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燒

小圓說完,靜等兩秒,而後握住門把手,輕輕擰開。

眼前的景物隨之變化,酒店走廊在一陣水波般的扭曲中,變成古樸莊嚴的佛殿,高大的佛像拈花低眉,佛眼似眯似睜,既慈祥又兇戾。

小圓仔細審視一眼佛像,悄然收回目光。

佛廟是一處幻境,源自無痕大師心中的幻境,並非真實存在。

那尊似慈悲似兇戾的佛像,是無痕大師內心所化,他幻化出了這座佛廟,將自己困在其中。

佛像象徵着無痕大師的內心,佛像不動,無痕大師就不會失控。

哪天佛像斂了慈悲,做金剛怒目,則證明無痕大師已經無法控制內心的殺念。

“無痕大師,元始天尊已助寇北月復仇,這孩子前塵已了,願歸於您座下,重新修行。”小圓誠懇道:

“請您接納他。”

佛殿寂然,青衣背影巍然不動,過了十幾秒,無痕大師苦苦壓抑的聲音迴盪:

“可一不可再!”

小圓如釋重負,欣喜道:“是!”

她連忙低頭合十,朝佛像施禮。

正要退出佛殿,耳邊再次迴盪低沉而痛苦的聲音:

“可讓元始天尊幫忙搜尋心有善念的邪惡職業。”

這麼重要的事交給元始天尊?無痕大師徹底認可他了?小圓一愣,心底涌起難言的驚喜。

她同意加入“亡者歸來”幫派時,無痕大師給出的回覆是:那便親自去驗證。

這說明無痕大師也很在意元始天尊的理念是否只是流於表面的口號,如今,元始天尊終於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的理念。

無痕大師徹底接納他,認可他了。

這個小團隊,終於迎來第一位守序職業。

“好!”

小圓嘴角泛起笑意。

“叮!”

傅家灣,一樓大廳,造價昂貴的真皮沙發上,張元清掏出手機,看完信息,忙望向對面的傅青陽:

“百夫長,無痕大師那邊回我信息了。您果然料事如神啊,他們真正接納我了。”

他不着痕跡的奉上馬屁。

小圓發來信息,向他表示了感謝,並提出了無痕大師的要求——幫忙尋找向善的邪惡職業。

這其實是在告訴他,無痕大師視他爲自己人。

以後終於可以心安理得的求助無痕大師,哪怕遇到魔眼天王,我也能有自保之力,再加上兩千點道德值的獎勵,雖然我做這些事時,沒有過於計較利益,但收益確實高的讓人欣慰啊.

張元清欣喜的感慨。

傅青陽端起瓷盞,抿了一口茶,起身道:“那就好,跟我去審問赤月安。”

張元清忙起身,跟上他,兩人沿着雙向樓梯下行,重新返回地下一層。

“百夫長,您上次得到狗長老允許,可是殺過龐執事的。”

剛纔在客廳討論了赤月安的問題,他才知道赤月安幾年來斂財二十多億,超過一半的資金去向不明,背後疑似有更大的魚。

張元清更傾向於直接殺死赤月安問靈。

如今他是3級夜遊神,配合伏魔杵,能承受4級守序行者的精神污染。

“那是非常時期,墮落聖盃和暗夜玫瑰的重要性,是銅雀樓能比?”傅青陽淡淡道。

哦,咱們的規矩底線很靈活嘛.張元清心裡吐槽。

傅青陽面無表情的說:“你在心裡說我壞話?”

張元清矢口否認:“沒有沒有.百夫長,您覺得赤月安會不會是朱家的斂財工具?”

“不是朱家。”傅青陽淡淡道。

不是朱家?

身材挺拔的百夫長優雅邁步,解釋道:

“朱家每年向五行盟出售生命原液,能獲利上百億,還不算家族的其他產業,能幹乾淨淨把錢賺了,怎麼會爲了這點蠅頭小利,惹得一身騷。但朱家是大家族,派系林立,總有些人會爲了掙錢,鑽營歪門邪道”

張元清恍然大悟:“您是說,赤月安的前妻?”

傅青陽淡淡道:“也有可能赤月安是其他組織的成員,這得審完才知道。可惜,虎符已經送回總部。而我的測謊道具,對聖者作用不大。”

不管背後是誰,都要揪出來,如此喪心病狂,豈能放過!張元清心裡“餘怒未消”。

邊走邊說,兩人走過長長廊道,兩邊是一間間牢房,最後在廊道盡頭停下來。

赤月安就被關押在最後的這間牢房裡。

他還是穿着白色的西裝,但遍佈褶痕和污跡,大背頭凌亂披散,他的脖子上戴着木枷,腳踝纏繞鐐銬。

虛弱的半躺在牀上。

木枷和鐐銬都是道具,要束縛住聖者有點勉強,因此靈鈞額外給他注射了一管生物毒素。

值得一提,道具是能被帶入靈境的,這個狀態下,赤月安要是下副本,那就必死無疑。

聽見腳步聲,赤月安立刻扭頭看來,無視了傅青陽,落在張元清臉上。

這位火師臉龐閃過怒火和恨意,一字一句,咬牙切齒:

“元始天尊!”

要說最恨的人是誰,無疑是元始天尊,赤月安甚至不恨那個蠱惑之妖,因爲那傢伙是小角色,翻不起浪,威脅不到自己。

都是因爲元始天尊多管閒事,銅雀樓才被查封,他也淪爲階下囚。

“我還是比較喜歡你昨晚囂張狂妄的樣子。”張元清嘲諷道:“你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好像一條狗。”

性格暴躁的火師哪受得了這樣的嘲諷和挑釁,赤月安額頭青筋怒爆,眼球都要瞪出眼眶。

他壓住心裡的怒氣,忽地嗤笑道:

“伱又能得意到幾時,勾結邪惡職業,私自查案,就算你是元始天尊,長老會也不會放過你。”

在守序和邪惡不死不休的局面下,與邪惡職業爲伍,是性質非常惡劣的重罪。

元始天尊沒有背景,即便功勞再大,也休想逃避責任。

“哦,那個邪惡職業剛剛走了。”張元清說:“長老會說我無罪!”

赤月安冷笑道:“你繼續逞強便是。”

傅青陽淡淡道:“他確實無罪。”

聽到他的背書,赤月安頓時臉色一僵,高聲道:“不可能!勾結邪惡職業,是重罪。你們還重傷、殺死治安員”

他不信背後的權貴甘心任人宰割,一定會下場博弈。

身爲執事,五行盟可以全權處置他,但那些權貴可不是五行盟能管的,即便是鬆海政府,要處理那些人,也得上報京城。

京城沒有表態前,沙口區的權貴們自然會運作,而康陽區行者小隊的暴力執法,就是最大的突破口。

“勾結邪惡職業是長老會允許的,至於重傷治安員,不好意思,那不是我乾的。”張元清笑道。

有什麼區別?赤月安怒目相視。

“那傢伙叫靈鈞!”張元清報出渣男的名字。

靈鈞赤月安愣了一下,憤怒的表情忽然凝固。

他知道這個名字,官方四公子之一,太一門主的子嗣,外公是百花會大長老,論家世背景,比傅青陽還要稍勝一籌。

沙口區的權貴,怎麼可能以這個把柄攻訐這種等級的太子爺,他們沒這個能耐。

赤月安心裡一片絕望。

更絕望的是,鐵門外的張元清說道:“長老會對你的處置是——死刑!等總部批下來,你的死期就到了。”

赤月安整個人彷彿垮了,目光變得呆滯。

他早有預料,可親耳聽見,還是有些難以接受,難以遏制的涌起絕望和恐懼。

張元清話鋒一轉:“赤月安,你還有機會。只要你供出幕後主使,我們會向長老會求情,爭取終身監禁,雖然沒了自由,但比死要好。”

聞言,赤月安灰敗的瞳孔裡迸發出希望的光。

但下一秒,赤月安冷笑道:“沒有主謀,是我自己做的,與任何人無關。”

張元清頓時看向傅青陽,審問這方面,他是徹頭徹尾的小白,赤月安是執事,非他三言兩語能忽悠。

還得交給專業人士。

傅青陽察覺到下屬的目光,淡淡道:

“赤月安,我看過你的精神評估,有暴力、性虐待傾向,任何病症都有原因,你以前是朱家的贅婿,朱家那位老阿姨同樣有性虐的癖好,你在她那裡遭受了極大的折磨吧。

“在那樣的環境下待久了,通常心裡都會出問題,或精神崩潰,或被調教成受虐狂。但你是火師,火師永遠不會甘心被欺凌。

“因此,你變得仇視女人,痛恨女人,喜歡在性方面折磨女人。在你離開朱家,加入五行盟後,你原以爲自己終於解脫,可你漸漸發現,日積月累的虐待,已經徹底扭曲你的心理。

“於是在你的授意、庇護下,銅雀樓出現了,它是你發泄病態慾望的地方,你在那個可憐的女人身上,找回了自尊,找回了快樂,真可悲啊,我從不憐憫任何人,卻對你產生了極大的同情。”

真損啊,殺人誅心.張元清看一眼傅青陽,想到對方是高等級斥候,又連忙移開目光。

赤月安雙眸赤紅,佈滿血絲,拳頭無意識的握緊,凸起青筋,臉龐已是猙獰一片。

傅青陽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彷彿損人的不是他,繼續道:

“你的這些過去,我還沒有公佈,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廣而告之。沒準還能收穫一波同情,免除死罪也不是不可能。”

“.”赤月安嘴脣動了動,下意識的想說什麼,但又忍住了。

他深吸一口氣:“如果真想問什麼,讓長老來吧,我不會信你們的。”

嘴很硬嘛!張元清鬆了口氣,藏住喜悅。

這正是他們想要的,本來就沒打算直接問出結果,所以剛纔在客廳討論時,定的目標就是讓赤月安鬆口。

傅青陽一臉事情盡在掌控的平靜,道:

“我會彙報給長老。”

赤月安微微垂頭,鬆了口氣,又猛的擡起頭來,咬牙道:

“元始天尊,爲什麼?”

昏暗的密室裡。

一張鋪設黃綢的長桌置於中央,桌上擺兩個燭臺,紅燭靜謐燃燒。

桌面有盛着糯米的銅盆,紅線串成的銅錢,硃砂繪成的黃紙符以及一個巴掌大的木偶。

這隻木偶沒有五官,是最粗糙的人形。

前胸貼着一張符紙,上面畫的不是咒文而是“赤月安”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

一雙瑩白如玉的手捏着針管,將針管裡的鮮血推入一口白瓷小碗中,接着倒入黑色的汁液,撒入糯米,再捻起紙符燒成灰燼,丟入瓷碗。

做完這一切後,瑩白如玉的手沾上少些碗中液體,在木偶沒有五官的臉龐輕輕兩點,畫出眼睛。

深黑色的液體,被木偶吸收,赤月安的五官凝聚而出。

瑩白如玉的手拿起木偶,又優雅的捻起一枚銀針,驟然刺在木偶的眉心。

“嗤嗤......”

眉心青煙直冒。

“什麼爲什麼?”張元清反問。

赤月安厲聲道:“你我無冤無仇,爲何跟我過不去。爲何要冒着生命危險,潛入銅雀樓?只是爲了一個蠱惑之妖?”

他情緒越說越激動,從質問到咆哮,聲音迴盪在逼仄的廊道。

傅青陽也看了過來,凝視着張元清。

張元清沉默一下,語氣平靜:

“因爲憤怒,因爲憎惡,因爲年輕,因爲生而爲人。”

赤月安似乎受到了侮辱,來自人格上的侮辱,狂笑起來:

“你了不起,你清高,元始天尊,你得罪太多人了,遲早會死無葬身之地”

憤怒的罵聲裡,赤月安眉心忽然冒氣青煙,接着“呼”的一身,竄起黑色火焰,他的皮肉在火焰中迅速溶解,而後是骨頭。

兩秒不到,這位七尺壯漢就“燒”的乾乾淨淨,衣服褲子以及木枷鐐銬,卻完好無損。

他就像被憑空抹去了一樣。

死,死了?張元清瞳孔微縮,被眼前的一幕,驚的毛骨悚然。

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961章 意料之外的副本第963章 擂臺賽第685章 速戰第39章 他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761章 驚變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908章 結算獎勵第618章 分配戰利品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973章 問答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863章 逃脫卷尾總結+請假第649章 無痕大師的遺產第276章 截殺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第828章 結束第684章 強勢第86章 保持通話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789章 一挑五第561章 身份泄露危機第184章 入場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745章 推兇第276章 截殺第998章 撤資第319章 酗酒者第854章 神銳軍劇情線第419章 進入秦風學院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878章 請君入甕第311章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第811章 見面第250章 前奏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858章 國都第183章 誰是元始天尊?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188章 土地公第1021章 後記(二)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1023章 後記 (四)第311章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第714章 夜話第18章 通關s級試煉任務第606章 純陽掌教:孽徒!第215章 冠軍(5500)第451章 重返高天原第309章 寇北月——危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307章 報復第285章 申公豹第60章 迴歸第115章 密謀第721章 港口之戰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1011章 搏命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68章 請半天假第996章 抱歉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319章 酗酒者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891章 凍結一切的深淵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829章 分配戰利品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186章 元始天尊的戰術解析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844章 婉美人第138章 擊殺boss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224章 靈境任務第685章 速戰第56章 婚帖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195章 父親是靈境行者第940章 質問第176章 捷報第554章 侵吞第186章 元始天尊的戰術解析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579章 表姐的喜好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976章 甦醒
第240章 人臉比對結果第961章 意料之外的副本第963章 擂臺賽第685章 速戰第39章 他第46章 第二次靈境開啓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761章 驚變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908章 結算獎勵第618章 分配戰利品第209章 翻盤(二合一)第973章 問答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863章 逃脫卷尾總結+請假第649章 無痕大師的遺產第276章 截殺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第828章 結束第684章 強勢第86章 保持通話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789章 一挑五第561章 身份泄露危機第184章 入場第34章 意料之外的“客人”第745章 推兇第276章 截殺第998章 撤資第319章 酗酒者第854章 神銳軍劇情線第419章 進入秦風學院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878章 請君入甕第311章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第811章 見面第250章 前奏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858章 國都第183章 誰是元始天尊?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906章 尋找陣眼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188章 土地公第1021章 後記(二)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1023章 後記 (四)第311章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第714章 夜話第18章 通關s級試煉任務第606章 純陽掌教:孽徒!第215章 冠軍(5500)第451章 重返高天原第309章 寇北月——危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307章 報復第285章 申公豹第60章 迴歸第115章 密謀第721章 港口之戰第207章 這八名選手,統統開除第1011章 搏命第675章 霍正魁的後手第68章 請半天假第996章 抱歉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319章 酗酒者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669章 私生子傳承第891章 凍結一切的深淵第126章 靈境開啓第829章 分配戰利品第628章 靈境的終極秘密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186章 元始天尊的戰術解析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844章 婉美人第138章 擊殺boss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224章 靈境任務第685章 速戰第56章 婚帖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195章 父親是靈境行者第940章 質問第176章 捷報第554章 侵吞第186章 元始天尊的戰術解析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579章 表姐的喜好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976章 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