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

夜月下,魚線垂落,又一本經書來了,快速到了竹船上方。

王煊攥着短劍,沒有驚喜,反而皺眉,對方真是鍥而不捨,徹底盯上他了?

逝地出現後,纔有超凡輻射,這意味着,逝月比列仙還久遠。

“上面到底是什麼怪物?居然在月亮上垂釣。”王煊臉色陰晴不定。

那本經書懸在竹船上方,流淌霞光,道韻天成,還沒有打開,就有數百個神秘符號綻放,氣象非凡。

“神照內景圖?”王煊盯着看了又看,這東西和內景地有關係嗎?

他很動心,對內景地瞭解真不多,每次都是被動打開,不知道這東西能否有關於內景地的詳細描述。

“這本經書怎麼樣?”王煊看向擺渡人。

“很了不起,稱得上道家秘傳的絕學,很少有文字記述,一向都是師徒口口相傳。”

擺渡人給予高度讚譽,讓王煊動容,掂量着短劍,盯着這經書看了又看。

“在內景經文中,它能排第幾?”他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擺渡人沉聲道:“對內景的論述,它有獨到的見解,我估摸着,最起碼能排進前十七名內。”

“前十都沒有擠進去?破經書,也就賣相唬人,它還吸引不了我!”王煊後退,沒有觸及它。

“老鐘的書房裡有更好的?”擺渡人提前將這句話說出來了,他估計,這小子肯定要這樣迴應。

王煊點頭,然後就看到那經文再次飛走了,他不禁喊道:“經文太差,還不如人間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的收藏,這樣的經文誰看啊。”

擺渡人看不過去了,道:“你和我說說,老鍾是誰,手中都有什麼經文,我還不信邪了,他的藏書能將神照內景圖碾壓!”

“他是一個養生家、收藏家、考古學家。爲了照顧兒女,他不得不養生,將兒孫輩都熬白了頭。他收藏豐富,各種典籍,應有盡有,包羅萬象。地仙字畫、羽化經書、列仙手札、上古奇物,都藏於書房中。他文學素養不錯,每日鑑賞古物,陶冶情操。”王煊感慨,評價甚高。

“你先等會兒,他的那些東西都是怎麼來的?”擺渡人一臉嚴肅地問道,覺得有點離譜,一個凡人也能有這麼多秘典?

王煊道:“我都說了,他也是一個考古學家。知道舊土吧,地下都快被他與其他一些老傢伙組織的人手挖空了。”

“怎麼可能,別說羽化級的淨土,就是地仙洞府他都進不去,可以自行隱藏於虛空中,他怎麼找得到?!”

擺渡人不信,因爲,如果那個所謂的老鍾真做到了,那連他的家當說不定也被人給抄後路了。

“前輩,時代不同了,舊土都沒有人能修行了,一點超凡物質都沒有,所有典籍也就只能當文物來鑑賞與研讀了。那些所謂的地宮、遺址,都很普通,縱然有些異常與危險,用戰艦也都能轟開。”王煊講出一些事實。

擺渡人發呆,而後悵然,嘆息道:“那是超凡能量消退到最低谷的體現。當超凡星球沒落時,萬法皆朽,一切神通異象皆淪爲虛影!仙家洞府也不過成爲迷窟,沒有天威可言,所有非凡因子都消退……道法腐爛!”

不然的話,按照他的的說法,即便是地仙的洞府都能常年隱藏虛空中,常人怎麼可能觸及?

就更不要說羽化級的府邸了,想都不用想,即便看到,也是可望不可及,敢臨近的話,一道羽化雷霆轟落下來,戰艦都要被轟碎。

“問題是,老鍾連列仙遺址都挖過。”王煊平淡地說道。

擺渡人出神,發呆,道:“我在舊土也有個落腳地,他麼的,該不會真的被他也給挖開了吧?”

“我估計差不多。”王煊點頭,連他家附近大黑山中的小道觀都讓人給掘開了,就更不要說其他地方了。

比如名山中的青城山,別說主峰了,即便最邊緣區域,甚至連超出範圍的地下都被挖空了。

“太過分了,這是挖列仙的根啊,萬一有人越界回來,這老鍾……哼哼!”顯然,連擺渡人都不能心平氣和了,開始哼哼了。

他又補充道:“這個老鍾,被大幕中那些人知道後,必然會成爲……名人。”

密地深處,老鍾莫名連打了九個噴嚏,一陣狐疑,而後警醒。他什麼書都看,立刻爲自己起卦,然後他就不淡定了,怎麼是神仙卦,無解?!

竹船上,王煊趕緊補救,道:“前輩,你可不能去亂說話,這人間變了樣,你們也不能苛責後人。老鐘不是個例,他代表的是一羣人,什麼秦家、宋家都沒少挖!”

“行,我都記下了!”擺渡人說道,蓑衣中浮現模糊的臉,在那裡默記。

“老鍾以後要是請我去他的書房,他的事兒,我接手管,人間的終歸是要人間的人說了算!”在這裡,王煊很低調,沒敢說人間歸他管。

這次時間間隔較長,直到兩人談了很久,月亮上才又有動靜,魚線落下,一本經書飛快降落。

它綻放五種光彩,煙霞繚繞,有一顆五色金丹轉動,承載着青天,氣象驚人!

一本書而已,居然蒸騰起漫天的金丹大道氣。

“五色金丹術?號稱金丹領域的絕世秘典,丹成一品,五色流轉,而後可昇華爲超品!”王煊看着經書,這樣評價道。

這是陳摶的法,他對這個人真的不陌生,鍾誠送他的那本書,除了小鐘的寫真外,就是陳摶的部分經文。

再有,不久前,他還在金疙瘩上了解到陳摶的近況,在西土的五陀樹下九色金丹大道圓滿。

所以,他看不上這篇經文,道:“五色金丹術過時了,九色金丹術都出來了!”

擺渡人都有些覺得他挑三揀四,要求太高了,道:“老鐘的書房到底有什麼,讓你眼界這麼高?”

“有先秦時期的金色竹簡。”王煊說道。

擺渡人一聽,頓時心神震動,有些難以置信,道:“你們……不過是凡人,都能接觸到這種東西了?”

“有什麼問題?”王煊問道。

擺渡人徹底不淡定了,道:“金色竹簡,自古以來就只有幾部啊,連我都沒有研讀過,沒有上過手,老鍾他將一部收藏在書房中,擺在書架上?!”

王煊一看他這架勢就知道了,金色竹簡對擺渡人這個級數的強者來說,都意義重大,異常重視。

他打定主意,回到新星後,一定想辦法去老鐘的書房轉上一圈,不然的話,夜長夢多,連守約者這種大佬都在惦念。

三年後,必有大變,有些列仙可能會迴歸,保不準以後這金色竹簡就神秘消失。

“要不,前輩和我去人間走一遭,各種典籍都能找到。連我都有一塊金色竹簡,刻着個人首蛇身的生靈,沒什麼文字註解,我看不懂。”

王煊的這種話,又刺激了擺渡人。他震驚,連這小子都有金色竹簡?時代變了,實在讓他無言,有些可怕啊!

在擺渡人看來,眼下的舊土人間,簡直是遍地寶藏!

王煊確實有一塊金色竹簡,是他選擇加入秘路探險組織時,青木給他的,可惜只有一塊,離完整的一部還差了數十上百塊。

“人間什麼經文沒有?只要用心,我早晚都能看到。”王煊看着這次久久未離去的魚線與經書,道:“所以啊,這些所謂的高深秘傳之法,就不用向我展示了,差的太遠。如果沒有最強經文,沒有讓列仙都眼紅的至高秘篇,就不要送下來了,我看不上!”

擺渡人雖然心中不平靜,但也不得不無言,這小子站在鄙視鏈頂端,俯視月亮上的垂釣者呢?

那捲經文離去,沒有再停留。

王煊補充:“對了,老鐘的書房還有五色玉書呢,據說,同樣很不簡單。”

一瞬間,那捲經書加速遠去,直接沒入夜空消失了。

“忘記說了,這只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的書房,別家的,我估計還得有類似的十幾個書房吧。”王煊衝着夜空大喊。

很長時間,月亮上都沒動靜了,沒有經文落下。

這時,王煊開始脫皮,從臉上開始,不斷向下掉,這是金身術在晉階!

他立刻施展金身術,配合它破關,不久後,他脫下一層極其堅韌的皮質,自己的身體晶瑩透亮,略微用力,爆發強盛的金光!

“金身術第八層初期了!”王煊感覺體內有用不完的爆炸性力量,理論上,金身術每提升一層都極其艱難。

比如,單七層就需要六十四年,單第八層則需要一百二十八年!

這樣耗時耗精力,根本沒有幾人敢去練,認爲得不償失!

王煊走秘路,通過內景、逝地將金身術提升到第八層,極大的縮短了修行時間!

Wшw◆ttκa n◆c○

“我這算是超凡之體了吧?”王煊覺得,再遇上那三個超凡者,對方秘製的符箭不一定能射穿他。

“你這肉身很強,自然達標了,你的精神能量也不簡單,也屬於超凡領域的強度了。但是,你的精神與肉身爲什麼沒有共振,引發超凡蛻變?”擺渡人疑惑,盯着他看了又看。

很快,他想到了什麼,自語道:“難道你的肉身與精神還有潛能可挖掘,所以,不曾共振,未入超凡?!”

他露出異色,這麼說的話,眼前這個年輕人潛能極大?他確信,這個年輕人的實力現在就接近超凡了,甚至單論肉身的話,更強!

“以凡人之軀,可橫擊超凡?”他動容,不禁擡頭望向月亮,上面的生物之所以垂釣,是不是也因爲如此?

“原來凡人領域還真有個極點啊,我現在逼近與立足在這裡了嗎?”王煊自語。

接着,他又道:“我覺得,我的蛻變還未完成,今晚還能再次大幅度提升實力。”

因爲,他覺得自身血肉活性猛增,新陳代謝加快,細胞還處在最活躍的境地中。並且他的身體不缺少能量,在超凡輻射下,應該還能繼續破關!

此刻,他練起五頁金書上的體術,前四式一氣呵成,第五式也推進下去了,最終他演練了出來。

“第五式也練成了?!”王煊大喜,這有些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因爲,他金身術又晉階了,能夠支撐他練更爲艱難的後一式了,金書記載的秘法需要強大的體質作爲根基。

王煊發現,他即便施展完五式,身體也沒有那麼滾燙了,不需要過多的“冷卻”時間。

這意味着,他的攻擊力將因此而暴漲一大截!

“看到沒有,我練的是道教創始人張道陵的體術,記載於五頁金書上。我各種功法都見過,所以真不要給我送什麼一般性的秘籍了!”

王煊開口,言語真不招人待見。

最起碼,連擺渡人看他都有些膩歪,這小子是想騙經文?!

王煊低語道:“前輩,逝月比列仙還久遠,上面到底是什麼怪物,你要是告訴我的話,我回頭送你一塊金色竹簡。”

“一塊,不要!”擺渡人堅定地說道。

王煊撇嘴,一部的話,他自己還沒看到呢,不給!

他琢磨着,等第二次蛻變完成後,他立刻閃人了,不想呆下去了。

這時,月亮上有動靜了,魚線落下,一部經文從天而降。

但是這次沒有什麼驚人的異象,只有淡淡的迷霧覆蓋着一塊石板,無聲無息懸在竹船上方。

“我只要最強經文,不然的話,還比不上老鐘的收藏!”

王煊覺得,這塊石板有點普通,上面佈滿裂痕,有人形圖,有文字,但只露出一角,其他部分被特殊霧氣遮住,無法望穿。

“這……”擺渡人震驚,看着這塊石板,他的身軀在顫抖,蓑衣中浮現他模糊的面孔,嘴脣居然在哆嗦。

王煊一看,立刻就知道這石板來頭無比驚人,讓擺渡人都失態了。

“這石板很不凡嗎?”他小聲問道。

“當然!”擺渡人伸出手,連他都想去觸摸,但又剋制了,道:“這應該就是你所說的,你想要的經文。”

“月亮上的生物垂釣失手的話,也算正常吧?”王煊問道。

他覺得,如果月亮上的生物有能力直接干預逝地,也就不用這樣費勁兒的垂釣了。

擺渡人點頭。

“哧!”

王煊二話不說,無比果斷地掄動短劍,鏘的一聲,火星四濺,將魚線艱難但卻有效的斬斷了!

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一百二十章 新星原住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內景之變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七十章 抱爆了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四十九章 招仙的體質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一百二十七章 那一腳的風情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二十三章 超感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女神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一百二十一章 密地所在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一百二十七章 那一腳的風情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人五衰病由來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
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一百二十章 新星原住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內景之變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七十章 抱爆了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四十九章 招仙的體質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一百二十七章 那一腳的風情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二十三章 超感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女神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一百二十一章 密地所在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一百二十七章 那一腳的風情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人五衰病由來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