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詛咒

話音落下,一號審判庭的門被推開,伴隨着鎖鏈的“嘩啦”聲,元始天尊在兩名警衛的押解下進入大堂。

他雙腿戴着鐐銬,脖頸套着黑色木環,胸口貼着黃紙符籙,雙手被根鬚纏繞。

大堂內, 所有人都看向了這位步入“刑場”的年輕人——曾經的天驕人物,官方風頭最盛的天才。

和大部分罪犯一樣,他面無表情,神態麻木空洞,不復風華。

攝影師轉動鏡頭,聚焦在元始天尊身上, 捕捉着他的神態、步伐, 同步到論壇。

把元始天尊押到被告席後,一名警衛大聲道:

“報告,被告人元始天尊帶到,靈體封印, 靈力封印,肉身封印。一號審判庭封印!”

一號審判庭建造之初,就考慮到了罪犯可能潛逃的諸多手段,傳送、遁術、潛行、進入副本等。

因此在牆體、天花板和地板裡,佈置了強大的封印陣法, 甚至能隔絕靈境對靈境行者的召喚。

彙報完畢, 兩名警衛後退幾步, 標槍般佇立在被告席兩側。

蔡長老臉色平淡,聲音洪亮:

“現在開庭, 首先請公訴人說明情況。”

公訴席上的周秘書, 順勢起身,朗聲道:

“審判長,我代表調查部,說明一下本案的情況,10月1號,怒濤無情、九曲之河、生物學家三位長老, 奉命前往金山市剿滅一夥邪惡職業,過程中,遭遇元始天尊襲擊,怒濤無情長老殉職。”

說話間,攝影師又給了張元清一個特寫,刻意拍給觀看直播的官方行者看。

直播帖裡,評論一下激增,對元始天尊口誅筆伐。

蔡長老微微頷首,又看向元始天尊,淡淡道:“被告方!”

鬆海的“黃沙百戰”長老起身,擲地有聲:“審判長,我代表巡邏部替被告元始天尊辯護。”

元始天尊是鬆海巡邏部的成員,同時隸屬白虎兵衆,他自然也是有“辯護律師”的。

原本這個工作交給傅青陽最爲合適,但他身在靈境,便只能讓“黃沙百戰”長老代勞,這位長老既是鬆海的高層, 也是白虎兵衆成員。

走完流程,蔡長老道:“請公訴方提供證據。”

周秘書早有準備, 一邊打開公文包,一邊說道:

“我們有充足的證據指控元始天尊,這是當時無人機拍攝的照片、音頻。”

他取出幾張照片複印件,以及一個U盤,遞交給警衛。

警衛在蔡長老的授意下,打開投影儀,播放U盤裡的音頻,而照片則在十老和長老們手裡傳閱。

周秘書繼續道:

“此外,當時在場,親眼目睹元始天尊行兇的,還有九曲之河、生物學家、洛神、老人與狗另,謝家家主謝蘇,是元始天尊的同夥,事發當天,他攔住了九曲之河和生物學家兩位長老的救援,致使怒濤無情長老死於元始天尊之手。”

“人證的供詞、謝蘇的供詞都在這裡,請審判長過目。”他把一沓供詞交給警衛。

待十老看完,拍攝音頻的攝影師立刻舉着設備,給照片和供詞長時間的特寫。

周秘書朗聲道:

“自靈境誕生以來,五大幫派的守序行者,爲了維護社會和諧,爲了國家和人民的安全,一直衝鋒在對抗邪惡職業的前線。

“五行盟成立後,我們變得更有組織更有紀律,與邪惡職業的對抗也更頻繁。二十多年來,我們的戰友、親人、上級,不斷的倒在前線。”

周秘書聲音越來越高亢:

“正是因爲他們的犧牲,才換來今時今日的穩定。元始天尊勾結邪惡職業,殺害長老,是原則性的錯誤,按照五行盟律法,應該判處死刑!請總部、請審判長給‘怒濤無情’長老一個公道。

“給死去的前輩們,給整個守序陣營一個交代。”

這番話說的慷慨激昂,說的熱血沸騰。

觀衆席上傳來竊竊私語聲,許多人露出了痛心和憤怒的表情。

直播間的評論再次激增,“死刑”、“十惡不赦”、“不可原諒”這類要求嚴懲元始天尊的評論刷爆了直播間。

蔡長老收攏證據,抓起木槌一敲:“肅靜!”

他接着看向黃沙百戰,道:

“現在請被告方辯駁。”

黃沙百戰自是有準備的,高聲道:

“首先,我對怒濤無情在內的三位長老的行動表示質疑,金山市不在他們的轄區,跨省抓捕邪惡職業是巡邏部的工作,爲什麼他們會出現在金山市?

“其次,據我所知,怒濤無情圍剿的邪惡職業,是金山市無痕賓館的工作人員,大家可能不知道無痕賓館是什麼地方,我簡單解釋一下,無痕賓館的首領靈境ID叫‘往事無痕’,是一個遵紀守法,試圖自我救贖的虛無者。

“在抓捕魔眼的任務中,元始天尊奉命打入賓館內部,結識了那羣特殊的邪惡職業。上一次針對元始天尊的審判中,曾經提到過一位通靈師,她與邪惡陣營爲敵,協助守序陣營的事蹟,大家應該都知道。那位通靈師,就是無痕賓館的成員。

“最後,據我事後考證,事發地點‘崇華小區’裡藏匿的賓館成員,共有四位,都是聖者階段,試問,這樣規模的團體,需要出動三位長老?”

頓了頓,黃沙百戰長老高聲道:

“綜上所述,我有理由懷疑,本次行動的真實目的,是爲了釣出元始天尊,這是一場針對元始天尊的獵殺行動。

“審判長,我說完了。”

顯然,黃沙百戰長老是做過功課的,身爲主宰級斥候的他,更是洞悉了事件背後的真相。

不過黃沙百戰並不認爲元始天尊能脫罪,殺害長老是事實,守序狩獵邪惡更是天經地義,誰都挑不出錯。點明此事,只是想爭取判個無期。

只要不死,終歸是有希望的。

直播間裡,基層行者們的發言速度忽然慢了下來,有人開始思考了。

觀衆席上,也響起竊竊私語。

周秘書立刻道:“黃沙百戰長老的意思是,只要以獵殺邪惡職業爲餌,就能釣出元始天尊,那我是不是理解爲,元始天尊勾結邪惡職業,是證據確鑿的事。”

“我反對!”黃沙百戰高聲道:“我的意思是”

他想凸出的重點是女性通靈師救過元始天尊,元始天尊的救援是基於報恩的目的。

“反對無效!”蔡長老冷冷打斷,不讓他說了,“公訴方繼續。”

周秘書心裡冷笑,表面正義凜然,道:

“請黃沙百戰長老不要再拿抓捕魔眼糊弄人了,魔眼天王被捕多久了?元始天尊接觸邪惡職業的任務早已完成,然而,他非但沒有和邪惡職業劃清界限,反而與女性通靈師曖昧不清,五行之亂副本中,女性通靈師捨身救他是證據,他爲了救邪惡職業,怒殺怒濤無情長老亦是證據,審判長,我認爲元始天尊勾結邪惡職業,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根本不用再辯。”

這話說的有理有據,且事實就是如此,瞬間把“支持率”拉了回來。

直播間的議論聲重新活躍。

周秘書接着說道:

“我再解釋一下黃沙百戰長老所謂的‘釣魚執法’行動,我們並不是針對金山市的那批人,我們行動的目標是,擊斃整個無痕賓館的罪惡團伙,因爲往事無痕獲得了衝擊半神的物品,正處於閉關的關鍵時刻。”

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下別說直播間,現場都輕微沸騰了。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此案細節,此時聽聞,頓感頭皮發麻。

一位半神的誕生,放眼全世界都是大事,作爲靈境行者已知的極限境界,半神是能影響世界格局的存在。

邪惡陣營再添一位半神是什麼概念?

對守序陣營來說,無異於災難。

負責清剿行動的同事們無疑是英雄,元始天尊就更該死了。

周秘書侃侃而談:

“爲了阻止邪惡職業出現一位半神,蔡長老收到情報後,立刻上報給盟主,並連夜實施抓捕無痕賓館團伙的行動。如今兩位盟主親自出手平息災禍,至今還未有結果,無半點消息。”

說着,他再次拿出一個U盤,交給警衛,待警衛插入電腦,投影儀將U盤中的信息投影在幕布上。

攝影師立刻將鏡頭切到幕布上。 聽衆席的聖者們,陪審團的長老們,紛紛投去目光。

幕布上是林子衝的個人信息。

周秘書手裡捏着遙控器,高聲道:

“清剿了這羣邪惡職業後,我們根據dna採樣、人臉識別,查出了他們的真實身份,黃沙百戰長老口中的良善之輩,可謂血案累累。”

“此人姓名林子衝,靈境ID總教頭林沖,六級霧主,出身農村,夥同其父阻撓開發,強訛賠償金不成,便將12號施工人員殺死,畏罪潛逃至今。”

“楊學海,靈境ID爲人師表,原中學教師,因多次性侵女學生入獄,出獄後報復被他玷污的女學生,將她們殘忍殺害,禽獸不如。”

“牛田芳,靈境ID芳芳,因與丈夫發生爭執,趁其睡覺,謀害親夫,事後畏罪潛逃至今。”

“蕭芷珊,靈境ID甜心紅魔,高中時從事皮肉生意,爲了獲取更高額的利益,訛詐四名男同學,誣告強姦,敗訴後,殘忍殺害四人,從此潛逃。”

“趙欣彤,靈境ID趙欣瞳,年幼時在家中玩火,並反鎖房門,燒死了生母和繼父,小小年紀,蛇蠍心腸,近期更曾將同學推下樓梯,致其重傷。”

“朱明重,靈境ID良臣擇主而弒,學生時代的混混,老師同學眼裡的壞學生,常年與不務正業的社會閒散人士鬼混,因多次敲詐、勒索、偷盜,進過少管所。”

“寇北月,姦殺姐姐,潛逃,勾搭上元始天尊後,元始天尊利用職務之便,強行抹去了他的案底,洗白成好人。”

周秘書握着遙控器,一個個的點過去,每個人物信息後面,都有當地法院的判決書。

此時,直播間早已沸騰。

“這羣傢伙能自我救贖?狗都能成佛了。”

“這一樁樁一件件,看的我咬牙切齒,幸好他們死了,殺的好。”

“全員惡人,死不足惜。”

“元始天尊居然給那個寇北月洗白?這這這.他墮落了,唉!”

“我當初真是瞎了眼,居然崇拜這種人渣,死吧。”

“嚴懲元始天尊,他觸碰了官方的底線,堅決死刑。”

審判席上,蔡長老轉頭看向黃沙百戰,淡淡道:“請被告方反駁。”

黃沙百戰長老,看向了聽衆席,看見的是一張張憤怒的臉,洞察出的是壓抑的怒火和恨鐵不成鋼的痛心。

這些精銳聖者都是這麼想,何況觀看直播的基層行者。

他知道大勢已去,輕嘆一聲,道:“被告方放棄。”

蔡長老點點頭,拿起了木槌。

“我有話說!”

平靜的聲音迴盪在大堂。

在座的聖者、長老,高居首席的十老,看向了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話的年輕人。

攝影師連忙轉動鏡頭,給了元始天尊一個特寫。

蔡長老出奇的沒有打斷,反而點頭允許:“說!”

周秘書勾起了嘴角。

元始天尊,你最好繼續一身反骨,讓整個官方看看你的反骨。

他剛纔細數那些臭老鼠的罪狀,就是在刺激元始天尊。

“關於那些十惡不赦的邪惡職業,我這裡還有一個版本,你們想不想聽聽?”張元清輕聲道:

“楊學海,中學教師,被女學生污衊性侵,含冤十年,恢復自由後,他每年都在寫信,想要回清白,一次次被駁回。”

“林子衝,父親被混混毆打致死,自己被打斷腿臥牀修養,隨後母親被逼死,求告無門,只得血債血償。”

“蕭芷珊,高中時期被四名男生侵犯,那幾個罪犯仗着家世背景,一手遮天,她無力反抗,不得不忍受玩弄長達一年,忍無可忍,殺死了那四個畜生。”

“寇北月的姐姐死於赤月安掌控的銅雀樓,他不但眼睜睜看着姐姐被殺,還背上殺姐罪名,像條狗一樣到處流浪,有家不能回。”

“牛田芳,常年遭丈夫家暴,無人問津,走投無路殺了丈夫。”

“朱明重,學生時代遭遇暴力,沒人替他出頭,沒人維護秩序,被打出心理陰影,誤入歧途。”

“人間流浪客,母親被拐賣到偏遠地帶十幾年,囚禁了十幾年,自幼被父親虐待,被母親厭憎,他被南明市治安署大隊長收養,在養父死後,依然堅守在邊境,與犯罪集團、靈能會搏殺。一個邪惡職業,矜矜業業的幹着守序職業的活。”

“追毒者,他爲官方屢立戰功,早就可以調離邊境,他沒走,堵了一輩子的洪水,再強大的敵人也沒讓他喪失鬥志,卻被自己保護的人逼到絕望。”

張元清緩緩站起身,起的很慢,肩膀彷彿扛着什麼東西。

他望着十老,又環顧聽衆席,替那些微不足道的“罪人”,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吶喊:

“這一切的一切,是誰造成的,他們爲什麼會淪爲邪惡職業,他們爲什麼會遭遇這些,誰管過他們啊,從來都沒有.

“是誰把他們逼上了絕路,是自詡守序的伱們啊!從頭到尾,他們要的就只是一個公道,可就算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願望,到死也沒得到,因爲你們高高在上,你們看不到他們的冤屈和恥辱,他們只是陰溝裡的臭老鼠,他們的命連草都不如。

“你們個個都是正義的夥伴,你們好清高啊。”

現場一片寂靜。

突然,聽衆席上傳來了不知是誰的哭聲。

關雅、謝靈熙、孫淼淼都捂住了臉,肩膀簌簌顫抖。

妙藤兒把臉埋進了靈鈞的懷裡,陰姬怔怔的看着他。

靈鈞、夏侯傲天、趙城隍、夏樹之戀.以及部分當初在殺戮副本跟着張元清晉升聖者的“同窗”,這些始終信任他,突然明白他一怒殺長老的原因了。

他們如遭雷擊,痛如刀絞。

但更多的路人,更願意相信證據,相信法院的判決書。

短暫寂靜後,直播間的發言暴增:

“又開始了,上次審判會也是這樣,他是蠱惑之妖吧,這麼會蠱惑人心。”

“很好的演講,但我更相信證據,而不是他的空話。”

“大家別被他騙了,殺害長老是鐵定的事實,勾結邪惡職業也是,邪惡職業會自我救贖?什麼鬼話,騙三歲孩子嗎。”

“趕緊死刑,看着就煩。”

蔡長老抓起木槌,輕輕敲擊桌面,宣判道:

“元始天尊勾結邪惡職業,戕害長老,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充足,根據五行盟律法第一條第二條,本庭決定,判處死刑,收繳所有道具、財產,立刻執行!”

身後的九老無人反對。

聽衆席上,響起一片掌聲。

直播間被“掌聲”表情刷屏。

張元清緩緩掃過大堂,這一刻,耳邊迴盪起魔眼天王的詛咒:

“元始天尊,我要詛咒你,有朝一日,當你見識到人性的陰暗,當你的冤屈無法伸張,當公義被強權所迫,當弱者淪爲羔羊,我詛咒你,變得跟我一樣。”

張元清大聲狂笑起來,笑的前俯後仰,笑的淚流滿面。

狂笑中,被根鬚纏繞的雙手打開了物品欄,抓出一枚深藍色油墨繪出精美花紋的郵票。

郵票剛一離開物品欄,便彈出一條對話框:

【兌換物品:太陰本源碎片。】

【是否兌換?】

“兌換!”

心裡的野火爆發了。

第198章 比賽開始——投票第613章 再也不當賭狗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215章 冠軍(5500)第297章 雙殺第999章 備戰第448章 驚悚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300章 不講武德第909章 卡bug第255章 危機——迷宮森林第1016章 穿梭時光第470章 不一樣的副本第736章 鏡子第37章 魔君傳人第78章 終結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307章 報復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164章 引導輿論(5400)第125章 失蹤第334章 桃花煞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999章 備戰第50章 隊長的權力(第二更)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336章 奇怪的襲擊者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867章 分頭行動第698章 邪惡陣營的聚會第1015章 怨靈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75章 調虎離山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969章 通關蜀山第448章 驚悚第846章 一波三折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910章 以退爲進第411章 傅青陽的操作第411章 傅青陽的操作第855章 夜襲第334章 桃花煞第377章 截胡第961章 意料之外的副本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497章 認罪第798章 秩序崩塌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771章 雷池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255章 危機——迷宮森林第597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3章 角色卡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333章 萬人迷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推書:《星河之上》第948章 聖物和壁畫第974章 靈境誕生的原因第821章 見火神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749章 狸花貓開單章傾訴一下第33章 墮落聖盃第377章 截胡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57章 聘禮第615章 血汗錢第348章 崖山之海第804章 烈陽普照第128章 王婆第129章 貓第959章 迴歸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60章 迴歸第322章 金輝市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617章 擊殺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40章 巫蠱師第577章 分錢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629章 謝蘇迴歸第21章 不同第378章 生死狀第107章 尋寶本能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1022章 後記(三)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379章 勝負已分,生死見曉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509章 扔大糞的猴園
第198章 比賽開始——投票第613章 再也不當賭狗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215章 冠軍(5500)第297章 雙殺第999章 備戰第448章 驚悚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300章 不講武德第909章 卡bug第255章 危機——迷宮森林第1016章 穿梭時光第470章 不一樣的副本第736章 鏡子第37章 魔君傳人第78章 終結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307章 報復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164章 引導輿論(5400)第125章 失蹤第334章 桃花煞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999章 備戰第50章 隊長的權力(第二更)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336章 奇怪的襲擊者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867章 分頭行動第698章 邪惡陣營的聚會第1015章 怨靈第360章 歸還伏魔杵第75章 調虎離山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969章 通關蜀山第448章 驚悚第846章 一波三折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910章 以退爲進第411章 傅青陽的操作第411章 傅青陽的操作第855章 夜襲第334章 桃花煞第377章 截胡第961章 意料之外的副本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497章 認罪第798章 秩序崩塌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771章 雷池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255章 危機——迷宮森林第597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3章 角色卡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333章 萬人迷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推書:《星河之上》第948章 聖物和壁畫第974章 靈境誕生的原因第821章 見火神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749章 狸花貓開單章傾訴一下第33章 墮落聖盃第377章 截胡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57章 聘禮第615章 血汗錢第348章 崖山之海第804章 烈陽普照第128章 王婆第129章 貓第959章 迴歸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60章 迴歸第322章 金輝市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617章 擊殺卷尾總結+成績彙報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40章 巫蠱師第577章 分錢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629章 謝蘇迴歸第21章 不同第378章 生死狀第107章 尋寶本能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1022章 後記(三)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379章 勝負已分,生死見曉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509章 扔大糞的猴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