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開棺

神劍山莊三年前就被滅門了?

炎熱的初秋,烈陽高照,衆人心裡卻涌起寒意,脊背彷彿有冰涼的蛇爬行。

一個三年前就不存在的山莊,三年後的現在,卻委託鏢局押送一具棺材前往山莊,嘶,真是個恐怖故事啊張元清環顧“家人”,陳薇和趙有財兩名火師,瞪大了眼睛,震驚的情緒寫在臉上。

蠱惑之妖卓沛然,則雙眉倒豎,面露兇相,如同野獸受到刺激,做出了兇惡的應激反應。

就連沉穩嚴肅的陳血刀,表情也一下子變得凝重。

“不可能!”趙有財大聲道:

“神劍山莊好歹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勢力,三年前就被滅門的話,爲什麼我們沒有收到消息?”

儘管黃旗鏢局和神劍山莊沒有往來,且天南地北,但鏢師是走南闖北的活計,這麼大的事,不可能完全沒聽說。

陳血刀看着柴桂,沉聲問道:

“玄玉真人還說了什麼?”

柴桂搖搖頭,“陳鏢頭,此事過於荒誕,我也不信,便問詢了玄玉真人細節,但.真人對此事諱莫如深,不肯透露分毫。”

他頓了頓,有些囁嚅的說道:“玄玉真人還託我傳話,告誡我們最好不要去神劍山莊,放棄這趟鏢。”

陳血刀頓時皺起眉頭。

“哼!”卓沛然冷哼道:“那老東西什麼都不肯說,卻勸我們放棄這趟鏢?”

他語氣極其不滿。

陳血刀沒有表態,而是扭頭看了義子林辭一眼。

義父的意思是,看看柴桂的面相,提防掌夢使假扮?張元清心領神會,當即睜開星眸,審視柴桂。

幻術師擁有千變萬化之能,哪怕是斥候的洞察術都未必能發現,但星相術可以破解。

外貌可以千變萬化,命宮是不可能改變的。

張元清早在昨天就把鏢師們的面相都看了一遍,因此記得柴桂的命宮。

——昨天審視面相時,他沒有看到楊朔和王平樂有血光之災,這也是他今早如此震驚的原因。

命宮沒變,是柴桂本人張元清不動聲色的頷首。

陳血刀收到了義子傳達的信號,不再懷疑,但眉頭皺的更緊了。

他環顧子女們,語氣低沉,“你們怎麼看。”

趙有財:“自然是前往神劍山莊一探究竟。”

陳薇:“就是就是,不管是什麼邪魔外道,本姑娘一把火全燒了。”

卓沛然:“黃旗鏢局的名譽不能有損。”

陳血刀無聲的嘆了口氣,望向最小的義子林辭:

“辭兒,你覺得呢。”

假設情報是真實的,那麼神劍山莊滅門事件三年都沒傳出去,就顯得很詭異了,劇情的複雜程度一下子飆升了。

陳血刀等人是受了靈境的“矇蔽”,所以不知道神劍山莊滅門事件?以我對靈境的瞭解,這趟鏢,應該不是虛構。

而是當年真的發生過這件事,歷史上的神劍山莊,大概率就是無聲無息的被滅門了,不知道當年的黃旗鏢局結局如何張元清心裡念頭急轉,聽到陳血刀的問話,故帶疑惑的反問道:

“玄玉真人不願意透露詳情,看來另有隱情.義父,他的話可信嗎。”

陳血刀道:“玄玉真人是我多年的好友。”

言外之意,他相信玄玉真人的情報。

玄玉真人在副本里屬於邊緣配角,和這趟押鏢關係不大,確實沒必要散播假消息.張元清愈發肯定神劍山莊滅門詭事是真實發生過的,道:

“咱們已經上了賊船,此時棄鏢,一方面有損鏢局聲譽,另一方面棺材裡的兇物不好處理,總不能帶回鏢局吧。

“而且剩下的銀兩還沒拿呢,孩兒認爲,應該將棺材送達神劍山莊。”

對我來說,神劍山莊再詭異,也是後續的事,完成支線任務,解決暗中潛伏的敵人才是當務之急。張元清思路很清晰。

陳血刀微微頷首:“有理。”

同樣是贊同送鏢,林辭說的有理有據,分析的明明白白,反觀二子一女,就只會逞匹夫之勇。

張元清感覺到卓沛然不悅的看了自己一眼。

這兩天的相處裡,他察覺出林辭和卓沛然關係不佳,身爲大哥的卓沛然,幾乎從不主動找自己交流。

顯然,他並不喜歡這位七弟。

有了這個插曲,鏢師們的心情愈發沉重,臉龐少了笑容,多了不安和警惕。

但有陳血刀鎮着,再加上過慣了刀口舔血的人,確實不太惜命,因此無人退縮。

吃過午膳,在陳血刀的指引下,鏢師們尋到一條小溪,刷了馬鼻,補充清水,繼續上路。

一路南下,全速趕路,短短三個時辰,竟遇到了兩波土匪。

第一波土匪規模不大,三十餘人,直接被卓沛然帶四騎衝入人羣中,砍瓜切菜團滅。

匪首是個超凡境的劍客,面對聖者階段的蠱惑之妖,沒有任何還手之力,一刀削首。

第二波土匪規模就大了,超過一百人,擁有二十匹馬,十幾把弓,每人一把精鐵長刀,首領是聖者境的水鬼。

武裝力量可以直接攻打縣城。

陳血刀雖是土怪,性情卻極爲剛烈,依然拒交過路費,命令三名義子和女兒帶十騎衝陣,將這支匪寇斬殺殆盡。

到了傍晚,天色忽然轉陰,大片大片的墨雲翻涌而來,遮蔽天光,伴隨着強風。

“呼呼~”

狂風掀起官道上的飛塵和草屑,紛紛揚揚的捲上天空。

整片天空都陰暗了下來,墨色的雲層沉甸甸的壓在頭頂,分外壓抑。

這雨來的不是時候啊張元清擡頭看了看天色,心裡一沉。

策馬疾馳的卓沛然高聲道:

“義父,馬上要下雨了,看天色,恐是傾盆大雨,避水的麻布未必能保住棺材上的符籙和陣法。”

陳血刀回頭看一眼黑棺,“再加蓋一層避水衣。”

卓沛然搖頭:“防得了一時,防不了一晚。”

陳血刀不由皺眉,他倒是可以操縱黃土之靈,在棺材表面凝一層土殼,但蘊含土靈的力量必然厚重無比,馬匹拉不動。

而不蘊含黃土之靈的土殼,大雨一來,頃刻間便被衝散了。

隊伍裡的鏢師,還是以土怪和斥候爲主,並沒有水鬼。

這時,陳薇喜滋滋的指着遠處,喊道:

“爹,前面有一處落腳的地方。”

衆人循聲看去,前方的荒地上,立着一棟破敗的義莊,一字型的屋脊,附帶一座小院,整體呈灰黑色。

它靜靜的佇立在陰沉沉的天空下,透着一股難以言喻的陰森。

但對於這羣走江湖的鏢師來說,在荒郊野嶺,這便是最好的落腳點。

陳血刀臉色微鬆,道:

“今晚在義莊借宿,暫避風雨。” 鏢隊當即轉入雜草叢生的小徑,馬蹄如飛,朝義莊奔去。

這座義莊有些年月了,緊閉的大門佈滿蝕孔,匾額字體剝落,掛着蛛網,院牆的地基鋪滿苔蘚。

一派蕭條破敗的景象。

但其實它並沒有被荒廢,官道旁的義莊,在這個時代屬於社會福利設施,專門收容那些客死異鄉的旅客。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官差帶家屬來領屍。

鏢師們手腳麻利的解開麻繩,卸下棺材,再把拉車的馬匹解套,將平板車丟在外頭,牽着馬擡着棺,推開義莊的大門。

穿過窄窄的庭院,推開漏風的格子門,鏢師們牽馬而入。

方甫踏入義莊,張元清就聞到一股令人不適的腐臭味。

目光掃視,義莊裡沒有房間,六根立柱撐起一字型的屋脊,陳列着六七口褪色發黑的薄棺,腐臭味就是從這些棺材裡散發出來的。

鏢師們栓馬繩,清理地面灰塵,各自忙碌起來。

張元清把馬匹交給一名鏢師,悄然開啓星眸,審視每一位鏢師的面相。

雖然昨天的經驗告訴他,星相術看不出這羣npc的生死,但他出於習慣,還是看了一眼。

“還是沒有異常,看不出鏢師們有沒有危險,應該是靈境矇蔽了我的感知,但爲什麼靈境要這麼做?”

“潛伏在暗處的掌夢使,今晚一定會繼續出手,掌夢使是真的麻煩,夢境和幻術防不勝防。”

“相比起來,邪惡職業裡還是蠱惑之妖更討人喜歡,喜歡詛咒和用毒的蠱巫師也討厭,但沒有掌夢使那麼噁心”

“陳血刀明知道隊伍被掌夢使盯上,還敢夜宿義莊,不知道他有什麼依仗。還是說,仗着藝高人膽大,不怕敵人?”

“昨晚掌夢使沒有襲擊我和陳血刀,會不會就是因爲不敢驚動這位山神?還好有林辭這個馬甲掩護着我。”

“銀瑤郡主幾乎沒有對外公佈過,血薔薇同樣也沒直面過6級的敵人,但用的次數較多,那位掌夢使昨晚沒認出來,要麼是和我幾乎沒有交集,要麼是靈境暗中做了手腳,嗯,我不知道掌夢使的身份,他更不可能知道敵人是元始天尊。”

“我只希望那位掌夢使是6級初期,那樣我還有對抗的可能,如果是6級巔峰就危險了,這種人物可是長老之下,最強的一批。”

想到這裡,張元清內心不免沉重,他抽出配刀,把雪亮的刀身當做鏡面,看了眼自己的面相。

這一眼,讓他難以遏制的變了臉色。

只見眉眼間,血光翻涌!

在星相術的預示裡,血光之災代表着生死危機,渡不過,便是死。

艹,我的馬甲被看破了?那位掌夢使知道我是靈境行者,今晚打算對我下手?

還是我倒黴被選定成祭品?

張元清不可避免的心跳加快,腎上腺素飆升,產生生理性的應激反應。

隨即深吸一口氣,經驗豐富的把所有情緒壓下,默默打開物品欄、幫派倉庫,盯着裡面的道具、材料,在十根金條上停頓幾秒。

然後,他關閉物品欄和幫派倉庫,湊到陳血刀身邊,壓低聲音:

“義父,我今晚會有血光之災。”

陳血刀看他一眼,緩緩道:

“對付掌夢使很簡單,醒來就是了。”

醒來就是?怎麼醒,掌夢使還有一個技能叫夢境主宰張元清露出沉思。

另一邊,卓沛然拎着刀,推開一具棺材,罵咧咧道:

“屍體都爛到生蟲了,也沒人來收屍。”

他逐一打開棺材,終於找到一口沒有屍體的薄棺,道:

“義父,我把棺材劈了生火?”

陳血刀微微搖頭,“生人衣死者棺,都是應有的體面。”

他看了一眼外頭的天色,道:

“雨水一時半刻落不下來,有財,你帶人去周圍撿些柴火。”

張元清心裡一動,道:

“四哥,我跟伱一起去。”

不由分說,快步跟上趙有財,奔出義莊。

黑雲越積越多,天色完全黯了下來,狂風呼呼作響,穿透門窗時,發出讓人不安的尖嘯。

拾柴的小隊剛走不到一刻鐘,瓢潑大雨就來了。

豆大的雨點噼裡啪啦的砸在瓦片上,淅淅瀝瀝地沿着檐角滴落,串成晶瑩剔透的珠簾,狂風一來,便又飛花碎玉般的斜飛。

陳血刀站在屋檐下,沉默的看着暴雨,一言不發。

“爹,你在想什麼呢?”陳薇腳步歡快的過來,“不用擔心,咱們鏢局人多,管他是神劍山莊,還是劍神山莊,您一聲令下,我就帶兄弟們踏平。”

陳血刀回眸看一眼女兒,不苟言笑的表情露出溫和之色,道:

“不要莽撞!”

這時,幾道人影抱着柴火,低着頭,一溜煙的竄入義莊,正是趙有財和林辭。

“義父,我們回來了,撿到一半雨就來了,再不回來,柴火就全淋溼了。”趙有財奔進義莊,一邊丟下半溼的柴,一邊嚷嚷道:

“還好我們人多,柴應該夠用。”

篝火很快就生起來了,鏢師們用鐵鍋接了雨水,架在篝火上,丟入肉乾和鹽巴,煮了一鍋熱騰騰的肉湯,搭配饃饃下肚。

填飽肚子,鏢師們沉默的圍着篝火盤坐。

有了前兩夜的鏢師失蹤事件,沒有人敢睡覺,氣氛略顯凝重。

義莊外暴雨如注,狂風愈發猛烈了,年久失修的門窗在狂風中微微震動。

張元清在門口位置盤腿而坐,沒心沒肺的三姐半倚着他,睡眼惺忪,一副隨時都會睡過去的樣子。

唉,我突然理解爲什麼卓沛然不喜歡林辭了,就算再遲鈍,應該也能感覺到陳薇和林辭關係親密.張元清心裡嘀咕。

至於卓沛然有沒有察覺到自己頭上綠油油,他就不知道了。

畢竟卓沛然是有點智謀和城府的蠱惑之妖,而不是火師。

突然,一陣狂風襲來,義莊的格子門“哐”的吹來,雨沫和狂風涌入,篝火劇烈搖晃。

本就神經緊繃的張元清霍然扭頭,只見外頭悽風苦雨,夜色沉沉,除此之外,並無異常。

嚇我一跳.張元清心裡嘀咕,起身關上格子門。

就在他關好門,回過身時,忽然愣住了。

篝火噼啪作響,圍着火焰盤坐的鏢師們,一個個垂着頭,閉着眼,不知何時陷入了沉睡,其中包括陳血刀、卓沛然四位聖者。

他們都被拖入夢境裡?

張元清瞳孔劇烈收縮。

於此同時,義莊漆黑的角落裡,那口黑色的棺槨,傳來了指甲抓撓棺蓋的聲音。

“嘎吱,嘎吱”

緊接着,棺蓋緩緩打開,探出一隻佈滿屍斑的青黑鬼手,抓住棺沿。

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292章 慶功會第317章 勾心鬥角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632章 佛陀睜眼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914章 血族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338章 爭執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996章 抱歉第591章 同舟會第903章 壁畫第750章 問話第705章 驚悚郵輪第734章 夜會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217章 怪物第607章 逃脫第634章 包圍第275章 排兵佈陣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562章 酒宴和抵達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754章第310章 引蛇出洞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242章 殺戮副本機制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921章 公告第382章 兵哥的情報第823章 佈局第368章 黑暗故事第861章 徐長老第615章 血汗錢第946章 反制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第64章 謝家千金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840章 營房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748章 503號房間第536章 廢墟第382章 兵哥的情報第908章 結算獎勵第486章 殺人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334章 桃花煞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329章 購買滑鏟鞋第83章 心疼哥哥第789章 一挑五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1025章 後記 (六)第324章 困境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478章 神劍山莊第772章 污染第456章 清兵入關(一)第958章 倔強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942章 半神會議第971章 非人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881章 偷家第859章 剛出狼窩,便入虎口第1013章 宿命第53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第765章 過山車第733章 爲大局犧牲美色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899章 激鬥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711章 決戰第33章 墮落聖盃第697章 催眠第934章 美神和光明神的恩怨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997章 逐一會面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617章 擊殺第271章 結盟第883章 三招三條命第302章 美神協會的邀請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
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292章 慶功會第317章 勾心鬥角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632章 佛陀睜眼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914章 血族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338章 爭執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996章 抱歉第591章 同舟會第903章 壁畫第750章 問話第705章 驚悚郵輪第734章 夜會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217章 怪物第607章 逃脫第634章 包圍第275章 排兵佈陣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562章 酒宴和抵達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754章第310章 引蛇出洞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242章 殺戮副本機制第245章 殺戮副本開啓第921章 公告第382章 兵哥的情報第823章 佈局第368章 黑暗故事第861章 徐長老第615章 血汗錢第946章 反制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第64章 謝家千金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840章 營房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第748章 503號房間第536章 廢墟第382章 兵哥的情報第908章 結算獎勵第486章 殺人第150章 芒刺在背第334章 桃花煞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329章 購買滑鏟鞋第83章 心疼哥哥第789章 一挑五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791章 一真一假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1025章 後記 (六)第324章 困境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478章 神劍山莊第772章 污染第456章 清兵入關(一)第958章 倔強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942章 半神會議第971章 非人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663章 開主線任務第881章 偷家第859章 剛出狼窩,便入虎口第1013章 宿命第53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第765章 過山車第733章 爲大局犧牲美色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899章 激鬥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711章 決戰第33章 墮落聖盃第697章 催眠第934章 美神和光明神的恩怨第812章 父親的死因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997章 逐一會面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617章 擊殺第271章 結盟第883章 三招三條命第302章 美神協會的邀請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938章 光明神的追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