不了我極品道具,再說,真正的劍客,癡心於劍便夠了。”

趙飛塵微微頷首:“去吧。”

待中年劍客躍上擂臺,趙飛塵低頭,與其中一位女伴耳語幾句。

那網紅臉的姑娘點點頭,擠開人羣,小跑着離去。

趙飛塵目送她走遠,收回目光,冷冷的勾起嘴角。

爺爺說過,凡事要做兩手準備,雖然對自己的保鏢有極強的信心,但他也要考慮失敗的後果和損失。

這小子今天就算不死在萬寶屋,也別想走出花都。

他剛纔和女伴說的內容只有簡短的一句:去請我爸!

反正,到時候把事情推給長輩,讓他們決斷。

擂臺上,張元清與中年劍客相隔十幾米對視,彼此未動,但目光已然鎖定對方,尋找機會,伺機出手。

張元清一邊與敵人對峙,一邊思索着對敵策略。

他的氣息比我強,應該是5級,被他近身非常危險劍客是高輸出、高敏捷類型,弱點是物理防禦弱,且沒有恢復能力,他是趙家的人,不缺道具,弱點肯定已經彌補。

我要對付的是一個高輸出高敏捷,兼顧了防禦和回覆的敵人.沒記錯的話,劍客的被動技能,鋼鐵意志和破煞,恰好能針對怨靈的附身.不太好搞

唉,夜遊神在超凡境強勢的很,到了星官,就4級來說,反而變得弱勢,星相術和星遁術雖然好用,但無法對敵啊

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一個星相術的絕佳用法。

那就是利用道具的排列組合,制定出一套對敵計劃,再睜開星眸審視對方的面相,如果對方厄宮血光籠罩,說明計劃可行。

反之,則修改計劃。

理論上來說,這套思路是可行的,或許這纔是星相術的正確用法,夜遊神作爲戰力巔峰的職業,沒道理在聖者境如此疲軟

想到這裡,張元清睜開星眸,審視着中年劍客的面相。

他肯定有防禦道具,有回覆道具,我先以狼人之身破甲,在配合火毒、詛咒道具剋制回覆.他心裡迅速制定計劃,演練步驟。

但中年劍客的面相並未改變,烏雲籠罩,卻無血光之災。

看來空想行不通,但思路應該沒錯,邊打邊試探他不再猶豫,施展夜遊,隱去身形。

“夜遊神?!”

擂臺四周傳來觀衆詫異的聲音。

這小子是太一門的人?趙飛塵不怒反喜,比起五行盟龐大的體量和勢力,太一門遠遠不如,其門主自視甚高,多是因爲夜遊神在很多時候,擁有不可替代性。

但這是對五行盟來說,於趙家而言,用比較流行的一句話說:我要這夜遊神有何用?

完全不怵。

中年劍客“鏘”一聲,拔出長劍,劍身緋紅,不似鋼鐵鍛造,散發着一股煞氣和戾氣,能破靈體,震懾心神。

抽出長劍,他迅速後退,長劍於前方橫掃,一道弧形的緋紅劍氣激嘯而出,掠過整個擂臺。

5級劍客,可以斬出劍氣,即便面對遠程輸出的敵人,也能從容應對,這是4級和5級最大的區別。

只聽“叮”的一聲,一道人影從虛空中跌出,手握一把短刃,做格擋姿勢。

正是張元清。

他手裡的短刃是這幾天收集的超凡道具,直接被劍氣崩出了一個口子。

中年劍客目光一厲,便要挺劍迎敵,忽聽身後破空聲傳來。

還有敵人?陰屍!他瞬間明白過來,心裡一凜,朝一側滑開。

可就在這時,中年劍客看見那夜遊神小子,擡手往臉龐一抹,眉心一點金漆亮起,迅速蔓延整張臉,形成一張威嚴端正的臉譜。

他精神一陣動盪,泛起畏懼,泛起恐慌,忘記反抗。

但這些負面情緒,又在下一刻煙消雲散,劍客的鋼鐵意志,替他抗住了黃金臉譜的震懾。

此時,破空聲已然逼近頭頂,他來不及閃避,抓出一枚黃土捏造的泥塑。

“嘭!”

血薔薇的撲擊如同撞在厚厚的沙袋上,漣漪狀的黃光泛起。

她被反作用力震退,而中年劍客紋絲不動。

中年劍客旋即收起泥塑,劍光一閃,掃向血薔薇的脖頸,但後者早已提前側撲翻滾,避開了削首一擊。

這並非血薔薇料敵先機,而是張元清提前下達了閃避的命令。

果然是土怪職業的防禦道具,“沉重”的代價,我可太熟悉了.試出一件道具後,張元清念頭閃爍間,血薔薇已經被中年劍客逼的險象環生。

不動如山,侵略如火。

劍客對敵,幾乎不給敵人喘息的機會。

“噗噗噗”

緋色長劍不斷在血薔薇身上斬出露骨的傷痕,雖然蠱惑之妖擅長近戰,但對上5級劍客,血薔薇的實力差距太大。

緊緊三四秒,就好幾次險被斬首。

這還是陰屍,換成血肉之軀,早就重創。

可見4級靈境行者,一旦被5級劍客近身,數十秒內就能分生死。

臺下叫好聲一片。

趙飛塵嘴角帶笑,滿臉自得。

身邊的女人嗓音軟軟的說着“好厲害”“少爺贏定了”之類的話語,讓趙飛塵笑容愈發深刻。

張元清吐出一口太陰之力,磅礴的陰氣迅速瀰漫,翻涌的陰氣中,一道身穿紅嫁衣的身影若隱若現,飄向中年劍客。

後者收劍後退,口中發出雄渾的喝聲。

已經飄到身後的鬼新娘身軀一僵,緊接着,便被緋色長劍刺中身軀。

“啊”

鬼新娘發出一聲尖叫,身軀嗤嗤冒着黑煙。

對上最擅殺伐,且擁有破煞被動的劍客,4級的怨靈自然不夠看,張元清早已料到,他召喚鬼新娘,本就是爲了拖延時間。

一隻軟趴趴的三角小紅帽,甩向了血薔薇。

血薔薇伸手一撈,戴在頭上,下一秒,她體型陡然拔高,撐裂衣衫,雪白的肌膚長出鋒利如鋼針的金色毛髮。

頭頂長出三角耳,下半張臉拉長,漆黑的瞳孔化作金色的獸瞳,手掌腳掌趨於犬化,並伸長出鋒利尖銳的爪子。

頃刻間,血薔薇化作一隻四米高的金毛狼人,獠牙交錯的嘴裡流淌着滾燙的熔漿。

火焰魔狼!

“這是什麼?”

“蠱獸嗎?”

“沒聽說蠱獸裡有狼的啊.”

場下驚呼聲四起,看客裡超凡居多,但也有少量的聖者,眼界不低,其中更有邪惡職業,但不管是誰,都沒見過狼人。

趙飛塵眯了眯眼,輕輕推開身邊的女伴,一言不發的盯着場內的狼人。

即使隔着十幾米的距離,那怪物身上散發的氣息仍讓他感到戰慄和恐懼。

異化?不,不像,從未見過的獸身,這是什麼道具.連三月審視着狼人,露出了濃厚的興趣。

作爲煉器師,她對一切特殊的道具都深懷興趣。

血薔薇化身狼人期間,張元清站在擂臺邊緣,睜開星眸,觀察着中年劍客的面相。

面相中烏雲蓋頂,暗含血光,說明狼人是能對他造成威脅的,但似乎殺不死他.張元清心裡有數了,當即下達進攻命令。

火焰魔狼早已迫不及待,強壯修長的後肢微沉,只聽“咔嚓”一聲,擂臺地磚裂開,高大的身影已化作一道殘影,兇悍的撲向中年劍客。

中年劍客不疾不徐,洞察術之下,早已把魔狼的軌跡瞭然於胸,他朝左側滑步,恰到好處的避開撲擊,橫劍於腰,往前突進。

緋紅的劍刃劃過火焰魔狼的大腿,劃開深深的劍痕,但沒有見骨。

狼人防禦力驚人,即便是擅長破甲的劍客,也只能劃開血肉。

雙方擦身而過,中年劍客目光瞥一眼站在擂臺邊緣的敵人,確認那不是幻術後,迅速轉身,斬出一道緋紅劍氣。

劍氣掠過數米距離,斬中正好轉過身來的魔狼,又是一道深深的劍痕。

火焰魔狼憤怒的低吼一聲,腹部一鼓,驀地張嘴,噴吐出混合熔漿的火舌,瞬間將中年劍客吞沒。

然而下一秒,中年劍客便出現在另一側。

如此緩慢的攻擊,怎麼可能命中劍客。

接下來的時間裡,中年劍客靈活的閃轉騰挪,雖處處被動,大部分時間都在閃避,不復之前的強勢。

但火焰魔狼的攻擊每每落空,狼人引以爲傲的敏捷,在擅長近戰且擁有洞察術的劍客面前,沒有任何優勢。

反而是中年劍客閃避之間,總是刺出一劍、斬出一劍,不斷增加着魔狼身上的傷口。

積少成多,一點點攻略這個怪物。

臺下的趙飛塵鬆了口氣,重新把女伴攬入懷中,一邊撫摸着妙齡女郎性感惹火的身段,一邊欣賞臺上的戰鬥。

張元清在旁瞧了許久,將雙方的優缺點盡收眼底。

以狼人的攻擊力,破開他的防禦道具是不難的,但必須得讓他停下來,使用防禦道具,狼人速度敏捷,卻不起作用,想要逼他使用防禦道具,得我出手.

我先以傷換傷,令他流血,再讓魔狼配合攻擊,逼他使出防禦道具,之後.張元清結合自身的道具、技能,迅速制定出一個殺敵計劃。

當他理清楚思路後,保持星眸開啓的狀態的他,看見中年劍客雙眼間血光籠罩。

果然奏效!他心裡大喜,既有了破敵的方法,又驗證了自己對星相術的應用。

當即,他施展幻術,在原地留下一道假身,暗中施展夜遊,隱去身形。

始終分心關注着他的中年劍客,立刻警覺,鋼鐵意志配合洞察術,專克幻術。

中年劍客立刻朝身後斬出弧形劍氣,橫掃全場,試圖通過這樣的方式逼迫星官現身。

然而,劍氣衝出擂臺,在下方衆人的頭頂掃過,衝出數十米才衰弱消失。

沒有斬中任何東西。

幾乎在下一秒,腳踩一雙沒有logo的黑色跑鞋,戴着黃色臉譜的張元清於他身後浮現,將手裡持握的短刃刺向中年劍客的後心。

他怎麼躲開劍氣的,好快的速度中年劍客瞳孔劇烈收縮。

洞察術能料敵先機,卻料不到隱身中的敵人。

另外,這個星官在近身後爆發出的速度,甚至要堪比同級別的蠱惑之妖。

中年劍客想格擋、閃避、反打,已然不及,只能在剎那間側了側身子,避開後心要害。

“噗!”

短刃成功刺入中年劍客的身體。

劇痛讓中年劍客渾身汗毛倒豎,鋼鐵意志加持下,他迅速鎮住傷痛,保持冷靜,打算抓住這難得的近身機會,反打星官。

讓他知道近距離襲擊劍客是多麼愚蠢的事。

但這時,他看見魔狼張開了嘴,喉嚨深處烈焰噴涌。

無奈之下,只能從物品欄抓出泥塑,護住身體。

而張元清身軀化作夢幻般的星光遁走,避開火舌,他不躲也沒關係,有不屈者護心鏡守護,魔狼的火焰難傷他分毫。

但他要保留刀刃上的血跡。

混合了熔漿的火焰將中年劍客吞噬,灼熱的高溫舔舐光罩,將土屬性的能量罩燒的通紅透亮,然而五行火生土,土屬性能量有極高的火焰抗性。

狼人的吐息只能維持三秒.見識過這一招的中年劍客並不慌亂,默默的等待機會。

三秒很快過去,他剛想收起泥塑反打,忽見那個星官從物品欄裡抓出了一隻醜陋的木偶,指尖沾染刀刃上的血跡,往木偶身上一抹,喝道:

“死!”

咒殺術!

中年劍客眼前一黑,七竅溢出鮮血,靈魂彷彿被撕裂成碎片。

他一下受了重傷,幸好詛咒等級不夠高,還不能讓身爲5級劍客的他死於非命。

但這也讓他不敢收起泥塑,駐足原地,艱難的擡起沉重的手臂,從物品欄抓出一件青藤編織的外衣,緩慢的披在身上。

碧綠色的光暈將他覆蓋,快速治療着傷勢。

抓住這個機會,火焰魔狼利爪戟張,一下又一下的撓在通紅透亮的光罩上,尚未冷卻的土屬性能量光罩,在高頻率的抓撓下,呈現出熔漿狀。

宛如燒紅燒化的玻璃。

終於,在一陣令人牙酸的咯吱聲裡,光罩破碎,中年劍客手裡的泥塑龜裂。

“噗!”

狼人的利爪,狠狠撓在中年劍客胸腹,撓的皮開肉綻。

“啊”

中年劍客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渾身肌膚瞬間通紅,肌肉痙攣。

火毒入體!

本就沒有完全治癒的身體,愈發的雪上加霜。

擁有鋼鐵意志被動的他,仍然沒有被痛苦侵蝕理智,迅速取出一張裝若惡鬼的黑鐵面具,罩在臉龐,用力一吹。

霎時間,濃霧瀰漫了整個擂臺,遮蔽了視野。

“霧主?”

“這下看不到了,嘖,不過也能猜到,他想利用濃霧拖延時間,治療傷勢。”

“這麼看來,這場戰鬥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啊,剛纔我以爲那個星官贏定了。”

“是啊,那小子前半場全程圍觀,一出手卻差點結束戰鬥,是個人物,太一門裡有這種人才?”

議論紛紛的人羣裡,趙飛塵如釋重負的吐出一口氣,緊繃的心神得以鬆懈。

衆所周知,本土各大職業裡,能剋制霧主的,只有主宰級的雨師。

其他任何職業,面對濃霧都無可奈何。

他剛這麼想,便聽“嗚”的尖嘯聲響起,緊接着,擂臺上颳起了猛烈的狂風。

輕薄如紗,濃稠如漿的濃霧,被這股狂風吹散。

臺上,兩人一狼的身影再次浮現。

沒有絲毫猶豫,戴着疾風者手套的張元清,立刻朝皮膚通紅,七竅流血,氣息衰弱到極致的中年人揮出兩道風刃。

同時命令魔狼準備火焰吐息。

“當!當!”

中年劍客困獸猶鬥,斬碎風刃。

而這時,火焰魔狼張開了嘴,混合熔漿的烈焰,將中年男人吞沒。

三秒後,火舌熄滅,原地只餘一具焦黑的屍體。

……

第771章 雷池第828章 結束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619章 怕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232章 大恐怖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第865章 長街追逐第955章 驚嚇第699章 我殺我自己第777章 媽了個巴子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110章 行動失敗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965章 準備開Boss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139章 勝負手(7000)第928章 美神遺物第790章 重逢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176章 捷報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991章 注視!第520章 蠢貨第313章 定位色慾神將第11章 BUG級靈境第474章 又是一個遺孀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814章 殤第404章 投資人第696章 間諜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79章 收穫第326章 古代秘法第859章 剛出狼窩,便入虎口第90章 面談第80章 身份曝光?第629章 謝蘇迴歸第254章 陣營選擇(兩章合一)第455章 絕望第742章 女巫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133章 美色第221章 倒黴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643章 劍氣滿乾坤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685章 速戰第607章 逃脫第683章 聚會第578章 搶錢第304章 溯源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88章 各顯神通(6000)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333章 萬人迷第269章 濃霧中的危機第734章 夜會第44章 範圍擴大第347章 三個可怕的副本信息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758章 年長女性的溫柔第813章 試驗品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100章 上門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710章 畸變者第811章 見面第646章 意料之中的變故第50章 隊長的權力(第二更)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755章 大生意第625章 暗流洶涌第354章 流氓盤第691章 教廷藏寶庫第709章 日記第238章 硬指標(7000)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327章 孽徒第11章 BUG級靈境第747章 第二次推兇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586章 自斷一臂第466章 傅雪的動搖第276章 截殺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
第771章 雷池第828章 結束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619章 怕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232章 大恐怖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第865章 長街追逐第955章 驚嚇第699章 我殺我自己第777章 媽了個巴子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110章 行動失敗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965章 準備開Boss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139章 勝負手(7000)第928章 美神遺物第790章 重逢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176章 捷報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991章 注視!第520章 蠢貨第313章 定位色慾神將第11章 BUG級靈境第474章 又是一個遺孀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814章 殤第404章 投資人第696章 間諜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79章 收穫第326章 古代秘法第859章 剛出狼窩,便入虎口第90章 面談第80章 身份曝光?第629章 謝蘇迴歸第254章 陣營選擇(兩章合一)第455章 絕望第742章 女巫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133章 美色第221章 倒黴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643章 劍氣滿乾坤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685章 速戰第607章 逃脫第683章 聚會第578章 搶錢第304章 溯源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88章 各顯神通(6000)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333章 萬人迷第269章 濃霧中的危機第734章 夜會第44章 範圍擴大第347章 三個可怕的副本信息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758章 年長女性的溫柔第813章 試驗品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100章 上門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710章 畸變者第811章 見面第646章 意料之中的變故第50章 隊長的權力(第二更)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755章 大生意第625章 暗流洶涌第354章 流氓盤第691章 教廷藏寶庫第709章 日記第238章 硬指標(7000)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327章 孽徒第11章 BUG級靈境第747章 第二次推兇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586章 自斷一臂第466章 傅雪的動搖第276章 截殺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