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

北海帝國京城。

春光明媚。

不知道是否因爲前線不斷傳來的勝利消息渲染了8889年春的明媚,這一段時間以來,天氣出奇的好。

空氣PM2.5指數爲0.

大地回春。

城內的戰爭創傷痕跡正在快速地消失。

被毀的房屋、樓閣已經重建完畢,焚燬的樹木重新栽種。

昔日的活力重新回到了這座代表着北海帝國政治、經濟、文化、武道最高水準的城市,大小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們,臉上也開始有了笑容。

一種叫做希望的東西,在這座城市之中生根發芽。

而京城中最大的變化,又兩處。

除了各處的公墓裡面又多了無數的新墳之外,就是以林北辰爲原型的各種造型雕像,在京城內外,瘋狂地增加着。

丁三石和西海庭長公主,來到京城已經有三日。

這不是丁三石第一次來京城。

物是人非的變化難以引起這位遍歷人世滄桑的武道強者太多的情緒。

但各種關於林北辰的傳說,各種有關林北辰的建築雕塑,還是令他有一種不真切之感。

茶肆裡。

身穿破舊書生袍,帶着兩名小書童的說書先生,唾沫橫飛。

在座的茶客們鼓掌叫好。

而故事主人公,那個叫做林英雄、林教皇、林武神的傢伙,真的是自己的關門弟子嗎?

當初雲夢城中的那個腦殘,一轉眼間,就成爲了整個帝國的偶像?

教皇?

武神?

美男子?

奇蹟締造者?

腦殘?

敗家子?

到底哪一個,纔是他真正的身份?

我到底收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徒弟?

丁三石坐在人羣中,看着周圍一張張因爲聽到林北辰故事而亢奮的臉,喝了一口茶,在心裡悄悄地問自己。

誰能想到,當初那個在雲夢城省立第三初級學院中胡作非爲的敗家子,竟然能夠達到今天這樣的高度呢。

哪怕是後來他看好林北辰在劍道一途的天賦,也絕對沒有想到,這個小腦殘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成爲拯救帝國的英雄。

如果我現在振臂一呼,說自己是林北辰的師父,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

會被這些亢奮的人,當做是英雄之父一般來對待嗎?

丁三石想了想,覺得最有可能的結果大概是被這羣人胖揍一頓,還根本解釋不清楚,於是他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從茶肆中聽完說書後,時間差不多了。

丁三石揹着手,一路感慨着,回到了海族大使館。

大使館是臨時新建,仿陸地海族的建築風格,以有海族的術士佈置數百重的陣法,模擬出適合海族人生活的溫度、溼度條件。

後院還有一片特意開闢出的鹹水湖泊。

走進大門,順着石板路,來到了大樓前。

“師父,我可想死你了。”

一個誇張且熟悉的聲音從使館大門口傳來。

白衣如雪的林北辰,從裡面衝出來。

丁三石一怔。

這小子,終於回來了?

嗯,看起來和之前差不多,沒有什麼改變嘛。

他心中洋溢着再見林北辰的喜悅,但卻刻意控制着自己的情緒,本能地維持師道尊嚴,面色嚴肅地道:“嗯,爲師……哎?”

但林北辰已經衝上來抱住了他。

“哎?你這小子,又不是多久沒見,快把爲師放下來成何體統?”

“哎哎哎?別轉……太快。”

“頭暈,想吐……”

“呔, 孽徒,快放下爲師……你師孃看着呢。”

丁三石哪裡受得了這個啊。

這孽徒實力強了,他根本反抗不了,被抱起來一陣破音速的‘愛的魔力轉圈圈’。

太奔放的見面方式,保守的老人家,有點兒受不了了,直接一句‘孽徒’就訓了出來。

“師父啊,徒兒我想你嘛。”

林北辰將丁三石放下來,一伸手,嘻嘻哈哈哈地道:“拿來吧。”

“什麼?”

丁三石喘着粗氣。

林北辰理所當然地道:“見面禮啊賀禮啊什麼的……”

“見什麼面禮?賀什麼禮?”

丁三石一臉懵逼。

林北辰更懵逼啊。

他一臉誇張的表情,道:“不是吧,師父?難道你不知道,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裡,我過了一個生日,還幹掉了兩尊天外邪神,還晉級了天人,得到了封號,幹了很多的大事?師父,你都已經缺席了我生命中這麼多重要的時刻,難道這次見面,沒有準備什麼見面禮,好好補償一下徒兒我嗎?”

丁三石左額頭一滴冷汗刷地就垂了下來。

完全沒有準備啊。

“日後再說吧。”

他擺擺手道。

“啊,這樣的話……師父啊,我突然想起來,落星崖上我韓大哥的屍骨還未找到,我先回去忙了,你自己在京城多轉一轉啊,有事不要找我……”

林北辰轉身就走。

一扭頭,就看到了坐在輪椅上的中二師姐炎影。

這姑娘正在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他。

“喲,師姐啊,好久不見,你又大……又漂亮了呀。”

林北辰伸開雙臂走過去,笑嘻嘻地道:“來,讓師弟抱抱。”

輪椅少女抽出了藏在輪椅扶手中的匕首。

寒光閃閃。

“啊哈,我就開個玩笑,反應這麼大幹嘛。”

林北辰立刻站定,一本正經地道:“都是自己人,這麼見外,真是的。”

站在一邊的西海庭長公主,靠着門口的圓柱,臉上帶着罕見的柔和輕笑,看着女兒和林北辰之間的互動。

向來都是生人勿進、動輒殺戮的女兒,對其他人絕難有好臉色。

但對林北辰顯然不一樣。

剛纔林北辰的舉動,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只怕是已經死了十幾次了,和長公主分明看到,女兒雖然拿出了刀,但臉上並無什麼厭惡之色。

不得不說,這個林北辰,真的是一個處處都能創造特殊的天才。

而且,更難得的是,心境真的是出奇的好。

換做其他這個年齡的少年,一朝成爲舉國共尊的英雄,最是容易心態失衡。

不說是膨脹到六親不認,只怕是也會多少拿捏一些架子,至少養成屬於自己的氣勢,但這個林北辰,卻彷彿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依舊是以前那種嬉皮笑臉的樣子,沒有任何的改變。

哪怕是他的師父,表面上的實力,已經遠遠不如他。

可他依舊語言調侃,實際尊敬。

三兩下看似是不着調的調侃,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距離,都瞬間拉近了。

當然,也許這是因爲他有腦疾的原因?

師孃在心裡這麼想着。

……

……

片刻後。

大廳裡。

“師父,您老人家不是永久入贅西海庭了嗎?”林北辰好奇地道:“我都沒有去救你,你這麼弱的修爲,竟然就提前出來了,難道你這個海族贅婿,竟然喪心病狂地噬主了嗎?”

“瞎說什麼哪。”

丁三石一巴掌拍在林北辰的後腦勺上,怒咻咻地道:“什麼贅婿?什麼噬主?西海庭海族,在我的敦敦教誨,耐心勸說之下,終於幡然悔悟,認識到了昔日的錯誤,已經認可了爲師的身份,不再刁難我和你師孃……都是爲師的人格魅力,強大武力,嚴謹道理,征服了西海庭海族,你這孽徒……”

師孃和師妹也不說話,就定定地看着他。

我們不說話。

我們就靜靜地看着你裝逼。

這樣的目光注視之下,丁三石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只好無奈改口,道:“當然,也和小影兒的陸地海族勢力不斷坐大,以及你這個孽徒在落星崖上殺的太狠有關係,西海庭最擅長見風使舵……”

林北辰聽到這裡,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

西海庭慫了啊。

輪椅師姐炎影在陸地上的力量不斷坐大,陸地海族與北海帝國簽訂了有史以來最深入的貿易協定,已經成爲了西海庭軍事和經濟實力最強大的一支。

而自己在落星崖之戰,幹掉一個大主教、一個教皇、一箇中央五級封號天人和一個極光軍神,怕是把西海庭的老頑固們也嚇得夠嗆,生怕自己幹完了極光人就去幹他們大鬧龍宮,於是提前給了老丁和師孃自由。

而這些仔細算起來的話,都是自己的功勞啊。

畢竟炎影的陸地海族能夠發展起來,也是我英俊如玉機智如妖的林北辰背後推動的。

我纔是那個幕後大佬啊。

林北辰當下眉飛色舞地準備炫耀一波,就收到了輪椅師姐那殺人般的目光。

於是打住。

這樣的互動,看的師孃直捂嘴。

師父和徒弟,都是兩個臭不要臉的東西。

“對了,師父,你寫信催我來京城,不只是爲了單純見面吧,你信裡面說的大事,到底是什麼事情呀?”

林北辰話題一轉,好奇地問道。

丁三石老臉上,也難得地出現了一絲嚴肅,道:“催你回來,主要是因爲你得陪爲師,去一趟白雲城。”

白雲城,北海帝國武道聖地。

乃是由北海帝國初代皇帝的師兄所創。

一直以來,白雲城與北海帝國皇室可以說是休慼與共,血濃於水,是一根繩子上的兩個螞蚱,是同呼吸共命運的利益共同體。

但是這一次北海帝國遭受劫難,白雲城卻沒有貢獻絲毫的力量,存在感爲零,連醬油都不出來打一打,非常不講義氣,顯得很詭異。

“去白雲城做什麼,師父?”

林北辰拿出幾顆翠果獻上,繼續刨根問底。

丁三石道:“去拿回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東西。”

---------

沒想到吧

第九百二十一章 是不是玩不起?第八百五十九章 瘋狂漲粉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血脈的力量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撲面而來的軟飯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大賽第四輪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是你在求我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高手頻出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回馬槍(1)第八百八十八章 北海帝國都是我在C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動.亂的根源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三百八十四章 那我們父子站隊吧第三百零四章 變故第八百六十六章 寄生傀儡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眷者?第一百一十六章 各自精彩第四百二十四章、孽徒和寶貝徒弟第八十三章 校長要見你第八百九十一章 海族贅婿出關了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七百一十六章 羽族神射,不過如此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被家暴了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一百七十五章 敵人是誰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三十九章 戰木心月(3)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九百一十二章 棋老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你說的有道理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第三百二十八章 心狠手辣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能聯繫到紅面裸男嗎?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服務絕對到家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親自去和他談談?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五百七十四章 竟然還要加餐?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回家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條有味道的狀態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八百零九章 給你一個機會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能不能幫我參悟一下第三百零三章 擊碎了一切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能聯繫到紅面裸男嗎?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運戰袍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強者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其實你是個傻……第九百一十三章 人設崩了第九百四十五章 魏合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五百四十六章 半步天人拓跋吹雪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是你在求我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六百零三章 回來了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斷交 (求訂閱啦)第六百七十二章 取而代之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綠指環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回家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九百二十章 白豬騎士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百口莫辯
第九百二十一章 是不是玩不起?第八百五十九章 瘋狂漲粉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素昇華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大火第二百四十九章 硬是要得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血脈的力量第三百五十章 望月大主教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撲面而來的軟飯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連番奇遇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奸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大賽第四輪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是你在求我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高手頻出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回馬槍(1)第八百八十八章 北海帝國都是我在C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動.亂的根源第一百九十章 我相信你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三百八十四章 那我們父子站隊吧第三百零四章 變故第八百六十六章 寄生傀儡第五百零二章 南無加特林菩薩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第三百四十九章 誰這麼不開眼第九百九十六章 秦主祭再現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眷者?第一百一十六章 各自精彩第四百二十四章、孽徒和寶貝徒弟第八十三章 校長要見你第八百九十一章 海族贅婿出關了第五百九十九章 銷魂的夜第七百一十六章 羽族神射,不過如此第九百五十章 巨劍野人第七百零八章 真香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被家暴了第八百零五章 意外驚變第一百七十五章 敵人是誰第二百零三章 全靠演技·是她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第三十九章 戰木心月(3)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叛亂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無情之人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無敵的人生寂寞啊第九百一十二章 棋老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凌天府第二美人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你說的有道理第九百五十七章 第二狀態第三百二十八章 心狠手辣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能聯繫到紅面裸男嗎?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服務絕對到家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親自去和他談談?第九百零九章 老丁的特殊長處第五百七十四章 竟然還要加餐?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位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暴虐衛名臣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回家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條有味道的狀態第三百二十七章 全都死了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林北辰,藍極星的英雄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八百零九章 給你一個機會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能不能幫我參悟一下第三百零三章 擊碎了一切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能聯繫到紅面裸男嗎?第二百三十七章 幸運戰袍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秘強者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其實你是個傻……第九百一十三章 人設崩了第九百四十五章 魏合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五百四十六章 半步天人拓跋吹雪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是你在求我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焚天域主第六百零三章 回來了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秦府喜事 (求訂閱啦)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去留第一百零九章 斬天劍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第五百八十七章 什麼纔是真理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人技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斷交 (求訂閱啦)第六百七十二章 取而代之第九百六十一章 劍陣之威第五百五十章 朝暉衛蕭野第五百一十二章 來讓叔叔抱抱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綠指環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回家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天刀訣的威力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馬達馬達大內第七百一十七章 我不和你廢話第九百二十章 白豬騎士第八百二十一章 異姓長老林北辰第七百零九章 星辰石第六十四章 突變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被踩死了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生命中的宿敵第六百二十一章 欺軟怕硬?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百口莫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