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滅口

五行盟的盟主們,掌控着靈境至高的秘密.邪惡組織的首領同樣如此?

張元清沒有立刻睜眼,保持着僵立的狀態,思考着夏侯天元記憶中獲取的信息。

他突然想到了魔君和美神協會成員的談話內容,那個女人誘惑魔君去見美神協會的會長,籌碼就是靈境至高之秘。

如果盟主們掌控着所謂的終極秘密,那,官方對靈境的研究,其實很透徹的。

只是底層和中層人員沒有了解的權限,就是不知道長老級別的靈境行者知不知道,嗯,夏侯辛都有所瞭解,長老們肯定也知道,但應該沒有掌控.

暗夜玫瑰果然圖謀不小,這個組織的首領,就算沒到盟主級別,也差不遠了.張元清睜開眼,對上了一雙瀲灩幽深的眸子。

“怎麼樣?”傅青陽問道。

“有些收穫.”張元清把問靈的結果,告知了他。

傅青陽凝眉不語,那張英俊立體的臉龐,愈發如同雕塑。

過了一陣,他緩緩點頭:“夏侯池在夏侯老祖宗的子嗣裡,不是最出類拔萃的,但他的野心卻不小。”

張元清沒立刻聽懂,幾秒後反應過來,傅青陽是在分析夏侯池投靠暗夜玫瑰的原因。

他好像漸漸把我當成“同級別”的聰明人了,認爲簡單說一下,我就能聽懂?這是好事,但這樣會很累.張元清道:

“夏侯天元對暗夜玫瑰的瞭解很有限,他應該只是編外成員。”

張元清伺機報復,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是:該去幹掉夏侯辛了。

傅青陽頷首:“我已經召集了人手,現在就出發,逮捕夏侯辛。”

兩人沿着樓梯返回一樓。

樓梯口,穿着七分褲,人字拖,鬆垮短袖的靈鈞,姿勢妖嬈的靠在扶手上,笑眯眯地道:

“從夏侯天元那裡拷問到了什麼情報?”

傅青陽淡淡道:

“他接觸不到機密信息,要想找出部分潛伏在分部的暗夜玫瑰成員,得從夏侯辛下手。”

啊這張元清吃了一驚,心說這麼機密的情報,怎麼能告訴這個太一門的眯眯眼?

身爲斥候的傅青陽,察覺到下屬的詫異,解釋道:

“無妨,他是我建立的‘白虎衛’的成員,是可以信任的同伴。”

白虎衛?張元清用眼神表達了自己疑惑。

靈鈞保持着妖嬈的靠姿,笑道:

“你知道爲什麼除了官方組織外,野生靈境行者還要組建民間組織嗎。”

互幫互助?不太對,靈境行者正確的生存方式是苟着,畢竟沒有聲望值的話,同陣營行者相互獵殺也是不扣除道德值的張元清思索着道:

“分享攻略?”

如果非要有一個理由,大概就是這個了。

靈鈞點點頭:“對了一部分,但能打消行者之間的猜疑和警惕,靠的不是攻略,而是一種叫做‘幫派令’的東西。”

“幫派令?”作爲遊戲愛好者,張元清聽到了熟悉的名稱。

“幫派令是一種道具,它的作用是讓靈境行者組建自己的勢力,你是年輕人,這個概念很清楚吧。”靈鈞科普道:

“幫派令有很多好處,比如在靈境中,行者屬性會得到一定的加成;任務結算時,有額外的經驗值獎勵;擁有獨屬於幫派的副本;有幫派專屬任務;能拉幫派成員一起組隊下副本只有組境界相同的成員,好處多多。

“你應該知道,五行盟是由五大組織結成的聯盟,五大組織最初,就是從小幫派做起,漸漸發展成靈境世界中,最強的五大勢力。”

說到這裡,靈鈞看向傅青陽,撇嘴道:“身爲幫主,得到的屬性加持最大。”

難怪五行盟山頭林立,難怪關雅當初和我說,我是白虎兵衆的人,將來等我等級升上去,多半要入幫的,而幫主就是那位女元帥

原來還有幫派令這玩意,我要是能得到幫派令,就可以組建自己的勢力,專門收容線人,比如止殺宮主、無痕大師.張元清興趣濃烈的問道:

“怎麼得到幫派令?”

傅青陽回答道:“完成一次多人對抗副本,並以主導者的身份帶領隊伍獲得勝利,就有一定的機率獎勵幫派令。”

靈鈞哼哼道:“傅青陽在超凡階段時,走了狗屎運,獲得了一件2級幫派令。”

“幫派可以重複?”張元清忽然想到,如果五行盟的前身是五大幫派,那以傅青陽的身份,肯定早已加入白虎兵衆。

“當然,這並不衝突。”靈鈞眯着眼,笑道:

“比如我,我是太一門的,又是百花會的,同時還是傅青陽組建的‘白虎衛’的。這樣一來,下副本的時候,只要匹配到三大勢力中的任何一位,我都有加成。而如果同時匹配到三大幫派的行者,只能三選一。”

好傢伙,原來是你三家姓奴!張元清斜眼看他。

能成爲“白虎衛”的一員,說明傅青陽很信任他。

這時,傅青陽望向大廳,淡淡道:

“閒聊等到以後吧,該出發了。”

一羣人恰好進入大廳,正是白龍、青藤、關雅、姜精衛和代理什長藤遠。

人數雖然不多,但全是精銳。

姜精衛兩手叉腰,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隔着老遠,啊哈哈的笑道:

“面癱男,眯眯眼,又見面了。”

火紅色的長髮一甩一甩,小丫頭走了過來,猛拍張元清肩膀:“你也在啊。”

她的個頭只到張元清胸口,踮起腳尖才能拍到。

嘶,這丫頭手勁賊大.張元清暗暗齜牙。

“好久不見,精衛!”靈鈞上前,怒搓少女腦袋:“你哥還好嗎。”

“不許摸我頭。”姜精衛大怒,一個頭槌撞過來。

靈鈞機敏的閃開。

張元清連忙拽住少女柔軟的小手,讓她避免了狗啃泥的命運。

傅青陽道:“出發!”

藤遠什長先點點頭,接着望向張元清,道:“出勤一次,補貼一千元。”

“謝謝什長!”張元清大聲說。

四輛商務車駛入君麗大酒店,一行人乘坐電梯,直達夏侯辛,及其保鏢下榻的39層。

這一整層的房間都被夏侯家訂了,走廊靜靜無聲。

傅青陽帶着隊伍,來到走廊盡頭的總統套房,他沒有按門鈴,側頭聆聽片刻,皺眉道:

“房間裡沒人,關雅,去看看夏侯家的其他人在不在。”

關雅當即敲開了總統套房隔壁的房門,開門的是一位穿黑色正裝的中年人,身材高瘦,臉色冷峻。

“你們找誰?”

黑西裝中年人目光銳利的審視着一行人。

關雅盯着他看了幾眼,確定了這是一位靈境行者,冷聲道:

“我們是康陽區官方行者,有事要詢問夏侯辛,他在哪裡?”

官方的人黑西裝中年人眉頭一皺:“夏侯辛先生在房間休息。”

關雅搖頭:“他不在房間裡。”

中年人愣了一下,沉穩回答:“我打電話聯繫一下。”

他從兜裡摸出手機,撥通夏侯辛的號碼。

過了一陣,這位瘦削的保鏢放下手機,無奈道:

“夏侯辛先生今天沒有外出,至少我沒收到外出的命令,你們可以在這裡等待,也可以先回去。等他回來,我會告知他。”

關雅扭頭看向傅青陽。

傅青陽面無表情道:“喊一下酒店的管理員,過來開門。”

“你們不能私自進入夏侯辛先生的房間。”中年保鏢沉聲道。

“不服啊,單挑?”姜精衛掐着腰,脾氣火爆。

藤遠什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目光呆滯的說:“我會替你申請工傷。”

“我很強的,我不會受傷。”姜精衛不服氣。

藤遠什長淡淡道:“我只是向你告知員工福利。”

“好領導!”張元清豎起大拇指:“領導,我感覺天氣有些熱,能申請高溫補貼嗎。”

藤遠什長點點頭,“回頭寫一份申請給我。”

傅青陽默默看着這一幕,考慮要不要把二隊打散了重組,或者提前召回李東澤。

等了幾分鐘,關雅以治安員的名義,帶着一名酒店工作人員返回。

衆人給工作人員讓開通道,她掏出員工卡,刷開了總統套房的門。

“咔嚓!”

工作人員擰動門把手的瞬間,在場衆人同時察覺到一股無形的“屏障”破碎,化作輕微的風,捲過走廊。

傅青陽眯了眯眼,率先踏入套房。

張元清等人跟在他身後,客廳裡空無一人,身爲長官的傅青陽站在廳內,態度消極缺乏生活熱情的藤遠也沒動,其他人各自查看廁所、書房、臥室等。

姜精衛擰開臥室的門,往裡看了一眼,霍然回首,叫道:

“他在這裡!”

衆人立刻聚了過來,臥室窗簾緊閉,光線昏暗,一道人影靜靜的躺在牀上。

靈鈞“啪”一聲打開燈光。

躺在牀上的人赫然是夏侯辛,他身軀僵直,一動不動。

青藤隊長踩着高跟鞋來到牀邊,檢查了一番,沉聲道:

“他死了,根據屍體僵硬程度判斷,在五個小時以上。”

夏侯辛死了?死在這個節骨眼上?!張元清一時不知該欣喜,還是沉重。

夏侯辛死的太巧了。

跟隨他們進來的保鏢,看着夏侯辛的屍體,先是難以置信,聽見青藤隊長的話,頓時驚恐道:

“不對,上午九點半的時候,夏侯辛先生還叫了早餐。”

而現在的時間是,中午十一點。

傅青陽臉色不變:“白龍、青藤,姜精衛,藤遠,你們先到外面去。”

等這幾人離開,傅青陽關上臥室的門,他看向張元清,道:

“屍體的僵硬程度不一定能真實的反饋死亡時間,還記得‘橫行無忌’是怎麼死的嗎。”

張元清恍然大悟:“殺死夏侯辛的,是一位夜遊神?”

傅青陽微微頷首:“暗夜玫瑰的高層,就是夜遊神。”

關雅深深皺眉:“所以,夏侯辛是被暗夜玫瑰滅口了?”

張元清忍不住看一眼老司姬,這些信息,普通的官方行者可沒權限知道,看來關雅私底下從傅青陽這裡得到了很多重要情報。

也是,表姐弟嘛。

“我們剛殺夏侯天元,夏侯辛就被滅口了?這怎麼可能,就算情報泄露也不可能這麼快”張元清也算精通一些推理的,只覺得很不合理。

這時,靈鈞倚着牆壁,眯着道:

“如果動手的是高級夜遊神,就不一定需要情報了。”

什麼意思?張元清沒聽懂,傅青陽則“嗯”了一聲,道:

“元始,去看看夏侯辛的靈體還在不在。”

爲什麼夜遊神不需要情報?我討厭你們說話的方式張元清走到牀邊,眼底漆黑涌動,嘗試溝通屍體裡殘存的靈。

幾秒後,他眸子裡的漆黑褪去,朝傅青陽三人搖頭:

“靈體沒了。”

傅青陽早有所料,聞言並不意外,他看着張元清,道:“高級夜遊神,有窺見命運的能力,如果夏侯辛恰好與那名兇手見面,就會被他看見命運的走向。”

夜遊神還有這種能力?看見命運的走向,嗯,我們這次過來就是要逮捕夏侯辛,殺掉問靈.張元清一陣心驚。

掌控太陰太陽的力量,又能窺見命運,高級夜遊神有多恐怖?

他旋即臉色一變:“那夏侯池是不是也危險了?”

如果他是暗夜玫瑰的高層,在窺見夏侯辛的命運,察覺到夏侯池這一脈已經暴露的話,他肯定會繼續殺人滅口。

“不必擔心!”靈鈞笑道:

“夏侯池關押在狗長老的動物園裡,想殺他滅口沒那麼容易。”

“你怎麼能罵長老呢?”張元清大吃一驚。

靈均一愣:“我沒有罵長老啊。”

“狗靈鈞!”

“你怎麼罵人呢。”

“對啊,所以你爲什麼罵長老。”

傅青陽一個冷冽的眼神,打斷了兩人的對話,他發現元始有一個壞毛病,就是過於活躍。

跟誰都能扯幾句,跟誰都能嬉笑怒罵。

返程的商務車裡,傅青陽撥通了泰迪長老的號碼。

“長老,夏侯辛被滅口了。”

“知道了。”

傅青陽沉聲道:“暗夜玫瑰在和我們搶時間,大體檢延後了,夏侯家的線索又斷在這裡,我們對黑無常的搜捕,又回到了原點。

“另外,現在已經打草驚蛇,暗夜玫瑰一定會抓緊和黑無常接頭,長老,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現在唯一的突破口是夏侯池。”

電話那頭沉默一下,道:

“夏侯池是聖者境巔峰,更進一步就是主宰,要殺他的話,必須召集其他四名長老商議,且要和夏侯家溝通,這需要時間,暗夜玫瑰這條線先擱置吧。”

“好!”傅青陽語氣平靜,臉上不見表情。

結束通話,他靠在座椅上,閉目不語。

另一輛車裡,張元清皺起眉頭:

“夏侯池一時半會動不了,通過暗夜玫瑰順藤摸瓜,搜捕黑無常的計劃就破產了。得,又回到起點,繼續大海撈針的找巫蠱師。

“唉,再拖延下去,詭眼判官的奴僕相繼爆發,暗夜玫瑰首領再和黑無常成功碰頭,官方臉就丟大了。而順利解決問題的黑無常,又是一大禍害。”

聰明如他,一時間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張元清想找隊友討論,看一眼左邊的姜精衛,又看一眼態度消極的藤遠什長,老司姬坐她表弟車了。

我還是自己思考吧他嘆息一聲。

“那傢伙怎麼死了?真無趣,我還以爲可以打架了呢。”姜精衛聲音清脆悅耳,她還沒明白今天發生的事,一臉惋惜。

“聽關雅說,你不讀書了?”張元清問道。

“讀的呀,我只是不去學校了。”姜精衛蹲在寬敞的座椅上,說道:“我爸說學校裡的老師不會教,他給我請了家教。他請一個我揍一個。”

小姑娘說到這裡,秀麗可愛的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然後現在家教也沒了?”

姜精衛小臉一垮:“後來他找了個聖者境的火師做家教,家教老師見我一次揍一次。”

這是傳說中的,用魔法打敗魔法,用火師打敗火師?張元清滿腦子都是槽。

深夜。

康陽區,河邊橋洞。

鬆海的夜晚不見月光,路燈的光芒無法照射到這片陰暗的角落。

一個披着風衣,戴鴨舌帽和口罩的身影,從夜色中走來,停在橋洞前。

他看着漆黑的橋洞,低聲道:

“伱終於肯回應我的聯繫你,天道不公。”

橋洞裡傳來一聲冷哼:

“橫行無忌死了,老大對你們非常不滿,爲數不多的信任也在隨之消磨了。”

戴鴨舌帽的身影沉聲道:

“橫行無忌的死是意外,誰能想到那個元始天尊擁有底牌。而且因爲這件事,我們暗夜玫瑰也暴露在官方的視野裡。

“更糟糕的是,夏侯家也暴露了,好在大護法有所警覺,殺了夏侯辛,不然連我都有暴露的危險。”

橋洞裡的人說道:

“這也是我回應你的原因,官方漸漸逼近我們了,繼續拖延下去,對誰都不好。老大需要看見你們的誠意。”

ωωω ¤ttKan ¤¢ 〇

戴鴨舌帽的身影說道:“黑無常想讓我們做什麼。”

橋洞裡的人冷聲說道:“殺了元始天尊,替橫行無忌報仇。”

戴鴨舌帽的身影沉默一下,道:

“可以!

“那麼,我讓你問的事情,有答案了嗎。”

橋洞裡的人道:

“詭眼判官確實是死於魔君之手,當時在場的人裡,除了老大,還有一個傢伙,他的靈境ID叫少年兵王。”

“少年兵王.”戴鴨舌帽的男人低聲自語,幾秒後,他說道:“他是誰?有沒有他在現實裡的資料。”

“有!老大知道他的信息。”

戴鴨舌帽的男人語氣一下急促起來:“我要他的全部資料。”

“可以,三天後,如果我收到元始天尊被殺的消息,還是這個地方,我把‘少年兵王’的資料給你。”橋洞裡的人說完,又問道:

“你們找他做什麼?”

戴鴨舌帽的男人淡淡道:“你不需要知道。”

“滋滋.”

淺睡狀態中的張元清,被貓王音箱發出的電流聲驚醒。

這破玩意總是毫無徵兆的播放音頻.他掀開被子,來到書桌邊,拉開抽屜,把貓王音箱取了出來。

值得一提,抽屜裡還有小姨的白色蕾絲文胸,張元清原本打算把文胸悄悄丟到小姨牀底,但今天回來晚了,便決定明天等小姨上班再說。

爲了防備魔君和女人打撲克的聲音驚醒家人,張元清捧着貓王音箱,隨時準備進入夜遊。

“滋滋”的電流聲持續了幾秒,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你找我做什麼?不是說好不要再見面嗎。”

兵哥的聲音.張元清睜大了眼睛。

緊接着,是魔君的聲音:

“我即將觸摸到那個領域,但在此之前,我想先殺了詭眼判官,少年兵王,我想要你幫助我,你難道不想擺脫詭眼判官的控制嗎。”

第891章 凍結一切的深淵第626章 螃蟹宴第636章 晴天霹靂第638章 詛咒第231章 死裡逃生和醍醐灌頂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40章 巫蠱師第828章 結束第15章 紅舞鞋第387章 離奇失蹤的幻術師第308章 血光之災第828章 結束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704章 副本開啓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516章 立功第545章 破甲第85章 潛入第971章 非人第540章 懷孕第897章 瑤光殿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597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第298章 傅青陽的召喚第562章 酒宴和抵達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140章 終結(6400)第9章 靈境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309章 寇北月——危第167章 燒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76章 殺敵第437章 靈魂拷問第285章 申公豹第874章 生存第528章 往事第807章 殺敵第647章 復活第324章 困境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80章 身份曝光?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第286章 入關攻略第570章 援救第8章 聯絡(加更)第811章 見面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354章 流氓盤第901章 祭祀之舞第785章 合作第841章 滴,您的昏君體驗卡已到賬第899章 激鬥第858章 國都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580章 娘子的禮物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39章 他第428章 境外職業彙總第823章 佈局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第441章 令人意想不到的展開第135章 大決戰(5000)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517章 偏執狂第404章 投資人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892章 不良帥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217章 怪物第929章 光明神?第80章 身份曝光?第845章 刺殺第946章 反制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661章 無題第102章 聯繫邪惡職業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743章 三個嫌疑人第536章 廢墟第338章 爭執第320章 擊退第743章 三個嫌疑人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917章 雷神套裝第86章 保持通話
第891章 凍結一切的深淵第626章 螃蟹宴第636章 晴天霹靂第638章 詛咒第231章 死裡逃生和醍醐灌頂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259章 繁殖之森第40章 巫蠱師第828章 結束第15章 紅舞鞋第387章 離奇失蹤的幻術師第308章 血光之災第828章 結束第495章 計劃初成第704章 副本開啓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516章 立功第545章 破甲第85章 潛入第971章 非人第540章 懷孕第897章 瑤光殿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597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461章 驚雷!逍遙的敵人第298章 傅青陽的召喚第562章 酒宴和抵達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140章 終結(6400)第9章 靈境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367章 主宰級道具?第309章 寇北月——危第167章 燒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429章 潛入計劃第76章 殺敵第437章 靈魂拷問第285章 申公豹第874章 生存第528章 往事第807章 殺敵第647章 復活第324章 困境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80章 身份曝光?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第286章 入關攻略第570章 援救第8章 聯絡(加更)第811章 見面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354章 流氓盤第901章 祭祀之舞第785章 合作第841章 滴,您的昏君體驗卡已到賬第899章 激鬥第858章 國都第421章 湖底石門第689章 按摩養生會所第580章 娘子的禮物第924章 各自的選擇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39章 他第428章 境外職業彙總第823章 佈局第210章 垃圾和處分第441章 令人意想不到的展開第135章 大決戰(5000)第604章 娘娘降臨第517章 偏執狂第404章 投資人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892章 不良帥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217章 怪物第929章 光明神?第80章 身份曝光?第845章 刺殺第946章 反制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661章 無題第102章 聯繫邪惡職業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413章 開啓高天原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743章 三個嫌疑人第536章 廢墟第338章 爭執第320章 擊退第743章 三個嫌疑人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917章 雷神套裝第86章 保持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