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查無此人

鈴聲響了片刻,安妮遲遲沒有出來開門,張元清便走出臥室,親自打開防盜門。

門外站着一個七八歲的男孩,眼睛很大,五官秀氣,是個頗爲可愛的男孩。

這是房東家的孩子。

他右手拎着一個食盒, 左手抱着鋁罐子,罐子上寫着“鐵觀音”三個字。

“叔叔好!”小男孩禮貌的叫道。

“是哥哥不是叔叔,重新叫一遍。”張元清糾正道。

“哥哥好!”小男孩的識時務讓張元清頗爲欣賞,他滿意點頭,問道:

“什麼事?”

小男孩低頭看一眼食盒,脆生生道:“下午茶,媽媽讓我送過來的, 還有茶葉。”

張元清讓開路,“進來吧。”

他引着小男孩入內,接過食盒放在茶几上,打開蓋子,雙層食盒裡放着一碟糕點,一碟醬紅色的糯米丸子。

“湯圓嗎?”

“不是, 是糖不甩。”

糖不甩是什麼東西?張元清一邊把糕點、糖不甩取出, 一邊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曹超,英文名叫羅賓。”小男孩說。

?張元清愣了一下, 半晌憋出一句話:“好名字, 嗯, 我說的是中文名,名字是誰取的。”

“爸爸。”

“你爸是不是喜歡看三國演義啊。”

“你怎麼知道。”曹超小臉佈滿驚訝。

我還知道伱爸一定很喜歡曹操, 希望他欣賞的是曹操的雄才偉略,不是xp張元清用筷子夾了一枚“湯圓”品嚐,只覺得酥滑香軟、甜而不膩,紅糖的清甜和糯米的香味在味蕾間迴盪。

意外的好吃。

他又打開鋁罐聞了聞,茶香味撲鼻, 鐵觀音的品質還不錯。

這應該是房東太太的回禮, 畢竟新房客給錢給的太痛快了,直接交了半年的房租,外加三個月的押金,整整五萬的聯邦幣。

這時,張元清看見名叫“曹超”的小男孩目光落在玻璃盤裡的昂貴零食,悄悄吞了口唾沫。

零食是安妮在超市裡買的。

“想吃隨便拿。”張元清說。

“媽媽不讓吃零食,會捱揍的。”曹超垂涎欲滴的搖頭。

“哦,那就別吃了。”張元清也不是強人所難的人。

“我也不是很怕媽媽的揍。”小男孩遵從心的意願,伸手抓了一把零食。

他站在茶几邊,挺着小肚子,專心致志的開吃,張元清趁機向小屁孩打探房東一家的情況。

曹超的父親叫曹慶,祖籍煲湯省的,小時候跟着父母移民到自由聯邦,開小飯館營生。兩代人幾十年的經營,如今在唐人街擁有六家連鎖餐館、兩家小吃店,同時還是擁有六套房的大房東。

房東太太叫楊秀娟,她嫁給曹慶時, 家裡只有兩個餐館, 那年代唐人街治安不太好, 經常碰到吃霸王餐的尼哥, 索賄的執法人員,還有當地華人幫派的刁難。

複雜混亂的治安環境讓楊秀娟養出了極度暴躁的脾氣,不兇悍日子根本過不下去。

“每次爸爸和媽媽吵架,爸爸都會罵媽媽是母老虎,然後媽媽就會揍他。姐姐有時候也會喊媽媽母老虎,媽媽就揍她。只有我從來不會喊媽媽母老虎,因爲我怕捱揍。”曹超爲了點零食,把家人信息賣個精光。

“可你剛纔說了三次母老虎。”張元清一針見血的指出。

小男孩臉色一變,嘴裡的零食瞬間不香了。

“我不會告訴你媽媽的,再說說你姐。”張元清說。

小男孩頓時放心,嘴裡的零食又變得有滋有味,他倉鼠一樣啃着裹了巧克力的堅果,說起了愛打架的姐姐。

在曹超眼裡,姐姐是不折不扣的大魔頭,喜怒無常,搶他零食、玩具,還喜歡揍他,而原因僅僅是看他不爽。

打弟要趁早,你姐倒是有覺悟.張元清總算明白這孩子小小年紀便求生欲爆棚的原因,有一個脾氣暴躁的母親,一個愛打人的姐姐,但凡求生欲差點,早就幼年夭折了。

“姐姐還會魔法,所以我也不敢反抗她。”曹超心有餘悸的說。

“魔法?”張元清心裡一動,故意說道:“那都是騙孩子的。”

“不是!”被質疑的小男孩皺起淺淺的眉頭,大聲說:“她給我看過的,她能放電,跟皮卡丘一樣。”

說着,他雙手握拳,拉屎一般的憋勁,吼道:“十萬伏特!”

張元清感應着曹超的情緒,沒有撒謊,說的都是真話。

也就是說,那個叫曹倩秀的小姑娘是個雷法師?呃,難怪暴躁且愛打架,我記得雷法師的特性就是暴躁、易怒,以及公正,嗯,相對公正,所以雷法師在天罰把控着檢察官職責張元清念頭轉動,又問道:

“那你媽和你爸打架的時候,有沒有釋放十萬伏特?”

小男孩搖了搖頭。

也是,一般來說,全家都是靈境行者的概率極小,不可能那麼巧,也不一定,如果這家人都是靈境行者的話,掙下這份家業就很好理解了張元清想了想,又問道:

“你爸媽是不是每個月都會有幾天不在家啊。”

“你怎麼知道?”小男孩詫異道。

這個哥哥真厲害,不但知道爸爸愛看三國演義,還知道爸媽經常會不在家。

他有些害怕,懷疑自己昨晚尿牀的事也給人家知道了。

張元清抓了把零食塞小男孩口袋裡,“我胡亂猜的,今天說的話不要告訴任何人,如果你做到了,以後可以來我家隨便吃零食。你先回家吧,盒子和碟吃完我會送回來。”

щщщ ¸тTk an ¸C〇

“嗯!”曹超開心的點頭,風風火火的衝出臥室。

目送小男孩離開,張元清又吃了兩枚糖不甩,安妮才從浴室裡出來,身上裹着浴巾,腦袋包着頭巾,幾縷金子般的秀髮垂落,彰顯着成熟和慵懶的風韻。

浴巾包裹着沉甸甸的胸脯,雪膩溝壑深不見底,浴巾下襬到大腿位置,兩條美腿又長又直,圓潤勻稱,白的彷彿凝着牛奶。

“啊,教主您吃什麼呢,安妮有份嗎。”金髮美人喜滋滋的湊過來,一副被美食吸引,無暇更換着裝的姿態。

張元清便把筷子遞過去。

安妮略顯笨拙的使用筷子,夾起一枚“湯圓”塞進小嘴,清甜軟濡的口感讓她眼睛一亮:

“這是什麼?”

“你就當是湯圓吧。”

“湯圓是什麼?”

“不用管了,吃吧”張元清拿起一塊糕點吃起來,“我剛纔打探到,房東一家都是靈境行者,你說巧不巧?”

嚼着糯米糰子的安妮驚愕的瞪大美眸,旋即沉下臉:“他們可能是官方的人,或官方的線人,也有可能是散修組織的成員,咱們要不要換地方?”

張元清沉吟一下,搖頭道:“不用,當做不知道就好。先觀察一下,嘗試獲取房東一家人的好感,沒準以後用得到他們呢。”

安妮“哦”一聲,又夾起一枚糖甩子,不小心沒夾穩,啪嗒一聲,糰子掉進去了胸前的溝壑深處。

安妮連忙看向張元清,委屈道:“掉,掉進去了.”

張元清看一眼白膩胸口沾染的紅糖,沒好氣道:“跟我說幹嘛,你還想讓我幫忙拿出來?”

“.我馬上去洗洗。”安妮倉促起身走向浴室,背對着張元清時,撇了撇嘴。

哼,她好像忘記我是幻術師了,故意把糰子丟胸裡勾引我,可笑,我是那麼好勾引的嗎張元清望着安妮圓滾滾的臀,艱難的挪開目光。

愛慾職業的“完美身材”、“魅惑”對一個成年男性有致命的誘惑,就像老鼠看見大米,香菸遇到火柴。

曹超兩手空空的回到隔壁301室,嗷嘮一聲:“媽,我去房間啦。隔壁的哥哥說吃完了就把碗送回來。”

飛奔向自己的房間。

房東太太健步追趕,一把扯住小兒子的後領:“兜裡塞的什麼?”

“沒什麼!”曹超忙用小手護住。

“塞的這麼鼓,當老孃眼瞎?”房東太太二話不說,俯身抓起兒子的腳踝,倒立拎起,抖一抖。

褲兜裡的巧克力、牛奶糖、果脯、曲起餅乾嘩啦啦的掉落。

“哥哥硬塞給我的,我都說不要。”曹超求生欲很強的甩鍋。

“挺有錢的嘛。”房東太太瞅了幾眼,把零食收攏起來,“沒收了。”

曹超強顏歡笑:“好的,都給媽媽吃。”

然後給餐桌邊享用下午茶的爸爸投去一個弱小無助又可憐的表情。

曹慶是個身高普通的中年人,微微發福,有着小小的肚腩,五官端正,乍一看很沉穩很有威嚴,眉眼間偶爾流露出精明油滑。

髮際線不高,但髮量有些稀疏,梳着八九十年代流行的油頭,穿着也很普通,灰褲黑T恤搭配一雙人字拖,完全看不出是連鎖餐館的老闆。

曹慶沒有理會兒子的求助,一邊喝着茶,一邊說道:

“閨女說403的新房客是一對情侶,女的還是洋妞?感覺怎麼樣,靠譜嗎,一次性付了半年的房費,還給三個月押金,世上沒這麼蠢的人吧,可別被人家套路了,住上半年變成偷房族怎麼辦。”

“我看人比你準!”房東太太回嗆一句,說:“小男生是鬆海大學畢業的,洋妞是外語老師,我看學歷都很可以,讓他倆給閨女輔導一下作業怎麼樣?請家教太貴了。”

曹慶呵一聲,搖頭道:“再看看吧。”

次日清晨。

張元清起牀洗漱,坐在餐桌邊吃着安妮精心準備的愛心早餐,吐司、牛奶、荷包蛋、培根、香腸。

都是高熱量食品。

張元清其實更想吃小籠包、油條和豆漿,但念在安妮大清早的起牀忙活,辛辛苦苦,好歹費了一番精力,便不潑她涼水了。

吃過早餐,張元清打車前往陳淑工作的公司。

陳淑早年在大公司上班,積累到一定經驗後,就辭職出國,找了幾個合夥人,幹起了外貿,自己當老闆。

那家外貿公司在新約港,與自由女神像很近。

新約港是自由聯邦最大的港口,半個世紀前,吞吐量就達到億噸級,近年來貨運量更是連續破紀錄。

正是新約港和曼島的金融街,成就了新約郡這座世界級的大都市。

兩人乘坐渡輪橫跨海域,踏上了海神教會總部——新約港。

陳淑的公司叫“聯華貿易”,張元清和安妮按着導航,在一棟陳舊的寫字樓裡找到了這家公司。

前臺是一位妝容精緻,但容貌頂多清秀的華裔。

張元清徑直上前,用中文說道:“你好,我找陳淑,是你們這裡的總經理。”

前臺姑娘臉上笑容剛泛起,聞言,猛地一愣:“不好意思先生,我們的總經理不叫陳淑。”

不叫陳淑?張元清皺皺眉頭:“那可能是職位變更了,我找陳淑,是你們公司的股東之一,你能幫我查查嗎。”

前臺姑娘搖頭:“很抱歉,如果您認識我們公司的股東,可以打電話通知她.”

話音未落,張元清不耐煩的說道:“給我查!”

他深褐色的瞳孔變得透明,語言彷彿蘊含了讓人服從的魔力。

前臺姑娘泛起惶恐和服從的情緒,結結巴巴道:“您,您稍等”

她俯身敲擊鍵盤,俄頃,擡起頭來,表情畏懼又無奈:

“抱歉,我們公司沒有這個人。”

沒有這個人,老子拳頭硬了張元清咬了咬牙,心說我真是豬油蒙了心,居然相信陳淑,那老女人嘴裡沒一句真話。

兩人只好原路返回,渡輪上,張元清低聲道:

“安妮,你給比爾先生做助理的時候,有沒有見過我媽?”

比爾先生和安妮是知道他真名的,更知道陳淑是他媽。

安妮搖搖頭:“我是去年年末服務比爾先生的,他是個不錯的老闆,不好女色,我只要做好本職工作就行。”

張元清深吸一口氣,“你打電話問一下比爾先生.算了,別問了,比爾和我媽是合作伙伴,他倆一夥的。”

他更要暗中觀察陳淑了。

這次來新約郡,一定讓那個謎語媽脫掉僞裝,原形畢露。

乘坐渡輪返回曼島,張元清前方“彩旗銀行”,往獵人公會發放的銀行卡里存了五十萬聯邦幣。

然後他打開賞金獵人app,進入後臺,選擇懸賞任務:

#魔君在自由聯邦的情人彙總#

任務詳情:買家希望提供魔君情人的基礎資料,包括但不限家世、職位、組織、等級、照片,以及與魔君交往的詳細事蹟。

賞金獵人接任務需要考覈、積分和等級,但懸賞任務沒有任何限制,這年頭,送錢的客戶永遠是爸爸,誰會給爸爸設門檻呢。

張元清來自由聯邦的另一個目的:尋找魔君心愛的情人,收集地圖碎片。

希望魔君的情人裡沒有那位天罰首席執行官,不然我只能放棄收集碎片,並給魔君跪下,真心實意喊一聲:666。

張元清在心裡祈禱。

兩人打車返回唐人街,安妮嘴饞路邊的小吃,拉着張元清去買了一籠灌湯包。

回家的時候,恰好看見房東家的小兒子曹超,抱着一隻籃球在路邊玩耍。

就在這時,轟鳴的馬達聲傳來,四輛摩托車在人流擁擠的街道飛馳,其中一輛摩托車有目的性的靠近曹超,忽然減速,車上的騎手擡腳一踢,把小男孩踢翻在地。

幾名騎手鬨笑起來,迅速遠去。

籃球滾啊滾,滾到路中心。

曹超大急,忙起身去撿。

路邊的張元清眉頭一皺,他感應出那名騎手是故意的,情緒裡夾雜着報復、快意,還有赤裸裸惡意。

“嘟嘟~”一輛黑色的轎車快速駛來,突然冒出來的小孩讓司機猝不及防,瘋狂按喇叭。

曹超渾身一抖,嚇傻在原地。

遠處,買小吃的攤位前,一個長髮少女尖聲叫道:“曹超,回來”

她丟掉手裡的吃食,瘋一般的衝上來,但距離太遠,根本來不及救人。

就在她絕望之際,忽然看見了一道人影躥過,竟搶在黑色轎車之前,撈起曹超,並迅速後退。

飛馳的車子與他擦身而過。

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292章 慶功會開單章傾訴一下第53章 破局之法卷尾總結+請假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741章 落地成盒第1020章 後記(一)第1002章 拖延時間第559章 天罰的貴客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174章 苦肉計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457章 交流第892章 不良帥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523章 大棋手第740章 連環關卡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847章 兩處難關第89章 止殺宮的聯絡第896章 蜀山南苑第119章 解救人質第602章 B級副本第349章 S級副本——啓航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768章 誰的手筆?第559章 天罰的貴客第486章 殺人第378章 生死狀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681章 投名狀第49章 絕境?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892章 不良帥第335章 無題第632章 佛陀睜眼第564章 失蹤第11章 BUG級靈境第653章 租房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646章 意料之中的變故第168章 偶遇第849章 不退第153章 救人(爲“宅菜”加更)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32章 大事件第446章 元始獻寶第375章 校園怪談第54章 終於死了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443章 殺人兇手孫淼淼第283章 可怕的注視第83章 心疼哥哥第746章 困局第196章 S級副本?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640章 太陰迴歸第466章 傅雪的動搖第944章 速殺第785章 合作第302章 美神協會的邀請第785章 合作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622章 退休教師第702章 雙殺第836章 求救電話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984章 不恥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848章 副本的暗示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293章 傅青陽迴歸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1014章 回家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845章 刺殺第679章 入職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575章 方氏採沙場第30章 斬殺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11章 BUG級靈境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708章 線索第764章 反擊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184章 入場
第778章 五行歸一第292章 慶功會開單章傾訴一下第53章 破局之法卷尾總結+請假第454章 主修秘法第741章 落地成盒第1020章 後記(一)第1002章 拖延時間第559章 天罰的貴客第932章 各自的努力第174章 苦肉計第526章 元始天尊的社交能力第457章 交流第892章 不良帥第63章 錯綜複雜的內幕第523章 大棋手第740章 連環關卡第987章 不得不面對的情債第847章 兩處難關第89章 止殺宮的聯絡第896章 蜀山南苑第119章 解救人質第602章 B級副本第349章 S級副本——啓航第886章 可憐白髮生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212章 終極之戰(二)第768章 誰的手筆?第559章 天罰的貴客第486章 殺人第378章 生死狀第978章 星辰之主第681章 投名狀第49章 絕境?第249章 積分榜變更第892章 不良帥第335章 無題第632章 佛陀睜眼第564章 失蹤第11章 BUG級靈境第653章 租房第687章 夢中殺人第363章 總部來人第646章 意料之中的變故第168章 偶遇第849章 不退第153章 救人(爲“宅菜”加更)第853章 舞蹈團的正確用法第32章 大事件第446章 元始獻寶第375章 校園怪談第54章 終於死了第182章 強大的陰屍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443章 殺人兇手孫淼淼第283章 可怕的注視第83章 心疼哥哥第746章 困局第196章 S級副本?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640章 太陰迴歸第466章 傅雪的動搖第944章 速殺第785章 合作第302章 美神協會的邀請第785章 合作第541章 機關城滅亡的始末第622章 退休教師第702章 雙殺第836章 求救電話第55章 (感謝“_white_”的白銀盟)第984章 不恥第947章 小愛神之弓第573章 勾結邪惡職業第848章 副本的暗示第504章 故人來電第293章 傅青陽迴歸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715章 豐厚獎勵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1014章 回家第637章 一號審判庭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370章 小姨是樂師?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361章 迴歸現實第845章 刺殺第679章 入職第151章 懲惡揚善魔眼天王第575章 方氏採沙場第30章 斬殺第668章 攤上大事第11章 BUG級靈境第941章 機智的錢公子第708章 線索第764章 反擊第16章 未曾探索之地第184章 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