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五章 咱不差錢!

如同趙鵬林所說那樣,要是沒什麼事,莊海洋很少會來打擾他。每次接到莊海洋的電話,必然都是有事。好在令趙鵬林高興的是,每次來都能收到一些土特產。

相比公司其它幾位股東,佔據地利優勢的趙鵬林,自然能享受到‘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好處。只要莊海洋上門拜訪,那些股東都眼紅的土特產,就絕對少不了。

每次做爲陪客的陳重,其實內心也很羨慕這位死黨的好運氣。要知道,即便他父親跟趙鵬林私交不錯。可他在這些大佬面前,很難有機會平起平坐閒聊啊!

何況,每次莊海洋上門拜訪,還能享受到趙鵬林妻子親自泡茶的待遇呢!

茶過三巡,趙鵬林也很直接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說吧!這次又有什麼事?”

“叔,看你這話說的,沒事就不能過來看看嗎?還是說,我家養的雞,它不香嗎?”

雖然很想說‘不香’,可趙鵬林還是笑罵道:“臭小子,你在這樣的話,信不信我把老劉他們幾個吃貨叫上,去你老家住上十天半個月,我相信他們肯定願意的。”

此話一出,莊海洋果斷認慫道:“你們願意光臨,我自然歡迎。可想着你們平時都這麼忙,我家還真招待不起。這次過來,也是請叔幫忙掌掌眼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沒事肯定不會過來。還不把東西拿出來?又搞到什麼好東西?”

“嘿嘿!真正有錢難買的寶貝,我只是讓叔幫忙鑑定。當然,如果叔需要的話,我可以忍痛割愛一點。這東西,別說在國內,即便國外只怕也堪稱稀有。”

“哦!看來這次,你還真搞到好寶貝了?”

來了一絲興趣的趙鵬林,跟坐在一旁當看客的陳重,很快看着莊海洋從揹包中,掏出一個用防水布包裹的東西。解開防水布,陳重雖然沒說話,卻還是有些傻眼。

呈現在他眼前的東西,似乎就是一塊有些奇怪的石頭。這石頭,難道也是寶貝?

同樣不解的還有趙鵬林,望着這塊不規則的石頭,直接抓過來道:“這是什麼東西?”

就在趙鵬林準備嗅一下時,莊海洋趕忙道:“叔,停!家裡有酒精燈跟鐵片嗎?”

“有!要這些做什麼?”

“等下你就知道了!嘿嘿,都是叔見多識廣,看來也有你不認識的東西啊!”

被調侃的趙鵬林,有些惱怒般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看上去跟石頭一樣,可仔細看的話,又有些不一樣。你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隨着莊海洋索要的東西,很快被趙鵬林妻子找來。在衆人疑惑的眼神中,莊海洋掏出一把插在腿上的潛水刀,將這塊‘石頭’取過來,直接颳了一些粉末下來。

看到從腿上抽刀的莊海洋,趙鵬林跟陳重都覺得有些意外,似乎也沒想到,外出的莊海洋身上,竟然還會藏着這樣鋒利的武器。想來,這也是用來防身之用。

刮下粉末,將鐵片置於酒精燈之上,莊海洋也笑着道:“叔,嬸,見證奇蹟的時候到了!”

正當趙鵬林準備笑罵之時,一股幽香開始從鐵片上散發開來。隨着這股奇香之氣越來越多,突然想到什麼的趙鵬林,瞬間起身道:“這是龍涎香?”

“什麼?價比黃金的龍涎香,就長這個樣子?”

對陳重而言,有關龍涎香的傳說,他自然也有所聽聞,卻從未有緣見到。可他從未想到,龍涎香竟然跟石頭一般。再想到龍涎香是如何來的,他也覺得這石頭確實很難看。

抹香鯨排泄的翔,曬乾了變成這個樣子,還確實有可能啊!難怪先前趙鵬林想湊過去聞,莊海洋直接攔住。要是不攔住的話,反應過來的趙鵬林,估計也會覺得噁心的不行。

唯有莊海洋點頭道:“叔,怎麼樣,我沒說錯吧?這樣的好東西,即便你有錢,只怕也無緣買到吧?這東西,就是我這次出海,從一座沙丘中淘來的寶貝。

當時踩到,還把我噁心到不行。可我突然想到,龍涎香沒曬乾之前,確實散發着一股惡臭之氣。撿回船上曬了幾天,最後就變成這個樣子。這是好東西吧?”

“嗯!確實是好東西!你小子這運氣,真是沒的說啊!”

一般都很少插話的趙鵬林妻子,也突然插話道:“老趙,這香味聞起來感覺很舒服啊!”

“龍涎香,那是古代皇家享用的貢品啊!這塊龍涎香灰中帶白,堪稱上品啊!”

聽着趙鵬林的感嘆,莊海洋也適時接話道:“叔,先前你也看到了,我只颳了點粉末將其點燃,便能整個客廳都香氣四溢。我覺得,要是製成線香,會不會更好?

我今天帶來的這塊,如果找專門制香的老師傅,應該能做出不少線香。隔三差五在睡覺時點一串,相信你跟嬸子晚上休息,應該也會睡的更香更踏實。”

“嗯,確實是好東西!那你找我,是打算讓我替你找制香師嗎?”

“要是叔覺得麻煩,我還是可以自己找的。剛開始,我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肯確認這是不是龍涎香。叔應該知道,這玩意剛撿到的時候,就跟一塊腐爛的白肉一般。

如果不是我平時經常上網,也看過有關這東西的報道,估計當時看到也沒興趣撿。這次特意把東西送來給叔品鑑,自然也是想讓叔,幫忙把把關,將其作用最大化。”

面對莊海洋說出的話,趙鵬林也很欣慰的道:“算你小子有良心!這東西,我收了!接下來,我會聯繫專業的制香師,讓他們用這玩意,調配一些極品的線香。

只是你小子應該知道,就這麼一塊的話,估計做不了多少盤。如果你肯出手的話,相信這樣一塊上品的龍涎香,應該能賣到不菲的價格。這玩意,國外很多貴族都喜愛的!”

“咱不差錢!這塊龍涎香,如果製成線香的話,叔給我分一些就成。另外,你聯繫的制香師,到時不妨也介紹一下我認識。這種好東西,我也打算自己慢慢用。”

“你小子,還真是會過日子啊!行,這事我來幫你聯繫。只不過,讓老劉他們知道,估計也會要走一些。到時候,你只怕也要分他們一些才行!”

“沒事!以制香師的手藝,相信這麼一塊龍涎香原料,應該能製出不少線香吧?再奢侈的人,估計也不太可能一天點一盤吧?這香味,會留存很久的!”

讓公司那些股東喝點湯,莊海洋自然也沒什麼意見。事實上,通過趙鵬林先前的反應,他也知道這種龍涎香製成的線香或檀香,只怕真的有錢難買。

而莊海洋也親自嘗試過,龍涎香的香氣,確實有安神凝氣的效果。睡前在臥室點一盤,確實有助於睡眠。對很多有錢人而言,睡個安穩覺也是他們所期望的啊!

將帶來的龍涎香,直接交給趙鵬林處置,婉拒午飯邀請的莊海洋,最後又跟着陳重離開莊園。前往老姐家的路上,看着陳重欲言又止的樣子,莊海洋也猜到一些。

很直接的道:“死胖子,跟我還客氣什麼?等線香制好了,我會送你幾盤。只是,這種好東西放在家裡用,千萬別拿出去充排場。要不然,後果你知道的!”

“滾!我是那樣的人嗎?”

“很難說哦!”

被眼神鄙視的陳重,雖然很想反駁,可最終還是沒說什麼。原因是,先前聽到莊海洋答應送他幾盤時,他還真想過,要不要帶盤在玩的時候用來助興。

先前那種香氣,他聞過之後,確實覺得很舒服啊!

抵達漁鮮樓,莊海洋也沒多待,直接開車來到老姐的別墅。看到已經回家待產的老姐,身形明顯有些變樣,也知道十月懷胎,確實是件辛苦事。

將車停好,看到走到院子的老姐,莊海洋也趕忙下車道:“姐,幹嘛不坐着?”

“天天坐,人都快坐傻了。怎麼又帶這麼多東西?”

“怎麼?嫌棄啊?丫頭呢?”

“上課呢!中午不走了吧?”

“不走!等下要不,我去接丫頭放學吧?這次,我特意給她帶來好東西呢!”

“你啊!”

面對走過來攙扶自己的弟弟,莊玲內心還是很欣慰的。那怕覺得弟弟寵自家女兒有些過份,可她還是知道,女兒有這樣一個舅舅,其實也蠻幸福的。

扶老姐在客廳坐好,莊海洋又從車上,把帶來的東西給拎了下來。望着放在泡沫箱的海鮮,莊玲也很意外道:“哇,這麼大的皮皮蝦,這趟出海撈到的?”

“嗯!數量不多,我就沒打算賣,自己吃了一些,這幾隻是特意留着,打算給你還有丫頭嚐嚐鮮的。對了,你現在胃口還好吧?”

“還行!就是這樣吃下去,將來減肥肯定會頭疼死的。”

聞聽此話的莊海洋也很無語道:“姐,都這個時候,你還考慮什麼身材啊!再忍忍,再過個把月就輕鬆了。醫院什麼的,都聯繫好了吧?”

“放心,這些都安排好了!這點關係,我跟你姐夫還是有的!”

那怕是第二胎,可莊玲夫婦還是很在意的。根據之前的檢查,這胎應該是個男孩。得知這個消息,莊玲確實長鬆一口氣。要是再生個閨女,估計婆婆還會想讓她第三胎啊!

真那樣的話,莊玲覺得她肯定會崩潰的!

第五七五章 四船聯動第七五二章 事情解決了?第一五四章 打漁聽我的!第七三八章 員工幸福感第八六一章 真的沒興趣!第二三一章 我好難啊!第三零二章 沒開玩笑吧?第五百章 日新月異的農場第五五一章 也就那麼回事第三七九章 做大做強第四五五章 真正的主業第五十七章 不怕被偷嗎?第六八二章 坐山觀虎鬥?第三四八章 讓他們高攀不起第六七四章 新年新展望第七一六章 錢,賺不完的!第八二九章 軟硬兼施第五一四章 再回小漁村第一五七章 爆網(求票求訂)第七零一章 復仇行動開始第二十二章 生蠔與燒烤第四五五章 真正的主業第七一九章 規矩與福利第八五四章 瘋子對上瘋子第二一三章 ‘小氣’的決定第一四一章 感覺變懶了第三零五章 賭石之議第四八七章 利益爲紐帶第三五二章 必須香啊!第六八四章 感覺錯過一個億第五零八章 倒栽蔥的滋味第七二五章 做人不能忘本第三五零章 風險不低呢!第五二六章 悠閒的日子第七一八章 職員小鎮第一八九章 數據採集第二一二章 捕漁之趣第三七八章 不想摻合第七一八章 職員小鎮第二五三章 沒有可比性第三八八章 迎親酒塔第六六六章 圍而殲之第四一三章 準備圍捕第四三六章 尾隨跟蹤的快艇第五五一章 也就那麼回事第一九六章 你也是漁粉?第四六五章 近海漁場變化第二二零章 怕是要虧本啊!第七二八章 只租不賣第一六三章 退伍不褪色第七十九章 真人不露相第五九二章 真是厲害啊!第二二七章 暑期臨時工第三八七章 車隊進村第四一二章 捨得回來了?第六一零章 終於痛快了!第二一九章 同人不同命第二五四章 真的有必要嗎?第四十八章 把你養胖點第七九六章 噴涌的泉水第一四八章 先探探路(六更求訂)第五四零章 有什麼好事嗎?第四六四章 老姐一家到來第六十九章 離別前夜第四六零章 護鯨與捕鯨第六十九章 離別前夜第六三三章 南山島的未來第六四四章 船隊又被盯上了第五一九章 賓客雲集第五四七章 想想都後怕第一九六章 你也是漁粉?第三七九章 做大做強第九十四章 等着哭吧!第二八零章 你怎麼來了?第七六五章 今天我們盤它第七二六章 年後的視察第四八四章 真的可行?第二八三章 志不在此第四八四章 真的可行?第五零六章 獵艇行動第二二九章 逛街購物第七八一章 這是陷阱,撤!第六一四章 悔之晚矣第四一七章 夜宴賓客第七二零章 王室食材專供商第六十七章 想幹什麼呢?第八六一章 真的沒興趣!第八五三章 他要來了嗎?第八七一章越長生越孤單第六九二章 錢景很光明第六六二章 幕後的暗戰第二九六章 明天吃雞第八六九章 白狼牧場見白狼第四十五章 我能去你家嗎?第四六九章 你還真敢想!第六一七章 遺禍百年第八十七章 大佬不好惹第七八零章 這是我的島!第七一六章 錢,賺不完的!
第五七五章 四船聯動第七五二章 事情解決了?第一五四章 打漁聽我的!第七三八章 員工幸福感第八六一章 真的沒興趣!第二三一章 我好難啊!第三零二章 沒開玩笑吧?第五百章 日新月異的農場第五五一章 也就那麼回事第三七九章 做大做強第四五五章 真正的主業第五十七章 不怕被偷嗎?第六八二章 坐山觀虎鬥?第三四八章 讓他們高攀不起第六七四章 新年新展望第七一六章 錢,賺不完的!第八二九章 軟硬兼施第五一四章 再回小漁村第一五七章 爆網(求票求訂)第七零一章 復仇行動開始第二十二章 生蠔與燒烤第四五五章 真正的主業第七一九章 規矩與福利第八五四章 瘋子對上瘋子第二一三章 ‘小氣’的決定第一四一章 感覺變懶了第三零五章 賭石之議第四八七章 利益爲紐帶第三五二章 必須香啊!第六八四章 感覺錯過一個億第五零八章 倒栽蔥的滋味第七二五章 做人不能忘本第三五零章 風險不低呢!第五二六章 悠閒的日子第七一八章 職員小鎮第一八九章 數據採集第二一二章 捕漁之趣第三七八章 不想摻合第七一八章 職員小鎮第二五三章 沒有可比性第三八八章 迎親酒塔第六六六章 圍而殲之第四一三章 準備圍捕第四三六章 尾隨跟蹤的快艇第五五一章 也就那麼回事第一九六章 你也是漁粉?第四六五章 近海漁場變化第二二零章 怕是要虧本啊!第七二八章 只租不賣第一六三章 退伍不褪色第七十九章 真人不露相第五九二章 真是厲害啊!第二二七章 暑期臨時工第三八七章 車隊進村第四一二章 捨得回來了?第六一零章 終於痛快了!第二一九章 同人不同命第二五四章 真的有必要嗎?第四十八章 把你養胖點第七九六章 噴涌的泉水第一四八章 先探探路(六更求訂)第五四零章 有什麼好事嗎?第四六四章 老姐一家到來第六十九章 離別前夜第四六零章 護鯨與捕鯨第六十九章 離別前夜第六三三章 南山島的未來第六四四章 船隊又被盯上了第五一九章 賓客雲集第五四七章 想想都後怕第一九六章 你也是漁粉?第三七九章 做大做強第九十四章 等着哭吧!第二八零章 你怎麼來了?第七六五章 今天我們盤它第七二六章 年後的視察第四八四章 真的可行?第二八三章 志不在此第四八四章 真的可行?第五零六章 獵艇行動第二二九章 逛街購物第七八一章 這是陷阱,撤!第六一四章 悔之晚矣第四一七章 夜宴賓客第七二零章 王室食材專供商第六十七章 想幹什麼呢?第八六一章 真的沒興趣!第八五三章 他要來了嗎?第八七一章越長生越孤單第六九二章 錢景很光明第六六二章 幕後的暗戰第二九六章 明天吃雞第八六九章 白狼牧場見白狼第四十五章 我能去你家嗎?第四六九章 你還真敢想!第六一七章 遺禍百年第八十七章 大佬不好惹第七八零章 這是我的島!第七一六章 錢,賺不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