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吞噬

地下監牢最底層,囚困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的牢房前。

相比於其他牢房,這間囚困着深淵滋生物牢房的重力水晶層足有半米厚,可見對這深淵滋生物的忌憚程度,以及這間牢房爲單獨結構,與其他牢房不是並排而建。

當初改建這間牢房的設計是,其餘九間牢房內的兇犯,都能看到這間牢房內的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如果兇犯發現深淵滋生物有異動,且告知警衛,那就有機會被轉到上面的二層。

身處地下監牢三層,是沒機會出去的,不像二層與一層的囚犯,每週還能到外面放風一小時。

之所以有這種安排,是因爲一旦這不滅特性的深淵滋生物脫困,聯盟關押了它這麼多年,它會怎麼報復聯盟,是人們難以想象的。

蘇曉看着牢房內的深淵滋生物,原本在裡面無時無刻不散發出惡意的深淵滋生物,此刻竟反常的在那不動了,它已感應到,能殺死它的人,就站在牢房外,這讓它的氣息變得越發暴戾。

原本就很安靜的地下監牢,此時空氣中更彌散着一種莫名的壓迫感,這讓周邊牢房內的獅王,怒鯊,女妖都投來視線,一直倒掛在牢房內的憎恨,以及盤坐在牀|上一動不動的心靈大師,也都走到重力水晶層前,目光投向對峙中的深淵滋生物與蘇曉。

“院長先生,我建議你和它友好相處,如果你想殺死它一勞永逸,我勸你還是算了。”

五名兇犯中嘴最碎的怒鯊開口,這傢伙有着一張鯊魚臉,皮膚透青,頸部與耳後有腮,他不是魚人一類,而是年輕時受到了深海中詭異之物的詛咒,這傢伙曾是「安葛洛什海峽」著名的大海盜,多次劫掠聖蘭王國與聯盟的商船。

這世界的海域太大,也導致,這廣袤的海域成爲不法之徒們的樂土,四海王就是其中的代表,而怒鯊,曾是四位海盜之王中的一位,直到他的大副飄了,搶劫了一艘聯盟商盟的貨輪。

聯盟商會和聯盟商人,兩者聽起來相似,實際代表的意義卻不同。

當怒鯊的大副在清點那艘貨輪的貨物時,發現上面全是茶葉與香辛料,當時怒鯊的大副都快笑瘋了,直到打開最後幾個集裝箱,裡面是碼放到整整齊齊,透出金屬烏光的重炮級武器。

聯盟將武器籠統分爲三級,危險級、重炮級、鐵血級,第一級的危險級,是平民不得持有,會對城市內的公民生命安全、建築等造成威脅。

之後的重炮級,則是步入戰爭級別,也就是說,重炮級是僅有在戰爭時期,纔會動用的武器。

最後的鐵血級武器,是由聯盟第一軍工廠獨家生產,這個世界內,僅有這座軍工廠,能生產出以靈魂晶石爲動能的武器。

鐵血級武器,是在戰爭時機,必要時纔可動用的武器,此類武器只得存放、佈設在有限的幾個部門,且每把鐵血級武器,都有其專屬的編號,除非有聯盟議會院下批的證件,比如維羅妮卡,她就有這類證件。

當怒鯊的大副看到整整幾集裝箱的重炮級武器後,那大副高興的大笑,然後讓手下的人清點下,他去撒尿,實則想要跑路。

從那之後,這名大副消失了,準確的說,是被拷問一番後丟進海里餵魚,一小時後,獵手部隊的一個五人小隊,潛入到一艘豪華遊輪上,踹開怒鯊所在的貴賓房,已被‘豔遇’到的美人麻翻,趴在地板上的怒鯊,一直到被帶上快艇,他都是特別懵逼,沒搞清自己這是得罪了誰,無論怎麼說,他都是四位海盜之王之一,這就栽了?

事實證明,聯盟的商盟不能惹,因爲你永遠都猜不到,這商盟是幫哪個大人物辦事的,而那批重炮級武器,是聯盟高層與聖蘭王國的王族,達成了某件事的合作,因此才半賣半送給那邊,看似是貨輪運輸,其實全程都有獵手部隊的秘密保護。

當看到怒鯊的大副悍然出手時,獵手部隊的成員們,還認爲這是北境帝國秘密支持的海盜團,他們沒直接出手,而是先詢問了他們領袖泰莎的意思。

泰莎也感覺麻煩,權衡後,她開始對北境帝國這方面的相關部門施壓,那邊的態度就兩個字:‘什麼?’

這件事搞到最後,聖蘭王國王族、聯盟高層、北境帝國的情報部門大頭目們,都是哭笑不得,全是誤會。

其實最懵逼的是怒鯊,他承認自己這些年來做了不少壞事,但聯盟的審判所也不應該判他8700年的刑期吧,還把他送到黃昏瘋人院,這就更過分了。

人家獅王是鬼幫老大,鬼幫被聯盟收拾,獅王被關進黃昏瘋人院也無話可說。

女妖則是僞裝成聯盟大議員,判上萬年,被關進黃昏瘋人院,也同樣無話可說。

憎恨和心靈大師就更不用說了,一個是意圖毀滅幾個市,且險些成功,另一個則組織超大規模的邪|教,當然會被關押在這。

所以怒鯊感覺自己很冤,到底是因爲什麼把他關在這?直到後來,老院長來三層巡查,在怒鯊的多次詢問下,老院長才說出,你都敢劫聯盟商盟的船,還不知道因爲什麼被關進來。

當時怒鯊迷茫了,他請求老院長給他一個筆記本和一支筆,老院長應允了。

從那之後,怒鯊開始一筆一劃的書寫與回憶自己過去幹過的壞事,最終他越發篤定,自己沒劫掠過聯盟商盟的貨船。

當怒鯊與老院長反應他是冤枉的時,老院長一句話把他懟的無話可說:‘你前半生害死的無辜人還少?我看你是不知悔改,還得讓修道院的人來感化你。’

聽聞此言,怒鯊半句話都沒了,既因爲無話可說,也是因爲他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修道院那些神經病,那些人才更應該送到瘋人院治療。

蘇曉看了眼牢房內的怒鯊,雙方對視了幾秒,怒鯊移開視線,不是因爲他慫了,而是在蘇曉「靈魂凝視」能力的影響下,怒鯊感覺再繼續對視,他的靈魂就像要燒灼起來般。

蘇曉的目光重新看向牢房內的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又查看單向閥是否可用。

對於深淵能量與深淵滋生物,蘇曉一直都有所研究,因爲他發現,越到高階,他遇到深淵能量或深淵滋生物的概率就越高。

“吼!!”

前方牢房內的深淵滋生物發出咆哮,因進行過專門的隔音處理,裡面的深淵滋生物咆哮後,只能看到重力水晶層在波動,就像是水波般。

嘭!嘭!

牢房內的深淵滋生物接連撞擊重力水晶層,把重力水晶層撞的不停出現外凸,最狠的一次,外凸出的重力水晶層,距離蘇曉的鼻尖只差10公分遠。

“吼!!”

牢房內的深淵滋生物再度發出咆哮,雖聽不到聲音,卻能看到它周邊擴散開的層層黑色聲浪,要是被這些聲浪波及,九階中下游實力者非死即殘,這還是沒直接被這深淵滋生物攻擊。

蘇曉估計,要是一對一的單挑,雙方都是全盛狀態下,自己懟不過這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的,對方不死不滅,只是其衆多強大特性中的一種,當初獵手部隊是以圍攻的方式,付出大量死傷纔將其抓捕。

經觀察,蘇曉發現,深淵滋生物有一定的智慧,準確的說,剛離開深淵的深淵滋生物,是沒有智慧與思想的,純粹被本能與殘忍驅動的可怕存在。

在一個地方長時間停留後,深淵滋生物會因環境的影響,出現一定的智慧與思考能力,但因它過於暴戾與殘忍的本能,這後天出現的智慧與思考能力,會被大幅度壓制。

確認這點後,蘇曉取出用來應對深淵滋生物的手段,打開這牢房的重力水晶層,和這深淵滋生物單挑是不可能的,但可以讓對方讚美下太陽。

蘇曉取出根加固結構的玻璃柱,裡面是熾金色溶液,確切的說,這是液態阿波羅。

很久之前,蘇曉就有了關於液態阿波羅的設想,而且一直在完善,直到有了滿意的成果,之前在奧術永恆星的兩發太陽聖劍,就是憑液態阿波羅所達成。

在液態阿波羅達成時,蘇曉有了另一個想法,就是氣態阿波羅,準確說,是氣霧型的阿波羅,一些無法將固體阿波羅丟進去,無法將液態阿波羅倒進去的地方,將氣態阿波羅注入到其中,是不是就能達成消滅敵人的目的了?

一直以來,都有一個關於氣態阿波羅的難題無法解決,直到有次布布汪買的零食裡面贈了氣球,布布汪吹氣球完,當吹大到一定程度後,氣球啪的一聲爆開。

看到這一幕,蘇曉心中暗暗檢討,這麼簡單的原理,他竟然沒想到,氣態阿波羅根本不用擔心引爆問題。

牢房前,蘇曉佈設好一切後,牢房內的深淵滋生物竟模仿蘇曉的身形,但模仿的並不像,只是身形上的模仿而已。

蘇曉沒理會牢房內的深淵滋生物,他將裝置加裝在玻璃柱上,剛準備激活裝置,動作就一頓。

從一階到九階,蘇曉首次體會到被控住是什麼感覺,他只感覺全身像石頭般僵硬,這種彷彿變成一具塑像的感覺,讓他連激活裝置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到。

全身僵硬的感覺大概持續了2秒,當蘇曉恢復時,他確定一件事,深淵滋生物有種控制能力,且這控制能力無法被豁免。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蘇曉的刀術宗師等級還不夠高,當超過一定極限後,就算是深淵滋生物的控制能力,也同樣能豁免。

蘇曉活動五指,方纔雖只被控制了2秒不到,可到現在,他的手指末梢處依舊有些發麻,好在這感覺在快速消退。

蘇曉激活裝置,並且把功率開到最大,氣態阿波羅從單向閥,噴涌到深淵滋生物的牢房內。

下一瞬間,深淵滋生物撲掠上前,單爪拍向金色氣霧,哪怕它的大部分能力都被封印所限制,但它的近戰能力,依然強到讓人心中發寒。

咚!

一聲悶響傳開,深淵滋生物的拍擊,導致氣態阿波羅提前爆炸,把它的手爪炸到遍佈火星,但馬上,這些火星被涌動的黑暗吞沒。

就是這一小會時間,深淵滋生物所在的牢房內,已遍佈金色霧氣,牢房外,蘇曉又取出一個個裝有液態阿波羅的玻璃柱。

咚!!

震耳的爆炸聲,從牢房內傳來,隱隱還能聽到深淵滋生物的咆哮。

幾秒後。

咚!!

爆炸繼續,在兩次爆炸後,蘇曉開始向深淵滋生物所在的牢房內注入純氧,加劇裡面太陽焰的燃燒,讓其爆燃。

最初時,裡面的深淵滋生物張開遍佈尖牙的血盆大口,猶如長鯨吸水般,將爆燃中的太陽焰吞噬掉。

可在幾秒後,氣態阿波羅的濃度又達到爆炸臨界點,爆炸聲從裡面傳來,確切的說,這是重力水晶層的強震動聲。

很短時間內,深淵滋生物所在的牢房化爲太陽焰領域,由於太陽焰的溫度越來越高,其顏色先是從淺金色,化爲白熾色,之後白熾色逐漸提升到金白色,最後是耀金色的太陽焰。

其餘五名兇犯,都在看着深淵滋生物所在牢房內的耀金色太陽焰,這一幕讓他們感到似曾相識,不,他們見過類似的景象,那是多年前,老院長委託太陽神教的主教們,以太陽焰燒死這深淵滋生物,只不過,那次的太陽焰只達到金白色,而非現在溫度駭人的耀金色太陽焰。

蘇曉眯起雙眼,看着耀金色太陽焰內的深淵滋生物,對方最開始時左突右撞,一直折騰近半小時,才略顯疲態,匍匐在太陽焰中,那一隻只透出紅光的眼睛,死死盯着蘇曉。

見到這一幕,蘇曉對深淵滋生物的生存力有了新認知,這存在能力詭異,生存力強到離譜,更離譜的是其不滅特性,唯一的好消息是,這類有不滅特性的存在,就算在深淵滋生物整個種羣中,也是極罕見的存在。

如此說來,本世界也是倒了血黴,竟有兩隻不滅特性的深淵滋生物,但想到本世界黑暗神教的存在,這局面就完全說的通。

耀金色太陽焰持續焚燒一個多小時,蘇曉才把牢房內的深淵滋生物,生命值壓到2%左右,「敵方血量」是他使用偵測裝備後,唯一偵測到的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燒灼了這麼久,深淵滋生物所在的牢房,竟只是被燒到坑坑窪窪,看來是做過這方面的加強,想來是上次找太陽神教的幾名主教來消滅這深淵滋生物後,進行了針對性加強。

就算如此,號稱最強晶制體的重力水晶,此時已被燒到遍佈裂痕,只剩很薄一層,蘇曉拔出斬龍閃,將其斬的粉碎。

蘇曉單手持刀,走進牢房內,五顆血魂在他身後浮現,漂浮在他身後,其中一顆沒入他體內,對他進行加持。

當他走進牢房的瞬間,裡面的深淵滋生物突然暴起。黑暗浪潮以深淵滋生物爲中心炸散,它的生命值恢復少許。

化爲人形怪物的深淵滋生物腳下的金屬地面開裂,它衝破層層音障,突襲到蘇曉前方,仔細看會發現,深淵滋生物撲殺的路徑上,能看到碎裂的空間,就像玻璃碎屑一樣散落。

‘刃道刀·弒。’

蘇曉斜斬出一刀,呼的一聲,血色匹鏈斬出,有了血魂加持的「弒」,所斬出的血色匹鏈呈現出暗紅,裡面遍佈星星點點的火星。

「弒」的斬擊匹鏈將深淵滋生物籠罩在內,它身上呼的一聲燃起血焰,這讓它的動作出現幾分遲緩。

趁這機會,三顆血魂沒入到蘇曉體內,他擡起左臂,食指指向深淵滋生物,壓縮到極點的血氣在食指尖匯聚。

‘血煙炮!’

血氣壓縮到極限後,化爲一道血色射線轟出,沿途在空氣中破開層層小號氣浪。

咚!

已被重創的深淵滋生物,被轟到監牢最裡側的牆面上,它的胸腹處炸開,這裡半流體的黑色結構,化爲黑色觸鬚扭動着。

‘血煙炮。’

又是一發強化版的血煙炮轟出,這讓整個地下監牢,都感到地面震了下。

第二發血煙炮轟出後,蘇曉的左臂已開始有些發麻,但他並未停,前方那深淵滋生物明顯還有餘力,外加他不想輕易靠近這東西,這東西的能力既強又詭異。

轟!

第三發血煙炮轟出,這讓深淵滋生物再也無法維持固定的形體,化爲黑色半流體,漂浮在距離地面一米處,扭動着一根根黑色觸鬚。

蘇曉當即激活「魔靈喚醒」能力,這是他首次激活此能力。

「被動效果:完全喚醒斬龍閃內的刃之魔靈,後續的30秒內,刃之魔靈將進入「狂噬狀態」,在此期間,如攻擊生命值低於10%的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刃之魔靈將會把此深淵滋生物的本源力量吞噬,從而封印在斬龍閃內(此吞噬,需斬龍閃最低達到起源級,纔可進行,否則斬龍閃無法作爲足夠堅固的容器,封印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的本源力量)。

提示:完成吞噬與封印後,刃之魔靈將開始蠶食被封印中「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的本源力量,直到完全消化,期間所吸收的本源力量,將用於永久性提升斬龍閃可達到的品質上限,以及刃之魔靈的強度。」

大量黑藍色煙氣從斬龍閃內蔓延出,斬龍閃自行釘在地上,而它蔓延出的所有黑藍色煙氣,全部涌向蘇曉。

蘇曉被黑藍色煙氣籠罩後,他的雙臂化爲黑藍色煙氣構成的手爪,雙眼中透出紅芒,一根黑藍色煙線,連接在他胸膛中心,以及不遠處釘在地上的斬龍閃末柄上。

蘇曉消失在原地,現身時,已到了深淵滋生物前方,單手抓上深淵滋生物。

“吼!!!”

深淵滋生物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聲,讓牢房內被火焰灼燒到漆黑的金屬牆壁,出現細密的裂痕,可不知爲何,就算被太陽焰灼燒都不顯慌亂的深淵滋生物,此刻竟胡亂揮舞肢體與觸鬚,那一隻只猩紅的眼睛,也都瞪到最大。

此刻在五名兇犯的視角中,全身籠罩着黑藍色煙氣的蘇曉,單手捏着深淵滋生物,將其舉起,與此同時,他身上的黑藍色煙氣,開始快速將深淵滋生物吞噬掉,這導致深淵滋生物越來越小,到最後,黑色半流體模樣的深淵滋生物,完全被吞沒到黑藍色煙氣中。

目睹深淵滋生物被吞噬,五名兇犯中的憎恨全程面無表情,和他相鄰的心靈大師看似淡然,但從他抽動了兩下的眼角來看,他心中並不平靜,而獅王,怒鯊,女妖三人,則一副見了鬼的神情。

黑藍色煙氣逐漸從蘇曉身上剝離,全部沒到斬龍閃內,他將斬龍閃從地面拔出,環視周邊的破壞情況,又要聯絡珀金市長那邊了,只不過這次,對方肯定很願意出錢修繕這裡。

長刀歸鞘,蘇曉從牢房內走出,目光看向斜對面牢房內的女妖,他來到女妖所在的牢房前,神色平靜的看着對方。

“白夜…院長,恭喜你剷除了深淵滋生物,真讓我欽佩。”

“……”

蘇曉沒說話,只是看着重力水晶層內的女妖。

“咳,白夜院長,你有什麼事嗎?”

“……”

發現蘇曉依然不說話,女妖做出一下下乾嘔狀,之後從口中吐出鑰匙狀的金屬條,將其放在每天遞送食物的托盤上。

“白夜院長,其實不是我要越獄,這東西是獅王委託我做的,你之前也知道,獅王和怒鯊在密謀越獄。”

聽聞女妖此言,蘇曉的目光轉向獅王,這讓獅王感覺自己的血都有點涼了,他原本就有些忌憚這新任院長,對方不僅出手狠辣,而且要做什麼事,不像以前的老院長一樣,要先有理由,纔出手,這傢伙是先出手,再找對應的理由。

要說獅王之前是忌憚蘇曉,那在他親眼目睹蘇曉吞噬掉深淵滋生物後,他此刻看到蘇曉,都有些肝顫,越是對那深淵滋生物有了解,越知道這位新任院長有多可怕。

蘇曉按動重力晶體層的單向閥,托盤啪的一聲抽離出,他拿起上面的自制鑰匙,對面的女妖解釋道:

“人體內含鐵,積攢幾個月,就有這個量了。”

“……”

蘇曉把自制鑰匙丟到深淵滋生物的牢房內,擡步向樓梯走去,一直他的腳步聲消失,牢房內的獅王才怒道:

“女妖,你賣我。”

“別生氣,看這是什麼?”

女妖從口中取出第二把自制鑰匙,見此獅王與怒鯊都壓下心中的憤怒。

“所以,你們還是想要越獄。”

蘇曉的聲音,從昏暗的樓梯廊內傳來,他坐在臺階上,考慮是否宰了女妖,可對方的能力,屬實是太有用,對方的能力不只是模仿成他人,而是直接變成他人,進行細胞級的全面擬態。

蘇曉的去而復返,讓女妖的動作一僵,她果斷取出第二把自制鑰匙。

收走第二把自制鑰匙後,蘇曉離開,這次過了半小時,女妖,獅王,怒鯊才鬆了口氣,怒鯊晦氣的說道:

“你炫耀什麼?藏着不好?還是說,你有第三把。”

“這次真沒了。”

女妖嘆了口氣,整個人仰倒在牀|上。

“別說話,我懷疑那傢伙還在。”

獅王低聲開口,聽聞,心靈大師調侃道:

“從心理學的角度上來講,像白夜院長這種好面子的人,不會來第三次,事不過三。”

“嗯,說的真有道理。”

言罷,坐在黑暗中臺階上的蘇曉起身離開。

半小時後,院長辦公室內,衝了個涼水澡的蘇曉,坐在辦公桌後,整個人都清爽了很多,這次擊殺深淵滋生物有擊殺獎勵,之前蘇曉就知道這點,只不過,這次的擊殺獎勵有些特殊,竟需要結算,這情況他還是首次遇到,他嘗試查看,得到的提示爲:

【提示:你擊殺深淵滋生物(異生種)的擊殺獎勵正在結算,此擊殺獎勵爲雙重,輪迴樂園公證+虛空之樹公證,預計五分鐘後可完成本次結算。】

第八十四章:前輩們第五十二章:幸好沒人聽到第二十四章:強援(第四更)第二十九章:攻城部隊第二章:驚喜第九十章:機械街第九十二章:多謝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三十二章:請開始你的表演第四十四章:變態的套裝效果第七十四章:是時候請敵人吃顆大菠蘿了第四十二章:獅子大開口第二十五章:火車上的戰鬥第二十五章:豬隊友第二十七章:轉折第七十九章:集結第四十章:樂園與現實世界第六十章:追蹤第五十章:坦的尊嚴第十七章:它們到了第十六章:分析敵人第一章:大本營第九十七章:友軍?第十三章:戰術第五十一章:平行推進第一百零三章:至尊鋒刃第二十四章:團長,請收下我們的膝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七十一章:量身打造第三十八章:沒忍住笑出了聲第七十一章:量身打造第七十五章:嚇慘的布布汪第八十章:準備第十九章:終於有個靠譜的第三十八章:環斷第六章:打開方式不對第三十二章:速度與力量第四十三章:並沒什麼卵用第二十四章:四強者第五十六章:有毒的餡餅第二章:獠牙初現第六十九章:開始操作第二十章:拒絕感化第十五章:你無恥!第四十四章:古戰場第三十四章:選擇第六十一章:瑟瑟發抖的天啓第二十四章:議會與裁定第二十八章:意外之喜第三十三章:只炸有緣人第十八掌:強運第二十八章:僞裝第五十四章:掠天驚瀾第十一章:召喚師第二章:八星稱號第六章:報復與奇妙的boss戰第三十二章:暢快的戰鬥第四十一章:羊入虎口第三十七章:史上最倒黴的霸主生物第十章:智商方面第三十二章:牙第七十八章:重炮級第十八章:混戰第六十六章:破空之刃第八十章:我於殺戮之中逗逼,亦如黃昏下生長的白菜第二十七章:王冠第四十六章:刃與暗第六章:獵潮與登場第七十二章:獵殺第七章:狗隊長第五十八章:女帝第四章:兩種選擇第四十八章:突破重圍第六十章:追蹤第二十一章:失禮了第十章:白色小鎮第二十章:倒黴的鄰居們第二十八章:異種化第十二章:黑淵來客(第四更)第六章:花第二十六章:無法防禦的斬擊第二章:腐化第六章:畫的令咒第十四章:吊打第三十六章:最強治療技能第七十八章:結算第三十七章:慘烈第六章:敵手第四十章:精神共鳴第四十四章:暗第二章:突然勇猛的天啓樂園第八十二章:真巧第七十章:催化第十二章:爆炸就是藝術第三十七章;邀請第四十五章:血獵人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二十一章:隱藏任務第四章:潛伏的危險第四十六章:戲精茉莉第五章:元老院
第八十四章:前輩們第五十二章:幸好沒人聽到第二十四章:強援(第四更)第二十九章:攻城部隊第二章:驚喜第九十章:機械街第九十二章:多謝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三十二章:請開始你的表演第四十四章:變態的套裝效果第七十四章:是時候請敵人吃顆大菠蘿了第四十二章:獅子大開口第二十五章:火車上的戰鬥第二十五章:豬隊友第二十七章:轉折第七十九章:集結第四十章:樂園與現實世界第六十章:追蹤第五十章:坦的尊嚴第十七章:它們到了第十六章:分析敵人第一章:大本營第九十七章:友軍?第十三章:戰術第五十一章:平行推進第一百零三章:至尊鋒刃第二十四章:團長,請收下我們的膝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七十一章:量身打造第三十八章:沒忍住笑出了聲第七十一章:量身打造第七十五章:嚇慘的布布汪第八十章:準備第十九章:終於有個靠譜的第三十八章:環斷第六章:打開方式不對第三十二章:速度與力量第四十三章:並沒什麼卵用第二十四章:四強者第五十六章:有毒的餡餅第二章:獠牙初現第六十九章:開始操作第二十章:拒絕感化第十五章:你無恥!第四十四章:古戰場第三十四章:選擇第六十一章:瑟瑟發抖的天啓第二十四章:議會與裁定第二十八章:意外之喜第三十三章:只炸有緣人第十八掌:強運第二十八章:僞裝第五十四章:掠天驚瀾第十一章:召喚師第二章:八星稱號第六章:報復與奇妙的boss戰第三十二章:暢快的戰鬥第四十一章:羊入虎口第三十七章:史上最倒黴的霸主生物第十章:智商方面第三十二章:牙第七十八章:重炮級第十八章:混戰第六十六章:破空之刃第八十章:我於殺戮之中逗逼,亦如黃昏下生長的白菜第二十七章:王冠第四十六章:刃與暗第六章:獵潮與登場第七十二章:獵殺第七章:狗隊長第五十八章:女帝第四章:兩種選擇第四十八章:突破重圍第六十章:追蹤第二十一章:失禮了第十章:白色小鎮第二十章:倒黴的鄰居們第二十八章:異種化第十二章:黑淵來客(第四更)第六章:花第二十六章:無法防禦的斬擊第二章:腐化第六章:畫的令咒第十四章:吊打第三十六章:最強治療技能第七十八章:結算第三十七章:慘烈第六章:敵手第四十章:精神共鳴第四十四章:暗第二章:突然勇猛的天啓樂園第八十二章:真巧第七十章:催化第十二章:爆炸就是藝術第三十七章;邀請第四十五章:血獵人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二十一章:隱藏任務第四章:潛伏的危險第四十六章:戲精茉莉第五章:元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