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整裝待發

王遷目光一落,看向櫃檯,他看不到靈體,但樂師的靈性能感應到那裡有東西。

他擡眸,帶着渴望和懇求的目光,看向了元始天尊。

張元清再次輕吐一口太陰之氣,嫋嫋娜娜的撲在他臉上,王遷只覺臉龐一涼,眼眶四周彷彿結上寒霜。

他感覺自己的視力被賦予了某種能力,立刻看向櫃檯,果然看見那裡趴着一個胎毛稀疏的可愛嬰兒。

與當初不同的是,嬰兒烏溜溜的大眼睛充滿了靈動,偶爾閃過智慧,不再空洞懵懂。

王遷的眼神一下子溫柔起來,抱起嬰靈,“姐姐要是能看到你,該有多開心,她的孩子還在,一直都在.”

也有可能嚇的當場母子團聚張元清心裡吐個槽,說道:

“普通人見到靈體,會被嚇出病來的,我勸你最好打消這個大膽的想法。

“你有十五分鐘接觸靈體,看見靈體的機會,好好敘舊。”

說罷,進入賓館深處。

乘坐電梯上樓,來到三樓最左邊的房間,張元清扣響了房門。

“咔嚓!”

門把手自動擰開,繼而緩緩朝內敞開。

張元清跨入房間,穿過玄關進入客廳,目光一掃,看見止殺宮主慵懶的坐在書桌後,身後就是窗戶。

窗外的光亮撲入室內,她沐浴在光明中,髮絲根根瑩亮,臉龐卻籠罩在陰影裡。

見到張元清進來,銀色面具底下的美眸綻放出欣喜的光彩,但在仔細審視後,眼神霍然一沉,變得冷漠。

光線影響了張元清的察言觀色,他不覺有異的開口說道:

“宮主,我.”

話音方落,忽覺頭頂殺氣襲來,緊接着手腳一緊,他還沒反應過來,就飄飄的浮了起來,被吊在半空。

張元清腦海裡閃過一串問號。

“我很生氣。”止殺宮主推桌而起,款款行來,裙襬下一雙玲瓏玉光致的腳丫若隱若現。

她停在張元清面前,昂起頭,冷冷道:

“我討厭別人給我戴帽子,就算是伱也不行,對於不潔的男人,我的處理方案是閹割,浸豬籠,吊七七四十九天,做成臘肉”

她忽然抽了抽鼻子,咬牙切齒道:“果然是不潔之人,你身上有其他女人的體味!!”

說罷,她眼神冰冷的召喚出一把雪白利刃,抵住張元清的胯下:

“看來只有閹割了。”

“宮宮宮主.有話好好說.”

胯下一涼,懵逼中的張元清終於反應過來,知道自己和關雅達成管鮑之交的事,被宮主看出來了。

她吃醋了。

紅鸞星官執掌姻緣,在這方面的敏感程度,恐怕要強於星相術。

“有什麼好說的,”止殺宮主語氣冰冷:

“等割了你下面的穢物,我會用生命源液助你恢復,你就又幹淨了。以後記住,你用一次,我割一次。”

她真的治好精神病了嗎,我怎麼感覺更嚴重了,簡直是魔鬼張元清嘗試着打開物品欄,召喚道具對抗瘋批。

卻發現自己失去了與物品欄的感應。

自成爲靈境行者以來,他還是首次遇到這種情況。

張元清心裡一沉,他懷疑宮主病的更嚴重了,瘋批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雖然有生命源液治療傷勢,可他並不想體驗痛失良雞的滋味。

“宮主,有話好好說.其實你纔是我心裡最重要的人”張元清一邊措辭,一邊回憶導師的教導,試圖安撫瘋批。

止殺宮主拿着刀,在他胯部一陣比劃,忽地嘆息一聲:

“我還是捨不得怪你,算了,找個機會殺了關雅泄憤吧。”

那你倒是放我下來啊,嘶,勒的更緊了.張元清抽了一口涼氣,細如髮絲的紅線一根根的勒進了皮肉裡,沁出血珠。

他試探道:“宮主,能不能先放我下來?”

這句話說完,紅線勒的更緊了,血珠沿着紅線不斷淌落。

張元清乖乖閉嘴。

這個時候,止殺宮主收起了所有情緒,走到桌邊,取出一隻足球大的陶罐,十根刻着眼花繚亂符文的金條。

“我提取了剩餘生命源液的精華存放在陶罐裡,日之神力封存在黃金中,黃金是我託一位煉器師打造的臨時容器,只能容納它們三天,三天後,黃金就會熔化,你儘早吸收。”宮主淡淡道。

一切都替他準備妥當了。

三天夠了,進副本的後修行純陽洗身錄,要是能再進副本後升到5級,我應該就能有自保之力,度過龜甲占卜的大凶之兆張元清心裡默默盤算着。

“爲什麼一定要在副本里提升?”止殺宮主問道。

張元清便將龜甲的占卜告知對方,道:“我猜測,以後可能都會匹配到高等級的靈境行者,而不是和同級一起玩。”

宮主倚着桌沿,指頭輕敲下巴,“你的猜測是對的。”

對的我以後都會和高等級靈境行者一起組隊.張元清眉頭一揚:“你怎麼知道?”

“不告訴你,你這個忘恩負義的負心漢。”止殺宮主拖曳着長裙,走向門外,哼道:“你就在這裡吊着吧,天黑後就能下來。”

京城,密室裡。

“都說了我不喜歡天真熱血的男人,你十七哥又死了那麼多年。”維多利亞點上一根女士煙,在幽綠的燭光中吞雲吐霧,緩緩道:

“陽光開朗,待人熱情,自視甚高,想法天真差不多就這些了,他有着超強的天賦,是一位令人敬畏的強者。

“但他的有些想法很天真,記得他追求我那會兒,有一天突然蹦出一句話:想不想跟他雙劍合璧,成爲拯救世界,受人敬仰的伴侶。”

十七哥還有這麼中二的時候?但正因爲中二,所以加入了逍遙組織靈鈞回憶着印象中溫和的兄長,覺得有些齣戲。

在和元始天尊結束交流後,他就查詢了逍遙組織的背景,瞭解到中二又浮誇的口號。 如今聽到維多利亞談及舊事,愈發確定十七哥就是暗影雙子裡的夜遊神。

維多利亞紅紅脣吐出白眼,“我就不喜歡這種男人,我更喜歡才15歲,就膽大包天吃我豆腐,說少年配少婦,九頭牛也拉不開的渣男。”

靈鈞面色尷尬,換成其他女人,他這時候已經開始飆騷話了,但他對維多利亞心裡有愧,強忍着內心的情感,不想讓這段不倫戀死灰復燃。

“還有嗎。”他默默轉移話題。

維多利亞撣了撣菸灰,“不過經你這麼提醒,我倒是想起來了,他迴歸靈境的前一年,似乎與大長老赤日刑官打過一架,衝突非常激烈。”

“什麼原因?”靈鈞忙問。

“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那天之後,赤日刑官就把靈拓從太一門除名了。具體原因,沒有對外透露,我並不知曉。”

靈鈞恍然:“原來十七哥是被大長老除名的,而父親默認了此事唉,這些情報不會寫在資料裡,只有當年的元老才知道,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維多利亞俏臉一沉:“家有一老?”

“在我眼裡,你就算到了一百歲,依然如此美麗動人。”靈鈞不自覺的說起情話,而後連忙打住,道:

“還有什麼?嗯,你覺得可疑的地方。”

“有,”維多利亞眸子晶亮,聊了這麼多,她已經完全進入辦案狀態,當年的事情裡更多的不合常理的細節浮上心頭:

“在你十七哥迴歸靈境不久,又有一位長老也迴歸靈境了,ID叫‘山河永存’,這位長老資歷很老,是民末的靈境行者。

“一年內損失兩位長老,有點不符合常理,畢竟當年沒有與邪惡組織爆發激烈衝突。不過我與那位長老不太熟,他是資歷最深的那一輩,而我是青壯派,印象中,那位長老深居簡出,並不處理門中事務,所以也沒公事上的交集。”

說話間,一隻怨靈捧着筆記本來到密室。

在靈鈞眼裡,就是筆記本自行飛去,飄飄蕩蕩而來。

維多利亞接過筆記本電腦,打開太一門資料庫,搜索“山河永存”四個字,結果顯示:詞條不存在!

“他的資料也被清除了。”維多利亞合上筆記本,“至少確定了一件事,此人的死,和你十七哥的死,有密切聯繫。”

“這是一個線索,我們應該怎麼查‘山河永存’的信息?”靈鈞問道。

“查資料沒用,能留在資料裡的信息,往往很容易被抹去,向知情者打探是最有效的。”維多利亞思路清晰,道:

“他和孫長老關係極好,可以考慮從孫長老身上突破。”

“糊塗的老孫”靈鈞沉吟着點頭。

這時,即將燃盡的白蠟燭,火苗跳動一下,由幽綠的色澤轉爲橘色的明火。

隱秘祝福完成了。

東海之上,汪洋起伏。

一道金光掠過天際,飛行在無邊無際的汪洋之上。

金光中,那道身影翩若驚鴻,仙姿卓絕,宛如九天之上的神女,不沾凡塵氣息。

不知飛了多久,前方出現大片陸地和森林,再遠處,則是一望無際的曠野,曠野盡頭是一座看不見頂的高峰。

“找到日出之地了”

三道山娘娘心裡一喜,立刻加快速度,金光如隕星般掠向曠野盡頭的高山。

不多時,她來到了高聳入雲的山頂這裡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扶桑神樹不在靈境中?”

三道山娘娘秀眉輕蹙,這和她從幾個靈境boss中打探的情報不一樣。

扶桑神樹是日出之地,棲息着傳說中的金烏,而金烏極有可能就是日遊神的本源,日之神力的源頭。

她費勁千辛萬苦,終於尋找到日出之地,但這裡什麼都沒有。

正疑惑間,突然,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扶桑神樹並不在副本里,它留在了島國的高天原,因爲神樹中有煉妖壺,靈境誕生之初,還無法容納這件樂師職業的本源神器,再後來,就被某位存在刻意遺留在了高天原。”

三道山娘娘霍然回眸,看見一道人影站在身後。

他身體介於虛幻和真實之間,一張臉籠罩着金色的薄霧,看不清五官,但眼神溫和,似曾相識。

“你是.”三道山娘娘下意識的並指如劍,體內日之神力呈現沸騰徵兆。

她覺得這雙眼睛很熟悉,偏偏記不起來了。

思索幾秒,三道山娘娘絕美的容顏微變:“你是我夢中的那個人。”

那人笑道:

“娘娘,是我把你喚醒的,你想過沒有,爲什麼被收入靈境的古代修行者,基本都成了副本boss,偏偏你是例外?

“這次現身見你,是有一事相求。”

三道山娘娘眯了眯眼,“是你助我擺脫了靈境控制?何必藏頭露尾,真身來見。”

“真身出了點問題,見不了。”說話間,那人臉上的金色迷霧散去,露出真容。

三道山娘娘花容失色,幾乎控制不住語調,顫聲道:

“是你?!”

晚上八點,張元清衣衫襤褸的返回傅家灣。

脫掉被紅線割裂的衣衫,洗去身上的血污,安慰了關雅後,他躺在牀上,閉目調息,等待副本降臨。

一整晚無事發生。

直到次日七點,耳邊終於傳來靈境提示音。

第354章 流氓盤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519章 靈拓第325章 純陽教第762章 十面埋伏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250章 前奏第491章 母親們的震撼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615章 血汗錢第506章 員工手冊第65章 靈境世家第161章 襲擊第13章 再入山神廟第230章 紙人第881章 偷家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第916章 雷神套裝集齊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192章 人生導師第215章 冠軍(5500)第292章 慶功會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113章 選擇道具第702章 雙殺第639章 呸!第339章 最後的東西第542章 最後一關第889章 時不我待請個假第705章 驚悚郵輪第217章 怪物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974章 靈境誕生的原因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第641章 神殞第648章 驚悚信息第357章 BOSS第645章 三人密謀第444章 奪舍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74章 圍捕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189章 十六強對戰第956章 尋人第728章 各自的情報第170章 交易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981章 來!第606章 純陽掌教:孽徒!第168章 偶遇第415章 圖窮匕見第287章 春潮帶雨晚來急第85章 潛入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730章 獎勵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862章 階下囚第524章 久違的羣聊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89章 止殺宮的聯絡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640章 太陰迴歸第19章 通話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960章 煉丹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533章 開門第562章 酒宴和抵達第409章 暗殺!第289章 降臨現實第481章 斬首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139章 勝負手(7000)第241章 線上會議第973章 問答第747章 第二次推兇第12章 佘靈隧道詳細資料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329章 購買滑鏟鞋第455章 絕望第221章 倒黴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854章 神銳軍劇情線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976章 甦醒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395章 純陽掌教出手
第354章 流氓盤第233章 真正的古墓第519章 靈拓第325章 純陽教第762章 十面埋伏第980章 失蹤人口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621章 神秘宮殿第250章 前奏第491章 母親們的震撼第707章 船長室裡的情報第614章 狩獵前的準備第615章 血汗錢第506章 員工手冊第65章 靈境世家第161章 襲擊第13章 再入山神廟第230章 紙人第881章 偷家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507章 失蹤的工作人員第916章 雷神套裝集齊第809章 坦誠布公第192章 人生導師第215章 冠軍(5500)第292章 慶功會第589章 老大,我闖大禍了第113章 選擇道具第702章 雙殺第639章 呸!第339章 最後的東西第542章 最後一關第889章 時不我待請個假第705章 驚悚郵輪第217章 怪物第895章 快速晉升之法第977章 領域,展開!第974章 靈境誕生的原因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第641章 神殞第648章 驚悚信息第357章 BOSS第645章 三人密謀第444章 奪舍第106章 鬆海第三小學第74章 圍捕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189章 十六強對戰第956章 尋人第728章 各自的情報第170章 交易第490章 帆船和問話(元旦快樂)第305章 惡劣的神將第981章 來!第606章 純陽掌教:孽徒!第168章 偶遇第415章 圖窮匕見第287章 春潮帶雨晚來急第85章 潛入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730章 獎勵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862章 階下囚第524章 久違的羣聊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89章 止殺宮的聯絡第544章 零傷亡計劃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640章 太陰迴歸第19章 通話第351章 元始天尊的腰包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960章 煉丹第800章 修羅甦醒第533章 開門第562章 酒宴和抵達第409章 暗殺!第289章 降臨現實第481章 斬首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139章 勝負手(7000)第241章 線上會議第973章 問答第747章 第二次推兇第12章 佘靈隧道詳細資料第136章 鬥智鬥勇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329章 購買滑鏟鞋第455章 絕望第221章 倒黴第388章 送了一個徒弟第854章 神銳軍劇情線第465章 伯母,有話好好說第756章 元帥的隱私第976章 甦醒第677章 五行盟的援助名單第923章 美神協會總部第395章 純陽掌教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