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新學了一套棍法

白嶔雲閉上眼睛,等待着劍光的來臨。

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是一個如此脆弱的人。

但人世間的詭譎,顯然超乎了這位墟界公主最艱難的預估。

一抹涼風,掠過脖頸。

好快的劍。

原來被劍割掉脖頸,是這種感覺嗎?

冰冰涼涼。

毫無痛苦。

如果就此永睡,也是一種解脫吧。

但下一瞬間——

“啊……”

“呃……”

“什麼人?”

身後傳來驚慌驚駭的呼喝聲。

白嶔雲呆了呆。

她睜開眼睛,低頭看了看自己,再摸一摸自己的脖頸。

想象中的劍痕,並不存在。

她下意識地扭頭看去。

卻見一身白衣,手持紫劍的林北辰,持劍已經與追殺而至的青牙毒士高手們,戰鬥在了一起。

劍,如虹。

人,如龍。

劍光生滅,紫電縱橫。

那持劍的人影,翩翩瀟灑,進退之間,猶如閒庭信步,從容瀟灑到了極點。

每一次劍光一閃,便有一個青牙毒士強者倒下。

他左右捭闔,手下無一劍之敵。

哪怕是那些武道宗師級的青牙毒士強者,亦如颶風中的稻皮,一觸即潰,毫無反擊之力。

白嶔雲呆住。

原來剛纔那一劍,不是刺向自己啊。

呵呵。

這麼做,是因爲不允許自己死在別人的手中嗎?

是了。

他,也仇恨青牙毒士啊。

白嶔雲看着與青牙毒士廝殺中林北辰,深深地看了一眼,彷彿是要將這個少年狠狠地印刻在內心最深處,然後猛然回頭,加速離開。

如果可以不死,沒有人願意真的接受死亡。

何況她的身上,還揹負着整個墟族的生死存亡。

沒有任何的留戀,她離開了戰場。

遠處的喊殺聲,逐漸不可聞。

白嶔雲奔跑了片刻,強行運轉秘術,收斂行跡,抹去身上的血跡,繼續奔逃。

腦海裡有一個聲音,告訴她,也許可以等一等。

哪怕是停下了,等幾個呼吸的時間。

或許會有奇蹟出現。

但理智告訴她,跑。

跑的越遠越好。

在風雨之中,在冬日的酷寒風雪中,少女在用生命最後的力氣,狂奔。

【玉訣優曇花】的副作用,開始瘋狂起作用。

脫力感越來越嚴重。

她的視線,已經快要看不到景物。

黑暗越來越濃郁。

終於,她隱約看到,前方有一個廢棄的院落,坍塌的院牆,幾座已經被遺棄的石屋。

她用盡最後的力氣衝進去。

只要躲在房間裡,度過這段脫力期,危機就算是真正的過去了。

但當她衝進房屋的瞬間,視線的光芒,卻愕然發現,破敗的石屋之中,竟然有人。

不止一個。

十幾個蓬頭垢面、氣息彪悍的男子,正圍在一堆篝火邊,酒肉的香味瀰漫,一邊吃喝,一邊低聲地商議着什麼。

糟糕。

竟然沒有提前發現?

白嶔雲心中浮現出一絲慌亂。

而她的驟然闖入,也讓這幾個男子嚇了一大跳。

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白嶔雲已經無力站穩,軟綿綿地倒下。

“咦?”

“是個妞。”

“渾身都是傷,哪裡逃過來的?”

“長的很漂亮啊,嘿嘿……奶.子也很勁爆,嘖嘖嘖,莫非是上天送來的大禮?”

“好長時間沒有開葷了啊。”

“這個妞傷勢這麼重,還能逃到這裡,怕是有來頭,不要色迷心竅……”

“怕什麼,過把癮,然後殺了一埋,不留痕跡……”

“這倒也是……”

昏迷之中,白嶔雲隱約聽到了這樣的對話,不由得又急又氣,但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她一口逆血噴出來,軟綿綿地昏死過去。

意識,陷入到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彷彿是在做夢,又彷彿是在經歷着什麼。

黑暗中似是有一雙雙血腥的瞳孔盯着它,隱藏在視線外的野獸,正在緩緩地張開血盆大口,露出獠牙。

她感覺自己在拼命地跑,拼命地反抗,但逃不脫,逐漸被黑暗吞噬……

時間彷彿失去了意義。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意識猶如退潮之後的沙灘一樣,緩緩地回到了她的身體之中。

昏死過去之前的畫面,似是一副破碎的畫面開始重新拼湊,然後猛地徹底拼合起來,讓白嶔雲一下子想起來,之前發生了什麼。

她意識到自己正躺在地上,立刻喉嚨裡發出一聲怒吼,掙扎着要跳起來。

結果卻也是隻掙裂了好幾個傷口,劇痛傳來,勉強雙手撐地做起來,她嘶吼道:“我殺了你們……”

怒吼突然戛然而止。

因爲她擡頭睜眼後,看到的是一副意料之外的畫面。

那十幾個蓬頭垢面的盜匪,整整齊齊地跪在院子裡,一個個鼻青臉腫,脫掉上衣,就那樣跪在風雪之中,瑟瑟發抖。

房間裡篝火在噼裡啪啦地燃燒,帶着一絲溫暖。

篝火的旁邊,坐着一身白衣的美少年,手裡拿着一柄大銀劍,上面插着一隻也不知道從哪來射下來的鳥,開膛破肚拔了毛,正在火上烤,靠的外焦裡焦。

一股焦味瀰漫出來。

這美少年一臉震驚和迷茫地看着焦鳥,彷彿難以理解,爲什麼同樣的調料和操作步驟,蕭丙甘那個小白胖子烤的鳥會那樣美味,而自己卻烤出這樣的效果……

“你醒了?”

聽到白嶔雲的低吼聲,已經早就寫好了劇本的美少年,緩緩地轉過頭來。

姿勢,角度,音調……

都很完美。

臉上的笑容,溫潤純良。

彷彿是能夠融化寒冬的風雪。

不是林北辰是誰?

不知道爲什麼,在這一瞬間,白嶔雲有一種奇異的錯覺,好像這破敗的石屋之中,有一種春暖花開的明媚感。

這時,她才意識到,自己身上,換了乾淨的白色袍子,看質地和大小,應該是他的外裳,之前躺着的地方,放着一張綿軟的白色獸皮,溫暖柔滑,身上的傷口,也好像都已經換上了藥,纏上了繃帶,便是幾個特殊的隱蔽位置,也不例外。

並沒有遭受侵犯的痕跡。

很顯然,在那幾個色膽包天的匪盜真正付諸實施之前,林北辰就已經趕來,化解了危機。

她呆呆地坐在原地,沒有出聲。

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瀰漫全身。

緊繃着的肌肉,也逐漸舒緩下來。

如果沒有他……

會發生的事情,簡直比死還恐怖。

林北辰很認真地露出一個自以爲角度拿捏的極好的姿勢,擡手捋了捋髮型,露齒一笑,道:“怎麼不說話了?嘿嘿,是不是一甦醒就看到我這樣的義薄雲天、風華絕代的美少年,感覺到又驚喜又刺激又意外,哇哈哈哈哈,是不是興奮的連話都不會說了呢?”

白嶔雲的嘴角,微微抽動。

這還真的是他的風格。

很典型。

林北辰又道:“話說回來,白同學,美少年我辛辛苦苦幫你殺敵,你竟然毫不猶豫地拋下我就跑了,真的是不夠意思啊。”

白嶔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冷聲道:“動手吧。”

林北辰一臉愕然地道:“動什麼手?”

白嶔雲冷哼道:“裝什麼,快動手。”

林北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似乎明白了她的想法,道:“嘖嘖嘖,難道你太感動了,良心發現要以身相許嗎?嘖嘖嘖,我把你當兄弟,救了你,你竟然想要睡我?禽獸啊……雖然說蘿莉有三好,輕音柔體易推倒,但我畢竟還是一個有節操的美少年,就算是真的要……那也會等到你身體恢復,傷勢癒合,情緒高漲的時候,再慢慢……”

“你……”

白嶔雲聽他還這麼不着調地說,氣的嘴脣發白,嘴角又溢出一縷鮮血。

林北辰嚇了一跳。

這麼不經逗啊。

他連忙將烤鳥丟進火堆裡,然後衝過來,扶起白嶔雲,道:“這麼容易生氣啊,我只不過是和你開個玩笑嘛,好啦好啦,我向你道歉,別生氣了,你的傷勢很重很重,氣性太大,恢復就慢……”

他小心翼翼地扶着林北辰,靠着裘皮坐下,才嘆了一口氣,接着道:“你餓不餓,我下面給你吃?”

白嶔雲一語不發,死死地盯着林北辰。

盯得林大少這樣一個臉皮厚如城牆拐角的美少年,都快要臉紅了。

他決定講個笑話打破一下尷尬的氣氛,道:“你也許不知道,我下面很好吃的……”

白嶔雲終於又開口了,道:“爲什麼救我?”

林北辰從【百度網盤】中下載出一瓶水,用瓶嘴喂到白嶔雲的口中。

後者也不抵抗,抿着嘴,喝了下去。

看着白蘿莉喝了幾口,林北辰才收回瓶子,笑了笑,緩緩地道:“我若說因爲我們是同學,因爲我還欠你錢,因爲我一時善心大發……你只怕是都不信吧?”

白嶔雲沒有說話,依舊盯着他看。

林北辰道:“其實很簡單,只有一個原因。”

說到這裡,他也盯着白嶔雲的眼睛,沒有笑,也沒有躲避,道:“因爲……捨不得你死。”

白嶔雲身體一震。

林北辰突然鼻子聳動一下,猛地跳到篝火邊,拿起快要燒成焦炭的鳥,痛心疾首地道:“啊,糟糕,我烤的這麼好的美食,一不小心,竟然烤焦了呢,那沒辦法了,只好拿蕭丙甘這個三流燒烤師的作品湊合一下了……”

說着,他在【百度網盤】中,下載了一袋之前儲藏的烤好的烤肉串,笑眯眯地擺在了白嶔雲的身前,道:“餓了吧?自己拿着吃。”

白嶔雲沒動,直勾勾地看着林北辰。

林北辰道:“咋地?還要我餵你啊,那也太曖昧了,從來只有女人伺候我林大少,沒有我林大少伺候女人。”

白嶔雲完全不想理會這個少年插科打諢轉移話題的伎倆。

她一字一句地道:“你……不恨我嗎?”

“恨你?爲什麼?”

林北辰自己拿起一串烤肉,美滋滋地吃起來,道:“爲什麼要恨你?”

白嶔雲道:“因爲極樂山莊裡,殺了那麼多的人,還抓了雲夢城的市民,還有武紅他們……”

林北辰擺擺手,淡淡地道:“哦,這些啊,很簡單,我認爲那些事情,不是你做的。”

白嶔雲愣住。

她萬萬沒有想到,林北辰竟然給出了這樣一個答案。

“爲……爲什麼?”

白嶔雲結結巴巴地道:“明明……那些……”

她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林北辰嘆了一口氣,頗爲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道:“我坐在莊園之下的秘密地宮之中,坐在祭壇磨盤上,看着屍山血海,想了整整一個晚上,我把穿越……出生以來最認真的一次思考,獻給了這件事情,很難說到底是清楚爲什麼,但道後來,我就是慢慢地想明白了。”

“什麼地宮?”

白嶔雲一怔 ,又轉而無比緊張地問道:“你想明白了了什麼?”

林北辰一字一句地道:“我想明白了,那些事情,不是你做的,你應該都不知情。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

白嶔雲徹底地呆住。

她的心臟,彷彿是被某種力量,狠狠地擊中,然後攫住,令她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內心深處,有什麼纔剛剛結冰不久的東西,正在快速地解凍融化,變得柔軟而又活潑生動了起來。

就聽林北辰又接着淡淡地道:“而且,再退一步,就算是你真的……那我也沒有資格去殺你,你是我的債主,幫過我不止一次,上次在來朝暉城的路上,你可以殺我,卻又放過了我一次,我好像是能夠感覺到,你揹負着某些令你喘不過氣來的壓力,能感覺到你很煎熬,我就在想啊,你一個小丫頭,都可以頂住這麼大的壓力,不殺我,還幫我,那我要是因爲看到的那些,就與你勢不兩立地拔刀廝殺,就一定要將你殺之而後快地爲一些其實我並不怎麼熟悉甚至都不認識的人報仇,表面上看起來真的是俠義無雙大義滅親,或許可以博得一時美名吧,但對於你來說,又何嘗不是一次禽獸不如的背叛呢。”

白嶔雲看着林北辰,漸漸地,她的眼淚,就無聲無息地流淌了下來。

林北辰擡手擦去她的淚水,眼神溫柔地看着她。

然後,猛地畫風一變。

就見林大少跳起來,雙手叉腰,仰天大笑道:“哇哈哈哈,怎麼樣怎麼樣,是不是被我的話感動到了,哇哈哈哈,不怕告訴你哦,這段話,我真的是想了好久好久,精心準備的撩妹神臺詞呢,看來效果果然是不錯呢。”

白嶔雲噗嗤一聲笑出來:“你滾。”

這個人,真的是很討厭。

太討厭了。

怎麼就這麼討厭呢。

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直接撲過去,撲到了林北辰的懷裡,昂起頭,紅潤嬌嫩的脣瓣,一下子就印在了林北辰的脣齒之間。

林北辰一下子僵住。

白嶔雲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他的手足無措和震驚。

但不管了。

反正她就是要這麼做。

經歷了生生死死和大起大落,她現在一點兒都不想壓抑自己心中的感情了。

如果這算是墮落的話,那就讓她,永世沉淪吧。

--------

洗完修改,修改完再修改……

有點晚了,我打我自己。

因爲狀態不好,所以作息調整又失敗了。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威逼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隊的名稱?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雙神隕落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九百六十章 血戰一百七十章 萬毒詳解篇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百口莫辯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身在敵營第九百四十二章 你想透了嗎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九百六十三章 八級天人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剛纔說錯了什麼嗎?第一百一十章 以德服人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八百一十六章 起死回生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配嗎?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特殊強化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十七章 考出來個100分第三百一十三章 口吐芬芳林北辰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他來了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劍聖的尊嚴第五百零三章 有兩把槍的男人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戰爭之血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百三十章 劍仙在此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你們太心急了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七百七十五章 戰而勝之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懂事和不懂事第七百六十三章 不要阿貓阿狗都給我介紹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突然的變化第二十章 三科第一的妖孽第七百五十章 挑戰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是雲夢城第一天才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一百二十六章 在我的BGM裡沒有人可以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背鍋俠白小小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佈局和搶奪?第四百九十七章 您不大戰三百回合了?第七百二十章 抓狂的劍雪無名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四百七十六章 爲什麼下令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射呢,還是不射呢?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七百三十九章 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第一百四十二章 微信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竟然可以下片第四十一章 北辰讓犁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姦情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黑暗終會散去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井天人第二百五十二章 少爺,我想要個人第八百四十五章 都別擋着我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威逼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隊的名稱?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一條噴子多少錢?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文明的城市第八百八十七章 教皇沒了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送他們回家了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雙神隕落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淨世妖蟬第九百六十章 血戰一百七十章 萬毒詳解篇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百口莫辯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身在敵營第九百四十二章 你想透了嗎第五百九十六章 這誰頂得住啊第九百六十三章 八級天人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剛纔說錯了什麼嗎?第一百一十章 以德服人第七百二十二章 你在教我做事?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八百一十六章 起死回生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配嗎?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特殊強化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五百一十三章 保大還是保小?第十七章 考出來個100分第三百一十三章 口吐芬芳林北辰第四章、教習,我想修煉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第二形態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他來了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認作你爹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劍聖的尊嚴第五百零三章 有兩把槍的男人第三百八十二章 簡直丟劍道宗師的臉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弒神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戰爭之血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來去回第三百四十二章 終於回來了第七百四十八章 還有誰能敗我?第一百三十章 劍仙在此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身寶血第三百一十章 我有一個條件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你們太心急了第九十一章 真他孃的瀟灑第一百八十七章 練腿第六百九十章 我林北辰行事何須解釋?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被仙人跳了?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是你太蠢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七百七十五章 戰而勝之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懂事和不懂事第七百六十三章 不要阿貓阿狗都給我介紹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突然的變化第二十章 三科第一的妖孽第七百五十章 挑戰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是雲夢城第一天才第八百二十八章,腿擡高點,左右分開第一百二十六章 在我的BGM裡沒有人可以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八百一十五章 語言障礙的解決辦法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審判大會?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災禍和希望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林北辰的警告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機關算盡第八十八章 是來告別的?第七百七十三章 飛錯了方向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八百零六章 我不愛玄石第一千零二十章 我的妻子是神明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第八百一十二章 我不是那種人第九百一十九章 女人只會影響拔劍的速度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背鍋俠白小小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佈局和搶奪?第四百九十七章 您不大戰三百回合了?第七百二十章 抓狂的劍雪無名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們以前吃的是豬食吧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戰前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野心勃勃的女祭司第七百零二章 太虛仙人的助攻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第三百四十一章 左令第四百七十六章 爲什麼下令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後的敵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射呢,還是不射呢?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七百三十九章 吃瓜吃到自己的身上第一百四十二章 微信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一戰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竟然可以下片第四十一章 北辰讓犁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姦情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黑暗終會散去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井天人第二百五十二章 少爺,我想要個人第八百四十五章 都別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