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收手吧阿祖

微光一閃。

幾柄殘劍藏在劍羣之中,鬼鬼祟祟地在其他殘劍的掩護之下,飛了回來,落在林北辰的掌心裡。

上面掛着的從雄霸屍體裡爆出來的東西,消失不見。

包括他手中那柄巨劍。

這裡插播一條熱知識科普:衆所周知,這種劍道勢力的領袖級存在,所用的武器絕對不是凡品。

高科技高境界舔包!

林北辰心裡美滋滋。

劍陣研究院的老學究,不愧是我林北辰最尊敬的人。

一套劍陣之術絕對是爲我準備的,操控金屬異能之下,施展劍陣無需強大的玄氣和精神力修爲……

漫天亂飛的三百柄殘劍,乖巧的就像是他三百個又聽話又能打的親兒子一樣,林北辰一個眼神,它們就可以撲上去對着敵人瘋狂.抽.插……

嘖嘖嘖。

“下一個是誰呢?”

林北辰開始搜尋獵物。

他的目光朝着戰場中其他幾個捉對廝殺的大天人強者,心裡暗自琢磨,這其中哪個比較富有一點,如果全部都殺了的話……

這時,一聲驚呼傳來。

只見與毒蝶山之主況鬚子苦戰的陸觀海,握劍的右手上,閃爍着星星點點的黑色磷光,已經朝着肌膚之下沁去……

劇毒。

那種毒性徵兆,林北辰很熟悉。

是毒蝶山的【脫殼之毒】。

東道真洲聞名遐邇的奇毒之一。

不好。

師孃中毒了。

師父……

哎?

對啊。

這裡打的這麼熱鬧,老丁爲什麼還不現身?

怕死躲起來似乎不是他的人設啊。

這個疑惑念頭在腦海中飛快地閃過,但顯然此時並非是刨根問底的最佳時機。

救師孃要緊。

“小師孃,你挺住啊,我來了。”

林北辰大聲地吼着撲了上去。

不管如何,畢竟這個清冷孤傲的女人與老丁之間,是有一段孽緣存在的,我林北辰很爲師父最愛的弟子,絕對不能眼睜睜地看着‘小師孃’出事。

畢竟老丁是我最尊敬的人。

他操控着三百個殘劍‘親兒子’,呼嘯着朝毒蝶山況鬚子飆射了過去。

“嘻嘻嘻,小弟弟,這麼小就知道心疼師孃了?”

況鬚子笑嘻嘻地調侃道。

這位毒蝶山的一代山主,姿容絕豔,一雙黑色如同墨染一般的羽翼煽動之間,不斷地變化位置,風情魅惑,同樣極具吸引力,如同飛舞的絕代妖姬一般。

她沒有怎麼將林北辰放在心上。

因爲劍無極和雄霸死的太快太利索了,以至於況鬚子都沒有察覺。

所以面對林北辰的劍陣,她犯了劍無極一樣的錯誤——覺得一個後輩一口氣操控這麼多的飛劍,除了花裡胡哨之外,根本毫無殺傷力。

事實上也是如此。

劍陣之術,在東道真洲大陸上,只能算是末流的‘奇技淫巧’,此前偶有一些戰技,但都不如真正的強者法眼。

主要是對修習者的要求太過於咳咳。

須有強大的玄氣修爲,以及深厚的精神力,才能臻致極境。

但悖論就在這裡。

我特麼的都已經擁有強大的玄氣修爲和深厚的精神力了,還去修煉劍陣之術幹嘛?

我繼續加深自己的主修之路它不香嗎?

每個人的時間精力都是有限的。

何必再去輔修劍陣之術呢?

但林北辰卻是一個異數。

金系先天玄氣自帶的異能操控金屬,使得它哪怕是剛開始接觸劍陣之術,也可以得心應手。

而林北辰這個老銀幣,還另外加了雙保險。

第一層保險,在他的陰險控制之下,劍陣術在真正陣成的那一瞬間之前,根本不會彰顯出真正的氣機,以至於對手往往直接忽略,犯下粗心大意的錯誤。

第二層保險,他還用兩百多柄劍,掩飾隱藏真正佈陣的七十二柄殘劍。

所以等到況鬚子被圍困在的時候,她終於意識到了不對。

七十二柄參見定在虛空,猶如七十二星斗,瞬間就利用岩漿空間中的天地之力,將這一方空間禁錮。

尤其是如此之多的強者在如此狹小的空間裡戰鬥,逸散出來的種種玄氣能量,皆可被劍陣所用,化作陣法之力,源源不絕地負壓而來。

況鬚子心中警兆狂鳴,面色急變。

她數次突圍,但劍陣之勢一衝而動全身,任何一處受力都會擴散到成陣的七十二柄殘劍之中,根本無從脫陣。

“哈哈哈,雖然我只會這一門【太乙分光畫地爲牢劍陣】,但是你只要進入此劍陣之中,除非是巔峰大天人,否則皆不可脫身,省省吧。”

林北辰操控着陣法大笑。

同時,他丟出一粒【銀翹解毒片】給陸觀海。

神態清冷高傲的小師孃微微蹙眉,擡手接住藥丸,大而圓的眸子裡帶着一絲絲的疑問。

林北辰並沒有多做解釋。

他繼續操控陣法,對付況鬚子。

這個絕代妖姬,真的是風情萬種,渾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散發着一種媚如骨髓的風騷,一顰一笑之間,似乎可以激發任何男人的慾望。

但可惜林北辰畢竟是久經考驗的LSP,見多識廣,所以很好地剋制了這種魅惑之力。

在連續振翼出手幾次,都無法擊破劍陣的前提下,況鬚子扭頭看向林北辰,嫣然一笑,道:“小弟弟,放我出來……不然姐姐就要殺你全家了哦。”

林北辰當場就怒了。

“你說誰小?”

他最恨別人威脅自己,但在這一刻,對‘殺你全家’的怨念,都沒有一個‘小’字來的大——尤其是這句話還是從一個如此風情萬種的女人嘴裡說出來。

劍陣威勢瞬間如山洪般爆發。

咻!

一道寒光流射而過。

是大銀劍。

很顯然這是劍陣的爆發攻擊之力。

“呃……”

況鬚子一呆,低頭看着胸前的血洞,面色慘變。

他緩緩地擡頭,盯着林北辰,咬牙道:“你不是說,你只會一種囚禁劍陣嗎?剛纔分明是……你這個騙子!”

“犯我師孃者,雖美必誅。”

林北辰義正言辭地道。

同時暗中傳音,道:“你難道沒聽說過‘越是英俊的男人就越是會騙人’,‘男人的嘴騙人的鬼’,‘男人靠得住母豬會上樹’這些至理名言嗎?”

“你-他-媽-的……”

饒是況鬚子一代毒蝶山妖姬,走過的橋比林北辰走過的路還長,但是在這一刻,卻依舊活生生的被氣得噴髒話了。

下一瞬間——

噗!

她嘴裡噴出血沫,嬌軀脫力像是失重的飛機一樣,朝着下方的滾滾岩漿中墜落下去……

死亡降臨。

生命的最後時刻,她都無法相信,自己利用美色和謊言縱橫東道真洲這麼多年,到最後竟然是以這種方式,死在了這樣一個少年的劍下。

對此,林北辰沒有絲毫的憐憫。

三百個‘親兒子’衝上去就是一陣穿插抽刺,瞬間將況鬚子的身體轟爆,化作一蓬血霧碎塊。

大銀劍挑着幾件儲物器具,在其他殘劍的掩護之下,鬼鬼祟祟地飛回來。

舔包越發純熟。

林北辰迅速‘收髒’。

也許別人還會擔心這些東西落在手中不好處理,但對於有【閒魚】APP的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地下岩漿空間之中,交戰的其他大天人級強者,也終於發現了這個變數。

局勢驟然逆轉。

交戰的天人們彼此分開,迅速後撤。

“劍無極宗主死了。”

“雄霸族長也死了。”

“出大事啦。”

有人驚慌失措地扯着嗓子喊。

戰鬥在這一瞬間,突然就停止了下來。

因爲平衡被打破了。

魏東城、噬滅、譚流火三位大天人級強者,頓時一臉吃了屎的表情,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林北辰,顯然是做夢都沒有想到,局勢會突然失衡到這種程度。

而導致這一切的人,竟然是一個從一開始就被他們忽視了的小東西……

只有楚雲孫一臉不爽地還要繼續戰鬥,卻被陸觀海給拉住,掙扎了兩下,見到陸觀海手臂上中了【脫殼之毒】,立時忘了戰鬥,手忙腳亂地就找各種解毒藥……

舔狗一隻。

神秘女官員林大人,一言不發地站在一邊。

風雷達劍宗宗主梅畫朔,聞香劍府花非花,極上三光族甄如龍這三位大天人領袖級強者,則很默契地並肩而立,站在林北辰的左右。

林北辰直接從【百度網盤】中取出一個高音喇叭,對在嘴上,開始試音。

“收手吧阿祖,外面都是成龍……”

奇異的音波擴散。

對面倖存的十多名天人級強者,同時捂住了耳朵。

奈斯。

價值2枚玄石的山寨雜牌,經過死神手機魔改之後,竟然是音質美的冒泡。

林北辰非常滿意。

“好了,剛纔開個玩笑。”

“現在開始正式對話……”

“注意,這不是演習,這不是演習,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認真的,對面所有的敵人,想活命的,立刻放下手中的劍,自封修爲,將身上所有的儲物器具都丟在腳下……”

“男的右手捏鼻子左手搭右手肘彎腰下蹲,女的雙手舉過頭頂五指張開……”

“別逼我這個善良的美男子大開殺戒。”

林北辰囂張跋扈的聲音,在地下岩漿空間裡轟轟烈烈地迴盪着。

……

……

某界。

天地之間,‘神’力氣息充沛。

界內第一巨城‘大荒城’。

一場大雪過後,氣溫奇寒。

大荒城銀裝素裹,居高四處遠眺,景緻迷人。

但這種美景也只有高高在上的神族、眷族纔有資格欣賞,地位低下的信民和罪民,永遠就只能在陰暗逼仄的街巷小屋之中,艱難地熬過這個纔剛剛開始的寒冬。

每年冬日,大皇城中都要凍死不少人。

西北角是一個人族相對集中的罪民區。

一處破爛客棧的後院柴房裡,旁側獸圈裡散發出的濃烈糞便臭味透過漏風的牆壁飄進來,令人作嘔。

“你那個小兄弟,到底靠不靠譜啊,爲什麼還不來?”

一身破爛麻衣,帶着圓頂破帽子的小臉乞丐忍不住抱怨道。

“我怎麼知道,時間不是還沒到嗎。”

另一個同樣乞丐打扮,還一臉黑色污漬塵灰的年輕小乞丐壓低了聲音,鬼鬼祟祟地道:“你着急什麼,相信我的計劃,這一次,咱們一定可以幹一票大的。”

“關鍵是你說的這個傢伙,他到底靠不靠譜。”

小臉乞丐有些質疑地道:“我可是拋家舍業和你來搞事的,已經失敗了一次,要是這一次再栽了,估計真的要被鎮殺在大荒囚神獄中經受大荒族的三百六十道酷刑折磨,永世不能脫身了。”

“當然靠譜了。”

另一個身形略微削瘦一些的乞丐,一拍胸脯,頓時一片巨浪滾滾,信心十足地道:“之前不是已經收到【重樓】神果了嗎?這玩意是普通神可以搞到的嗎?他神通廣大着呢,只不過是遇到點麻煩,暫時騰不出手而已,你且耐心等待着,等他來了,我們就如虎添翼,一起聯手,天下之大到處都可去,哦哈哈哈,就可以放心幹他孃的大荒族。”

“這樣厲害的人物,你是怎麼認識的?”

另外一個小臉乞丐大眼睛裡灰溜溜的眼珠子左右轉動,好奇地道:“你的底細,我是知道的,爲了喝酒把整個家底都賣光了,還欠了一屁股債,怎麼會認識這麼厲害的人物?”

“你還好意思說我?”

大胸脯削瘦乞丐不屑地道:“我好酒那不過是個人愛好而已,可你賣過期水產把人家大荒族一位神靈都吃的連續拉稀一個月,這可是無良詐騙……”

小臉乞丐頓時佈滿了,道:“什麼過期水產,那是我培育出來的新品種,誰知道那個小色痞他偏偏對那玩意兒過敏呢。這都是誤會……對了,你還沒有回答我剛纔的問題呢。”

大胸脯瘦削乞丐道:“這還不簡單,就憑我的花容月貌,絕世美顏,還有逆天身材,身邊有個個把舔狗,很不是合情合理嗎?”

兩人正說着,突然外面傳來了大聲厲喝,接着又有人痛呼慘叫。

然後一片喧譁聲。

破落的小客棧前院頓時雞飛狗跳。

“糟糕,是大荒族的巡邏組,快走,先離開這裡。”

“好,換地方……對了,先把麒麟八代超導系統關閉了,不然容易被不會做到波動……這罪民窟中用得起這玩意的人少。”

“知道了,你這個黑心水產商。”

……

……

白雲城,劍冢。

“太好了。”

林北辰歡歡喜喜地收回高音喇叭,道:“你們果然是一點兒都不聽話,那我只好把你們全部都殺光了。”

對面。

魏東城等人面色難堪至極。

他們已經確定劍無極這個廢物拿着【荒神令】結果還被殺了。而雄霸和況鬚子這兩個同級別的隊友,都已經步了劍無極的後塵。

造成這樣局勢的,是林北辰這個一開始就沒有怎麼重視的後輩新秀。

這個腦殘紈絝,竟然隱藏的這麼深?

“我們聯手。”

“沒有後退可言。”

“拼死一戰,爲主人效忠。”

三位大天人相互對視,戰鬥意志重新燃燒了起來。

他們一生中遭遇過無數的危險時刻,今日這樣的局面不是第一次,武者難免戰中死,早就有了這樣的覺悟。

迎着漫天呼嘯的殘劍,三人齊齊出手。

遠處。

陸觀海和楚雲孫同時催動玄氣。

不管再怎麼說,這一刻林北辰都是他們的盟友,就算是楚雲孫有多不喜歡這個少年,卻也知道,絕對不能坐視不理,必須聯手速戰速決。

但神秘女官員林大人卻擡臂攔住。

“不用擔心。”

她的語氣中平靜中帶着一絲詭譎,道:“看看再說。”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拿來吧你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的內心裡,果然是關心我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神靈班羊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北辰快走第八百一十一章 六級難度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六百七十六章 你的力量呢?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其實你是個傻……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奪天第一戰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八百零二章 竟然猜錯了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四百一十九章 時代要變了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再度騎臉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親人都死絕了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我想要問一問第七十五章 一場狂歡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個信號第一百二十二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五體投地第八百五十五章 又有新的APP啦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二百章 好吃嗎?第三百九十一章 背神者第五百三十五章 是誰背叛我們?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三百五十六章 雲夢城要變天?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第五章 漂亮女朋友有什麼用?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終成領主第1075章 客人上門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本卷終章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粉也是粉嘛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峰迴路轉第六百二十五章 專業背鍋俠就位第二百一十六章 一時之間記不起來了第二百三十章 林北辰的難題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看我X嗎?第六百三十章 頂級紈絝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叫爸爸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五大天才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天地根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九百三十章 無定飛劍第七百五十一章 你還是人嗎?第一千一百章 虢主神第三百八十三章 打徒弟的感覺真爽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四百三十三章 雨夜殺機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一百八十一章 凌遲第六百零三章 又又又來?第一百一十二章 量子波動速讀法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劍神殿的回禮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一百三十章 劍仙在此第四百六十一章 銀熊崽子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一百九十二章 到手的獎金飛走了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大戰之後的收穫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七百一十四章 我叫古天樂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一百二十六章 在我的BGM裡沒有人可以第九百九十九章 老丁的馬甲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人生死戰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的內心裡,果然是關心我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定智水境第七百七十章 輪迴絕境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拿來吧你第三百五十四章 翻臉不認人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的內心裡,果然是關心我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神靈班羊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北辰快走第八百一十一章 六級難度第四百二十二章 攻殿驗神第四百三十二章 從零……萬開始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你爸媽貴姓?第六百七十六章 你的力量呢?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改造流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其實你是個傻……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奪天第一戰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寧爲我第八百零二章 竟然猜錯了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試探第四百一十九章 時代要變了第九百八十五章 還不來幫忙?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再度騎臉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親人都死絕了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我想要問一問第七十五章 一場狂歡第七百六十四章 被扮豬吃虎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個信號第一百二十二章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五體投地第八百五十五章 又有新的APP啦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是啊,我承認了第四百三十章 離經叛道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渣男去死吧第二百章 好吃嗎?第三百九十一章 背神者第五百三十五章 是誰背叛我們?第六百二十四章 青牙毒士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二百八十六章 今非昔比第四百七十八章 拔X無情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聯盟第二百四十三章 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老天才王忠第一百一十九章 隱藏殺招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梧桐花落天門開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要誤會第三百五十六章 雲夢城要變天?第五百八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第五章 漂亮女朋友有什麼用?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終成領主第1075章 客人上門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變前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強的變態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本卷終章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粉也是粉嘛第九百三十二章 挺胸而出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峰迴路轉第六百二十五章 專業背鍋俠就位第二百一十六章 一時之間記不起來了第二百三十章 林北辰的難題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看我X嗎?第六百三十章 頂級紈絝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叫爸爸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五大天才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天地根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七百七十三章 給京中的各位打個招呼吧第六百一十章 林北辰的騷操作第一百六十八章 萬毒洞第九百三十章 無定飛劍第七百五十一章 你還是人嗎?第一千一百章 虢主神第三百八十三章 打徒弟的感覺真爽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六百三十一章 怎麼會是他?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腰疼第四百三十三章 雨夜殺機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一百八十一章 凌遲第六百零三章 又又又來?第一百一十二章 量子波動速讀法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劍神殿的回禮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杳主神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劍定勝負第一百三十章 劍仙在此第四百六十一章 銀熊崽子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演武會上的挑戰第一百九十二章 到手的獎金飛走了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大戰之後的收穫第九百零二章 擋我者死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我其實是個內奸第七百一十四章 我叫古天樂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一百二十六章 在我的BGM裡沒有人可以第九百九十九章 老丁的馬甲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人生死戰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合作的可能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的內心裡,果然是關心我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定智水境第七百七十章 輪迴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