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

“你十七哥?”

聽到靈鈞的話,張元清的第一反應是:“你到底有多少兄弟姐妹,你在裡面排行第幾?”

十七哥的稱謂,聽着一股子的清宮戲味兒,靈鈞的兄弟姐妹,似乎,有點多.

靈鈞沉吟沉吟,回答道:

“建國之前大概十幾個吧。建國之後,五六十個,具體數字記不清了,我在家裡排四十三。”

張元清呆住了,作爲社會主義接班人,接受九年義務教育的新時代好青年,他的腦子完全無法消化如此驚世駭俗的信息。

靜默幾秒,他喃喃道:“還真是種馬啊.”

總是聽靈鈞把“種馬父親”四個字掛在嘴邊,以爲是嘲諷和埋汰,沒想到是陳述事實。

“種馬就是沒有感情的播種機器,他挑選女人,只看中基因和天賦,沒有任何感情可言,可不就是種馬?我媽嫁到太一門的時候才22歲,他都一百多歲了,如果法律對半神有效,他得吃一百多次花生米,因爲他娶的老婆可以住滿整個傅家灣。”靈鈞言語間,充斥着對父親的不屑。

“聽得我還挺羨慕。”張元清說:“那伱爸是不是得建了一棟樓用來做後宮啊。”

“那倒也不是,他女人雖然多,但大部分都改嫁了。”

“啥?”張元清沒聽懂。

靈鈞撇撇嘴:

“他是種馬嘛,種馬的任務就是播種,壯大族羣,至於女人,只要把孩子生下來,是走是留,他是不在乎的,就算那些女人和門衛秦大爺好上,他也無所謂,反正大部分誕下子嗣的女人,他都不會再碰。

“不過,這點我覺得是他唯一可取之處,至少沒有限制那些女人的自由,她們依然擁有自己的人生。”

“我表示三觀受到了強烈衝擊.那你母親呢。”

“我媽在我出生第二年就回歸靈境了,有一次她進了副本,就再沒回來。”靈鈞嘆息道。

怎麼我身邊的人都死爹死媽,沒死的還不如死了的張元清心裡全是槽點。

但轉念一想,靈鈞要是父母雙全,關雅就不會說他童年悲劇了。

話說回來,百花會那位大長老,顯然不是繁衍屬性的木妖,不然靈鈞的表妹就能住滿這棟大別墅。

靈鈞聳聳肩,滿不在乎道:

“不提我媽了,我對她基本沒印象。

“繼續說那個種馬,他是第一批靈境行者,民國時代的人,到現在活了一百多年,他很早以前就摸清角色卡發放的規律了。

“位格越高,誕下的子嗣,獲得角色卡的機率就越高。

“建國之前他的等級還沒那麼高不可攀,建國之後,晉升半神,就開始瘋狂的繁衍子嗣,你如果花精力去調查,會發現靈境世家的每一位老祖宗,子嗣數量都超過二十個。”

原來你這麼花心,是家學淵源啊張元清詫異道:

“就這,你外公還把閨女嫁給太一門主?”

“關雅難道想嫁入米勒家族?”靈鈞嗤笑起來,“愛情是小資才玩的東西,窮人玩不起,權貴不屑玩,你將來要是晉升半神,五行盟那麼多千金大小姐,任你挑選,關雅想攔也攔不住。”

也是,到了半神階段,關雅就算給我一刀兩斷,以我的自愈能力,也能自立根生.張元清憧憬了一下半神的自愈能力,把話題拉回正軌:

“不說這些了,你的十七哥是怎麼回事?”

靈鈞眼裡露出感慨,陷入回憶:

“他是建國之後,我那種馬老爹的第十七個兒子,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對我特別好,他和其他兄弟姐妹不一樣,沉穩、溫和、公正,年紀不大的弟弟妹妹們都很喜歡他。

“因爲他會給我們帶禮物,而且會警告那些年紀大的,喜歡欺負我們的哥哥們。”

“他是父親建國以後生的,最有天賦的兒子,年紀輕輕就是主宰了,跟太一門的長老們平起平坐。”

張元清沉吟道:“他年紀多大,靈境ID是什麼,如今擔任什麼職位?”

太一門主是第一批靈境行者,最少一百三十歲的高齡,哪怕是建國後的第十七個兒子,年紀恐怕都可以當他爺爺了。

——種馬門主完全有能力讓後宮妃子們同時懷孕,第一個兒子和第十七個兒子,年紀未必相差很大。

逍遙組織口號中二,張子真和楚尚都是年輕人,能接受這種口號,暗影雙子的年紀也不會太大。

畢竟拯救世界這種理想,年紀過了三十的成年人只會一笑置之,更何況是飽經滄桑的老傢伙。

“十七哥的靈境ID叫靈拓,如果他還活着,應該四十七八歲。”靈鈞想起英年早逝的哥哥,感慨萬千:

“他要是沒死,肯定能擔任大長老的位置,嗯,我知道你想問,爲什麼是建國之後的第十七個兒子,因爲建國前的那些子嗣,都死光了,畢竟不是人人都能成靈境行者,而成了靈境行者,死亡率更高。

“靈境世界想要維持行者數量,就要不停生孩子,這裡面,大部分終生是普通人,少部分成爲靈境行者,但靈境行者死亡率太高,所以只有瘋狂的生娃。”

死了?張元清沒有關注後半段話,瞳孔微微收縮,心臟狂跳了幾下,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就是他!

暗影夜遊神!

居然是靈鈞的哥哥?

資質超羣,年紀不大,巔峰主宰,擁有正義感,完美符合暗影雙子中,那位夜遊神的身份。

身爲太一門主的子嗣,靈鈞的哥哥有豐厚的資源,攻略、道具、門派幫助,再加上自身天賦異稟,年紀輕輕晉升巔峰主宰,完全是有可能的。

暗影雙子也遭遇不測了嗎.張元清嘆息道:

“你的十七哥,具體是哪一年死的?死因呢?”

靈鈞凝視着他,深深皺眉:“你懷疑十七哥是暗影雙子裡的夜遊神?”

張元清點點頭。

靈鈞“嘶”一聲,原本對這件事不感興趣的他,一下子來了精神,掏出手機,道:

“我查查太一門的資料庫.”

快速登錄賬號,搜索“靈拓”,結果沒有搜索到詞條。

太一門的資料庫裡,沒有靈拓這個人。

“嘶!”

“嘶”

張元清和靈鈞同時抽一口涼氣,師生倆異口同聲:

“有問題!”

靈鈞皺眉沉吟,努力回憶,緩緩道:

“我記得十七哥死的那年,四十九妹剛出生,她現在23歲了。嗯,想起來了,十七哥是1999年去世的。

“好像是死在了副本里,至少當時是這麼說的,我還傷心了很久,因爲十七哥對我不錯。”

1999年就回歸靈境了?沒想到暗影夜遊神纔是第一個死的,然後,2000年楚家滅門,2006年,我爸迴歸靈境張元清快速理清了時間線。

資料顯示,1998年光明羅盤爭奪戰後,逍遙組織就銷聲匿跡了,而宮主說過,我爸後期一直在擔憂着,擔憂敵人找上門,爲此,他不敢把宮主養在身邊,只能送人。

能讓我爸如此忌憚的,大概率是半神了,但會是誰呢。

嗯,靈拓是第一個死的,他是此事的源頭.張元清念頭一轉,主動開口,道:

“我記得那位會長說,逍遙組織四人,當初搶走了最核心的光明羅盤碎片。此後幾年裡,烈陽雙子先後死亡,現在確定你哥是第一個死的,另外一位暗影恐怕也遭不測了。”

他主動分享情報,擺出一副探討當年往事的好奇姿態。

反正靈鈞不是斥候,看不出來。

“你的意思是,十七哥是因爲光明羅盤的核心碎片,慘遭橫禍?”靈鈞臉色凝重,道:

“有道理,但又不太可能,如果我是十七哥,知道會有人覬覦羅盤碎片,那我肯定會躲在太一門不出來。

“種馬老爹是最強夜遊神,門中長老們亦是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便是半神也不可能在太一門的眼皮子底下殺他。”

說到這裡,靈鈞聳聳肩:“除非種馬老爹乾的,不然.”

他表情陡然僵住。

張元清臉色突然呆滯。

然後,師生倆又默契的,扭頭看了一眼電腦上的表格,再次呆住。

靈鈞眼皮猛的一跳,幾乎是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不可能,這不可能.”

張元清幽幽道:

“其實這樣才合理不是嗎,不然你怎麼解釋靈拓的資料被抹去了,太一門裡,能做到這件事的人屈指可數。”

“你,你,你特麼的別胡說八道”靈鈞表情激動,略顯猙獰,怒道:

“如果是爲了光明羅盤碎片,他只管問十七哥要就是,在太一門,沒有人能忤逆他,長老們也不行。

“而且他爲什麼要抹去十七哥的資料?”

花公子很少這樣失態。

“爲什麼抹去不重要,抹去本身最重要,如果你十七哥的死沒有問題,純屬意外,那有必要抹去資料?”張元清緩緩道:

“至於光明羅盤碎片……這就說明一件事,光明羅盤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它不只是道具而已,它還有更深層次的用途,這個用途,讓靈拓拒絕把羅盤碎片交給你們的父親。”

“放屁,這都是你的猜想。”靈鈞面目猙獰。

不,不是猜想,會長說過,光明羅盤碎片是博弈的資本,宮主說過,逍遙組織解開了靈境的秘密,光明羅盤能讓逍遙四子豁出性命爭奪,它就絕對不只是預言道具而已。

它一定有特殊用途。

靈拓不交出羅盤碎片的理由是充分的,但他爲什麼不交給自己父親,尚不清楚。

逍遙四子的敵人如果是太一門主,那一切都可以解釋了。 暗影夜遊神第一個死的原因得到了解釋;張子真如此忌憚敵人的原因也得到了解釋;宮主不告訴我當年真相的原因也有了解釋。

羅盤核心碎片應該不在靈拓手裡,不然就沒後續的事了,太一門主通過噬靈,得知了自己兒子是逍遙四子,獲得了該組織的情報。

正因爲敵人過於強大、可怕,所以當年逍遙組織才銷聲匿跡,再不敢闖蕩江湖?

原來敵人是太一門主嗎.張元清內心悄然翻涌起驚濤駭浪。

他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情緒,道:

“是不是猜想,查一查就知道了,哦算了,我也就好奇而已,既然涉及到太一門主,那就到此爲止。”

他是故意這麼說的,先把自己摘出來,這段往事聊到這裡,就算他不查,靈鈞也會去查的。

靈鈞背後是大長老和傅青陽,前者代表了百花會,而傅青陽代表了元帥。

這比他元始天尊一個人摸着石頭過河穩妥多了。

靈鈞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臉龐、目光呆滯,宛如雕塑。

十五分鐘早就過去了,導師您不找姑娘約會了嗎,嗯,你多半已經沒心情了.張元清就像一個提上褲子不認人的渣男,道:

“我回去吃飯了。”

“啪”的打一個響指,化作星光消散。

晚上八點,關雅房間。

張元清坐在桌邊,給陰姬編輯信息:

“虛無教派給回覆了,明晚,金山市碰面,他們指定你和我過去,不能帶長老。另外,要帶一件聖者品質的騎士道具前往。”

信息發送成功。

據傅青陽所說,紅纓長老和高峰長老的抓捕行動,陷入了僵局,根本找不到純陽掌教。

那個瘋子似乎就此隱藏起來猥瑣發育了。

這很不妙,純陽掌教進入過他的識海,知道太陰碎片的存在,將來恢復實力,一定會獵殺他。

所以,他和老梆子一樣——純陽掌教不死,本座寢食難安。

陰姬很快回復:“收到,我去問問師尊。”

幾秒後,又發了一個:“多謝!”

可見這個消息,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

張元清盯着牆面發呆了幾秒,旋即給止殺宮主發了條信息:

“是不是當世最強那位。”

他相信,止殺宮主能看懂。

信息發送完畢,左等右等,沒等來止殺宮主的回覆。

沒有回覆,代表着默認了?張元清放下手機,輕輕嘆息,一邊走向浴室,一邊說:

“關雅姐,幫我去房間拿一下浴巾和換洗的衣服。”

“好。”坐在窗邊貴妃榻的關雅,放下手裡的書,起身離開房間。

浴室裡,空氣瀰漫着洗髮水和沐浴液的香氣,竹籃裡凌亂的丟着女性的蕾絲內衣和長裙。

關雅剛洗完澡。

張元清脫掉衣褲,丟入竹籃,盯着自己的衣服覆蓋了關雅的衣裙,他嘿嘿笑了一下。

以前在家裡的時候,有潔癖的外婆特別在意這方面的分類,她給家裡每人都買了竹籃,自己的籃子裝自己的衣服,不允許混淆。

在張元清看來,混淆,是一種親密的象徵。

“戀愛的滋味真不錯啊。”

夜晚即將來臨的歡愉,抵消了今晚糟糕的心情。

換成平時,知道敵人是太一門主,他今晚別想睡個好覺了。

張元清赤條條的進入淋浴間,隔壁就是浴缸,關雅的房間很大,浴室和廁所是分開的。

酒店。

“咚咚!”

陰姬擡起手,扣響了老師紅纓長老的房門。

房門無聲無息打開,門後的女鬼,朝陰姬恭敬的行禮。

陰姬穿過玄關、外廳,進入主臥,看見紅纓長老穿着絲綢睡裙,立在落地窗邊,凝望着繁華都市的夜景。

“什麼事?”

紅纓長老沒有轉身,她已經年過半百,但體態依舊豐腴窈窕,只看背影的話,仍能讓異性感到驚豔。

五十歲的年紀,在主宰級靈境行者裡,屬於青年。

“老師,元始天尊傳訊我,說幫忙聯繫到虛無教派的人了。”陰姬道。

聞言,紅纓長老凝重的臉龐露出驚喜和欣慰:

“這個元始天尊,意外的靠譜,說說具體情況。”

陰姬便把短信內容告知老師。

“只讓你和元始天尊前去?”紅纓長老蹙眉,思索片刻,道:

“可以嘗試,除了騎士職業的道具外,我還會賜你兩件道具,一件是爲師常用的烈陽境,一件是聖者品質的龜甲。

“後者能占卜吉凶,你搭配星相術使用,小心爲上。”

說話間,輕輕擡手,兩件道具憑空浮現,飛向陰姬。

陰姬恭敬接過,“謝謝老師。”

紅纓長老轉過身來,凝視着黑紗蒙面,婀娜高挑的女弟子,輕笑道:

“你和元始天尊常有聯絡?”

“偶爾。”陰姬迴應道。

紅纓長老嘴角笑容愈發深刻:

“除了同爲太一門的成員,你幾乎不與外人有聯絡,是不是對他有好感。”

陰姬眉尖輕蹙:“老師若是不喜,我不與他聯繫便是。”

“不,這很好。”紅纓長老走了過來,撫摸陰姬的秀髮,嘆道:

“當年那事,老師心裡有愧,但已經過去兩年了,你應該忘掉那個人,尋找自己的人生。元始天尊就很好,出身官方,天賦異稟,將來前途不可限量,配得上你。”

陰姬默默退後兩步,躬身道:

“老師,我先回去休息了。”

紅纓長老無奈搖頭。

“關雅姐,大吉大利。”

黑暗裡,張元清懇求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空調輸送着冷風,帶來一陣陣涼意,牀邊散落着睡裙、內衣,以及一團團紙巾。

牀上一片狼藉,關雅把自己豐滿火辣的身體裹在被褥裡,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顆腦袋,用後腦勺對着男友,假裝沒聽懂。

“大吉大利,大吉大利。”

張元清孜孜不倦的暗示着。

關雅咬牙切齒道:“我是不是太慣着你了?”

從昨晚到白天,從白天到今晚,元始的索取堪稱駭人聽聞。

關雅雖是聖者,亦有些難以招架,但還是一次次允了他。

她和元始差了足足六歲,是標準的姐弟戀,因此處處慣着他,豈料這小子打蛇隨棍上,越來越過分。

張元清又哀求了幾遍,見她始終不答應,便知事不可爲,無奈放棄,道:

“那好吧,好姐姐,我還想要.”

話音落下,忽覺殺機襲來,兩根手指抵住了頭,而後是關雅氣呼呼的聲音:

“哪有你這樣新車從早開到晚的,不保養嗎?睡覺!”

張元清嚇的一抖,連忙往後縮了縮身體乾笑道:“有道理有道理。”

待關雅收回劍指,他挪回來,摟着滑膩香軟的嬌軀,沉沉睡去。

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223章 不要臉第79章 收穫第959章 迴歸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9章 靈境第660章 乾脆利落第95章 滅口第494章 神秘強者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682章 獵人公會的任務第51章 地下停車場第208章 第二名選手淘汰第86章 保持通話第161章 襲擊第797章 曲折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433章 死劫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1018章 迴歸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1003章 靈鈞母親的特殊身份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170章 交易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116章 危機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87章 自首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79章 收穫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531章 墨宗機關城第506章 員工手冊第146章 直指靈魂的拷問第53章 破局之法第667章 出手第797章 曲折第470章 不一樣的副本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耳根新書推薦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590章 熱鬧的論壇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616章 斬形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95章 滅口第969章 通關蜀山推書:《星河之上》第746章 困局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601章 死局?第709章 日記第71章 夏侯父子第285章 申公豹第140章 終結(6400)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587章 衝突第139章 勝負手(7000)第326章 古代秘法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537章 非樂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887章 通關獎勵彙報一下身體狀況第177章 表哥的升職苦惱第894章 復活方案第180章 二十強名單出爐第698章 邪惡陣營的聚會第124章 格鬥課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第51章 地下停車場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821章 見火神第678章 會面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239章 重返靈境第676章 暗殺第217章 怪物第2章 失蹤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820章 自信第22章 夜遊神會議第960章 煉丹第817章 回家第306章 夜會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137章 大BOSS
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223章 不要臉第79章 收穫第959章 迴歸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9章 靈境第660章 乾脆利落第95章 滅口第494章 神秘強者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682章 獵人公會的任務第51章 地下停車場第208章 第二名選手淘汰第86章 保持通話第161章 襲擊第797章 曲折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294章 狗膽包天傅青陽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433章 死劫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592章 美神協會的高層第1018章 迴歸第801章 修羅進京第1003章 靈鈞母親的特殊身份第792章 地獄難度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170章 交易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116章 危機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87章 自首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79章 收穫第122章 孫長老:讓袁廷來見我第531章 墨宗機關城第506章 員工手冊第146章 直指靈魂的拷問第53章 破局之法第667章 出手第797章 曲折第470章 不一樣的副本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耳根新書推薦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590章 熱鬧的論壇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616章 斬形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95章 滅口第969章 通關蜀山推書:《星河之上》第746章 困局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601章 死局?第709章 日記第71章 夏侯父子第285章 申公豹第140章 終結(6400)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587章 衝突第139章 勝負手(7000)第326章 古代秘法第611章 幾十億的單子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537章 非樂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850章 各自謀劃第887章 通關獎勵彙報一下身體狀況第177章 表哥的升職苦惱第894章 復活方案第180章 二十強名單出爐第698章 邪惡陣營的聚會第124章 格鬥課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第51章 地下停車場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821章 見火神第678章 會面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239章 重返靈境第676章 暗殺第217章 怪物第2章 失蹤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820章 自信第22章 夜遊神會議第960章 煉丹第817章 回家第306章 夜會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137章 大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