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廢墟

雖然得到了通關石窟的方法,但幫派小隊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誰沒幹過點壞事?

這是能隨便說的嗎,大事掉腦袋,小事掉臉面,以後還怎麼在道上混。

小圓臉色陡然沉了下去,她是最不願意回首往事的人。

雖然通關的規則很離譜,但至少沒生命危險,而且大家一起玩的話,就很有樂子。嗯,心思深沉的天下歸火,悶葫蘆趙城隍,看似軟萌可愛實則有心機的孫淼淼,代表着醬爆長老的紅雞哥,明明是學士但神經大條的夏侯傲天.張元清掃了一眼身邊的隊友們,心裡忽然冒出一個主意。

天下歸火疾聲道:“夏侯傲天,你先回來,我有個建議。”

夏侯傲天停在原地,他已經扛過一次,不繼續前進就不會遭受攻擊。

“怎麼說?”夏侯主角問道。

“如果懺悔就能通關石窟的話,我們完全沒必要一起上,你來帶着小紅帽,我們躲到裡面。”天下歸火說,“你說了什麼沒人能聽到,而我們也能避開懺悔,避免隱私泄露。”

他把“隱私”兩字咬的很重,希望這位自詡主角的脫線隊友能意識到自己終究是凡人,和故事裡充滿正能量的主角還是有區別的。

夏侯傲天聽懂了天下歸火的暗示,沉吟沉吟,覺得有理,畢竟偷爸爸私房錢還債這種事,說出來確實不好聽。

“好主意!”夏侯傲天轉身返回,“元始天尊,把紅帽子給我。”

張元清不理他,而是看向小圓,說道:

“伱先進帽子裡待一會兒。”

每一個邪惡職業都有一段或沉痛,或絕望,或陰暗的往事,是生命中最不願回首的痛,小圓沒有在大師的講經中懺悔,說明她心裡的那件事,並不想公之於衆。

小圓不由鬆了口氣,目光柔和的看一眼張元清,旋即消失在衆人視線裡。

接着,張元清無視了夏侯傲天伸來的手,把小紅帽收入物品欄,道:

“大家都是坦蕩蕩的君子,沒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隨我徑直入內。”

神特麼徑直入內.所有人都用一種“你是不是腦子有病”的眼神看他。

但張元清似乎玩真的,大步跨入石窟。

“你”孫淼淼在身後發出短促的驚呼。

這是人乾的事兒?

看着跨入石窟的元始天尊,天下歸火眉頭一皺,率先意識到元始天尊的算盤——他想趁機試探隊伍裡有沒有人沉迷權力美色逐漸墮落?或者有沒有成爲暗夜玫瑰的暗子?

元始天尊這是要摸我們的底?趙城隍同樣有類似的想法。

但和天下歸火的陰謀論不同,他認爲元始天尊這麼做,是爲了增強隊員間的羈絆,以及,互相拿捏對方的把柄。

秦風學院地宮之行的緣故,他們成了一條繩上的螞蚱,同時又加入亡者歸來幫派,關係愈發緊密,早已超出朋友和同事的關係。

更像是攜手共進,利益共享的小團隊。

可仔細想想,他們彼此其實瞭解不深,除了從小就認識的孫淼淼,趙城隍對天下歸火、夏侯傲天,甚至元始天尊,都不是太瞭解。

相識不算久,交集也不多。

如果不是被利益捆綁,根本不會走到一起。

交情這東西是需要時間的,所謂日久見人心,沒有時間的積澱,怎麼知根知底?

眼下卻是一個機會。

張元清一步一步向前,高聲道:

“我曾用望遠鏡偷窺舅舅進發廊,並以此要挾,索要錢財。”

三步跨出,渾然無事。

他當即有了判斷,回頭說道:

“所謂愧事,指的應該是違法亂紀、違背良心和道德之事。惡作劇不在此列,除非是極其惡劣,並造成嚴重後果的事。

“大家注意點,不要說錯了,不要說謊,會死人的。”

言罷,又往前走了三步,並高聲喊:“我不該偷竊財物,嫁禍給欺負過我的同學,害他不得不轉學。”

這小子從小就這麼陰險嗎?又是威脅舅舅,又是嫁禍同學.關雅等人聽的一愣一愣。

天下歸火嘆了口氣:“進去吧,他擺明了我們坦誠布公。”

衆人一陣猶豫,又氣的咬牙切齒。

紅雞哥率先奔向石窟,昂首挺胸道:

“我第一次殺人是14歲,砍了黑龍社的二五仔,名字好像叫阿輝.哦對了,初中的時候把一個富二代同學的腿打折了,因爲他泡我看上的妞.曾經把借高利貸不還的老賴沉江,名字忘了.”

放高利貸,收保護費,暴力傷人,賄賂官員.他一邊細數着自己的罪孽,一邊昂首闊步,很快超過張元清,順利抵達出口。

儼然成了隊伍裡最秀的仔。

第二個仔是銀瑤郡主。

她手持小喇叭,大步向前,喇叭裡傳來不疾不徐的聲音:

“八歲時把弟弟推進荷花池嫁禍張氏,非常愧疚.十歲將與孃親爭寵的柳氏推入水井.十六歲不喜丫鬟,賜死。不喜家奴,賜死。不喜父王,賜死他側妃。刺殺朝廷命官,替父親掃除政敵”

這兩人是魔鬼嗎.隊員們驚呆了。

這一樁樁一件件的,簡直心狠手辣,冷血無情。

考慮到銀瑤郡主是封建王朝的上位者,他們認爲還是紅雞哥更心狠手辣。

紅雞哥和銀瑤郡主相繼抵達出口,回首看去,衆人還在石窟外徘徊,而毒煙已經飄過甬道,瀰漫到石窟邊緣。

紅雞哥叫道:

“不就是殺人越貨那點事嗎,有什麼好吞吞吐吐的,毒煙都舔到淺野涼後背了。”

淺野涼“啊”了一聲,觸電似的彈跳進石窟,豁出去似的叫道:

“我成爲靈境行者後,偷襲了經常嘲笑我的同族姐姐,失手把她打成重傷,我,我一直很後悔。”

說完,她小心翼翼的打量衆人,發現隊友們面色如常,彷彿她說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淺野涼渾身輕鬆的吐出一口氣。

趙城隍面無表情的跨入石窟,邊走邊說:“小時候因爲嫉妒靈鈞,於是慫恿門主的其他子嗣去欺負他。”

前頭的張元清猛地頓住腳步:“趙城隍你還幹過這種事?你嫉妒心挺重的嘛,我要告訴靈鈞。”

趙城隍冷着臉:“隨便。”

剛說完,他就聽身後的孫淼淼小聲說:

“幾年前我和趙城隍在論壇上,因爲意見不合起了爭執,我換小號噴了他三天,把他噴到自閉,然後在現實裡假裝好人安慰他,他非常感謝我。

“作爲朋友,我有那麼一點點的愧疚。”

趙城隍如遭雷擊,難以置信的看着她,有一種被渣女欺騙了感情的茫然和沉痛。

“加入官方三年,非法斂財五百萬。”天下歸火前行了三步,“調任鬆海後,收受賄賂兩百萬。”

又三步。

衆人默默看着他。

天下歸火繃着臉,解釋道:

“五行盟和官場沒區別,要混得開,必須收人家的錢,也必須送別人錢,我只是適應環境。”

“解釋就是掩飾。”夏侯傲天嘀咕道。

天下歸火嘴角一抽。

毒煙撲向了關雅,她狠狠剮一眼負心漢,深吸一口氣,快速進入石窟,壓低聲音:

“中學的時候,夥同傅青陽從黑市購買到一件詛咒道具,用它詛咒了媽媽。媽媽差點出車禍身亡,在醫院躺了半個月,至今她還以爲是遭了競爭對手暗算。”

她聲音壓的很低,但在場的都是聖者,耳聰目明,聽的一清二楚。

衆人神色古怪的看着關雅。

孫淼淼張大嘴巴,“你和你媽媽有什麼仇嗎,你不是親生的?”

關雅慍怒道:“關你屁事。”

孫淼淼撇撇嘴,眼見身後毒霧涌動,忙大步前行,“我開小號在論壇上發佈了很多詆譭、攻擊陰姬的帖子,引領了一波網暴,因爲覺得她和魔君相戀,讓太一門顏面盡失,還,還有一點點嫉妒,我很後悔.” 天下歸火:“與幾名女下屬維持着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各取所需,沒有愛過。”

夏侯傲天:“初中的時候,老爸想開小號,我每天都往他酒裡下特製避孕藥,他努力了三年也沒成功,不得不放棄二胎,他現在好像不能生育了。”

淺野涼:“零花錢不夠的時候,會打着淺野家的旗號,向財閥家的孩子索要保護費。”

趙城隍:“誤殺過一名守序行者,沒敢向組織承認,愧疚至今。”

張元清痛心疾首:“魔眼要是在的話,你們都得死”

你一句我一句的懺悔間,衆人有條不紊的前進,很多陳芝麻爛穀子的事都被翻出來了。

像張元清這種沒節操的人,光是在舅舅身上就幹了很多違法亂紀的事。

孫淼淼的罪行大多涉及網暴,今天網暴這個,明天網暴那個,後天網暴爺爺。

天下歸火自曝的事性質最爲惡劣,涉及到權色交易,受賄行賄,幹了很多官場裡的“常規操作”。

關雅的罪過大多集中在父母身上,向天罰組織寫匿名舉報信,舉報自己的父親。

偷拍母親的裸照,然後寄照片給母親,製造恐慌以報復母親的家暴。

唸書時遇到女同學的針對,就動用家裡的關係敲打,結果有次差點鬧出人命。

幾分鐘下來,大家對彼此有了更深刻的認識,見識到了各自的內心陰暗面。

終於,他們脫離了石窟,抵達出口位置。

“呼”

所有人都鬆了口氣,包括張元清。

雖然他自認不是省心的孩子,做過很多錯事,但年少時的事情未必都還記得,同時也不確定頻繁做手藝人,向小姨分享色圖算不算愧事。

石窟直徑再長十米,他就得自曝拯救魔眼、魔君傳人一系列事件了。

“終於通關了。”孫淼淼虛脫般的吐氣。

“是的,都記錄下來了。”銀瑤郡主拍了拍腰包。

嗯?衆人齊刷刷的看向她。

張元清額頭青筋一跳,忙道:“她雖然有靈智,但有時候總會說些奇怪的話,做些奇怪的事,無視就好。”

銀瑤郡主配合的挺直腰桿,一動不動,假裝自己是沒有腦子的陰屍。

除了關雅外,衆人勉強相信了他的說辭。

張元清嘆了口氣,或許是在人間待久了,銀瑤郡主漸漸找回了人性,她遊歷天下百年,淡泊名利的德行也慢慢顯露。

——哎,就是玩!

在別墅時各種拱火,挑唆女王、靈熙和關雅宅鬥,在外面各種作妖,暢所欲言,能裝傻能睿智,能玩梗能接梗。

就有點讓人頭疼。

張元清取出小紅帽,抖了抖,高挑冷豔的小圓“跌”了出來。

她環顧一圈,見衆人沒有負傷,微微頷首:“很好!”

又看了關雅一眼。

這位傅家的混血千金滿臉冷色,就差把不高興寫在臉上,看都不看自己的男友。

顯然,元始天尊見她中毒時的關切和只收她一人的關照,讓關雅醋意大發了。

小圓“呵”了一聲,露出笑容。

相應的,關雅光潔的額頭青筋跳了跳。

“繼續前進!”張元清假裝沒看到兩個女人的勾心鬥角,喊了聲口號,帶着情緒不太高的隊友們出發。

寬三米的甬道百轉千折,壁龕裡擺着油碗,沿途沒有遇到屍體,說明這條甬道沒有機關陷進。

果然,走了十幾分鍾,他們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有風.”小圓突然說道。

轉過一個拐角,前方有明亮的光線映入眼簾,視野豁然開朗。

他們看到了一個天然形成的洞窟,頭頂是半角藍天,另半邊是橫生的巖壁,垂落下一條條珠簾般的藤蔓。

洞窟裡到處都是殘破的建築、殘破的機關造物,巖壁下有一口深潭,潭邊立着一架搖搖欲墜的水車,水車邊散落着引水的竹管。

此外,巖壁上嵌入了一架架木製機關箭筒,但因爲缺乏維護,早已朽爛不堪。

“我之前御風查看的時候,沒有看到這個洞窟。”張元清眼眶漆黑涌現,開啓噬靈,掃過偌大的洞窟,“沒有陰物活動的氣息。”

關雅則擡指按住額頭,一圈圈淡白色的漣漪擴散,“沒有生命活動的氣息。”

衆人這才沿着野草叢生的小徑下行,沒走幾步,關雅就在草叢中發現了幾具僅剩骨頭的屍骸。

她檢查一番後,道:

“死者身上套的盔甲和外面的一樣,應該是金兵,另外兩具沒有盔甲,根據朽爛的服飾判斷,大概是墨宗的弟子。”

夏侯傲天習慣性的摸着下巴,分析道:

“所以墨宗覆滅的真相很清楚了,就是金人乾的。金人從墨宗帶走了那件傳說中的寶貝,然後揮師南下,把北宋幹成了南宋。”

“年號都還不知道呢,你的說法太武斷。”關雅思索道:“不過墨宗的滅亡和金人脫不開關係。我認爲那件寶貝還在墨宗,不然副本S級的難度就不合理。”

天下歸火道:

“墨宗位於西南,金兵能攻到這裡,說明北宋已經不存在了。這段塵封的歷史應該發生在南宋。

“還有啊,墨宗亡於金兵圍剿很可能只是表面,不然主線任務也太簡單了。現在就看我們能蒐集到多少信息。”

張元清“嗯”一聲,“分散行動,搜查一遍。”

洞窟不小,樓房三十餘座,大部分已經坍塌,沒有塌的也搖搖欲墜了,木製結構的朽爛不堪,就靠夯土牆硬撐着。

他們發現了很多屍骸,金兵和墨宗弟子糾纏在一起,有些甚至骨頭都“相融”了,可見當初戰況有多慘烈。

搜尋一圈後,沒有任何發現。

另外,沒有去路了。

這座天然洞窟似乎就是墨宗的核心,衆人轉了一圈,沒有看到通往別處的道路。

“沿着巖壁摸了一圈,沒有發現機關,沒路了。”夏侯傲天說。

“廢墟下來找過了嗎。”張元清問。

“用靈僕穿牆透物,都摸了一遍,沒有暗格和機關。”孫淼淼搖頭。

副本地圖肯定沒有走完,但他們遇到困境了。

找不到通往下一關的路。

“發現了一些比較有意思的東西,”關雅賭氣不看張元清,指着巖壁下的水潭,道:“仔細看那裡。”

第569章 南明市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56章 婚帖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65章 靈境世家第869章 靈僕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98章 白衣殺人婦第38章 調查第44章 範圍擴大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670章 霍正魁第1022章 後記(三)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512章 牽紅線第708章 線索第820章 自信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878章 請君入甕第299章 一臉衰相第355章 送葬第509章 扔大糞的猴園第861章 徐長老第476章 棋子第40章 巫蠱師第458章 初秋的寒意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44章 範圍擴大第498章 妥協和談判第613章 再也不當賭狗第127章 隊長第213章 完了(6000)第1006章 尋求一個希望第201章 cpu運轉速度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328章 道心種魔第498章 妥協和談判第437章 靈魂拷問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283章 可怕的注視第984章 不恥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274章 離間計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656章 招納第810章 升級計劃第515章 鬼城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626章 螃蟹宴第879章 當死則死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107章 尋寶本能第545章 破甲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226章 王小二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109章 絕境?第851章 國師第406章 求助小圓第730章 獎勵第966章 一氣化三清?第36章 面談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70章 衝突第121章 後續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143章 甲子修道錄第384章 血腥瑪麗第332章 桃花符第334章 桃花煞第242章 殺戮副本機制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520章 蠢貨第665章 抓捕行動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723章 殺手鐗第203章 包圍元始天尊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315章 兌換獎勵
第569章 南明市第108章 大眼瞪小眼第56章 婚帖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65章 靈境世家第869章 靈僕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98章 白衣殺人婦第38章 調查第44章 範圍擴大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670章 霍正魁第1022章 後記(三)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512章 牽紅線第708章 線索第820章 自信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878章 請君入甕第299章 一臉衰相第355章 送葬第509章 扔大糞的猴園第861章 徐長老第476章 棋子第40章 巫蠱師第458章 初秋的寒意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44章 範圍擴大第498章 妥協和談判第613章 再也不當賭狗第127章 隊長第213章 完了(6000)第1006章 尋求一個希望第201章 cpu運轉速度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328章 道心種魔第498章 妥協和談判第437章 靈魂拷問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283章 可怕的注視第984章 不恥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274章 離間計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656章 招納第810章 升級計劃第515章 鬼城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626章 螃蟹宴第879章 當死則死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107章 尋寶本能第545章 破甲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226章 王小二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109章 絕境?第851章 國師第406章 求助小圓第730章 獎勵第966章 一氣化三清?第36章 面談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70章 衝突第121章 後續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143章 甲子修道錄第384章 血腥瑪麗第332章 桃花符第334章 桃花煞第242章 殺戮副本機制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520章 蠢貨第665章 抓捕行動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723章 殺手鐗第203章 包圍元始天尊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315章 兌換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