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

吳茵面容姣好,休閒的毛衣略雖然顯寬鬆,但依舊難掩她高聳的曲線,不過今晚不至於像上次那般險些撐破衣服。

她沒有開口說話,冷淡地瞥了一眼王煊,然後便轉頭看向酒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羣,沒什麼情緒波動。

她身邊的兩名女子正在打量王煊,有些驚異,這個人就不怕向來桀驁不馴的周雲教訓他嗎?在這個年齡段,青春就是最大的本錢,這兩人皮膚白皙,身段很正,充滿朝氣蓬勃的活力。

其中一人留着短髮,無懼深秋的寒氣,穿着短裙,展示着雪白的美腿。另一名女子長髮略帶“自來卷”,鮮紅的脣很性感,在街上燈光的映照下,整個人相當的靚麗,頗吸引路人的目光。

“王煊你今天吃槍藥了?”周婷爲她哥出頭,她很警惕,盯着王煊與她哥,她還真怕她哥受刺激,忍不住衝過去,再被反打一頓。

“咦,你就是王煊?”那個長髮略帶自來卷的女子,身段婀娜,向前邁步,嫵媚的丹鳳眼異樣,來到近前後,紅脣愈顯豔麗,她帶着笑道:“認識下,我是李清璇。”

“清璇,不要太過分!”吳茵開口,她知道這個李清璇同凌薇向來不對付,這明顯是要整事情。

王煊對李清璇點了點頭,直接將她與周婷以及周雲排除在外。

旁邊還有兩名年輕男子,都很沉穩,不像周雲這麼愛挑事,平靜地站在那裡。

“王煊,今天我很剋制,你這是要惹我嗎?”周雲剛纔差點被憋吐血,雖然對方說的是事實,他最近一而再與人交手,但大庭廣衆之下就不能“委婉”點嗎?他被刺激的心口都在疼。

王煊走了過去,很誠懇,道:“對不住,主要是今晚遇上一個周身散發淡紅霞光的人,相當蠻橫,算了……不說了,我今晚心情不太好,再見。”

他說完轉身就走,除卻周雲外,另外幾人都很平和從容,很難從他們身上看出什麼。

“呵,你遇上身體泛出紅光的人?那可真不走運。”周雲終於笑了,一副瞭然的樣子,他覺得自己猜到王煊經歷了什麼,一定是在某位超術高手面前吃癟,所以今晚火氣這麼衝。

他淡淡地笑了笑,直接進行了各種腦補,心情頓時大好。

在這種情況下,他倒是大度了起來,不計較剛纔王煊戳他心窩子的事,而且還好心的“提點”了兩句。

“小王,給你個忠告,別抱着舊術死不撒手,新術遠不是舊術可比的,很快就要出現超越宗師的人了,你啊,困在舊土,見識太少,可惜了。”

周雲頭上纏着白紗布,骨折的手臂帶着夾板並吊着繃帶,偏偏還一副心理優越感十足的樣子,連小王這種稱呼都叫出來了。

王煊儘量配合,嘆了一口氣,滿足他那種心理,然後轉身離去,不想再聽他嘚瑟了。

“哥,你還是謙虛點吧!”周婷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這才幾天啊,就被人打兩次了,實在太能惹是生非,不讓人省心。

吳茵看着王煊的背影,道:“這個人要當心,得注意點。”

周雲聽到後,道:“吳茵,不是我說你,人得大度,他上次不就是給你進行了一頓病理分析嗎,又不是故意的。”

吳茵簡直想衝過去,用高跟鞋踩斷他那條打着繃帶的骨折的手臂,好心提醒他,卻反被說不大度。

在她看來,王煊剛纔先是刺激的周雲不要不要的,然後幾句話又讓他優越感十足,難說不是有目的性的調動周雲的情緒,像是在觀察與試探什麼,最終事了拂衣去,不留痕跡。

吳茵心中憤懣,暗道,關老孃什麼事?我管你死活,絕不再提醒了,她氣的不搭理周雲了。

“周雲哥,那個王煊怎麼回事?”李清璇甜甜的笑着,纖手攏了攏捲髮,丹鳳眼斜挑,相當的驚豔,在那裡套話。

“你說小王啊……”周雲雖然桀驁不馴,愛挑事,但絕非心思少,他剛纔其實是在故意擠對吳茵,刺激了她一把,他對吳家這次強勢要求摻和進青城山的事深感不滿,就是因爲等吳家來瓜分利益,周家與凌家纔沒急着去挖掘,結果最後出事兒。

李清璇笑的燦爛,道:“那你細說說唄,我家準備組建一支探險隊去那個地方,想找一些身手好的人。”

吳茵一看就頭大,她原本想提醒周雲幾句,李清璇要搞事,但最後直接閉嘴,眼不見心不煩,隨便他們去折騰,反正不關她的事。

……

王煊轉身離開後,立刻收起剛纔的神色,變得嚴肅無比,眼神像是刀子般在酒吧街掃過,注視所有路過的人。

許多人被他掃視後,都有些心悸,覺得像是被山中的猛虎短暫鎖定過瞬間,都驚疑不定。

這一晚,王煊與青木出入各個酒吧,但終究是沒有找到那些人,顯然他們早已成功退走。

“別擔心,這事兒沒完,不管誰做的,我們都要將這件事兒捅上去,性質實在太惡劣了,報給舊土相關部門。”

青木開口,最後告訴他,回去早點休息,明天爲他送來持槍證。

“那些人短期不敢再出現了,我會找人盯着!”青木拍了拍他的肩頭,告辭離去。

雖然時間不早了,但王煊還是與父母通了個電話,感覺那邊一切正常後,他放下心來,知道這些人主要是針對他的,僅是想將他的生命抹殺。

回到住所後,王煊取出金身術,他今晚的狀態很特殊,連帶着研讀這門體術都與以往不同,領悟出更多的東西。

他在房間中,不斷舒展身體,按照秘本中的記載,開始練金身術。

今晚的槍擊事件對王煊的衝擊很大,在現代科技武器下,連舊術高手都顯得很脆弱,他如果反應慢一點,就被人爆頭了。

直到現在想來,他的脊背還在冒寒氣。

在他的耳畔,明顯少了一綹頭髮,子彈摩擦過,熔斷髮絲,過程實在驚險無比。

今夜,他有很深的感觸,生命的凋謝不過在剎那間,而他竟然無法有效的自保,需要青木解圍。

他要變強,尤其是對金身這種體術變得無比渴望,希望能練出強大的肉身,可以擋住冷槍。

若是金身術稍微有成,這個晚上,他便不會放走那些人,只要能稍微防住子彈,不那麼致命,他就敢追殺上去,有信心幹掉那些人。

金身術的第一層對於王煊來說並不陌生,與金衣術相近,他可以輕鬆的轉化過去。

很快,他就開始練金身術第二層,理論上來說,需要兩年的時間才能練成。

不過林教授曾提及,不用計較時間的問題,經書將難度誇大了。

“體術,主要是按照特殊的頻率,錘鍊身體,比如共振五臟,加快新陳代謝,改變體質,過程中有可能觸動腎上腺、松果腺等。”

總體來說,金身術就是讓身體蛻變,精神也發生質變,到最後能擋子彈。

“根法其實也是在全方位的提升自我,林教授一再提醒我,各種體術的根鬚都要紮在根法上。”

王煊練了一會兒後,停了下來,他將先秦竹簡譯文取出,仔細研讀。

因爲,今晚他長時間處在超感狀態中,一直未退出,讓他格外的敏銳,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這是超感帶給他的強烈直覺,他練完金身術,便開始研讀林教授送他的先秦方士傳承。

今夜,他的狀態果然非凡,領悟出不一樣的東西。

當他存想、內養自身時,他發現一切都不同了,他像是被拉入一個特殊的空間中,靜寂無聲。

這一切是如此的突兀!

王煊沒有恐懼,沒有驚慌,反倒冷靜的讓他自己都有那麼一絲意外,他像是一個超脫在世外的人,審視着這一切。

很長時間過去,這裡依舊沒有聲息,絕對的安靜,而他的思緒卻異常的活躍與敏銳,記憶力更是驚人。

剎那的回思,整本金身術全部烙印在腦海中,甚至他可以倒背如流,因爲他彷彿能翻閱這冊秘本,從後向前看。

接着,他又嘗試了下,先秦竹簡譯文也是如此,他可以倒背如流,甚至想到某個段落,都能正、反誦出。

這哪裡還是超感狀態,在他看來,簡直是超神狀態。

這是什麼領域,他怎麼會這樣?

最爲關鍵的是,這裡像是一片隔絕的空間,沒有絲毫聲響,如同失去星斗的荒蕪宇宙,冷寂無比。

自己不明狀況,他從經文中來找,連倒背都可以,更遑論是再次的仔細研讀。

不久後,他在先秦方士的傳承中找到一段經文,超神狀態的直覺告訴他,答案就在這個段落中。

關於這一段,在竹簡譯文中較爲靠後,原本不是王煊所能接觸的,需要他的境界更高一截才適合去領悟。

但是現在,他的自身的情況卻與這段相符。

在這段經文中,提到了虛,談到了靜,又說到空明時光,相當的艱澀,斷續間,讓人難以理解。

關於這個段落,林教授也不理解,他不得已附上先秦時期的古老原文。

如果是在平日,王煊難以琢磨出它的真義,但現在的超神狀態令他大腦格外的清醒與敏銳,竟漸漸明悟出一些東西。

很快,後世的一些法,以及對修行的解釋等,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冥想、黃庭內景、致虛極、守靜篤……一些後世的法,以及字詞等跳躍出來,幫他漸漸理清這段先秦經文的真義。

在冥想領域,有一種成就堪稱極致,所謂的宗師都難以觸及,追求一生都難有所獲。

極致冥想,有時候又被稱爲最高冥想,那就是一個人進入這個領域後,可以在自己的虛寂世界中呆上幾年,甚至很多年。

而在外界,可能僅僅過去幾分鐘。

現在,如果用冥想來解釋的話,王煊就處在極致冥想狀態中。

而如果用《黃庭經》來解釋,那就是,他現在進入特殊的黃庭內景地。

在《道德經》中也有提及:致虛極,守靜篤。

顯然,這是隱語,描述了走舊術路的一種特殊狀態——虛靜,也道出了內景地的狀況。

無論是從冥想,還是從黃庭道家來解釋,都突顯了這種狀態的神秘,外人難以理解。

王煊回過頭來再看,被視爲冥想中的最高層次,以及黃庭內景地的描述,其實都只是……先秦方士根法的某種狀態。

哪怕處在超神狀態中,王煊還是一陣出神,相當的吃驚,最高冥想,黃庭內景地,都只是先秦竹簡的正確演練方法?!

他很震撼,如果理解沒有錯誤的話,他現在時間很充裕?

以冥想來理解,那麼他在這片特殊的虛寂之地,可以呆上幾年時間。

而如果以道家的理論來理解,他進入內景地,正處在空明時光中,可以長久停駐。

王煊沒有亢奮,也未過於激動,而是保持着一種超然的冷靜狀態,他決定試一試。

然後,他開始在這裡演練金身術!

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十章 新術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一百二十九章 月夜人面現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十四章 探險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九十七章 紅顏知己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四十八章 來自深空的信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六十五章 內景之變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一百零五章 星際旅行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十章 新術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一章 舊土第一百六十五章 內景之變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幕後的世界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一百七十五章 狐王茵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
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九十五章 仙口奪食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十章 新術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一百二十九章 月夜人面現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十四章 探險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九十七章 紅顏知己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四十八章 來自深空的信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六十五章 內景之變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一百零五章 星際旅行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十章 新術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一章 舊土第一百六十五章 內景之變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幕後的世界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一百七十五章 狐王茵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