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南明市

“天罰當年爭奪到兩塊羅盤碎片,其中一塊打造成了道具,叫‘預言之鏡’,它是一件規則類道具,當然,羅盤碎片本身就是規則類。”安妮說起這件道具,表情凝重而嚴肅:

“這件道具擁有三種預言功能, 一:預言持有者一天內的凶兆。二:預言持有者一天內的吉兆。三:預言持有者一天內的目標。”

“太,太強了吧?”謝靈熙和女王聽的面孔呆滯。

“好好開車。”張元清提醒道。

“啊,哦哦.”女王集中注意力開車,但仍掩飾不住眼神裡的震撼和羨慕,“簡直是作弊神器,我要是有這種寶貝就好。老爺, 光明羅盤是什麼東西?”

“一件極品寶物,半神們爲它打生打死,它的每一塊碎片都是規則類, 核心碎片更誇張,但不要問我有多誇張,因爲我也不知道。”張元清說完,陷入沉思。

他在擔憂一件事,擁有太陰本源碎片的他, 在觀星術的推演裡, 顯示是一切正常, 而不是屏蔽、反觀星。

太陰本源碎片擁有類似因果的能力,所以再厲害的高位夜遊神也察覺不到他的異常。

那預言呢?

預言之鏡能預言到關於他的內容嗎, 是正常預言,還是直接屏蔽關於他的內容,從而導致預言不準?

如果是後者的話, 就尷尬了。

獵魔人會想,爲什麼區區元始天尊,卻能屏蔽規則類道具的預言?

此子肯定有問題!

張元清想了片刻, 問道:“預言之鏡的代價是什麼?”

天罰既然把預言之鏡授權給獵魔人使用, 說明該道具常常被使用,以美神協會外交官們的手段, 弄清楚預言之鏡的詳細信息不難。

沒有什麼是睡一覺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讓會長來睡。

果然,安妮得到的情報很充分,說道:

“兩個代價,分別是‘玩弄命運的人,終將被命運玩弄’;每天只能使用一次,每次只能從吉、兇、目標三選一。”

嗯,第一個代價對我有利,就算關於我的預言失真,也可以用“被命運玩弄了”來解釋預言之鏡的預言範圍是一天,這意味着獵魔人無法直接預言到抓捕冥王的結果或過程中的某件事,因爲他不可能在一天內就把事件推進到那個程度.

這同樣意味着,天罰無法在短期內一步到位的鎖定冥王,我應該能領先他們.

張元清道:“不買肉糉了,女王,天黑之前到柯城,我要處理幾批小嘍囉。”

三天後, 平平無奇的白色小車抵達八貴省南明市遠郊。

夜幕正好降臨, 車子行駛在灰撲撲的國道, 兩邊是稻田和羣山, 頭頂是藍黑色的夜空,星子寂寥閃爍。

“八貴省好多山啊,到處都是。安妮姐姐,你八貴省的山水堪稱一絕,回頭我帶你玩。”謝靈熙趴在車窗邊,朝外張望。

三天裡,小綠茶已經和安妮混熟,綠茶就是很能交朋友,先乖巧賣萌進入你的心窩,然後突然插上一刀說:哥哥是我的。

三天裡,張元清獵殺了超過二十位邪惡職業,大多是超凡階段,聖者只有三位。

太陰之力長進不少,但還沒到能多駕馭一具六級陰屍的程度。

安妮拿出手機,點開地圖看了一眼,“旅遊不急,正事要緊。我們在邊境城市了,元始先生,是先去五行盟分部,還是觀星定位?”

“觀星定位吧,看看那傢伙的方位。”張元清說,“女王,靠邊停車。”

白色小車緩緩減速,在路邊停下來。

張元清施展星遁術來到車頂,盤腿而坐,取出大羅星盤擺在身前,這件極品道具讓他的觀星術直接比肩主修星辰之力的星官,如今已是他觀星必備的神器。

沒有它,張元清絕對定位不到冥王。

他睜開星眸,渡入星辰之力激活大羅星盤,昂首觀星,十幾分鍾後,張元清眼眶裡的星光收斂,面露喜色:

“安妮,我們到達目的地了。”

車門瞬間打開,高挑嫵媚的金髮美人跳下車,喜滋滋的盯着張元清:

“冥王藏在南明市?”

張元清點頭:“就是這一帶了,但無法鎖定具體位置,他可能藏在本市,可能藏在下轄的縣城,甚至農村。”

南明市在全國地圖上,只有芝麻綠豆大的一小塊,但在現實裡,想要從中找出一個擅長隱匿的邪惡職業,如同大海撈針。

先用關雅的賬號看看南明市的情況.張元清返回車廂,道:“靈熙,電腦給我。”

謝靈熙連忙奉上自己的筆記本給哥哥。

張元清接過電腦,用關雅的賬號登錄官方資料庫,搜索南明市分部。

信息很快出來了,南明市分部隸屬於青禾分部,由高級執事“追毒者”管理,南明市分部靈境行者總人數32人,共六支靈境行者小隊。

備註中簡單介紹了南明市的情況,南明市在靈能會西區分會的勢力範圍內,因此靈能會的巫蠱師極其猖獗。

又因爲是邊境城市,販毒集團、國外逃犯、國內被通緝的靈境行者、靈能會西區分會的邪惡職業,魚龍混雜,所以治安不是很好。

這些犯罪組織幹着販毒、拐賣人口、電信詐騙等非法勾當,牟利暴利,他們非但不怕官方組織,甚至還囂張的反過來搜捕南明市官方行者的住所。

囂張到讓人髮指。

而一旦青禾分部組織人手大掃除,他們就立刻退過邊境線,逃到國外暫避。

南明市的官方行者死亡率在青禾分部中排前三,比起富庶安定的鬆海,這座邊境城市的官方行者們處境異常艱難。

“這不對啊,青禾分部應該是五行盟最強分部纔對,青禾族的老祖宗可是能和中庭之主幹架的人物。”張元清一陣皺眉。

他想了想,刪掉“南明市分部”,輸入“青禾分部”。

這次搜索出來的信息讓他大吃一驚,青禾分部的官方行者死亡率居然在五行盟所有省級分部裡排前三。

資料中是這樣描述的:隊長級常有更換,執事年年空缺。

意思就是說,隊長級的靈境行者經常犧牲,聖者數量不夠,執事職位空缺,沒人願意來青禾分部任職。

“這不科學.”張元清低聲自語。

八貴省的靈境行者世界混亂不堪,這大大增加了抓捕冥王的難度,而青禾分部同事的艱難處境,也讓他感到困惑,不悅。

雖然和總部鬧的很不愉快,但這和其他分部無關,看到分部的同事處境這麼難,他本能的升起同仇敵愾的情緒。

“越亂的地方越需要地頭蛇的幫忙,先去一趟南明市分部,求助一下當地同事,順便問問整個青禾分部是怎麼回事,邊境城市混亂在所難免,但也太慘了,按照青禾分部的實力不該如此。”

白色轎車點火啓動,沿着國道繼續前行。

半小時後,車子進入市區,又過半小時,按照官方資料庫記載的地址,他們來到了南明市治安署——南明市分部據點。

這是一棟很有年代感的治安署大樓,牆體斑駁褪色,透着一股十八線小城市的風霜感。

張元清帶着三位妍態各異的美人進入行政大樓,走樓梯上三樓,來到了南明市分部的辦公地點。

此時已經是晚上八點,三樓燈火通明,一位位文員臉色沉肅的忙進忙出,步履匆匆。

張元清聽到有人說:八點半進行抓捕。

南明市分部似乎有什麼抓捕行動,所以整個分部的人都在加班。

南明市地處西南,離邊境線很近,這裡的人外貌氣質和鬆海人略有不同,皮膚更黝黑,身形略小,但也更精悍。

“伱們是誰?”

一名黝黑精瘦的男人注意到了他們,主動迎上來,目光審視着這羣不速之客,。

他沒有因爲三位女性優質的美貌而放鬆警惕,目光銳利謹慎,道: “這裡是治安署內部區域,非工作人員不得入內,你們要報案,去一樓大廳掛號。”

張元清道:“同事,我們是鬆海分部的,過來執行秘密任務。”

女王配合的打開手提包,從裡面取出一份文件遞了過去。

這份文件是鬆海分部開具的擔保書,擔保張元清是鬆海分部的成員,外出執行秘密任務,因此身份信息需要保密,希望各地分部配合。

除了文字說明,末尾還加蓋了傅青陽的印章,以及一串任務代碼。

任何一位官方行者都可以在資料庫裡輸入代碼,然後找到鬆海分部的立案。

這份擔保書是他特地問傅青陽要來的,目的就是在有需要的時候與當地官方接觸一下。

但他不能暴露身份,元始天尊樹敵無數,邪惡組織做夢都想殺他,官方內部想他死的人也不少。

離開鬆海,就得低調行事,爲此他利用伊川美的易容術改變了容貌。

精瘦男子狐疑的接過文件,看完內容,語氣和臉色立刻好轉,道:“你們先去會客室坐,我需要再驗證一下。”

指了指會客室的方向,然後拿着文件匆匆離開。

張元清幾個原地沒動,等待了十分鐘左右,直到一位穿着正裝的中年人從辦公區內部走出,疾步迎來。

“你們是鬆海分部的同事是吧,我是南明市三隊的隊長,靈境ID學海無涯。”他熱切的伸出手。

張元清一邊伸出手,一邊打量中年人。

與南明市人不同,這位西裝革履的中年人大腹便便,臉龐圓潤,皮膚很白,不像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

通過握手的力道、肌肉韌性、皮肉緊緻程度來看,要麼是樂師要麼是學士。

而根據靈境ID判斷,大概率是學士。

“我們正在實施抓捕行動,人手有點不夠,招待不週了,幾位先到會客室坐一下。”學海無涯歉意道。

他領着四位鬆海分部的同事進入會客室,親自倒了茶——飲水機裡接的溫水。

學海無涯奉上茶後,拉開椅子坐下,道:

“追毒者執事親自帶隊行動,不在治安署,你們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能滿足的,我一定儘量滿足。”

張元清說道:“我們是來抓捕一名通緝犯的,國外人,潛逃來了我們這裡。根據有效情報,我們確認他藏在南明市地界,我想問問,一般國外的逃犯會藏在南明市什麼地方?

“可以的話,我想通過你們調取南明市的道路監控。”

學海無涯苦笑道:“那工作量可就大了,分部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人手根本不夠,如果不急的話,可以等執事回來再說。”

他試探道:“那名通緝犯什麼等級?”

張元清笑道:“等級不高,我一個人就能搞定。”

學海無涯細細打量一眼這個年輕人,相貌平平無奇,也感覺不到高位者的氣息,大概是個隊長級人物。

秘密抓捕逃犯,卻只帶了三名下屬,說明他經驗值不高,也許是3級初期。

滿經驗值的3級隊長,下屬人數上限是十個。

“反正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提。”學海無涯笑道。

張元清正好想打聽青禾分部的情況,當即說道:

“我第一次來八貴省,路上查了資料,南明分部,不,整個青禾分部的處境都不太好啊,這是怎麼回事。沒記錯的話,青禾族實力很強纔對。”

“這”學海無涯再次苦笑:

“青禾分部是很強,但這和我們沒關係,整個青禾分部其實分成兩大派,一派是五行盟直屬的各市分部,一派就是青禾族。

“青禾族雖然歸順咱們官方,但其實聽調不聽宣,青禾族那位老祖宗更是禁止族人與外界有太多接觸,根本指望不了他們。”

“聽起來就像是諸侯。”小綠茶評價道。

“差不多吧。”學海無涯聳聳肩,“青禾族當初歸順官方本就不情不願,後來就說,他們只保證八貴省秩序不崩盤,自詡定海神針,但其實邪惡職業有功德值束縛,便是想讓八貴省秩序崩盤也做不到啊。嘿,青禾族這羣傢伙,總部撥下來的經費每年要拿走百分之八十,什麼也不幹,奸滑的很。

“我們的同事拋頭顱灑熱血,每個月工資只有六千”

他突然頓住,乾笑道:“失言了失言了,你們聽聽就好,別往心裡去,更別說出去啊,不然我會很尷尬。”

跟幾個陌生同事說這些,明顯是心裡怨怒已久,青禾族確實過分……張元清皺起眉頭:“總部知道嗎。”

青禾分部的特殊他有所耳聞,但沒想到這麼嚴重、惡劣。

“總部當然知道,但又能怎麼樣呢,青禾族以前也是走過毒的,他們住在十萬大山裡,缺錢,常規渠道賺不到錢,就只能走邪門歪道。現在就挺好的,當是每年花錢買他們安分,穩定最重要嘛。”學海無涯笑道。

笑的很職業化,也很無奈。

花這麼多錢養一羣祖宗,你們不如請魔眼天王來懲奸除惡張元清沉吟道:“我看資料上說,邪惡組織非常猖獗,有時候還會搜捕你們?”

“那是靈能會幹的,他們的總部就在隔壁的滇省,我們這裡也是靈能會的勢力範圍,官方在邊境的勢力確實弱了些,但我們也習慣了,平時低調就行。”學海無涯滿不在乎的說。

邪惡組織在邊境城市勢大,又能隨時退出國界,在東南亞小國潛伏,非常難纏。

“這幾年其實在慢慢變好,總部每年都會往邊境的幾個省輸送精英,再加上靈能會賺錢的渠道漸漸增多,衝突雖然經常有,但沒以前那麼激烈了。以前才慘呢,本地的官方行者經常被靈能會、跨國罪犯殺全家,我們分部有個同事,十年沒敢回家了,家人也都當他死了。”

“本地的同事都在拼命攢錢,攢夠錢把家人送出省,這樣就沒牽掛了。外地調過來的同事,大部分都幹不滿三年,來了這裡不超過三個月,就瘋狂寫申請書,要調走。”

張元清打量着他:“你看起來不像是本地的。”

“哦,我是從外省調過來的,十年了。”學海無涯道。

“你怎麼不調走?”張元清問。

“本來是想走的,我是學士,我只想搞學術做研究,不喜歡打打殺殺,調過來一個月不到我就想走了,但後來就走不了了。”

“爲什麼走不了?”

“可我的戰友都死在這裡了,死了一批又一批,我得替他們守着。”

張元清沉默片刻,略過這個話題,“他們控制黑惡勢力販毒、拐賣人口、電信詐騙,不用擔心功德值?”

學海無涯一聽就知道這是位新手,“他們有洗道德值的方法,首先,他們不是直接控制黑惡勢力,而是給他們充當保護傘,解決一些他們無法對付的敵人,然後收取鉅額保護費,靠這種擦邊方法降低道德值的扣除。”

“然後,他們會在國外設立很多慈善機構,把國內賺到的錢捐到國外,就能大筆大筆的攫取道德值,在靈境的判斷中,慈善是不分國界的。而東南亞那些小國也很樂意爲他們開綠燈,只要捐錢,幹什麼都配合。”

“雖然賺到的錢大半都要捐出去,彌補道德值的損耗,但仍是一筆好買賣。另外,靈能會也會在國外做一些善事,殺一殺罪犯,匡扶一下正義,只要用心,掙道德值的方式還是很多的。只不過功德都在國外罷了。”

“不只是靈能會,很多邪惡組織、民間組織都會這麼做,不是什麼新鮮事兒。”

一番交談下來,張元清對南明分部的情況有了較爲詳細的認知。

正聊着,一位女職員匆匆推開會客室的磨砂玻璃門,面帶惶恐道:

“隊長,老大剛剛失聯了,有人屏蔽了他的信號,他需要支援。”

第684章 強勢第881章 偷家第749章 狸花貓第785章 合作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40章 巫蠱師第697章 催眠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1007章 輔助第392章 意想不到的敵人第780章 苦修第473章 開棺第942章 半神會議第643章 劍氣滿乾坤第253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結第578章 搶錢第124章 格鬥課第787章 血菩薩第135章 大決戰(5000)第41章 禍水東引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730章 獎勵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802章 執念第289章 降臨現實第362章 給垃圾擦屁股第216章 懸賞榜更新第124章 格鬥課第181章 收屍第940章 質問第310章 引蛇出洞第684章 強勢第722章 魔祖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236章 失語村攻略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169章 驚險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696章 間諜第583章 前夕第701章 行動第333章 萬人迷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158章 殺人誅心第188章 土地公第188章 土地公第352章 海底第882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第907章 擊殺Boss(7000)第596章 新的規則類道具第903章 壁畫第899章 激鬥第992章 淨化第635章 通告第697章 催眠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262章 元始天尊:抱歉,東西落這裡了請個假第537章 非樂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869章 靈僕第546章 擊敗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260章 伏魔杵第639章 呸!第397章 收穫不小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890章 見人第776章 半神齊至第341章 魔眼的詛咒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610章 欲擒故縱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307章 報復第726章 一個不留第417章 商場偶遇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9章 靈境第473章 開棺第58章 新娘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656章 招納第176章 捷報第4章 詭異降臨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262章 元始天尊:抱歉,東西落這裡了第176章 捷報
第684章 強勢第881章 偷家第749章 狸花貓第785章 合作第1010章 陳元均的震撼第40章 巫蠱師第697章 催眠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1007章 輔助第392章 意想不到的敵人第780章 苦修第473章 開棺第942章 半神會議第643章 劍氣滿乾坤第253章 元始天尊:官方行者,到此集結第578章 搶錢第124章 格鬥課第787章 血菩薩第135章 大決戰(5000)第41章 禍水東引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730章 獎勵第818章 破碎的檔案第887章 通關獎勵第389章 陰姬的邀請第802章 執念第289章 降臨現實第362章 給垃圾擦屁股第216章 懸賞榜更新第124章 格鬥課第181章 收屍第940章 質問第310章 引蛇出洞第684章 強勢第722章 魔祖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288章 無事獻殷勤第112章 坑爹道具第236章 失語村攻略第951章 原始之神的子嗣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169章 驚險第989章 坍塌的人際關係第830章 太爺的地下室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696章 間諜第583章 前夕第701章 行動第333章 萬人迷第144章 關於靈境的猜測(求月票)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158章 殺人誅心第188章 土地公第188章 土地公第352章 海底第882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第907章 擊殺Boss(7000)第596章 新的規則類道具第903章 壁畫第899章 激鬥第992章 淨化第635章 通告第697章 催眠第671章 不講武德第262章 元始天尊:抱歉,東西落這裡了請個假第537章 非樂第427章 關於靈境的思考第927章 驕傲的天鵝第869章 靈僕第546章 擊敗第237章 攻略風波第260章 伏魔杵第639章 呸!第397章 收穫不小第642章 傅青陽迴歸第42章 三道山娘娘第527章 請大師懺悔第890章 見人第776章 半神齊至第341章 魔眼的詛咒第595章 精神損失費第558章 家族反骨仔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610章 欲擒故縱第706章 故事背景第307章 報復第726章 一個不留第417章 商場偶遇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9章 靈境第473章 開棺第58章 新娘第735章 潘神迷宮第656章 招納第176章 捷報第4章 詭異降臨第159章 我是守序職業第262章 元始天尊:抱歉,東西落這裡了第176章 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