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咕嚕

溫熱的臟器,搏動的心臟,悽豔的鮮血,嘩啦啦的流淌於地,深深映入張元清的眼睛,映入他的腦海。

他知道這趟地宮之行非常危險,知道大家隨時可能會死。

但看着趙城隍死在眼前,仍讓他難以接受,各種情緒翻涌,憤怒、驚愕、恐懼,以及愧疚。

儘管行動之前,他就反覆提醒行動的危險;儘管大家都是成熟的靈境行者,見慣了死亡,但趙城隍的死,依然和他有巨大幹系。

因爲隊友是他挑選的,是他引着趙城隍踏上這條死路的。

這一幕同樣映入回過神來的孫淼淼、天下歸火和夏侯傲天眼中,一股巨大的寒意在衆人心裡升起。

6級?!

一劍秒殺趙城隍,這具巨型兵俑的戰力,毫無疑問,達到了聖者階段的巔峰。

但應該沒到主宰,不然現在死的就不只是趙城隍,而是所有人。

“艹!”

張元清咆哮一聲,彷彿受了刺激,縱身躍起,擂鼓紫金錘砸向巨型兵俑的腦袋。

他速度極快,宛如彈動強壯後肢的蚱蜢。

殘影一閃,便撲至巨型兵俑眼前,擂鼓紫金錘奮力砸下。

巨型兵俑偏了偏腦袋。

“嘭,咔嚓.”

擂鼓紫金錘砸在了右肩,砸出細密的裂縫。

遭受攻擊的巨型兵俑揮動手臂,青銅劍橫掃,快如閃電。

張元清身軀騰空,避無可避,電光火石間,又來不及施展星遁術。

劍光一閃而逝,伴隨着灰濛濛光暈破裂,戴在胸口的不屈者護鏡被削成兩半,直接損壞。

張元清的身軀濺起誇張的水花。

他本該被一劍斬斷,陰陽法袍救了他一命。

當然,也正是因爲有這件道具,他纔敢冒險。

飛濺的水花瞬間迴歸,恢復成血肉之軀,張元清心裡一寒,怒火頓消,來不及心疼道具,連忙施展星遁術。

他化作星光,於牌坊下方凝聚,持握擂鼓紫金錘的右手,虎口龜裂,鮮血長流,小臂骨裂。

這讓他提前結束了小南瓜的使用時間。

擂鼓紫金錘的共振功能,作用在敵人身上的同時,也作用在主人身上,因此只能使用十分鐘。

超過十分鐘,身體會在共振狀態下化作齏粉。

如今小臂骨折,若再使用擂鼓紫金錘,整條手臂會當場報廢。

張元清一眼掃去,恰好看見銀瑤郡主被長矛高高挑起,看見孫淼淼和天下歸火橫飛出去,前者右臂扭曲,後者胸部凹陷。

隊伍瞬間大敗!

這時,他聽見身後傳來趙城隍凝重的聲音:“你太沖動了,如果不是有這件袍子,現在已是個死人。”

扭頭看去,正是黑衣黑褲的趙城隍。

“你沒死?”

張元清又驚又喜,再看向原地的屍體,溫熱的內臟和悽豔的鮮血,變成了一地的黑灰。

看着元始天尊欣喜的神色,趙城隍臉色罕見的柔和,“太爺給了我一件替死道具,巫蠱師職業的消耗品。”

說完,他麪皮抽搐的補充道:

“價值三千萬的消耗品”

這樣的道具,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他都不可能再擁有,等於白白交代了一條命。

反正沒死就好!張元清立刻朝着銀瑤郡主等人高喊:“趙城隍還活着,先撤退”

率先化作星光遁走。

天下歸火、孫淼淼和銀瑤郡主都有遁術,說走就走,沒有遁術的夏侯傲天,早已背上噴氣式揹包,縱身躍下百米高的漢白玉高臺。

這夥殘兵敗將沒敢回頭,屁滾尿流的逃回水潭邊,見兩具兵俑沒有追來,這才駐足歇息。

“你太爺哪裡搞來的替死道具,我讓爺爺也弄一件。”

儘管有傷在身,但孫淼淼滿臉開心。

“不知道。”趙城隍實話實說。

兩人口水話對答間,張元清取出山神權杖,治療天下歸火、孫淼淼的傷勢,然後單掌按在銀瑤郡主肩膀,渡入太陰之力溫養。

“那兩件兵俑是6級,而且極可能是6級巔峰。”夏侯傲天焦急的來回走動,“這不是我們能對付的,跑路吧。”

孫淼淼不甘心,道:“四千八百萬就這樣砸水裡了麼,不,砸兵俑裡了嗎。”

夏侯傲天嘴角一陣抽動,心痛到難以呼吸,怒道:“別提這件事”

天下歸火盤坐在水潭邊,緩緩道:

“我損失了一件聖者品質的道具,夏侯傲天損失四千八百萬,趙城隍損失一條命,元始天尊損失一件道具.

“如果這時候放棄,伱們甘心嗎,反正我不甘心。”

夏侯傲天抓狂:

“都說了不要再提錢,八千萬我還沒還,現在又欠四千八百萬,我什麼都沒得到,卻欠了家族1.2億。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樣呢,6級殺你們,就像屠狗一樣簡單,而且它們身體裡的息壤含量更高,無論打碎多少次都會重組。

“走吧,欠錢總比沒命好。”

“你不是主角嗎,主角就這麼慫?”孫淼淼說。

“主角纔要審時度勢,沒腦子的都死了,不配當主角。”夏侯傲天嗤之以鼻。

正爭執,忽然一記響亮的巴掌,打斷了衆人。

循聲看去,只見元始天尊右臉頰高高腫起,他被自己的陰屍扇了一巴掌。

“你搞什麼鬼?”夏侯傲天氣道。

“沒事,打一巴掌,提提神。”張元清隨口敷衍。

默默與銀瑤郡主拉開距離。

他捱打是有原因的,短時間內兩次使用山神權杖,慾火灼身,越來越覺得郡主眉目清秀,秀色可餐,於是沒忍住,摸了銀瑤郡主的胸和屁股。

正想貼上去蹭一蹭,就被一巴掌扇清醒了。

很痛,但慾火消了不少。

短時間內不能再使用山神權杖了,不然就不是一巴掌能扇清醒的,那時我大概會用強,然後說:魔君可往,我亦可往。

然後隊友們就會看到元始天尊被自己陰屍追殺的場面,當然,貓王音箱至今都沒播放郡主和魔君的往事,我也不清楚魔君到底有沒有趕屍張元清心裡嘀咕。

“真的嗎?”孫淼淼顯然不太相信這番說辭,她湊過來,審視着銀瑤郡主:

“你這個陰屍不簡單呀,我剛纔看她施展星遁術了。”

“那是道具的作用。”張元清扯謊,然後迅速岔開話題,道:

“剛纔我注意到,兩具兵俑比臺階上的兵俑高級,擁有技能,但不齊全,這是好事,如果是正兒八經的六級巔峰,咱們可以選擇撤退了。

“要摧毀那兩具兵俑不難,我們有大炮,以及我的雷暴炮,破壞力是夠了,難的是如何阻止它們復原。趙城隍,你的收納盒能鎮壓那兩具陰屍嗎。”

趙城隍搖了搖頭:“更大的可能是收納盒破損,然後所有兵俑一起衝出來。”

這就難辦了啊,就剛纔那具兵俑的攻擊力來看,陰陽法袍的陣法,困不住它倆,小紅帽雖然自帶空間,可小紅帽也收不走比自己位格更高的存在,八尺鏡雖然是主宰道具,但功能不是封印

張元清一時犯難。

他們中,沒有鎮壓6級的極品道具。

天下歸火說道:

“夏侯傲天,你是方士,這方面的難題該由你來解決。”

大夥心說,這鍋甩的好。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夏侯傲天皺起了眉頭,拍到腦袋,自言自語般的分析道:

“它們幾乎不會被殺死,它們有靈魂,但靈魂均勻分佈在軀殼裡,由息壤溫養,夜遊神的手段很難對它們奏效。

“咱們應該沒有封印、鎮壓6級聖者的道具,想要以弱勝強,就必須另闢蹊徑。”

“怎麼說?”衆人精神一振,心說這傢伙雖然有嚴重的性格缺陷,但專業素養還是值得肯定的。

“利用五行生剋的原理,息壤雖然是至高材料,但依然要受到木屬性力量的剋制,所以,理論上說,我們只需要有品質足夠高的獸王道具,就能剋制它們,嗯,功能必須是植物系的。”夏侯傲天說:

“比如,讓息壤長滿植物,植物會吸收、吞噬息壤的力量,從而弱化它們。”

“山神職業的可以嗎,植物系的。”張元清說。

他倒是有一件獸王手鐲,可這件道具的品質屬中上,而且功能也不是植物系。

“重點不在於植物,而是能吸收息壤力量的植物,山神是土怪職業的,催生出的植物沒有這種力量。”夏侯傲天說。

“啊,我有!”大眼睛的孫淼淼舉起手,“我有鬼臉藤的種子,是百花會的大長老培育的種子,它們落地就能生長,嗜血成性,擅長束縛敵人,我兌換它們,本來是爲了彌補星官欠缺羣體攻擊技能的短板。”

百花會和太一門關係最親近。

趙城隍淡淡道:“鬼臉藤的品質不足以壓制6級的兵俑。”

“不,可以!”張元清眼睛一亮,“我的山神權杖可以異化植物,讓它們獲得巨大的增幅,當然,這還不夠,以兵俑的實力,鬼臉藤剛生長出來就會被清理掉。所以我們要在打碎兵俑後散播種子。”

鬼臉藤對付不了完整的兵俑,但對付滿地的碎渣應該問題不大。

夏侯傲天猛地擊掌:“可行!”

於是,在制定詳細的制敵計劃後,一行人再次踏上征程,夏侯傲天雄赳赳氣昂昂的前頭帶路,天下歸火和趙城隍擡着沉重炮臺,落在最後。

走在中間的張元清心想,貓王音箱如果在這裡的話,肯定會播放驚心動魄的BGM助興。

可惜它不在。

此時,他身披陰陽法袍,腳穿后土靴,頸戴幸運項鍊、雙手戴疾風者手套,手持紫金盾。

重新返回長生殿前,兩尊高大的兵俑靜靜佇立在殿門前,駐守着空蕩蕩的寢宮,如同過去無數歲月那樣。

咚!

大炮基座重重落下,發出沉悶的響動,整個地面一震。

同時,那尊兵俑扭過頭來,望向這羣手下敗將,震盪出精神波動:

“擅闖始皇帝寢宮者,殺無赦!”

又是震懾!

等級壓制下,孫淼淼等人不可避免的意識震盪,陷入呆滯。

只有張元清,在震懾來臨前,屈指點在額頭。

霍然間,藍色的顏料浮現,以額頭爲源點,迅速擴散整張臉。

黑白二色,於眼部、嘴部勾勒出一張桀驁不馴,永不屈服的臉譜。

藍臉,耐力提升50%,豁免三次精神類攻擊。

抗住震懾技能後,張元清望着化作殘影奔來的巨型兵俑,不慌不忙的抓住披在肩膀的陰陽法袍,抖手甩向天空。

水火大陣降臨,將雙方攘括在內。

火陣中,升起一尊赤色陶土人,手持紫金盾,迎向巨型兵俑,嘴裡哇哇大叫:

“你的死期到了,我們有了詳細的計劃。”

另一邊的漆黑陶土人,雙手戴着疾風者手套,掀起虛幻的海浪和狂風,卷向長矛兵俑。

它成功抵擋了對方兩秒,然後被一矛刺穿,嘩啦啦爆碎。

赤色陶土人身後陰氣涌動,身穿嫁衣的鬼新娘撲向青銅劍兵俑,試圖阻止它的突進。

但她剛剛附身,便被彈了出來。 雙方位格相差懸殊,無法附身。

持劍的兵俑奔至,樸實無華的一劍斬下。

火焰陶土人舉起紫金盾。

格拉~

一陣讓人牙酸的金屬扭曲聲裡,紫金盾直接被削去半塊,火焰陶土人半邊身體爆碎。

這時,鋪天蓋地的火焰自赤色陶土人身後掀起,渾身燃燒的天下歸火,從陶土人頭頂掠出,一記衝拳砸向兵俑面門。

此刻,在暴怒者和火焰大陣的加持下,爆發力直逼4級巔峰。

“轟!”

烈焰層層疊爆,在兵俑臉部炸開,三米高的身軀一陣踉蹌。

強大的反彈力量讓天下歸火倒飛了出去,右臂骨頭折斷。

在他倒飛出去的同時,孫淼淼手持一根陰氣繚繞,由靈僕凝成的虛幻長鞭,大步奔出,揚起手臂,雪白皓腕狠狠一抽。

啪!

長鞭抽在了兵俑的臉部,抽的它身軀一僵。

打神鞭能打一切有靈魂的事物,只是兵俑的靈魂均勻分散在息壤身軀裡,效果會大打折扣,但孫淼淼要的就是短暫的控制。

“閃開!”

夏侯傲天大吼。

張元清等人的攻擊,爲他創造了瞄準的時間。

孫淼淼和天下歸火同時施展遁術,而赤色陶土人則奮不顧身的撲向三米高的青銅劍兵俑,抱住了它的雙腿。

——陶土人的身高,恰好能抱到這個位置。

下一秒,宛如微縮太陽的金色火球,呼嘯着撞在青銅劍兵俑身上,接着是第二枚。

金色的光芒層層疊疊的翻涌着,肆虐着,兩具人偶率先撕裂,然後是陰陽法陣構築的壁壘。

在主宰級能源包加持的炮擊中,陰陽法陣壁壘的第一次,就這樣獻出去了。

半空中的法袍緩緩飄落,覆蓋在張元清身上。

趙城隍指尖彈出烏黑鋒利的鬼爪,皮膚轉爲青黑,一根根青筋暴突,磅礴的陰氣化作寒霜,凝結於地面。

他化作星光消散,出現在長矛兵俑身後,雙手猛一劃拉。

細沙碎石紛紛落下。

長矛兵俑回身直踹,正中趙城隍胸口,瞬間將他踹飛出去。

它剛欲追擊,手持山神權杖的銀瑤郡主從天而降,藤蔓交織的木杖豎劈,空氣發出尖嘯。

兵俑橫起長矛。

當!

銀瑤郡主震飛出去,長矛兵俑亦是連連後退。

郡主本身的位格,加上山神權杖的怪力加持,勉強與這尊可怕的兵俑鬥了個平手。

趙城隍殺了回來,陪着銀瑤郡主纏住長矛兵俑,有了獸王手鐲的平衡、靈活、力量增幅,有山神權杖的怪力加持。

他驚訝的發現,元始天尊的這具陰屍,竟能勉強充當起主力。

好強,元始天尊哪裡弄到的這具陰屍趙城隍一陣羨慕,旋即壓下不合時宜的情緒,專心輔助。

肉身迴歸的瞬間,張元清衝着不遠處喊道:

“趙城隍,後退,我要施展異化了!”

他這是在提醒趙城隍,要撤回陰屍了。

此時,金色光焰散去,黑色的碎塊、細沙鋪滿地面,遠處近處皆有,最大的一塊殘軀是小腿。

青銅劍兵俑幾乎粉身碎骨。

早已準備的孫淼淼伸入口袋,抓出一把黑子的種子,抖手甩出。

黑色種子撒豆般的潑出,噼裡啪啦的滾落在地,它們自動尋找周圍可供生長的能量,紛紛依附在兵俑殘軀上,迅速生根發芽。

僅僅幾秒,一條條碧綠的藤蔓便鋪滿了地面,藤蔓長出一片片綠葉,葉片上有着宛如惡鬼的黑紋。

鋪滿地面的藤蔓劇烈顫抖着,抖動的根源不是它們,而是底下的土壤。

它們竭力的想重組身軀,但鬼臉藤的根莖限制了這種本能,雙方陷入拉鋸戰。

銀瑤郡主見狀,當即後退,將手杖頂端的碧綠寶石,遙遙對準鬼臉藤,激活了異化功能。

幽幽的綠光一圈圈擴散,鬼臉藤沐浴着綠光,迅速生長,變得愈發茂盛,綠葉上的鬼臉黑紋,也顯得愈發猙獰。

黑沙、碎塊徹底停止顫動,宛如死機。

“好,奏效了!”

“快走開”

前一個聲音是夏侯傲天,後一個聲音來自趙城隍。

失去銀瑤郡主的糾纏,長矛兵俑逼退趙城隍,氣勢洶洶的殺向衆人。

“這傢伙智力不高,控制他,我來解決。”張元清手忙腳亂的脫掉后土靴,取出滑鏟鞋。

夏侯傲天也手忙腳亂的調轉炮口。

孫淼淼化作星光出現在長矛兵俑身後,掄起虛幻之鞭.

她剛做出這樣的動作,兵俑霍然回身,手裡長矛一記犀利的回馬槍,洞穿了孫淼淼的胸口。

她身上那件防禦道具幾乎沒發揮作用,直接被摧毀。

長矛的尺寸非常誇張,它是爲了配備三米高巨型兵俑鑄造的,因此,被長矛刺穿的孫淼淼,享受到的不是透心涼。

而是脊椎骨、心臟、肺部、胃部,統統被捅出體外的空蕩蕩。

孫淼淼瞳孔瞬間黯淡,這樣的傷勢,就算是生命力強大的星官也必死無疑了。

但在下一秒,她的眸子迸發出明亮的光芒,炯炯有神。

她雙手死死抓住長矛,高聲道:

“開炮!

“趙城隍,把我的靈體帶出學院交給爺爺,我要轉靈僕了。”

她已經沒有抽身後退的機會。

興許是迴光返照,孫淼淼的力量奇大無比,死死拽住長矛,兵俑一時間竟沒能抽出來。

“好樣的孫淼淼,我會永遠記住你的。”夏侯傲天一臉悲壯的踩下扳機。

“你特麼還真開炮!”張元清及時反應過來,一腳踹在炮口。

微縮太陽般的金光射向了天穹,在穹頂炸開,無數寶石、明珠,簌簌掉落。

張元清旋即化作星光,出現在孫淼淼身邊,他一手抓住長矛,參與角力,一手擡起。

遠處,半面盾牌呼嘯飛來,把自己送到主人手裡。

紫金盾融化,塑形成大口徑手炮,三十釐米的槍管充滿了威懾感。

張元清扣下扳機。

槍口發出滋滋聲,紫色電弧跳躍。 Wшw ◆ⓣⓣⓚⓐⓝ ◆co

一團深紫色的球狀閃電激盪而出,掠向兵俑,與此同時,孫淼淼抽出了打神鞭。

啪!

轟!

肆虐的氣浪炸開,一道道電弧呈波狀閃爍,在平面空間中延伸。

兵俑上半身炸碎。

論破壞力,球狀閃電差不多是聖者階段的天花板。

張元清旋即發射出第二枚第三枚球狀閃電,將兵俑徹底炸成碎片。

他沒有停頓的收起雷暴炮,一手摟住癱軟的孫淼淼,一手從她兜裡摸出僅剩的一捧種子,潑灑出去。

種子滾落於地,自動尋找“養料”,在黑色碎塊上紮根,迅速生長。

另一邊的銀瑤郡主立刻激發權杖的異化功能。

張元清沒去看這一幕,小心翼翼的放倒孫淼淼,低聲道:

“別怕別怕,我能救你”

他從物品欄取出一管生命源液,孫淼淼艱難的擡起手,推在他手臂,“我,我沒怕,我.”

“怕不怕都無所謂。”張元清不想聽她廢話,打開她的手,迅速將一管生命源液注入頸部靜脈。

這支生命源液是謝家報酬的一部分。

元始天尊這傢伙,有時候還挺溫柔的……孫淼淼烏黑明亮的眸子,默默的凝視着他。

幾秒後,蒼白的臉蛋,漸漸恢復血色,空蕩蕩的胸腔裡,細胞快速分裂,血肉生長。

隨着張元清拔出長矛,她的臟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修復。

孫淼淼感受着生命力逐漸恢復,依舊躺着,注視着元始天尊,說:

“我剛纔是想說,我自己有生命源液。”

“.行吧,你還我一支。”

孫淼淼傲嬌的扭過頭,嘴角微微翹起:“不給。”

張元清大怒,正要索要,忽低被眼底的風光吸引,低頭看了幾秒,嘀咕道:

“難以置信……”

孫淼淼一愣,旋即意識到什麼,急忙捂住胸口,紅着臉大罵:“臭流氓!”

孫淼淼看着一臉幼相,沒想到是個c級.張元清不動聲色的起身,掃過兩處鬼臉藤覆蓋的區域。

兵俑的殘軀碎片已經被完全壓制。

“成功了,啊哈哈哈,潑天的機緣在等着本主角。”

衆人稍作休整,等孫淼淼狀態完全恢復,小心謹慎,又懷揣着激動,推開長生宮的殿門。

始皇帝的寢宮裡,會有什麼寶貝?

吱呀~

沉重的殿門緩緩敞開,老舊的門軸發出牙酸的響動。

一股陳腐的氣味撲面而來。

殿門後,是一座九根青銅柱支撐的主殿,地面落灰,寬敞蒼涼,盡頭是高高的基座,擺着王座和寬案。

通往王座的路上,左右各立着九尊青銅雕塑,穿着寬袍大袖,呈躬身姿態。

主殿兩側分別是靜室、暖閣、寢宮、茶室、宦官房等。

張元清等人在前殿轉了一圈,沒有收穫,毫不猶豫的繞去後殿。

後殿有兩扇青銅門。

張元清和天下歸火一左一右,雙掌抵住青銅門,一點點推開。

“軋軋.”

厚重的青銅門一點點敞開,直至全部打開。

殿內燭光明亮,數十盞油燈靜謐燃燒,帶來橘色的光暈,照亮殿內的事物。

“咕嚕~”

“咕嚕咕嚕~”

吞口水的聲音在門口不斷響起。

……

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799章 污染海洋第561章 身份泄露危機第733章 爲大局犧牲美色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516章 立功第65章 靈境世家第347章 三個可怕的副本信息第795章 靈拓的目標(七夕快樂,單身狗們)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459章 真舒服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82章 魔君的留言(求首訂)第202章 舉報規則第64章 謝家千金延遲一下更新第486章 殺人第38章 調查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898章 插旗第265章 援兵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767章 蓋世神女第225章 失語村第362章 給垃圾擦屁股第456章 清兵入關(一)第449章 分手和見面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414章 竹簡記事第724章 真正的目標第827章 獸皮鼓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705章 驚悚郵輪第1004章 兩段往事第910章 以退爲進第313章 定位色慾神將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335章 無題第250章 前奏第694章 行動第236章 失語村攻略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762章 十面埋伏第555章 不借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502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一)第622章 退休教師第300章 不講武德第837章 跳樑小醜第976章 甦醒第148章 宮主返回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885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902章 消失的他第175章 請君入甕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368章 黑暗故事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884章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第683章 聚會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506章 員工手冊第325章 純陽教第790章 重逢第350章 落海危機第330章 神話體系第200章 對簿公堂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225章 失語村第851章 國師第105章 交易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75章 調虎離山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20章 以德服人第641章 神殞第806章 龍王歸來第959章 迴歸第35章 嬰靈第904章 各自的恐懼(7000)第698章 邪惡陣營的聚會第829章 分配戰利品第574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134章 古鎮隱藏劇情(7500)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
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799章 污染海洋第561章 身份泄露危機第733章 爲大局犧牲美色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516章 立功第65章 靈境世家第347章 三個可怕的副本信息第795章 靈拓的目標(七夕快樂,單身狗們)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459章 真舒服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82章 魔君的留言(求首訂)第202章 舉報規則第64章 謝家千金延遲一下更新第486章 殺人第38章 調查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898章 插旗第265章 援兵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767章 蓋世神女第225章 失語村第362章 給垃圾擦屁股第456章 清兵入關(一)第449章 分手和見面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414章 竹簡記事第724章 真正的目標第827章 獸皮鼓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705章 驚悚郵輪第1004章 兩段往事第910章 以退爲進第313章 定位色慾神將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335章 無題第250章 前奏第694章 行動第236章 失語村攻略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762章 十面埋伏第555章 不借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502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一)第622章 退休教師第300章 不講武德第837章 跳樑小醜第976章 甦醒第148章 宮主返回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885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902章 消失的他第175章 請君入甕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368章 黑暗故事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884章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第683章 聚會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506章 員工手冊第325章 純陽教第790章 重逢第350章 落海危機第330章 神話體系第200章 對簿公堂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225章 失語村第851章 國師第105章 交易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957章 山河永存的夢境第75章 調虎離山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20章 以德服人第641章 神殞第806章 龍王歸來第959章 迴歸第35章 嬰靈第904章 各自的恐懼(7000)第698章 邪惡陣營的聚會第829章 分配戰利品第574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134章 古鎮隱藏劇情(7500)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