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久違的魔君音頻

陰姬蹙起眉頭,有些不太確定的看向元始天尊。

“他就是‘良臣擇主而弒’,你應該在通緝榜上見過他。”張元清點點頭,給出肯定的答覆。

陰姬定定看了幾眼,確實想起了這麼一號人物,頷首道:

“久仰大名!”

良臣擇主而弒在超凡階段很有名氣,的確是虛無教派(南派)的幻術師,不過陰姬以前並不太在意超凡階段的小屁孩們,所以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

小胖子嘆息道:

“我能感應到你詫異的情緒,你心裡想的應該是,這傢伙怎麼給一個火師當小弟?

“我確實在給人當小弟,但我要替老大解釋一下,他是蠱惑之妖,不是火師。”

陰姬眼裡的詫異更濃了,身爲太一門高級執事,她和很多火師打過交道,對火師的氣質瞭如指掌。

很難想象,這個幾乎把“火師”兩個字刻在腦門的少年,竟是一位蠱惑之妖。

他並沒有蠱惑之妖的戾氣和煞氣。

陰姬收斂情緒,淡淡道:“那麼,伱們南派的計劃是什麼。”

“沒有計劃,因爲這是長老們需要商議的事,而我們本次會面的目的,僅僅是簡單接洽,爲後續的合作打下基礎。”小胖子沉聲道:

“契約道具帶了嗎。”

陰姬微微頷首,攤開掌心,一抹黃澄澄的微光自掌心綻放,凝成一卷金色卷軸。

她攤開卷軸,陳舊的羊皮紙製成的卷軸上,繪着盾牌和大劍,一股嚴厲、中正的氣息盈滿整個辦公室。

小胖子滿意點頭:

“你是紅纓長老的愛徒,大長老讓我和你簽訂契約,如果太一門黑吃黑,那你將受到契約反噬,迴歸靈境。

“若虛無教派黑吃黑,那麼迴歸靈境的就是我。”

這是要用陰姬來牽制紅纓長老?嗯,以紅纓長老對陰姬的感情,有了這層束縛,多少會忌憚一些,不過你這個小胖子,明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陰姬和你互換,太一門得虧死張元清冷靜旁觀,不做干涉。

陰姬展開卷軸,按照小胖子的要求,以語言的方式在卷軸上錄入契約內容,滴血爲證,再把卷軸拋出。

小胖子伸手接過,也以同樣的方式,簽訂了平等契約。

然後,他把卷軸拋回去,道:“交換一下聯繫方式。”

陰姬取出手機,首次與一位邪惡職業添加好友。

“接下來就等我們消息吧,今天的初步接觸完成了。”小胖子後退一步,表示自己沒事了。

但元始天尊和小圓有沒有事,就與他無關了。

小圓臉色冷淡的起身,看向寇北月和小胖子,“走吧。”

看都不看元始天尊,率先走出辦公室。

寇北月愣了愣,看看小圓的背影,又看看元始天尊,又開心又發愁:

“你倆是不是又鬧矛盾了?”

北月這麼說,就說明小圓不是來大姨媽了,她就只針對我,只生我氣張元清看向了小胖子。

小胖子用脣語無聲的說了句:你那天沒去賓館。

說完,拉着想和元始天尊多聊幾句的老大匆匆離開。

因爲我沒去賓館,所以小圓生氣了?張元清表情頓時古怪起來,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惆悵。

從男人的天性來說,這無疑是值得欣喜的事,小圓鬧脾氣是因爲近期他既沒去無痕賓館,又鮮少聯絡。

說明小圓阿姨覺得自己被冷落了,這種情緒可不是一般男女關係能有。

惆悵是張元清自覺不是靈鈞那種渣男,他已經有關雅姐了,恐怕要辜負小圓的一片癡情吶。

這麼想着,他屁顛顛的追上去,截住走向白色轎車的小圓。

“小圓阿姨,好久沒見了,都沒說幾句話你就要走。”張元清假裝不知情的抱怨。

到底是跟着靈鈞修行了數月,對女人的心理把握愈發嫺熟,以小圓的性格,坦白直言,只會讓她惱羞成怒。

那時就不是甩臉色,而是一頓胖揍。

於是他假裝傻白甜。

“店裡忙,沒時間。”小圓冷若冰霜的回答,並加快腳步。

“你那破賓館一天到晚沒客人。”張元清嘟噥。

小圓扭過頭來,瞪他一眼。

“我剛從秦風學院出來,裡面發生了命案,我就一直在鬆海接受調查,被各種盤問,做筆錄,連着三天,終於能喘口氣。”張元清隨在她身邊,漫不經心的說:

“上次是傅青陽派了任務,讓我來與虛無教派接觸,回頭又得開會,時間匆忙,就沒去無痕賓館,真可惜,我可是天天想着小圓阿姨的。”

小圓冷冷的斜一眼後方的小胖子,淡淡道:

“忙是好事,官方會重點栽培你的,將來前途無量,以後就少跟我們這些邪魔外道來往了。”

說罷,打開車門,鑽入駕駛室。

張元清咳嗽一聲,看向寇北月和小胖子,道:

“我有事和小圓商量,你倆先回去吧。”

寇北月一點眼力都沒有,“我們沒騎電瓶車過來。”

“打車。”

“沒錢。”寇北月理直氣壯:“打車回賓館要60塊錢,我跑一上午也就掙一百塊。”

張元清二話不說,轉了一千塊給他。

寇北月開心起來:“你跟小圓慢慢說。”

像個拿了鉅額零花錢的小孩,高興帶着小夥伴走了。

張元清鑽入車廂。

幾分鐘後,與老師通完電話的陰姬從辦公室出來,恰好看見元始天尊鑽出車廂,低頭,朝着車裡明豔成熟的女子揮手告別。

後者的表情已不像剛纔那樣冷漠,發動車子,駛離物流公司。

終於哄好了,靈鈞說得對,對於發脾氣的女人,只要有足夠的耐心,就一定能哄好,因爲她們需要的,也只是你哄哄她張元清再一次感慨起導師的睿智。

“你和他們很熟悉?”陰姬裙襬飄飄的走來。

“他們都是我的摯愛親朋,手足兄弟,嗯,那個小胖子不算。”張元清回眸看向魔君遺孀,見她秀眉微蹙,欲言又止,便知這位姐姐在想什麼,笑道:

“雖然是邪惡職業,但他們從不做惡事,道德底線比大部分守序職業還高。”

“我不信。”陰姬誠實的說道。

張元清聳聳肩,沒解釋,指了指跑車,笑道:

“姐姐,走吧,送你回鬆海。

“你是要在傅家灣休息一晚,還是直接去機場?”

陰姬嗓音溫和:

“夜晚是我們最精神的時候。”

直接去機場是吧.張元清聽懂了,一邊走向跑車,一邊說道:

“最近幾天我會進入副本,抓捕純陽掌教的行動,可能無法參與,嗯,如果出了副本,有需要幫助隨時聯絡我。”

“好!”陰姬沒有拒絕。

晚上11:40分,藍色跑車沿着高架,抵達鬆海國際機場出發層。

陰姬打開車門,卻沒有立刻下車,輕聲道:

“官方的人最喜歡給人扣帽子,再站在大義上擊敗敵人,你擁有卓絕的天賦,但在權力的爭鬥中,不可能是那些老狐狸的對手。”

張元清想了想,道:“我記住了。”

這是在暗示他,要和小圓他們保持距離,不要給人留下把柄。

陰姬點點頭,跨出跑車,在飛揚的裙襬中,走入燈光明亮的候機大廳。

張元清目光追逐着陰姬,直到高挑曼妙的身影徹底消失,他收回目光,駕駛跑車離開。

靈鈞關上房門,取出碧綠寶珠,激活“森之屏障”,隔絕聲音。

他伸手摸出兜裡的手機,握在掌心,露出猶豫糾結的表情,猛一咬牙,點開了一個拉黑的號碼。

——維多利亞!

太一門的女長老,華籍外裔,負責處理東部八省事務。

這位長老是太一門,唯一的外裔,而且是土生土長的外裔,成爲夜遊神後,順理成章的加入太一門,嗯,那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 靈鈞很小的時候,維多利亞長老正值韶華,因爲時常遭受年長的哥哥們虐待,維多利亞長老憐憫這個沒孃的孩子,曾經“收留”過他。

靈鈞跟着她生活了很多年,年幼的心裡暗暗發誓,將來要把她當長輩一樣孝敬。

後來他長大了,維多利亞依舊正值韶華,魅力不減,於是.嗯,孝心變質了。

維多利亞對這個看着長大的孩子也很有感情,經不住他的癡纏,便發生了一段跨越年齡的愛情。

但靈鈞是繁衍類木妖,對異性,對繁衍有着本能的渴望和不滿足,兩人的關係維持沒幾年,就徹底鬧翻。

靈鈞可以渣世上一切的女人,唯獨不想傷害維多利亞,在知道自己無法對抗本能後,便再沒與她聯繫,平時也儘量不與她見面。

他拒絕在太一門擔任職務,就是不想和維多利亞有任何公務、會議上的往來。

深吸一口氣,靈鈞懷揣着緊張、忐忑的情緒,解除拉黑,撥通號碼。

婉轉悠揚的彩鈴聲響了許久,對方接通電話,揚聲器裡傳來柔媚中帶着一絲沙啞的女性嗓音:

“說!”

靈鈞深吸一口氣,道:“維多利亞,我遇到了一些麻煩.”

一句話沒說完,耳邊就傳來了“嘟嘟”聲。

電話掛斷了。

“唉~”靈鈞幽幽嘆息,對於維多利亞的冷漠,他完全能夠理解,畢竟愛情不是你想賣,想買就能賣。

不過,發脾氣的女人,只要有足夠的耐心,就一定能哄好,除非感情已經不在。

但以花公子的手腕,即便感情不在,他也能讓愛情死灰復燃。

靈鈞再次撥通電話,這次,對方掛斷了好幾回,第六次時,維多利亞才接通。

“你只有三分鐘時間。”

柔媚中帶着一絲絲沙啞的嗓音說道。

維多利亞心裡還是記掛着我的靈鈞輕聲感慨,道:

“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煩,很抱歉,我知道不該找你的,但是維多利亞,除了你,我再也沒有信任的人了。”

“不管過去多少年,你都是我在世上最信任的人,所以在我束手無策的時候,我想起了你,一如當年,我選擇握緊你的手,跟着你走。”

電話那邊沉默許久,緩緩道:

“出了什麼事?”

“我今早會回京城,到時候再聊,你準備一下,佈置儀式,爲我準備隱秘賜福。”靈鈞語氣又溫柔又凝重。

他要查清楚十七哥迴歸靈境的真相。

維多利亞簡單的“嗯”一聲,掛了電話。

張元清返回傅家灣,已經是凌晨一點。

作爲一個剛結束童子身的熱血青年,他不會放過任何以靜制動的機會,但陰姬今晚的占卜,給了他巨大的壓力。

當時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假裝冷靜而已。

因此,他沒有去關雅的房間,回到自己的臥室。

擰開臥室的門,張元清看見銀瑤郡主褪去衣裙,直挺挺的睡在自己牀上。

他一時愣住了,有些不確定的說:

“你這是想開了?”

銀瑤郡主睜開眼,妖異的血瞳望來,“很多年沒有體驗過牀榻。”

哦,只是想睡牀啊,也是,她以前都是站一晚,或坐一晚,畢竟不是人偶,雖然身體不需要休息,但心裡也希望能睡牀,我疏忽了郡主的感受.

張元清點點頭,進入房間,關上門。

他的舉動,反而讓銀瑤郡主心生警惕,妖異美豔的瞳孔凝視着他,“我不會侍寢,你想行男歡女愛之事,可以找關雅,或者臨幸的女王。”

“你睡你的,我只是想找個地方靜靜。”張元清擺擺手,“另外,你這個睡姿不對啊,不知道的還以爲你撒手人寰了。”

“棺材裡躺了太多年.”銀瑤郡主解釋了一句。

他“噢”一聲,走到書桌邊坐下,打開臺燈,自顧自的思索大凶之兆的卦象。

目前可以明確的危機來源有兩方面,一是丈母孃,二是副本。

丈母孃再不滿他這個便宜女婿,最多是刁難他打壓他,或者派高手教訓他,不可能僱兇殺他,至少在最近不可能。

那就是來源於副本了。

“看來,還真特麼是6帶4的副本啊,以我現在的裝備,依然有性命危機,可見即將開啓的副本有多恐怖.”

他沉吟沉吟,想到兩條方案:一,向貓王音箱問詢副本內容。

他進的副本,都是魔君體驗過的,這次也不會例外。

二,想辦法提升自身實力。

向傅青陽借主宰級道具?不行,這隻會加大副本的難度,真要這麼幹,沒準本次的危機,就是借道具引起的。

必須是一個能在副本里提升實力的手段,如果不是道具的話,那就只能是他本身的實力突飛猛進了。

“我還差2%的經驗值就升級了,這方面可以考慮,另外,就是純陽洗身錄。”

張元清想到了高天原裡帶出來的日之神力,旋即又有了新的問題——十團日之神力太過霸道,強行修行,肉身會被焚燒成灰燼。

想到這裡,他看向直挺挺僵睡在牀上的銀瑤郡主,道:

“高貴的,美麗的郡主啊.”

“好生說話。”郡主冷冷打斷。

“你師尊有沒有傳授純陽洗身錄的秘術於你?”張元清道。

“自是有的,但我肉身轉陰屍後,便無法修行純陽洗身錄了。”銀瑤郡主說。

張元清就問:“有什麼辦法迅速提升純陽洗身錄的境界?”

“沒有。”

“好吧,是我問的不對,”張元清重新問一遍:“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大量攫取日之神力,肉身不崩潰?不要說沒有,請開動您聰明的腦瓜想想。”

郡主果然想了想,然後給出答案,“擁有強大的生命力量做後盾,但這是不可能的,主宰級的日之神力焚燬身軀,是一瞬間的事,生命原液來不及發揮作用,你就會死。”

這樣啊,生命原液都不行,那確實沒辦法了,等等,宮主那裡有更高級的生命原液!

張元清眼睛一亮,立刻給宮主發信息:

“生命原液用完了嗎,還有剩餘?”

消息發送出去,半天沒有迴應。

看來要等等.張元清有些焦慮,但只能放下手機,宮主說過,她要用生命原液治療瘋掉的腦子。

從高天原分別後,她再沒聲息,想來是在治病。

張元清打開抽屜,取出貓王音箱,一個星遁術來到別墅天台。

他打開手機,隨機播放了一首音樂:

“月光溫柔纏綿,迷霧模糊你的臉~”

一曲結束,他拍拍貓王音響的頂部,“該你了,我想知道接下來我會什麼副本。”

“滋滋~”貓王音響的喇叭裡響起電流聲,旋即,沙啞的女聲迴盪:

“月光溫柔纏綿,迷霧模糊你的臉~”

它也不知道,所以把歌還給我了?張元清嘴角抽了一下,怒道:

“你這是想白嫖我的歌嗎,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貓王音箱沉默了,大概是在思考怎麼補償,幾秒後,“滋滋”的電流聲再次響起,下一刻,一道嘶啞柔媚的女性聲音響起:

“小冤家,小冤家,人家愛死你了.”

這聲音張元清沒聽過,不是以往出現過的女主角。

臥槽張元清在“小冤家”三個字出現時,就眼疾手快的抓起貓王音箱,進入了夜遊。

“鐵打的魔君,流水女人,這次睡的是誰?或許會有能用的信息。”張元清有些懷念的感慨:“好久沒有聽魔君的運動音頻了。”

第246章 女元帥(求月票)第408章 渣男的雙線操作第15章 紅舞鞋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321章 緊急任務第848章 副本的暗示第876章 決戰在即第267章 欺負老實人第819章 驚訝和驚悚第645章 三人密謀第352章 海底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681章 投名狀第944章 速殺第226章 王小二第757章 熟人局第540章 懷孕第181章 收屍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811章 見面第228章 始料未及的變化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534章 節用 明鬼第450章 萬界商行兌換票第565章 似是故人來第196章 S級副本?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203章 包圍元始天尊第754章第228章 始料未及的變化第993章 隱秘第867章 分頭行動第156章 母親來電第184章 入場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863章 逃脫第690章 神的啓示第1020章 後記(一)第446章 元始獻寶第512章 牽紅線第264章 下半場第104章 兵傭第571章 救援第311章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8章 聯絡(加更)第806章 龍王歸來第556章 認罪?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733章 爲大局犧牲美色第994章 落後一子第678章 會面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11章 BUG級靈境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975章 絕地天通第197章 嘗試爆種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196章 S級副本?第948章 聖物和壁畫第852章 不同陣營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985章 第三方?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975章 絕地天通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686章 暗殺之夜第1017章 世界線收束第473章 開棺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725章 秒殺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654章 註冊獵人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1009章 兩處第811章 見面第922章 三才丹契機第551章 冥王第780章 苦修第72章 沒有下一次第891章 凍結一切的深淵第615章 血汗錢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398章 死去多年的父親突然攻擊我第325章 純陽教
第246章 女元帥(求月票)第408章 渣男的雙線操作第15章 紅舞鞋第485章 殺伐果斷第315章 兌換獎勵第321章 緊急任務第848章 副本的暗示第876章 決戰在即第267章 欺負老實人第819章 驚訝和驚悚第645章 三人密謀第352章 海底第605章 新的主宰級道具第681章 投名狀第944章 速殺第226章 王小二第757章 熟人局第540章 懷孕第181章 收屍第826章 一方歡喜一方愁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931章 二十天後第811章 見面第228章 始料未及的變化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534章 節用 明鬼第450章 萬界商行兌換票第565章 似是故人來第196章 S級副本?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203章 包圍元始天尊第754章第228章 始料未及的變化第993章 隱秘第867章 分頭行動第156章 母親來電第184章 入場第833章 倒黴的騎士第863章 逃脫第690章 神的啓示第1020章 後記(一)第446章 元始獻寶第512章 牽紅線第264章 下半場第104章 兵傭第571章 救援第311章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第664章 間諜之路第8章 聯絡(加更)第806章 龍王歸來第556章 認罪?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733章 爲大局犧牲美色第994章 落後一子第678章 會面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11章 BUG級靈境第252章 集結行者,攻略boss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975章 絕地天通第197章 嘗試爆種第383章 兵哥的下落第988章 舊愛難捨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196章 S級副本?第948章 聖物和壁畫第852章 不同陣營第949章 僕人和原始之神第985章 第三方?第933章 半人半神第975章 絕地天通第410章 奪寶撤退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686章 暗殺之夜第1017章 世界線收束第473章 開棺第769章 未卜先知第725章 秒殺第693章 傅青陽和元始天尊的八卦第654章 註冊獵人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1009章 兩處第811章 見面第922章 三才丹契機第551章 冥王第780章 苦修第72章 沒有下一次第891章 凍結一切的深淵第615章 血汗錢第793章 龍息考驗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398章 死去多年的父親突然攻擊我第325章 純陽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