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金屬機器的基座內部,傳來齒輪高速運轉和連桿傳動的咆哮,整座金屬機器劇烈震動起來,如同功率過載的發動機。

緊接着,黃銅澆築的月牙兩端激射出黃色的電弧,噼裡啪啦的接駁在黃銅球上。

黃銅球旋即“咔嚓”作響,一粒粒結構緊密的金屬方塊散開,魔方般快速轉動。

然後定格,一粒金屬方塊移動到了黃銅球的中央位置,上面寫着一個歪歪扭扭的鐘鼎文。

正是趙城隍剛纔在水潭邊寫下的字體——狗!

黃銅球激射出一道密集、扭曲的電弧,命中飛行的小紅帽。

小紅帽頓時墜落,帽身亮起“噼啪”跳躍的電弧。

伊川美嘗試操縱小紅帽,但御物能力不起作用了。

“無法御物,”伊川美跪趴下去,高高撅起臀部,聲音暗藏期待:“伊川美辦事不力,請主人狠狠鞭撻我,不要憐惜!”

見到這一幕,孫淼淼和趙城隍表情一下變得古怪起來。

尤其孫淼淼,神色複雜的看着元始天尊。

沒想到他是這種人。

大庭廣衆之下,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就不應該把你放出來.張元清麪皮抽搐,“回頭再收拾你。”

張口把伊川美吞回腹中。

“伱倆怎麼了。”關雅察言觀色,從太一門的兩位星官表情裡,看出了端倪。

——她雖然能感應到靈體,但看不見,更聽不到靈僕的說話聲。

“伊川美的精神疾病發作了,請求我虐待她。”張元清主動坦白,並滿臉正氣,道:

“我是那種人嗎,我一身正氣,江湖人稱小魔眼,嚴厲拒絕。”

天下歸火沉聲道:“不要說這些無關緊要的話了,接下來怎麼辦?”

關雅便沒再糾結此事,說道:

“發動攻擊的確實是機關武器,不出意外的話,小紅帽裡的陰屍已經中招了,但道具取不回來,無法判斷陰屍受到了什麼樣的攻擊。”

她剛說完,小圓就接過話茬,“總之不是斬首,說明還有一種攻擊方式沒有觸發,洞窟裡或許有兩種危險。”

兩人還在暗暗較勁。

我的陰屍都在帽子裡,可不要出意外啊.張元清暗暗焦慮,將目光投向夏侯傲天,道:

“這個時候,就需要我們的主角來運籌帷幄了。”

夏侯傲天立刻驕傲的昂起下巴,然後假裝思考,“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他在腦海裡溝通戒指老爺爺:

“師父,這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秦朝方士懶洋洋的回覆。

“你怎麼能不知道呢,”夏侯傲天一臉質疑:

“你也是秦代的老古董,又是方士,你肯定和墨家打過交道的你是不是嫉妒本主角才華橫溢,風流倜儻,想害死我?”

秦代方士嘆了口氣:

“每次聽你說話,都想從戒指裡跳出來打你。害死你對我有什麼好處?我可不想待在靈境裡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忘記了。”

“忘記了?怎麼會呢。”

“就是忘記了,你會記得自己十歲前的事嗎。”

“不會.”

“那你憑什麼要求我記住幾千年前的事。”

夏侯傲天無言以對,但不是真的詞窮,而是意識到戒指老爺爺的一個問題——記憶不全。

過目不忘是學士最基本的能力,怎麼可能遺忘?

因此秦代方士的靈魂應該有點問題,可能涉及到老爺爺的隱私,所以他選擇沉默。

“就算是身爲主角的我,也不是萬能的啊。”夏侯傲天感慨一聲。

已經漸漸熟悉此人的大夥,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不懂!

咦,連秦代的老古董都不知道?張元清皺起眉頭,思索良久,道:

“那就只有大膽嘗試,小心防守了。我帶隊前進,你們跟在後面。淺野涼、趙城隍,你倆負責警戒上面的危險,我來負責抗住機器的攻擊。

“其他人隨機應變。”

淺野涼是水鬼,能肉身硬接物理攻擊,趙城隍的兵俑則是可以反覆修復使用的炮灰,他倆應付頭頂的危險最合適。

就這樣,隊伍以張元清爲龍頭,隊伍井然有序,謹慎小心的朝金屬機器走去。

——想要抵達洞窟那頭的出口,怎麼也繞不開中央的這座機關造物。

“嗡嗡.”

在衆人靠近金屬機器的時候,它的基座內部,又傳來了齒輪高速運轉,連桿傳動的碰撞聲。

張元清不慌不忙的取出紫金盾,讓盾面朝向金屬機器,沉聲示警:

“注意!”

剛纔的一幕再次發生,月牙兩端激射出黃色電弧與懸浮的黃銅球接駁,緊密的金屬小方塊鬆散,魔方般轉動。

在衆人緊張而凝重的注視下,黃銅球中央的金屬小方塊,從“狗”切換成了一個陌生的字體。

“是豬!”夏侯傲天高聲道。

話音落下,黃銅球彈射出密集的電弧,射向衆人。

張元清毫不猶豫的上前,盾面一擡,將激射而來的電弧盡數擋下。

“噼啪噼啪.”

遭受攻擊的紫金盾同樣反彈出紫金色的電弧,兩種顏色不同的電弧交相輝映。

這個過程持續了十幾秒,最後平息。

張元清甩了甩麻痹的手臂,回頭看向隊友們,疑惑道:

“就這?”

關雅等人同樣有些詫異,但更多的是驚喜。

小圓恍然大悟,“看來真正的殺招在我們頭頂。”

關雅冷哼一聲,但也只能屈從於現實,擡起頭看向洞窟頂部,沉聲道:“警戒頭頂,護住自己的背脊和頭。”

衆人繞過金屬機器,繼續前行,張元清走了幾步,甩了甩髮酸的胳膊,道:

“手臂有點酸。”

“不要緊吧。”身邊的紅雞哥問道。

“沒事,可能是被電麻了.”張元清看着身邊的火師,沒好氣道:“你怎麼跑我身邊來了,跑這麼快乾嘛,說好保持隊形的。”

紅雞哥急躁道:“是你太慢了,我們都是四條腿走路,你拎個盾牌,三條腿走路,我一下子就超過你了。”

張元清一愣:“什麼四條腿走路?” 他扭頭看向身後,隊友們一邊昂着頭警戒頭頂,一邊扭着臀兒疾走,彎曲的短尾在屁股後面歡快的甩動。

哦,對,大家都是四條腿走路,是我慢了張元清轉回頭,快速邁動三條腿,帶着隊伍奔向出口。

等等!

他猛地頓住三條腿,意識到了不對勁。

張元清驚的臉色大變,叫道:“怎麼回事,你們怎麼變成豬了?”

身後跟着的哪裡是人,分明是一羣白白胖胖的豬,蒲扇般的耳朵,修長的脊背。

再一低頭,他看見了自己短短的前肢和蹄子,右蹄子擡起,套在圓盾的金屬把手上。

正因爲蹄子套着盾牌,所以他是三條腿走路。

另外,他的眼角餘光看見了自己長長的嘴部和鼻子。

他也變成豬了。

“什麼叫我們變成了豬,”孫淼淼沒好氣道:“我們本來就是豬啊,盡說蠢話,你走快點。”

說完,她小跑幾步,對着張元清的屁股來了個母豬衝刺。

張元清被拱的一個踉蹌,一顆心卻沉入谷底,我們本來就是豬?

我們什麼時候變成豬了。

他焦急的攔住衆人,不,衆豬。

“天下歸火,你是人是豬?”他叫道。

天下歸火淡定回答:“沒記錯的話,人是兩條腿走路的,你覺得呢?”

紅雞哥急躁的繞着隊伍跑了一圈,豬尾巴搖的歡快,道:“肚子好餓,怎麼還沒有人來餵食啊,我想吃細糠,要新鮮的.”

這人變成了豬,還惦記着吃新鮮的糠?張元清心裡愈發惶恐,用力拱了拱關雅,叫道:

“關雅姐,你是人類還是豬?”

關雅哼哼兩聲:“我纔不是人類這種卑劣無恥的物種,別跟我說話,找你的老母豬去。”

小圓冷冷道:“老母豬怎麼了,你男人就喜歡老母豬,這是他親口跟我說的。”

張元清冷汗“刷”的流下來,不是因爲喜歡老母豬這事兒,而是事情過於詭異荒誕。

他們就像中了童話裡的變身魔咒,從人變成了豬,更可怕的是,每個人的思維邏輯都很清晰,卻沒有人意識到出了問題。

每個人都堅定的認爲自己是一頭豬。

“趙城隍,你是人嗎。”張元清大叫道。

趙城隍冷冷道:“好端端的,你怎麼能罵豬?”

“.”

張元清也急的團團亂轉,暴躁的拱來拱去。

銀瑤郡主連忙蹲坐下來,豬嘴裡咬着一個小喇叭,提醒道:

“大家小心,保護好自己,元始天尊發瘋了。”

你蹲坐是想防什麼……張元清大怒。

天下歸火冷靜分析:“放心,元始天尊應該還沒到發情期。”

張元清氣的嗷嗷叫。

“咦,你居然能保持人類的認知。”一道聲音傳入張元清腦海。

張元清心頭一震,“循聲”看向一隻風流倜儻的白豬——夏侯傲天。

這隻白豬的蹄子上套着一枚黑鐵戒指。

“你是.”

張元清用夜遊神的交流方式問道。

“我們見過,在始皇帝的地宮裡。”那聲音蒼老中透着凝重,“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你們的情況很糟糕,所有人的認知都被改變了。”

“是的,他們以爲自己是豬。”張元清急切道:“怎麼辦怎麼辦,前輩快想想辦法。”

“看來你也受影響了,變得不太聰明。”秦代方士嘆息道:“我幫不了你,但大概猜出怎麼回事了。”

“怎麼回事?”張元清下意識的追問。

他確實變得不太聰明,和火師一樣,不懂就問,放棄了思考。

“這是一種強大的詛咒,能把人變成動物的詛咒,墨宗將詛咒秘術融入了機關術裡,中了詛咒的人會產生錯誤認知,堅定的相信自己就是一頭豬。”秦代方士說:

“你就算跟他們說一百遍他們其實是人,也沒有人會相信你,因爲我已經試過了。這傻小子居然跟我說,人類這種愚蠢的動物,怎麼配和豬相提並論,豬頭是世上最聰明的頭,而他是豬裡最聰明的。”

老方士嘆息一聲:“好在這種詛咒是有時效性,不會維持太久。”

張元清鬆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好?”秦代方士呵呵笑道:“在這種危險的地方變成了豬,好在哪裡?你試試還能不能打開物品欄,能不能釋放技能。”

張元清嘗試了一下,豬臉瞬間蒼白,“打,打不開”

“技能還能施展嗎。”

“技能也沒了”

張元清心裡的危機感瞬間爆棚,在副本里變成了豬,又喪失技能,幾乎死路一條。

另外,他總覺得這種遭遇很熟悉,以前好像吃過類似苦頭,但豬腦想不起來了。

“限制應該來源於‘非樂’,但這一關真正的核心是非命,還記得非命的意思嗎。”秦代方士說道:

“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相信命運,才能反抗命運。不相信自己是豬,才能反抗被人宰割的命運,這是墨宗的考驗。

“我忘記了很多事,所以沒能提前示警。

“你能保持自我,說明你是個不信命的人,是隊伍裡最偏激最桀驁的。嘖嘖,生來桀驁,一身反骨。原來不是叫囂的口號,是真心話啊。”

話音落下,頭頂傳來“嗡嗡”的齒輪轉動聲。

下一秒,一具手持鋼刀的傀儡人,從紅雞哥上方的孔洞裡降落。

刀光一閃,斬向紅雞哥的頭顱。

張元清大驚失色,三蹄如飛,從側面狠狠撞向傀儡人。

砰!

傀儡人刀鋒一歪,利刃斬中紅雞哥的後背,如同燒紅的刀切割奶酪,皮肉瞬間裂開,連帶着脊椎骨被一刀斬斷。

鮮血噴涌如泉。

紅雞哥應聲倒地,四蹄劇烈抽搐,發出瀕臨死亡的慘叫。

第482章 幻術第75章 調虎離山第320章 擊退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695章 戰利品第553章 生意第807章 殺敵第386章 元始天尊是我的屠刀第113章 選擇道具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105章 交易第56章 婚帖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192章 人生導師第846章 一波三折第913章 教廷寶庫第125章 失蹤第91章 告一段落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345章 魔君的遺物第163章 救援第30章 斬殺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400章 烈陽和暗影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484章 魔頭降臨第929章 光明神?第95章 滅口第921章 公告第283章 可怕的注視第489章 觀星術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232章 大恐怖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496章 敗露第921章 公告第125章 失蹤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86章 保持通話第856章 疾病第857章 象徵身份的東西第110章 行動失敗第423章 驚險過關和食堂鬧劇第236章 失語村攻略第837章 跳樑小醜第459章 真舒服第758章 年長女性的溫柔第788章 博物館二樓第811章 見面第940章 質問第153章 救人(爲“宅菜”加更)第781章 靈境故障第871章 祭天第323章 殺無赦第656章 招納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262章 元始天尊:抱歉,東西落這裡了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607章 逃脫第750章 問話第75章 調虎離山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609章 審問小胖子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356章 傅青陽:這個垃圾!!第1006章 尋求一個希望第680章 刁難第24章 兇手第631章 獵殺行動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898章 插旗第197章 嘗試爆種第161章 襲擊第832章 問答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590章 熱鬧的論壇第121章 後續第505章 進入動物園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520章 蠢貨第302章 美神協會的邀請彙報一下身體狀況耳根新書推薦第911章 迴歸第17章 詭異之源第842章 昏君第95章 滅口第404章 投資人第165章 道德值結算第572章 執事的傳說
第482章 幻術第75章 調虎離山第320章 擊退第939章 城堡深處的力量第695章 戰利品第553章 生意第807章 殺敵第386章 元始天尊是我的屠刀第113章 選擇道具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105章 交易第56章 婚帖第831章 死亡宣告?第192章 人生導師第846章 一波三折第913章 教廷寶庫第125章 失蹤第91章 告一段落第729章 合作達成第345章 魔君的遺物第163章 救援第30章 斬殺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400章 烈陽和暗影第145章 檢查病因(6000)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484章 魔頭降臨第929章 光明神?第95章 滅口第921章 公告第283章 可怕的注視第489章 觀星術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232章 大恐怖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496章 敗露第921章 公告第125章 失蹤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86章 保持通話第856章 疾病第857章 象徵身份的東西第110章 行動失敗第423章 驚險過關和食堂鬧劇第236章 失語村攻略第837章 跳樑小醜第459章 真舒服第758章 年長女性的溫柔第788章 博物館二樓第811章 見面第940章 質問第153章 救人(爲“宅菜”加更)第781章 靈境故障第871章 祭天第323章 殺無赦第656章 招納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539章 生死一線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262章 元始天尊:抱歉,東西落這裡了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607章 逃脫第750章 問話第75章 調虎離山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609章 審問小胖子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356章 傅青陽:這個垃圾!!第1006章 尋求一個希望第680章 刁難第24章 兇手第631章 獵殺行動第343章 徇私枉法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898章 插旗第197章 嘗試爆種第161章 襲擊第832章 問答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590章 熱鬧的論壇第121章 後續第505章 進入動物園第358章 規則類道具部件第520章 蠢貨第302章 美神協會的邀請彙報一下身體狀況耳根新書推薦第911章 迴歸第17章 詭異之源第842章 昏君第95章 滅口第404章 投資人第165章 道德值結算第572章 執事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