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釣魚

趙欣瞳確認自己聽過這個聲音,每個人的音色都不一樣,就像指紋,或許會有相似,但不存在相同。

可她想不起在哪裡聽過了,她想了想,認爲聲音的主人是一個和自己不熟悉的人, 但有某些特殊意義,所以纔會被自己記住。

一個不熟,卻擁有特殊意義的人,會是誰呢?

就在趙欣瞳皺起秀眉,疑惑不解的時候,她聽見那人淡淡道:

“靈境ID趙欣瞳,本名趙欣彤,14歲, 就讀於白蠟市第三中學呵,還是個未成年,年輕真好啊,不像我,是個四分五裂的可憐人。”

四分五裂?!趙欣瞳立刻瞪大眼睛,瞬間醍醐灌頂。

她知道這位審問員是誰了。

鬆海分部的元始天尊!

那個大家在小羣裡偶爾會討論的可憐蟲,他給團隊裡的救贖者們,帶來了強心針般的鼓舞,每次大家覺得生活好苦、人間醜陋的時候, 就會想想元始天尊, 然後在小羣裡相互激勵:

“元始天尊都能堅強的活着, 我們又有什麼資格消極呢!”

他是來救我的?他能不能救我?趙欣瞳疲憊的眸子裡涌現神采。

“你很幸運, 被你推下樓的學生沒有生命危險,也沒有癱瘓在牀, 但腿骨、盆骨、肋骨斷了,臟器出血, 剛剛從icu裡出來。”張元清恢復低沉嘶啞的嗓音:

“如果她死了,即便你是未成年, 官方也會送伱回靈境,你知道的,法律不適用於我們這個羣體,你不會得到《保護法》的庇佑。”

趙欣瞳沉默一秒,淡淡道:“我的行爲是過激了些,但即便她死了,我也不會後悔。”

喂喂,雖然攝像頭沒開,但單向透視鏡後面有人看着的.張元清心說。

維多利亞和靈鈞在隔壁,正透過單向鏡觀察着趙欣瞳。

張元清無視趙欣瞳的話,臉色嚴肅的說道:

“趙欣瞳,現在需要你坦白一些事,這很重要,我不想聽到氣話,你最好也別在我面前桀驁不馴,如果不好好配合,我會放棄這次審問。”

換成其他人,小姑娘可能還會桀驁不遜幾句,但看見元始天尊擺出嚴肅的表情,趙欣瞳就不敢造次了。

這四分五裂的傢伙病的最嚴重,惹他不快了, 說走就走,管你是不是同伴,面對這種精神病人,順着他走就是了。

就像精神病院裡,精神病人們也怕病得最重的人。

“好!”趙欣瞳乖巧的點頭。

咦,還是挺乖的嘛張元清當即取出一塊鏽跡斑斑的令牌,持握在手中,他摘下墨鏡,雙眼白光湛湛,充斥着讓人畏懼、信服的氣息。

“首先,除了副本之外,你有沒有殺過守序職業、官方行者和普通人?”

“沒有。”

“有沒有偷竊、搶劫、故意傷人等行爲。”

“除了前天那件事我平時偶爾會用蠱毒報復同學,但都是她們先欺負我的。使用的蠱毒也不致命,最多折騰她們幾天。”

“她們爲什麼會欺負你。”

趙欣瞳咬了咬脣,沒說話。

張元清又道:

“關於你的身份信息,白蠟分部已經調查完成,現在我要親自向你覈實情況,希望你不要有隱瞞,這關乎於白蠟分部對你的評估。”

評估者就在隔壁,正是師母維多利亞。

哪怕有靈鈞在中間聯絡,維多利亞也不可能隨便釋放一位邪惡職業,但張元清百般保證趙欣瞳是個善良乾淨的邪惡職業。

瞧在小情郎的份上,維多利亞說,如果這孩子真的沒有爲非作歹,我便饒恕她一次。

於是就有了這場審問。

張元清翻開趙欣瞳的檔案,道:

“你六歲那年,父親跳樓自殺,跟着母親和後爸生活,九歲那年家裡發生火災,母親和後爸在火災中喪生,你便跟着寡居的爺爺生活,一直到現在。

“那麼,請你回答我,你是什麼時候成爲靈境行者的?”

趙欣瞳看着他,道:“九歲那年。”

張元清眉頭一揚:“你母親和後爸死於火災那邊?”

“對!”趙欣瞳低聲說:“是我放火燒死他倆的,燒死他們後,沒多久我就獲得了角色卡,成爲了巫蠱師。”

這特麼什麼父母祭天法力無邊?張元清心裡一沉,不着痕跡的瞥向單向透視鏡。

一個親手燒死生母和後爸的孩子,但凡三觀正常的人,都會給她判死刑吧。維多利亞雖然睡了養子,但三觀想來是正常的。

“能說說理由嗎。”張元清心說,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理由?”趙欣瞳嘴角掛起一抹冷笑,“爲父報仇算不算理由,逃脫可怕的家庭環境算不算理由?我爸是做生意的,小時候家境很優渥,爸爸也很寵我,六歲之前我的人生只有幸福和快樂。但六歲那年,那個賤人跟我爸的合夥人私通,還騙光了爸爸所有的錢,用他的名義向銀行貸了鉅款。”

“爸爸一夜間失去所有,還欠下還不完的貸款,感覺未來失去了希望,最後選擇跳樓自殺。我被那賤人帶去了新的家庭,那對狗男女對我並不好,男人打我,用腰帶抽我,親生母親也罵我是賤種,說我就該跟着爸爸一起跳樓。他們之所以接納我,不過是想讓名聲好聽點,以及法律上的撫養義務。”

“我忍了他們三年,有一天,我把家裡的安眠藥倒在了酒裡,在他們喝下酒後,我一把火點着了那個讓人作嘔的家。他們死了,而我卻獲得了新生。”

趙欣瞳笑了起來,笑的怨毒而悲傷。

張元清看了她許久,嘆息一聲:

“父親跳樓自殺的陰影和長期受到家暴、人格侮辱引發的心態扭曲,你會成爲邪惡職業倒是能理解。那麼,是什麼讓你改變了自己?”

最後這句話是說給維多利亞聽的。 趙欣瞳淡淡道:

“我並沒有改變,我只是想改變。跟着爺爺生活這幾年,我過的還算開心,爺爺對我很好,他的養老金勉強夠我們生活,但爲了培養我,爺爺每年都有三個月在外面做苦力。

“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告訴我,人心是最骯髒的東西,它們污染了社會,污染了世界,但人性裡也有真善美的地方,我們要學會感恩人性的美好,包容人性的醜陋。

“我想爲了爺爺,嘗試着包容人性的醜陋。但我至今也沒能成功,我無法忘記過去帶給我的傷害。那位前輩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對於我們來說,放下屠刀纔是世上最難的事,這不是嘴上說說的,需要大徹大悟。”

“你的情況我已經瞭解,”張元清點點頭,“最後幾個問題,你剛纔說,你偶爾會用蠱毒報復同學,她們是不是經常欺負你?既然你平時會用蠱毒報復,爲什麼前天卻選擇了最激烈的方式?”

趙欣瞳望着他,冷冷的笑了,“你上過學嗎。”

張元清彷彿受到了挑釁,“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當年清華北大的校長爲了我,腦漿子差點打出來,劍橋和哈佛更是派專員過來錄取我,我冷冷的告訴他們,我註定是你們得不到的學生。而在這樣的背景下,麻省理工甚至給我發錄取通知書的勇氣都沒有。”

趙欣瞳自動忽略了這段話,“既然讀過書,那就應該知道,漂亮、學習成績好、性格孤僻、窮,這些集合起來,不就是校暴力的最佳目標嗎。我大部分時候都能忍,但偶爾也會情緒失控的。比如那個被我推下樓梯的女生,她罵我是沒爹沒孃的雜種,活該死爸媽。她對我惡言相向的原因,僅僅是因爲她喜歡的男生給我寫了情書。”

“我爲什麼要忍這些人渣呢,我明明有摧毀整個學校的力量,卻要一次次被她們欺負,是所謂的秩序讓我只能嚥下屈辱,所以我常常會想,這樣的世界,我憑什麼要跟它和解?”

張元清看着神色桀驁的小姑娘,原本想以過來人的姿態訓斥幾句,腦海裡卻陡然想起自己當日對孫醫生說的話:

“我憑什麼要跟它共存?”

憑什麼要和陰暗的人性共存!

於是他嘆息着起身,“我問完了,你在這裡等消息吧。”

離開審訊室,轉去了隔壁的觀察室,靈鈞和維多利亞並肩立於單向玻璃鏡前,凝視着初中少女。

見元始天尊過來,維多利亞負手而立,沒有回頭,淡淡道:

“她說的那些,我會再驗證一次,如果是事實的話,我可以做主,給她一次機會。走完流程大概需要三天。”

張元清鬆了口氣,“多謝,我欠你一個人情。”

趙欣瞳不會說謊,無痕大師的團隊成員都不是惡徒,維多利亞出於謹慎想在確認一遍,但結局不會變。

“靈鈞欠你更多人情,就當是替他還的。”維多利亞明豔高冷,道:“奉勸你一句,不要和邪惡職業交集太深,尤其是這種情有可原的。”

張元清躬了躬身,“多謝提醒。”

他與靈鈞閒聊幾句後,離開了白蠟分部。

“小姑娘倒是比我有勇氣。”靈鈞笑嘻嘻道:“我就沒有手刃親爹狗頭的覺悟和勇氣。”

維多利亞沒搭理他的玩笑話,蹙眉道:

“元始天尊和這些邪惡職業的交集太深了,這樣下去,遲早是要出事的,你最好提醒他一下,如果他不聽,便趁早與他劃清界限吧。”

靈鈞敷衍道:“知道知道。”

維多利亞瞪他一眼:“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

“我交朋友看的是人,不是功名利祿,他只要還能讓我認同,那就永遠是兄弟。哪天他沒守住本心走錯了路,不用你提醒我也會跟他決裂。”靈鈞打了個哈欠,“這事兒你幫幫忙,我回去補覺了。”

灣流翱翔在雲海之上,飛機引擎的轟鳴聲被隔絕在了機艙外。

張元清躺在鬆軟豪華的座椅上,捧着手機給小圓打電話:

“趙欣瞳的事兒搞定了,三天後白蠟分部會放人,到時候她會聯繫你報平安的,我先回鬆海了,兩天內應該會進副本,好像也沒時間過去看你。”

小圓“嗯”了一聲,語氣竟有些溫柔:“你忙你的。”

聽着冷豔阿姨暗藏柔情的聲音,張元清的心就蠢蠢欲動起來,嘆息道:“真是個絕情的女人啊,我爲了你的奔波勞累,做牛做馬,你卻連見我一面都不願意.”

小圓聲音轉冷:“好好說話,不要陰陽怪氣。”

“我雖然沒時間來無痕賓館,但你可以到鬆海來見我啊。”張元清提出嚮往已久的要求:“我想帶你逛逛鬆海。”

“你女朋友同意嗎。”

“.”張元清頓時卡殼,如果是靈鈞的話,大概會說:女朋友得到了我的心,但我的人卻是你的。

或者:我殘忍的把自己的心撕成了兩半,只肯給她半份,因爲我知道,另一半已經有了歸屬。

但他到底不夠渣,委實說不出口。

就在這時,張元清忽然感覺窗外的天色暗了下來。

蔚藍的天空變得深邃漆黑,如同鋪了一層黑天鵝絨,熱辣的太陽也消失了。

剛纔還是晴空萬里的白天,轉眼間進入了無光的黑夜。

怎麼回事?張元清心裡一凜。

然後,他就看見高挑明豔的女空乘從服務間走出來,隔着五六米與他相望,美眸裡閃爍着邪異瘋狂的身材,嘴角泛起神經質的笑容:

“果然把你釣出來了,元始天尊!”

純陽掌教?張元清僅是通過眼神,就認出了他。

第93章 調整計劃第548章 黑子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533章 開門卷尾總結+請假第982章 人生一場夢第766章 悲傷的眼淚第181章 收屍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488章 策略第697章 催眠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521章 再臨動物園第682章 獵人公會的任務第602章 B級副本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422章 是敵是友?第548章 黑子第859章 剛出狼窩,便入虎口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822章 面談第672章 獵人公會的考驗第770章 拜師第731章 支付代價第551章 冥王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第860章 王北望第976章 甦醒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303章 抓捕第900章 黃葫蘆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722章 魔祖第111章 午夜的音頻第201章 cpu運轉速度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700章 接下任務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772章 污染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528章 往事第58章 新娘第243章 新的陰屍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312章 小圓,我想.....第416章 圓滿結束第400章 烈陽和暗影第95章 滅口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961章 意料之外的副本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505章 進入動物園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619章 怕第813章 試驗品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631章 獵殺行動第352章 海底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208章 第二名選手淘汰第26章 潛逃第473章 開棺第261章 智商擔當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760章 068號靈境第975章 絕地天通第254章 陣營選擇(兩章合一)第587章 衝突第400章 烈陽和暗影第158章 殺人誅心第727章 催眠錢寧盧第488章 策略第87章 自首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794章 開門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173章 危機來臨第342章 性格底色第672章 獵人公會的考驗第121章 後續第529章 墮落的夜遊神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10章 s級試煉靈境第125章 失蹤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220章 削福第584章 沉睡之地第276章 截殺第167章 燒第176章 捷報第484章 魔頭降臨第220章 削福第19章 通話第57章 聘禮第156章 母親來電
第93章 調整計劃第548章 黑子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533章 開門卷尾總結+請假第982章 人生一場夢第766章 悲傷的眼淚第181章 收屍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488章 策略第697章 催眠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521章 再臨動物園第682章 獵人公會的任務第602章 B級副本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422章 是敵是友?第548章 黑子第859章 剛出狼窩,便入虎口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822章 面談第672章 獵人公會的考驗第770章 拜師第731章 支付代價第551章 冥王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第860章 王北望第976章 甦醒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303章 抓捕第900章 黃葫蘆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722章 魔祖第111章 午夜的音頻第201章 cpu運轉速度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700章 接下任務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772章 污染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528章 往事第58章 新娘第243章 新的陰屍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312章 小圓,我想.....第416章 圓滿結束第400章 烈陽和暗影第95章 滅口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961章 意料之外的副本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505章 進入動物園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619章 怕第813章 試驗品第452章 媧皇遺物第631章 獵殺行動第352章 海底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101章 元始天尊意外身亡第208章 第二名選手淘汰第26章 潛逃第473章 開棺第261章 智商擔當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760章 068號靈境第975章 絕地天通第254章 陣營選擇(兩章合一)第587章 衝突第400章 烈陽和暗影第158章 殺人誅心第727章 催眠錢寧盧第488章 策略第87章 自首第593章 極品道具——伴生靈月第794章 開門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173章 危機來臨第342章 性格底色第672章 獵人公會的考驗第121章 後續第529章 墮落的夜遊神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10章 s級試煉靈境第125章 失蹤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220章 削福第584章 沉睡之地第276章 截殺第167章 燒第176章 捷報第484章 魔頭降臨第220章 削福第19章 通話第57章 聘禮第156章 母親來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