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意料之中的變故

次日,中午十一點半。

廣袤無垠的西北戈壁,黃中帶紅的裸岩起起伏伏,連綿到天邊。

某處隱蔽的沙丘後,幾叢矮小的梭梭樹,無精打采的接受着太陽的炙烤。

額纏運動頭帶的魔眼天王踩着鬆軟貧瘠荒蕪的大地,繞到沙丘後, 看見了藏在沙丘陰影裡的止殺宮主和傅青陽。

魔眼天王掃過錢公子乾淨整潔的白色皮靴,又掃過止殺宮主潔淨的裙襬,嘴角勾起露出危險的笑容:

“我有跟你們說過吧,戈壁上空有兵主教訓練的獵鷹巡邏,機動車、飛機都會被它們看到,你倆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如果耽誤了元始天尊的復活, 我讓你倆陪葬!”

傅青陽冷冷道:“傳送過來的。”

止殺宮主:“土包子!”

魔眼天王強撐着說:“呵,官方就是有錢。”

“傳送道具是我的,跟五行盟沒關係。”止殺宮主打開物品欄, 抓出一件小巧玲瓏,青金鍛造的銅壺。

打開壺口, 輕輕一抖。

一具赤條條的身體“啪嗒”掉在沙丘,渾身沾滿淡金粘稠的液體, 這些液體浸透到地表,堅硬的裸岩瞬間長出一叢叢梭梭樹,生命的氣息縈繞在周遭,附近的幾株駱駝刺“簌簌”抖動,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高了幾公分。

如此濃郁的生命源液堪稱極品,但魔眼天王和傅青陽的注意力都不在這上面, 他們目光發亮的盯着元始天尊的分身。

分身是以本體的精血, 輔以生命源液泥漿塑造, 與本體一模一樣。

魔眼天王微微頷首:“確實是他的氣息,若非元始天尊已經形神俱滅, 這具肉身就可以作爲他復活的載體。”

對夜遊神和幻術師來說, 有這麼一具同源同宗的身軀,足以原地復活。

接下來,雙方進行了必要物品的交換。

魔眼得到元始天尊的分身, 羊皮卷(傳送道具),而傅青陽得到了鬼刀天王、銀月神將的手機號碼。

午餐過後,銀月神將照例來到鬼刀天王的閉關地,向他下戰帖。

蠱惑之妖是戰鬥型職業,就像守序裡的斥候,戰鬥能力需要後天磨礪,纔會越來越強大。

鬼刀天王的居所是兩間平房,一座小院,西北風大沙疾,玻璃是灰撲撲的,牆體和院門也是灰撲撲的。

“鬼刀,出去打架!”銀月神將拍打院門。

院子裡傳來鬼刀天王不耐煩的聲音:“不去!”

鬼刀天王不太願意和銀月打架,作爲資深的八級遠古戰神,他只需七成功力就能壓制銀月,八成功力便能殺之。

在他看來,與銀月戰鬥完全是在陪練,而同爲兵主教的主宰, 又不能真的大開殺戒。

——不能殺戮對蠱惑之妖來說, 是一種變相的折磨。

每次打到戰意高昂時, 他都得強忍殺意, 這樣的戰鬥毫無意義,甚至是一種折磨。

銀月神將聞言,就想了想,魔眼如今脫胎換骨,瞪他一眼便廢了,滅絕殺性深重,打出真火的話,連修羅都敢砍,何況是他,死在滅絕手裡就太冤了。

恐懼天王的話,一個能與半神爭鋒的傢伙,沒什麼好打的。

思來想去,果然還是鬼刀更適合做陪練,於是他擡起蒲扇般的大手,對着院門“DuangDuang”兩下,吼道:

“鬼刀,老子是來下戰帖的,不敢來就是慫蛋,西北病夫。”

話音落下,院內殺意沸騰,兩扇木門“哐”一聲炸裂,鬼刀天王走了出來。

這是一個身高普通的中年人,相貌普通,皮膚黝黑髮亮,穿着深褐色的布衣,綁着小腿,完全是一副西北老漢的形象。

但他揹着一口黑鐵紅刃的彎刀,雙眼彷彿永遠充斥着高昂的戰意。

鬼刀天王斜眼道:“老子今天打的伱喊爸爸。”

銀月神將爭鋒相對,呵道:“這招對你可真好用。”

鬼刀天王已經把彎刀摘下,握在手中:“別廢話,我的刀已經飢渴難耐。”

銀月神將正要說老地方,鬼刀天王褲兜裡的手機響了。

陌生人來電,號碼歸屬地顯示是鬆海。

鬼刀天王接通電話,冷冷道:“誰?”

他們用的都是最普通的電話卡,沒有流量,沒有包月,屬於廣告推銷員都不屑一顧那種。

電話那頭傳來同樣冷淡的聲音:

“我是傅青陽!鬼刀,我向你下戰帖,用你的人頭祭旗,有種就來!位置是兵主教聖山東南六十里。”

鬼刀天王雙眼驟放光明,虎軀一震,澎湃的戰意化作實質性的狂風,掀起地面的沙爍。

銀月神將按住鬼刀天王的肩膀,冷笑道:

“傅青陽,你又在耍什麼陰謀詭計,奸詐的斥候,我們不會上當的。”

他打算召喚馴養的獵鷹去探查一番,看傅青陽是否真在西北。

銀月神將在兵主教的位置,偏向管家、行政官、老媽子。

四大天王個個都是人才,打架驍勇,但並不擅長治理幫派,銀月神將不得不擔負起兵主教的內務。

奴隸生涯的經歷讓他很擅長忍耐,擅長處理人際關係和事務,智商和情商都在線——噴人的時候不算。

嘲笑完傅青陽,銀月神將轉而看向鬼刀天王,嗤笑道:

“還是那麼容易中激將法,偶爾也要動動腦子,權衡一下利弊,不要是個人下戰帖你就應。遲早被人算計死。”

這時,揚聲器裡再次傳來傅青陽冷淡的聲音:

“銀月,你這個卑賤的奴隸所生的賤種,來鬆海投靠我吧,我給你準備了金鋤頭,以後我來當你的主人。”

艹!銀月神將頭皮一炸,臉色瞬間漲紅,埋藏在心裡的傷疤被揭開,無窮無盡的怒火充斥胸膛。

傅青陽的話,相當於把一盆屎潑在了他身上,污染了銀月神將的身體和心靈,還有人格。

“姓傅的,老子現在就過去砍了你。”

兩位遠古戰神長嘯一聲,雙膝微屈,只聽地面“轟隆”一沉,兩道身影就像竄天猴似的,衝上雲霄。

聖山東南六十里處,傅青陽掛斷手機,又撥通止殺宮主的手機:“搞定!”

離聖山不遠的沙丘後,止殺宮主取出完美人皮套在身上,觀想銀月神將的模樣。

完美人皮迅速“融化”,附着在她皮膚表面,眨眼間,她便成爲一名身高接近兩米的壯漢,大光頭,高鼻樑,戴着鼻環和脣環。

她大大方方的朝着不遠處的聖山掠去,聖山腳下,是一片灰撲撲的,西北風格的平房,它們沿着山體坐落,採用石塊和黃泥磚混搭的方式。

止殺宮主很快抵達聖山腳下的建築羣,目標明確的朝着滅絕天王的居所走去。

沿途的蠱惑之妖、霧主紛紛躬身招呼,止殺宮主有時高冷點頭,有時破口大罵,批評教衆懶散、酗酒,被罵者戰戰兢兢,又司空見慣。

無人察覺銀月神將是一位冒牌貨。

終於,止殺宮主停在山腰處的一座院子門口,她自然而然的擡起手,粗暴的敲打院門。

俄頃,院門打開,一個枯瘦的女人站在門裡,目光陰冷的審視着止殺宮主。

“銀月,你來我這裡找死?”女人聲音尖銳。

她很瘦小,臉色蠟黃,枯草般的頭髮披散,有着濃重的黑眼圈,眼球佈滿血絲,盯着人的時候,眼神充滿惡意。

像個長期睡眠不足,精神失常的婦人。

“我是來找你幹活的。”止殺宮主氣勢絲毫不輸,甕聲甕氣道:

“獵鷹傳回來信息,西南方向五十里,發現有一小股軍隊鬼鬼祟祟的,可能是官方的偵察兵,你去處理一下。”

兵主教剛剛進攻京城,官方派遣偵察兵刺探情報很正常。

一聽可以大肆殺戮,滅絕天王興奮的舔舔嘴脣,她忽然一皺眉,狐疑的盯着止殺宮主:“這些事,以前不都是你負責的?”

止殺宮主當即罵咧咧道:“老子要和鬼刀打架,沒空處理雜魚,愛去不去。”

說完,他轉身,一副“我自己去處理”的姿態。

“滾,別跟我搶樂子!”滅絕天王衝出院子,身影一閃一逝間,捲起一陣狂風,消失不見。

止殺宮主則朝相反方向離去,待離開兵主教聚集地,她撕掉人皮,取出手機,給魔眼天王撥了個電話:

“搞定!你可以復活元始天尊了,但要切記,先放血,不要直接把他投入母神子宮。千萬要記住這點。”

“哐!”

魔眼天王一腳踢開房門,揹着一隻麻袋,匆匆進入房間,再快速合上簡陋木門。

房間裡,暗紅色的血肉物質,如淤泥般鋪滿地板。

中央,血肉物質高高堆積成山,一顆三米長的肉艙半嵌入肉山中。

肉艙和血肉物質間,連接着一根根青紫色的血管。

整座肉山緩慢起伏,宛如搏動的心臟。

魔眼天王取出匕首,劃破覆蓋在肉艙表面的膜,再把整張膜撕開,接着,他放下麻袋,把元始天尊拖出來:

“母神子宮只能復活一次,你以後要是再回歸靈境,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說完,他拎起元始天尊,正要丟入肉艙,忽然想起止殺宮主的告誡。

“要先放血”

魔眼天王皺起眉頭,在他看來,分身既是血肉,又是血親,完美的滿足了激活母神子宮的兩項條件,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的放血。

直接投入母神子宮獻祭掉便是。

止殺宮主反覆強調的步驟讓他有些不解,突然,魔眼天王眼裡精光一閃。

他想到一種可能。

直接把元始天尊投入母神子宮,也許會復活其他人!

省略掉“放血”步驟的話,等於把元始天尊當血親獻祭,復活歸來的,會是元始天尊的血親?!

這傢伙的血親.魔眼天王思索了幾秒,便將此事暫時拋到腦後,留給他的時間不多,復活元始天尊是眼下最緊要的事。

至於血親什麼的,他既不在乎,也不是目前必須想清楚的問題。

鋒利的匕首劃破大腿處的動脈,殷紅的、富含靈力的溫熱血液汩汩冒出,小股小股的淌入肉艙。

肉壁一陣蠕動,快速吸收着溫熱的血液。

待肉艙吸收足夠的血液,魔眼天王抓起元始天尊的大粗腿,把他丟入艙內,同時一刀扎進分身的心臟,將其殺死。

做完這一切,魔眼天王收刀後退,低聲自語:

“復活吧,元始天尊!這個世界如果沒有你就太無趣了,我需要你和我攜手清洗骯髒的世界。”

他的目光熱烈明亮,飽含期待。

撕裂的肉膜迅速再生,覆蓋肉艙表面。

透過肉膜,魔眼天王看見艙內的分身正被一點點的消化、吸收。

這個過程持續了三分鐘。

成了魔眼天王大喜,翹首期盼,眉宇間飛揚的神采彷彿是一位等待孩子降臨的年輕父親。

但就在這時,代表着“母神子宮”的肉艙,忽然彈出一條信息:

【無法復活!】

魔眼天王看着這條信息,一時間呆愣在原地。

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163章 救援第78章 終結第880章 陰物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754章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770章 拜師第298章 傅青陽的召喚第710章 畸變者第384章 血腥瑪麗第586章 自斷一臂第110章 行動失敗第996章 抱歉第811章 見面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52章 所有人都要死第754章第704章 副本開啓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91章 告一段落第976章 甦醒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832章 問答第963章 擂臺賽第984章 不恥第647章 復活第797章 曲折第444章 奪舍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771章 雷池第45章 兵哥的線索第350章 落海危機第930章 失蹤的阿兵第336章 奇怪的襲擊者第470章 不一樣的副本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856章 疾病第935章 主角的副本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734章 夜會第577章 分錢第782章 世界博物館第537章 非樂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579章 表姐的喜好第521章 再臨動物園第267章 欺負老實人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823章 佈局第517章 偏執狂第157章 靈魂創傷第198章 比賽開始——投票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延遲一下更新第582章 天罰來人第447章 角色卡的秘密第301章 安妮拜訪第183章 誰是元始天尊?第316章 本土各職業信息彙總第33章 墮落聖盃第49章 絕境?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213章 完了(6000)第301章 安妮拜訪第623章 救命第45章 兵哥的線索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90章 面談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943章 激戰第519章 靈拓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699章 我殺我自己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576章 大捷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500章 生來桀驁,一身反骨第884章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第1007章 輔助第696章 間諜第520章 蠢貨第372章 萬寶屋第897章 瑤光殿第641章 神殞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962章 蜀山第909章 卡bug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
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163章 救援第78章 終結第880章 陰物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754章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770章 拜師第298章 傅青陽的召喚第710章 畸變者第384章 血腥瑪麗第586章 自斷一臂第110章 行動失敗第996章 抱歉第811章 見面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52章 所有人都要死第754章第704章 副本開啓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91章 告一段落第976章 甦醒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832章 問答第963章 擂臺賽第984章 不恥第647章 復活第797章 曲折第444章 奪舍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771章 雷池第45章 兵哥的線索第350章 落海危機第930章 失蹤的阿兵第336章 奇怪的襲擊者第470章 不一樣的副本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856章 疾病第935章 主角的副本第547章 結算獎勵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734章 夜會第577章 分錢第782章 世界博物館第537章 非樂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579章 表姐的喜好第521章 再臨動物園第267章 欺負老實人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823章 佈局第517章 偏執狂第157章 靈魂創傷第198章 比賽開始——投票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延遲一下更新第582章 天罰來人第447章 角色卡的秘密第301章 安妮拜訪第183章 誰是元始天尊?第316章 本土各職業信息彙總第33章 墮落聖盃第49章 絕境?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213章 完了(6000)第301章 安妮拜訪第623章 救命第45章 兵哥的線索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284章 積分:歷史新高第90章 面談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943章 激戰第519章 靈拓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699章 我殺我自己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576章 大捷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500章 生來桀驁,一身反骨第884章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第1007章 輔助第696章 間諜第520章 蠢貨第372章 萬寶屋第897章 瑤光殿第641章 神殞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962章 蜀山第909章 卡bug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