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副院長的助攻

清晨的初陽從窗簾縫隙映入,蘇曉從牀|上起身,迷茫了片刻,才逐漸意識到這是與院長辦公室相連的臥室,他昨晚後半夜才睡,眼下已經快九點。

雖說蘇曉一直都是人類體質,咳~,比較強的人類體質,長時間不睡覺也沒問題,但這有風險,越長時間不休息,他越難以保持巔峰戰力,與之相反,他如果每天都抽出些時間休息,哪怕很短時間,也能一直保持最巔峰狀態。

洗漱一番後,蘇曉從洗手間內走出,剛在辦公桌後落座,房門被敲響,是艾琳諾。

“有事?”

蘇曉正查看一份關於太陽神教的文件,對於艾琳諾的到來,並沒擡頭去看對方。

“院長,你是怎麼對付那隻老狐狸的?他居然願意引薦這幾個人給你。”

艾琳諾頗有淑女氣質的坐在辦公桌對面,還保持着溫柔的笑顏。

“艾琳,今後都算是自己人,所以沒必要在我面前擺這姿態。”

蘇曉擡眼看了眼對面的艾琳諾。

“切。”

艾琳諾輕嗤了聲,拿出只女士香菸點燃,還勾着纖長的食指,用指甲將蘇曉的菸灰缸拉到她近前。

“我是應該稱你艾琳?還是艾琳諾?”

“艾琳吧,一天24小時基本都是我,她只在見到我們母親時會出來。”

“哦?那是你的另一個人格?”

“不是,那是我妹妹,我們原本應該是雙胞胎,她的身體在我們母親胎腹中就死去,簡單理解就是,我妹妹她暫住在我這,只是暫住的時間有些長,不過我並不反感。”

艾琳沒說的太詳細,但在這個天生就有概率獲得超凡力量的世界,艾琳和她妹妹的情況,也是有可能的。

“就是說,變|態的是你,不是你妹妹艾琳諾?”

一旁的巴哈開口,聞言,艾琳臉上浮現意味深長的笑容,道:“就不可能是,我和妹妹都有共同的愛好?”

“牛嗶。”

巴哈無話可說,它算是知道,爲何艾琳是個超級抖S,原本認爲這兩姐妹,是一善一惡,現在看來,似乎是這樣的,只不過無論是善良的妹妹,還是惡陣營的姐姐,性格中都有看到他人承受痛處而愉悅的性格。

這也是爲何,艾琳如果想看着他人痛苦而愉悅,這痛苦一定不能是她所造成,她必須是以旁觀者身份,她妹妹的善良,不允許艾琳親自成爲加害者。

蘇曉心中基本衡量清,如若他要外出,瘋人院的大權可以交給艾琳,因爲有妹妹束縛的艾琳,是個既有底線,關鍵時刻又可以心狠手辣的人,不僅如此,艾琳的實力足夠強。

“艾琳,過會你到獵手部隊那邊探探口風,最近我們要和那邊有密切來往。”

“這,不妥吧。”

艾琳皺起纖眉,在她看來,瘋人院剛換完院長,暫時不和獵手部隊那邊接觸,纔是明智之舉。

“我需要那邊的情報渠道。”

“哦~,懂了,這件事過會我就去辦,不過在這之前,你先把人選了,現在他們五個就在一樓等着呢,那老狐狸的意思是,這五個人,原來是他承諾引薦給獵手部隊的,你也知道,那老狐狸雖然是我們的前前任院長,但他和獵手部隊那邊也是關係密切,所以一共五個人,我們選三個,剩下兩個送到獵手部隊那邊,說實話,換做是我,我一點不想選,我更想全都要。”

言罷,艾琳將手旁的五份簡歷拿起,向蘇曉遞來。

蘇曉接過簡歷,昨晚他與前前任院長那老狐狸面談,對方答應幫忙引薦人才,沒想到效率這麼快,今天就把人送來。

第一份檔案上記載的男人,名叫哈維利特·德雷,今天49歲,照片上的德雷鬍子拉碴,一副頹廢模樣。

其實也難怪德雷頹廢,他在40歲之前是聯盟赫赫有名的金牌保鏢,四位大議員中,有一位大議員身邊的保鏢之一,就是哈維利特·德雷。

一切的一切,都在德雷40歲之後破滅,那天他保護一名聯盟高層,結果那位聯盟高層突發心臟疾病,從病發到死亡,也就半分鐘不到,德雷採取的急救措施,沒能起到半點效果。

從這開始,德雷的厄運開始了,他保護富商,富商飲酒過量而死,他保護富家大小姐,富家大小姐爲情所困,偷偷喝下毒酒,他保護官員,官員遇襲。

那是個大雨滂沱的夜晚,德雷與那位聯盟官員被圍攻,此等混戰下,德雷不僅保護僱主毫髮無損,還衝出伏擊區,就在他快要筋疲力竭,但也即將帶着僱主脫困時,咔嚓一聲驚雷,他的僱主被劈死。

當時追上來的襲殺者們都懵逼了,他們其實挺佩服德雷的實力與業務能力,也痛恨這個殺死他們衆多同僚的保鏢,可不知爲何,當時那些襲殺者都挺想笑。

德雷自從過了40歲後,他猶如被衰神盯上,之後的幾年中,他的保護委託完成率,從原本的99.7%,一路拉稀滑落到49.2%,這還是有以前的委託完成率撐着,要是隻看他40歲之後的委託完成率,只有10%不到,更奇葩的是,這些委託失敗,和德雷的個人能力無關,就是因爲各種意外。

看到德雷的資料,蘇曉心中暗感驚異,他沒想到,居然還有如此倒黴之人。

一旁的巴哈似乎是想整兩句,但怕之後重傷需要‘大修’,它把要吐的槽,硬嚥了回去。

蘇曉自然不需要保鏢來保護,但他卻很看好德雷,原因是,他這次的敵人中,大概率有位高權重者,這類人身邊肯定有實力強悍的保鏢。

德雷作爲曾經的金牌保鏢,自然對同行非常瞭解,不,應該是瞭如指掌,要是給德雷配兩名擅長暗殺的人才,他作爲暗殺行動的指揮隊長,那少有目標是這個三人小隊搞不定的。

蘇曉繼續翻看檔案,很快找到適合人員,準確說,剩餘的四人都適合,只不過是精益求精。

這四人中,蘇曉選了名叫銀面的近戰系暗殺者,以及名爲維羅妮卡的遠程暗殺者。

“讓他們三個進來。”

蘇曉將三份檔案丟在艾琳身前的桌上,艾琳拿起檔案後,點了點頭,人選和她猜測的類似,有偏差的是關於德雷的選擇,艾琳心目中的理想三人組都是由暗殺者組成。

片刻後,德雷、銀面、維羅妮卡三人,根據身材高矮從右到左站成一排。

德雷比照片中的更加頹廢,滿臉的胡茬都有些發白,按理說,50歲不到的人,不應該這般滄桑,但眼下,這張滄桑的臉上寫滿了故事。

“你好,我是德雷。”

德雷的聲音沉穩,目光不經意間環顧周邊,相比他,一旁的銀面和維羅妮卡都沉默着,這般沉默,很符合他們的來歷。

“白夜院長,我可以事先知道,這次是要委託我保護誰?如果是保護你本人的安危,我無法勝任這個委託。”

德雷從進入這個辦公室,他就有種坐立不安感,因爲在前方的辦公桌後,似乎盤踞着一隻龐大血獸,在以冰戾的目光看着他,這讓他如芒在背。

“你不需要保護誰,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這個三人暗殺小隊的隊長。”

蘇曉放下手中關於太陽神教的資料,看了眼德雷,之後繼續翻看其他關於太陽神教的資料。

“暗殺小隊?白夜院長您可以誤會了,我絕不會……”

“口味獨特,居然娶了北境的絨耳族作妻子,還育有一兒一女,北境苦寒,讓你的家眷來庫斯市定居吧。”

蘇曉說話間,把一份北境異族特赦批文放在桌上,對面的德雷幾步上前,他拿起特赦批文的手,激動的都有幾分青筋繃起。

“還有其他問題?”

蘇曉查看太陽神教的資料中,又擡眼看了眼德雷。

“沒,沒了。”

“……”

蘇曉丟下手中文件,看了這些文件,他對本世界的太陽神教有了初步印象,這羣太陽瘋子。

搞定德雷,蘇曉的目光轉向銀面與維羅妮卡,銀面是來自聯盟的聖都,當年鹿角組織垮臺,作爲那個組織的暗殺部門成員,銀面應該被肅清纔對。

這顯然是瘋人院的老狐狸惜才,不想讓銀面這等頂尖的暗殺者,死於派系的爭鬥間。

說起鹿角組織,這既算是聯盟內的機構,也算是個特殊神教,這邊信仰着鹿神,只不過,眼下鹿神已經不在本世界內。

這位來自虛空的鹿神,是位友善陣營的神靈,但這位的脾氣不算太好,說這位是神靈系中的平頭哥,那也沒問題,這位不是在和古神或惡神死戰,就是在淬鍊自身,他明明已經非常強,卻始終認爲自己還不夠強大。

要說鹿神在陣營方面惹人爭議的地方,就在於他非常之記仇。

這也導致,曾作爲鹿角勢力成員的暗殺者·銀面,能力很是極端,正因如此,他才能成爲本世界頂尖梯隊的暗殺者。

蘇曉的目光轉向最後一人,也就是維羅妮卡,對方的年齡爲20歲,身高1米55,臉上與鼻頭分佈着些雀斑,眼睛的瞳光很有神,整個人看起來頗有青春活力感,不過更引人視線的,是她揹着的狙擊炮,這把狙擊炮全長在1米8以上,重量爲960多公斤,以靈魂能量爲核心驅動能量,是本世界鐵血系武器家族的主要成員之一。

老狐狸之所以能把維羅妮卡這種人才從她的原部隊調來,她背上這把狙擊炮功不可沒,這東西的使用消耗與保養費用都太貴,以及聯盟與北境帝國有幾百年沒開戰,維羅妮卡與她的狙擊炮,在非戰時出手,簡直就是拆遷部隊。

此時維羅妮卡的目光,正瞟向牆上的鐘,對於被調到瘋人院,她只有兩種想法,一是這邊的薪資待遇怎麼樣,二是這裡的伙食如何。

“德雷,現在交給你們第一個任務。”

聽聞蘇曉此言,德雷目露正色,一旁的銀面沒任何反應,維羅妮卡則下意識站直身姿。

“把這東西交給太陽神教的主教。”

蘇曉取出個精緻木盒,將其放在桌上,裡面是三瓶【太陽聖藥】,他不信太陽神教的人,能拒絕這東西。

對付六名叛徒的風險很高,因此把可聯合的勢力都聯合起來,纔是明智之舉。

見不是保護某個人的任務,德雷心中暗鬆了口氣,他帶上木盒,就與銀面、維羅妮卡一同離開。

蘇曉拿起電話,撥通給前任院長,他有些事要和對方確認下,可電話內嘟嘟嘟的響了半天,卻始終無人接聽。

蘇曉剛放下電話,電話卻響起,他接起後發現,是老院長那邊打來的,但說話的是名女人,對方開口第一句就是:

“老東西已經跑了。”

“你是誰。”

“泰莎。”

“……”

聽聞對面的人自報姓名,蘇曉沉默了片刻,獵手部隊的領袖·泰莎,爲何在老院長家中?而且還很篤定,老院長已經跑路了。

“祝你好運,別小看你的對手,他這次得到了晨曦神教的支持。”

對面說完這句話,就掛斷了電話。

獵手部隊領袖·泰莎這幾句話的信息量巨大,首先是老院長跑路,提起這點,就要說到老院長一直以來的對手,副院長·古斯沃。

這兩人的關係,要追溯到更上一任院長,也就是老狐狸那。

首先是老狐狸在幾名競爭對手中,奪得了院長之位,之後他培養出了兩人作爲傳人,避免當初爭奪這個位置所導致的慘劇再現,別小看這個位置,如若這位置落在聯盟大家族手中,能做很多事,以此爲臺階,登上大議員之位都有可能,而四個大議員之位,就是聯盟權力的最巔峰。

老狐狸當初培養出的兩人,就是而今的老院長與副院長·古斯沃,當初兩者是競爭關係,敗給其他人,如禿鷹般作風的副院長·古斯沃,肯定不會罷休,但敗給老院長,他忍了,這一忍就是幾十年。

老院長的身體每況愈下,按理說,這位置應該交給副院長·古斯沃,可誰知,老院長沒這樣做,而是把這位置,交由一名聯盟內沒有權勢,但實力強大者。

蘇曉這次所替代的身份,就是這位實力強大的仁兄,白夜成爲新任院長這一僞裝性事實,則是因爲輪迴樂園的干涉。

眼下的情況是,沒人知道老院長爲何這樣做,包括副院長·古斯沃,但這毫不影響忍了幾十年的副院長·古斯沃,傾瀉出他的怒火。

乍一看副院長·古斯沃是跑到聖都,去大議員那告狀,其實不然,副院長·古斯沃是聯合了晨曦神教。

當初聯盟與北境帝國承認四神教,就明確下過鐵律,神教不得干涉權政,也就是不得在背後資助聯盟與北境帝國的高官,幫助其上位。

黃昏瘋人院是比較特殊的部門,外加晨曦神教的總部在「聖蘭王國」,這纔有了眼下的局面。

毋庸置疑,老院長是很有能力與手段的人,可眼下,老院長都連夜跑路了,這也代表,副院長·古斯沃極難對付。

蘇曉拿起桌上的瘋人院合照,看着老院長身旁那名眼窩深陷的鷹鉤鼻老傢伙,此刻這老傢伙肅穆的神情,蘇曉越看越順眼,他絞盡腦汁都想不到怎麼正大光明的聯合太陽神教,這老傢伙卻主動把理由送來。

副院長·古斯沃那邊聯合晨曦神教的目的,一定是對付蘇曉,這點誰都能看出來,而蘇曉‘無奈之下’,只能‘被迫’聯合太陽神教,從而‘被動的’、‘無奈的’應對副院長·古斯沃。

這麼說吧,要論人數,晨曦神教是太陽神教的幾百倍,但要比拼神教的整體戰力,假設晨曦神教是500,太陽神教最起碼也得是1800~3000。

當初在聯盟與北境帝國戰爭時,聯盟這邊最精銳的軍團之一,就名爲太陽軍團,這個軍團麾下的戰士,多次與北境的凜冬騎兵團正面硬撼,雙方各有勝負。

要是換作平常,蘇曉這邊剛聯合太陽神教,議會院那邊就會罷免他的職位,眼下不同,他是‘被迫反擊’。

這次機會,蘇曉不把晨曦神教的腦殼敲開,他不會罷手,他估測,晨曦神教的高層中,或許有他要找的背叛者。

至於太陽神教那邊會不會同意他的聯合,這不是蘇曉應該擔心的問題,他更應該注意的是,在後續與太陽神教的聯合中,他得收幾分力道,別一不小心成了太陽神教的主教之一,那後續就不好處理了。

蘇曉的計劃越發清晰,吞噬者爭奪戰那邊,暫不用理會,五隻吞噬者都在發育階段。

眼下首要的事,是聯合太陽神教,對上副院長·古斯沃+晨曦神教的組合勢力,想將這邊擊潰,代表蘇曉在本世界徹底站穩腳跟,而且在聯盟有了不小的影響力,在這之後,纔可以和六名背叛者交鋒。

不過在這之前,蘇曉還有件事要做,他將歸鞘中的斬龍閃插在腰間,走出辦公室。

下到一樓後,蘇曉發現黃昏瘋人院的氛圍還是比較和諧的,一些精神疾病痊癒大半的超凡者們,或是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思考人生,或是在庭院的草坪上遛彎,而有幾名治療不理想的超凡者,此時正在大院的草坪上游泳,一旁是滿眼無奈的艾琳,以及其他幾名醫生,隱約還能聽到加大藥量一類的談話。

平常黃昏瘋人院的氛圍還不錯,當然,到了每週一次,讓地下監獄內犯人出來放風時,這裡的氛圍驟變,安保人員們的目光都會變得格外銳利,進入戒嚴狀態。

蘇曉乘上中心升降梯,當升降梯停下時,他已經到了地下監牢一層,順着樓梯,他抵達地下監牢三層。

這裡一共10間牢房,牢房正面是重力水晶體,看着像一層10公分厚的玻璃,其實這些重力水晶體極其堅固,上面的氣閥也是單向結構。

燈光把所有牢房都照的通亮,最底層一共囚困着五名犯人與一隻深淵滋生物,五名犯人分別是:獅王、怒鯊、憎恨、心靈大師,以及最後的女妖。

最近心靈大師和憎恨比較安分,獅王和怒鯊則籌備着越獄計劃,但不知爲何,他們的越獄計劃取消了,這讓蘇曉略感惋惜,要是這兩人敢越獄,他就有機會利用這兩個傢伙了。

蘇曉路過獅王與怒鯊的監牢時,腳步停下,他先是看了眼監牢內身高最起碼有五米,頭髮猶如是獅鬃毛一樣的獅王,以及隔壁鯊魚臉的怒鯊。

“我聽說,你們兩個在籌備越獄?”

蘇曉此言一出,獅王與怒鯊臉上的神情雖都不變,心中卻都是咯噔一聲。

“謠言,絕對是謠言。”

獅王當即出言否認,他很確信,這新任院長在找理由弄死他,而且一旦有這機會,對方不會有半分猶豫。

斜對面牢房內的女妖始終面帶笑意的看着這一切,相比刑期幾千年的獅王與怒鯊,女妖的實力要弱一籌,但她的能力很危險,這也導致,她被審判所判決了13000多年的刑期

五名兇犯中,刑期最高的是憎恨,他被審判所判決了100多萬年的刑期,用巴哈的話就是,這怕是觸犯了天條。

蘇曉停步在深淵滋生物所在的牢房前,在這牢房內,漆黑的深淵滋生物,猶如鐵砂所構成的半流體,有時還化爲一根根髮絲粗細的黑色觸鬚,這要是攀上生靈的身軀,向血肉內鑽,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發現蘇曉到來後,牢房內的深淵滋生物最初沒理會,但很快,它似乎感應到了什麼,開始變得暴躁,更加具有攻擊性,因爲它感應到,能殺死它的人來了。

蘇曉要試試,在刃之魔靈吞噬不滅特性的深淵滋生物後,會有怎樣的提升。

PS:推朋友一本書,書名《首席人生體驗官》。

第八十九章:永久損傷第三十四章:見面禮與套餐第三十七章:飢餓第十九章:爆兵第三十三章:驚喜來的如此突然第十九章:增援隊第五十八章:國足與薇妮的恩怨第六十章:心痛模式第六十五章:目標初步達成第一百一十三章:大客戶第一百章:誘人的想法第二章:熟悉的地方第十章:災厄第九章:任務?第十五章:無盡黑暗第一章:進入第二十八章:勝利就在眼前第五十章:夜襲第五十五章:雪上加霜第十九章:面具第五十章:金幣與遊戲第三十六章:水生之母第二十章:驚變第三十七章:饒你一命第八十三章:無良的人生導師第十三章:雙倍的快樂第二十九章:暗金屬領域第四十五章:打錯方向了第十四章:冷兵器時代降臨第四十五章:卡爾第四十四章:消耗戰第六十七章:換手第二十八章:放逐第二十二章:叛徒第六十五章:蜂刺第一百章:你死X我活,蘇曉與柱間第九十一章:讓我……殺你了第七十五章:扭曲第三十一章:這次穩了第八十四章:獨行者的煩惱第七十二章:獵殺第一百一十三章:大客戶第六十七章:布布汪大冒險第四十一章:攔路第五十三章:別低頭,王冠會掉第五十四章:空座宴的邀請第八章:女裝大佬的黑歷史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第二十八章:技巧與差距第七十六章:撥開迷霧第七十章:姓嵐名佐的老陰嗶第三十五章:挾持第三十九章:攻入小鎮第一章:特殊身份第十四章:鐵匠與甦醒第十九章:小公主遇害第七章:無冤無仇,只因手癢第三十九章:攻入小鎮第二十五章:流放第三十三章:你已經死了第四十九章:爆炸性提升第四十九章:要節約資源第十九章:融合第二十六章:強勢搶人頭第八十章:阿姆第十三章:衆神會第六十章:強勢入場(爲黃金大盟壺中日月,袖裡乾坤加更。)第八章:推測第七十一章:長門真的要涼!第六十八章:找上門第二十七章:剪刀、蝸牛第五章:不,我要時臣死第四十七章:英雄的孫子第二十九章:一個一個安排第七十八章:絕望的木葉追兵第三十章:得手第四十八章:南部的‘孿生姐妹’(第四更)第十九章:面具第三十四章:鑰匙第十七章:瞅一眼引發的血案第六十三章:抉擇第六十章:追蹤第二十一章:吞噬與抵達第四十五章:第五場遊戲與陽謀第八十三章:畢生陰影第二十章:洞察力第二章:暢快的活第十章:起源石的用途第五十二章:誘餌第三十六章:獠牙第八章:地爆天星?第二十七章:9月1日第六十六章:熱帶雨林第二十七章:不要去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智商第二十七章:見面第三十九章:這是套裝?第四十章:靈與魂第三十八章:賭上所有第二十章:誰是愛麗絲
第八十九章:永久損傷第三十四章:見面禮與套餐第三十七章:飢餓第十九章:爆兵第三十三章:驚喜來的如此突然第十九章:增援隊第五十八章:國足與薇妮的恩怨第六十章:心痛模式第六十五章:目標初步達成第一百一十三章:大客戶第一百章:誘人的想法第二章:熟悉的地方第十章:災厄第九章:任務?第十五章:無盡黑暗第一章:進入第二十八章:勝利就在眼前第五十章:夜襲第五十五章:雪上加霜第十九章:面具第五十章:金幣與遊戲第三十六章:水生之母第二十章:驚變第三十七章:饒你一命第八十三章:無良的人生導師第十三章:雙倍的快樂第二十九章:暗金屬領域第四十五章:打錯方向了第十四章:冷兵器時代降臨第四十五章:卡爾第四十四章:消耗戰第六十七章:換手第二十八章:放逐第二十二章:叛徒第六十五章:蜂刺第一百章:你死X我活,蘇曉與柱間第九十一章:讓我……殺你了第七十五章:扭曲第三十一章:這次穩了第八十四章:獨行者的煩惱第七十二章:獵殺第一百一十三章:大客戶第六十七章:布布汪大冒險第四十一章:攔路第五十三章:別低頭,王冠會掉第五十四章:空座宴的邀請第八章:女裝大佬的黑歷史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第二十八章:技巧與差距第七十六章:撥開迷霧第七十章:姓嵐名佐的老陰嗶第三十五章:挾持第三十九章:攻入小鎮第一章:特殊身份第十四章:鐵匠與甦醒第十九章:小公主遇害第七章:無冤無仇,只因手癢第三十九章:攻入小鎮第二十五章:流放第三十三章:你已經死了第四十九章:爆炸性提升第四十九章:要節約資源第十九章:融合第二十六章:強勢搶人頭第八十章:阿姆第十三章:衆神會第六十章:強勢入場(爲黃金大盟壺中日月,袖裡乾坤加更。)第八章:推測第七十一章:長門真的要涼!第六十八章:找上門第二十七章:剪刀、蝸牛第五章:不,我要時臣死第四十七章:英雄的孫子第二十九章:一個一個安排第七十八章:絕望的木葉追兵第三十章:得手第四十八章:南部的‘孿生姐妹’(第四更)第十九章:面具第三十四章:鑰匙第十七章:瞅一眼引發的血案第六十三章:抉擇第六十章:追蹤第二十一章:吞噬與抵達第四十五章:第五場遊戲與陽謀第八十三章:畢生陰影第二十章:洞察力第二章:暢快的活第十章:起源石的用途第五十二章:誘餌第三十六章:獠牙第八章:地爆天星?第二十七章:9月1日第六十六章:熱帶雨林第二十七章:不要去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智商第二十七章:見面第三十九章:這是套裝?第四十章:靈與魂第三十八章:賭上所有第二十章:誰是愛麗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