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

看着孫淼淼化作光屑消散,張元清耳邊同步響起靈境提示音:

【叮!恭喜您完成多人靈境任務——大舉報時代,難度等級S,正在結算獎勵.】

【獎勵結算中獲得道具/物品:不屈戰甲(殘破)(未領取)】

【獎勵經驗值:0】

【結算完畢!30秒後退出靈境.】

退出靈境,額,第三關終極之戰是明天?

也行,今天打的太累了,狀態不是很好,休息一天很合理張元清旋即把注意力轉移到獲取的道具上。

土地公給他的頭盔,名字就是“不屈的頭盔”。

也就是說,積分最高者的獎勵,是這套戰甲。

張元清一陣欣喜,這套戰甲可是有聖者品質的,獎勵不可謂不豐厚。

他旋即注意到,戰甲標註了殘破,而他從土地公那裡接手頭盔時,物品屬性介紹沒有“殘破”標誌。

唔,是因爲品質完好的戰甲太破壞平衡,所以是殘破的?好吧,就算是殘破的,但集齊一整套,依舊能發揮極大的作用,我和趙城隍的差距又縮小了。

他又打開物品欄查看,沒有看到戰甲。

果然,要等明天決戰纔會發給我張元清心想。

這時,他聽見趙城隍輕吐一口氣,淡淡道:

“我今天有點不開心,所以,元始天尊,我期待明日的決戰,”

“期待明天揍我?”張元清反問。

趙城隍不回答,化作光屑消散。

角鬥場內,四下寂靜。

觀衆們仰着頭,凝視影像裡的畫面,明明黑壓壓的全是人頭,卻沒有一張嘴開口說話。

這裡面,包括身居高位的長老們,太一門的長老們表情略顯僵硬,五行盟的長老同樣滿臉意外,愕然的望着影像。

元始天尊逆風翻盤的操作,讓這羣主宰驚訝了。

作爲主宰境的頂尖強者,超凡階段的戰鬥,即便打的熱火朝天,打的驚天動地,也不會讓主宰們產生太強烈的心理波動。

就像成年人看小孩打架,只會覺得有趣,不會熱血沸騰。

然而,元始天尊做到的,他當然不是靠“強大的戰力”,而是縝密的心思,未雨綢繆的佈局。

連長老們都沒想到,他從一開始便在算計孫淼淼,防患於未然的加了一層保險。

最關鍵的是,誰都沒看出來。

對,誰都沒看出來。

是孫淼淼主動要求抱靈僕,是孫淼淼喜滋滋的揉捏玩弄小嬰兒,是孫淼淼主動問及舉報方式。

全程毫無佈局痕跡,卻把孫淼淼吃的死死,這份操作,就算在長老們看來,也是如此的驚豔。

“這小子,年紀輕輕,心腸如此險惡。”孫長老嘴角抽動,滿臉鬱悶。

身穿黑袍的趙長老皺起眉頭,老臉有些掛不住,他剛炫耀完曾孫擅智謀,說出口的話,迴音還沒散,就被元始天尊打臉了。

現在曾孫成了元始天尊揚名的踏腳石,成了綠葉。

“趙長老啊,我麾下這個小子,智謀還算可以吧。”狗長老擡起爪子,輕撫腮邊鬍鬚。

五行盟這邊的長老,臉上露出了笑意,翹起了嘴角。

與剛纔的沉默、不滿,對比鮮明。

這樣一來,就算元始天尊無緣冠軍,也能牢牢佔據第二位置,五行盟的面子無損。

赤火幫的頭髮老頭笑道:“孫長老,你還是糊塗的。”

輕笑聲四起,長老席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這時候,影像裡的兩人紛紛化作光屑消散,無聲的沉默終於打破。

就像點燃了炸藥桶,“轟”的一聲,聲浪炸了。

如同演唱會抵達高潮,如同球員踢進決定勝負的一球。

“臥槽,這反轉絕了,太絕了!”

“原來他還藏了這麼一手,我錯了,之前看到元始天尊佔孫淼淼便宜,我還噴他.果然,天才的思路和我們不一樣。”

“這是看比賽嗎?這是坐過山車吧,太刺激了,袁廷舉報趙城隍的時候,我以爲元始天尊贏定了,音癡淘汰的時候,我又以爲趙城隍贏定了結果元始天尊又翻盤了,腦子完全不夠用。”

“真不愧是連續通關兩個S級的天才啊.元始天尊的操作,讓我看到了世界參差,幸好還有元始天尊,不然前兩名和咱五行盟沒關係了。”

“是啊是啊,剛纔長老們臉都黑了。”

“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女王一躍而起,興奮的揮舞着雙手,就像給愛豆撐場面的粉絲。

啪啪啪.關雅也興奮的站起身,用力鼓掌,明媚的臉龐綻放興奮喜悅的笑容。

她倆剛纔都以爲元始天尊敗局已定,女王咬着脣,關雅皺着眉,充滿了無奈和沮喪。

豈料峰迴路轉,元始天尊給了她們這麼大一個驚喜。

“出盡風頭,真是讓人羨慕啊。”坐在傅青陽身後的靈鈞,感慨一聲。

關雅和女王只是全場尖叫女性中的一部分,元始天尊這一手,不知道收穫了多少女粉。

花公子自詡風流,就很羨慕這種出風頭的機會。

這時,他聽見女王叫嚷嚷道:

“我真是太佩服元始天尊了,我還以爲他操控靈僕摸孫淼淼的胸是老毛病犯了。”

身爲斥候的關雅,笑容一減,看着閨蜜:

“老毛病犯了?”

女王說道:“上次在陰陽鎮裡,我們在河底潛水時,他就拍過我屁股。”

“哦哦!”關雅笑容不變的點點頭,彷彿這沒什麼,扭頭的瞬間,就變成皮笑肉不笑。

也有人不理解元始天尊的操作,認爲觀衆們的反應太誇張,比如身爲火師的姜精衛。

“有什麼好激動的?嘰裡咕嚕說了一通廢話,又沒打架。”姜精衛望着相隔不遠的隊員關雅,一臉不解。

關雅是個很矜持很講究體面的姐姐,從不做浮跨舉動,又蹦又跳大喊大叫這種行爲,幾乎不會出現在她身上。

“不愧是我帶出來的員工,哦,我的上帝啊;哦,我的上帝啊~”

不遠處,一身優雅正裝的男人揮舞着手杖,就像狂野的球迷揮舞旗幟。

他的優雅呢?姜精衛心裡閃過一個疑惑,頓時有些理解關雅。

更高處的席位,比爾·塔倫蒂諾,興奮道:

“精彩!

“精彩的比賽,單是這一場比賽,這趟華國之行就沒白來。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五行盟舉辦的擂臺賽,能打的如此精彩。

“呵呵,那些傢伙總是看不起五行盟的擂臺賽,認爲是五行盟關起門來玩過家家。”

在海外,有許多著名的靈境行者賽事,參賽者來自全球各國的靈境行者,其中不乏華國的七大守序職業。

堪稱羣英薈萃。

在這些面向全球的賽事面前,五行盟內部的擂臺賽,自然會被輕視,說一句過家家不過分。

值得一提,華國和附近的國家,同屬一個大區,那些小國也會誕生水鬼、木妖、夜遊神這些靈境行者,只是數量太少,很難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多以散修爲主。

安妮臉蛋酡紅,一臉癡迷:“比爾先生,他比我想象中的更聰明,更優秀,我喜歡這樣的男人。”

她對元始天尊越來越滿意,甚至開始幻想,或許,他是一個可以比肩魔君的夜遊神呢。

同樣對元始天尊很滿意的還有謝家母女倆。

謝媽媽喜滋滋道:

“可不比看電視劇有意思多了嘛,以後每年都要看,這個月和太太們有話題聊了,這個元始天尊真不錯,我要跟你爸說說。”

謝靈熙頗爲驕傲的說:“可不是每一年都有元始哥哥這樣的高手參加。”

她旋即反應過來,欣喜道:

“媽,您也覺得我們謝家該拉攏他對吧!”

謝媽媽眨着天真無邪的眸子:“什麼拉攏不拉攏,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

謝靈熙就覺得,自己的修行還是不夠,媽媽纔是世上獨一無二的白蓮花。

朱蓉昂着頭,呆呆的凝望空無一人的影像,耳邊的喧譁聲漸漸遠去,響起了那個男人的冷笑:

“惡龍從不會在意螻蟻的憎恨,伱這輩子,只配當我的玩具。”

“嘖嘖,朱大小姐,你現在越來越浪蕩了,你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朱蓉眼眶微紅,愣愣出神,許久後,深吸一口氣,把過往的畫面從腦海裡摒棄,她神經質般的笑起來:

“我要毀了你,我要毀了你!!”

眼前畫面如水波般盪漾,待“水面”平靜,張元清看見了熟悉的臥室。

他第一時間取出紅舞鞋,陪它尬舞,一支舞結束,這才扭頭看向牀頭櫃,電子鬧鐘顯示,時間是中午十二點半。

都過飯點了.張元清心裡嘀咕一聲,然後,肚皮就開始響應,發出“咕咕”的叫聲。

早餐沒來得及吃,在副本里打了一上午,早已飢腸轆轆。

張元清側耳聽了一下,客廳裡靜悄悄的,這個時間點,外公外婆應該在午睡。

兩位老人一直有午睡的習慣。

張元清躡手躡腳的來到客廳,外公外婆果然在臥室裡午睡,而餐桌上果然沒留剩飯剩菜。

家裡沒有吃剩菜的習慣,即使有剩菜,外婆也會倒掉。

出了家門,他在小區外的飯館吃了兩大碗黃燜雞,挺着圓滾的肚皮,滿足回家。

途中又在街邊的奶茶店買了一杯奶茶。

“真爽啊~”

張元清半躺在牀邊,喝着冰涼的奶茶,吹着空調,酒足飯飽後,又是白天,懶蟲慢慢爬上眼皮。

“睡一覺吧,睡醒了就恢復了。”

張元清給小圓阿姨發短信說自己通關了S級副本,成爲唯二的選手,明日要和趙城隍決戰。

然後倒頭就睡。

傅家灣。

餐桌上,傅青陽和靈鈞享用着豐盛的午餐。

身爲高貴的公子哥,他們剛出副本,高挑貌美的兔女郎就嗓音溫柔的說:

“兩位少爺,午餐已經準備好,是否現在過去用餐!”

哪像某個草根,吃個飯還要跑外面點一份黃燜雞。

靈鈞叉了一片晶瑩剔透的火腿片,邊吃邊說:

“精彩精彩,這場戰鬥我能回味很久,你的眼光不錯,元始還是很有天賦的。不過,你覺得他明日的終極之戰,有幾成勝算?”

傅青陽冷峻的臉龐露出思考之色,道:

“單從硬實力來說,兩成,加上強力道具,三成,但他有一顆強者之心,再加一成,四成勝算。”

“果然不到五成啊,輸的可能性更大。”靈鈞嘆口氣,忽然詫異道:

“你剛纔說了強者之心?你很少用強者來形容垃圾的。”

傅青陽嚼着烤肉,雲淡風輕道:“他和你們不一樣,他不是垃圾。”

靈鈞一愣。

傅青陽淡淡解釋:

“我一直認爲,天賦和強者沒有直接的關係,只要有一個強者之心,即使是螻蟻,也值得敬佩。強者之心在於永不言棄,在於奮發圖強,在於逆境中迎難而上。

“我從佘靈隧道開始觀察,一直到現在,毫無疑問,元始和我一樣,擁有一顆強者的心。”

這時,一位兔女郎捧着手機,踩着高跟鞋,邁着急促的小步來到桌邊,恭聲道:

“少爺,族老的電話。”

手機屏幕顯示的來電人——2號老不死!

傅青陽皺了皺眉,放下餐具,慢條斯理的用餐巾擦了擦手,拿過手機,接通來電。

聽了片刻,傅青陽臉色一沉,眼角微微抽動起來。

靈鈞隱約間聽見揚聲器裡傳來的隻言片語:

“你和元始天尊說了什麼.白虎兵衆高層向家族問責了,希望你如實交代,不然,調查組就要入駐傅家了你糊塗啊,怎麼能留下這麼大的把柄.你到底和元始天尊說了什麼.”

傅家很着急,他們猜測傅青陽可能無意中向元始天尊透露了一些見不得光的事。

比如凌辱女下屬啊,比如亂搞男女關係啊,又或者是更嚴重的違法亂紀行爲。

否則,元始天尊何以說出“身敗名裂”、“逐出白虎兵衆”這類觸目驚心的話。

族老會希望傅青陽能坦白自己的過錯,他們好抓緊時間運作,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傅青陽默默掛斷電話,滿臉的冷酷無情,沉聲道:

“我收回剛纔的話,元始天尊也是垃圾!”

睡夢中的張元清氣息一滯,感覺有什麼又軟又彈的東西,狠狠砸在了自己胸腹。

“江玉餌你煩不煩啊,又坐我肚子.”

張元清眼睛沒睜開,便知是小姨在作弄他。

空氣裡淡而綿長的幽香,是小姨身上獨有的味。

“吃飯啦~”

說話間,江玉餌擡起翹臀,用力一坐。

換成以前,他肯定已經被一屁股坐斷氣了。

張元清睜開眼,邊打哈欠邊審視小姨,她打扮的甚是漂亮,穿的是露小香肩女士T恤,搭配一條高腰休閒拖地褲。

這套穿搭把飽滿的胸脯和纖細的腰肢展現了出來。

另外,她還描了眼線,刷了睫毛膏,鋪了一層淺淺的粉底。

“你今天發神經了?”

張元清挪開視線。

女人化妝和不化妝,完全是兩個人,不化妝的小姨已經是貌美如花,化了妝的她簡直人間尤物。

江玉餌身子一歪,倒在張元清身邊,唉聲嘆氣:

“今兒調休,被家裡的黑心巫婆派去相親了。”

張元清挑了挑眉毛,小姨平日裡相親都是素面朝天的去,也不講究穿搭。

看來今天相親的對象,讓她很滿意,所以要打扮打扮?

✿t tkan ✿c o

小姨又嘆了口氣:

“男方是你舅媽的遠房侄兒,應該算遠房侄兒吧,反正有點沾親帶故,你舅媽親自押着我去,還逼我化妝。”

難得在逼你相親方面,外婆和舅媽統一了戰線.張元清問道:

“怎麼樣,滿意嗎。”

“滿意啊,我對那家店的咖啡很滿意。”小姨點點頭。

張元清一臉失望:

“唉,又沒能把你嫁掉,可惜了,你就在家熬成黃臉婆吧。”

小姨聞言,小腰一挺,又騎了上來,一手按住外甥的胸口,一手握拳,做打虎狀,叫道:

“小孽畜,我今兒個要打死你。”

打打鬧鬧中吃了晚餐,張元清躲回臥室,拿起手機查看信息。

聊天軟件顯示有數十條未讀信息。

大部分都是“恭喜”短信,有謝靈熙的,有康陽區隊長們的,有相識的野生散修的。

小圓也給他回了一條信息:

“我不信,騙人!”

不信?張元清看到這個信息,本能的生氣,覺得自己的人品被質疑了。

“你愛信不信”他輸入這條信息,忽然手指一僵,反應過來,小圓阿姨的這個回覆,是一種“我們來聊天啊”、“啊,真的嗎,你快跟我說說”的態度。

而不是普通朋友間點到即止的聊天。

張元清默默刪掉沒打完的內容,心說,要牢記人生導師的教誨,對女人的回覆,一看二想三分析。

如果實在想不出回覆內容,那就奉上愛心。

張元清先發了一個愛心,然後打開筆記本電腦,登錄官方論壇。

論壇上必定有官方行者們對今天戰鬥的評價,以及對明日終極之戰的預測。

可以截圖發給小圓。

同時,對於趙城隍,自己肯定沒有其他官方行者瞭解的多,因此他們的一些評價、預測,很有參考價值。

他原以爲置頂的帖子會是:#震驚,元始天尊逆風翻盤,一戰成名,不愧是顛倒衆生的男人#

萬萬沒想到,論壇的置頂帖子其實是:

#經總部決定,給予超凡階段八強選手通報批評處分#

“副本對決中,元始天尊帶頭做不雅動作,趙城隍、土地公、孫淼淼、袁廷、天下歸火、青松子、音癡,紛紛效仿。

“事後,八人不以爲恥,反以爲榮,頻頻做出不雅動作,違背公序良俗,敗壞官方形象,影響極其惡劣。”

“經總部決定,給予元始天尊通報批評處分,扣除年中獎、年終獎、及本季度獎金,扣除三個月工資。

“給予其餘七人通報批評處分,扣除年終獎,扣除兩個月工資。

“望廣大同事引以爲戒,維護官方形象,是我們共同的責任。”

底下評論幾千條。

第868章 道袍女子第251章 時限已到,災難降臨第117章 恐怖襲擊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545章 破甲第269章 濃霧中的危機第777章 媽了個巴子第270章 自告奮勇第377章 截胡第462章 龜甲占卜:大凶之兆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330章 神話體系第1014章 回家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37章 魔君傳人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134章 古鎮隱藏劇情(7500)第191章 元始天尊VS過河卒第428章 境外職業彙總第945章 副本核心機制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18章 通關s級試煉任務第201章 cpu運轉速度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997章 逐一會面第1章 禮物第448章 驚悚第321章 緊急任務第868章 道袍女子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222章 面首第691章 教廷藏寶庫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710章 畸變者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861章 徐長老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690章 神的啓示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750章 問話第892章 不良帥第100章 上門第26章 潛逃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40章 巫蠱師第127章 隊長第20章 以德服人第463章 久違的魔君音頻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第31章 掩蓋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925章 精靈之森第618章 分配戰利品第1000章 容納媧皇遺蛻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474章 又是一個遺孀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64章 謝家千金第261章 智商擔當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517章 偏執狂第481章 斬首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291章 死劫第21章 不同第1011章 搏命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93章 調整計劃第652章 新約郡第172章 魔君音頻和魔眼的注視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39章 他第482章 幻術第394章 可怕的敵人第758章 年長女性的溫柔第295章 烏龍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443章 殺人兇手孫淼淼第15章 紅舞鞋第700章 接下任務第503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二)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639章 呸!延遲一下更新第1000章 容納媧皇遺蛻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109章 絕境?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925章 精靈之森第577章 分錢第775章 大廈將傾第12章 佘靈隧道詳細資料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
第868章 道袍女子第251章 時限已到,災難降臨第117章 恐怖襲擊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545章 破甲第269章 濃霧中的危機第777章 媽了個巴子第270章 自告奮勇第377章 截胡第462章 龜甲占卜:大凶之兆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330章 神話體系第1014章 回家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37章 魔君傳人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134章 古鎮隱藏劇情(7500)第191章 元始天尊VS過河卒第428章 境外職業彙總第945章 副本核心機制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18章 通關s級試煉任務第201章 cpu運轉速度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997章 逐一會面第1章 禮物第448章 驚悚第321章 緊急任務第868章 道袍女子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222章 面首第691章 教廷藏寶庫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710章 畸變者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861章 徐長老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690章 神的啓示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750章 問話第892章 不良帥第100章 上門第26章 潛逃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40章 巫蠱師第127章 隊長第20章 以德服人第463章 久違的魔君音頻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第31章 掩蓋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925章 精靈之森第618章 分配戰利品第1000章 容納媧皇遺蛻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474章 又是一個遺孀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64章 謝家千金第261章 智商擔當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517章 偏執狂第481章 斬首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291章 死劫第21章 不同第1011章 搏命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93章 調整計劃第652章 新約郡第172章 魔君音頻和魔眼的注視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39章 他第482章 幻術第394章 可怕的敵人第758章 年長女性的溫柔第295章 烏龍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443章 殺人兇手孫淼淼第15章 紅舞鞋第700章 接下任務第503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二)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639章 呸!延遲一下更新第1000章 容納媧皇遺蛻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109章 絕境?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925章 精靈之森第577章 分錢第775章 大廈將傾第12章 佘靈隧道詳細資料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