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

一片狼藉的臥室裡,風神之翼癱坐在窗邊,接受木妖醫林聖手的噴藥、包紮,其他成員在樓外、樓下待命。

“心臟是致命傷,但救治還算及時,已經痊癒,其他傷口深卻不致命, 噴了我的藥,三天內就能癒合。當然,如果執事你有聖者品質的治療道具,那當我沒說。”傲慢的海妖哪怕面對六級執事,說話的語氣依舊欠揍:

“接下來幾天,你會因爲失血過多而虛弱,這是治療道具無法恢復的,我會給你開補身子的藥方,給伱打八折, 不能再多。”

“謝了!”風神之翼點點頭,將目光投向張元清:“你是.”

“他,他是六組新成員”醫林聖手囁嚅道,看向張元清的眼神有些複雜。

這是個高手!

曹法官居然撿了一個聖者階段的斥候,從他輕易斬開禁制的攻擊強度來看,顯然比黃風怪執事更強。

“六組的新組員?”風神之翼一愣,“那個推理出夜遊神尋找目標, 矇蔽視野的斥候?難怪.”

他露出恍然之色:“難怪一眼就能分析出真相,你是個劍客。”

張元清冷着臉,維持着一名斥候該有的嚴肅和正經, 道:

“不要想着埋伏星官, 這是很愚蠢的行爲, 你對他一無所知,而星官對你們瞭如指掌。”

說完,在醫林聖手、風神之翼和黃風怪的注視中, 躍出窗戶, 在空調外機連踩, 穩穩落地。

接着在衆成員好奇的目光中, 在曹倩秀、白雪公主等六組成員複雜的目光中,沿着長街,漸行漸遠。

等他完全消失在視野裡,白雪公主拉了拉曹倩秀的衣角,又激動又興奮,但又不自覺的壓低聲音:

“你你你從哪裡找來的這麼個高手啊,哇,太帥了,揮劍的動作太帥了,他是劍客吧,十步殺一人的劍客。法官你撿到寶了呀。”

“他說自己是二級斥候.也是,誰會告訴一個陌生人自己的真實等級。”曹倩秀心情最複雜。

以爲收了個小弟,結果是第二大區來的強者。

以後跟他說話都得戰戰兢兢了。

匆忙回到紅磚小樓,擺擺手,沒搭理安妮的夜宵邀請,張元清直奔臥室。

“我在想,如果那兩位星官是暗夜玫瑰成員,那麼靈拓怎麼會扯上教廷?他一個四十多歲的幼齒,不應該知道教皇遺物,除非他和境外勢力有勾結。”分身坐在書桌邊, 翹着二郎腿,道:

“如果兩個星官不是暗夜玫瑰成員,那一定是境外勢力培養的,圖謀教皇遺物自由盟約肯定是首要懷疑對象,但各大守序組織也有可能,奇怪,本體,你來盤盤邏輯?”

張元清瞅他一眼,嗤笑道:

“盤個屁,咱倆靈魂共通,你想不通的事,我能想通?就咱們倆硬想,老梆子趙幼卿想通了,咱倆都還沒通。

“等會長先生晚上過來再談吧,我有點餓了,正好讓安妮做夜宵。”

說完,取出八咫鏡,把分身收了回去。

他剛打算回客廳吃宵夜,便聽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夜宵就不必了,剛吃過,老婆給我做的。”

張元清轉頭看去,原本空蕩蕩的書桌邊,坐了一個穿屎黃色睡衣的男人,戴着銀色面具,翹着腿,坐姿一如既往的散漫,欠缺逼格。

老婆做的就老婆做的唄,幹嘛說那麼大聲,好像誰還沒老婆似的張元清返回牀邊坐下,呵呵道:

“來的還挺快,看來教皇遺物非比尋常啊。”

會長先生翹着腿,審視牀邊的年輕人:“你現在說話方式越來越隨意了,我既是半神,也是你的金主爸爸,請對我恭敬一些。”

“我覺得沒必要,因爲你已經跟我綁定,沒辦法撤資了。恭敬與否,你都無法變更投資人,那我選擇順心意。”

“.”會長先生想了幾秒,無言以對,便岔開話題:“說正事吧,教皇遺物是什麼鬼?你確定是教皇遺物?”

正準備聆聽密辛的張元清一愣:“您不知道教皇遺物?”

會長先生聳聳肩:

“首先,教廷覆滅一百多年,那時候我爺爺還是個沒斷奶的娃。其次,我是土生土長的華國人,這點你應該聽說過的。最後,我和商人公會的關係沒有那麼深,公會不是我組建的,他們認我這個會長,僅僅是商人公會需要一個半神,因此第一大區的很多秘密,我並不知道。”

張元清不由的皺起眉頭:“那我這算不算開拓業務了?咱們要不先把間諜工作放一放,教皇遺物更重要。”

旋即把今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會長先生。

屎黃色的會長分析道:

“我好歹也是虛空職業的半神,屬於第一大區,又是商人公會會長,我都沒聽說過的事,靈拓怎麼知道?除非他和第一大區的交集,比我更深。

“靈拓是墮落的夜遊神,那麼能和他有交集的,就只有邪惡陣營的。教廷的覆滅是自由盟約一手推動,沒有人比自由盟約更懂教廷,自由盟約一定知道教皇遺物。

“如果那兩位星官是暗夜玫瑰成員,靈拓和自由盟約一定有勾結。”

張元清邊聽邊點頭,表示認可。

知道教皇有遺物的,除了自由盟約,最大的可能就是參與過圍剿教廷的守序強者。

但他們是不可能把教皇遺物告訴靈拓的,他們完全可以自己尋找,何必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的告訴靈拓?

而且靈拓是墮落的夜遊神。

陣營決定了立場,守序陣營的強者,能做到的極限就是像蔡長老那樣,出於共同目標短暫合作,但不會讓這麼大的利益給邪惡陣營。

所以靈拓只能從自由盟約那裡得知。

會長繼續道:

“如果兩個星官不是暗夜玫瑰成員,那就有兩種可能,一:這場奪取教皇遺物的行動,是守序組織策劃。二:是自由盟約策劃,與暗夜玫瑰無關。”

“反正不是守序組織就是邪惡陣營,是誰都無所謂,會長,這些不是重點。”張元清說:“重點是教皇遺物能讓背後勢力惦記一百多年,很有料啊,咱們要發財了。” 會長呵一聲:“不,誰是兩名星官的幕後主使很重要。”

張元清心裡一動:“怎麼說?”

“兩名星官已經被你殺了,現在,你要在獵人app後臺結算任務,然後前往美盛銀行,取走賈飛章留在保險櫃裡的東西,以賈飛章的形象去取,告訴各方,人被你殺了,東西在你身上。”會長先生笑道:

“接下來就等着吧,如果你遇到了來自天罰的刁難、逮捕,那麼這場行動的策劃者是天罰。反之,如果獵人公會試圖接觸你,問及賈飛章保險櫃物品的事,那策劃行動的就是自由盟約。”

沒必要沒必要,沒必要那麼激進啊張元清聽懂了,嘆息道:

“您是想讓我抓住機會,提前打入自由盟約內部?但風險太大了,我不熟悉自由盟約的做事風格。我就怕他們直接殺人奪寶。”

會長先生語氣既肯定又鎮定:

“強大的邪惡職業,有天賦的邪惡職業,只要你表露出兩個信息,自由盟約就一定會容忍你,試圖與你合作,而不是強取。

“至於天罰那邊,他們不是不管唐人街的案子嘛,如果突然一反常態,說明在發現兩名星官失聯後,天罰急了,便坐實是天罰策劃,嗯,天罰可以不用管,咱們後續的重心就在教皇遺物上。”

枯燥無聊的生活一下子多姿多彩起來了.張元清齜了齜牙,不管是被天罰盯上,還是被自由盟約盯上,都是極度危險的。

一旦取走賈飛章存在銀行保險櫃裡的東西,他就等於走上了鋼絲。

“我打算先去看看保險櫃裡有什麼,再做決定,如果教皇留下的遺物足夠強力,我可以卷着寶物走人,改頭換面。”張元清捏了捏眉心:

“就是不知道教皇的遺物到底是什麼,讓天罰或者自由盟約惦記了一個世紀。”

“景叔,到底怎麼回事,現在賈飛章死了,敵人也逃了,你可以說了吧。”

曼島,某個地下密室裡,剛過完五十歲生日的鄧經國沉聲道。

他神色有些疲憊,眼皮聳拉着,似乎剛從睡眠中醒來,還帶着沉沉的睏意。

鄧經國是7級雷法師,臉型方正,劍眉又黑又濃,一米九的身高魁梧健碩,正是反黑白聯盟的盟主。

除了他之外,密室裡還有兩人,一個是7級海妖盧景,穿着大褂布鞋,滿頭銀髮,是個清癯老頭。

一個是7級風法師,叫陶思明,有着一股淡淡書卷氣的中年人。

三人都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不久前,他們遭到了敵人的襲擊,襲擊方式很簡單,對方鎖定了他們的大致位置,然後開始睡覺。

沒錯,襲擊者是永夜職業的主宰。

沒有什麼比拉着主宰一起沉睡更有效的拖延手段。

對於守序職業來說,永夜職業最棘手的就是沉睡領域,凡是身處領域範圍的一切生靈,都會被強制入眠,包括永夜職業自己,能量類的攻擊在進入領域後,也會因爲“睡眠”而消散。

物理層面的輸出,子彈、弓箭等,也會失去動能。

就連人類科技水平中的絕對殺手鐗核彈都不奏效。

自由聯邦幾十年前曾經找到過夜神教會夜首的沉睡地,聯邦當局當機立斷丟了顆核彈,沒能引爆。

陶思明也看向大褂布鞋的清癯老人:“景叔,賈飛章身上到底有什麼東西,能引來兩個星官?星官背後的組織又是哪個?”

在六組遞交了連環兇殺案的分析後,盧景就連忙召開了三人會議,會議內容很簡單,兩個核心:一,賈飛章是前任盟主的私生子。二,前任盟主留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給賈飛章,這件東西不容有失。

盧景是前任盟主的結義兄弟,自幼相識,隨後一起成立了反黑白聯盟,抵背而戰一輩子,情誼比親兄弟還親。

他的話,鄧經國自然是信的,一個混黑幫的大佬,主宰級的靈境行者,在外面金屋藏嬌,那是家常便飯,他老子只有一個私生子,都是黑幫大佬中的男德典範了。

鄧經國並不介意父親有私生子,甚至還想嘲笑一下死鬼老爹,找一個陪酒女生孩子,什麼檔次?

他想不通的是,父親爲什麼要把重要的東西交給一個私生子,還是個普通人。

完全沒道理。

滿頭銀髮的盧景嘆了口氣,“還是沒能保住盟主的遺物罷了,事已至此,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那件東西是教皇的遺物。”

“教皇的遺物?”陶思明沒聽懂:“喜歡可愛小男孩的那種教皇?”

盧景搖搖頭:

“當然不是那種教皇,那是普通人世界裡的教皇,我說的教皇遺物,指的是靈境行者世界裡的教皇,你們不知道,一個世紀前,在第二大區還沒開啓前,第一大區就已經誕生了強大的,由守序職業組建的組織,也就是教廷。”

鄧經國濃眉緊皺:“一百年前的教皇,和我爸有什麼關係?”

“和你爸沒關係,但和你爺爺有關係,那件東西,是你爸從你爺爺那裡繼承的,他也是你爺爺的私生子。”盧景說道。

“這是什麼見鬼的私生子傳承!”鄧經國氣的拍桌子。

陶思明連忙壓了壓手,示意鄧經國稍安勿躁,然後看向盧景:“景叔,您繼續說,你說教皇和經國的爺爺有關係?”

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473章 開棺第227章 舌頭第1025章 後記 (六)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第235章 結算獎勵彙報一下身體狀況第220章 削福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709章 日記第327章 孽徒第852章 不同陣營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87章 自首第1009章 兩處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30章 斬殺第761章 驚變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875章 請兩位赴死第98章 白衣殺人婦第337章 意料之外的敵人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第143章 甲子修道錄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81章 上架感言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806章 龍王歸來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787章 血菩薩第876章 決戰在即第356章 傅青陽:這個垃圾!!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第381章 你看清楚我是誰第845章 刺殺第554章 侵吞第528章 往事第40章 巫蠱師第324章 困境第61章 彙報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314章 色慾神將回歸靈境第551章 冥王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586章 自斷一臂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402章 情報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845章 刺殺第183章 誰是元始天尊?第913章 教廷寶庫第520章 蠢貨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44章 範圍擴大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435章 藏寶庫第570章 援救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794章 開門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814章 殤第415章 圖窮匕見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765章 過山車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758章 年長女性的溫柔第554章 侵吞第405章 千鶴組的秘密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364章 交易達成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250章 前奏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930章 失蹤的阿兵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653章 租房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502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一)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250章 前奏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455章 絕望第502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一)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661章 無題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
第737章 真假美猴王第473章 開棺第227章 舌頭第1025章 後記 (六)第331章 和組織做生意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第235章 結算獎勵彙報一下身體狀況第220章 削福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709章 日記第327章 孽徒第852章 不同陣營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87章 自首第1009章 兩處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282章 金烏降臨第30章 斬殺第761章 驚變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875章 請兩位赴死第98章 白衣殺人婦第337章 意料之外的敵人第472章 邪惡職業的支線任務第143章 甲子修道錄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81章 上架感言第142章 人前顯聖(5000)第806章 龍王歸來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787章 血菩薩第876章 決戰在即第356章 傅青陽:這個垃圾!!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第381章 你看清楚我是誰第845章 刺殺第554章 侵吞第528章 往事第40章 巫蠱師第324章 困境第61章 彙報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314章 色慾神將回歸靈境第551章 冥王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586章 自斷一臂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402章 情報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845章 刺殺第183章 誰是元始天尊?第913章 教廷寶庫第520章 蠢貨第280章 無間道(7000)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44章 範圍擴大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431章 地宮探索第435章 藏寶庫第570章 援救第773章 風雷之禍(一)第794章 開門第918章 滿載而歸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594章 行走的800萬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814章 殤第415章 圖窮匕見第171章 光明羅盤的預言第765章 過山車第247章 迷失在山中的人第758章 年長女性的溫柔第554章 侵吞第405章 千鶴組的秘密第194章 意想不到的名字第364章 交易達成第513章 救出魔眼第250章 前奏新年寫給書友的一封信第774章 驚天之變第930章 失蹤的阿兵第296章 兩個女朋友?第653章 租房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502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一)第479章 小圓的憤怒第250章 前奏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455章 絕望第502章 拯救魔眼計劃·啓動(一)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612章 升級紫雷錘第661章 無題第508章 傅少爺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