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

妙藤的念頭爆炸了,千頭萬緒,亂七八糟,與念頭一樣混亂的是情緒,激動、悲傷、歡喜、痛苦、思念酸甜苦辣,一股腦兒的涌上來。

魔君迴歸靈境快一年了,這一年裡,她假裝不在乎,假裝咬牙切齒,在長輩面前冷笑他死有餘辜。

可只有自己知道,她的思念沒有一天停止過,她的痛苦和悲傷沒有一天淡去。

她日日夜夜的思念着那個薄情寡義,卻又暗藏溫柔的負心漢。

淚水瞬間模糊眼眶,漫過臉頰,妙藤兒癡癡的凝視着熟悉的臉龐,哽咽道:

“你,你”

她本來想說,你不是死了嗎。

話到喉嚨卻卡住了,淚水流的更兇。

嘖嘖,好一個楚楚可憐,藤兒哭的時候,別有一番風韻啊,我嚴重懷疑魔君喜歡欺負她就是因爲這個牀邊的男人挑了挑眉,用獨有的嘶啞聲音說道:

“我沒有死,那只是迷惑世人的假象,這段時間我避風頭去了,蟄伏是爲了將來的一飛沖天,當我歸來之日,必已成至高之神,我會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他挑起妙藤兒尖尖的下頜,嘴角帶着邪魅狂狷的笑:

“比如伱!

“現在我回來了,怎麼樣,今時今日,再次被本大爺綁架,是什麼心情啊。”

他故意提及再次被綁架以加固魔君的身份。

張元清是知道魔君長相的,鬼新娘白蘭描摹過奪走小太陽的神秘人容貌,正是魔君。

果然,妙藤兒一聽,悲喜交織,咬着脣,淚如雨下:“我寧願當初從未遇見你,恨不得殺了你。”

她一邊哭着,一邊掙扎着坐起身,軟綿綿的撲到男人懷裡,抽抽噎噎的哭泣,嘴裡罵着“壞蛋”、“混賬”,但沒殺傷力,更像是柔弱女友在控訴壞蛋男友。

男人呵了一聲:“你還是這麼軟弱,除了哭什麼都不會。”

按照張元清的性格,這時候就會用甜言蜜語撩化女孩的心,讓她破涕爲笑,然後就是順理成章的以我之把柄,堵汝之漏洞。

但根據貓王音箱的音頻記錄,魔君對藤兒可不溫柔,像極了國外不良青年對待女友,一口一個小碧池,並沾沾自喜以爲愛稱。

時間有限,他沒有讓藤兒的悲傷發酵,道:“我沒時間看你在這裡哭鼻子,上次給你的地圖碎片呢,還給我吧。”

妙藤兒哭聲一頓,昂起頭,瞪眼道:“不給,那是你分給我的家產。除非,除非你把給陰姬的那部分拿回來。”

男人皺起眉頭,眼裡閃過不悅:“我不想說第二次。”

妙藤兒委屈的咬住脣瓣,“那,那你解開我的繩子,我取來給你。嗯,我好像中毒了,你幫我解了。”

男人“嗯”了一聲,扯斷捆綁在她身上的繩索,又從兜裡取出一管針劑,注入頸部靜脈。

幾秒後,妙藤兒的手腳恢復氣力,她直起腰,在牀上鴨子坐,“你送我的東西,我都有隨身攜帶.”

突然,她從物品欄裡抓出一把三寸長的木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釘入男人的胸膛。

溫熱的鮮血濺射,她順勢翻身滾到牀的另一邊,再次一抓,抓出一個小小盆栽,尖叫道:“外公救我!”

小樹苗微微搖曳,沒有任何變化。

妙藤兒一愣。

下一秒,房間內的景物如幻影般破碎。

妙藤兒茫然睜眼,燈光明亮,她躺在酒店的大牀房上,褐色的長髮在潔白的牀單上散開,如同盛放的花朵,手腳依舊被捆綁着,身體仍然痠軟無力。

剛纔的一切都是幻境!

唯一不變的是她眼裡的淚水。

“嘖嘖,你怎麼識破我身份的?”窗邊的人笑道:“我僞裝的應該還不錯。”

妙藤兒抽了抽鼻子,壓下幻境中帶出來的情緒,冷冷的看向窗邊。

那裡站着一個五官普通,滄桑暗藏的年輕人,赫然是魔君。

但妙藤兒知道,他不是!

“他是個很矛盾的,桀驁乖戾,但又溫柔善良,大多數時候,他對我都很不耐煩,但只要我哭,他就一定會哄我,即便哄的時候也很不耐煩。”妙藤兒冷笑道:

“你不是他,你只是個僞裝成他的卑劣小人。”

呃,原來魔君是那種對外說“在家我做主”,實則是個當老婆舔狗的男人?張元清表情微僵。

“太一門主和元帥說他死了,那就絕對不會錯.”妙藤兒眼裡閃過一抹痛楚,迅速收斂,盯着他,咬牙切齒道:

“你到底是誰,綁架我有什麼目的!”

“原來你也不是戀愛腦嘛。”張元清轉過身來,揚起手,笑眯眯道:“我確實不是魔君,至於綁架你,當然是接收他的遺產。”

燈光下,那隻手的食指,套着一枚銀質指環。

妙藤兒瞳孔倏然收縮,失聲尖叫:“你,你就是太一門在找的魔君傳人?!”

張元清摩挲着戒指,勾起笑容:“顯而易見!”

妙藤兒怔怔的看着他,清麗絕美的臉龐宛如雕塑,眼眶裡淚水滾滾,蘊含着如海潮般的悲傷。

魔君傳人的出現,那人迴歸靈境的證據又多了一個。

她沒奢望過魔君還活着,可這種反覆被戳刀子的感覺,太痛了。

“我剛纔說了,沒時間看你哭鼻子,把魔君給你的東西交出來吧。”張元清強調道:“那份地圖的碎片。”

妙藤兒眼裡閃過一抹決然:“你殺了我吧。”

張元清心裡“嘖”一聲,靈鈞說的沒錯,妙藤兒是外柔內剛的性子,看來等閒的威脅恐嚇是不管用了。

不過沒關係,他還有絕招。

於是他呵呵一笑:“殺你?我爲什麼要殺你,剛纔說了,我是來接收他遺產的,地圖碎片是遺產,你也是。”

妙藤兒臉色一變。

張元清踱步到牀邊,妙藤兒驚恐的挪到牀腳,但被他拎住白嫩的腳踝,一把拖了回來。

藍色百褶長裙在拖拽過程中,滑到了大腿根部,一雙修長玉腿在燈光下閃着瓷白的光澤,細膩的宛如象牙。

張元清把玩着細膩冰涼的腳踝,露出邪惡的笑容:“魔君的女人果然是極品,這手感,這皮膚,嘖嘖”

妙藤兒發出高亢的尖叫。

“叫吧,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見的,我在房間里布下了隔音靈籙。”

說完,他在心裡吐槽了一句:反派標準臺詞!

他沒有進一步的侵犯妙藤兒,而是一副貓戲老鼠的姿態,笑眯眯的從兜裡摸出兩件物品,展示給她看,惡趣味道:

“我和魔君那個人渣不一樣,我從不強迫女人,不過,這枚戒指能讓你很快愛上我。而這瓶噴霧,則會讓你離不開我。”

張元清的聲音低沉嘶啞,故意模仿魔君的聲音,可在妙藤兒耳裡,卻如同惡魔的低語,“你會心甘情願的在我身下承歡,會主動索取,會涌泉相報,會忘記那個失敗者。”

妙藤兒尖叫一頓,怔怔的看着魅力戒指和持久者噴霧,幾秒後,她的美眸裡涌現出極度恐懼,極度絕望之色。

顯然,她知道這兩件道具的功能。

啊,對不起了藤兒,希望你今晚不會做噩夢.張元清心裡有些愧疚,扯斷了捆在她腳上的繩索,但不是爲了鬆綁,而是進一步的逼她就範。

張元清身體前傾,強壯的腰身擠開藤兒的兩條大白腿,一手撐在她耳邊,一手沿着光潔致致的大腿外側往上,伸入裙襬,摸到蕾絲邊緣,然後停了下來。

妙藤兒因爲恐懼而痙攣起來,又一次發出了高亢絕望的尖叫。

“咦,你和魔君上牀的時候不是很風騷浪蕩嗎,那隻音箱裡可是記錄着你的叫牀聲,怎麼現在反而裝起黃花大閨女了?”

他一邊透露出更多信息,一邊等待藤兒情緒平靜下來。

綁架到現在一個多小時了,從妙藤兒的角度思考,宴會裡的官方精英們肯定已經反應過來。 表哥靈鈞會第一時間通知外公,而以外公的手段,以傅青陽、元始天尊等人的能力,找到她只是時間問題。

所以拖延時間是第一要務,妙藤兒爲了自保,就一定會交出地圖碎片。

而從魔君傳人的角度來說,這麼久還沒侵犯妙藤兒,是因爲這位傳人主要目標是藤兒身上的魔君遺物,睡她是次要。

邏輯就閉環了。

大家不會因爲魔君傳人扭扭捏捏的不睡妙藤兒而感到奇怪。

“我”妙藤兒終於堅持不住,尖叫道:“給你,給你!!”

張元清順勢直起身,手從裙底縮回,保持着邪魅狂狷的微笑:“我喜歡識時務的姑娘,以後你就跟着我吧。”

說罷,扯斷妙藤兒手腕上的繩子,“不要耍花樣,你不能確定自己還在不在幻境,如果再敢騙我”

他瞄一眼妙藤兒玲瓏浮凸的身段,嘿嘿一笑。

妙藤兒一陣惡寒,揉了揉痠疼的手腕,咬着脣,從物品欄裡抓出一塊三角形的碎玉吊墜,白如羊脂,表面刻着一個個小凹點,如同繁星。

她平時會把這件物品戴在脖子上,今晚因爲參加晚宴,需要佩戴鑽石項鍊,所以取下來收入物品欄。

張元清眼睛一亮,劈手奪過碎玉。

幾秒後,物品屬性浮現:

【名稱:羽化仙玉(殘)】

【類型:玉佩】

【功能:開啓】

【介紹:羽化仙門寶庫的鑰匙碎片之一,集齊碎片可以打開羽化仙門的寶庫。】

【備註:碎片總共有六塊。】

羽化仙門?怎麼有些耳熟啊,好像在哪裡聽過.臥槽,想起來了,那個讓魔君流連忘返的,後宮佳麗三千人的羽化仙門?

魔君把自己的寶貝,藏到了副本里?預料之外又情理之中,沒有什麼地方比副本更安全.碎片共有六塊,其他碎片在哪裡?

張元清合攏手掌,把碎片握在掌心,問道:

“你母親是不是有一塊?”

妙藤兒臉色一變,連連搖頭:“我媽沒有地圖碎片,你不要傷害她。”

咦,魔君沒給丈母孃留碎片?嘖嘖,還是我對丈母孃好藤兒有一塊,陰姬肯定也有,那個美神協會的貝蒂也有一塊,剩下三塊在哪張元清念頭轉動,臉上又露出淫蕩的表情,“小美人,接下來是我們春宵一刻的時間。”

“等,等等.”妙藤兒急忙打住,語氣有些慌亂:“我還沒說完,我還知道兩塊碎片的下落,太一門的陰姬和美神協會一個叫貝蒂的賤人各有一塊。”

還算聰明!張元清當即停下來,一邊把玩藤兒的小腳丫,一邊問道:

“還有嗎?”

說着,做出分開她雙腿的動作。

妙藤兒嚇的嬌軀一顫,緊緊夾住雙腿,顫聲道:“有,有但不是地圖碎片,我知道一些魔君的信息。”

張元清眼中精光一閃,“說。”

妙藤兒靈動的眸子快速轉動,似在檢索腦海裡的信息,道:

“魔君真實年紀不大,比我小,小很多很多,有次他在我面前說漏嘴了,他說,你都25了,居然還沒有過男人,等我到了25,我的女人能住滿國晟麗景酒店。

“當時他的性格還沒後來那麼扭曲,身邊的女人還不多,所以.”

“所以對他來說,25歲是很久以後的事,魔君居然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張元清摸着下巴,做出意外之色。

見妙藤兒悄悄沉默,一副努力拖延時間的模樣,他冷冷道:“我沒讓你停。”

妙藤兒忙說:

“我還知道魔君是怎麼墮落的。”

“難道不是喝了墮落聖盃裡的液體?”張元清反問。

妙藤兒搖頭:“我指的不是這個,我是說,魔君墮落的過程。我與他結緣後,他很快就以玩膩爲理由想打發掉我,大部分時間都是我癡纏他.”

“有一次,他主動找上我,向我打探朝陽區一位隊長的信息,我不願做背叛同事的行爲,便拒絕了他。

“但他跟我說,官方早就被滲透成篩子了,尋常的大體檢只能保證大部分人乾淨,無法揪出那些被高等級力量庇護的腐敗分子,官方也不可能對一位基層人員使用虎符,他要殺的那個隊長就是墮落者,受一個隱秘組織庇護的墮落者,後來我才知道那個隱秘組織是暗夜玫瑰。”

張元清打斷道:“講重點,我沒興趣聽你和魔君的愛恨糾葛。”

妙藤兒一下卡殼,深吸一口氣,繼續道:

“他當時還說起一件事,他說,他就是在獲得角色卡後,錯信了治安員,錯信了官方,才成爲詭眼判官的奴僕。”

果然是這樣.張元清恍然,當初的一個猜測得到了驗證。

聖盃事件初期,歐向榮殺死過一個叫趙英軍的人,他是湘水路治安署顧問,白虎兵衆成員,2級斥候。

而他的真實身份是墮落者,暗中替詭眼判官辦事,利用職務之便,將一些剛成爲靈境行者而惶恐報案的菜鳥,出賣給詭眼判官,由後者利用聖盃控制,發展成奴僕。

歐向榮就是其中之一。

由此可知,詭眼判官通過利益輸送,把東南地區治安署裡的官方底層行者變成爪牙,專門爲他物色靈境行者,再通過聖盃控制。

傅青陽爲此特意向總部申請虎符,發動了大體檢,確實揪出一批害羣之馬。

當時張元清懷疑過,兵哥和魔君很可能就是這樣,成爲了詭眼判官的奴僕。

如今算是確認了。

“魔君是向哪個治安署報案的?”張元清問。

妙藤兒搖搖頭:“他不會告訴我這種細節,因爲這會讓我鎖定他的家庭背景和真實身份。”

張元清“嗯”一聲,算是認可了她的說法,“還有嗎。”

妙藤兒立刻說:“有,還有.魔君去過海外。”

“我知道,他是受美神協會的邀請,去海外睡女人的。嗯,準確的說,是漂洋過海去睡那位風華絕代的尤物會長。”張元清呵一聲:

“音箱都告訴我了。”

豈料妙藤兒搖頭:“不,他去海外另有原因.”

突然,清脆的“噠噠”聲從窗外傳來,兩人循聲看去,只見一雙泛着幽暗紅光的嶄新紅舞鞋,踩着光滑陡峭的落地窗,出現在他們視野裡。

妙藤兒美眸綻放出奪目的神采,芳心砰砰狂跳。

她認識這雙舞鞋,元始天尊的紅舞鞋!

也就是紅舞鞋出現的瞬間,一道夢幻般的星光自房內升起,化作一名俊朗青年。

他方甫出現,便怒喝道:

“狗賊,你敢傷藤兒妹妹一根汗毛,本天尊扒了你的皮。”

“是你,元始天尊!”那魔君傳人大驚失色,怒吼道:“該死的元始天尊,你壞了我的好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說罷,也化作一道星光,消散在酒店套房內。

趕來的元始天尊沒有追擊,立刻奔到牀邊,抱起妙藤兒,一臉憐惜:“藤兒妹妹,你沒事吧!”

溫柔的聲音,關切的表情,強有力的胸膛,給了妙藤兒強烈的安全感。

殺惡龍救公主的勇士也不過如此了。

妙藤兒心裡的委屈、恐懼和後怕,一股腦的爆發,靠在他懷裡痛哭起來。

張元清則溫柔的把長裙拉下,蓋住她修長的美腿,順便戀戀不捨的瞄一眼小巧玲瓏的白嫩腳丫。

這個時候,走廊外傳來嘈雜凌亂的腳步聲。

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115章 密謀第552章 一百多年前的教會第899章 激鬥第679章 入職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984章 不恥第302章 美神協會的邀請第920章 恐怖的實力第995章 迴歸第227章 舌頭第91章 告一段落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395章 純陽掌教出手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216章 懸賞榜更新第3章 角色卡第554章 侵吞第68章 請半天假第900章 黃葫蘆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795章 靈拓的目標(七夕快樂,單身狗們)第882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第666章 尋找了一個世紀的男人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487章 大豐收第722章 魔祖第518章 猝不及防的人物第435章 藏寶庫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1008章 苦戰第467章 桃花煞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567章 禮物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639章 呸!第314章 色慾神將回歸靈境第6章 山神廟的故事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576章 大捷第582章 天罰來人第197章 嘗試爆種第382章 兵哥的情報第995章 迴歸第501章 比強權更強第696章 間諜第306章 夜會第701章 行動第493章 小試身手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222章 面首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597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125章 失蹤第543章 摸索規律第965章 準備開Boss第701章 行動第486章 殺人第342章 性格底色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620章 瘋狂的調查第879章 當死則死第684章 強勢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950章 大祭司第736章 鏡子第226章 王小二第86章 保持通話第332章 桃花符第272章 合力打boss第480章 提前開啓決戰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14章 探索東院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711章 決戰第355章 送葬第33章 墮落聖盃第80章 身份曝光?第772章 污染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258章 埋伏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338章 爭執第332章 桃花符第13章 再入山神廟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362章 給垃圾擦屁股第277章 亮底牌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668章 攤上大事
第752章 奉命勾引第115章 密謀第552章 一百多年前的教會第899章 激鬥第679章 入職第401章 預言的內容第393章 危機——主宰級道具第984章 不恥第302章 美神協會的邀請第920章 恐怖的實力第995章 迴歸第227章 舌頭第91章 告一段落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395章 純陽掌教出手第131章 關雅:你的尺寸很不錯第216章 懸賞榜更新第3章 角色卡第554章 侵吞第68章 請半天假第900章 黃葫蘆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795章 靈拓的目標(七夕快樂,單身狗們)第882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第666章 尋找了一個世紀的男人第94章 暗夜玫瑰的目標第487章 大豐收第722章 魔祖第518章 猝不及防的人物第435章 藏寶庫第630章 布條上的信息第1008章 苦戰第467章 桃花煞第716章 海燕號的後續第567章 禮物第149章 元始天尊危矣(求月票)第566章 拯救公主的勇士第639章 呸!第314章 色慾神將回歸靈境第6章 山神廟的故事第824章 行動行動第576章 大捷第582章 天罰來人第197章 嘗試爆種第382章 兵哥的情報第995章 迴歸第501章 比強權更強第696章 間諜第306章 夜會第701章 行動第493章 小試身手第657章 魔君的情人們第222章 面首第47章 金水遊樂園第598章 一日一夜第597章 幫派成員迴歸第125章 失蹤第543章 摸索規律第965章 準備開Boss第701章 行動第486章 殺人第342章 性格底色第510章 動物園來歷第430章 命運魔鏡第673章 有事傅青陽,無事宮雅圓第620章 瘋狂的調查第879章 當死則死第684章 強勢第603章 規則類技能第950章 大祭司第736章 鏡子第226章 王小二第86章 保持通話第332章 桃花符第272章 合力打boss第480章 提前開啓決戰第674章 教廷騎士傳承者第872章 慷慨陳詞第14章 探索東院第155章 打探元始天尊第720章 魔君一樣的na第711章 決戰第355章 送葬第33章 墮落聖盃第80章 身份曝光?第772章 污染第1012章 絕境之獸第258章 埋伏第692章 心臟異變第338章 爭執第332章 桃花符第13章 再入山神廟第864章 我,元始天尊,打錢第926章 精靈部落第371章 幕後之人的回覆第362章 給垃圾擦屁股第277章 亮底牌第432章 組隊下副本第460章 無聲處起驚雷第668章 攤上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