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

前臺,趙欣瞳低着頭玩手機,纖細白嫩的指頭在屏幕上飛舞:

“元始天尊剛纔來過賓館了,他沒事兒,也沒有受傷,大家不用擔心。”

賓館生意一般,每天客人都住不滿,趙欣瞳在這裡站了一天,賓館只迎來三波客人,所以她有大把的時間玩手機。

羣裡的同伴們非常關注這件事,儘管小圓已經告知過他們,元始天尊安然無恙的返回鬆海,但詳情沒有說。

——小圓自己也不清楚。

【芳姨:沒事就好,元始天尊這次幫了大忙,我們應該找機會感謝一下,大家抽空去一趟賓館?】

【霸王別姬:太爺們了,這種強大的男人對姐有致命的吸引力。】

【甜心紅魔:@霸王別姬,我們是要感謝元始天尊,不是懲罰他,你滾一邊去。】

【趙欣瞳:@芳姨,他近期不會外出活動,以後吧。】

【芳姨:誰被主宰盯上,都會選擇低調。】

芳姨表示理解。

【趙欣瞳:另外再通知大家一件事,本次事件的起因是邪惡組織想利用我釣出元始天尊,團隊成員的身份信息應該已經泄露,大家趕緊搬家、換工作,越快越好。】

這個消息讓衆人悚然一驚。

【楊伯:小圓怎麼沒提醒大家。】

【趙欣瞳:楊伯你別急啊,這已經很快了,我們剛剛纔查清楚。】

從元始天尊早上趕到白蠟分部,到下午逃脫埋伏迴歸鬆海,整個過程一天不到。

【林沖:該死,成員信息怎麼泄露的?】

【趙欣瞳:泄露信息的是良臣擇主而弒,目前他已經逃離賓館。】

羣裡一片怒罵。

【人間流浪客:不要急,羣裡有正經工作的人就那麼幾個,離職就行。像我這種居無定所的,倒是無所謂。】

趙欣瞳放下手機,看向愣愣出神的小圓,低聲道:

“我已經替您通知大家了,您在想什麼呢?元始天尊走了後就心事重重的。”

她其實能猜到,初中生不是小孩子了,上次來賓館聽經,寇北月就酸溜溜的暗諷小圓和元始天尊戀姦情熱。

肯定是因爲這件事,讓兩人感情陷入危機了。

“沒事!”小圓淡淡道:“再想以後怎麼規避危險,無痕大師不在賓館,咱們要小心些,不能再連累元始天尊了。”

“好”趙欣瞳抿着嘴點頭。

看小圓的語氣,她便知自己猜對了,趙欣瞳輕輕嘆了口氣。

也只能嘆氣,大家的事小孩插不上嘴,她也沒資格插嘴。

趙欣瞳重新低頭,打開外賣平臺,道:“快到飯點了,小圓阿姨,我來點餐吧。”

“晚餐不是都由寇北月送回來嗎!”元始天尊的聲音打斷了她。

趙欣瞳愕然擡頭,看見星光自大堂升起。

小圓眼睛微微一亮。

張元清自星光中走出,來到前臺,看着初中生,“我想起有事要和小圓說,你先上樓。”

趙欣瞳側頭看向小圓,略顯稚嫩的臉龐浮現笑容:“好,伱們慢慢說。”

她抓起手機,小跑着進了賓館內部。

小圓在聽到電梯傳來“叮”的開門聲後,主動開口,冷豔依舊:“你應該知道,外面不安全,包括無痕賓館。”

“無痕大師走之前,應該有給你保命底牌吧。”張元清滿不在乎的繞過前臺,在小圓身後的躺椅坐下。

兩人都沒有說話,沉默了幾秒,張元清主動沉寂,“上次你不是要給我講人間流浪客的事嗎。”

他語氣散漫,像是在閒聊。

小圓背對着他,看不見表情,她現在沒有說這些的心思,但醞釀了一下,還是娓娓道來:

“他出身在南明市轄下的一個小農村,落後又貧窮,00年以前,那裡甚至都沒通上電。村裡人去一趟城裡,要坐牛車兩小時,唯一的三輪摩托車還是村支書家的。

“種地只能勉強餬口,當地的人想賺錢,只有運白麪和種罌粟。人間流浪客的母親是省城的,讀過高中,她本該有光明的前程,一輩子都不會和那個野蠻又貧窮的地方產生交集。

“她是被人拐到那裡的,賣了八千塊。一個讀過書的女人,當然不會甘願在貧困山村裡,從她被帶到那裡開始,每天都在想着逃跑,每次都被抓回來毒打。

“村子裡的女人一半都是從外面拐回來的,不用這種方式他們就娶不到媳婦,一家媳婦逃走,全村人追,上面也都睜隻眼閉隻眼,就這麼逃了很多年,一直到‘人間流浪客’出生。

“從他記事開始,母親就被關在小屋裡,每天只能吃一頓飯,由他送過去,就像喂狗!對,喂狗,這是他親口說的。

“他的生父是個粗暴野蠻的人,每天田裡勞作歸來會打罵他,然後去小屋子裡對那個可憐的女人發泄慾望。對於男人來說,他只是需要一個孩子傳宗接代,需要一個青壯勞力承擔工作,至於父愛是什麼東西,男人並不在乎。

“所以人間流浪客既沒有體會過母親,也沒有得到過父愛,他的出生是一次次犯罪的結晶,母親厭惡他,每次看到他,就像看見世間最噁心的東西。父親打罵他,強迫他去田裡幹活,他給自己取名‘人間流浪客’,他覺得自己只是來人間流浪的,他不屬於這個世界。”

“再後來,生母病故後的第二年,當地的犯罪集團來到了他們那裡,花五千塊買了他,把他當成騾子運白麪。某次運白麪的過程中,他被南明區治安署抓獲了,那年他才十三歲。

“就是這一次經歷,讓他認識了未來的養父——治安署的大隊長,那是一個正直又嚴肅的治安員,他憐憫這個孩子,同情他的遭遇,於是帶隊抓捕了男人,並把人間流浪客帶回了家。

“這次的經歷改變了他的人生,他得到了父愛和母愛,不用再過捱打和勞作的生活,不用再運白麪,他終於穿上新衣服,背起書包,可以像正常孩子一樣上學。他漸漸從孤獨和痛苦中掙扎出來.

“但這樣的好日子沒有維持太久,命運之神給了他溫柔和愛,但似乎只是爲了更好的折磨他,十六歲那年,養父的線人背叛了他,十幾個罪犯衝進了家裡,活活砍死了他的養父和養母,他從陽臺上一躍而下,僥倖活了下來。”

“他在醫院裡躺了三個月,頑強的從死神手裡搶回了這條命,甦醒之後,他性情大變,童年的經歷和遭逢大變的痛苦扭曲了他的心志,他成爲了邪惡職業,這麼多年來,他徘徊在邊境,成爲了陰影裡的緝毒者,毒販奪走了他的一切,他發誓要報仇,直到生命的終結。 “但他並不只恨毒販,他還恨這個世界,恨這個社會,他認爲自己的出生就是社會黑暗的有力證明,他就應該用這條命報復社會,可養父是個治安員,到死都在守護秩序,他壓抑着自己邪火和惡念,只是爲了不讓養父失望。”

小圓低聲道:“我說完了。”

難怪他和追毒者執事是異父異母的親兄弟,如果沒有童年和少年的遭遇,他應該也會成爲一名守序職業.張元清感慨了一聲,道:

“知道我爲什麼想聽他的故事嗎。”

小圓背對着他,“嗯”一聲。

張元清凝視着她的背影,聲音低沉而認真:

“我的什長曾經告訴我,邪惡職業是人類自身的業火,消滅邪惡職業,是在救火,哪天火勢太大,救不了了,也是人類活該。

“我起初是認同他的理念的,直到遇見了‘愧爲人父’,他的故事給了我很大的震撼,此後我就常常想,邪惡職業都該死嗎,大部分都是該死的,可像愧爲人父這樣的人呢?像張叔這樣的人呢?

“他們的黑化源於社會的不公現象,是人類把他們逼到了絕路,推進了深淵。而就算這樣,他們仍在嘗試自我救贖,嘗試和世界和解。

“面對這樣的人,保護、救贖、改變、諒解、引導,纔是一個守序職業該做的事。我救趙欣瞳,不是看在你的情分上,這本就是我的理念。”

張元清起身,站在她身後,低聲道:

“小圓,你是瞭解我的,爲什麼會說出要‘補償’我這樣的話?你讓我很失望很失望,原來我那麼喜歡的一個女人,卻根本不懂我。”

這一刻,張元清無師自通了pua技巧。

小圓目視着賓館大門,側顏冷豔絕美,嘴脣微微抿起。

張元清乘勝追擊,聲音強勢,步步緊逼:

“在遇到事兒的時候,你第一反應就是不欠我、補償我,好讓自己繼續有尊嚴,有在我面前裝高冷的資本。

“我始終沒在你心裡,我始終是個外人,我問你,如果是團隊裡的其他人救瞳瞳付出慘烈代價,你會怎麼樣?你不會第一時間想着補償,因爲在你心裡,他們是家人,是生死相依的同伴。

“你代替瞳瞳補償我,這本身就已經說明請疏遠近了。不用急着反駁,問問你自己的內心。”

“無話可說了是嗎,”見小圓不說話,張元清嘆息一聲:“那我走?”

說完,他擡起手,做出要打響指的姿態。

按照導師的分析,這時候,女人會出於愧疚和慌張出聲挽留,而如果女人沒有挽留,那麼技藝高超的導師還有後招。

“你跟我說這些,是想讓我愧疚,然後對你百依百順?”小圓側頭看了過來。

張元清表情頓時僵硬,擡起的手也僵住了。

小圓收回目光,重新看向賓館大門,淡淡道:

“你這套話術,欺負一下瞳瞳還可以。”

“.”

張元清便有些尷尬,導師只教了他挽留和不挽留的應對方法,可現在人家直接A上來了,這該怎麼處理?

以暴制鮑肯定是不行的,好像也只能走了。

如果導師在這裡,肯定能圓潤的應對過去,但他畢竟是個初學套路的菜鳥,還沒到無招勝有招的地步,這類超綱的情況便有些手足無措。

這時,小圓看了一眼天色,淡淡道:“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

說完,她取出手機撥通瞳瞳的電話,讓她下來看店,繃着臉從張元清身邊走過,進入賓館深處。

幾分鐘後,瞳瞳走樓道下來,見元始天尊一臉鬱悶的杵在前臺,試探道:

“你倆聊的,好像不夠愉快?”

“嗯。”

“我能問問嗎?”

張元清想了想,道:

“給你講個童話故事,一隻狐狸惦記上了母雞,於是試圖pua她,豈料母雞也不是吃素的,一眼就看破了狐狸的狡詐用心,然後生氣的走了。請問,狐狸他還有機會嗎。”

趙欣瞳悲觀的搖頭。

張元清正要說話,兜裡的手機“叮咚”一聲,他原以爲是關雅催他回家燒烤,結果是小圓發來的信息。

【小圓:你以前說,喜歡年長的女性,還算數嗎!】

傅家灣。

夕陽西下,兔女郎們在綠意蔥蔥的庭院裡往返,搬運着食材、烤爐、木炭、桌椅等。

她們還親自充當電工,接來線路,搬來氙燈,簡直全能。

孫淼淼興匆匆的幫忙,絲毫沒有架子,很樂意幹活。

謝靈熙就懶多了,並着腿坐在小板凳上,狂發信息,抱怨道:

“元始哥哥怎麼還沒回來,發他信息也不回。”

孫淼淼剛拆開一包牛排,擡眸說道:“他說有要事處理,晚點回來,我們先烤吧。”

“什麼事啊?”

孫淼淼搖搖頭:“好像是個某家快遞公司談生意?幾十億的單子?”

小胖子騎着小電驢直往市中心而去,找了一家五星級酒店,停好電驢,他憑藉幻術師的易容術、精神操縱術,輕易的開了一個鐘點房。

乘坐電梯進入房間,小胖子取出入夢頭盔,往牀上一躺,連線南派大長老。

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794章 開門黃金盟感謝單章——感謝宅菜大佬的打賞。第543章 摸索規律第967章 魃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764章 反擊第708章 線索第561章 身份泄露危機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338章 爭執第11章 BUG級靈境第913章 教廷寶庫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725章 秒殺第518章 猝不及防的人物第635章 通告第536章 廢墟第480章 提前開啓決戰第882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第220章 削福第227章 舌頭第711章 決戰第492章 煉製陰屍和主角的求援第827章 獸皮鼓第488章 策略第1003章 靈鈞母親的特殊身份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745章 推兇第865章 長街追逐第803章 爭分奪秒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118章 誘人的樣子第680章 刁難第348章 崖山之海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960章 煉丹第109章 絕境?第855章 夜襲第332章 桃花符第464章 信息量巨大的音頻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99章 兇手第722章 魔祖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168章 偶遇第797章 曲折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683章 聚會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297章 雙殺第348章 崖山之海第110章 行動失敗第966章 一氣化三清?第851章 國師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997章 逐一會面第369章 獲得道具——小紅帽第782章 世界博物館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314章 色慾神將回歸靈境第548章 黑子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718章 自由盟約的神靈第820章 自信第676章 暗殺第346章 魔君的愛恨情仇第616章 斬形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173章 危機來臨第849章 不退第80章 身份曝光?第1008章 苦戰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772章 污染第153章 救人(爲“宅菜”加更)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855章 夜襲第851章 國師第622章 退休教師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3章 角色卡第654章 註冊獵人第453章 遠古秘辛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820章 自信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868章 道袍女子第115章 密謀第270章 自告奮勇第49章 絕境?第317章 勾心鬥角第335章 無題
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794章 開門黃金盟感謝單章——感謝宅菜大佬的打賞。第543章 摸索規律第967章 魃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764章 反擊第708章 線索第561章 身份泄露危機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338章 爭執第11章 BUG級靈境第913章 教廷寶庫第549章 夏侯傲天的膨脹第725章 秒殺第518章 猝不及防的人物第635章 通告第536章 廢墟第480章 提前開啓決戰第882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第220章 削福第227章 舌頭第711章 決戰第492章 煉製陰屍和主角的求援第827章 獸皮鼓第488章 策略第1003章 靈鈞母親的特殊身份第477章 生死一線第745章 推兇第865章 長街追逐第803章 爭分奪秒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118章 誘人的樣子第680章 刁難第348章 崖山之海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960章 煉丹第109章 絕境?第855章 夜襲第332章 桃花符第464章 信息量巨大的音頻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99章 兇手第722章 魔祖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168章 偶遇第797章 曲折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683章 聚會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297章 雙殺第348章 崖山之海第110章 行動失敗第966章 一氣化三清?第851章 國師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997章 逐一會面第369章 獲得道具——小紅帽第782章 世界博物館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314章 色慾神將回歸靈境第548章 黑子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718章 自由盟約的神靈第820章 自信第676章 暗殺第346章 魔君的愛恨情仇第616章 斬形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173章 危機來臨第849章 不退第80章 身份曝光?第1008章 苦戰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772章 污染第153章 救人(爲“宅菜”加更)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855章 夜襲第851章 國師第622章 退休教師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3章 角色卡第654章 註冊獵人第453章 遠古秘辛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820章 自信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868章 道袍女子第115章 密謀第270章 自告奮勇第49章 絕境?第317章 勾心鬥角第335章 無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