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7章 女帝化光遠去(免費)

只剩下她自己了,再也沒有同行者,可女帝無懼,披甲持戟,屹立天地間,隻身震懾五大始祖!

無論多少年過去,來自高原的生靈,從始祖到仙帝,再到那些年輕的黑暗生物,都永遠無法忘記這一幕!

這將成爲他們心中恐懼與顫慄的根源禁區,不願再提及,不願再談起。

這一天,女帝一人持戟向前逼近,而五大始祖居然在後退,連他們都內心有懼,面對那戴着面具的女子,脊背冒出寒氣。

“殺了她!”一位始祖震怒,感覺到了一種難言的恥辱!

他們是誰?真正永恆的始祖,一念間開天闢地,翻手便可打穿數之不盡的至高大宇宙,可現在卻因一人後退?

這實在太恥辱了,從沒有人可以這樣逼迫他們!

連荒與葉都死在他們的手中,這諸世中,古往今來無數個紀元,他們凌駕所有生靈之上,連大道都祭掉了,怎能有這樣示弱的時刻,臉上有種火辣辣的痛。

總的來說,一切都是因爲幾人擔心步早先那五位始祖的後塵,永寂世間!

雖然荒與葉都戰死了,但是卻着實將他們殺怕了!

“轟!”

五大始祖動手,他們終究非是常人,殺意陡然升起,無比冷漠地向女帝殺去。

一剎那,五道磅礴的黑色身影極速變大,肩頭瞬間擠爆了天外,而腳掌更是踏進下方染血的殘破世界,讓它瞬間瓦解。

幾位始祖實力太強了,本體一出,盡顯蓋世兇威,他們的軀體將附近一個又一個大宇宙撐爆了,一掛又一掛璀璨星河在他們的面前連塵埃都算不上,他們的軀體碾壓古今,橫跨各界,震斷時間大河,各自施展手段鎮壓女帝。

其中一人手持沉重的大劍,直接就掃了過去,斬爆一切,劈開附近的所有大世界,粉碎萬物,讓一切有形之物都崩解了,湮滅了。

還有一人,直接以長滿可怕獸毛的大手向着女帝劈了過去,打爆諸世界!

……

五大始祖一起出手,怎能不可怕?驚駭世間。

女帝身形綻放無量光,光化的身軀變得與始祖齊高,她冷靜而從容,揮動長戟,向前掃去。

噗!

有帶着獸毛的龐大手掌被削斷,不祥的血液灑落的到處都是,各方大世界被打穿,在爆碎。

還有鏗鏘之音震斷大道,戟刃劃過,將那口沉重的始祖級大劍削斷了,無邊偉力恐怖的洶涌。

最爲懾人的是,在一道雪亮的光芒中,一位始祖的頭顱離開軀體,被長戟斬落下來,帶起大片的血水,震撼諸世。

這也震驚了始祖,讓他們毛骨悚然,這才一交手,五人同時出擊,結果他們中就有人被梟首了?

吼!

他們低吼,咆哮着,向前轟殺!

一條又一條大道焚燒,猶如始祖身邊搖曳的燭火,只能以微弱的光照出暗淡的路,根本算不得什麼,始祖之力超越大道在上。

激烈的大戰爆發,女帝披甲持戟,戴着面具,隻身獨戰五大始祖,絕世風采盡顯,在不死的生物中殺進殺出。

噗!

一位始祖被立劈了,血水洶涌,身體分爲兩半,更是迅速爆開。

哧!

另一位始祖被女帝斜肩斬斷,崩散於虛空中。

可惜,始祖難滅,已算是永恆不死的生物,再加上有祖地爲倚仗,他們漸漸無懼了,殺紅了眼睛。

天地間,無數的花瓣飄舞,晶瑩芬芳,灑滿數之不盡的大宇宙,在每一片絢爛的花瓣上都有一個女帝浮現,映照出來,全都帶着面具,披甲持戟!

這一次,大片的花瓣飛舞,向前衝去,所有璀璨花瓣上的女帝同時揚起了長戟,向前斬去,光束滔天,壓蓋無數大世界。

並且,恍惚間,像是有人出現,站在她的身邊,跟着她一同揮劍,祭鼎!

轟的一聲,一位始祖被女帝用長戟斬爆了!

同時,女帝身上的的甲冑鏗鏘作響,有雷池的光束迸發,有萬物母氣流淌,隨她一起殺敵,噗的一聲,雷光與母氣交織着,化成億萬道光焰,將前方一位始祖擊穿,焚成灰燼。

幾位始祖倒吸冷氣,不自禁的倒退,被斬爆的人更是面色蒼白的顯照出來,本源虛弱,露出驚容。

他們實在是無比的忌憚,女帝本身已經足夠強大與可怕了,而那折斷的荒劍、破碎的雷池、爆碎的大鼎,現在還殘留着荒與葉的部分偉力?

“那兩人既然徹底死去,殘兵自也當葬滅!”一位始祖冷冷地開口。

但是,五人都站在那裡,沒有誰第一個踏步出去發難,心有忌憚,那個夢時刻在提醒着他們。

女帝身上甲冑發光,如覆蓋上一層烈焰,她持長戟站在原地,與五大始祖對峙,睥睨這些活了無窮歲月的恐怖存在,絲毫不懼。

點點柔和的光盪漾,在女帝的身邊出現一隻又一隻發光的小紙船,它們破開了時光海,各自沿着不同的軌跡,在現世無數地域盪漾光彩,而後向着歷史中駛去,向着未來飄去,倏地蹤跡全無。

“你是想爲後世人留下什麼嗎?還是想找到荒與葉的點滴痕跡,尋覓他們在歷史長空下留下的一滴血,心存希望,喚醒他們一縷生機?亦或是,你明知必死,推演祭道之上,想在這諸世間,在這萬古時空下,在那未來,鐫刻下一縷痕跡?”道祖冷漠的聲音傳來。

另一位道祖更爲冷酷,道:“一切都無意義,荒與葉在過去,在現世,在未來,都被我們殺乾淨了,一滴血,一粒骨塵,都不會留下,從此他們的痕跡將從世間永遠的消失,世間再無人可憶起,至於留下的紙船,自也不允許留下光輝,留下燦爛!”

此刻,五大始祖動作一致,同時出手,追溯古今未來,恐怖的偉力洶涌,瀰漫向時光海,追溯所有紙船,那些柔和的光被侵蝕了,不祥之力與光同崩散,船體盡化成黑色!

轟!

歷史、現世、未來,似乎同時炸開了,五人再次出手,向着女帝殺去。

“她不過是初入這個領域,能有多少偉力?殺了她!”有始祖喝道。

然而,就是說話的人自己也心中沒底,感覺女帝的力量太強橫了,並不像一個才祭道的人。

轟隆!

女帝周圍花瓣漫天飛舞,像是有無數的大世界沉浮,在圍繞着她旋轉,每一片花瓣上都有持戟的她顯照。

這一刻,女帝集中所有偉力,攻向一人!

幾位始祖竟有毛骨悚然的感覺,心中略微猶豫了一下,未能同進退,終究是害怕那個夢成真。

尤其是這一刻,女帝身上的甲冑重新分解,化成了雷池與鼎的碎片,在那裡,竟出現兩道偉岸的身影,那是荒與葉的模糊身影,與女帝並肩而立,竟猛烈的同時出手!

有始祖大吼了一聲,瞳孔急驟收縮,忍不住倒退!

甚至,更有始祖下意識的躲避,進入了祖地中。

難道女帝的紙船,不是爲後世人留下什麼,也不是鐫刻自己的一縷痕跡,而是真的召喚出死去的那兩人的偉力?

荒與葉曾殺過五祖,在幾人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此外,他們也因夢而懼,在原本的歷史走向中會有六位始祖死去,這像是毒蛇啃噬他們的內心,加劇了他們的不安與緊張。

“荒與葉不可能再現,不過是破碎的兵器映照出的一縷氣息而已,殺了她!”有始祖喝道。

但是,有人在逃避!

轟隆!

女帝極盡昇華,手中的長戟刺入一人的身體,身上的甲冑瓦解,焚燒着,化成了滔天的光焰,將那人淹沒。

並且她自身也燃燒,將那位始祖淹沒了,要送她永寂。

本就與荒還有葉經歷了生死大戰,本源虛弱的始祖,現在經受這種衝擊後直接爆碎,光焰煉化,在被真正的抹殺!

諸世轟鳴,無量混沌洶涌,無數的宇宙,數之不盡的大世界顫慄,哀鳴。

一位始祖,在陷入永寂中!

“阻止她!”

“我們被矇騙了,她不過是初入這個領域中,怎麼可能會強勢到無敵,她原本都要不支了,殺了她!”

有始祖吼着。

四人衝了過去,但是,卻總有些不契合感,有人總希望其他人衝在自己前方,終究是心有不安,有種宿命感。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現金/點幣等你拿!

“啊……”

儘管他們出手了,但是,那位被煉化的始祖已經發出了最後一聲慘烈的嚎叫聲,便徹底的……消散了,自此永寂!

連那高原祖地都沒有能將他復活。

舉世震撼,女帝殺了一位始祖!

她才邁入這個領域,就這樣搏殺始祖,所有人都顫慄了,震驚了,包括高原上的所有詭異生靈。

剩下的四位始祖無比的震怒,但心中卻也都有種莫名的解脫感,六位始祖死去了,再也不會有意外了吧?他們全力以赴的出手,爆發出了最強的力量,要鎮殺女帝。

長戟斷,甲冑崩,焚燒着,那些兵器碎塊炸開了,漫天都是,化成了灰燼。

而在在光焰中,女帝也將逝去!

在本源火光中,她的形神瓦解,化成了無盡璀璨的光雨。

一瞬間,舉世同悲,各方世界,大千宇宙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大慟,天地有感,異象紛呈。

人們知道,女帝要殞落了,人間再也見不到她的絕世風采!

在光雨中,女帝過往種種迅速劃過長空,映照進許多人的心間,看到了她部分讓人同情與落淚的過往。

一些畫面如流光劃過,由模糊到真實,尤其是她小的時候,彷彿一下子將人們拉進那個時代,漸漸清晰……

她自幼貧寒,困苦,從未有過新衣,穿着破破爛爛的小衣服,只有一個相依爲命的哥哥,可是卻在她很小的時候,哥哥就被人強行帶走了,遠離故土,死在異鄉,而那時她只有四五歲。

從此以後,她更加的孤苦,很難想象她是怎樣活下來的,一個四歲多的柔弱女童,失去了唯一的依靠,每天都在思念着唯一的親人,那個註定再也看不到的哥哥。

雖然在哥哥沒有被人帶走前,還活着時候,他們也很困苦,吃不飽,穿不暖,但那卻是她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只比她大幾歲的哥哥總會從外面找到少量的殘羹冷炙,自己嚥着口水,也要餵給她吃,她雖然很小,卻知道面黃肌瘦的哥哥也很餓,總會讓哥哥先吃第一口。

那時,她看到哥哥轉過身去偷偷地擦眼淚,她總會揚起髒兮兮的小臉,大眼中噙滿淚水,用破爛的小袖子幫哥哥擦去眼角的溼潤,小聲道:“哥哥,不哭。”

然後,哥哥就會努力的笑,逗她開心,陪着她一起吃下那殘羹冷飯,那時他們覺得無比香甜,可口。

有些時候,哥哥帶回冷飯時,會滿身都是傷,甚至有時會被人追着打着、眼睛紅紅的回來,但到了她面前卻總是挺着胸脯,告訴她,一切有他,餓不死他們兄妹兩人,然後就會獻寶似的,從懷中小心翼翼的取出半個冰冷的饅頭,年幼的兄妹二人躲在街頭角落裡開心地咀嚼着冷硬的饅頭塊,也在咀嚼着那種只有他們才能體會到的快樂與芬芳。

直到那一天,她的哥哥被人強行帶走,她哭着,喊着,在後面追趕,連破爛的小鞋子都跑掉了,求那些人還給她哥哥,而那些人不理會,最後不耐煩,將單薄的她踢倒在路邊,摔的頭破血流,她是那樣的無助,可憐,最後傷心的求那些人將她也帶走,只要能與哥哥在一起,去哪裡都好。

那時,她的哥哥落淚了,讓他們不要再傷害他的妹妹,不要帶走她。

也是在那一天,她知道了,她的哥哥有一種了不得的體質,似乎是——聖體,那些人要帶她哥哥去進行一種血祭儀式。

也是在當日,她知道了自己是凡體,甚至她還不如普通人,因爲她與哥哥長期挨凍受餓,除卻一雙大眼很明亮外,身體非常瘦弱。

那一晚,她一個人害怕的躲在在街邊的角落裡,面對黑暗,她蜷縮着小小的身體,想着哥哥,滿臉淚水,心中無比的恐懼,思念他,想他回來。

可是,那一別就是永別,只比她大幾歲的哥哥被人當成祭品,血流盡而死。

她等了很多天,等了一年又一年,守在當初分開的地方,盼他回來,可是卻再也沒有等到哥哥的歸期。

她的身上只有一張殘破的鬼臉面具,它帶着悲,帶着淚在笑,是當初哥哥撿來的,除卻曾經有個摺疊的皺皺巴巴的小紙船外,面具是他們兄妹唯一還算像樣子的玩具,她格外珍惜,從此不分離。

爲了活着,她吃過草根,當過小乞丐,站在賣饃的老人身邊眼巴巴的看着,嚥着口水……沒有人知道女帝幼年時的心酸悲苦,若非她堅毅無比,一定要等到哥哥回來,擁有着常人難以想象的意志,早就死在了路邊,死在了幼年。

直達後來她稍微長大,心智漸開,愈發聰敏,處境纔在自己的努力中漸漸改善,更是從一位重病垂死在路邊的老修士口中得到了一段粗淺的修行口訣,初步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

那只是簡陋的法,但卻被她琢磨出不一樣的經義,從此她踏上了修行路,沒有強大的根骨,也不具備特殊的體質,那些傳說中的神體、羽化體、霸體、道胎等離她太遙遠了,但她卻從未覺得自己比人差,她總能從普通的法中參悟出不同的東西。

一路上,她自己摸索着前行,隨着實力逐步增長,不斷收集各種修行法訣,翻閱大量的殘缺典籍等,她逐步完善自己的法。

也是在那個時期,她追查與瞭解到帶走自己哥哥的那些人來自羽化皇朝,她記住了這個號稱在那個時代足可以統御天下的最強大的皇朝道統。

後來,女帝開始迅速的變強,壓制同境界的所有對手,以凡體打敗一切敵,霸體、羽化體、神體、道胎,都抵不住她的凡體!

一個年輕的白衣女子在最短的時間內崛起,照亮了整個時代,璀璨之極,後來更是驚豔了萬古,無數人驚歎,拜服。

沒有人知道,女帝修行不是爲了長生,只爲等他的哥哥出現,回來。

她心有執念,記憶中的哥哥始終不曾消失,被她畫了無數的畫像,從少年一直到青年,陪着她一起成長。

後來,女帝一掌打滅羽化皇朝,翻手又一掌擊穿一個生命禁區,畫地爲牢,只有一念:不爲成仙,只爲在這紅塵中等你回來!

縱然強大如此,璀璨人間,她最珍惜與難忘的也是幼年的時光,她的道果化作小囡囡,與她幼年時一模一樣,破爛的小衣服,髒兮兮的小臉,明亮的大眼,獨自在紅塵中徘徊,行走,只爲等到那個人,讓他一眼就可以認出她。

……

在燦爛的光雨中,女帝看身體破碎了,不敗的她,今天也終於走到生命的盡頭。

從一介凡體踏上修行路,她只有最爲普通的體質,但卻讓各路傳說中的霸體、神體、道胎等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她從微末崛起,成長爲震古爍今的女帝,風華絕世,光彩永照人間。

今天,她在絢爛的光雨中落幕,一代女帝離世!

最後的剎那,諸世間的人們看到,她瓦解身體中,有一個真實的大世界也被剖開了,那裡有柔和的光,伴着兩個人,一個少年拉着一個柔弱的小囡囡,兩人雖然穿着破破爛爛的衣服,但卻沐浴着燦爛的光雨,在那裡笑,然後背對着人們漸漸遠去……

第三百四十二章 輝煌與恐怖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1321章 天上掉下個天帝第1152章 大殺器誅羣王第一百三十九章 神奇第三百七十六章 反獵殺外星強者第1583章 掀桌子第三百四十二章 輝煌與恐怖第六百八十八章 團聚第1115章 陽間相遇第一位故人第七十二章 舉世震驚第1529章 仙后第1519章 心之所在,深淵所在第四百零九章 風聚嶗山第六百六十八章 這就是真愛第六百三十三章 身份曝光第1237章 欲收徒第六百一十六章 揭開宇宙真相第1282章 二祖出關,紫氣南來第1484章 千秋後誰佇第三百零一章 彈指一春秋第1113章 楚風表示負責第1596章 不滅第四百五十八章 星空下無敵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第六百二十一章 宇宙第一第1403章 帝落時代第1053章 活了三世第八百七十章 惡毒第五百三十八章 無所畏懼第四百九十三章 盛會第二百一十二章 美豔不可方物第1272章 可怕真相與出山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第一百零四章 魔神第七百七十五章 專打老天才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第1210章 殺無赦第九百二十六章 又一部究極呼吸法第1611章 光恆紀第1356章 終有一天我會回來第1475章 終極行世間第五百九十章 英雄本色第六百六十八章 這就是真愛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第1332章 楚神王再現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代天驕悲苦第六百七十五章 陽間呼吸法(中秋快樂!)第二百六十七章 禽獸不如第1064章 輪迴審判第一百一十五章 銀礦生命第1225章 理論中的無生路第1051章 無法擋住的誘惑第1259章 懷疑人生第二百九十章 無匹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滅侄第1446章 生如夏花,死若秋葉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射第1391章 橫擊世間第三百二十三章 另一條輝煌路第八百零三章 攻克陽間第三百八十九章 真龍巢穴第八百四十七章 舉世矚目(新年快樂!)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1013章 諸天造化盡在此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陰間與大陽間曾經戰過第1137章 搶劫大邪靈第二百七十三章 整體戰力高漲第八百二十二章 朱雀深淵第三百八十六章 爲楚風生猴子第九百六十九章 親爹,我跟你拼了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第1380章 天仙族第九十三章 元始玉虛宮第1123章 來而不往非禮也第1640章 離世殤第1105章 楚風來了!第1169章 山河皆顫第1164章 強撼到底第1152章 大殺器誅羣王第四十五章 蟄伏時期第六百五十四章 冰肌玉骨第1389章 亂古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發慌第二百一十一章 避免不了就吃掉第1499章 妖妖復活的希望第1593章 打遍上蒼第1376章 公敵第1640章 離世殤第七百章 你楚大爺第1138章 大凶之罩第七百一十章 拍賣盛會第七百零七章 沉痛哀悼第六百七十五章 陽間呼吸法(中秋快樂!)第1524章 再也無法回來的真相第1505章 時不待我第六百三十三章 身份曝光
第三百四十二章 輝煌與恐怖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1321章 天上掉下個天帝第1152章 大殺器誅羣王第一百三十九章 神奇第三百七十六章 反獵殺外星強者第1583章 掀桌子第三百四十二章 輝煌與恐怖第六百八十八章 團聚第1115章 陽間相遇第一位故人第七十二章 舉世震驚第1529章 仙后第1519章 心之所在,深淵所在第四百零九章 風聚嶗山第六百六十八章 這就是真愛第六百三十三章 身份曝光第1237章 欲收徒第六百一十六章 揭開宇宙真相第1282章 二祖出關,紫氣南來第1484章 千秋後誰佇第三百零一章 彈指一春秋第1113章 楚風表示負責第1596章 不滅第四百五十八章 星空下無敵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第六百二十一章 宇宙第一第1403章 帝落時代第1053章 活了三世第八百七十章 惡毒第五百三十八章 無所畏懼第四百九十三章 盛會第二百一十二章 美豔不可方物第1272章 可怕真相與出山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第一百零四章 魔神第七百七十五章 專打老天才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第1210章 殺無赦第九百二十六章 又一部究極呼吸法第1611章 光恆紀第1356章 終有一天我會回來第1475章 終極行世間第五百九十章 英雄本色第六百六十八章 這就是真愛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第1332章 楚神王再現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代天驕悲苦第六百七十五章 陽間呼吸法(中秋快樂!)第二百六十七章 禽獸不如第1064章 輪迴審判第一百一十五章 銀礦生命第1225章 理論中的無生路第1051章 無法擋住的誘惑第1259章 懷疑人生第二百九十章 無匹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滅侄第1446章 生如夏花,死若秋葉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射第1391章 橫擊世間第三百二十三章 另一條輝煌路第八百零三章 攻克陽間第三百八十九章 真龍巢穴第八百四十七章 舉世矚目(新年快樂!)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1013章 諸天造化盡在此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陰間與大陽間曾經戰過第1137章 搶劫大邪靈第二百七十三章 整體戰力高漲第八百二十二章 朱雀深淵第三百八十六章 爲楚風生猴子第九百六十九章 親爹,我跟你拼了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第1380章 天仙族第九十三章 元始玉虛宮第1123章 來而不往非禮也第1640章 離世殤第1105章 楚風來了!第1169章 山河皆顫第1164章 強撼到底第1152章 大殺器誅羣王第四十五章 蟄伏時期第六百五十四章 冰肌玉骨第1389章 亂古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發慌第二百一十一章 避免不了就吃掉第1499章 妖妖復活的希望第1593章 打遍上蒼第1376章 公敵第1640章 離世殤第七百章 你楚大爺第1138章 大凶之罩第七百一十章 拍賣盛會第七百零七章 沉痛哀悼第六百七十五章 陽間呼吸法(中秋快樂!)第1524章 再也無法回來的真相第1505章 時不待我第六百三十三章 身份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