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

夜幕沉沉,鬆海的夜晚很難看到星辰。

空氣污染導致天空不夠清澈,再加上地面的光污染會被雲層反射,掩蓋星星,因此在鬆海觀星是件很難的事。

但學會觀星術後,雲層和光污染便矇蔽不了星官的眼睛。

這一刻,張元清的目光穿透雲層,看見了漫天的星斗。

宛如鋪開黑天鵝絨的蒼穹上,一粒粒豆大的星子密集的散佈,或明亮閃爍,或黯淡無關。

張元清瞳孔裡倒映着周天星斗,口中唸咒般的低語:

“拯救魔眼,拯救魔眼”

重複十幾遍後,夜空中凝固的星辰,某塊區域,忽然有了輕微的移動,然後產生連鎖反應,更多的星辰開始移動。

一連串難以琢磨的變動後,木星和火星燁燁生輝,不停閃爍。

“木星象徵着福運,火星象徵災厄,救魔眼能給我帶來福運和災厄,也就是說,只要我救魔眼,要麼福運高照,要麼災禍降臨,沒有折中的可能.”

“那若不救呢?”

張元清心裡自語着,眸中星光高漲,開啓第二次觀星術。

星辰再次開始移動,給出示警,十幾秒後,星相變化停止,火星燁燁生輝,不斷閃爍。

而木星沒有閃耀。

結果很明顯了,救魔眼,成功了福運高照,不成功災厄降臨。

不救魔眼,災厄降臨。

“難道我的完美人皮方案不行?還是說,因爲貪婪神將的死,讓恐懼天王對我好感度下降,若再不救魔眼,他就會對我出手,所以災厄降臨.”

張元清表情頓時凝重。

思索幾秒,他心裡有了決定。

不救魔眼,百害無一利,救魔眼的話,還有二分之一的機會福星高照,如何選擇,不言而喻。

“我現在的觀星術水平,只能看出這麼多,如果能從星象中看到具體的命運走向就好了”

張元清心裡一動,攤開掌心,一面沉甸甸的黑鐵圓盤出現在手中。

大羅星盤!

這件道具最核心的功能是輔助觀星。

張元清還沒學會觀星術前,就曾經通過一些強聯繫的物品、資料,藉助它來預測未來。

如今他學會了觀星術,大羅星盤能發揮多大作用?

當即,張元清將星辰之力渡入星盤,如水般的能力沿着盤面遊走,逐一點亮銀漆描繪的星象。

星盤上的星象躍出,化作全息投影,但這次沒有凝在半空,而是流水般的涌入張元清的星眸內。

瞬間,張元清的腦海裡也形成了一副周天星斗圖,同時,他感覺夜空的星象更“清晰”了,隱約間能看到萬物演化的畫面,朦朦朧朧,不太清晰。

大羅星盤的作用,居然是把觀星術提升到主修星辰之力的水平?臥槽,不愧是殺戮副本破紀錄級的獎勵,這件道具的品質比我想象的還要高張元清內心狂喜。

以前沒學會觀星術,不知道這件道具的價值,如此才發現,大羅星盤絕對是聖者階段裡的極品道具。

他相當於擁有了主修星辰的部分能力。

“拯救魔眼,拯救魔眼”

他在心裡低語,凝聚精神,睜大星眸,專注的凝視着星象。

很快,平靜的星象出現移動,繼而產生連鎖反應,整片星辰運轉起來,拯救魔眼成功或失敗,會牽扯到的情況、因果等,都在星辰的移動軌跡中給出了預示。

張元清剛纔沒看懂,但手持大羅星盤,腦海裡凝聚星象後,他忽然看懂了。

融會貫通。

星象移動停止,火星和木星再次綻放光明。

彷彿是接收到了信號,張元清識海里的大羅星盤也開始移動,與天空中的星象移動一模一樣,最後火星和木星同時亮起。

兩顆星辰霍然綻放,演化出兩段未來景象。

——威嚴凝肅的審判庭,黃太極的爺爺,五行盟大長老帝鴻,高坐審判臺,身邊是兩位頭髮花白的老者。

兩側是一衆老頭,他們氣勢沉凝,不怒自威。

“元始天尊,你勾結兵主教,私放魔眼天王,觸犯禁忌。念在你立過功勞,且圖謀未成,經長老會商議,剝奪你的官方身份,監禁三年,罰五十億,金額不足,道具抵扣。”

——漆黑陰暗的密室裡,他看見了昏黃的燈泡,看見了戴運動頭帶魔眼。

魔眼俯瞰着他,嘴角挑起:“從今天開始,伱就是兵主教第六位天王。恐懼已經請示過修羅,修羅同意了。”

然後,他聽見了自己嘶啞痛苦的嗓音:“滾蛋,老子死也不和你們爲伍,放我離開。”

兩段未來的畫面結束。

“這”張元清眼中星光收斂,眉頭皺了起來。

身爲星官,解讀推演內容是必備的能力,第一段畫面不難理解,營救魔眼失敗,勾結邪惡組織,犯了天大的禁忌。

在五行盟的處罰中,監禁不單純是蹲大牢,被監禁者將受到操控,淪爲實驗對象、死士,接受一些死亡率極高的任務,如果拒絕或逃走,體內的“詛咒”就會爆發,死於非命。

而五十億罰金,他肯定沒這麼多錢,那麼身上的極品道具會被官方收繳,充公。

以他的名聲、功勳和目前積累的人脈,仍受到這樣的待遇,那就說明總部搞死他的想法很堅定了。

總部爲什麼想搞死他?

張元清的解讀是,要麼魔君傳人身份曝光,要麼殺死蔡龍神東窗事發,總部的蔡長老落井下石。再就是總部覺得元始天尊一身反骨,控制不住了,故而放棄。他之前的行爲(魏元洲和流氓盤),在總部那裡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真正讓張元清不解的,是第二段畫面。

他似乎在某個陰暗的房間醒來,受了重傷,魔眼天王就守在旁邊,要吸納他成爲兵主教的天王,而本土最強的靈境行者修羅,同意了恐懼的提議。

我的老婆又不會死在誅仙劍下,我投靠邪惡組織幹嘛,這算什麼福運?張元清心裡腹誹。

還有,天王不是隻有四位嗎!但很快,他把關注點從“第六位天王”轉移到“昏迷甦醒”這件事上。

以元始天尊桀驁不馴,乖戾偏激的性格,是不可能和這羣草菅人命的邪惡職業爲伍的,那麼剛纔窺見的畫面,應該是未來的他,遇到了危險,被魔眼所救。

魔眼把他帶回了兵主教總部,所以他纔會喊出“放我離開”。

夜色悽迷,傅家灣燈火通明,一棟棟別墅庭院的照明燈明亮但不刺眼,站在天台邊緣,甚至能通過落地窗,看到兔女郎在別墅裡忙碌的身影。

張元清目光出神的看着,大腦高速思考。

“雖然我有了五行之力體驗卡,但動物園是規則類道具,狗長老是八級主宰,我不可能單槍匹馬的救出魔眼。”

“而且有了恐懼天王在鬆海鬧事,總部近期也許還在盯着動物園,如果元帥還在鬆海我不可能請來一位半神幫忙。”

“請傅青陽協助?不行,涉及原則的事不能把老大拖下水。”

傅青陽雖然很寵他,但傅青陽也是有原則和底線的,仗着錢公子的偏愛,逼他去做違背原則的事,張元清做不出來。

而且,一旦東窗事發,傅青陽只怕終生都無法進入總部。

張元清在天台佇立許久,苦苦思索對策。

突然,他靈機一動,閃過一個念頭。

星官的正確打開方式是棋手,是佈局,是根據觀星術的反饋,一點點的佈局、謀劃,最後讓事態的發展符合預期。

“我也可以嘗試一下,但是,怎麼樣根據觀星術來佈局?”張元清再次陷入思索。

就他學會觀星術後的反饋來看,依靠觀星術佈局,不屬於技能範疇,屬於個人操作。

就像有人的能閃現開大一波帶走敵人,有的人只會閃現撞牆。

同樣的技能,同樣的角色,不同的人來操作,展現出來的效果完全不同。

郡主是星官,而且是古代修行者,問她應該沒錯張元清收起大羅星盤,啪的一個響指,星遁返回臥室。

臥室裡,銀瑤郡主身姿筆挺的躺在牀上,一副撒手人寰的睡姿。

星光升起的剎那,她有所感應,睜開了眼睛。 “郡主,我想向你請教觀星術的用法”張元清把自己的需求告訴了極品手辦。

極品手辦睜着猩紅妖異的雙瞳,依舊直挺挺的躺着,“先制定計劃,再根據觀星術獲得反饋,一點點修改,直到萬無一失。”

銀瑤郡主又說,“但萬無一失的事情從來就不存在,世事無常,即便再厲害的星官,也不可能保證一定能成功。”

張元清想了想,道:“具體該怎麼入手呢。”

銀瑤郡主思索片刻,“舉個例子,你想在關雅眼皮子底下臨幸女王和靈熙,但想瞞過她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就要想辦法支開關雅,但斥候洞察秋毫,謊言是無法騙開她的。”

“於是你就需要提前佈局,你可以偷偷獲取鬆海分部各大巡邏隊長的信息,暗中重傷他們,再給你自己安排一個無法離開鬆海的理由,然後,你唆使一個狼狽爲奸的邪惡職業,在鬆海地界大鬧一番。”

“此時巡邏隊長們有傷在身,難以出兵,分部就會派關雅前去。這個過程中,你需要反覆施展觀星術,確認每一步都不出意外。”

“只待關雅一走,你就可以給女王和靈熙破(神獸)瓜。”

“你這個舉例就顯得我是個渣男,不過你的意思我get到了,確實通俗易懂。”張元清滿意點頭。

明天先出個計劃,然後根據計劃收集情報,三天內一定要有妥善的計策!

晚上十一點。

京城,四合院槐樹下,精神抖擻的孫淼淼蹲在爺爺孫長老的搖椅邊,捧着手機,念道:

“號外號外,元始天尊六級了,太誇張了,這是比傅青陽更耀眼的天才,既然我被髮配到集訓營,釘在棺材裡,我也要用腐朽的聲帶,喊出:孫長老糊塗~”

孫淼淼擡眸看一眼爺爺,脆生生道:“這是袁廷說的,不但是袁廷,大家都在說您糊塗呢。”

晚風吹來,槐樹搖曳,發出孩子們的嬉笑聲:“爺爺糊塗,糊塗糊塗~”

孫淼淼齜着小白牙嘿嘿兩聲,“接下來是.”

“不用唸了!”孫長老老臉陰沉,怒拍一下扶手,“大晚上的不睡覺,賴我這裡幹嘛,滾滾滾,給老子滾。”

這次太一門論壇鬧的實在太厲害,以前是超凡的小傢伙起鬨,現在是超凡、聖者和長老級的成員,都在說他糊塗。

孫長老感覺自己鎮不住了,便只能把氣撒在孫女身上。

“您怎麼還自己降輩分了呢”孫淼淼小聲嘀咕,“您也別怪我,我已經開了十幾個小號和他們對線,吵了整整一晚上,我很義氣了。”

孫長老剛要說話,忽然望向院門口。

一個穿着寬鬆褲衩和體恤,頭髮凌亂不羈的俊秀青年,倚在門口,笑吟吟的看着爺孫倆鬥嘴。

“靈鈞?你來我這裡幹嘛。”孫長老皺眉道。

“來看看我心愛的妹子。”靈鈞邁着風騷的步伐走來,擡手搭在孫淼淼肩上,“啊,淼淼,幾個月不見,靈鈞哥哥想你想到茶飯不思,都瘦了好幾斤。”

孫淼淼甩開他的胳膊,啐道:“滾滾滾!”

她顯然不愛搭理靈鈞,搖着小屁股就走,“爺爺,我先回去了。”

靈鈞笑眯眯的望着她的背影走出院門,消失在視野裡。

又等了幾秒,確定孫淼淼已經離開,他收斂笑容,神態正經的朝孫長老躬身行禮,“真是個容易打發的小丫頭,長老,我有些事想請教您。”

孫長老是個臭脾氣的老頭,哼道:

“有什麼事,請教維多利亞去,找我做什麼,我跟你又不熟。”

靈鈞嘆息道:“可我的問題,只有您能回答。”

頓了頓,他開門見山,道:

“您還記得‘山河永存’長老嗎。”

孫長老的眼睛驟然眯起。

自由聯邦,威爾加湖。

時間是上午十點,太陽高高掛在藍天,萬里無雲,威爾佳湖的水和天空一樣蔚藍。

湖面風大,吹起粼粼波光,一望無際的湖面彷彿裝滿了金子。

一艘艘帆船點綴在湖面,白色的風帆鼓舞,在強大的風力下,纜繩與桅杆之間偶爾響起“咯吱”的緊繃聲響。

這是一支單人艇隊伍,長4.23米、寬1.42米、帆面積7.06平方米,這種激光級帆船,常用於世界級賽事中。

被譽爲世界上最具競爭性的運動。

一艘快艇只有一位選手,他們坐在船舷,身體後仰,矯健的操縱着舵和風帆,控制航向。

在這支隊伍中,兩艘單人艇一騎絕塵,並駕齊驅。

掌舵的都是女人,穿着救生衣、護目鏡和安全頭盔,嫺熟的架勢快艇乘風破浪。

臨近終點時,左邊的單人艇稍慢了一籌,與勝利失之交臂。

兩艘快艇沒有停下來,減速航行,最後穩穩的抵達湖畔。

傅雪踏着船身,輕輕一躍,跳到岸邊,解下頭盔、護目鏡和救生衣,丟給迎上來的金髮帥哥,轉頭看向身後,笑道:

“我贏了!”

狂風撩起她的秀髮,嘴角噙笑,儀態風流。

另一艘帆船上的女人,也取下了護目鏡和頭盔,她年紀約莫四十,素白的臉龐不施粉黛,眉眼精緻,不嫵媚不柔弱,清麗素雅,透着一股簡潔強幹的氣質。

“你的技巧幾乎沒有長進,下次我就能贏你了。”陳淑把裝備丟給身邊的棕發帥哥。

兩人來到太陽傘下,慵懶入座。

不遠處是一輛餐車,年輕的服務員們熟練的準備起甜品水果和酒水。

他們都穿着泳褲,裸露出強壯性感的身材,五官英俊深邃。

陳淑喝了一口果汁,翹着腿,靠在椅背,笑道:

“我們生物公司研究的基因藥劑已經到關鍵時刻了,只要有穩定的生命源液來源,就能中和藥劑裡的毒性。

“它的功能是短時間內激發靈境行者的潛能,而如果稀釋數十倍,則是世界上最好的鎮痛保命藥劑。我讓專業團隊評估過了,只要問市,每年都爲我們帶來數十億聯邦幣的利潤。”

傅雪沉吟道:

“你想通過我,從傅家那裡得到穩定的生命源液供應?”

湖風吹拂,太陽傘微微搖晃,傘下的兩個富婆豐盈窈窕,精於保養的臉蛋白皙俏麗,相得益彰。

陳淑笑着點頭,“你知道的,我們濟世社不和華國的靈境行者組織來往,所以這麼好的賺錢機會,只能便宜你了。”

傅雪搖了搖頭,“你知道生命源液有多稀少,以我在傅家的地位,沒辦法給你提供太多。如果我女兒嫁到米勒家族”

傅雪忽然頓住,看一眼侍立在桌邊,暗暗秀着腹肌的年輕帥哥,蹙眉道:

“滾一邊去,這不是你能聽的談話。”

不動聲色的搔首弄姿的年輕服務員,見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沒能吸引兩個富婆,只能無奈退下。

傅雪這才繼續道:“.我的地位就水漲船高,爲你提供穩定的生命源液,倒是不難。”

陳淑就皺起眉頭,“你女兒那個男朋友,不是在官方頗有地位嗎。”

傅雪沒好氣道:“他的職位不高。”

職位不高,自然沒有調用生命源液的權限。陳淑當即道:“沒有職位光有潛力,這種女婿要了何用,你還是選擇米勒家族吧。”

傅雪腦海裡浮現元始天尊俊朗的臉龐,嘆息道:

“我當時也不知道被灌了什麼迷魂湯,就覺得他很不錯。不提他了,我在華國還是有些人脈的,可以幫忙走走關係,但你得加錢。”

陳淑笑眯眯道:“我可不會等你太久,你不是我的唯一選擇。”

傅雪正要說話,便見身穿套裙的女助理,捧着手機匆匆趕來,停在桌邊,躬身遞上手機,道:

“夫人,我覺得您需要看看這條消息。”

傅雪隨手接過手機,定睛一看。

這一瞬間,她彷彿被雷電劈中,愣在當場。

她的瞳孔微微收縮,精緻美豔的瓜子臉佈滿呆滯。

陳淑瞟了一眼閨蜜手裡的智能機,“發生什麼事了,把你嚇成這樣。”

第500章 生來桀驁,一身反骨第794章 開門第591章 同舟會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811章 見面第890章 見人第67章 救贖第13章 再入山神廟第349章 S級副本——啓航第911章 迴歸第659章 獵殺第85章 潛入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493章 小試身手第695章 戰利品第965章 準備開Boss第309章 寇北月——危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222章 面首第271章 結盟第726章 一個不留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904章 各自的恐懼(7000)第945章 副本核心機制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419章 進入秦風學院第107章 尋寶本能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271章 結盟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861章 徐長老第2章 失蹤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254章 陣營選擇(兩章合一)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965章 準備開Boss第270章 自告奮勇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404章 投資人第829章 分配戰利品第705章 驚悚郵輪第832章 問答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第745章 推兇第822章 面談第958章 倔強第525章 無痕賓館的團隊第867章 分頭行動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863章 逃脫第385章 小公狗第409章 暗殺!第433章 死劫第832章 問答第789章 一挑五第161章 襲擊第992章 淨化第884章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第269章 濃霧中的危機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893章 討論與分析第658章 第一個任務第470章 不一樣的副本第58章 新娘第190章 姜精衛VS趙城隍第1026章 後記(七)第619章 怕第723章 殺手鐗第620章 瘋狂的調查第910章 以退爲進第167章 燒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第146章 直指靈魂的拷問第40章 巫蠱師第743章 三個嫌疑人第734章 夜會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440章 案件新進展第626章 螃蟹宴第701章 行動第909章 卡bug第348章 崖山之海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521章 再臨動物園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189章 十六強對戰第156章 母親來電第320章 擊退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164章 引導輿論(5400)第366章 尋找小姨
第500章 生來桀驁,一身反骨第794章 開門第591章 同舟會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811章 見面第890章 見人第67章 救贖第13章 再入山神廟第349章 S級副本——啓航第911章 迴歸第659章 獵殺第85章 潛入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493章 小試身手第695章 戰利品第965章 準備開Boss第309章 寇北月——危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936章 開門見山第222章 面首第271章 結盟第726章 一個不留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904章 各自的恐懼(7000)第945章 副本核心機制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419章 進入秦風學院第107章 尋寶本能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271章 結盟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266章 老實人元始天尊第861章 徐長老第2章 失蹤第160章 十惡不赦第254章 陣營選擇(兩章合一)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965章 準備開Boss第270章 自告奮勇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404章 投資人第829章 分配戰利品第705章 驚悚郵輪第832章 問答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第745章 推兇第822章 面談第958章 倔強第525章 無痕賓館的團隊第867章 分頭行動第123章 窺探宮主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863章 逃脫第385章 小公狗第409章 暗殺!第433章 死劫第832章 問答第789章 一挑五第161章 襲擊第992章 淨化第884章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第269章 濃霧中的危機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893章 討論與分析第658章 第一個任務第470章 不一樣的副本第58章 新娘第190章 姜精衛VS趙城隍第1026章 後記(七)第619章 怕第723章 殺手鐗第620章 瘋狂的調查第910章 以退爲進第167章 燒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第146章 直指靈魂的拷問第40章 巫蠱師第743章 三個嫌疑人第734章 夜會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440章 案件新進展第626章 螃蟹宴第701章 行動第909章 卡bug第348章 崖山之海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521章 再臨動物園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189章 十六強對戰第156章 母親來電第320章 擊退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164章 引導輿論(5400)第366章 尋找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