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九章 軟硬兼施

雖然知道海嘯是因何造成的,可羅馬國很快商定對外的公告,那就是告知民衆跟全世界,這是因爲海底地震所引發的局部海嘯。這種解釋,也更容易令世人所接受。

至於這次海嘯,爲何會催毀派遣軍的基地,那隻能說基地比較倒黴,剛好位於海嘯中心區。即便山姆國方面,在羅馬國發布通告後,也只能打落牙往肚裡咽。

原本因非洲派遣軍基地被毀,就引起抗議遊行的遊行隊伍,很快因這則消息迅速發展壯大。別看平時這些政客,都無視這些普通民衆。可人數一多,他們也坐不住。

雖然很煩很討厭,可海嘯退去確認安全後,羅馬國方面也第一時間派遣救援隊員,去搜救那些在海嘯中,幸運撿回一條命的基地官兵,還有收斂遇難士兵遺體。

至於那些被摧毀的軍艦、飛機甚至導彈車等等,也被羅馬國的軍警嚴密保護起來。那些幸運逃離的基地官兵,也知道這些武器,有可能涉及軍事機密。

災難發生,剩下要做的,自然就是善後跟救災。反觀炮製這場末日海嘯的莊海洋,卻直接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他很想看看,白海豚再次出現,山姆國是否還坐的住。

那些現在還不敢服輸的傢伙,是不是真的敢跟他硬剛到底。不把這些傢伙打怕,不把那些貪婪者徹底震懾住,往後這樣的麻煩,只怕每隔幾年都會發生一次。

跟威爾取得聯繫後,莊海洋也很直接道:“給之前發過郵件的將領,再發一封警告信。把涉及此事的軍方將領,以及那些議員全部解職下臺。否則,事情沒完!”

“好的,BOSS!我知道怎麼做了!”

策劃此次打壓或者說突襲事件的幾大頂尖財力負責人,得知那勒港基地遭遇末日般的海嘯,此刻已然徹底淪爲廢墟,財產及人員都受損慘重時,他們也傻眼了。

或許他們可以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但他們真正意識到,莊海洋瘋起來,真有可能把他們拉進地獄陪葬。最令人抓狂的,這種事還抓不到莊海洋的把柄。

先前持強硬態度的軍方將領,看到羅馬方面提供的視頻資料,還有基地被海嘯摧毀後的廢墟景象,這些將領終於不吭聲了。他們知道,這是自然之力,根本無法抵擋。

就在所有人,開始商議應該如何善後平息民意時。之前收到警告信的退役將領,再次出現在聯席會議上。看到這封列有名單的警告信,所有人都沉默了。

“謝特!難道我們要接受他們的威脅嗎?”

“你可以不接受!除非,你想挑起新的世界大戰,又或者撤回所有駐海外的部隊。別忘了,這兩座基地的失去,將對我們造成多少的損失。”

先前的主和派將領,現在終於覺得佔據了上風。如果名單上,那些參與此事的將領都離開軍隊,那麼他們很多人,也有機會掌握更多的權力跟軍隊。

同樣參與會議的政議大佬們,面對軍方將領的爭執,也清楚按這份名單做,有人會得利,可同樣有人不會甘心。享受過權利的滋味,誰甘心把到手的權利讓出去呢?

說到底,資本社會資本爲王。那些代表資本的議員,很清楚失去議員這個身份,他們下場都不會太好。反觀背後的資本,也許會扶持新的代言人。

就在會議再次陷入爭吵時,負責情報事務的官員,突然一臉緊張的道:“緊急情況!那條該死的白海豚,此刻出現在錫裡島,我們另一處海航基地港口。”

“什麼?該死的,它怎麼又出現在那裡?”

先前拿着警告信,召集聯席會議的軍方大佬,則很快道:“它是警告,更是威脅!如果我們再不拿出態度,恐怕那勒港基地的情況,又會在錫裡島重演。

一次可以是意外,兩次可以是災難,那第三次呢?一旦民衆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爲某些人的貪婪,所造成的結果。你們覺得,民衆會爆發多大的憤怒?

雖然我已經退役,不再過問軍方的事。但來之前,我跟幾位老友交換過意見。這件事中,軍方損失最爲嚴重。什麼時候起,軍人陣亡不是因爲保家衛國的戰爭?

什麼時候,我們派駐到海外的軍隊,成爲某些利益者的打手跟僱傭軍?如果這種情況不改變,那麼誰也不敢保證,憤怒的底層官兵會在某個時候,突然發起政變!”

伴隨這位退役將領說出的話,那些主和派的將領,很快起身道:“我同意瓦特將軍的話,如今的軍隊,因爲某些將領的不作爲,已然淪爲僱傭軍,可恥!”

有第一位站起的將領,自然就有第二位站起的將軍。面對這些將領,直接擺明立場。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果斷處理,軍方還真有可能發起政變。

知道瓦特將軍的人都清楚,那怕他已經退役,卻在軍中擁有極高威望。而他所說的幾位老友,恐怕身份都跟他差不多。一旦他們達成意見,確實能左右政府的存在。

做爲反對派出席的代表,他們也起身道:“我支持瓦特將軍的提議!”

先前的中立派,在如此形勢下,自然知道應該做何選擇。以往他們充當和稀泥的角色,眼下卻也倒向主和派一方。誰都清楚,主戰派沒有勝算了。

即便那幾位財團掌控者,在山姆國擁有很大的權利。可這次,他們已經失敗了。做爲失敗者,他們也必將爲此付出代價。而其代價,便是代言人被清洗。

或許暫時沒人能動搖他們的存在,可一旦這些代言人被清除出政府跟軍隊,那麼他們多年的心血,也將化爲烏有。財富是好東西,但也需要有能力守住才行。

隨着瓦特將軍率先離開會議室,山姆國方面很快發佈新聞通告。多名軍方將領,就最近這段時間的軍事行動及應急處置不利,承擔相應的後果。

這個後果,自然就是解職退役。反觀議會方面,也有多名議員遞辭呈。就在新聞發佈會過去不久,遊行的民衆終於在總統安撫下,開始有序的散去。

同一時間,收到消息的莊海洋,也帶着白海豚悄無聲息離開。以至駐守錫裡島的山姆國大兵,突然看到白海豚消失,也覺得會不會看錯了。

“白海豚好像不見了?它是不是離開了?”

“應該是吧!它離開,是不是要準備襲擊了?”

唯有基地指揮官,接到瓦特將軍親自打來的電話,才長鬆一口氣道:“感謝將軍!如果不是你力挽狂瀾,恐怕我負責的這座基地,也將徹底被摧毀啊!”

“放心!白海豚的離開,說明指揮它的人,應該知道我們向他妥協了。不過,那些人也是罪有應得。唯一可惜的,就是在這一系列事件中遇難的勇士們啊!”

對於瓦特將領的感慨,錫裡島基地指揮官,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做爲將領,他很清楚那些財團對國內政府及軍隊的滲透力有多厲害。

別看軍方實力強悍,可真要沒錢的話,只怕軍隊也會很快失去戰鬥力。對政府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一旦政府沒錢,政府也會隨時陷入停滯狀態。

反觀此刻的莊海洋,聽到威爾的講述後,很快道:“通知我們在那裡的情報人員,給瓦特將軍郵寄兩箱特級紅酒。我相信,他跟他的朋友,會很樂意一起品嚐美酒的。”

“好的,BOSS,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通過這件事,莊海洋也意識到,在山姆國那邊,他其實也可以拉攏一些人。類似瓦特這種退役,卻在軍中擁有極高威望的將領。

至尊紅酒、傳世蜂蜜及蜂王漿,相信這些能延續壽命的東西,瓦特這些退役將領,應該都不會拒絕。有他們幫忙說話,有人想找軍方出手,怕是也會變得很困難。

從目前掌握的情報看,那些財團的幕後掌控者,無一例外都年齡很大。那怕他們擁有超乎尋常人想象的財富,卻依然無法延緩正在衰老的身體。

習慣了高高在上,他們怎麼捨得死去呢?

可是人,都難逃生老病死。而傳世稀有品的出現,卻在某種程度上,能夠延續衰老,延長他們的壽命。這種好東西,他們會動心不是很正常嗎?

現在莊海洋就要通過這種送禮的方式,告訴那些希望得到這些東西的權貴。想通過強硬手段,獲取這些東西,除非有辦法將其徹底毀滅。

如若不然,唯有保持友善的態度,乖乖掏錢纔有可能得到這些東西。軟硬兼施的道理,莊海洋自然知道。這一系列的事情下來後,短時間應該沒人敢再打他主意了。

沿着來時的大海,莊海洋很麻利的返回裡烏島。就在山姆國的新聞發佈會,過去僅僅兩天後。據說一直躲在釀酒廠的莊海洋,卻出現在裡烏島的淡水湖邊。

跟他一起待在湖邊的,還有在裡烏島養老的梅里納老國王。據知情者說,兩人坐在湖邊釣魚,據說收穫很不錯。釣魚期間,兩人也不時聊的歡聲笑語。

得知相關情況的各方勢力,明白莊海洋現身裡烏島,意味着一切又回覆平靜。至於將來,還會不會有人打傳世農場的主意,那就誰也無法預料啊!

第三一八章 開闢新航線第三五六章 老闆很大方第七四五章 一拳秒殺狂化者第六六五章 僞裝戰場第二四九章 要幹大事了第八十三章 古董當花盆第十一章 三隻小狗崽第二三二章 祭海開漁第一四二章 與魚爲伴(三更求訂)第五九四章 海上日常第七九四章 烤全羊宴客第七十七章 有錢就是任性第六零三章 尾隨的外籍船第五六八章 會不會覺得累?第七五零章 潛艇砸航母第六七四章 新年新展望第六四二章 酒品即人品第七五零章 潛艇砸航母第六零五章 火爆的銷售第六零三章 尾隨的外籍船第三六零章 牧草葡萄園第一五五章 準備幹活了!第三九九章 牧場派對(下)第七四四章 當一回黃雀第三零四章 超越常人的力量第一六八章 女友歸來第四五二章 快下快收第四零七章 合作共贏第九十七章 咱們的新家第六九四章 投資的長遠意義第一八七章 挑食的小丫頭第七零三章 存在的價值第七五九章 私下的閒聚第三九九章 牧場派對(下)第四十八章 把你養胖點第二六二章 有女友,我驕傲!第八七零章 隱居南山島第一零八章 考察中止第五一二章 美味的早餐第七九三章 很有年代感第三八四章 年終獎與車隊第六零三章 尾隨的外籍船第二十四章 開墾菜地第二百章 知足與感恩第一六五章 快艇跟遊艇第五一二章 美味的早餐第一百章 不過癮啊!第八一九章 溶洞得石乳第七一八章 職員小鎮第三三六章 心有不甘第一四九章 不怕我招災?第五三九章 壓力與苦衷第七二八章 只租不賣第五二一章 待客敬酒第一八二章 黃鰭金槍魚第八六三章 荒漠草原第一二四章 沉船出水(求首訂)第二十四章 開墾菜地第六五四章 誰纔是傻瓜?第八一四章 坐在肩上合影第一五七章 爆網(求票求訂)第六八六章 遭殃的池魚第二四二章 隱忍與反擊第二百章 知足與感恩第一五八章 不當爛好人第四二九章 惹人注意的隊伍第七六八章 生蠔吃多了!第三零一章 不尋常的石頭第一零七章 實地勘查第七二七章 專機首飛第三十四章 差的不是錢第五七三章 雙喜臨門第九十章 抵達國外第四九四章 蔬菜送檢第三七五章 盜採珊瑚船第一二五章 慶功宴上第三零二章 沒開玩笑吧?第六十六章 很厚道的第八一四章 坐在肩上合影第七七六章 當場跟你落實第二九九章 分這麼清嗎?第一六二章 咱可是專業的第八一五章 羨慕也沒用!第八五一章 地宮的老者第二一零章 學生們趕海第五四二章 海里遛海豚第七十九章 真人不露相第五十五章 家的味道第七九九章 過江龍與大鱷第三零三章 別輕易越線第三一九章 美味大蝦蛄第六八四章 感覺錯過一個億第三九二章 海洋牧場第三十五章 颱風過境第四三七章 機艙漏水了第五六四章 航行途中第五二三章 造福一方第四五三章 積水爲海第八三九章 流星式的球員第七十一章 一箱黑疙瘩
第三一八章 開闢新航線第三五六章 老闆很大方第七四五章 一拳秒殺狂化者第六六五章 僞裝戰場第二四九章 要幹大事了第八十三章 古董當花盆第十一章 三隻小狗崽第二三二章 祭海開漁第一四二章 與魚爲伴(三更求訂)第五九四章 海上日常第七九四章 烤全羊宴客第七十七章 有錢就是任性第六零三章 尾隨的外籍船第五六八章 會不會覺得累?第七五零章 潛艇砸航母第六七四章 新年新展望第六四二章 酒品即人品第七五零章 潛艇砸航母第六零五章 火爆的銷售第六零三章 尾隨的外籍船第三六零章 牧草葡萄園第一五五章 準備幹活了!第三九九章 牧場派對(下)第七四四章 當一回黃雀第三零四章 超越常人的力量第一六八章 女友歸來第四五二章 快下快收第四零七章 合作共贏第九十七章 咱們的新家第六九四章 投資的長遠意義第一八七章 挑食的小丫頭第七零三章 存在的價值第七五九章 私下的閒聚第三九九章 牧場派對(下)第四十八章 把你養胖點第二六二章 有女友,我驕傲!第八七零章 隱居南山島第一零八章 考察中止第五一二章 美味的早餐第七九三章 很有年代感第三八四章 年終獎與車隊第六零三章 尾隨的外籍船第二十四章 開墾菜地第二百章 知足與感恩第一六五章 快艇跟遊艇第五一二章 美味的早餐第一百章 不過癮啊!第八一九章 溶洞得石乳第七一八章 職員小鎮第三三六章 心有不甘第一四九章 不怕我招災?第五三九章 壓力與苦衷第七二八章 只租不賣第五二一章 待客敬酒第一八二章 黃鰭金槍魚第八六三章 荒漠草原第一二四章 沉船出水(求首訂)第二十四章 開墾菜地第六五四章 誰纔是傻瓜?第八一四章 坐在肩上合影第一五七章 爆網(求票求訂)第六八六章 遭殃的池魚第二四二章 隱忍與反擊第二百章 知足與感恩第一五八章 不當爛好人第四二九章 惹人注意的隊伍第七六八章 生蠔吃多了!第三零一章 不尋常的石頭第一零七章 實地勘查第七二七章 專機首飛第三十四章 差的不是錢第五七三章 雙喜臨門第九十章 抵達國外第四九四章 蔬菜送檢第三七五章 盜採珊瑚船第一二五章 慶功宴上第三零二章 沒開玩笑吧?第六十六章 很厚道的第八一四章 坐在肩上合影第七七六章 當場跟你落實第二九九章 分這麼清嗎?第一六二章 咱可是專業的第八一五章 羨慕也沒用!第八五一章 地宮的老者第二一零章 學生們趕海第五四二章 海里遛海豚第七十九章 真人不露相第五十五章 家的味道第七九九章 過江龍與大鱷第三零三章 別輕易越線第三一九章 美味大蝦蛄第六八四章 感覺錯過一個億第三九二章 海洋牧場第三十五章 颱風過境第四三七章 機艙漏水了第五六四章 航行途中第五二三章 造福一方第四五三章 積水爲海第八三九章 流星式的球員第七十一章 一箱黑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