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拍品

晚9點,湖畔宿舍,蘇曉的居所內。

房間內的燈光透亮,餐桌上擺放着各類美食,豐富程度雖比不上午宴時,但也讓人食慾大漲。

貝妮、格林·薇、幸運女神正享用美味夜宵,準確的說,是貝妮邀請自己的好友幸運女神來吃夜宵,格林·薇是蹭飯的。

在之前,幸運女神和僞裝成聖焰藥師的蘇曉不熟,因此就算知道貝妮在隔壁房間,也不太好意思來,但今天熟絡些了,外加貝妮的邀請,自然就來了。

蘇曉沒享用美餐,他正盤坐在沙發上,一本藥劑學古籍,一杯茶,一看就是大半晚。

任何超出他人所能及的技能,其掌握過程,一定要付出對應的代價,或是資源成本,或是時間成本,就比如蘇曉的藥劑學,單靠鍊金秘典的傳承是不行的,還要投入足夠的心血。

在以前沒有稱號加成時,蘇曉就能一本古籍、一杯茶,一看就是一整天,更別說眼下有了稱號加持,沒錯,六星稱號【古老學者】的提升已完成,進階爲:

【古老學者】

產地:輪迴樂園

品質:★★★★★★★

提示:此稱號提升到極限品質後,可進行一次特性抉擇,本次抉擇,將關乎到此稱號的最終屬性偏向。

類別:稀有·稱號

稱號效果1:學者(被動)佩戴此稱號後,閱讀效率+82.5%,閱讀沉浸感+32.7%,知識印記解讀效率+10%,大幅度提升知識掌握效率。

稱號效果2:啓發(被動),當進行知識掌握、攝取途中,你的精神力強度將會獲得永久性的成長提升(所攝取知識越發深奧或神秘,此加成所帶來的永久性提升將越明顯)。

簡介:請不要去探究過於詭譎的知識,雖然它們是那樣的迷人,當然,如果你的理智已超出他人,你或許……可以滿懷謹慎與敬畏之心的去嘗試下,去探知那詭秘的迷人知識,品嚐神秘的甜美。

售價:無法出售。

……

【古老學者】在提升爲七星稱號後,增益強度有了質的變化,首先是「學者」被動,觸發這被動後,蘇曉感到,自己掌握藥劑學方面知識時,效率提升了十倍不止,沒錯,就是這般誇張。

至於第二被動「啓發」,這簡直是爲解讀鍊金秘典量身定製,以鍊金秘典的深奧與神秘程度,每次解讀,蘇曉都能憑【古老學者】稱號,提升一大截精神力強度。

更絕妙的是,蘇曉解讀鍊金秘典的效率,是根據精神力強度而定,精神力強度越高,單次能解讀的知識印記就越多。

單次解讀的知識印記越多,【古老學者】的「啓發」被動效果,就會帶來更大的精神力強度永久性提升,如此一來,就形成了滾雪球效應,對鍊金秘典的解讀越來越快,從而讓藥劑學與爆炸物學的知識等級越來越高。

除了這方面的增益,蘇曉還發現【古老學者】稱號,有另一種不同的特性。

【古老學者】稱號的初始星級爲六星,以常規燃煉的方式提升其等級,最多可提升三次,也就是說,【古老學者】的極限爲九星稱號。

當把【古老學者】提升到九星稱號後,可以進行一次特性選擇,從【古老學者】稱號當前的屬性,以及簡介所給出的內容,這稱號的最終選擇路線,應該有兩種。

1.知識類攝取極限增益。

2.詭秘系知識攝取增益。

兩種分支路線,蘇曉自然是傾向第一種,無論怎麼看,第二種選擇都透出古神風格與邪門的氣息,那理智值狂掉的稱號簡介,已暗示出了這點。

“你是怎麼看懂這些古籍的?這上面的古文字我都認得,但連起來後太晦澀了。”

坐在對面沙發上的幸運女神開口,還拿起本茶桌上的古籍看,結果越看越懵。

“喵。”

貝妮跳到蘇曉腿上,一副委屈的模樣,意思是,剛纔吃完夜宵,幸運女神找它下鬥獸棋,對此,貝妮很有自信,以往和布布汪、阿姆、巴哈下棋,貝妮十盤贏九盤,結果今天輸慘了。

“聖焰先生,我們下幾盤鬥獸棋?”

幸運女神將棋盤放在茶桌上,見此,蘇曉並沒放下手中的古籍。

“我不擅長棋牌遊戲。”

“閒着也無聊,這才晚上九點多。”

“……”

蘇曉沒說話。

“聖焰先生,莫非你嫌輸贏沒有籌碼?那我們每盤10靈魂錢幣?”

“還是算了。”

“哦~?聖焰先生,你不會是怕輸給我吧。”

幸運女神說話間笑了,聽聞此言,蘇曉單手一捏,合上手中的書籍。

兩小時後,幸運女神咬着自己拇指的指甲,盯着棋盤,臉上那‘這不可能’的神情,就差直接寫上去,10靈魂錢幣一局的鬥獸棋,她輸了300多靈魂錢幣,也難怪她如此懷疑人生。

“可惡,就差一步贏。”

幸運女神氣呼呼的收拾棋子,轉而長舒了口氣,道:“可惜,最近不能去找安娜她們下棋,哎,我怎麼就得罪了那傢伙。”

言罷,幸運女神嘆了口氣,一副生無可戀的神情。

“你得罪了誰?”

蘇曉閒聊般開口。

“我……”幸運女神猶豫了下,轉而泄氣般說道:“其實我得罪了一名滅法,你應該聽過他,據說他是僅存的滅法。”

“哦?你和那滅法有什麼恩怨?”

聽聞此言,對面的幸運女神一下就泄了氣,她有點尷尬的笑道:“從根本上來講,其實怪我,當時我發現那滅法時,他還是新晉滅法,我當時爲什麼要得罪他啊,我瘋了嗎我,而且他爲什麼變強的那麼快。”

說到這,幸運女神有點抓狂,她繼續傾訴般說道:“現在道歉一類已經晚了,我能感覺到,那滅法已經不是準備把我收拾個半死,他是因爲其他原因盯上我,完蛋了,我被一名成長起來的滅法盯上了。

“這麼說,你們沒有死仇?”

“當然沒有,以那些滅法的記仇程度,要是和他們有死仇,那滅法大概率會什麼都不做,整天找我在哪,然後弄死我。”

幸運女神說到最後,有氣無力的長嘆了口氣。

“我認得那滅法,他是我的老客戶之一,或許我可以從中調解。”

“真的嗎!”

對面的幸運女神突然激動起來。

“當然。”

“如果你能幫我過了這一關,我一定有重謝。”

幸運女神眼中有幾分欣喜,也不知當她發現真相後,會是何種神情。

在幸運女神離開,回隔壁的房間後,蘇曉看了眼時間,已快到十一點。

明天就是奧法慶典開始的第二天,但在死灰地堡那邊預約的殺手,一點動靜都沒有,這讓蘇曉懷疑,那邊派出的殺手,是不是還沒等接近自己這,就被奧術永恆星的施法者們給處理了。

要是真的如此,雖說對整體計劃沒有影響,但這件事結束後,蘇曉得再去一趟死灰地堡,那邊收了錢沒辦成事,肯定得給個交代。

蘇曉回到臥室休息,次日的清晨很快到來,他以傳送裝置獨自去往湖心島,開始檢查地下實驗室內的各類器械與太陽溶液是否穩定。

蘇曉此舉,自然被監察湖心島的施法者,傳給瑟菲莉婭,對此,瑟菲莉婭那邊並沒給出什麼態度,蘇曉作爲這地下實驗室的佈設與使用者,定期來檢查下此地的器械,自然是挑不出問題。

當天色漸暗時,又熱鬧了一天的奧術永恆星,恢復了幾分安靜,在這同時,蘇曉的房門被敲響。

開門後,蘇曉看到僞裝狀態的凱撒三人都在門外。

“拍賣會八點準時開始,現在已經快七點,我們提前些入場。”

暴鼠對本次的拍賣會很感興趣,或者說,這傢伙是對白嫖來60萬靈魂錢幣,非常感興趣。

一行人乘上軌道列車,當抵達「黎光莊園」時,已快到七點半。

整個黎光莊園,說是莊園,其實是一片建築羣,總計分爲四個大區,蘇曉步行到黎光莊園的後半區,進入一棟宏偉的建築內,又途徑一條很長的長廊,隨着僕從掀開厚重的暗紅色門簾,蘇曉才抵達拍賣會場。

整個會場大概能容納百餘人,雖很大,但座椅擺放的不算整齊,這種看似雜亂的陳設,反而讓人有種自在感,說是拍賣會場,其實不是傳統的階梯式座位,這裡更像是宴廳。

至於貴客包間,或是貴賓席一類,蘇曉沒看到,他剛到會場,一名侍者就迎上前,發給他一個號碼牌,代表他所在的桌位,這顯然是秉承了先來後到。

這次拍賣會,並非是誰都可能來,原本就定了足夠高的門檻,也就是百餘人蔘與,在這之上再弄條條框框,難免會讓人心生反感。

蘇曉在距離舞臺不算太遠的地方落座,一旁是凱撒、癩蛤蟆、暴鼠。

貝妮先是爬上蘇曉的肩,之後又跳上它的專屬特等席,也就是蘇曉頭上,開始環視周邊。

“喵。”

貝妮叫了聲,意思是讓蘇曉看右邊,蘇曉向貝妮所表達的方向看去,幾名老朋友映入眼簾。

蘇曉最先看到的,是一身飄逸衣裙,同樣看着他這邊的聖女座。

幾乎是目光相接的瞬間,聖女座不動聲色的移開視線,一副沒看到蘇曉的模樣,之所以如此,是因爲她還欠蘇曉250顆靈魂晶核,她很心虛。

在聖女座前面些的座位上,是戴着金屬面具的團長,鄰座是白牛。

昨晚還在晚宴上拿着瓶酒豪飲的奈蘿,此時已恢復乖巧的模樣,畢竟白牛就在一旁。

除了星空座的三人外,蘇曉還看到了不少熟面孔,比如羽族的老不死,以及坐在他左右的羽族年輕一輩,也就是妖弋、羽璃兩姐弟。

再向前看,是惡魔族的老不死·沃波爾,他左右是蒙德、莉莉姆、莉莉斯,以及參與這次鬥技競賽的亞巴。

罪亞斯與奧娜兩夫妻也在,而且來的還挺早,位置很靠前。

蘇曉的目光轉向另一邊,樹賢者最先映入眼簾,除此之外,還有幾名和他同時代的老一輩藥師,發現蘇曉投來視線,這些老一輩藥師都禮貌性打了個招呼,蘇曉也擡手迴應。

除這些人外,蘇曉還看到了瑟菲莉婭與凜風王等人,在兩人間的座位上,是名身形枯瘦的老太婆,這老太婆雙眼中一片漆黑,是那種純粹的黑,猶如要吞噬一切光芒。

在這老太婆的額頭處,總計有五個食指粗的孔洞,孔洞內漆黑一片,不僅如此,這些孔洞排列整齊,向頭顱兩側蔓延,保守估計,這老太婆在腦袋上最起碼開了十幾個洞。

毋庸置疑,這肯定是奧術永恆星·四領袖之一的猶溫·格巫,也就是魂大人。

看到此人,蘇曉有種感覺,就是對方的靈魂強度,應該已到達近乎匪夷所思的程度,要比自己高出很多。

想到對方是奧術永恆星·靈魂派系的領袖,蘇曉對此就不意外了,他是因爲天賦能力,纔有這麼高的靈魂強度,對方則是專門發展這方面。

算上魂大人,四領袖中,蘇曉已見過三位,只剩仲時學院的古亞院長,還未曾謀面。

蘇曉看向斜後方的角落處,一道身影獨自坐在那,是伍德的妹妹,也不知伍德去哪了。

片刻後,拍賣會場內已是座無虛席,嘈雜的閒聊聲不絕於耳,在時間到八點整時,會場內的燈光熄滅,只剩前方舞臺帷幕頂的一排小燈。

有些昏暗的燈光下,帷幕向兩側打開,咔嚓一下,一束燈光映在舞臺中心,將主持人映出。

定睛一看,站在臺上的主持人,也就是今晚的拍賣師,竟是伍德,轉念一想,這也挺正常,虛空內十場拍賣會,其中八場的主持都是魔鬼族,氣場太適合了。

“歡迎各位參加本次拍賣會……”

伍德開口,他的聲音傳遍整個會場,就在衆人以爲他要來段開場白時,他的第二句話鋒一轉:

“我宣佈,本次拍賣開始,首先爲大家帶來的,是一件奇蹟之物。”

伍德話音剛落,一名侍者端着托盤在側面上臺,托盤上是個古舊的錢袋,看起來不僅髒兮兮,好像還被野獸吞入腹中,被胃酸侵蝕過。

這錢袋上臺的瞬間,蘇曉發現一旁的凱撒眼睛都直了。

“我親愛的朋友,無論多少錢,這東西我都要買下來。”

凱撒這麼說的意思是,哪怕競拍價超出他本次應得的分成,他會自掏腰包補這筆靈魂錢幣,可以說是要不計代價,拿下這東西。

“此物是拾荒者在古戰場發現,經鑑別,此物名爲上古錢袋,它連通着一處上古時期的寶庫,但因爲這錢袋本身被詛咒,每三天才能打開一次……”

經伍德說明,蘇曉瞭解了【上古錢袋】的作用,簡而言之,這東西三天能打開一次,打開後,或是從裡面掏出寶物,或是遭到詛咒,運氣特別不好的話,還可能放出所連通寶庫內的惡靈、幽魂等。

之前有人嘗試憑這錢袋作爲座標,尋找到那處上古寶庫,結果發現,這近乎是不可能的,那上古寶庫位於「未知之地」,未知之地太過飄忽與難以探知,更關鍵的是,那裡有很多虛空異存在。

倘若遇到一般的虛空異存在也就罷了,一心逃跑,還有些生機,要是遇到茂生之狂亂、舊日之主、燭女,那就完了。

“首件拍品底價5000靈魂錢幣,各位自由出價。”

伍德的話音剛落,一名逆齒族就出價8000靈魂錢幣,但在下一秒,羽族的天才少年·羽璃出價1萬靈魂錢幣,可見羽族還是很富有的。

“10萬!”

凱撒此言一出,會場內突然安靜下來,趁氣氛烘托到這,臺上的伍德根本沒喊3.2.1一類,或者說,拍賣師其實可以不喊就落錘,只要競拍者出價夠高。

砰~

“成交,上古錢袋由這位客人拍得。”

臺上的伍德剛落錘,臺下剛要舉牌的樹賢者,動作一下僵住,他的老臉上浮現幾分狐疑與不解。

要說凱撒與伍德沒有暗中勾結,蘇曉絕對不信,不過這件事,並不涉及到地精支票的使用。

事實證明,凱撒悄然聯絡伍德,搞這麼一手很有必要,要是樹賢者反應過來,以這老傢伙的財力,凱撒想拿下這【上古錢袋】,肯定要付出更大代價。

“各位,2號拍品……”

伍德開始介紹第二件拍品,是顆靈魂果實,蘇曉對此沒興趣。

蘇曉沒叫價,一旁的凱撒截然相反,幾乎每件拍品,凱撒都要叫上幾口價,這當即引來其他競拍者的不滿。

凱撒是故意如此,首先,他現在是僞裝身份,其次,就算他沒僞裝身份,也不在乎名聲一類。

再者就是,凱撒這種不斷叫價的行爲,會讓人感覺到,這地精公司股東實在太難纏,如此一來,後續與他競價的人就少了。

唯有避免與他人競價,才能最大可能提高地精支票的價值,只有用地精支票買下更多東西,才能以這些東西,賣出更多的靈魂錢幣。

隨着拍賣會的繼續,臺上拍品的價值越來越高,直到一顆名爲【永恆之心】的秘寶,以159萬枚靈魂錢幣的價格,被惡魔族的老不死·沃波爾拿下。

一件件價值驚人的拍品上臺,當連續八件高價值拍品成交後,氣氛沒那麼熱烈,一些奇特的拍品開始被端上來,正所謂張弛有度。

“第30號拍品,極具純度的深淵之血,起拍價1000靈魂錢幣。”

伍德說話間,動作自然的遠離30號拍品,一切與深淵、爹級器物相關的東西,他都不待見。

“1100。”

蘇曉出價,這是他今晚首次出價,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他以1100枚靈魂錢幣的價格,買下了【極純的深淵之血】。

沒一會,蘇曉又看上一件拍品,其名爲【烈陽徽章】,他發現,這東西與【烈陽圓盤】有關,【烈陽圓盤】正面的凹槽,剛好能把這徽章鑲上去。

讓他意外的是,這枚看上去還不錯的【烈陽徽章】,他竟以3000枚靈魂錢幣的價格拿下。

轉而他想到,自己現在的身份是聖焰藥師,奧術永恆星的貴客,在場有不少都是奧術永恆星的施法者,不會和他爭,團長、白牛他們更不會,樹賢者和那些老一輩藥師也不會。

如此想來,也就是那些中型種族的代表,會和他叫價,外加他拍的都是的奇物,不是主流高價值物品,這才導致少有人和他爭。

幾輪拍賣後,蘇曉又發現一件有趣的拍品,這東西名爲【墮落血肉】,屬於奇物,是罕有的儀式物,但使用時有風險,副作用爲,一旦使用不當會引來邪神。

在蘇曉看來,這玩意的主要作用,對他而言毫無用途,反而是其副作用,對他更有價值,最終,他以3100枚靈魂錢幣的價格,讓一名靈獵族競爭者放棄,其實對方要是再不放棄,蘇曉就準備停止叫價了。

想象中的激烈競價沒出現,就算之前拍賣【永恆之心】時,在場的老傢伙們也很剋制。

很快,有一批高價競拍物上臺,蘇曉甚至在其中看到了【技法之魂·血】,這是他的血槍宗師,提升到Lv.70的必需之物。

怎奈,這顆【技法之魂·血】,是與【技法之魂·心】、【技法之魂·冰魂】、【技法之魂·靈】、【技法之魂·死亡】、【技法之魂·刃】一同打包出售,看來都知道,技法之魂雖值錢,但不好找買家,這次賣家趁各大勢力的代表都在,打包出售。

最終,這些技法之魂被惡魔族拿下,這讓蘇曉甚是欣慰,他的【技法之魂·血】有着落了,至於以什麼和惡魔族那邊交換?當然是黑楓樹產出。

第二批高價值拍賣物陸續成交,拍賣會進入尾聲,最後一件拍品被端上臺,那是厚重的木盒,奇怪的是,還沒等伍德介紹此物,將其端上來的侍者,就打開這木盒。

寒氣彌散,一本約有拇指厚,每一頁的邊緣都參差不齊的線裝版老舊書籍,被冰封在木盒內,這本古書,其實就是把很多張皮質書頁訂合在一起。

看到此物的第一眼,蘇曉就認出,這竟是「死靈之書」,幾乎同時,他想到另一個問題,至高之人要比想象中的更加強大。

本次拍賣會雖是在「黎光莊園」進行,但拍品其實來自於多方勢力,因此其中混入「死靈之書」,買家根本查不到這東西,是由哪一方委託競拍。

毋庸置疑,「死靈之書」是烏鴉女帶到奧術永恆星來,這東西的上一任持有者是蘇曉,上上任持有者爲神父,至於再之前,就要追溯到萬年前。

加上此時「死靈之書」被一種極爲特殊的堅冰所冰封,在場競拍者中,有人買走「死靈之書」的概率其實不低。

關於奧術永恆星爲何選擇以競拍的方式,賣掉這東西,原因很簡單,「死靈之書」最爲難纏的一點,就是因果,一旦與其搭上因果,那就算把它丟到某個原生世界內,下一秒,它就會重新出現在奧術永恆星。

所以說,把「死靈之書」賣掉,無異於轉移了因果,這是擺脫「死靈之書」最快速與有效的辦法,由此可見,奧術永恆星上,有人對「爹級」器物很瞭解,或者說,是奧術永恆星請教了魔鬼族?

臺上的伍德自然是看到了「死靈之書」,他瞳焰那發直的目光,說明此事和魔鬼族無關,不等他開口,同爲拍賣師,中場替換過伍德一次的羽族拍賣師說道:

“這是今天的最後一件拍品,未知之書,因爲對它完全的未知,起拍價1000靈魂錢幣。”

羽族拍賣師的介紹,讓臺下部分競拍者對「死靈之書」產生了興趣,並陸續加價到5000多靈魂錢幣。

臺下,蘇曉想通了其中關鍵,心中有了應對策略,他當即要擡手叫價。

魂大人、瑟菲莉婭,以及剛到場沒多久的古亞院長,都留意到了蘇曉要作勢叫價,這讓他們三人的目光逐漸凝重。

第五十五章:罕見的特性第十九章:面具第二十四章:熊的智慧第三十章:技法VS技法第四十四章:問題第五十八章:一對八第十七章:全程懵逼的艾倫第十八章:小狐狸與老狐狸第四十三章:滅法者的‘拜訪’第七十三章:啓迪第十五章:堵門第八十二章:三階的情況第四十三章:無冕領主(第四更)第四十三章:大小姐第一百零三章:慘死的數學老師與新世界第六十二章: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第二十五章:是時候了第三十章:眼鏡、口紅第二章:洪水猛獸第二十章:洞察力第四十一章:品級???第二十五章:開戰第二十四章:即將取勝的大王子?第七十五章:口香糖第六十章:大帝之威?第四章:躺槍第三十六章:戰爭與平民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第六十三章:老滅法者的感慨第二十六章:追第三十二章:燃燒的海第九十九章:深淵、誓約第七十八章:絕望的木葉追兵第三十七章:打退第五十五章:沃魯思之盾第六十六章:史上性格最惡劣的女滅法第三十四章:蠻橫第十三章:特性第八十五章:意外第九十六章:斯坦的心腹大患第二十一章:清奇的思路第十四章:你不能這樣對我第三十九章:放煙花第四十一章:好運第三十九章:權衡第九章:怕死鬼第五十九章:最強第五十五章:意料之外的人第二十二章:抓捕第十五章:地城第十四章:差距第二十六章:攻堅第二十五章:嵌合體第三十三章:交易第四章:絕望的利世第六十八章:你女兒真是可愛第六十九章:慷慨與吝嗇第一章:起|點,不,已經站在終點第十七章:凋零之木第六十四章:開槍!第十五章:好消息與壞消息第三十二章:布布,你彷彿是在逗我笑第一百零一章:愁苦的黑商第六十八章:話療第六十二章:跳脫第三十一章:他們是……希望第二十三章:開了無雙第六十三章:獨狼們第四十九章:希亞聖殿第十五章:醉酒第七章:這麼團結?第六十八章:原地復活第一百零六章:中二病晚期患者第三十四章:野生的第五十七章:驚人的寶箱數量第八十三章:畢生陰影第六十章:七個打一個第四十六章:齊斯的殺手鐗第三十八章:少女,你……第五十七章:前後堵截第七章:強大的改良版第五十八章:驚現第五十八章:盛事第三十七章:深潛隊第六章:永生之神第六章:停止掙扎的炮灰第四十九章:有馬,你這坑貨第四十六章:加油第五十一章:副統帥·奧斯第二十四章:我們要和這種怪物同臺競技?第二章:舊怨(第四更,送給盟主蘇小嬋~)第二十一章:粗魯的客人第三章:屍魂界第三十六章:最強之喵,貝妮第四十七章:迷宮第九章:作死脫線女第六十一章:瑟瑟發抖的天啓第八十七章:喰種世界最強小隊第三十七章:碾壓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
第五十五章:罕見的特性第十九章:面具第二十四章:熊的智慧第三十章:技法VS技法第四十四章:問題第五十八章:一對八第十七章:全程懵逼的艾倫第十八章:小狐狸與老狐狸第四十三章:滅法者的‘拜訪’第七十三章:啓迪第十五章:堵門第八十二章:三階的情況第四十三章:無冕領主(第四更)第四十三章:大小姐第一百零三章:慘死的數學老師與新世界第六十二章: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第二十五章:是時候了第三十章:眼鏡、口紅第二章:洪水猛獸第二十章:洞察力第四十一章:品級???第二十五章:開戰第二十四章:即將取勝的大王子?第七十五章:口香糖第六十章:大帝之威?第四章:躺槍第三十六章:戰爭與平民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第六十三章:老滅法者的感慨第二十六章:追第三十二章:燃燒的海第九十九章:深淵、誓約第七十八章:絕望的木葉追兵第三十七章:打退第五十五章:沃魯思之盾第六十六章:史上性格最惡劣的女滅法第三十四章:蠻橫第十三章:特性第八十五章:意外第九十六章:斯坦的心腹大患第二十一章:清奇的思路第十四章:你不能這樣對我第三十九章:放煙花第四十一章:好運第三十九章:權衡第九章:怕死鬼第五十九章:最強第五十五章:意料之外的人第二十二章:抓捕第十五章:地城第十四章:差距第二十六章:攻堅第二十五章:嵌合體第三十三章:交易第四章:絕望的利世第六十八章:你女兒真是可愛第六十九章:慷慨與吝嗇第一章:起|點,不,已經站在終點第十七章:凋零之木第六十四章:開槍!第十五章:好消息與壞消息第三十二章:布布,你彷彿是在逗我笑第一百零一章:愁苦的黑商第六十八章:話療第六十二章:跳脫第三十一章:他們是……希望第二十三章:開了無雙第六十三章:獨狼們第四十九章:希亞聖殿第十五章:醉酒第七章:這麼團結?第六十八章:原地復活第一百零六章:中二病晚期患者第三十四章:野生的第五十七章:驚人的寶箱數量第八十三章:畢生陰影第六十章:七個打一個第四十六章:齊斯的殺手鐗第三十八章:少女,你……第五十七章:前後堵截第七章:強大的改良版第五十八章:驚現第五十八章:盛事第三十七章:深潛隊第六章:永生之神第六章:停止掙扎的炮灰第四十九章:有馬,你這坑貨第四十六章:加油第五十一章:副統帥·奧斯第二十四章:我們要和這種怪物同臺競技?第二章:舊怨(第四更,送給盟主蘇小嬋~)第二十一章:粗魯的客人第三章:屍魂界第三十六章:最強之喵,貝妮第四十七章:迷宮第九章:作死脫線女第六十一章:瑟瑟發抖的天啓第八十七章:喰種世界最強小隊第三十七章:碾壓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