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棋子

難怪我的敵人會是伊川美,我就覺得不合理,原來隊伍裡還有一位山神,官方的六級山神數量不多也不少,這位是誰?

張元清又高興又遺憾。

高興是六級的山神出了名的耐操,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遺憾是山神雖然耐操,但輸出和敏捷是守序五大主流職業裡偏弱的。

不過,如今看來,伊川美才是那個匹配到了困難模式的倒黴蛋,五支押鏢的隊伍,六名守序行者,只有黃旗鏢局裡藏着兩名守序。

這也可以理解,畢竟天尊老爺還沒發育好,只是區區四級,無法單槍匹馬征服六級的妖女。

需要兩槓槍才行。

“我是誰?在你死之前,我會告訴你的。”

陳血刀翻轉刀身,往地面一柱。

“叮!”

刀尖磕在青石臺階,土黃色的光暈漣漪般擴散,覆蓋全場。

剎那間,可怕的重壓從天而降,大地引力強盛了無數倍。

身體脆弱的伊川美直接跌坐於地,胸口的刀傷撕裂,大股大股的鮮血涌出。

“砰砰,砰砰”

張元清聽見心臟劇烈跳動,來對抗重壓下的供血不足。

他的小腿肚痙攣,肩膀劇烈顫抖,身上彷彿壓了一座大山,屋檐下的陳血刀在他眼裡,宛如主宰,不可戰勝,不可對抗。

這一方面是等級壓制,另一方面是山神的領域裡,陳血刀就是無敵的。

就在張元清打算取出后土靴,抵擋山神的壓力時,忽覺身體一輕,重力消失了。

陳血刀沉聲道:

“她離不開我的領域,一起動手,磨死她。”

磨死他,這是土怪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也是他們常用的戰術,作爲耐力第一,防禦第一的職業,土怪擁有磨死任何職業的底氣。

言罷,他擡起掌心,對準伊川美。

一縷縷土靈之力從地面升起,凝成一根根高速旋轉的石錐,四面八方的圍住伊川美。

陳血刀驟然握緊手掌,高速旋轉的石錐暴雨般激射。

張元清召喚出疾風者手套,毫不猶豫的甩出兩道風刃。

伊川美的髮絲“嘭”的炸開,化爲一根根黑色藤蔓,於頭頂盤繞,結成一面木盾。

這是她收集的獸王道具,叫“樹妖的頭髮”。

“篤篤篤”

石錐嵌入木盾表面,風刃斬出深深痕跡,都未能穿透。

藤蔓盤成的盾牌旋即散開,萬條絲絛般的沿着地面爬行,蔓延整座小院。

“你的領域雖然厲害,但五行相剋的屬性,可以輕易做到以弱勝強,封伱的土屬靈力並不難。”伊川美伏在地面,大口喘息。

這些藤蔓覆蓋地面,生出根莖,牢牢壓住土靈。

讓陳血刀再無法肆意的凝土爲兵。

同時,藤蔓沿着陳血刀的腳腕攀爬,將他捆綁纏繞。

就在伊川美全力控制陳血刀時,一道夢幻般的星光自她身後升起。

張元清手裡握着一把三十釐米長的大口徑手炮,槍口瞄準伊川美的腦袋,扣動了扳機。

“噼啪~”

槍口電弧跳躍,淡紫色的雷球瘋狂凝聚。

“啊!!”

伊川美昂起白皙秀美的脖頸,發出尖銳的叫聲。

精神打擊。

當是時,張元清眉心亮起深藍色的光芒,繪成一張桀驁不馴,永不屈服的臉譜,豁免了這次精神攻擊。

球狀閃電凝聚完成,衝出槍管。

亮紫色的球狀閃電斜斜打在伊川美身側,只聽“轟”的巨響,地面炸開一道深坑,焦黑的土塊濺射,覆蓋在那片區域的藤蔓化作灰燼。

伊川美被狂暴的衝擊波掀飛出去,她的左腿齊膝而斷,半邊身體焦黑中透着嫩紅。

僅僅是球狀閃電爆炸的衝擊波,就要了她半條命。

我瞄準的是她腦袋,打偏了張元清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有什麼力量影響了他的準頭,讓他把球狀閃電射空了。

“是祈福”被藤蔓捆綁的陳血刀受到精神打擊的影響,鼻腔流淌出溫熱的鮮血,他的身軀化作流沙,從藤蔓縫隙間流走。

流沙重新凝聚成人形,陳血刀拎着長刀,邁着沉重的步伐奔向半身焦黑的伊川美。

藤蔓只是稍稍限制了他,談不上壓制,能在山神的領域裡壓制山神的,必然是更高級的山神。

伊川美大口大口的喘息,忌憚的盯着元始天尊手裡的紫雷炮,眼裡滿是劫後餘生的慶幸和後怕,以及一絲絲病態的快感。

如她所料,元始天尊果然身懷異寶,他手裡這件道具,殺傷力之強堪稱恐怖。

望着大步奔來的陳血刀,伊川美再次昂起頭,發出淒厲的尖嘯。

三次豁免用盡,張元清悶哼一聲,額頭彷彿被人用木棍狠狠敲了一下,猛的後仰,鼻端噴出兩條血龍。

陳血刀身子一晃,鼻腔涌出溫熱的鮮血,但他沒有像張元清那樣反應激烈,依舊奔向伊川美。

土怪擁有可怕的耐力,這也體現在對痛苦的承受能力上。

咚咚咚.陳血刀邁着沉重的步伐,奔向伊川美。

伊川美持續性的尖叫,施展連續精神打擊,同時操縱着藤蔓,紛紛揚起,一部分纏繞陳血刀的腳踝,一部分盤成木盾。

這有效的阻攔了本就不靈活的山神。

見狀,張元清沒有猶豫的取出山神權杖,輕輕往地面一敲,頂部的碧綠寶石綻放光明。

院子裡的事物染上一層翠綠的光芒,沐浴其中的藤蔓紛紛異變,不再攻擊陳血刀,也不再形成木盾,觸腕般的胡亂舞動。

它們失控了。

又是一件高品質的聖者境道具伊川美看到這一幕,心裡如積鬱壘。

陳血刀七竅溢血,步伐卻不受絲毫影響,沒了藤蔓的阻礙,他刀身爆起一層黃光,變得無比厚重,奮力斬下。

伊川美艱難的擡起手,抓出一塊土質的小盾,往前一推。

土質小盾轟然爆碎,這件聖者品質的防禦道具,甚至擋不住陳血刀一擊。

但伊川美藉助道具製造的喘息之機,奮力翻滾。

“轟!”

裹着黃光的刀身在地面砸出誇張的坑窪。

另一邊,張元清收起山神權杖,強忍着靈魂崩潰的劇痛,瞳孔浮現星光。

他開啓藍色臉譜,獲得耐力加成,抵消在一次次精神打擊下,瀕臨崩潰的靈魂。

接着,讓疾風者手套“嗚”的鼓盪起一陣狂風。

而後,他朝着左前方三米外,揮出了風刃。

“噗!”

風刃斬中了實體,伊川美的身形浮現,而原本的她,如泡沫般消散。

伊川美驚愕低頭,胸腹被斬出一道看見內臟的傷痕。

張元清利用星相術的“推演”,順利制定出利用風的反饋定位真正敵人,有效規避幻術,殺傷敵人的計劃。

接二連三遭受創傷,伊川美幾乎處於瀕死邊緣。

她快速從物品欄抓出一枚碧綠扳指套上,瞳孔浮現漩渦。

“噗!”

也就是這時候,陳血刀趕至,鋒利的刀刃將她一分爲二。

但屍體沒有流出血液,而是變成了兩個伊川美。

這兩個伊川美迅速膨脹,化作五米高的巨人,冷冷的俯瞰元始天尊和陳血刀。

“艹,又是夢境!”張元清爆了聲粗口。

“你倆都要死!”

兩個伊川美居高臨下,憤怒的發出死亡宣言。

儘管是受虐狂,但被逼到這種境地,她還是會憤怒的。

“你殺不死我。”

陳血刀表情不變,身軀騰起一股厚重的黃光,護住靈魂。

山神領域,是他這個階段的核心技能,戰力的增幅也包括靈魂層面。

儘管夢境中不可能戰勝掌夢使,但能立於不敗之地。

陳血刀走到張元清身旁,擡起手掌,掌心多了一道漆黑的漩渦。

他把漩渦輕輕拋出。 “呼!”

漩渦霍然膨脹,形成一道直徑三米的巨大黑洞,渦旋滾滾。

這是他脫離夢境的道路。

“想走?哪有這麼容易。”兩個伊川美同時冷笑:“陳血刀,你剛纔能離開夢境,那是因爲我不在你的夢中。”

伸手一按,漩渦立刻崩解。

張元清見狀,皺眉道:

“義父,有沒有辦法剋制她的夢境能力?”

“夢境是掌夢使的核心技能,那麼容易剋制的話,掌夢使早就被屠戮殆盡了。當然,他們也有缺點,人數越多,等級越高,拉入夢境的難度越高。”陳血刀語氣平淡,即便身陷夢境,他也絲毫不慌,透着一股子的沉穩:

“記住,每一個職業的核心技能,都是相當棘手的,她雖然處在下風,但仍有絕地反擊的機會,不能大意。

“另外,別叫我義父了。”

張元清點頭:“好的義父。”

陳血刀看他一眼:“我忽然明白傅青陽喜歡你的原因了。”

結束話題,他望向巨人般的伊川美,“你是夢境主宰,夢境裡無人能敵,可你也殺不死我,確定要和我打消耗戰?”

他在現實中鎮壓了伊川美,伊川美則將他困在了夢境中。

雙方陷入僵持。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棺材裡的兇物甦醒是有時間限制的,等到了天亮,它就會繼續沉睡。”陳血刀說道:

“而天亮之後,你的掌夢使技能會被封印,死路一條。”

“我是殺不死你,但可以解決元始天尊。”兩個伊川美召喚出了火箭筒,瞄準了張元清。

陳血刀平靜道:

“你早該這麼幹,優先解決元始天尊,再做支線任務的話,或許能贏。知道我什麼時候猜到你身份的嗎。”

伊川美目光從元始天尊身上挪開,凝視着他:

“什麼時候?”

陳血刀不動聲色的將元始天尊擋在身後,“楊朔和王平樂死的時候。”

張元清藏在義父身後,聽到這話,忍不住看一眼他的後腦勺。

楊朔和王平樂的死,難道另有玄機?

陳血刀緩緩道:

“他們和張虎趙馬一樣,都是斥候。

“如果我沒猜錯,棺材裡的兇物,應該只需要斥候的血肉吧,所以昨晚遇到危險的不是我和元始天尊,而是楊朔、王平樂。”

伊川美沉默一下,呵道:

“分析的不錯。”

陳血刀繼續道:

“還有更不錯的,我早就試探出林辭的身份了,今早留下他和卓沛然談話,卓沛然能察覺到四名遇害者都是斥候,而林辭卻沒有這方面的聯想。

“我就明白了,他不清楚鏢師們的職業,只有身爲總鏢頭的我才知道,於是我又想,林辭都不知道的情報,隊伍外的敵人是怎麼知道的?”

早就試探出我的身份.張元清猛的想起那天晚上,陳血刀建議他和陳薇“私奔”的掏心話。

以林辭對陳血刀的敬畏,我昨晚的反應確實有些不妥。

我應該跪下來懺悔,祈求義父原諒我睡了他女兒這件事。

至於陳血刀爲什麼會知道林辭和陳薇的“姦情”,張元清認爲是靈境給予的信息。

根據陳血刀的這番話推測,靈境給三人的信息是不一樣的,身爲林辭的自己,得到的信息估計最少的。

伊川美哼道:

“就不能是我在夢境中試探出來的?”

陳血刀搖頭:“你當時並不能確定誰是靈境行者.”

張元清打斷道:“不,她當時已經懷疑我了。”

陳血刀皺了皺眉,默默讓開身體。

張元清忙道:“義父,您繼續說。”

陳血刀便又站了回去,“雖然你懷疑了林辭,但你不知道他是元始天尊,六級的星官可不好欺負,保險起見,先做支線任務更加穩妥。”

伊川美被說中了想法,沒有說話。

陳血刀道:“不能挨個入夢試探,就更不難捱個打聽,那如何不動聲色的試探出鏢師們的職業?”

“操練他們!”張元清靈光一閃。

那天從勾欄回來,陳薇假借賭氣名義,大肆操練鏢師。

就是那時候,她摸清楚了鏢師們的職業。

陳血刀“嗯”了一聲。

伊川美淡淡道:

“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爲什麼不直接動手!”

陳血刀給出理由,“坐山觀虎鬥,伺機偷襲,不是更好?”

張元清和伊川美一時無言。

後者輕哼一聲:

“老謀深算,我大概猜到你是誰了黃太極!”

黃太極,果然是他!張元清腦海中瞬間浮現一個嚴肅沉默的青年形象。

黃太極是官方四公子之一,中庭之主的重孫,官方大長老帝鴻的孫子。

他不像火公子那樣張揚強勢,不像錢公子那樣以德服人,不像花公子那樣風騷多情。

他非常低調,因此名氣最小。

但名氣小不代表弱,張元清看過這位黃公子打擂臺賽,講究一個“當敵爲正,以正勝敵”,基本沒有騷操作,穩打穩紮,平推敵人。

“是我,”黃太極點點頭,“需要我說一聲‘好久不見’嗎。”

同爲六級巔峰的人物,又是敵對勢力,黃太極和伊川美自然是相識的。

“我不喜歡你,因爲和你打架毫無樂趣。”伊川美冷冷的點評一句,接着擡起單兵火箭筒,“我確實耗不起,那便殺了元始天尊,清除掉一名敵人。黃太極,我們神劍山莊再會。”

其中一個伊川美消失,於張元清和黃太極身後出現。

“在夢境裡,你保不住他的。”兩個伊川美同時扣動扳機。

火箭彈激射而來,火光吞噬之前,張元清擡眸笑道:

“他不需要保護我,他只需要替我拖延時間。”

轟!

膨脹的火焰淹沒了兩人。

義莊,小院中。

銀瑤郡主站在師尊青睞的晚輩面前,青蔥玉指點在他眉心,一道充滿道韻的符籙印在額頭。

她屈指輕彈符籙。

啪!

符籙打入識海深處。

張元清睫毛微動,猛地睜開眼睛。

夜色沉沉,風停雨歇,義莊內的篝火已經熄滅,只剩一堆覆蓋白灰的紅炭。

千鈞一髮之際,郡主把他從夢境中拉了出來。

“謝了!郡主,你先退出義莊,別連你也陷入夢境。”

掌夢使的能力太難纏,銀瑤郡主需要充當喚醒使者。

說完,張元清快速看向不遠處的伊川美,幻術師和夜遊神一樣,死後靈魂也能長久維持,銀瑤郡主選擇第一時間救他,而不是殺死伊川美,是正確的選擇。

銀瑤郡主沒有走,而是望向了義莊裡,傳達出劇烈的精神波動:

“好像,出事了.”

正打算出手攻擊的張元清猛地扭頭,目光穿透黑暗,透過敞開的格子門,看見趙有財拎着一名鏢師,臉色發狠的站在黑棺前。

“哐當~”趙有財一腳踹開棺蓋,神色猙獰的咆哮道:

“義父,三姐是我的女人,她愛的一直是我,你寧願殺了她也不答應我們在一起。

“既然如此,有財只有與您玉石俱焚了。”

——正如張元清和黃太極所料,棺蓋在晚上是可以打開的。

說罷,將手裡的斥候鏢師丟入棺材內部。

這個時候,黃太極和伊川美同時退出夢境,睜開了眼睛。

前者聽到趙有財的話,表情一沉,後者身受重創,卻發出暢快的嬌笑聲:

“元始天尊,你當我和趙有財上牀只是發泄慾望?

“副本給了這麼複雜的人際關係,就是在暗示我好好利用,鏢局隊伍是你們的,但也可以是我的。

“我早已在他識海里種入了憤怒、悲觀和玉石俱焚的種子。

“只等着時機來臨,用上這枚棋子。”

卑鄙無恥,玩戰術的就是心臟!張元清臉色凝重。

“啊!!”

義莊內響起那名斥候的慘叫聲。

旋即,一陣可怕的咀嚼聲清晰的傳入三人一屍耳裡。

磅礴可怕的陰氣自義莊內涌出,裹挾着陰冷的溼氣。

夜空再次飄起大雨。

第418章 一石二鳥第130章 團滅危機第213章 完了(6000)第285章 申公豹第264章 下半場第653章 租房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434章 咕嚕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940章 質問第698章 邪惡陣營的聚會第489章 觀星術第174章 苦肉計第607章 逃脫第307章 報復第405章 千鶴組的秘密第955章 驚嚇第187章 憎惡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854章 神銳軍劇情線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835章 重聽魔君音頻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70章 衝突第757章 熟人局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268章 遺失之城第766章 悲傷的眼淚第714章 夜話第659章 獵殺第648章 驚悚信息第340章 真相第354章 流氓盤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322章 金輝市第775章 大廈將傾第220章 削福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973章 問答第834章 探究種子的培育之法第138章 擊殺boss第9章 靈境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1009章 兩處第553章 生意第19章 通話第897章 瑤光殿第665章 抓捕行動第14章 探索東院第187章 憎惡第983章 象徵性第950章 大祭司第36章 面談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946章 反制第788章 博物館二樓第114章 李顯宗第411章 傅青陽的操作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666章 尋找了一個世紀的男人第170章 交易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118章 誘人的樣子彙報一下身體狀況第272章 合力打boss第928章 美神遺物第114章 李顯宗第992章 淨化第520章 蠢貨第82章 魔君的留言(求首訂)第318章 惡意第925章 精靈之森第536章 廢墟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32章 大事件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264章 下半場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875章 請兩位赴死第780章 苦修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785章 合作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200章 對簿公堂第169章 驚險第5章 古廟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26章 潛逃第399章 故人往事第476章 棋子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15章 紅舞鞋
第418章 一石二鳥第130章 團滅危機第213章 完了(6000)第285章 申公豹第264章 下半場第653章 租房第815章 魔眼的計劃第257章 一樣的路徑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434章 咕嚕第166章 元始:我成間諜了?第62章 來自過去的談話第940章 質問第698章 邪惡陣營的聚會第489章 觀星術第174章 苦肉計第607章 逃脫第307章 報復第405章 千鶴組的秘密第955章 驚嚇第187章 憎惡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854章 神銳軍劇情線第281章 星斗五籤第835章 重聽魔君音頻第152章 血案和求助(5000)第70章 衝突第757章 熟人局第712章 船長的筆記第235章 結算獎勵第268章 遺失之城第766章 悲傷的眼淚第714章 夜話第659章 獵殺第648章 驚悚信息第340章 真相第354章 流氓盤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322章 金輝市第775章 大廈將傾第220章 削福第608章 藝術分成極高第973章 問答第834章 探究種子的培育之法第138章 擊殺boss第9章 靈境第568章 外出遊歷第703章 沉睡之棺第1009章 兩處第553章 生意第19章 通話第897章 瑤光殿第665章 抓捕行動第14章 探索東院第187章 憎惡第983章 象徵性第950章 大祭司第36章 面談第391章 宴會驚變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946章 反制第788章 博物館二樓第114章 李顯宗第411章 傅青陽的操作第905章 七星燈陣第666章 尋找了一個世紀的男人第170章 交易第162章 強大的夜遊神(5500)第118章 誘人的樣子彙報一下身體狀況第272章 合力打boss第928章 美神遺物第114章 李顯宗第992章 淨化第520章 蠢貨第82章 魔君的留言(求首訂)第318章 惡意第925章 精靈之森第536章 廢墟第376章 六天已過第32章 大事件第1005章 致命幻境第264章 下半場第366章 尋找小姨第875章 請兩位赴死第780章 苦修第759章 拖延時間第732章 古怪的任務第273章 破魔(兩章合一)第785章 合作第953章 太陽副本第200章 對簿公堂第169章 驚險第5章 古廟第132章 寡婦的觸發機制第26章 潛逃第399章 故人往事第476章 棋子第877章 臭棋簍子第15章 紅舞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