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

腳步聲很僵硬,沒有活人的那種的輕快,就像是僵着膝蓋在走路。

在張元清等人聽見腳步聲時,它已經接近門口。

很突兀,腳步的主人似乎根本不想給屋裡的人反應時間。

王明明回來了?

張元清內心凜然,腎上腺素飆升,本能的打開物品欄,準備取出道具戰鬥。

但電光火石間,他又改變了主意,壓低聲音,發出短促的提醒:

“上牀!”

迅速撲向左側的牀鋪,同時操縱血薔薇無聲無息的躍至上鋪,直挺挺的躺下。

銀瑤郡主和宮主同時行動起來,前者選擇了右側的下鋪,而後者選擇了.張元清的牀。

一襲紅裙輕飄飄的鑽入張元清懷裡,使勁往他懷裡鑽,裙襬下那雙晶瑩的玉足調皮的勾住他的腿。

幽香絲絲縷縷的撲入鼻腔,分不清是洗髮水的香味,還是妙齡女子的體香。

這也太會撩了吧.張元清一邊無奈的想,一邊放緩呼吸,假裝自己睡着了。

員工手冊第十三條規定:

晚上在宿舍聽到異常動靜,請躺在牀上,假裝睡覺,不要理會,千萬不要離開牀鋪。

在這種高等級規則類道具裡,張元清認爲,遵守規則比戰鬥更安全。

他們再厲害,能比一件主宰級規則類道具更強?

腳步聲進屋了。

咚,咚,咚.僵硬而沉重的腳步聲,走過門口,進入房間。

張元清緊閉着眼,看不見腳步的主人,更不敢借助靈僕的視角窺探,從腳步聲的反饋來看,他能想象出來人的身高、體重,以及走路的姿勢。

對方身高超過兩米,體重兩百公斤以上,沉重的腳步聲不像是一個活人,像是一具冰冷僵硬的屍體。

進入屋子後,腳步聲沒有停下來,而是在房間裡徘徊。

咚咚咚.…它在牀鋪之間徘徊。

它知道牀上有人,它能看到我們張元清心裡有了猜暗想。

這時,他聽見腳步聲在自己牀邊停了下來。

接着,張元清聞到了一股潮溼腐臭的味道,就像下水道里腐爛的死老鼠。

不用看也知道,那東西在看他,而且離得很近。

張元清放緩呼吸,一動不動。

大概三五分鐘後,腐臭的味道遠去,咚咚腳步聲再次響起,走向了房門。

沉重僵硬的腳步聲走出房門,繼而在走廊響起,直至徹底消失。

牀上的四個人都很雞賊,仍沒起身,等了許久許久,止殺宮主撐着張元清的胸膛坐起身,左顧右盼,道:

“它走了。”

張元清這才睜開眼,先是一陣環顧,看一眼門口,又觀察窗戶,確認沒有可怕的怪物,終於如釋重負。

成功避開一個危機。

輕鬆之餘,他心底泛起久違的刺激感,佘靈隧道時的那種驚悚、恐懼又回來了。

“趕緊離開吧,它也許還會回來,我們已經拿到一部分規則,該幹正事了,時間不多。”張元清沒有忘記今晚來此的目的。

這時候,他才發現郡主躺在牀上沒有起來。

“你是打算在這裡睡到天亮嗎。”張元清沒好氣道。

銀瑤郡主不緊不慢的睜開眼睛,振振有詞的舉起小喇叭:

“穩一手,萬一它殺個回馬槍呢。”

所以就讓我倆當炮灰?郡主其實很狗啊,又狗又慫.張元清嘴角抽了一下,“現代詞彙學的不錯,你要不穩兩手,睡這裡吧,等我們處理完,回來找你。”

銀瑤郡主假裝沒聽到他的嘲諷,默默起身,扮演起一個沒腦子的陰屍。

三人一屍躍下樓層,沿着長滿灌木、野草和樹木的小徑,快速遠去。

月光皎皎,漆黑的房間裡,寂寂無聲,那本丟棄在地上的筆記本,詭異的自動翻頁,空白的頁面,出現一行字體:

“今晚巡邏很順利我很開心,因爲宿舍樓裡來了四名新員工,兩個沒有心跳,兩個有心跳很久沒有新員工了,我很寂寞,我.會一直跟着他們。”

小胖子從未見過主宰級的戰鬥,而且是主宰大混戰。

金色的太陽一輪又一輪升起,然後被掐滅,再升起,周而復始。

街道崩裂出一道道縫隙,高樓大廈在縫隙中搖搖欲墜,身高六米的石巨人從地縫裡爬出,砸爛一具又一具陰屍。

粗壯的根莖拔地而起,觸腕般的漫天張揚,絞碎一尊尊石巨人。

身穿黑袍的神秘人,立在遠處的高樓上,高舉着一柄墨碳打磨,泛着油潤光澤的長劍,如同萬軍統帥,指揮着源源不斷的陰物大軍衝鋒。

期間還有四柄縱橫飛舞,呼嘯如電的飛劍,以及時而發出的怪異刺耳,撕裂精神的尖嘯。

一身白衣的傅青陽,身披華美斗篷,傲然而立,無數陰屍前仆後繼的殺來,但沒有能靠近他十米範圍的。

十米之外,屍體堆了一層又一層,十米之內卻乾乾淨淨。

紅纓長老身軀綻放金光,雙手結印,一輪輪微縮的太陽從她頭頂上浮,金光普照,邪祟陰物快速得到淨化。

雙方主宰隔空鬥法,眼花繚亂的技能層出不窮。

全程沒有近戰,技能對轟。

場面更像是神仙鬥法打架,近戰肉搏彷彿成了匹夫之術,上不得檯面。

街邊,一家奶茶店門口,小胖子盤坐在地,一邊膽戰心驚,一邊觀戰。

在他身邊,是陰姬、夏樹、花語、高山流水.共六名聖者。

七人盤腿而坐,圍成一圈,中央是一尊巴掌大的泥塑土地公。

“這這這道具管用嗎,能擋住主宰級的攻擊嗎,如果我們被主宰針對了怎麼辦。”小胖子臉色發白,舌頭打結。

官方的聖者沉默不語,並不理會這個邪惡職業。

“話說,我進來就算了,畢竟是魚餌,伱們爲什麼也這麼想不開,主宰級的戰鬥是咱們不花錢就能參與的?”

見仍沒人迴應,心軟的陰姬想了想,輕聲道:

“放心,這件道具能擋住主宰的攻擊,至少能擋三下,而這足夠長老們援救,我們是來對付純陽掌教的,但他似乎沒在.”

“也可能藏起來了,伺機對我們出手。”夏樹之戀聲音如冰塊碰撞。

別敵人沒引出來,咱們先被主宰幹掉小胖子心說。

吐槽歸吐槽,有人陪他一起瑟瑟發抖,正合他的心意。

他最需要的,最缺的東西就是安全感。

所以才需要老大。

“看他們對波,好像一時半會也分不出勝負。”沒有安全感的小胖子尋找着話題。

花語蹙起精緻的眉毛,不耐煩的說道:

“你廢話真多,要不是虛無教派和官方約法三章,老孃現在就送你迴歸靈境。”

守序職業對邪惡職業從沒有好臉色,哪怕這個胖子看起來還算溫和。

“明明是擔心激怒南派的長老,所以不敢殺我。”小胖子糾正道。

“.”

這時,陰姬皺了皺眉,道:“你們仔細觀察一下,南派的長老多久沒有施展精神打擊了。”

“有兩分鐘了”小胖子圓潤的臉龐驟然凝重:“有兩分鐘了,之前每隔十秒就會發動一次精神打擊。”

夏樹之戀等人心裡一凜。

良臣擇主而弒還活着,南派長老反水的可能性不大,唯一的真相是,南派的兩位長老受到襲擊了。

目前,暗夜玫瑰出動的長老有兩位,操縱陰物大軍的大護法,以及春神(主宰級木妖的職業名稱)。

光憑兩位主宰,怎麼可能是官方和南派的對手。

暗夜玫瑰既然想以黑吃黑,肯定召集了足夠的人手,所以,南派的長老極可能被潛伏在暗中的敵方主宰糾纏住了。

以心魔來去無蹤的特性,既然沒能第一時間擺脫敵人,說明對方極爲難纏。

僵持了這麼久,暗夜玫瑰開始反擊了。

這個念頭剛在聖者們心裡浮現,便見傅青陽忽然橫起手裡的玉龍劍,做出格擋姿勢。

“砰!”

銳響刺耳,火星四濺。

傅青陽驟然滑退,昂貴的手工皮鞋“格拉”一聲開裂,嶄新的白西服在氣勁中撕開一條條裂縫。

一道魁梧高大的人影在傅青陽剛纔站立的位置顯化。

此人身高一米九,八臂,渾身佈滿扭曲怪異的符文,肌肉如鋼鐵澆築,沒有一寸脂肪,世上最成功的健美先生在他面前也要自慚形穢。

八隻手臂分別握着刀槍雙劍戟環棍索!

他有着錚亮的光頭,五官粗獷剛毅,耳垂、鼻翼、嘴脣戴着銀環。

銀月天王!!

不單是聖者們,紅纓和高峰兩位長老臉色也微微一變。

銀月天王雖是初入主宰階段,但他是被修羅賜福過的怪胎,早在聖者巔峰時,就能和主宰過一兩招,且是巔峰職業。

這種人物不能當做主宰階段初期來對待。

誰都不知道,現在的他有多強大。

擊退傅青陽後,身爲近戰職業的銀月天王,立刻欺身疾攻,八件武器從四面八方攻來,迅如雷霆,快如殘影。

傅青陽縱使有洞察術在身,但終究只有一把劍,很快身上就掛彩了,出現一道道血肉模糊的傷口。 他神色冷峻,一邊揮劍格擋,一邊不緊不慢的後退,同時召喚出四柄飛劍,從後方、側面攻擊銀月天王。

一時間,飛劍繞着八臂壯漢遊走,每次嘗試襲擊,都被輕而易舉的磕飛,濺起火星。

銀月天王一邊疾攻,一邊狂笑道:

“咦,傅青陽,你怎麼變弱了,哦,我忘了,偃師對近戰的加成不大。你的技近乎道呢,快使出來,看我擋不擋得住。”

他表情因爲好戰和興奮而扭曲,狂笑不止。

憤怒其實並不是銀月天王的精神屬性,好鬥纔是。

紅纓長老和高峰長老當即出手,援助傅青陽。

斥候在聖者階段,是最拔尖的近戰職業,但到了主宰階段,就朝着“領軍統帥”的方向發展了。

而蠱惑之妖的主宰階段,叫遠古戰神,繼續深耕戰鬥能力。

論單挑的話,偃師不可能是遠古戰神的對手。

另外,傅青陽的技近乎道雖然是規則,但規則是“必中”,而不是必殺。

到了主宰階段,很難再像聖者時一錘定音,不可阻擋了。

另一邊,裹着黑袍,手持碳劍的大護法乘風飛來,身後是如海嘯如狂濤的陰氣。

他該出手了。

“不用幫忙!”

傅青陽冷淡的聲音,打斷了準備馳援的兩位長老。

儘管他節節敗退,儘管他引以爲傲的近戰能力被遠古戰神牢牢壓制,他的表情依舊冷淡、冷靜。

這個男人似乎永遠都不會有劇烈的情緒起伏,除了怒斥元始天尊進屋要敲門的時候。

某一刻,傅青陽一個直劈擊退銀月天王。

噔噔噔.八臂壯漢練練後退,格擋斬擊的那兩隻手虎口龜裂。

他愣了愣。

傅青陽看似隨手的一劍,竟蘊含着讓他都無法抵擋的力量。

“嗤!”

擊退銀月天王后,傅青陽把玉龍劍插入地面,立在身前。

接着,他擡手往虛空裡一抓,只聽“咚”的巨響,一隻半人高的青銅盒沉甸甸的墜落。

青銅盒蓋刻着神威凜凜的白虎,四個盒面雕刻朱厭、睚眥等兇獸。

傅青陽一腳踢開盒蓋,“哐當”一聲,盒蓋打開,一道道黑影從青銅盒中躍出,它們由青銅澆鑄,身高一米六,手持戰國時代的青銅劍,五官兇惡抽向又統一,足足百尊。

傅青陽伸出雙臂,掌心朝下,十指靈活的抖動,宛如技藝嫺熟的控偶師。

百尊青銅兵俑齊刷刷的扭頭,兇惡空洞的目光,森然的盯着銀月天王。

“兵偶收納盒?”銀月天王咧嘴笑了,左右兩肩肌肉隆起、裂開,鑽出兩顆鮮血淋漓的腦袋。

兩顆與銀月天王一模一樣的頭顱氣焰張狂道:“又能奈我何!”

三頭八臂的遠古戰神,最不懼的就是羣戰。

這些青銅兵俑最後的結局,必然是被他一個個剁碎。

“你不是想體驗一下我的斬擊嗎。”

傅青陽開口了,身後的斗篷“啪”的一聲鼓舞,獵獵招展,他開啓了宮廷劍師斗篷的增幅功能。

百尊青銅兵俑,彷彿被注入了難以想象的偉力,它們緩緩舉起青銅劍。

這一剎那,巨大的危機感從四面八方涌來,把銀月天王壓垮了。

在他的感知裡,每一把劍都蘊含着無法躲避的規則,每一把劍充沛着切金斷玉的劍氣。

可怕的劍氣,甚至刺痛了兩位長老和聖者們。

一百把技近乎道的劍?!

他或許能扛住傅青陽的一次技近乎道,但他能扛住一百次嗎?

巨大的危機感在銀月天王心裡炸開,他的每一根神經,每一個細胞都在瘋狂咆哮,讓他趕緊逃命。

可他逃不掉。

他被一百把技近乎道的劍鎖定了。

“剛纔沒還手,是想看看你晉升主宰後,實力達到什麼程度。”傅青陽一副點評小輩的語氣:

“各方面都差了些,下次好好努力。”

兩隻手掌輕輕一壓:“斬!”

下一刻,一百把青銅劍,同時落下。

一百道劍氣,淹沒了銀月天王。

“啪嗒啪嗒.”

這位新晉天王當場肢解,破碎的肉塊、內臟,墜落於地,濺起一地淒厲的紅。

傅青陽垂眸,面色冷峻的看着一地碎肉,淡淡道:

“我還沒出力,你就倒下了。”

紅纓長老和高峰長老愣在當場。

御風而來的大護法,在空中來了個緊急剎車。

盤坐在原地的聖者們,個個呆若木雞,失魂落魄。

場面一片寂靜。

動物園。

張元清帶着宮主和郡主,重新回到了岔路口。

此時,地面散落的泥塊已經接近乾涸,從進入動物園到現在,差不多二十分鐘了。

狗長老就算沒到肉糉市,也差不多了,如果他沒有反應過來,察覺這是調虎離山計,並立刻返回,那麼張元清就只有二十分鐘時間。

何況還有一個隨時可能迴歸的女元帥。

恐懼天王拖不了元帥多久,按照自由狂人的說法,女元帥的物理輸出在半神級強者裡,也是名列前茅的。

和元帥戰鬥,靠的是渾厚的血條硬撐。

張元清有些急了,語速飛快道:

“我觀察過動園子的規模,核心區域不會太大,要找到那株囚禁魔眼的樟樹不會太難。”

“但是路線多!”銀瑤郡主握着小喇叭:

“不同的路線,遇到的危險也不同,希望樟樹精走的路線,是我們在員工手冊裡看過的那些規則。”

“哪有這麼好的運氣?”張元清無奈道。

突然,他想起了物品欄裡的“幸運項鍊”,這種靠賭,靠運氣的地方,幸運項鍊或許能發揮奇效。

張元清立刻取出項鍊戴上,道:

“這是好東西,能讓幸運女神愛上我。”

“那我就宰了她。”宮主說。

“呸呸呸,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張元清啐道。

兩人兩屍沿着寬敞的水泥路,大步疾走,一路追尋着碎土碎泥的痕跡,不多時,一塊路牌出現在衆人視野裡。

【菟絲花園】

員工手冊第六條,瞬間在他們腦海閃過:

“經過菟絲花園時,儘量快速通過,看到有人喊話,千萬不要回頭。”

張元清欣喜道:

“項鍊生效了。”

動物園裡的危機,分散在九條路線裡,單一的路線危險不會太多,也許穿過菟絲花園,就能見到魔眼了。

不需要交流,兩人兩屍飛奔起來。

十幾秒後,張元清聞到了一股異香。

月色朦朧,前方出現一片花田,青翠碧綠之間,點綴着白色絲狀花朵,在夜風中微微起伏。

不能看.他默默收回目光,並加快奔跑腳步。

員工手冊裡明確寫着“快速通過”和“不能回頭”,他擔心多看幾眼,會觸發某些可怕的事。

菟絲花園面積不大,直徑大概也就兩百米,對於他們來說,這個距離閉着眼睛也能過……

可就在這時,周圍突然起霧了。

濃霧不知從何而來,瞬間白茫茫一片,薄如紗衣,輕若浮塵。

前路不見了。

員工手冊第五條——如遇到濃霧,請停留在原地,不要動彈,不要說話,等待濃霧散去。

張元清猛地剎住腳步,一顆心沉入谷底。

……

第757章 熟人局第264章 下半場第357章 BOSS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298章 傅青陽的召喚第352章 海底第19章 通話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179章 后土靴第53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345章 魔君的遺物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52章 所有人都要死第584章 沉睡之地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227章 舌頭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57章 聘禮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981章 來!第481章 斬首第32章 大事件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114章 李顯宗第73章 謀劃第1022章 後記(三)第203章 包圍元始天尊第98章 白衣殺人婦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114章 李顯宗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128章 王婆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35章 嬰靈第99章 兇手第473章 開棺第225章 失語村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65章 靈境世家第548章 黑子第616章 斬形第130章 團滅危機第785章 合作第13章 再入山神廟第167章 燒第276章 截殺第380章 神器出爐第985章 第三方?第488章 策略第1021章 後記(二)第786章 狩獵女神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827章 獸皮鼓第232章 大恐怖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373章 賭狗不得好死第841章 滴,您的昏君體驗卡已到賬第317章 勾心鬥角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519章 靈拓第804章 烈陽普照第172章 魔君音頻和魔眼的注視第130章 團滅危機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525章 無痕賓館的團隊第728章 各自的情報第306章 夜會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68章 請半天假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680章 刁難第518章 猝不及防的人物第422章 是敵是友?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96章 前因後果第140章 終結(6400)第147章 虎符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124章 格鬥課彙報一下身體狀況
第757章 熟人局第264章 下半場第357章 BOSS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298章 傅青陽的召喚第352章 海底第19章 通話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179章 后土靴第53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345章 魔君的遺物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52章 所有人都要死第584章 沉睡之地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227章 舌頭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57章 聘禮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981章 來!第481章 斬首第32章 大事件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114章 李顯宗第73章 謀劃第1022章 後記(三)第203章 包圍元始天尊第98章 白衣殺人婦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114章 李顯宗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128章 王婆第585章 狹路相逢第35章 嬰靈第99章 兇手第473章 開棺第225章 失語村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65章 靈境世家第548章 黑子第616章 斬形第130章 團滅危機第785章 合作第13章 再入山神廟第167章 燒第276章 截殺第380章 神器出爐第985章 第三方?第488章 策略第1021章 後記(二)第786章 狩獵女神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827章 獸皮鼓第232章 大恐怖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373章 賭狗不得好死第841章 滴,您的昏君體驗卡已到賬第317章 勾心鬥角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519章 靈拓第804章 烈陽普照第172章 魔君音頻和魔眼的注視第130章 團滅危機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525章 無痕賓館的團隊第728章 各自的情報第306章 夜會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68章 請半天假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680章 刁難第518章 猝不及防的人物第422章 是敵是友?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96章 前因後果第140章 終結(6400)第147章 虎符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124章 格鬥課彙報一下身體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