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

“怎麼說話呢?!”王煊不滿,難道真被子彈打死,躺屍地上纔算正常?

陳命土一邊給自己額頭的傷口塗抹藥液,一邊道:“我是說你太不小心了,這種情況下以肉身擋子彈,必然會讓人產生各種聯想。”

王煊從口袋裡將子彈全都掏了出來,擺在桌子上,看向青木,道:“老青,給我找三件防彈衣,再找把相同的槍械重新打一遍。”

“這倒也行,最起碼能解釋的通了。”青木點頭,沒讓王煊重新被槍擊,回來時都解決好了,防彈衣上有中槍的痕跡,此外他手裡還攥着一把子彈。

王煊穿好,道:“今夜大雨傾盆,血水早沒了,我自己的指甲也撿回來了,不會留下什麼痕跡。”

老陳很嚴肅,道:“只是暫時說的通,做好各種預案吧。”

他決定兩日內動身去京城,讓青木護送他的“病體”去有關部門養傷,其實是私下見一些人,密談合作。

而“王霄”會跟在他的身邊,不與外人接觸。至於王煊的真身則自此解脫出去,離開可怕的漩渦,暫時被摘出去了!

顯然,老陳去有關部門要與某些人開誠佈公的談一談,這是要找相關方兜底,加深合作關係。

“老陳,你自己要慎重啊,別把自己搭進去。”王煊心頭沉重,他被摘出去了,但老陳大概出行不自由了。

老陳擺手,示意不用多說,他有分寸,問題不是很嚴重。

“到時候你去新星也好,去大興安嶺與女方士團聚也罷,自己決定。”

王煊立刻糾正:“我怎麼會去大興安嶺,我情願去某座小道觀燃一盞青燈,陪伴劍仙子!”

陳命土想了想,道:“去深空吧,回頭我幫你安排下!”

同時他也告訴王煊,紙包不住火,這一切都瞞不了太久,短時間內儘量變強!

……

雨變小了,青木親自帶人巡邏,告知各方現在平安無事了。他強調,早已經報警,大家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許多人無言,報什麼警?早就看見你們自己扛着能量炮打機甲了!

王煊適時出現,跟着青木轉了一大圈,頓時有人冒雨走來,與他接觸,想看看他現在什麼狀態。

老吳來了,對王煊噓寒問暖,很熱情,因爲吳家眼下非常需要這樣的舊術高手。老陳要“死去”了,所以,他現在看上了小王!

吳茵也出現,看到王煊透過紗布還在滲血的手,趕緊喊來吳家隨行的老醫師,要幫他重新包紮。

王煊暗自嘆氣,只得忍着痛,在解開紗布前又一次震開了傷口,露出血淋淋的十根手指頭。

這樣也好,他這次露面就是要揭示自己傷勢的問題,順便讓衆人看一看,自己穿着防彈衣呢。

“不要擠!”大吳惱了,她找人幫小王處理傷口,結果一羣人全都湊過來,相當的擁擠。

顯然,相關方的人都在觀察,這個年輕人到底什麼狀況,究竟有沒有練成金身術?

王煊忍着痛,手指頭末端血肉模糊,老醫師處理傷口時,圍觀的人甚至看到裡面的指骨。

“你的槍傷怎麼樣了,趕緊處理下吧。”果然,有人提到這個問題,就是想確定本質性的問題。

“沒事兒,我穿了……三層防彈衣!”王煊掀開衣服,展示給他們看,外層的防彈衣明顯中過槍。

衆人都無言了,居然……穿了三層,這年輕人還真是珍惜生命!

“散了,不要阻礙醫生工作,你們都什麼意思啊?”大吳瞥了衆人一眼,深感不滿,將一羣人直接趕走。

最後,她叮囑小王注意休息,側過身去時曲線起伏,踩着高跟鞋,婀娜身軀也漸漸消失在夜色中。

王煊回自己的住所時,途中看到鍾誠正在被他姐姐收拾,結果他見到王煊後,居然擠了擠眼睛,而且還笑了。

有毛病!王煊腹誹,懶得理他,轉身甩給他一個後腦勺。都被打成那副德行了,還好意思對王教祖“眉飛色舞”?王教祖決定,以後有合適的機會毒打他一頓。

……

清晨,莊園中所有人都起的很早,先是去了解老陳同志“離世”了沒有,結果老陳依舊很“堅強”。

衆人都無言了,沒法等下去了!所有人都決定,今天先撤了,實在熬不住了。

然後,人們又去瀏覽新聞,去查看與昨晚有關的報道。

因爲,他們已經得到一些消息,昨夜不僅莊園中在激戰,在更遠的郊外,更是有一架飛船墜毀。

來莊園準備“弔唁”的人,都是各組織的代表,不乏財閥中人,消息自然極其靈通,一早上就得到各種密報。

許多人都意識到,可能出大事兒了!

“本市發佈雷電預警後,依舊有飛船升空,不幸被閃電劈中……”

“本臺快訊,據前方記者最新報道,一架型號爲f的飛船冒雷雨前行,不幸被閃電擊中,在安城郊外失事,目前沒有找到倖存者。”

……

衆人一陣出神,老陳都快死了,在安城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新術領域的那批人直接“被失事”了,死的好慘。

部分人已經得到密報,昨夜安城的人曾幫青木定位過那艘飛船,已經很明顯了,多半是被青木發狠給擊毀的。

顯然,真要查下去的話,請有關部門調衛星監控應該能還原真相。

“情有可原,陳永傑馬上就要死了,新術領域的那批人還不消停,居然來夜襲,如果我是青木也要替師傅出口惡氣,幹掉那架飛船!”

許多人表示理解,對青木深表同情,這次頗爲厭惡新術領域的人,居然深夜來襲,連他們都受到驚擾。

也有人站在遠處,淡淡地開口:“這些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這是來自財閥的一箇中年人,他沒有參與進去,而是收拾行李準備離去。

Wωω★ttka n★¢○

他已經得到最新密報,被擊毀的飛船中可能有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被青木給轟殺了,這件事兒絕對小不了。

早晨,許多人都在收拾行裝,準備返程,很快,部分人先後得悉秘聞。

“什麼,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可能死了?!”

“青木是個狠人啊,一發能量炮下去,報得大仇,估計老陳一直不嚥氣,就等這一刻呢,可以瞑目了!”

……

一大早,王煊就被喊到陳命土的病房中,老陳正用他那口黑劍削那柄雪白的斷劍。

“這柄劍很了不得,以超物質催動時,堅固程度不弱於我這柄黑劍多少,劈砍機甲絕對沒問題。”老陳感嘆,這是一柄絕世利劍。

當金髮老者耗掉大量超物質後,這柄利劍就比不上黑劍了,被老陳劈斷,材料被他收集起來。

“昨夜你徒手對抗超物質甲冑,險死還生,如果有一柄利器在身邊,應該不會那麼吃力。”老陳告訴王煊,準備將這把銀色的超凡劍器熔鍊,給他打造一柄趁手的兵器。

這種材質太難得了,擁有神秘屬性。

“當!”

他用黑劍去削,準備截成碎塊,毀掉原本的面貌,防止被人認出這是新術領域頭號人物的佩劍。

王煊心動,昨夜如果有仙劍在手,哪裡會經歷“死亡二十四”秒,手指甲也不至於震落出去。

“叮!”

突然,黑劍在劈砍雪白斷劍時,發出不正常的聲音,劍刃顫動,這次沒有削斷剩下的那一截。

老陳感應何其敏銳,直接放下黑劍,低頭看着已經越來越短的雪白斷劍,頓時發現端倪。

“還有一口劍?!”連老陳都被驚到了,昨夜金髮老者從一口闊劍中拔出這柄超凡利劍,他可以理解,那是對方有意爲之,想要誘殺他。

但是現在,這是什麼狀況?超凡劍器中藏着一柄短劍!

青木也很吃驚,湊上前來仔細觀察,道:“像是……青銅材質。”

老陳一語不發,用力去拔,發現被澆鑄在裡面,根本抽不出來,只得再次開始小心的削雪白斷劍。

他花了很長時間,最終將一柄樣式極其古老、不足一尺長的短劍剝離出來。

它很短,也可以稱之爲匕首,不算劍柄外,單是劍刃部分不足巴掌長,實在太短了,但是卻沉甸甸。

劍身與劍柄是一體的,看起來都爲青銅材質,上面有繁複的花紋,無論怎麼看都有點像先秦時期的紋理。

老陳看了又看,道:“雪白長劍是從那片神秘之地挖出來的,顯然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都不知道它當中還藏着一柄短劍。”

他翻過來調過去的看,道:“看這種紋飾,還有劍體的形態,絕對出自舊土,屬於先秦風格,但它卻早早的進入深空,埋在那片神秘之地,有問題啊。”

王煊接了過來,用它嘗試切雪白長劍的碎塊,結果竟然真的……斬斷了!

“確實怪異,看着像青銅材質,但卻能切開超凡兵器。”王煊認爲,應該是某種極其稀珍的材料煉製的。

老陳接過去,也覺得不可能是青銅材料,他小心的用黑劍與短劍輕碰,結果兩劍同時迸發冷冽寒光,並且都無損。

“好劍,不會比我這柄黑劍差,不知道是誰用過的,當年一定赫赫有名。”老陳愛不釋手,最後遞給王煊,讓他好好收着,今後有大用。

“它剛纔自動發光了。”青木露出驚容。

老陳點頭,道:“當然,爲什麼我說它不凡?與黑劍一樣,可讓鬼神退避,神秘屬性不可想象,需要慢慢去挖掘。”

“鬼神退避?”王煊露出疑惑。

“我們探險組織去的地方都很不一般,數十年來,我也算是經歷了各種大風大浪,但也遇到過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最終,我就是依靠這柄黑劍在手,在一些絕地中才保住性命,曾遇到過莫名的東西與力量,觸及黑劍便散去,沒有接近我。”

王煊喜悅,用手摩挲青銅短劍,準備去做個劍鞘,以後無論是插在靴筒中,或者綁在小臂上都可以,攜帶方便。

老陳道:“青木,你回頭將這柄雪白長劍的碎塊拿去熔鍊,鑄把兵器留着自用。”

……

王煊走出老陳的病房,現在外面依舊烏雲密佈,雖然沒有下雨,但是不時有閃電劃過長空。

他擡頭看着天色,輕輕嘆息,今天就要與老陳還有青木分別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相見。

突然,他愕然,那雲層中有什麼東西?點點金光在盪漾,沉沉浮浮,有些朦朧,有些神聖!

他立刻轉身衝進病房中,道:“老青,趕緊到窗戶那裡去看看,雲層中那是什麼東西?!”

青木驚異,但還是走了過去,擡頭望天,結果……毛都沒看到,只有黑壓壓的雲朵以及偶爾劃過的閃電。

“見鬼了,我不可能眼花,它還在那裡!”王煊確信自己沒有看錯。

病牀上的老陳聞言,一躍而起,衝到落地窗前,盯着高空。然而,他也疑惑不解,除了烏雲與閃電什麼都沒有。

王煊低語道:“我真的看到了,它是朦朧的一團金光,祥和神聖,但就是太遠了,看不清!”

感謝:泰山之滇,謝謝盟主的支持!

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一百零七章 月亮之上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有約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一百零五章 星際旅行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一百八十二章 古代修行路的幾大境界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十五章 羽化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一百八十二章 古代修行路的幾大境界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十五章 羽化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十章 新術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
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一百零七章 月亮之上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有約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一百零五章 星際旅行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一百八十二章 古代修行路的幾大境界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十五章 羽化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一百八十二章 古代修行路的幾大境界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十五章 羽化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十章 新術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