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

老僧身穿灰色僧衣,光頭鋥亮,飄飄然遠去。

王煊和老陳的麪皮都略微顫動了一下,盯着他發亮的後腦勺看了又看,兩人都繃着沒出聲。

“小王,爲了你,我遠走深空,你如何報答我?”最終,老陳繃不住,先開口了。

王煊趕緊在自己身上拍了又拍,道:“老陳,你正常點,一大把年紀了,讓我掉了一地雞皮疙瘩。”

“你說,我是不是在爲你擋災?”老陳瞪着他,一副討要說法的樣子。

關於這一點王煊確實理虧,但當日他也就是隨口說了那麼兩句,沒想到女方士就真找老陳去了。

“老陳,話不能這麼說,前幾天我和青木還在討論,我們一致認爲,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你是組織的帶頭人之一,終於真正突顯了你的能力與責任,青木也深表贊同。”

老陳看着他一本正經,還對自己露出一副敬重的樣子,真想打他!

老陳最後嘆氣,看着遠方有些出神,略顯落寞,道:“你不明白這池水有多深,你無法想象先秦時期的羽化真相有多恐怖,我這次確實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王煊詫異,他也是昨夜悚然,才心有警惕,對羽化這件事產生了其他看法,現在老陳居然是這副語氣,似乎早已看出什麼?

很快,王煊想通,探險組織與國家合作,屬於半官方性質,自然瞭解很多常人無法想象的秘密,甚至是歷史的真相。

畢竟,還有誰比國家更能深入的徹查一切?歷代的文獻、孤本秘冊等,一定記錄與留下了什麼。

“那段歲月,真的滄桑與厚重啊,那不僅是歷史,也是一段感動天地、搖落星月的璀璨詩篇。”老陳話語沉重,連嘆氣都顯得蕭索,有些無力感。

“女方士的出現,是一個很不好的兆頭,她的迴歸,意味着……算了,不能說啊。”老陳揉了揉太陽穴,顯得十分疲倦,道:“你還年輕,不知道這件事有多麼嚴重。”

王煊看着老陳這樣情緒低落的樣子,有點不適應,平日的老陳淡定而從容,現在完全不同了,心力交瘁。

“不要覺得這是小事,一個弄不好會出大亂子,所以,我帶她遠走深空,走訪一些地方,希冀能解決問題,可惜,我失敗了,不由自主,還是被她指引着回來了。”

說到這裡,老陳有些傷感,拍着王煊的肩頭,道:“小王,未來屬於你們年輕人,過段時間如果……我不在了,你們這代人一定要想盡辦法,將舊術的某些秘密探尋出來,找出那條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正路,或許也可以稱之爲捷徑!”

王煊發毛,老陳這是要死了,命不久矣?!

“人生啊,就是這麼的起起伏伏,誰都不知道自己最後會怎麼落幕!”老陳感慨,望向天邊,在朝霞中他的身上有一層淡金色光彩。

王煊以前沒怎麼注意,現在發現老陳雖然憔悴,但是卻身形挺的筆直,有股難言的氣質。

“師傅,你不要硬撐着了,得不到女方士的羽化仙法就算了,王煊實力突飛猛進可能……”

青木來了,還在院門外,就聽到老陳的感慨,所以也隔着院牆開口勸解老陳,不要太執拗,並大步走了進來。

當看到王煊的剎那,他想堵上自己的嘴巴,同時,恨不得立刻消失,不敢去看老陳。

我去,老陳原來真在憋大招!王煊目瞪口呆。

他一陣無語,在他眼中,老陳身上的淡金光彩瞬間褪個乾淨,什麼身形挺的筆直、正氣等全都消失了。

其實,王煊壓根就沒入戲,並不怎麼相信,現在更是親眼目睹,抓了個現行,輪到他想打老陳了。

“老陳,你真可以。”王煊嘆道。

老陳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所謂的傷感、落寞霎時間消失,又恢復了淡定與從容,他搖頭感慨,道:“這就是人生的起起落落,軌跡隨時在變。”

他看向自己的徒弟,道:“青木,多大的人了,怎麼還這樣毛躁,讓小王看笑話了吧?”

青木能說什麼,他也是在老陳回來後,經過深入交流看法,才明白老陳在打什麼主意。

王煊瞥了一眼老陳,見他這麼憔悴,一點也不同情,老同事是個狠人,爲了得女方士的仙法,硬撐了這麼多天,死活不找人接班,也是夠拼的!

他湊過去,小聲問道:“真有羽化仙法嗎?”

青木看不下去了,道:“行了小王,做人要厚道,你也別刺激老陳了。”

王煊看了他一眼,道:“青木,我要是你,扭頭就走,你真是接你師傅的班來了,我感覺馬上就輪到你了。”

“你閉嘴!”青木發毛,向後退了幾步。

然後,他一陣心悸,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精神領域竟承受着某種壓力,冷汗都冒出來了。

與此同時,老陳長出一口氣,心有所感,道:“我感覺那位天仙子離開了,不再對我散發精神威壓。”

不得不說,老陳真的很強,在白天都能感知到女方士是否離開。

但他也嚇了一跳,不禁看向王煊,這小子張嘴剛說完就靈驗了?與女方士間似乎真有什麼橋樑可以溝通!

“這是真的……輪到我了?!”青木想哭,不幸被那張開過光的嘴全都說中了,而且數天前就告訴他了。

王煊也鄭重起來,女方士都不需要進入夢境中了嗎,白天都有這種手段?着實給人帶來壓力。

老陳現在神色複雜,有解脫,也有遺憾,先是如釋重負,而後又嘆息,他堅持到現在,被折騰了個夠嗆,依舊是一場空。

王煊開口:“老青,你趕緊去大興安嶺,別學老陳瞎折騰,我覺得你最好帶上金川、錢磊一塊去,人多力量大,有事好分擔。”

青木瞪了他一眼,很想說,金川不就是對你截胡過一次嗎,錢磊好像和你索要過石頭?

不過他心裡還是認同了,必須得找人分擔,一起去大興安嶺,不然他自己一個人多半搞不定。

老陳開口:“這些天,我恭謹而又虔誠的與那位天仙子交談,爲此徹夜不眠,我覺得她通情達理,青木你去吧。”

青木還能說什麼,總不能嗆他師傅吧,這老頭白遭罪了,現在還給自己臉上貼金,最後更是讓當徒弟的繼承“遺產”。

院中只剩下老陳與王煊,兩人面面相覷,最終還是老陳先笑了。

“小王,說吧,你身上的秘密可不算少,連女方士都對你另眼相看,不過她總算離開了,要重歸地下。”

老陳恢復了往昔的淡定與從容,雖然話語還算平和,但是卻有股無形的壓力散發。

王煊沒有開口,冷靜而無聲。

“別否認,你剛畢業時有多強,我很清楚,而你在那一夜將兩個練成鐵砂掌的殺手輕易擊敗時,正好是從大興安嶺回來,那時我就知道,你身上籠罩上了迷霧。”老陳開口,沒什麼情緒波動。

他又道:“你的實力提升的很猛烈,這次居然擊敗孫承坤,將青木都嚇住了,別看他什麼都沒說,但是對你這種成長速度,他有點摸不着頭,感覺心驚肉跳,再這麼下去,連我也要眼皮狂跳。”

顯然,老陳現在還能沉得住氣,說明他實力極其高深,是一個罕見的超級高手!

王煊嘆氣,他知道這種情況早晚會出現,因爲他的實力確實提升的過快,只要是他身邊的人有心留意,或早或晚必有所覺。

老陳明顯是要挖他身上的東西!

“老陳,我如果告訴你,我真的沒有羽化仙法,你信不信?”王煊一臉嚴肅地說道。

“那你身上有什麼迷霧?”老陳問道。

“是有秘密,但是不具普適性,說出去別人也做不到,只會惹出更大的麻煩。”王煊感嘆,他也很淡定,一點都不怕。

老陳搖頭,拍了怕他的肩頭,道:“你別多想,我不勉強你,但是你不妨多考慮下要不要說出來,現在不用急着回答我,明天我約你釣魚,到時候再聊。”

然後,他又很警惕的開口,道:“你別作妖,千萬別胡思亂想,女方士這次肯定迴歸地下了,不會再出來,畢竟她的肉身在那裡。”

王煊絲毫不在意,而且還在笑,道:“老陳,你想多了,今晚睡個好覺,畢竟熬了這麼多天。”

這一刻,老陳眼皮狂跳,怎麼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快速打電話聯繫青木,問他到哪了?該不會又回到附近了吧。

王煊道:“你想哪裡去了,我是那樣的人嗎?女方士都離去了,我難道還能把她喊回來不成,我也怕她折騰我啊。”

老陳點頭,是這麼回事兒,他也覺得王煊不可能駕馭的了女方士。

接下來,王煊和老陳聊起了普法寺。

“老陳,你知道這座寺院的歷史嗎,都出過什麼大事,我怎麼覺得,這裡雖然神聖莊嚴,但是卻缺少點佛氣?”

老陳搖頭,張着哈欠,說真不知道,他要去補覺,現在終於可以清淨了。

不久後,王煊在寺廟中向一位老僧請教,詢問這片古剎的歷史,有什麼傳說,以及發生過的大事件等。

老僧講了很多,提到許多近乎神話般的傳說,普法寺昔日有聖僧道果高深,最終成就菩薩果位!

王煊注意篩選,挑取有價值的消息,終於聽到一則讓他心神爲之一震的歷史事件。

三百年前,普法寺這片地帶發生過地震,古剎、佛塔等都倒塌了。

“也就是說,所謂的千年古剎,雖然傳承有那麼久遠,但那些建築物其實最多不過三百年?”

老僧嘆息,有些黯然,搖了搖頭,道:“這些建築其實只有幾十年的歷史。”

“什麼?”王煊吃驚。

“數十年前,新星那邊的人挖掘舊土地下的各種遺蹟,對古剎、道觀等也同樣很在意,有些財閥中的老人信佛,信道,爲此願意花費巨大代價,‘請走’一整片寺院,一片道觀。”

王煊聽到這裡,頓時恍然,明白了怎麼回事。

感謝:遮天老粉國民岳父、想要老婆的老徐,謝謝兩位盟主的支持!

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新篇 第222章 未來真聖領域有其名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新篇 第97章 道理自戰場上打出來第六章 女神第一百九十一章 打哭了一羣天才第四百零五章 查無此人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新篇 第102章 最高等精神世界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二百一十六章 地仙之資第三百五十六章 妖仙舞第四百八十四章 至寶有主第四百四十章 艦修遠征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三百二十三章 照進現實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二百六十八章 弒仙第三百零七章 定路新生第四百三十八章 夢醒了新篇 第322章 違禁必殺名單第三百六十三章 精神地獄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七十五章 狐王茵新篇 第350章 手機部分遺體第四百八十五章 接近真實源頭抓活物第三百三十四章 單挑全世界第四百八十七章 至寶養生爐之秘新篇 第277章 世外有人來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新篇 第298章 異象驚星空新篇 第3章 婚禮新篇 第122章 小心至寶新篇 第97章 道理自戰場上打出來第三百零七章 定路新生第二百二十四章 比肩古代傳說新篇 第145章 霸凌新篇 第220章 金書玉冊第三百四十二章 爭道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新篇 第205章 三花聚頂五氣朝元第四百五十三章 新船遠航第五百零一章 心不設防第四百四十六章 密地重逢新篇 第23章 數一數二的文明源頭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九十七章 紅顏知己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是鄭武新篇 第153章 分外妖嬈第二百三十六章 釋迦真經新篇 第110章 至寶恥辱記第四百二十二章 人間誰說了算第三百八十六章 吞噬神話的深淵新篇 第269章 還有造化第二百一十九章 超凡敗了新篇 第302章 與你們同在新篇 第202章 一份驚喜新篇第247章 角鬥場事故頻頻新篇 第115章 一代人的生命盡頭新篇 第220章 金書玉冊新篇 第357章 歲月變遷新篇 第192章 道友糊塗啊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三百八十章 月亮上打窩的釣魚佬要破產第五百三十二章 舊時代落幕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三百八十二章 時空錯亂酒吧第四百一十九章 操心婚姻第四百五十二章 生個超凡後代吧新篇 第93章 全部暴斃新篇 第117章 又到搏殺未來時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話燃燒的盡頭新篇 第345章 論道新篇 第310章 反天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新篇 第30章 無情無義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新篇 第3章 婚禮新篇 第20章 奇異之地新篇 第23章 數一數二的文明源頭第三百九十七章 線上線下都在打鄭絕世第二百章 至寶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一百六十四章 列仙覬覦的奇物新篇 第336章 跨越到星空的彼岸新篇 第297章 天下超凡皆負我第三百二十七章 陸地神仙第二百二十九章 牧城大戰第二百七十八章 教育到明白事理第四百一十一章 隻手屠龍新篇 第155章 誰無敵了新篇 第9章 神秘至寶出世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三百九十二章 千年修得共……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有約新篇 第267章 得知真相要自閉第十五章 羽化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藥
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新篇 第222章 未來真聖領域有其名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新篇 第97章 道理自戰場上打出來第六章 女神第一百九十一章 打哭了一羣天才第四百零五章 查無此人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新篇 第102章 最高等精神世界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二百一十六章 地仙之資第三百五十六章 妖仙舞第四百八十四章 至寶有主第四百四十章 艦修遠征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三百二十三章 照進現實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二百六十八章 弒仙第三百零七章 定路新生第四百三十八章 夢醒了新篇 第322章 違禁必殺名單第三百六十三章 精神地獄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七十五章 狐王茵新篇 第350章 手機部分遺體第四百八十五章 接近真實源頭抓活物第三百三十四章 單挑全世界第四百八十七章 至寶養生爐之秘新篇 第277章 世外有人來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新篇 第298章 異象驚星空新篇 第3章 婚禮新篇 第122章 小心至寶新篇 第97章 道理自戰場上打出來第三百零七章 定路新生第二百二十四章 比肩古代傳說新篇 第145章 霸凌新篇 第220章 金書玉冊第三百四十二章 爭道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新篇 第205章 三花聚頂五氣朝元第四百五十三章 新船遠航第五百零一章 心不設防第四百四十六章 密地重逢新篇 第23章 數一數二的文明源頭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九十七章 紅顏知己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是鄭武新篇 第153章 分外妖嬈第二百三十六章 釋迦真經新篇 第110章 至寶恥辱記第四百二十二章 人間誰說了算第三百八十六章 吞噬神話的深淵新篇 第269章 還有造化第二百一十九章 超凡敗了新篇 第302章 與你們同在新篇 第202章 一份驚喜新篇第247章 角鬥場事故頻頻新篇 第115章 一代人的生命盡頭新篇 第220章 金書玉冊新篇 第357章 歲月變遷新篇 第192章 道友糊塗啊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三百八十章 月亮上打窩的釣魚佬要破產第五百三十二章 舊時代落幕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三百八十二章 時空錯亂酒吧第四百一十九章 操心婚姻第四百五十二章 生個超凡後代吧新篇 第93章 全部暴斃新篇 第117章 又到搏殺未來時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話燃燒的盡頭新篇 第345章 論道新篇 第310章 反天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新篇 第30章 無情無義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新篇 第3章 婚禮新篇 第20章 奇異之地新篇 第23章 數一數二的文明源頭第三百九十七章 線上線下都在打鄭絕世第二百章 至寶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一百六十四章 列仙覬覦的奇物新篇 第336章 跨越到星空的彼岸新篇 第297章 天下超凡皆負我第三百二十七章 陸地神仙第二百二十九章 牧城大戰第二百七十八章 教育到明白事理第四百一十一章 隻手屠龍新篇 第155章 誰無敵了新篇 第9章 神秘至寶出世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三百九十二章 千年修得共……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有約新篇 第267章 得知真相要自閉第十五章 羽化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