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之甦醒

走在瘋人院三樓的走廊內,透過走廊的連窗,蘇曉發現,大院內的燈光陸續熄滅,包括院子中心的崗哨塔。

這就是清走總隊長·迪尤爾的弊端,但蘇曉必須這樣做,迪尤爾雖既有能力,又有幾分油滑,可這是「獵手部隊」那邊的人。

「獵手部隊」與「黃昏瘋人院」在職能上同級,都是首都議會院的直屬部門,不過兩者負責的領域不同。

聯盟境內犯罪的超凡者,或是畸變成惡鬼的鬼族,再或是危險的邪|教成員等,都是由獵手部隊負責。

在獵手部隊抓住這些人後,其中有一部分罪大惡極的,這類直接送來黃昏瘋人院矯正+感化。

要是能挺過這階段,就根據其罪行,關押在瘋人院地下一層到三層的牢房內。

至於瘋人院上面的五層,一層是食堂、接待室、棋牌室等,二層到三層,則是一間間病房,四層到五層是夜間病房。

所謂夜間病房,是收容比較危險的瘋子罪犯,這些罪犯是真的有精神疾病,可他們還有一個身份,超凡者,這些擁有超凡力量的病人,一旦病發,會對居住地周邊的鄰居,造成不可預知的風險,因此才把他們送到黃昏瘋人院來。

其他不說,要說精神疾病方面的治療,黃昏瘋人院的水平絕對頂尖,已治好很多的精神疾病患者,只不過,這裡因戒備太森嚴,只接待那些發瘋的超凡者,普通的精神疾病患者,應該送到正常的瘋人院去調養、治療。

在黃昏瘋人院,這些超凡瘋子經過治療後,艾琳諾將會對這些人進行精神評估,如若評估正常,說明這超凡瘋子,之前犯下的事,是因爲精神疾病所導致,這種就轉到療養院去,最終何去何從,由審判所判決,黃昏瘋人院不干涉這方面。

可如果經艾琳諾評估,發現此人就是純粹的內心邪惡,才犯下以前的罪行,那就省事了,黃昏瘋人院的地下牢房歡迎這名新住客,如果這名新房客不服,他完全有權利向審判所發起申請。

這是第一種情況下被關押到黃昏瘋人院的罪犯,還有一種是因爲罪大惡極,審判所那邊判決到瘋人院這邊來的,這類就更好處理,直接關押到地下監牢內。

除了這兩種情況外,還有一種是「獵手部隊」那邊送來的人,那邊送來的罪犯,和審判所送來的處理方式相同,都關押在地下一層~三層的監牢內。

這擴建、加固過的地下三層監牢,總計有160多間牢房,地下一層爲100多間牢房,爲四人住一間,地下二層是50多間牢房,爲兩人住一間,地下三層只有10間牢房,都是單間。

之所以如此,是爲了保證越向下,重力合金牆體越厚,罪犯越不可能越獄,別小看這裡的最底層牢房,這裡很少出現滿員的情況,若非罪大惡極到讓人髮指,不會被關在這。

「獵手部隊」與「黃昏瘋人院」看似是合作關係,但雙方常有衝突,因爲獵手部隊逮到什麼都往瘋人院這邊送,有次黑暗神教召來的深淵滋生物,在經圍攻後擒住,並送到這邊來。

看到是深淵滋生物,那時瘋人院的老院長,鼻子都差點氣歪,當場拒絕收容。

獵手部隊那邊也不高興了,他們付出那麼多死傷生擒這東西,結果瘋人院不管,那他們把這難以殺死的東西送哪去?難不成關在獵手部隊總部?那他們晚上連覺都睡不香。

聽聞這番言論,老院長氣的血壓飆升,獵手部隊總部那邊囚困深淵滋生物睡不好覺,難不成,瘋人院這邊囚困深淵滋生物後就能睡好覺了?

就這樣,兩邊帶着囚困着深淵滋生物的容器,直奔聖都的議會院而去,要那邊裁定,在那時,似乎都能聽到議會院的工作人員們在心中高喊:‘你們不要過來啊!’

最終的結果是,議會院怒斥「獵手部隊」與「黃昏瘋人院」,明面是怒斥兩門內訌,實則在表示:‘你們敢把那東西帶到聖都來,你們兩個今後5年的申請款項都不用想了。’

那個時期,庫斯市的財神爺珀金市長,還沒來此上任,一聽涉及到款項,獵手部隊的老太婆,和瘋人院的老院長都客氣了很多,並表示,他們之前說話的確是大聲了些,議會院別這麼激動。

經議會院四位大議員的調停,最終的結果是,獵手部隊出重資,幫忙加固瘋人院下方的地下監牢,作爲條件,今後獵手部隊抓捕到的所有危險犯人以及危險物,瘋人院這邊都得接收。

在那段時間,獵手部隊不爽,瘋人院這邊也不爽,但有議會院的人看着,兩邊又不能打起來,只能互相吐口水,奇妙的是,雙方雖互相吐口水,可關於瘋人院地下監獄的改造,雙方都特別用心,畢竟這邊出了問題,兩邊都是被架在火上烤。

其實從這些事蹟中,就能看出獵手部隊那老太婆,與瘋人院老院長的智慧,庫斯市距離聖都很遠,遠離議會院的權力管制,要是獵手部隊和瘋人院兩邊表現的相親相愛,宛如一家人,那就輪到議會院睡不好覺了。

獵手部隊爲了對抗各類窮兇極惡之徒,以及或詭譎,或邪惡的未知生物,這邊必須有聯盟最精銳的超凡力量,這些是行走在黑夜中的守衛者,他們必須強大。

瘋人院則是關押這些危險犯人與詭異之物的地方,也必須有足夠強悍的力量。

如若這兩股強大的戰力互相親密,他們所能做的事,實在是太多,多到讓議會院那邊忌憚。

反之,如果這兩邊互相仇視,仇視到需要議會院主持公道的程度,議會院表面上是憤怒,心裡其實舒坦的很,也放心讓獵手部隊與瘋人院駐紮在庫斯市。

在那個時期,還不是聯盟最安定的時期,聯盟最安定的時期,是從幾年前開始,那個階段發生了兩件事,一是獵手部隊的領袖退位,把位置讓給她培養的繼承人,泰莎。

還有一件事爲,庫斯市迎來了新市長,也就是珀金市長,從此之後,聯盟迎來了最安定的時期。

時至今日,瘋人院的老院長也退位,蘇曉在坐上這個位置後,必須要把獵手部隊的人清出去,近幾天內,絕不能讓獵手部隊的領袖·泰莎,有半點機會干涉這邊。

本市的珀金市長,這位財神爺不能得罪,瘋人院的賬面上只剩70多萬古朗(古朗:聯盟通用貨幣),得罪了財神爺,後天撥來的600多萬古朗,可就沒了音訊。

要知道,蘇曉作爲院長,每個月的工資才12000古朗,這可不是低收入,就算在聖都,這也是高收入。

蘇曉這邊剛上任,珀金市長這位財神爺就給撥來600多萬古朗,對待獵手部隊和瘋人院,這位財神爺歷來大方,這也是爲何獵手部隊的領袖·泰莎,也同樣不願得罪這位財神爺的原因。

蘇曉下到一樓的安保室,開門後,發現監控設備前,只剩一名老頭,這老頭端着杯熱茶,聚精會神的盯着監視畫面,他雖穿着安保人員的制服,但看起來有些邋遢。

蘇曉在老人鄰座落座,發現有人來,老頭偏頭看了眼,道:“這麼晚了還不睡。”

“嗯。”

“聽說你把安保部門的總隊長清了出去?魯莽了。”

“之後有很多要思考的事,不想在這事上動腦子。”

“唉。”

老人嘆息一聲後,呷了口熱茶,別小看這位看門老大爺,他是上上任院長,退休後實在閒的無聊,纔來這看門。

“我有種預感,你要搞些大事,爲了以防被牽連,我還是回去養老吧。”

“可以,但走前給我引薦幾名人才。”

蘇曉自然知道這老傢伙的意圖,這次退休的老院長,曾經都是這老狐狸培養出,由此可見這老狐狸在瘋人院的資歷。

“我去哪找人才引薦給你,別想太多,我只是個老傢伙而已。”

老狐狸又喝了口熱茶,還舒坦的呼了口熱氣。

“那好,明天我把你孫女調到瘋人院來。”

聽聞蘇曉此言,老狐狸動作一頓,轉而笑道:“隨你吧,那是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你就算娶了我孫女,我都不管,剛好你們年齡相近。”

“把她調來後,讓她在艾琳諾手下做事。”

“咳~,晚些時候,我會派人給你送來幾份簡歷。”

老狐狸放下手中的熱茶,起身向門口走去,到了門口處,他停下腳步,仔細的審視了蘇曉片刻,最終滿意的點了點頭,把黃昏瘋人院交到這樣一個既有實力,做事又不死板的人手中,他算是放心了。

安保室內,蘇曉通過監控畫面,知曉了瘋人院現在的情況,大樓內的安保人員都撤了,但正門與圍牆外崗哨塔內的人員沒撤,這也是迪尤爾的油滑之處,看似是他與瘋人院的新院長徹底鬧翻,撤去了手下,其實關鍵的地方,例如正門、所有崗哨塔,以及地下三層的安保力量,他是一點都沒動,反而在周邊崗哨塔加派了人手。

“老大,我去外面巡查?”

巴哈開口,它顯然是知道蘇曉接下來要做什麼。

“嗯。”

蘇曉起身,來到一層最裡側的檔案室,開啓裡側一扇厚重的金屬門後,乘坐機械結構的升降梯向下,至於爲何此地不採用電梯,準確的說,無論是照明還是其他,整個地下監牢,都不是用電力,而是其他能量,以前有囚犯,通過電路逃了出來。

請不要意外,這還算是正常的,曾有名犯人,將自身分裂成分子級,從通風系統出逃。

而僞裝成看守,或是隱身、潛行等,那就更多,這些罪犯每天腦子裡想最多的事,是如此從這地下監牢逃出去,關鍵是,這些傢伙還有各種才能。

當升降梯停下時,蘇曉到了瘋人院地下的0.5層,這裡屬於管理樓層,負責監視各層牢房內的情況,以及操控中心升降梯,開關各間牢房等。

“院長大人,您好。”

一名頭髮自然捲,神情陰沉的中年男人開口。

“……”

蘇曉擡手,示意這名小隊長,將聯絡器拿來,他要借用。

試了下聯絡器,蘇曉向裡側的走廊走去,到了長廊盡頭,他順着此地的樓梯向下,沒一會,他就抵達地下監牢一層的最外區,這裡是兇犯們平常能活動的地方,每天可以來這裡自由活動一小時,每週可以去上面的大院裡活動一小時,地下三層內關押的兇犯除外。

停步在此,透藍色晶體在蘇曉腳後蔓延,先是構成一把有扶手的晶體座椅,之後在更後面,構成一面半米厚的晶體牆,將通往外面的路封死。

蘇曉坐在晶體座椅上,一旁的布布汪來到角落處,融入環境的同時,所有光環能力都激活。

嘶嘶~

聯絡器內傳出雜音,蘇曉按動呼叫鍵,道:“打開一二層的所有重力鎖。”

蘇曉此言一出,聯絡器另一邊,也就是上方位於0.5層內的守衛們,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怎麼回話,但新任院長下令,他們只能遵從,再者說,真出了問題,也不是他們負責。

與此同時,地下監牢一層與二層內,所有牢房中都是漆黑一片,眼下這時間,所有兇犯都在睡覺,可正在這時,一二層的所有牢房內,燈光陡然亮起。

嘟!

刺耳又短促的警報聲傳來,只響了一聲就停下,轉而,是連成片的哐哐哐金屬門開啓聲。

一名全身紋身,後腦烙着黑色圓徽的壯漢從上鋪起身,他活動脖頸,目光看向開啓的牢門,他皺起眉頭,帶着怒氣,語速偏慢的說道:

“怎麼回事?”

“不清楚,我去看看,半夜不睡覺,這又是要搞什麼。”

一名後腦同樣烙着黑色圓徽,代表這是黑暗神教成員的精瘦囚犯起身,到了牢門前,他目露驚異。

“今晚真是見了鬼,所有監舍的門都開了,現在幾點了?”

精瘦囚犯張望着長廊內的情況,整個地下監牢一層,被一條條縱橫交錯的長廊隔開,眼下這些長廊內也都燈光通亮。

“大概十一點吧。”

“我們怎麼辦,出去?留在這?”

“當然出去,之前就聽鬼幫那些人說院長換人了,我還不信,現在看,這瘋人院是出問題了。”

交談間,幾名兇犯出了監舍,他們剛出監舍,發現縱橫交錯的長廊內,已有兩三百名兇犯。

在發現看守並未第一時間到場後,一層內的兇犯們開始兇相畢露,監舍的鐵門被他們合力扯下來,用來撞中心升降梯的金屬門,他們都知道,中心升降梯通往外面。

沒一會,一名名氣息更兇狠或陰暗的兇犯,從下面的二層走上來,看到這些人,後腦烙着黑色圓徽的壯漢兇犯心中一哆嗦。

見他的反應,一名從地下二層上來的兇犯笑道:“放心,三層那幾扇門沒開,我們去確認過。”

聽聞此言,壯漢兇犯纔算是心中暗鬆了口氣,不過他臉上的神情不變,只是露出狠呆呆的笑容點頭。

“喂,通向1區的監門開了,那裡也連通外面!”

喊話的瘦猴雖情緒高昂,但他自己沒衝在最前面,而是幾名暴力重刑犯衝在最前面,發現他們沒觸發警報裝置後,其他兇犯才魚貫而出。

其中有瘦猴、壯漢兇犯,以及二層上來的獨眼男,還有兇名在外的山力士、男爵、白獅子等人。

魚貫而出的兇犯們,一路闖到1區,前方的幾人才陡然停步,這導致所有兇犯都得停下。

位於最前方,也就是那名後腦烙印着黑色圓徽的壯漢,他此刻正盯着前方的水晶牆壁,這七八米高的水晶牆,將1區牢牢封住,而在水晶牆的正下方,是名坐在晶體座椅上的男人,對方翹着二郎腿,一把歸鞘中的長刀,斜搭在對方懷中與大腿上,最讓壯漢難以忽略的,是那雙瞳孔中心隱隱透藍的雙眼,作爲曾屠滅一個村莊的兇徒,他在直視這雙眼睛後,只感覺到冷,靈魂都要被凍結的冷。

“等等,我馬上回監舍……”

話還沒說完,拔刀聲傳入壯漢耳中,在這一瞬間,他的腎上腺素大量分泌,全身肌肉隆起,尤其是他引以爲傲的雙臂,這曾是他硬抗下獵手部隊「影鐮」的手段,他堅信,已經沒有利刃,能一擊破開他硬化後雙臂的防禦。

錚~

長刀脆鳴,略微的冰冷感出現在壯漢的雙臂上,以及脖頸上,下一瞬,他的視線開始旋轉着降低,最終咚的一聲掉落在地,他自信無法被破開防禦的雙臂,不僅被一刀斬開,這刀還順勢斬下他的首級。

在眼前徹底陷入黑暗前,壯漢頭顱上的神情纔開始逐漸顯露出恐懼,這刀太快也太鋒利,甚至快過了恐懼。

方纔還亂哄哄的1區,突然就變的針落可聞。

滴答、滴答~

鮮血順着斬龍閃的刀尖滴落,前方噴血的無頭屍體轟然倒下,屍體的手指,還下意識的握了下,之後慢慢放鬆。

刷的一聲,長刀斬過一抹飄逸的弧線,上面的血跡被甩飛。

蘇曉感受着手中的長刀,斬龍閃當然已晉升到起源級,這等純粹的鋒利,正是他所追求的。

“你……”

前方一名死魚眼兇犯被激起兇性,他陡然消失在原地,因身上佩戴的束縛裝置沒激活,他的速度快到視線無法捕捉。

蘇曉的瞳孔慢慢緊縮了些,他陡然彈起左臂,左手食指指向空無一人處,壓縮到極點的血氣在食指尖匯聚。

‘血煙炮!’

砰!

壓縮到極限後,化爲一道血色射線轟出,沿途在空氣中破開層層小號氣浪。

血霧轟的一聲炸開,那名消失的死魚眼兇犯重現,準確的說,是他螺旋轉圈的半條腿,這是他僅剩的一部分。

蘇曉對血煙炮的威力很滿意,這還是沒經「血魂」強化過的血煙炮。

蘇曉這一言不發就拔刀出手的行事風格,讓在場兇犯們下意識想退走,今晚一二層的所有監門全部開啓,本身就透着邪門感。

就在這時,蘇曉從懷中掏出一把造型奇特的鑰匙,看到這鑰匙,在場有幾名兇犯,眼睛都直了。

“這是……中心升降梯的鑰匙?”

“一定是,每週那扇門開,我都死死盯着這把鑰匙,我仿造了這小可愛好幾百次,沒一次成功。”

“這位,不知道從哪來的朋友,如果可能的話,把這鑰匙交給我。”

兇犯們開始半包圍而來,蘇曉連殺兩人,並不能震懾到這些窮兇極惡的傢伙。

蘇曉單手握上中心升降梯的鑰匙,進行晶體同化,最終咔吧一聲,他捏碎手中被同化成晶體的鑰匙。

晶體碎片順着蘇曉的指間滑落,這讓周邊嘈雜起來的兇犯們,都一言不發的低垂着眼簾。

在四百多兇犯的注視下,蘇曉又從懷中掏出把中心升降梯的鑰匙,看到這一幕,隱隱成爲一衆兇犯首領的男爵怒容扭曲,他瞪着雙眼怒道:“把這雜|種碾碎!搶來那鑰匙!!”

此言一出,所有兇犯都向蘇曉衝來。

咚!

領域級的能力以蘇曉爲中心擴散,是刃之領域。

「刀術宗師Lv.70·終極能力:刃之領域(奧義級·主動),形成100米範圍的刃之領域,當你身處此領域時,你將獲得10%的全傷害減免,且可招架不高於自身力量屬性25點的強攻擊,招架成功後,可短暫的、超大幅度的提升抗擊退與抗擊飛特性。

提示:開啓此領域後,每秒消耗1500點法力值。

提示:身處刃之領域內,你的斬擊傷害提升20%。

提示:身處刃之領域內,你的龍影閃能力激活速度,將提升35%。

提示:身處刃之領域內,你的所有刀術招式能力,都將得到刃之領域的強化。」

……

蘇曉發現,開啓刃之領域後,周邊的空氣中沒什麼變化,其他人別說看到,就算想感知到他的領域都難,這是好消息,這能力足夠隱匿,激戰中突然開啓,定能打強敵個措手不及。

呼的一聲,破風聲從後方襲來,蘇曉來一挑幾百,並非衝動之下的決定,這些兇犯雖都比較有實力,但他們既沒武器,又被特製的囚徒裝置所束縛,無法使用遠程能力。

此等情況下,來把這些窮兇極惡的傢伙殺老實,遠比和這些傢伙鬥智鬥勇更有效率,以蘇曉現在的實力,沒必要和這些傢伙浪費腦細胞,那六名叛徒,纔是他要對付的主要目標。

‘刃道刀·環斷。’

錚!

以蘇曉爲中心點,環形斬芒向周邊擴散,只能說,黃昏瘋人院的兇犯質量的確高,周邊的幾十名兇犯,有半數以上跳起或後仰,剩餘的則準備硬抗。

鮮血四濺,斷裂的肢體落體,緊接着就是慘嚎聲。

‘刃道刀·超·環斷。’

一衆兇犯中心處,蘇曉做出拔刀蓄勢姿勢,看到這一幕,衝上來的白獅子飛撲一拳,他近四米的身高,在轟出這拳後,甚至帶起獅吼聲。

裹挾着白色氣芒的重拳轟在蘇曉身上,卻陡然穿透過去,是蘇曉進入了空間穿透狀態。

蘇曉很自然的結束蓄勢,腳步一錯,左小腿上攀附晶體層,順勢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絆了下白獅子,但白獅子不知道,就是這普通到極點的一下,他會在生命結束前,牢牢記住。

啪啦一聲,白獅子恐怖的力量,導致蘇曉小腿上的晶體層破損,重拳轟空的白獅子,不受控制的全身向前傾倒。

蘇曉做出直踹姿勢,預判白獅子頭顱前傾的位置後,一腳直踹。

在這一秒,白獅子感覺到,周邊的一切都慢下來,他依稀想起兒時的玩伴,以及其他童年回憶。

“!”

白獅子的雙眼瞪到猶如銅鈴,他將體內的所有身體能量,全部集中向頭部,哪怕明知如此有巨大風險,可他必須這樣做。

咚!!!

白獅子化爲了光,準確的說是一道殘影,沒入到正前方的牆壁內,他就像一根飛鏢,牢牢的釘在重力合金牆內,拽都拽不出來。

錚、錚、錚!

刀光閃爍,接連幾條斷臂飛起,飛濺的血珠中,蘇曉俯身前突一步,一刀斬出。

錚!

長刀斜斬過,一名兇犯的頭顱被斜斬開,上半截頭顱滑落下來。

“等等,我……”

一名瘦猴兇犯捂着斷臂求饒,可斬向他脖頸的長刀沒慢分毫,帶起點滴血珠。

剛一刀斬敵,蘇曉就擡起左臂,一隻包裹着黑石的重拳轟上來,他左臂包裹的晶體層碎裂四濺。

啪的一聲,蘇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上黑石猛男的面門,下一瞬,黑石猛男口中發出殺豬般的慘嚎,雙腿亂蹬,雙臂胡亂揮舞,也難怪他如此,他的頭顱正被晶體同化,這個過程中,他的思維會混亂,難以進行有效的反抗。

咔吧!

蘇曉捏碎晶體頭顱,並後躍出血色殘影,砰的一聲,一根黑晶長槍,釘在他方纔所在的位置,將血色殘影擊散。

蘇曉向前看去,是兇犯中的山力士,此刻對方宛如人形坦克,身上被黑晶所武裝。

嘭!

山力士兩面門板般的臂盾對砸,他滿是橫肉的臉上笑的頗爲兇狠,看到這一幕,正圍攻蘇曉的兇犯們,一窩蜂的跑開。

咚!咚!咚……

山力士一步步衝來,這感覺,就像一座山從前方襲來。

蘇曉擡起左手,指向山力士。

‘血煙炮。’

嘭!

血煙炮轟到架在前面的黑晶臂盾上,晶屑四濺,山力士以半蹲姿勢向後滑行了十幾米後,嘴角淌血的他,眯起雙眼,盯着蘇曉,他看似抗住蘇曉的攻擊,可心中的想法卻是,這到底是哪來的怪物!

“吼!!”

山力士體型膨脹一圈,達到近六米的小巨人體型,他架着黑晶盾,猶如一輛戰車般向蘇曉碾來。

見此,蘇曉身後的兩顆血魂浮現,同時出現的,還有他上方的血氣虛影,血魂同時強化他自身與血氣虛影。

只有上半身,但同樣高大的血氣虛影指向山力士。

‘超·血煙炮。’

轟!!

足有水缸粗的血氣炮轟出,沿途在空氣中破開層層氣浪與音爆聲,聲勢駭人。

煙塵彌散,當一切都平息時,細沙般的黑色晶碎落地,山力士消失了,他被轟的渣都不剩。

周邊一衆兇犯向山力士之前所在的位置看去,那裡是一道圓柱形窟窿,斜斜通往下方,都打穿二層地面,轟在三層的過道上,並且在三層過道上,留下一道深不見底,斜斜向下的圓柱形地洞。

三層內一間昏暗的牢房內,一道女聲開口說道:“如果我沒猜錯,這就是新任院長了,兩位,你們的越獄計劃,是準備近期施行?”

聽聞此言,對面兩間牢房內的囚徒都沉默着,很快,三層過道的地洞內,汩汩冒出地下水,蔓延到一間牢房的單向換氣口後,裡面一雙手指白皙、纖細的手,捧起了些水,喝了口後,紅脣翹起一抹優美的弧度說道:

“千米深的地下水,真甘甜。”

這句話,讓對面兩間牢房中的犯人更加沉默,轟出地下水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打穿了地底監牢的地基,那地基,沒人比他們兩人更清楚有多堅固。

“要不,越獄計劃先推遲?”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們的計劃還不夠完美。”

聽聞兩人的對話,女兇犯發出一連串的笑聲。

與此同時,上方的一層內。

山力士的慘死,以及後續圍攻時的死傷慘重,猶如一盆涼水,在一衆犯人頭頂澆下,此刻周邊的地上躺着一具具不完整的屍骸,牆壁上遍佈血跡與斬痕。

“別放棄,你們想永遠關在這嗎?!”

滿頭鮮血的白獅子怒吼,不得不說,腦袋捱了蘇曉一腳,不僅沒死,還能這麼快醒來的人,很少見。

聽聞白獅子的怒喊,一衆兇徒心中猶豫,但很快,想要逃出去的心,讓他們剋制住對蘇曉的畏懼。

“弄死他!”

“一直圍攻他,別停!”

喊聲從周邊傳來,蘇曉偏頭躲過後面襲來的一拳,同時一記肘擊,將後方的兇犯腦袋砸裂。

‘刃道刀·血刃。’

蘇曉消失在原地。他向上掠出一道筆直的血線,躲過周邊兇犯的圍攻。

‘刃道刀·血落。’

身處半空中的蘇曉,又化爲一道筆直的血線,向下砸落。

轟的一聲,一股血色衝擊向周邊擴散,威力之大,讓周邊幾名兇犯化爲大片碎肉,而在不遠處,之前被蘇曉盯上,作爲重點關注對象的男爵,已經重傷的他,在捱了這下後,徹底倒下。

四濺的鮮血間,蘇曉一刀斬過一名兇犯的喉頸,一刀斬敵後,他只感覺,自己的血氣,以一種特殊方式,情不自禁的噴發而去。

「基礎被動·血之甦醒,Lv.80·技能效果1:殺敵時,有一定概率對周邊敵人造成震懾性的恐懼效果,且讓周邊進入恐懼狀態的敵人,綜合防禦力降低65%,移動速度降低92.5%。」

轟!!

以蘇曉爲中心點,血氣噴發而出,周邊的世界陡然變成以血色爲基調,猙獰的血氣爆發而出後,貫穿在場每名兇犯的肉體與靈魂。

此刻在這些兇犯眼中,蘇曉的模樣大變,已變成一道模糊但威壓感強到爆表的猩紅人影,周邊的空氣中彌散着血煙,地面也被猩紅所侵染。

在被血氣貫穿靈魂後,兇犯們只感到天似乎要在下一秒塌下來,而正與他們戰鬥的,就是這世上最恐怖的強敵,他們發自靈魂的恐懼,已容不得他們多想,可意圖轉身逃跑時卻發現,他們的雙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要費很大力,才勉強邁開一步。

這一幕,在血氣籠罩範圍外的幾名兇犯眼中是,單手持刀的蘇曉,站在猩紅的領域中心處,臉上出現一面猩紅面具,他周邊的兇犯,不是嚇的在地上向遠處爬,就是靠坐在牆邊,雙腿亂蹬,口中驚恐的大喊,眼睛瞪的宛如銅鈴,眼淚止不住的淌,涎水從口角流出,這些罪大惡極,平常什麼都不怕的兇犯,在這一刻都要被場中的殺神嚇瘋了,這就是「血之甦醒」的強大之處。

當猩紅領域逐漸消散時,戰鬥停止,準確的說,是沒有兇犯敢靠近蘇曉十米內了。

蘇曉擡步前行,前方的一衆兇犯慌忙後退,亂哄哄一片,他們眼中除了驚悸與膽寒外,已沒有其他。

蘇曉停步在重傷倒地,全身鮮血的男爵前方,單腳擡起,踩上對方的頭顱,躬身問道:“你剛纔,好像罵過我。”

“有種你就……”

啪嘰!

蘇曉像踩爆西瓜一樣,踩碎男爵的頭顱,這兇犯,今後再也不能襲擊那些比較偏僻的小鎮和城市。

蘇曉甩飛刀上的血跡,長刀歸鞘。

“各位,晚上好,認識一下,我是這瘋人院的新任院長。”

蘇曉言罷,環顧前方的一衆兇犯,發現無人表態後,他皺起眉頭。

看到他有要不高興的意思,一衆兇犯趕忙說道:

“認識了,認識了。”

“院長你好。”

前面的幾名兇犯點頭哈腰,笑容滿面,對於這新院長,他們算是恐懼到骨子裡了。

“這麼晚了,你們還不回監舍?是想讓我請你們吃夜宵?”

蘇曉說話間,環視前方的一衆兇犯。

“不不不。”

“這就回,馬上回。”

一衆兇犯都面朝着蘇曉退後,等退的夠遠後,他們向各自的監舍跑去,他們從被關到此地後,從沒像此刻這般,感覺自己的監舍是如此的安全與親切。

蘇曉看着陸續跑回牢房的兇犯們,感覺沒問題後,解除晶體牆,他向上層走去,這邊已經處理的差不多,是時候放出五個吞噬者,他想看看,五個吞噬者間的較量,最終哪個能成爲勝者。

第十章:選擇第四十章:決鬥第三十五章:幽靈蜂第九十二章:淺淺第一百三十章:迴歸第五十章:異王的傳承第六十二章:幸運第五章:輪迴眼的下落第四十五章:迴歸第九十八章:狠人傳奇第三十二章:牛鬼蛇神第二十七章:侵襲第九章:猜忌第五十四章:我們來了第三十八章:環斷第六十二章:深入第四十三章:秘密武器第六十五章:僞裝與委託第一百三十一章:來吃糖第二十九章:末代君王第三十章:獵食第九十一章:豁免權第二十六章:被打懵的四階段女巫第四十二章:難以抉擇第三十三章:名醫凱撒第二十六章:單純的阿尼第五章:老國王第三十五章:首次覺醒最高等級第六十八章:排斥?第九十三章:火力第九章:任務?第六章:深淵級第四十八章:翻臉比翻書還快第三十一章:狡詐第四十三章:勇猛的二柱子第六十四章:你們聽我解釋第八十一章:女漢子第三十五章:所以我回來找你第四十七章:爲緋世準備的‘歡迎儀式’第五十四章:奇妙的自我循環第八十一章:人情債第十五章:你無恥!第六章:黑淵的小可愛第五章:呼叫炮灰第六章:奴隸城第十五章:你怎麼什麼都會用第八十五章:四階第七十八章:結算第八章:鱗龍、雙毒、狼第六十四章:強者之證明第九十七章:人生三大錯覺:我能行第三十四章:獠牙第三十八章:力量與速度第三十七章:血量比boss還厚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三十四章:野生的第二十八章:意外之喜第五十四章:再見第七十七章:毒蜘蛛第四十一章:最後的狂歡第十七章:瞅一眼引發的血案第二十二章:肅清第五章:野獸紳士第五章:戰線將破(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十章:秒殺第二十八章:正面突襲第七十五章:扭曲第三章:獨行者第五十三章:攻村第七十六章:無路可逃第十九章:奶量最強?第六十四章:單挑第七十九章:集結第七十八章:韭菜的絕地反擊第四十八章:覺醒的騎士第七十五章:被嚇跑的己方成員第二十九章:末代君王第二十八章:隨便選一個第九十章:綱手的特殊作用第五十九章:小隊第三十章:無法無天第七十五章:命中註定的偶遇?第六十章:人選第二十七章:9月1日第三十四章:三對二第二十二章:帝都第三十九章:剋星第二十四章:戰獸第二十一章:犧牲與禮物第三十九章:百人之戰第八十章:驚險又刺激第十五章:吃貨+二貨第八十九章:迴歸與收穫頗豐第五十九章:最後的絕殺第三十四章:被近身的我愛羅第二十三章:大姐,別來找我第二十二章:支配第九章:老神父第五十五章:直接莽第十一章:疑似開掛的幻術師
第十章:選擇第四十章:決鬥第三十五章:幽靈蜂第九十二章:淺淺第一百三十章:迴歸第五十章:異王的傳承第六十二章:幸運第五章:輪迴眼的下落第四十五章:迴歸第九十八章:狠人傳奇第三十二章:牛鬼蛇神第二十七章:侵襲第九章:猜忌第五十四章:我們來了第三十八章:環斷第六十二章:深入第四十三章:秘密武器第六十五章:僞裝與委託第一百三十一章:來吃糖第二十九章:末代君王第三十章:獵食第九十一章:豁免權第二十六章:被打懵的四階段女巫第四十二章:難以抉擇第三十三章:名醫凱撒第二十六章:單純的阿尼第五章:老國王第三十五章:首次覺醒最高等級第六十八章:排斥?第九十三章:火力第九章:任務?第六章:深淵級第四十八章:翻臉比翻書還快第三十一章:狡詐第四十三章:勇猛的二柱子第六十四章:你們聽我解釋第八十一章:女漢子第三十五章:所以我回來找你第四十七章:爲緋世準備的‘歡迎儀式’第五十四章:奇妙的自我循環第八十一章:人情債第十五章:你無恥!第六章:黑淵的小可愛第五章:呼叫炮灰第六章:奴隸城第十五章:你怎麼什麼都會用第八十五章:四階第七十八章:結算第八章:鱗龍、雙毒、狼第六十四章:強者之證明第九十七章:人生三大錯覺:我能行第三十四章:獠牙第三十八章:力量與速度第三十七章:血量比boss還厚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三十四章:野生的第二十八章:意外之喜第五十四章:再見第七十七章:毒蜘蛛第四十一章:最後的狂歡第十七章:瞅一眼引發的血案第二十二章:肅清第五章:野獸紳士第五章:戰線將破(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十章:秒殺第二十八章:正面突襲第七十五章:扭曲第三章:獨行者第五十三章:攻村第七十六章:無路可逃第十九章:奶量最強?第六十四章:單挑第七十九章:集結第七十八章:韭菜的絕地反擊第四十八章:覺醒的騎士第七十五章:被嚇跑的己方成員第二十九章:末代君王第二十八章:隨便選一個第九十章:綱手的特殊作用第五十九章:小隊第三十章:無法無天第七十五章:命中註定的偶遇?第六十章:人選第二十七章:9月1日第三十四章:三對二第二十二章:帝都第三十九章:剋星第二十四章:戰獸第二十一章:犧牲與禮物第三十九章:百人之戰第八十章:驚險又刺激第十五章:吃貨+二貨第八十九章:迴歸與收穫頗豐第五十九章:最後的絕殺第三十四章:被近身的我愛羅第二十三章:大姐,別來找我第二十二章:支配第九章:老神父第五十五章:直接莽第十一章:疑似開掛的幻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