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列仙不存

關於新星,應該是出現了神秘現象與超自然力量等,但王煊與秦誠所知有限。

主要是消息不對稱,他們生活在舊土,難以獲取最前沿的秘密。

至於列仙,那就更顯得飄渺了。

王煊認爲,很久以前曾有一羣人,或練採氣術,或專注於冥想,調理肉身與精神,得到遠超常人的力量。

他的這種猜測,可與一些古籍印證。

王煊在《黃帝內經》看到過相近的記載:上古之人,法於陰陽,和於術數,故能形與神俱。

在古代時,山野大澤中,如果出現單臂伏虎的異人,多半就會被先民敬畏,禮拜。

而隨着時間推移,流傳的故事可能會“走樣”,漸漸成爲神話。

當然,不排除古人中有極度強的個體,將冥想等練到最高層次,內養己身,從而獲取不可思議的力量。

比如,古籍中記載的少數個例,有方士形體與精神極致旺盛,可單手擲象。

王煊覺得,如果將舊術練到盡頭,有可能做到這一步。”

當個人的力量達到這種層次,在古人中意味着什麼?那就是神話的體現。

王煊認爲,從未有仙佛,只是有一羣人,曾經很強大。

所以,在舊術這個領域,他不迷信,只是沿着前人的足跡不斷探索,要以自身去驗證這條路。

王煊講出自己的猜測後,又做了一些補充。

“被神化的人,是否有個體繼續提升,實力達到我們所不瞭解的程度,那就不得而知了,畢竟現在舊術式微,早已沒落。”

或許,列仙就是那些傳說中的異人、方士,又有所精進後的體現?

王煊認爲,那只是人類中有數而特別的個體。

漫長歲月過去,無論是神話,還是列仙,早無痕跡。

林教授對王煊笑了笑,道:“按照你的猜測,仙佛也是人,所以,列仙、諸佛都已消散。”

王煊點頭:“只要是人,結局早已註定,都已消亡。”

秦誠聽的入神,很感興趣,然後,他又覺得殊爲可惜,道:“如果古代人類中,那些極致強大的個體活到這個時代,藉助高科技,再觸及新星那邊存在的超自然力量,是否可以續命,甚至如財閥所渴求的那般,長生有望?”

“歷代,無論是財閥,還是有權勢的人,到了相應的高度後,都在孜孜以求,對長生的野望從未變過。”

林教授有感而發,因爲他親身接觸過一些人,如今正在推動這些研究,投入大量的資金。

“你要研究舊術,我不攔你,我這裡有些東西可以送你。”林教授起身,從書架取下一些紙張。

他很嚴肅,遞給王煊,讓他收好。

秦誠頓時好奇,伸長脖子湊過來看。

林教授看了他一眼,道:“你要學,我也不攔你,但練這種東西,需要無比紮實的根基,你還得努力,不然,你可能會出現非常嚴重的問題,生命受損。”

林教授明言,採氣未成,無法內養己身,不能碰這東西。

秦誠聞言,臉色頓時垮了。

王煊聽到這裡後立刻明白,這應該是某種非常厲害的“根法”。

內養、採氣、冥想等,可以從根本上改變一個人的體質與精神,在舊術中被稱爲根之所在。

體術等雖然絢爛,在實戰中至關重要,但卻需要依附在根法之上。

“照片上那堆竹簡中記載的東西被我破譯,並記錄在這些紙張上。”林教授告知了根法的來歷。

紙張記載的東西,竟出自先秦大墓中。

王煊深感驚異,這可真是名副其實的古法,年代太久遠了。

那個時期,尤其是竹簡能保存下來實在不易。

年代過於久遠的墓穴還未開啓前,竹簡便早已爛掉了。

即便它未腐爛,但在開啓的剎那,由於內外環境劇變,九成的竹簡也都會毀掉,更不要說留下文字記載了。

林教授道:“如今,技術越來越發達,古代留下的一些好東西在出土的剎那,是能夠被迅速處理與保留下來的。”

秦誠想了想,問道:“兩三千年過去,這些記載還有用嗎,是否過時了?”

林教授點頭:“你說的有道理,時代總是在不斷向前發展,但這堆竹簡上的記載價值很高,畢竟那個時期出現了一些極其強大的方士,同年代的根法不會太差。”

並且,林教授明確告知,這部法經過了驗證,是好東西,甚至說非常了不起。

王煊聽完後,鄭重地收了起來。

林教授又道:“舊術實驗班解散後,你面臨兩個問題,一是沒有了以稀珍食材配製的藥膳,二是缺失更高深的舊術經文。”

關於前者,王煊早已意識到是個問題,但關於後者——舊術,他已學了不少,而且都很有來頭,如博物館的孤本,財閥的稀珍收藏等,難道還有比這些更驚人的東西嗎?

林教授告訴他,實驗班的教材確實很好,來歷不凡,但都是各自稀珍秘本中的一部分記載,他所學的並不完整。

甚至,林教授都沒機會看到那些後續的篇章。

“因爲那些東西非常珍貴,他們只拿出了根法前面的一部分給你們,如果真有人練成,自然會有人送來後續法門。”

但很可惜,實驗班解散了,舊術研究這個項目被放棄,所以也就沒有後續的根法了。

秦誠笑道:“這部竹簡記載的根法算是幫王煊解決了所要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如果有一天,他在現代成爲一名強大的方士,那就有趣了,值得期待。”

“如果確實鑽研透徹並練成,或許將他另外一個問題也解決了,不再需要稀珍食材與藥膳配合練術。”

林教授的這番話,讓王煊都吃了一驚。

這意味着什麼?竹簡上記載的根法極其神秘與驚人!

“有這麼厲害?”秦誠訝異。

“當然,那些方士留下的東西都不簡單,那個時期舊術相當璀璨,追尋長生藥等也都與方士有關。

林教授告知,在某段時期,新星的財閥們曾耗費大量的人力與錢財等,來舊土尋找上古大墓,想挖掘與方士有關的東西。

現如今,舊土地下歷代的諸多墓葬羣都被翻遍了,很少再有漏網之魚。

“所以,你即便想走舊術這條路,也要去新星,因爲許多珍貴的典籍、秘法等,歷代的稀珍經文都不在舊土了。”

秦誠不滿的咕噥:“財閥中的一些人是不是有某種特殊的收集癖啊,他們要這麼多的舊術有什麼用?”

“自然有用,經過驗證,舊術被某些生命研究所解析,應用,在生物領域中,有針對性的開發出一些現代成果,可以延緩部分老傢伙的衰老。”

林教授講出了很多秘聞。

事實上,上古大墓中挖出了很多好東西,比如有人曾挖出過金色的竹簡,那是一種特殊的竹子,歷經漫長歲月而不腐,至今堅硬如鐵。

但是,這種植物在舊土早就絕跡了,挖出前根本不知道這類植物的存在。

可想而知,那樣的竹簡上記載的的東西絕非凡俗,一定極其了不得。

但很可惜,這類東西被那些組織、研究所、財閥得到後,就此秘不示人,外人再難見到了。

在某段時期,那些財閥、各類型的組織曾耗費巨大,常年在舊土尋找這類東西。

林教授解開自己的上衣,露出身上的舊傷,挨着心臟,在胸口那裡居然有兩個拳頭大的傷疤。

看樣子,當年他被某種外力生生洞穿了身體,現如今那裡看起來還很可怕。

“當年,爲了照片中的竹簡,我接連受創,都是致命傷,一處是被人用拳頭轟穿的,另一處則是被人用現代武器射穿的。”

也正是因爲如此,林教授這個曾經的舊術高手無法再實戰了,事後能活下來已經算是奇蹟。

可見,當初各大組織與財閥等爲了爭奪這類東西多麼的激烈。

看到現在的王煊,林教授就彷彿看到了年輕時代的自己,對舊術有一顆強烈的探索心,可惜,他自己的路早已斷了。

王煊安慰他,未來或許會有新型藥劑出現,能解決林教授身體上的問題。

“都這麼一把年紀了,該放下的我早放下了。”林教授搖了搖頭。

秦誠道:“這麼說,王煊即使想走舊術這條路,也需要去新星纔好,好東西都被那邊的人搜刮走了。”

林教授很嚴肅:“不止如此,關鍵是那邊的發現,可能影響深遠,甚至,未來或許會引發某些變革。”

“我所說的都是自己的猜測,並不是從研究所、某些組織內部得到的消息,因此無需保密。”

新星那邊所傳的神秘現象與超自然之力都是與一些物品有關。

並且,關於這些傳聞與消息,其實早在數十年前就有蛛絲馬跡,但直到近年才漸漸泄露出一些屬實的情況。

關於那些秘密與問題,像是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不然的話,這邊的舊術項目也不會被拋棄。

“所以,機會難得,既然新星似乎找到了另外一條路,財閥手中收藏的稀珍竹簡、各類根法等,可能會因此流傳出來,不再被重視,遠比過去容易得到!”

王煊聽到後怦然心動,他真的有點想去新星了,遠比過去更渴望。

直到現在,秦誠還很不滿:“新星那邊到底找到了怎樣的一條路,纔會扔掉舊術與我們,簡直是棄如敝履,無情地將我們淘汰與放棄了。”

“多半不止是一條路那麼簡單。”林教授談及自己的感受。

最近數十年來,新星上出現一些稀珍的新物種,比如某種名爲“安神”的小樹,通體潔白,葉片散發清香,可以養人心神,每天吃上幾片葉子,有抗衰老作用。

據說,這種天價小樹是在新星大開發的過程中,從大荒中發現的。

類似的還有其他植物藥草,以及特殊的小生物等。

林教授當年是個舊術高手,早年曾獨自貫穿過新星各地的山川,根本就沒有發現過那些物種。

“我懷疑,他們發現的不只是一條路,而是有可能又發現了一顆有生命的星球,或許涉及到了超凡。”

這無疑是驚人的,新星那邊疑似早有發現,很早就探索到這樣一個地方,但卻瞞着普通民衆很多年。

林教授補充:“過去那些年,他們多半遇上了麻煩,而近年來纔有了進展,但我覺得,無論發現了什麼,他們想立刻獲得超自然力量,還不太現實呢。”

有一點,林教授特別強調,如果真的發現了新世界,那裡的藥草,各類資源,超凡物品等,一定對舊術有很大的幫助。

他低頭看着相冊上的女子,有些猶豫,要不要去見下這位故人,爲王煊爭取一個名額。

新書剛開始上傳就遇上了修羅場,月票各種翻倍,各位書友如果手裡還有月票的話,請投票支持下,感謝啊感謝。

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三十章 登仙失敗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三十四章 蛟(求訂閱,求保底月票)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一百二十一章 密地所在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一百二十一章 密地所在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女神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七十章 抱爆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鐘寶物無數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幕後的世界第十八章 偶遇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六章 女神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第一百二十九章 月夜人面現第十五章 羽化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三十章 登仙失敗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一百二十章 新星原住民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一百五十六章 萬古夜未央第一百六十四章 列仙覬覦的奇物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鐘寶物無數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有約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一章 舊土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十四章 探險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十章 新術第九十七章 紅顏知己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十七章 截胡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
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三十章 登仙失敗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三十四章 蛟(求訂閱,求保底月票)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一百二十一章 密地所在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一百二十一章 密地所在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女神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七十章 抱爆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鐘寶物無數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幕後的世界第十八章 偶遇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六章 女神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第一百二十九章 月夜人面現第十五章 羽化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三十章 登仙失敗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一百二十章 新星原住民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一百五十六章 萬古夜未央第一百六十四章 列仙覬覦的奇物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鐘寶物無數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有約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一章 舊土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十四章 探險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十章 新術第九十七章 紅顏知己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十七章 截胡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