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放逐

王國議廳內,原本有些喧譁的氣氛,此刻變得針落可聞。

周邊環形座椅上的王族、權貴們,都察覺到情況不簡單,尤其是在小國王、古拉公爵,以及大祭司選擇站在蘇曉這邊後。

議桌對面,黑玫瑰過了最初的疑惑與詫異後,她的目光先是集中在大祭司身上,大祭司轉變立場,讓黑玫瑰想到,滅法這次是最先對付輝光之神,現階段應該已將輝光之神格殺。

昨天的傳聞,就讓黑玫瑰很警惕這方面,但在今天,這傳聞不攻自破,她原本的計劃是,今早的議會結束後,就去神域確認情況,眼下,黑玫瑰感覺已經沒必要確認了。

在她看來,昨天的傳聞,是因爲輝光之神已被滅法所斬殺,只不過消息被大祭司以及幾名晨曦神教高層隱瞞,今早晨曦神教穩定下來,只會有一種原因,新的輝光之神出現。

黑玫瑰雖不理解能用什麼方法奪「神魂」,可大祭司轉變立場的事實就在眼前。

衡量完大祭司的情況,黑玫瑰看向小國王,但只是掃了眼,就不再去看這充數的。

轉而,黑玫瑰看向古拉公爵,她其實最不理解古拉公爵會背叛她,雙方的利益捆綁在一起,外加想到今早古拉公爵那種不太協調的感覺,一種猜想已在黑玫瑰心中浮現,就是古拉公爵已被暗殺,準確的說,是被倒戈向敵方的大祭司所暗殺,否則以古拉公爵的手段,不會如此悄無聲息的就死掉。

黑玫瑰的估測是,滅法先派出了一股實力夠強的小隊,乘坐列車向聖蘭王國趕來,以此迷惑她的視線,之後滅法本人悄然抵達聖蘭王國,並進入神域格殺輝光之神。

輝光之神一死,晨曦神教的崩潰,只是時間問題,想到大祭司多年來得罪的衆多仇敵,即將逃命的大祭司很好拉攏,只要拉攏大祭司,暗殺掉古拉公爵的概率很高,做成這兩件事後,小國王只需稍加拉攏,就會選擇拼死一搏。

“被他們誤導了,在我的印象中,滅法雖然既強大,又智慧,但那幾名滅法,都是能動手,就懶得動腦子,久而久之,給了我留下固定印象。”

黑玫瑰似笑非笑的開口,淡定的讓人誤認爲,這些都在她的預料中。

“相比這些,我更想知道,你爲什麼被稱爲神秘者。”

蘇曉開口,這很反常,換作以往,他已下令讓埋伏在周邊的禁軍殺進來。

“有很多原因,幾小時後,你應該就知道。”

“哦。”

“說了這麼多,你還不讓人動手嗎?”

“暫時不,我準備和你繼續聊聊。”

“我最近很忙,想和大姐姐我繼續聊,除非你能告訴我幾件事。”

說到這,黑玫瑰的紫色薄脣翹起一抹優美的弧度。 wWW¤ttКan¤c○

“幾千歲的老妖婆,還大姐姐,噗~”

後面的巴哈展開精神攻擊,黑玫瑰的神色如常,只不過看巴哈的目光,彷彿在看今晚的食材。

“你是我見過,唯一喜歡和敵人廢話的滅法,尤其還和敵人的分身廢話這麼久。”

黑玫瑰的身形變得半透明瞭瞬間,一直憑藉這足矣以假亂真的分身露面,很符合黑玫瑰的行事風格。

“爲了等待術式激活,和你廢話一整天,又有何不可?”

蘇曉話音剛落,一根根黑色觸鬚從黑玫瑰所在座椅周邊刺破地面,纏束在她的雙臂上。

“只是一具化身,就算被你所殺,也……”

黑玫瑰的話說到一半,面色驟變,因爲她發現,她本體與這分身的聯繫更加緊密,以她的經驗當即判斷出,這是敵人利用她化身的位置,追蹤她的本體。

“在哪。”

蘇曉不再理會黑玫瑰,而是看向剛現身的凱撒。

“看方向,是王都後區,應該是一座莊園。”

凱撒說完,趕忙把手中造型奇異的羅盤收起,這是他新獲得的寶物。

得到凱撒的確定,一根血槍在蘇曉身旁出現,在空氣中刺出層層氣爆後,將對面的黑玫瑰分身,釘在座椅上,鮮血四濺。

“你來晚了,滅法。”

黑玫瑰分身臉上濺了星星點點的血跡,這就是她分身的高明之處,這是一具能承載她部分精神力的血肉之軀。

轟!

血槍爆炸,黑玫瑰的分身,連同她身下的座椅一同破碎。

對於黑玫瑰以分身到場,蘇曉早有預料,否則不會委託凱撒,提前佈設追蹤術式,準確的說,在得知王國議廳的所有禁軍,都是由古拉公爵的親侄子調遣時,蘇曉就猜到這種結果。

黑玫瑰能以一具分身,近乎掌控整個聖蘭王國,其心思之縝密,必然不會以本體,來到一處圍滿禁軍的建築內,除非這些禁軍都是由她掌控。

來聖蘭王國前,蘇曉就在考慮一個問題,首先,從黑玫瑰所做的一切,代表此人並非無理智者,與之相反,這是個心思縝密,野心極大的人。

有了這基礎,蘇曉開始推斷對方的目的,明面上來看,黑玫瑰的目的,似乎是掌控整個聖蘭王國。

如果黑玫瑰是本世界的原住民,那麼出生在聖蘭王國的黑玫瑰,最終目的是掌控這個王國,這說得通。

問題是,黑玫瑰來自虛空,曾是滅法陣營的一員,還參與過滅法與施法的巔峰之戰,試想一下,這樣的人,其眼界,真的會侷限在掌控一個原生世界的王國?

而且還不是聯盟與北境帝國這種,是聖蘭王國這內部一片混亂的王國,這讓人難以理解。

一個人的見識、能力、野心,決定其所能達到的上限,而黑玫瑰的上限,絕不是掌控聖蘭王國這麼簡單。

如此想來的話,就只剩兩種可能,黑玫瑰極度癡迷於享樂,再或是,她身居聖蘭王國,是爲了自身的強大。

一個參與過巔峰之戰的人,自然是更傾向後者,或者說,她比大部分人都渴望成爲「絕強者」,也有更明確的方式,向這一步邁進。

如此想來,就要重新推測黑玫瑰的目的,或者說,聖蘭王國內,有什麼東西,是可以讓黑玫瑰達成這一步的,資源?不太可能,傾盡聯盟的資源,還有可能讓黑玫瑰向這一步邁進,還只是有可能而已。

那麼就要考慮一些比較難以注意到的東西,比如,這飽受神靈攝取,王族壓迫,權貴剝削的王國,會出現多少厄難?如果能吸收這些厄難,這將是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

輝光之神以信徒的苦難催生出更多信仰之力,如此一來,聖蘭王國就兩種東西最多,1.信仰之力、2.厄難,信仰之力歸輝光之神所有,厄運歸黑玫瑰所有,兩方的目的一致,就是成爲「絕強者」。

這也是爲何,聖蘭王國的王族、權貴們,就像不知道這樣下去,會有怎樣的結果般,他們並非不知道,而是不敢阻止,這會觸怒神靈與女王。

黑玫瑰吸收厄難的方式,就在王都內,這也是爲何,近乎整個聖蘭王國都在苦難中,天災不斷、獸族侵襲,唯有王都一片祥和,因爲這裡不會存留厄難,全被黑玫瑰的手段所攝取。

“議會結束,散了吧。”

僞裝成古拉公爵的白金主教開口,聽聞此言,議廳內的王族權貴們都匆匆離開,他們之所以願意聽命於黑玫瑰,既是因爲對方勢大,也是因爲有把柄在對方手中。

眼下大祭司、古拉公爵、小國王同時站出來,外加黑玫瑰手下的勢力,早已不像多年前那般穩固,經歷此事後,那隱藏在黑暗中的隱秘勢力,竟開始自行分崩離析。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有時「個體強大」與「勢力穩定」很難共存,決定追求個體強大後,就要開始集中資源,壯大自身,久而久之,手下的人,分不到以前那般豐厚的利益,難免開始存異心。

從黑玫瑰的表現來看,她很可能已經強大到,不需要麾下的勢力了,如若她真的晉升到「絕強者」,那隻要給她一年,乃至半年的時間,她就能組建出遠強於之前的勢力。

想到這點,蘇曉終於弄清,爲何擅長權謀的黑玫瑰,其凝聚起來的勢力一碰就碎,原來對方只是用這勢力進行過渡,最終目標是成爲「絕強者」的話,這才符合黑玫瑰的眼界。

仔細想來,黑玫瑰到本世界的目的,或許早就是如此,乃至於,在聯盟與北境帝國開戰的時代,黑玫瑰就開始收集厄難。

如若真是如此,那個時代,纔是黑玫瑰收集厄難的主要時期,後續掌控聖蘭王國,更像是填補剩餘的少量空缺。

“我們這算是勝了還是敗了?”

小國王有些不理解當前的情況,他身邊都是黑玫瑰安插的人,情報方面近乎一片空白。

“從目前來看,我們晚了一步。”

白金主教摘下先古面具,他已經沒必要僞裝。

啪的一聲,原本連接着蘇曉與先古面具的幾根不可見絲線,全部斷開,這讓先古面具逐漸隱沒,最終消失在蘇曉的感知內,雙方就此分別。

蘇曉看了眼先古面具消失的位置,繼續帶着先古面具,已不明智,以眼下的方式分別,是最佳的結局,不過他有種感覺,這只是暫時的分別,之後還會見面。

咔咔咔~

晶體層在地面蔓延,構成陣圖形狀,蘇曉單手按在陣圖的中心,轟的一聲,空間傳送炸響,阿姆現身,轟然砸落在地。

阿姆不是自己來的,它還摟着名全身黑甲的暗殺者,只見阿姆雙手抓住黑甲暗殺者的頭頸,咔崩一聲將其頭顱擰到180°翻轉。

“哞。”

阿姆丟飛手中的敵人,因帶着怒氣,敵人摔在地上,還猶如皮球般彈了下。

斧刃輕鳴,阿姆從自己後腰處,扯出劈入血肉中的龍心斧,近20公分深,都斬斷骨骼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自愈,阿姆把龍心斧掛在背後,就如同受傷的不是它,區區致命傷,一兩分鐘就能自愈。

“白夜,我會解決掉黑玫瑰勢力的殘餘,這方面,只管交給我。”

大祭司開口,這老傢伙顯然是準備暫時苟起來,所謂清理黑玫瑰勢力的殘餘,眼下那勢力近乎瓦解,是否清理殘餘,已不重要。

“……”

蘇曉沒說話,帶着布布汪、阿姆、巴哈向議廳外走去,原本他也沒打算讓這老神棍出多少力,只要在此事上,晨曦神教不站在對面,就無需理會這邊。

“這邊只管交給我。”

看着要走出議廳的蘇曉,大祭司開口,聞言,蘇曉停下腳步,見此,大祭司的心跳陡然慢了半拍,他此生中,從未如此忌憚過一個人。

“你很想幫我?”

蘇曉目光灼灼的看着大祭司,但凡大祭司回答中有半個不字,他今天就得血濺當場。

“當然。”

大祭司回答的斬釘截鐵。

“那好,後續王族那邊,也由你處理。”

聽到蘇曉此言,大祭司懵了,古拉公爵死後,王族那邊一盤散沙,外加眼下的局面,誰接管這邊,誰就能從中撈一大筆好處,這天上突然掉的餡餅,砸的大祭司有點無措。

“凱撒會協助你處理此事。”

蘇曉看向轉向凱撒,凱撒奸笑着搓手,那眼神,是事後五五分賬的目光。

大祭司當然願意看到天上掉餡餅,問題是,這大餡餅上坐個凱撒,就是另一種概念,這已經不是能不能賺到的問題,而是會不會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一筆進去。

這讓大祭司面色陰沉,他以強硬的語氣說道:“白夜,這邊有我就夠了,其實讓凱撒去……”

大祭司的話還沒說完,蘇曉已再次停下腳步,單手按在刀柄上,面帶笑容的說道:“看來你有不同的見解?”

一張遍佈血紋的契約羊皮紙浮現,契約羊皮紙上蔓延出的一根根血線,沒入到大祭司的心臟與頭顱內。

“哈哈哈,怎麼可能,我早就想和凱撒共事,這次難得有機會。”

大祭司彷彿沒看到契約羊皮紙,笑的格外真誠與熱情。

“……”

蘇曉身旁的契約羊皮紙隱沒,他帶着布布汪、阿姆、巴哈走出議廳。

議廳內,大祭司靠坐在座椅上,感慨般嘟噥道:“敗了啊。”

大祭司取出一份契約羊皮紙,這是他在之前籤契約時,佈置的逆向連鎖契約,能以籤契約的方式,連鎖到契約擬定者,讓其不知不覺就簽訂這契約。

大祭司用拇指撫過簽訂處,上面庫庫林·白夜的簽訂姓名逐漸模糊,變成古精靈語,翻譯過來意思爲:‘深淵。’

“我的朋友,你居然敢向深淵契約,真有膽量。”

聽聞凱撒此言,大祭司將手中契約羊皮紙扯到粉碎,這還不安心,將碎屑都燒掉後,他才長舒了口氣。

王宮後院的石子路上,小路兩側的樹木鬱鬱蔥蔥,小國王正在最前方領路,最終停步在一座石碑前,他單手按上去,一處通往地下的通道開啓。

“你確定要和我們一起?”

巴哈上下打量小國王,沒想清楚,爲何對方選擇跟過來。

“現在那個老神棍和王后都想讓我死,但只要我撐到事態平息,他們又會被迫把我託到王位上,跟着你們,我活下來的可能最大。”

小國王吃着布布汪分他的零食,已不再隱藏自己的聰慧。

“話說,你的靈魂,到底是你自己,還是你父親?”

“是我自己,我只是攝取到了我父親的見聞,不是得到他的認知和意識,我父親只是想讓我好好活着,不是要藉助我重新活過來。”

說話間,小國王已經順着向下的臺階,走進地下密道內。

一路斜斜向下,當火光亮起時,蘇曉抵達一處幾百米大小的地下空間內。

“這就是王宮最隱秘的地方,以前是用來祭奠先祖,後來每一任國王都被掌控,這裡就荒廢掉。”

小國王好奇的四處打量,他其實也是第一次來這裡,他是繼承父親的部分記憶,才得知此地的存在。

蘇曉半蹲下身,用指節敲了敲地面,之後輕按了下,地面的石板上只是出現細密裂痕,這地方還算堅固。

取出各類材料,蘇曉開始在地面刻畫陣圖,每刻畫成一個分支節點,他就取出顆靈魂晶核,將其鑲嵌進去,當這直徑十幾米的陣圖完成時,總計32顆靈魂晶核,都鑲在了上面。

付出此等成本,只爲佈設一副陣圖,是因爲蘇曉來本世界的時間,的確是晚了些,但這也沒辦法,提早半年來此,雖說能趕在黑玫瑰的計劃完成前,但在半年前,蘇曉的實力還無法進入本世界,況且就算進來了,以當時的實力,也是來送死。

事已成定局,眼下蘇曉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回聯盟,放棄繼續獵殺叛徒,哪怕成爲「絕強者」的黑玫瑰,現階段也不敢輕易進入聯盟境內,那可是進行超凡戰爭千年,才磨礪出的強大勢力。

再或者,和成爲「絕強者」的黑玫瑰懟正面。

所謂「絕強者」,其實是對達到九階巔峰實力的稱呼,而實力超出九階,則是「至強者」,這種稱呼,是蘇曉從幸運女神那聽來,如此說來,以前蘇曉把蜘蛛夫人和古老者稱爲「絕強者」,有些不妥,蜘蛛夫人肯定是「至強者」,而古老者,他是何種層次,就不得而知。

毋庸置疑的一點是,蘇曉現在的實力,肯定不是晉升後黑玫瑰的對手,至於他如何知曉對方晉升,從對方所統領勢力表現之糟糕,就能確定這點,黑玫瑰那般縝密之人,不到需要之時,不會做出那種取捨。

蘇曉確定陣圖沒問題後,取出把晶體短刀,將其刺在陣圖中心,把陣圖激活。

轟~

一股衝擊擴散,轉而又收攏回,沒入到晶體短刀內。

地上的陣圖,則讓這片地面變得半透明,向下看,能看到一道道黑影掠過,一隻巨爪陡然探出,但被陣圖阻擋,看起來,就像這巨爪裹在一層韌性極佳的薄膜內。

尖利的獸爪停在蘇曉身前,爪尖距離他的鼻尖,已不超十公分。

“滅法!!”

陣圖下,猶如來自遠古的怒吼傳來,雖怒吼出的語言古老,但蘇曉卻聽懂了。

蘇曉眼中浮現藍芒,這讓陣圖的束縛力加大,將探出的獸爪壓制回去。

“你早晚要來直面我們,我們會等着,等着品嚐滅法血肉的滋味。”

憤怒中帶着強烈恨意的喊聲傳來,這聲音,就像萬千生靈的聲音重疊、交雜在一起。

蘇曉拔出陣圖中心的晶體短刀,向臺階走去,他出了地下通道後,直奔王都·後區而去,也就是凱撒之前所定位的莊園。

其實已經不用凱撒定位,在黑玫瑰以分身參與議會這件事暴露後,整個王都後區,基本沒多少活着的生靈,哪怕僥倖活下來,也變成靈智扭曲的怪物。

以王宮後方的一條街區爲界,再繼續向後,建築一片破敗,彷彿經歷了千萬年歲月的侵蝕,天空中黑雲密佈,空氣中彌散着黑色塵粒,讓這片區域看起來黑暗、壓抑、詭譎。

順着破落的主街行進,半小時後,蘇曉停步在一座由血肉增生出的高大巢穴前。

【提示:你已抵達苦難之巢。】

蘇曉停步在苦難之巢的入口處,蛛網般組織分佈的地面上,有一串向外的腳印,蘇曉取出一瓶溶液,將其倒在腳印上,當即發現,這腳印有劇毒,他人只需踩上去,就會身中猛毒。

避開這腳印,蘇曉讓白金主教暫留在出口處,以免被敵人斷後,而小國王,他隨意,可以跟着蘇曉深入苦難之巢,也可以和白金主教一同,小國王堅定地選擇了後者。

走在幾米高的橢圓形通道內,蘇曉剛來時就感知到,黑玫瑰應該已經不在此地了,對方完成蛻變後所發出的餘波,導致了王都·後區變成這幅模樣,在那之後,剛晉升完的黑玫瑰,依然選擇求穩,是要等幾小時後,實力穩固,再來找蘇曉算賬。

蘇曉順着生物組織所構成的通道,前行了幾百米後,終於抵達通道的盡頭,這裡是一處上千平米的空間,可以看出,這是黑玫瑰生活了很久的地方,但剛到此地,蘇曉就感知到,有一道微弱的氣息,掩埋在前方的血肉牆壁內。

錚、錚~

刀芒閃爍,前方的血肉牆壁化爲碎片散落,一道雙手被縛,滿頭黑色長髮,有着紫色眸子的身影映入眼簾,她瘦弱到了極點,生命氣息,已到了隨時熄滅的程度。

似是察覺到有人到來,紫瞳女人眼中恢復了些神采,她擡頭看着蘇曉,先是有些詫異,轉而笑了笑,呢喃道:“奇怪,夢到了從沒見過面的滅法。”

錚~

刀芒一閃而逝,斬斷吊束紫瞳女人雙手的鎖鐐,蘇曉順手拿起一旁衣架上的黑紫色披風,將其拋給對方。

紫瞳女人用僅剩的力氣,將帶有白色玫瑰花紋的披風,裹在身上,她靠坐在牀榻邊,氣息越發微弱。

“黑玫瑰在哪。”

蘇曉開口,聽聞此言,紫瞳女人嘴角翹起一抹優雅的弧度,笑着說道:“就在你眼前。”

紫瞳女人,不,應該是黑玫瑰笑吟吟的看着蘇曉,對此,蘇曉有些意外,但又感覺正常,他查看獵殺名單,上面神秘者的懸賞,依然是600盎司時空之力。

六名叛徒,欺騙者、告密者、竊奪者、神秘者、倒戈者、背叛者,其他五人的稱呼,都是根據其背叛滅法的方式而來,唯獨神秘者,她的稱呼最特殊,含義也最讓人不理解。

“活躍在外界的黑玫瑰,是你的其他人格?或是雙胞胎妹妹?”

巴哈開口,既然真正的黑玫瑰在這,那方纔見到的,以及晉升爲「絕強者」的,應該是冒牌貨了,只不過讓人疑惑的是,對方爲何要冒用黑玫瑰的身份。

“那個也是我,很多很多年前,一個很有天賦,對一切都充滿好奇心的傻瓜,用先祖傳承下來的危險知識,把自己逆向傳送到深淵,回來時,已經被深淵侵襲到瀕死,剛巧,一隻帶着大狗來處理深淵存餘的老傢伙,剛好在附近路過,沒錯,那傻瓜就是我了。”

黑玫瑰娓娓道來事情的真相,在因好奇心與無知,把自己傳送到深淵,之後又因逆向傳送陣自行啓動,被拖回來的黑玫瑰,在瀕死前,好運的遇到了銀.月狼·希狄,以及老滅法。

只能說,當時的少女黑玫瑰是真的好運,月狼·希狄是治療深淵侵蝕的最強治癒者之一,而老滅法,刀魔能量都吞噬的老傢伙,同樣擅長拔除生靈體內的深淵滋生。

問題是,黑玫瑰是直接到了「深淵」內,月狼·希狄與老滅法保住了她的命沒錯,但無法根除與她命源融合的深淵力量。

當時月狼·希狄給黑玫瑰兩種選擇,跟他們走,去滅法陣營,或是在家裡生活十幾年,然後在十幾年後的某一天,她會因爲深淵力量迸發,觸發狼術式,在畸變成怪物前死去。

黑玫瑰選擇了前者,多年過去,黑玫瑰在先代滅法們與月狼的培養下,成爲了應對深淵侵襲的專業人士,經常和幾隻月狼之一結伴,去往深淵爆發之地。

怎奈,哪怕到了這種程度,黑玫瑰的命源依然在被深淵力量侵襲,她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但她並沒放棄,因爲她現在所做的事,是避免讓更多生靈,承受她正在承受的深淵侵襲之苦痛。

然而,她沒發現的是,在過度的壓制下,深淵力量讓她的命源一分爲二,另一個她就此誕生,一個和她氣息、靈魂波動相同,乃至有着和她一樣記憶、知識,但想法與性格不同的靈魂,出現了。

黑玫瑰一直以來對自己命源內深淵力量的壓制,讓另一個她,有着難以想象的壓制力,瞬間將黑玫瑰本人的靈魂包裹壓制,之後接管了身體。

就這樣,‘黑玫瑰’在先代滅法與月狼們懵逼的神情中,背叛到了施法者們那邊,這讓瑟菲莉婭、魂大人、凜風王也都很懵逼,他們當時一度認爲,‘黑玫瑰’這是拙劣的反間計,直到不久後,幾名施法者們懵逼的發現,滅法陣營的黑玫瑰,居然真的背叛了,這不僅讓先代滅法們更懵逼,也把施法者們秀的頭皮發麻。

後來到了本世界內,叛徒·黑玫瑰想出辦法,從真正的黑玫瑰體內脫離,得到全新的身體,而真正的黑玫瑰,則以將死的身軀,一直被封困到現在,這種封困讓她的思維、身體細胞都停滯,但也讓她續命到現在。

也正因如此,黑玫瑰既算是背叛了滅法,也不算,所以纔有神秘者這個稱呼,外加600盎司時空之力的懸賞,如若按照黑玫瑰巔峰時期的實力,其懸賞,最起碼在1400盎司時空之力。

“離開這,等你…再強大些,才能……”

黑玫瑰費力的抓住蘇曉的衣袖,但話還沒說完,眼中的神采就暗淡下來,身體逐漸破碎成塵粒。

幾滴血珠飛來,被蘇曉以晶體封固住,因黑玫瑰死亡,苦難之巢失去最後的支撐,開始慢慢崩塌,黑玫瑰最終完全化爲塵粒飄散。

蘇曉轉身向外走去,前行中,他具現出獵殺名單,以黑玫瑰的幾滴血跡,抹去對方在名單上之名。

【你已成功抹除神秘者之名。】

【因「獵殺名單·血契」的多倍懸賞,你將獲得總價值爲600盎司時空之力的懸賞金。】

【你獲得時空石碎片×10(此爲等價物,出售於輪迴樂園可獲得100盎司時空之力)。】

【檢核獵殺者所需物資類型中……】

【你獲得豁免徽章(★★★★★),此物品,爲根據獵殺者的個人情況所凝聚,此物品在本次判定中,等同於500盎司時空之力的物資。】

……

【豁免徽章(★★★★★):(使用此徽章後,可免除魅力屬性、意志力屬性、幸運屬性低於0點後,所帶來的減益效果,-50點內)。】

這豁免徽章相當有用,蘇曉雖有了負魅力·基礎技能,但負魅力所導致的減益,始終是有的,或者說,負魅力在衍生出強大增益的同時,也會帶有減益,只不過,他之前一直憑藉【豁免徽章(★★)】,將這減益豁免掉。

眼下五星的豁免徽章,蘇曉感覺已經夠自己用,再怎麼說,他的魅力屬性,應該也不至於超過-50點,眼下他-16點,咳~,-17點的魅力屬性,應該不會滑落的那般迅猛。

最近使用了【暗之吞噬】打開黃金罐,魅力屬性又-1點,這實屬正常。

蘇曉直接把【豁免徽章(★★★★★)】使用掉,這東西可不僅對魅力屬性起效,-50點以內的幸運屬性,也不會對蘇曉造成影響,換句話來講,哪怕他因敵人的能力,導致幸運屬性-49點,他的運勢依舊平穩,雖說能讓他幸運屬性-49點的人不多。

獵殺名單的懸賞是解決,可眼下的強敵並沒解決,方纔真正的黑玫瑰死去前,讓蘇曉離開這世界,這也代表,叛徒·黑玫瑰,必然是達到了九階巔峰實力。

蘇曉仰頭看向一片陰霾的天空,他思索片刻,讓布布汪、阿姆、巴哈先隱藏起來,他獨自向王宮走去,他一個人與叛徒·黑玫瑰對戰,哪怕出現最糟糕的局面,他可以用【漂游之餌】保命。

這東西是從莫蕾那弄到的保命道具,蘇曉對這道具的強度,還是比較有信心的,哪怕身處九階世界,這玩意的判定等級,依然非常之頂。

蘇曉縱躍在建築間,王都後區的劇變,導致整個王都陷入恐慌,無論是平民還是權貴,都在向王都外逃。

抵達已無人把守的王宮後院,蘇曉坐在一座十幾米高的石碑上,這石碑所在位置的後下方,就是他之前佈設陣圖的位置。

蘇曉開始冥想,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時間到了下午三點左右,一聲炸響從遠處傳來,蘇曉睜開雙眼,看到一道身影向這邊飛來。

此人身穿黑色衣裙,頭髮有幾米長,垂落而下的同時,因高速飛行而飛散在其身後,看起來絕美中帶着妖邪感。

轟的一聲,叛徒·黑玫瑰陡然停下,憑空站在蘇曉對面,位置約比蘇曉高出幾米,確切的說,此時的叛徒·黑玫瑰,已和曾經的黑玫瑰毫無關係,偵測她的資料,其名稱都變成苦痛女王。

“你居然沒逃回聯盟,真讓我意外。”

苦痛女王開口,她的黑色眼影蔓延到耳後,雙眼瞳孔呈現出幽紫色,只是對視,就讓人感到頭暈目眩,過不了一會,就將倒地身亡,這是精神劇毒所導致。

“厄難導致苦痛,對這世界而言,你是滅世之人,更是滅世級災禍。”

蘇曉開口,聞言,對面的苦痛女王目露怪異,她感覺,對面這滅法,是在吹噓她?

實際上,蘇曉不是在和苦痛女王說話,而是以自己45點世界聲望的世界地位,對這世界敘述這件事。

蘇曉沒說話,一把晶體短刀出現在他手中,看到這晶體短刀,對面的苦痛女王,差點直接戴上痛苦面具,她不僅見過這東西,多年前,她還偷走過這東西,背叛的滅法陣營,不僅如此,她還把這東西,丟進深淵侵蝕區,丟在距離死靈之書不遠的地方,此物名爲【封之刃】,是滅法用於開啓永光世界之物,當然,它還有個作用,放逐滅世級災禍。

苦痛女王剛擡起手,就感到軀幹中心處微涼,她低頭看去,不知何時,封之刃已沒入她的軀幹,沒有痛感,沒有不適,這把滅法委託傳說鐵匠打造的武器,不是爲了殺敵,而是用於放逐,當然,也不是能放逐所有強敵,這東西僅針對一種敵人,滅世級。

這把放逐了衆多滅世級族羣的武器,其特性之一,就是每次放逐一個滅世級族羣后,其放逐能力會更強,眼下【封之刃】的耐久度爲「195/340點」,這東西每使用一次,消耗1點耐久度。

“不!”

轟的一聲!藍色空間漩渦在苦痛女王背後出現,一根根藍色鎖鏈纏束在她身上,把她向後面的巨大空間漩渦內拖。

“不!!!”

苦痛女王的長髮插入周邊的空間內,因被向後拉扯,她雙手鋒利的指甲,在空氣中抓出一道道黑色空間裂痕,她已化爲豎瞳的雙眼中,滿是不甘心與難以置信。

其實苦痛女王遭遇此等情況,完全是因爲倒黴,她選擇災禍級這條道路前,做了兩方面準備,一是偷走封之刃,以免用那禁忌秘法晉升到滅世級後,被這武器天克,二是以背叛滅法的方式,在施法者那邊得到巨量資源。

爲了避免外人得到封之刃,苦痛女王心一橫,前往深淵蔓延區,只爲丟封之刃,她想過毀掉這東西,但稍加試探,她就放棄,破壞這東西,等於打開永光世界的封印,那種情景,單是想想,就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她自己留着這東西風險太高,交給別人,等同於把弱點給了別人,而封印在一個地方,這也可能被人發現,如此想來,把封之刃丟進深淵,是最好的辦法。

讓苦痛女王沒想到的是,她到了深淵蔓延區後,在那裡居然看到了死靈之書,她索性把封之刃,丟在了死靈之書旁,轉身就離開,當時她心中的想法是,這次穩了,不會有人獲得這東西。

苦痛女王沒想到,神父會進入深淵蔓延區,不僅喚醒死靈之書,還帶走了一旁的封之刃,更讓苦痛女王沒想到的是,神父竟然用這封之刃,和滅法做了筆交易,最終導致,這封之刃又回到滅法手中。

咚!

一聲巨響傳來,巨大的空間漩渦關閉,苦痛女王消失,前往了滅世級該去的地方,也就是永光世界。

現階段,蘇曉肯定不是苦痛女王的對手,哪怕圍攻對方,僥倖獲勝,也必定是死傷慘重的慘勝,布布汪、阿姆、巴哈中,或許只有布布汪能活下來,付出此等代價,不如先將其放逐,等自身更強之後,再與之對戰,

“封。”

蘇曉言罷,握上飄浮在自己身前的【封之刃】,這讓通往永光世界的單向空間通道完全鎖死,也不知道永光世界那些滅世級族羣,會怎樣歡迎這位名叫苦痛女王的新朋友,如果苦痛女王遇到銀皇后和蛀世,肯定有共同話題。

第三十八章:我還能搶劫一下第一百三十五章:買家與問題第一百三十八章:讓人眼熟的物品第五十四章:我們來了第一章:進入第十八章:見面禮第五十九章:勝利者第五十九章;刀術的區別第十二章:惡魔之海第六十七章:你這瘋子第六十六章:神血第五十五章:兇悍第二十七章:起始之人第五十四章:掠天驚瀾第二十六章:最強第四十八章:爲什麼是又?第十五章:真正的王第六十二章:都袞出去第四十八章:來自團長的優惠第五十一章:副統帥·奧斯第一百二十一章:惡陣營小隊第二十章:倒黴的鄰居們第三十一章:太陽第十九章:面具第六十三章:一雪前恥第四十九章:見面禮第二十一章:吞噬與抵達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十九章:潛入第六十八章:迴歸第五十二章:還是卡洛斯‘好欺負’第二十三章:攻城第五章:仇人見面第八章:報復心極強第六十五章:咳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三十六章:海眷第十四章:散裝精銳第五十四章:啓動資金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六十五章:戰術第十四章:不同的氛圍第六十五章:混戰第十三章:酷寒第十九章:奶量最強?第七章:阿姆發威第四十五章:打錯方向了第五十八章:桀驁第八十五章:巔峰與好消息第六十一章:戰書第十九章:餅乾士兵第三章:獨行者第四十五章:迴歸第二十二章:肅清第三十九章:扭曲第四十五章:你行的第五十九章:火之野心第八章:軍權第二十七章:心理陰影面積第九章:元素爆炸第二十一章:影第二十二章:3點魅力屬性的功效第二十七章:天命第三十四章:客人第二十七章:意外收穫第九十六章:你這是什麼愛好?第六十四章:最後的2%第3436章 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第五十八章:拿來第二十四章:勿忘我第六十九章:暗第七十八章:重炮級第十三章:勾心鬥角第四十八章:突破重圍第十八章:國足的圍攻陣型第四十三章:爆炸就是藝術?第九十四章:斯坦、荒焚、血門第二十三章:條件第五十章:永望第七十四章:收據第二章:高危世界第一百二十七章:野獸在哪第五十五章:正確方法第七十五章:汝妻女,吾養之第八十三章:全靠演技第四章:科多學派第四章:等價交易第五章:血船第九十章:斬第三十六章:黑海王第四十九章:惡徒與狗第九十五章:小城第五十七章:新世界的VIP待遇第二十一章:請不要花式作死第二十八章:西灣第十三章:守塔人第一百一十四章:賭鬥第八十一章:分贓第七十一章:強大而完美第七十一章:30分鐘
第三十八章:我還能搶劫一下第一百三十五章:買家與問題第一百三十八章:讓人眼熟的物品第五十四章:我們來了第一章:進入第十八章:見面禮第五十九章:勝利者第五十九章;刀術的區別第十二章:惡魔之海第六十七章:你這瘋子第六十六章:神血第五十五章:兇悍第二十七章:起始之人第五十四章:掠天驚瀾第二十六章:最強第四十八章:爲什麼是又?第十五章:真正的王第六十二章:都袞出去第四十八章:來自團長的優惠第五十一章:副統帥·奧斯第一百二十一章:惡陣營小隊第二十章:倒黴的鄰居們第三十一章:太陽第十九章:面具第六十三章:一雪前恥第四十九章:見面禮第二十一章:吞噬與抵達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十九章:潛入第六十八章:迴歸第五十二章:還是卡洛斯‘好欺負’第二十三章:攻城第五章:仇人見面第八章:報復心極強第六十五章:咳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三十六章:海眷第十四章:散裝精銳第五十四章:啓動資金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六十五章:戰術第十四章:不同的氛圍第六十五章:混戰第十三章:酷寒第十九章:奶量最強?第七章:阿姆發威第四十五章:打錯方向了第五十八章:桀驁第八十五章:巔峰與好消息第六十一章:戰書第十九章:餅乾士兵第三章:獨行者第四十五章:迴歸第二十二章:肅清第三十九章:扭曲第四十五章:你行的第五十九章:火之野心第八章:軍權第二十七章:心理陰影面積第九章:元素爆炸第二十一章:影第二十二章:3點魅力屬性的功效第二十七章:天命第三十四章:客人第二十七章:意外收穫第九十六章:你這是什麼愛好?第六十四章:最後的2%第3436章 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第五十八章:拿來第二十四章:勿忘我第六十九章:暗第七十八章:重炮級第十三章:勾心鬥角第四十八章:突破重圍第十八章:國足的圍攻陣型第四十三章:爆炸就是藝術?第九十四章:斯坦、荒焚、血門第二十三章:條件第五十章:永望第七十四章:收據第二章:高危世界第一百二十七章:野獸在哪第五十五章:正確方法第七十五章:汝妻女,吾養之第八十三章:全靠演技第四章:科多學派第四章:等價交易第五章:血船第九十章:斬第三十六章:黑海王第四十九章:惡徒與狗第九十五章:小城第五十七章:新世界的VIP待遇第二十一章:請不要花式作死第二十八章:西灣第十三章:守塔人第一百一十四章:賭鬥第八十一章:分贓第七十一章:強大而完美第七十一章:3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