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章 罐天帝

楚風頭皮要炸了,那個生靈終於有聲音了,聲音很輕,但是聽在他耳中,卻如同混沌仙雷轟鳴!

他身體一陣搖動,用力甩頭,清醒過來。

不管怎樣說,終於可以交流了嗎?

“你是誰?”楚風迫切想知道,揹着這麼一個生物,讓他如芒在背,如鯁在喉,連靈魂都覺得難受。

然後,他就要炸了,自原地跳了起來,恨不得血戰一場,也比現在的感受更好!

因爲,一隻毛茸茸的大手,正在摸他的後脖頸,又摸向他的後腦,讓他全身寒毛倒豎,這太嚇人了。

怎麼直接就動手了?!

可是,他能做什麼,無法轉頭,神覺失去感應,無法針對那個生靈,兩雙臂都不停使喚,耷拉下去。

楚風想蠍子擺尾,向後倒踢,結果腳離開地面的剎那,就被生生壓制下去,宛若揹着億萬均的神山。

“住手!”他大喝。

既然這個生物不願意對話,那就不要交流了,這實在讓人受不了,令他毛骨悚然。

可是,那隻大手沒有停下,很大,真正的蒲扇大爪子,摸了摸他的天靈蓋,長長的指甲如同彎鉤般鋒銳,在他頭頂輕輕劃過。

甚至,楚風可以感受到,只要輕輕用力,就能戳破他的頭骨,將他腦蓋給洞穿,冷冽刺骨,冰寒瘮人。

“別,有話好說!”

楚風真的毛了,這種體驗還真是煎熬,他也算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了,可現在卻心中沒底,強烈不安。

後面,粗重的呼吸吹來,時冷時熱,氣流在楚風的脖子上、在他的頭皮間衝過,讓他越發的難以忍受。

此外,毛茸茸大手,那上面的毛髮宛若鋼針般,很刺人,劃過脖子,觸及頭皮時,他懷疑都出血了。

雖然看不到,但是,楚風能夠想象,一副邪獰的畫面,一個不可名狀的怪物,一個讓人膽寒的生靈,滿身長毛,伏在他的背上,吐着猩紅的舌頭,血盆大口中的黏液都要流淌下來了,雙目正對他露出冷幽幽的光芒……

他一聲低吼,恨不得遁離此地,但是情況越發惡劣,他整個身體都不能動了,被禁錮在原地。

不是那位無敵的白衣女帝!

楚風很清楚,絕非那位風華絕代的女帝,與其氣質形象都完全不符,再說風格也不同。

他曾聽狗皇說過一二,那位女帝一向強勢,傲視古今,威凌諸天,真要想做什麼,誰能擋住?不會遮掩什麼。

這不是她,那位丰姿絕世的女子無需如此!

再說,風格氣韻等,天壤地別。

楚風驚悚的同時,還有些失望,還真想遇上那位,想親眼看一看那位奇女子的絕世風采到底如何。

眼下這個生物是誰?無論怎麼看,都有點詭異,都有點妖邪。

“你要知道,我曾打穿魂河!”楚風這是明顯的色厲內荏,他真的虛了,他麼的揹着這樣一個大個的,摸你脖子,吹你冷氣,還可能要用指甲刺透你頭蓋骨,誰也受不了。

可是,說完後他就後悔了,嚴格說來打穿魂河的不正是揹着的這位所爲嗎?

“罐子,復活啊!”

楚風觀照體內的石罐,想要它復甦,這時他腳下的金色紋絡早已消失,無力可借。

沒什麼反應,他體內倒是還有些絲絲縷縷的金色紋絡,那是罐子最後的餘輝,也要全面收斂回去了。

這時,他真切的感受到,這世間一切什麼都不可倚仗,連罐子也是如此,到頭來終究是要靠自己。

如果無恙,能夠活下來,他發誓,要自強,崛起之路需要腳踏實地,需要他一步一步走下去,自己踐行。

是魂土嗎?

楚風猜測,那物質太特殊,到現在都不瞭解,那些土質與魂有關,現在是否出現了什麼後遺症?

現在,他的魂光內,他的血肉中,遍佈着魂土,都融合在一起了,現在終於出現異常反應了嗎?

再不就是帝屍的鬼魂?也有可能,戰死的天帝,其魂迷失,並且變異了,現在附着在他的身上?

推動地球文明演繹、不斷整體輪迴的黑手?不太像,那位應該不至於混的這麼慘,渾身都長毛了!

嗡!

一聲輕顫,楚風體內的石罐暗淡無光,收斂了所有金色紋絡,寂靜無聲了。

“你捨棄了我?”楚風輕嘆。

這時,他背後的生物更沉重了,讓楚風覺得像是大山,像是星河,揹負在身,脊椎骨都要斷了。

他身體發出喀嚓聲,骨節都在移動,要錯位了。

同時,那雙毛茸茸的大手,連帶着鋒利的指甲,鎖住了他的脖子,在這夜月下,在這荒郊野外,格外的冰森,讓楚風幾乎要窒息。

這是要扭斷他的脖子,摘下他的頭顱嗎?

哧!

然而,結局總是那樣出人意料,在一陣刺目光芒中,他背後一輕,那個生物消失了,就此不見。

楚風發現,身上出了一層冷汗,在山地中舉頭仰望明月,他感覺周身冷颼颼,一切結束了嗎?

向後看去,什麼也沒有,空空蕩蕩,一些荊棘灌木等在山地間隨着風搖曳,在夜月下,樹影婆娑,並無怪物。

“石罐寂靜後,那個東西也消失了,真與第二顆種子無關嗎?”他輕語,但很快就回過神。

哧!

楚風從這裡消失,再也不想停留。

今天太被動了,尤其是剛纔,生死都在別人一念間,這種感覺很不好,他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我要變強!

楚風走了,連渡數十州,徹底離開那片妖詭的山地。

可是,灰色大祭都要開始了,他還有機會崛起嗎?

楚風搖頭,一陣心灰意冷。

不久後,他來到了一個繁華的大州,這一州整體都很平和,神魔文明與科技文明都有。

遠遠的,楚風就看到霓虹閃爍,摩天大樓鱗次櫛比,一幢幢,一棟棟,美麗的燈光絢爛。

整座城市都燈火通明,現代科技文明感撲面而來。

天空中,不時有飛碟劃過,宛若一顆顆燦爛的流星,在夜空中留下優美的軌跡。

楚風有些出神,看着那些摩天大樓,他像是回到了十幾年前的地球,回到了並未變異前的大都市。

那纔是他曾經熟悉的生活,那纔是他原本的歸宿地。

現在,他正在經歷什麼?動輒就與神魔戰鬥,同與莫名的怪物廝殺,流落在陽間異域,離開地球太久了。

“我所經歷的一切是真的嗎?”

楚風發怔,這一切太不真實了。

他凝視前方,一座現代氣息撲面的城市,他感覺真的像是大夢一場,而現在夢醒了。

我這是從虛無迴歸,從夢魘中復甦,走回現實世界了嗎?他在自問。

他用力搖頭,不久前他都做了什麼?

我去打魂河?像是摸狗腦袋似的去擼準無上,幾乎將準無上生物給拍死,連腦袋都給打爛打沒了?

我還曾與無上生靈放對,要與其廝殺,對峙了好長時間?!

之後,他又揹負莫名的生靈,站了生與死的分界線上,寂靜很久。

如夢似幻,當一切過去,整片世界都安靜下來後,楚風有點心慌了,我都做了什麼?

他覺得難以置信,天塌下來有高個兒頂着,我今天這是纔在作死嗎?

大祭要開始了,諸天會傾覆?這世界太危險了,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萬界說不定哪天就砰的一聲像個氣球般炸開,楚風失神,回思這些,他有些無力感。

然後,他用力搖了搖頭,他又不是天帝,又不是救世主,他縱算是有心,其實也改變不了什麼,幫不上什麼。

此時,楚風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是無奈,還是徹底放下了一切?

他忽然一陣輕鬆,管他是否要天塌地陷,還是好好享受最後的生活吧!

諸天不穩,隨時都會墜落,不知道哪天,說不定所有人就會稀裡糊塗的都死去了。

“人生苦短,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我只是一個現代都市的大好青年,原本應該在地球娶妻生子,走完一生,怎麼摻和進這些事情中來,莫名走上了這條路?”

楚風安靜下來,回首這些年的歷程,他自己都有點迷惘,很不解與心驚,遠離應有的人生軌跡,徹底脫離原本的正常生活。

尤其是看到現在,這個大都市,恍若昨日,似乎又回到了過去,要過正常人的生活。

他一陣心慌,越發懷疑,是不是真的在夢魘中?要醒過來了!

他快速進城,看着各種現代交通工具,他覺得沒有比這壓驚的的場面了。

我回來了嗎?我醒了?!

高樓大廈,璀璨燈光,即便是在夜晚,也有很多人出行。

遠處的大廈天台上,有小型飛艇落下,停在那裡。

更遠處的廣場上,大屏幕正在播放某一大片預告。

各種科文明,還有滾滾紅塵氣,雖然有些喧囂,遠離了野外的寧靜,但是楚風卻覺得這一切是如此的真實,如此的可親,他寧願長駐於此,也不願再去面對詭異與不祥,不想再去與神魔生物廝殺。

“很難想象,我都要經歷了什麼,我身在現代文明都市中,可也在經歷神魔時代,而就在不久前,我曾遇到了最大個的幾個神魔,幾個詭異怪物,幾個無上生靈,現在還如同夢幻般,像是還參與當中。”

楚風搖頭,總覺得過於不真實。

此時,他眼前浮現出狗皇、腐屍等人的身影。

他再也不想與那些人有聯繫了,一個個都是危險分子,當然他要是遇上魂河生物,遇上地府的生靈,他也絕對不手軟,能打的過的話,都打死!

但他不想主動入局了,他這小胳膊小腿,真的頂不住天,那是大佬才幹的事,他還年輕,他還青蔥,他原本應該只是一個正常現代都市的大好青年。

而現在,這些都是什麼事?

不知道爲何,他強烈思鄉,迫切想回地球。

此刻,楚風不想面對神魔世界了。

“這是記載中的進化厭倦期嗎?”楚風思忖。

按照一些古籍記載,在進化過程中,總會遇到疲憊期,尤其是一些進化迅速的生物,肉身與靈魂不斷突破,更容易如此。

因爲,正常的生物種族進化,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的,動輒需要數十上百萬年。

現在,楚風懷疑自己的疲憊期出現了,不是不能進化了,而是需要積澱,需要自我調整,或需要外界的重大刺激,讓自己的肉身與精神再次“興奮”起來,邁過這道坎。

“算了,我是該休息了,所以思鄉,所以無戰意,想回故里。”

對陽間,他當然還不捨,也不想離開呢,畢竟許多故人都未找到。

“暫時低調生活,不再露面,找到哪些人。”楚風開口,然後又嘆道:“就怕實力太強,不允許低調,我這人,始終容易成焦點。”

他這臉皮倒是沒有進入疲憊期,依舊厚與堅實。

今後,還會出現什麼事端呢?他思慮,要早做準備。

大祭不要說了,現在真要出現的話,他無力爭渡,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至於其他,詭異源頭、上蒼等地,若是有人來作亂呢?他搖頭,走一步算一步吧。

此刻,他不想與外界有交集了,只想靜默一段時間。

他想到了那條狗,第一次見面還給下咒了呢,要他找藥,那狗東西關鍵時刻不會召喚他過去吧?

“還有這種交集,這個狗東西,滾你大爺的,我絕對不去了,以後不再聯繫,有石罐在,不怕有什麼詛咒發作。”

再說,能有什麼詛咒?估計是那狗忽悠人的。

對了,那狗還讓他找人呢?

就他這小胳膊小腿,一個青蔥小子,讓他去尋無敵女帝?

估計,他還沒找到呢,就死在路上了!

“滾吧狗,不去了,什麼詛咒,我信你個邪,你個糟老狗子壞得很!”

不知不覺,楚風進入一家紅塵氣濃郁之地,類似地球的酒吧,他開始點酒。

遠處,人聲鼎沸,燈光閃爍,他坐在一邊的暗淡角落裡,一杯又一杯的飲酒,有琥鉑色的芬芳液體,也有金色的辛辣液體,還有紫紅色的甜漿液體,對他來說這些酒液算不得什麼,根本不可能醉人。

但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各種情緒都趕到一起,他有些醉了,有些悵然,更有些迷惘,未來何去何從,前路該怎麼走?

很快,他想到自身的各種問題,不久前,他還揹着一個莫名生物呢,那毛茸茸的大手現在還讓他不寒而慄。

仔細想來,他身上的問題還真多。

“我是不是漏算了什麼東西?”

楚風忽然露出疑色,他想到了時光爐。

黎龘當年沾染了時光爐,出事兒了,他會否也如此?

雖然,他見到過四極浮土的怪物,而且,還差點看到他們被打死。

但是,時光爐不等同於那裡的無上怪物。

時光爐,是用來焚燒那裡的怪物的,要將他們滅個乾淨!

現在,時光爐不在四極浮土內了,說明那裡出了大問題,那些怪物獲得了自由嗎?

時光爐之邪,在於它焚燒的可能都是無上生物,所以沾染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是常年積澱的結果!

楚風嘆氣,這樣一想的話,問題越來越多了。

當然,石罐問題最大!

它居然牽引他去魂河,收魂物質,這就有些可怕了,到底是誰纔是主人?

到底是我楚終極,還是它罐天帝?!

我楚終極算什麼?

還有那顆種子什麼狀況,會發芽嗎?

楚風心頭凌亂,有種想扔掉罐子與種子的衝動。

今天發生很多事,絕對都與罐子有關。

此時,他觀照自身,看向罐子內部。

第二顆種子果然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早先,它烏黑,暗淡無光澤,最爲可怕的是,十分乾癟,像被碾壓過,已經變形,嚴重缺少生機。

而現在,它黑亮而飽滿,生機濃郁!

這是要發芽的節奏嗎?

楚風倒吸冷氣,這顆種子需要是的魂物質,而在魂河那裡,它吸收了海量的精粹魂物質,居然只是剛恢復正常?

這是要發芽,要開花結果,是不是還需要海量?

楚風悚然,這第二顆種子未免太恐怖了,若是每次開花結果都如此,誰供應的起?

除非,他再去魂河!

然而,他早有決斷,打死他也不去了。

只是,他有些擔心,這罐子該不會有一天還綁架似的讓他去吧?

“罐天帝,我乾脆扔掉你算了!”

恍惚間,楚風感覺到,體內的罐子彷彿輕顫了一下,霎時間的事,這是……錯覺嗎?!

楚風一聲輕嘆,不想去魂河了,他對第二顆種子確實有些好奇,有些眼熱。

第一顆種子,堪稱神蹟,給予他的進化路無限可能!

若是讓第二顆種子真正的開花結果,會發生什麼呢?他是否直接崛起,沖霄而上,達到不可思議的進化境界!?

可是,魂河,真的不能去了。

舍此之外,除非他像詭異源頭背後的人那般,舉行大祭,這才能供應第二顆種子所需!

而這更不現實,即便有實力,他也不會那樣做。

當想到這個問題,他有些遲疑,那所謂的主祭者,其終極目的是什麼?

大祭的意義何在?

在祭祀誰?!

這事不能深究,不能細想,不然的話,恐怖到會讓人手腳冰涼,在黑暗中看不到任何曙光!

唉!

楚風嘆氣,許多事,不能較真,一旦深思,讓人感覺前路迷惘,無比絕望。

如今,他接觸的這些大人物,這些大怪物,都太離譜,實力高的駭人,動輒就能滅界!

而他呢,只是一個青春蓬勃的少年。

他哪裡有那麼高的念頭,有那麼大野心與志向,早先或許還想着變強,有朝一日,可以看清這個世界的真相。

可是現在,他意興闌珊,接觸的越多,知道的越多,越是想離開諸天,找個地方歸隱。

強如三天帝又如何?至今,不僅自己生死成迷,連帶着身邊的人,甚至妻子與兒女等都下場可悲,灑血死去。

這種人生軌跡,楚風不願踏足,即便自身無敵於古今,行走在時光長河外,那又能怎樣?

縱然是九道一口中那位,如果有一天,他再次歸來,發現親故不在,所有與他有關的人都逝去了,他能快樂嗎?

他能有笑容嗎?!

變強可以,但是,楚風不想成爲孤家寡人,他希望能有一羣可與他共歲月,可與他共光輝的親故,始終能陪他走下去。

“算了,這世界太危險,我退出吧!”

楚風喝醉了,眼神發散,但還是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

那等動輒滅界的生物,博弈太血腥,世間太殘酷,楚風不想摻和進去,總的來說,他只想好好的活着,守住身邊的人,守護好自己的親朋故友。

“我只是一個現代社會的大好青年,雖然也曾有理想,有激情,有志向,但是,跟擡手就打穿諸天的生靈們的性情相比……太慈善,我與志向遠大的怪物們相比,與天帝們相比,軌跡不同,不沾邊啊。”

他只想活着,什麼博弈,什麼真相,現在他都不想參與了,敬而遠之。

可是,他生在這天地間,能避開嗎?有些事不你想逃就能逃的了。

躲回小陰間去,有用嗎?根本無用,他親耳聽到了,那些大怪物,要開啓灰色紀元,要將一個個大世界當祭品。

那時,連諸天都被祭了!

“這一次,竟是什麼所謂的灰色大祭?太讓人受不了,全他媽是混蛋!”楚風醉醺,忍不住罵道。

“老天,冥冥中的主導者,你還是讓我回到過去吧,讓我回到地球沒有異變前,不要更改我曾經的人生軌跡,我接着去創業,我接着去追自己喜歡的女孩,我不想這麼天天戰鬥,與人廝殺,跟人血鬥。”

щшш ▪тTk ān ▪CO

可是,似乎前女友也來這個世界了,也在不知處征戰。

楚風喃喃,雙眼迷離,他都要趴在桌子上了。

現在的他,有點喝多了,重要的是,是人自醉。

在朦朧間,他悠然想起,當初也有這麼一個夜晚,他喝多了,竟看到了一個自稱十世稱冠的俊朗青年,說是出來放風。

現在再回思,真讓他毛骨悚然,這很像是九道一口中那個人,曾十世稱王,冠絕天下。

不是說,他死了嗎?

其實,他還在世間,只是被關押了?!

這等生物,古老而強大的嚇人,被人關起來,在哪裡,黑暗盡頭嗎?

“這迷霧無邊的世界,流血的大世,還有即將墜落的諸天……”楚風嘆氣,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向外走去。

今晚,他又像上次那樣醉了,是否會遇到類似十世冠絕下的生物出來放風?

夜風吹來,即便是繁華的現代都市,後半夜也很安靜了,月色下,城市中有些冰涼,分明是在人煙密集之地,可是,楚風卻有些孤獨感,想家了,想回故里。

可是,他又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想到那些大人物,怎麼能忽略那隻幕後的大黑手?

他想到自己的出身,來自地球,爲何莫名其妙就走上進化路?主要是地球突然復甦導致的。

按照九道一的說法,有人在讓地球輪迴,有一隻大手在撥弄着這一切,楚風想一想就覺得,太他麼的可怕了,瘮人!

這要是回去,出現在地球上,他是否會剎那間吸引到那個黑手的目光?

沿着輪迴路,走出小陰間,他是否算暫時脫離那個黑手的視線?

楚風總感覺後背涼颼颼,究竟是什麼東西,是是什麼人在撥弄這一切,那個生物高高在上,俯視着他,注視着他的軌跡?

“滾你!”

值此之際,他仰天,送出這樣兩個字。

他在想,在崑崙山意外挖到罐子,是不是那個人故意留給他的。

那個終極黑手,那個主導者,到底是誰?

這時,楚風離開了那座城市,身後燈火通明,而前方,一片荒涼,山地起伏,古墳隱見。

這預示着他的前路嗎?身後璀璨,身前,迷霧重重,看不真切,有的只是荒蕪,斷路。

這時,楚風突然做了一個大膽的動作!

嗖!

他猛然擲出罐子,拋向遠處,並指天大罵:“誰在導演這場戲?滾出來!”

楚風醉醺醺,情緒失控,憤怒咆哮,昂首向天。

然後……他就瞳孔收縮!

剎那間而已,他看到了什麼?無比恐怖的景象,極速臨近,向着他撲來!

第四百二十四章 月亮之上第五百九十八章 往生之地走一遭第七百七十二章 楚風兒子示警第1545章 天帝出擊第1394章 打爆盛世第1114章 史前大黑手黎龘迴歸第1643章 斬不斷的情誼第六百二十一章 宇宙第一第九百六十八章 了卻紅塵事第八百九十二章 諸聖齊降臨第1141章 妖邪第1052章 嚇死天尊第八百一十章 小舅子瘋了第六百七十九章 殺到西林無天才第1487章 天帝之威第六百五十七章 九幽第1278章 對究極系全面開戰第1110章 楚黑手第1116章 天下第一美人第1516章 低調是最牛犇的炫耀第六百六十二章 後果非常嚴重第三百二十章 全球進化第1452章 善待空巢……究極第八百四十八章 娘,向前衝第五百零九章 盜取萬法第1620章 仙帝獻祭地第五十三章 牛神王第九十八章 彪悍的人生第三百二十章 全球進化第1222章 最強體第1055章 龍窩落幕第1309章 妖妖以及三顆種子的來歷第二百七十七章 絕世來襲第二百二十八章 獲取第五百一十四章 做人不能太楚風第1570章 爭先第三百五十二章 元磁仙窟第1486章 鎮壓世間一切敵第七百四十四章 滅族大禍第一百四十二章 戰績曝光第1405章 得見女帝第八十五章 家陽間篇 第1031章 神仙姐姐尿牀啦第七百六十三章 女裝大佬第1159章 都驚呆了第五百九十五章 光明死城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債第1078章 驢車撞宇宙戰艦第七百一十七章 黑劍皇朝第1292章 貫穿四個紀元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種再生長【第二更】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師第1218章 輪迴路上的刻字第四十六章 瀉立停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染星空第1107章 天髓鍊金身第1175章 王血再蛻變第1452章 善待空巢……究極第七百六十章 混沌盜第1226章 楚人王蛻變第1249章 勇猛無敵第七百三十一章 近古最強戰第1297章 哪個敢言不敗第五百一十一章 要你何用第1268章 回家第五十六章 金剛第一章 沙漠中的彼岸花第1170章 獵殺天尊第五百一十九掌 向神子、聖女收保護費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第1161章 不朽廟第四百八十五章 人販子楚風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話武器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1513章 強大聯盟第二百八十一章 位列十大第1435章 君臨黑都第1587章 不曾凋零的子弟兵第一百四十七章 震動東西方第八百一十三章 神明晚年之路第三百二十二章 燈火闌珊處第1163章 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第三百四十二章 輝煌與恐怖第八百八十八章 屠聖大會第二百九十五章 決戰地第五百三十章 大爭之世唯自強第1502章 共有多少條進化支路第1033章 莫負好時光第五百零四章 嫁姐第1272章 可怕真相與出山第四百一十三章 互道珍重第1161章 不朽廟第七百四十六章 星海大地震第1430章 三顆種子於陽間生根開花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四百七十五章 登壇俯看天下第1469章 淚流滿面第六百二十四章 長刀所向第二十三章 異人
第四百二十四章 月亮之上第五百九十八章 往生之地走一遭第七百七十二章 楚風兒子示警第1545章 天帝出擊第1394章 打爆盛世第1114章 史前大黑手黎龘迴歸第1643章 斬不斷的情誼第六百二十一章 宇宙第一第九百六十八章 了卻紅塵事第八百九十二章 諸聖齊降臨第1141章 妖邪第1052章 嚇死天尊第八百一十章 小舅子瘋了第六百七十九章 殺到西林無天才第1487章 天帝之威第六百五十七章 九幽第1278章 對究極系全面開戰第1110章 楚黑手第1116章 天下第一美人第1516章 低調是最牛犇的炫耀第六百六十二章 後果非常嚴重第三百二十章 全球進化第1452章 善待空巢……究極第八百四十八章 娘,向前衝第五百零九章 盜取萬法第1620章 仙帝獻祭地第五十三章 牛神王第九十八章 彪悍的人生第三百二十章 全球進化第1222章 最強體第1055章 龍窩落幕第1309章 妖妖以及三顆種子的來歷第二百七十七章 絕世來襲第二百二十八章 獲取第五百一十四章 做人不能太楚風第1570章 爭先第三百五十二章 元磁仙窟第1486章 鎮壓世間一切敵第七百四十四章 滅族大禍第一百四十二章 戰績曝光第1405章 得見女帝第八十五章 家陽間篇 第1031章 神仙姐姐尿牀啦第七百六十三章 女裝大佬第1159章 都驚呆了第五百九十五章 光明死城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債第1078章 驢車撞宇宙戰艦第七百一十七章 黑劍皇朝第1292章 貫穿四個紀元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種再生長【第二更】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師第1218章 輪迴路上的刻字第四十六章 瀉立停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染星空第1107章 天髓鍊金身第1175章 王血再蛻變第1452章 善待空巢……究極第七百六十章 混沌盜第1226章 楚人王蛻變第1249章 勇猛無敵第七百三十一章 近古最強戰第1297章 哪個敢言不敗第五百一十一章 要你何用第1268章 回家第五十六章 金剛第一章 沙漠中的彼岸花第1170章 獵殺天尊第五百一十九掌 向神子、聖女收保護費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第1161章 不朽廟第四百八十五章 人販子楚風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話武器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1513章 強大聯盟第二百八十一章 位列十大第1435章 君臨黑都第1587章 不曾凋零的子弟兵第一百四十七章 震動東西方第八百一十三章 神明晚年之路第三百二十二章 燈火闌珊處第1163章 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第三百四十二章 輝煌與恐怖第八百八十八章 屠聖大會第二百九十五章 決戰地第五百三十章 大爭之世唯自強第1502章 共有多少條進化支路第1033章 莫負好時光第五百零四章 嫁姐第1272章 可怕真相與出山第四百一十三章 互道珍重第1161章 不朽廟第七百四十六章 星海大地震第1430章 三顆種子於陽間生根開花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四百七十五章 登壇俯看天下第1469章 淚流滿面第六百二十四章 長刀所向第二十三章 異人